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至。因为毓王的丧事,泷丘人遗失了这个新年的炮仗和舞乐,于是似也遗忘了季节的更替。

      他漫步归家,坐内间小阁里,发了一会呆。丫头递上茶,他呷了一口,突然将茶盏在桌上狠狠一顿,沸水溅到手上,痛得他一抽。这是谁煮的?喝声吓得侍立的四名丫头都缩了缩颈,好一会才有一个吱唔道:这茶是是常先生煮的。

      什么?罗彻敬骤地起身,手在身上拭了拭道:你们让常先生煮茶?

      是先生自己要煮!丫头们齐刷刷地跪下了,声音都发着颤。

      罗彻敬疑惑地道:先生在那里?

      坠红泉。

      坠红泉就在厅后游廊外西侧,罗彻敬拂开幌子向外探看了一眼,一团水雾裹在他鼻端,新雪般地气息直入肺腑。他自言自语道:坠红泉边的山茶花可开了么?

      他信步出了后厅,绕过几件开残了的老梅,山石孔窍之中,便有氲氤水气沾身,常舒的笑声亦随之传来:你可别小看了这茶,是当年万朝城中,文武百官庆春时绝不可少之物!

      先生在万朝城中住过?

      是呀,有一年正月十五之夜,京城文士照例在城外冷疏亭设茶诗会,我当时奉陪未座

      喔?罗彻敬拢了拢袖子,朗声笑道:那时先生年岁还小吧

      将军回来了!常舒将手中的小扇交给同坐炉边的崔女,站起身来。他今日没戴头巾,头发松松地束着,,双目含笑,云蒸雾缭中,显得格外清亮。月白色地两幅广袖拂动,盖上他脚边盈落水珠的红山茶,颇有儒雅风流之态。

      罗彻敬回想了一下初见他的样子,发觉自己都快记不得了,摇了一下头,笑道:红袖执扇,先生好会享福他的眼光落在崔女身上,崔女颊上生晕,放下扇子要起身,他赶紧止住道:坐、坐、煎你的茶!先生也坐!

      宾主两人落座在泉畔,彻天冰雪中,这一汪温泉周围却是春意盎然,上百株茶花纷放,红白黄紫在水雾中浸湿,仿佛将要化掉,彼此差参交融起来。

      我记得青寇犯万朝城时,冷疏亭便被烧为灰烬,数百珍品尽数被毁。二十年前,先生至多不过十三四岁吧,竟能恭逢盛会么?罗彻敬略带疑惑地问。

      喔?常舒抚了抚眉上欲坠地一滴水珠,道:世事沧桑,这些前朝故事,将军竟还晓得。

      也不过是偶尔看过一些诗词,题记中偶有数语罢了。罗彻敬四下里看了看,道:还是先生会享福,我这些日子忙碌着,竟不知何时这山茶花竟都开了。

      呵呵,将军是心中有事,因此才眼前无花呀?常舒闲闲地挥了一下袖子。

      罗彻敬被常舒说中心情,却不愿当即认下,有意转了话题道:这茶里放了什么作料?怎么

      很麻?常舒饶有深意地盯着他。

      是,罗彻敬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道:没有喝过,觉得不惯。

      就是我这喝惯了的人,也会觉得口舌麻嗖嗖地不好受好了!常舒突然叫一声,崔女赶紧关了炉门,止沸分茶。

      再尝一次吧!常舒奉盏与罗彻敬,他疑惑着接了过来,细细一品,虽有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咋了一下舌头。然而常舒温然看着他道:再喝一口,再尝一小口试试?

      他犹豫着再呷了一口,因为口中己经完全麻木了,便没了感觉。他看到常舒微合双目,似乎十分享受的样子,便又抿了一口。这时突然从舌尖的麻木上面,生出一丝甘甜来,细细淡淡,竟觉仿佛有一朵一朵晶莹剔透的花缓缓开发,清香袅袅,从肺腑深处升腾出来。

      唉呀!他不由一声惊叫,放盏细观那翠盏中丰润的汤沫道:这茶叫什么?

      此茶名雪心萌,是将茶饼与茶花同熏而得。从前先辈让新进进士们饮此茶,无非是教导后生先耐得寂寞,方有所成就的道理。常舒悠然道:将军也是久战之身,竟连这个不曾悟透么?

      罗彻敬微微怔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气,冷雾入喉,更觉身躯轻盈几欲飞去。他赶紧揖了一揖,道:这几日是入了心障,有劳先生点拨了!

      将军是当局者迷呀!常舒取了长勺在釜中搅着,道:将军只看到新王对将军的冷遇,却不想一想,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新王纵欲长锢将军,又岂能乎?又何必急于一时?

      先生的意思是罗彻敬骤然起身,盯着常舒。

      前先将军欲就泷丘尹之职,此事我早料到不成。常舒又掂起一块茶砖,崔女细细碾着,两人动作深相默契。

      然而先生为何未曾阻止?罗彻敬问道。

      常舒看了下炉火,向崔女道:这边炭不多了,你去取一些来。崔女将茶末倾入釜中,敛裙起身,默默退下。等她走得远了,常舒方抬起头来道:你碰这一下壁,自有好处。这位新王,我见过他行事,是极任性的一个人,他驳你这么一下,心里便会舒服许多,日后再有所求,才会情愿考量。

      喔,罗彻敬若有所悟,道:先生说得也是,然而总是这么呆着,我

      神秀关战事正紧,常舒突然打断他,淡淡地道:若是王上率军亲征,他将如何处置将军?

      罗彻敬凝神一思,突然觉得,对于罗彻敏来说,如何安置他确实成了一个问题。留在他在泷丘,不会放心,而带他出征,又不敢放权。他迟疑着道:也许是让我在他帐中待从吧!

      对!常舒道:他大约是这么打算,然而形势却只怕由不得他了。

      先生是说罗彻敬将茶盏从身前推开,倾了倾身子。常舒的手指在半温的茶里蘸了蘸,在桌上写了一个字。罗彻敬勿有所悟,道:我明白了,可时机却未必如此之巧罗彻敬揉了揉下巴上的短须。

      也不是那么难把握,常舒颇有把握地道:眼下公爷出使白衣别失,这三个月内,他决不会愿意离开泷丘。便是神秀关紧急,他也会调凌州兵马他又在桌上扣了几记,道:怕就怕诸军协调起来,会有些问题,若是牵扯到这方面,就要早作打算。

      罗彻敬再呷了一口茶,略有所思地道:只不过看那边的情形,恐怕还在犹豫观望之中。

      那也难说,我们可以推上一推嘛常舒斜下眼盯着茶汤,浑不着意地说着。

      罗彻敬的眼角痉动了一下,手在袖中蜷了起来,他突然起身道:我有事,不奉陪先生了!

      常舒向他揖了一下,专注地搅着汤水,并未起身相送。

      罗彻敬快步走着,在穿过山石时,突然止步,抬袖默默地看了一眼。浓乳般的雾中骤然掺进了什么杂色,他骤然一惊,喝道:谁?滚出来!手腕一转,紧紧攥住了袖口。

      翟女从山石后转出来,手中提着一只小篮,内面盛着炭块。她被那一声吓得有点惊怔,盯着罗彻敬一时没出声。见是她,罗彻敬微微吁了口气,正要从她身边走过时,又停了下来,手中一抖,金光闪落。

      翟女篮中多了一方金锭,她赶紧道:将军这

      罗彻敬举手止住她,道:好好服待先生便是!

      是!翟女赶紧蹲下去,脚步声消失后她才抬起头来,面前却是看不透的一片茫茫大雾。

      常舒料得没错,二月初,因为集翠峰频频有警,杜乐俊唯恐宸军会有意走冲天道,上书求援,罗彻敏下令瞿庆移军至冲天道修筑工事以驻守。果然没几日,就到有贺破奴偷袭之事。杜乐俊得到乡人消息,率军暗暗尾随。贺破奴被瞿庆挡在冲天道口时,锐锋军自后掩袭,一举杀败贺破奴。只是这贺破奴军也当真剽悍绝伦,竟然徒手攀山逃走。

      这数月来毓军一直处于劣势,士气颇为低落,这一次大胜,上上下下无不欢欣鼓舞。当初力保集翠峰是罗彻敏的独断专行,这时就更显得他英明不凡。杜乐俊军报中,盛赞刘湛功劳。原来刘湛到神秀关后,多次偷偷出关,深入昃州,联络诸豪族乡人暗中接应。宸军占领昃州不过数月,只顾催粮拉夫,无暇收治民心,刘湛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904-982.html - 2018-07-16
  • 第三十回 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十千日日索花奴,白马骄驼冯子都。今年新拜执金吾。侵[巾莫]露桃初结子,妒花娇鸟忽[口兼]雏。闺中姊妹半愁娱。  话说西门庆与潘金莲两个洗毕澡,就睡在房中。春梅坐在穿廊下一张凉椅儿上纳鞋,只见琴童儿在角门首探头舒脑的观看。春梅问道:... - 2018-10-06
  • 第三十二章 李光头如日中天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如日中天的时候,宋钢戴着口罩仍然在寻找他的代理工作,可怜巴巴地走在刘镇梧桐树下的街道上。林红一次次被那个烟鬼刘厂长叫到办公室,烟鬼刘厂长关上门以后不再是言语***了,开始手脚***了。他... - 2018-02-05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三十二章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教主”,自己好像听人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一面问道:  “教主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老夫只知他是教主,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问道:“院主从前可是一向听命于教主的吗?”  金赞臣点头道:“不错”  ... - 2018-01-12
  • 第三十二章 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的同时,史锦堂骈指若戟,笃的一声,不偏不倚戳上丁少秋背后“灵台穴”。  他这一指力透指尖,预期一击奏功,那知指力戳下,陡觉指尖微震,像通电般全身骤然一麻,整条右臂立即软软垂下,用不上一点力气!  丁少秋若无其事,缓... - 2018-05-04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冰窟情侣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怕卫天翔鲁莽出手,赶紧跨前一步,拱手道:“尊驾这身打扮,莫非就是当年名震八荒的雪影飞魔?”  矮老头两道目光只是在卫天翔身上不住的打量,对朱弃问话,漫不经心的道:“你知道就好。”  话声一落,忽然得意的细声长笑,连连点头道:“老夫八十... - 2018-05-30
  • 第三十二章 振神威武林除害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根本没有看到有人暗算于他,心头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朝他鼻孔探去,刘子贤中人暗算,踣地之时,业已气绝,一时不由大怒,霍地站起,怒声道:“是什么人暗算了他?”  宇文望阴恻恻哼道:“刘子贤背叛本堂,死有余辜,但可惜不是死在本堂律条之下的... - 2018-05-25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第三十二章 个中消息在梅花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见到师祖画像,不由肃然起敬,连忙又跪下拜了几拜,才行站起。  画像前面一张长案上,供着一盏琉璃灯,满注清油,就是自己从远处瞧到的灯火了,这油灯当然是那位留在寺里的老和尚点的。  自己一路行来,并没见到老和尚的踪影,敢情地已入睡,自... - 2018-05-07
  • 第三十二章 除毒务尽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白玫娇躯一钻,就爬出洞去。那知才一转身,却见圆屋顶上,早已围了一二十个黑衣大汉,他们手上全握着一个黑黝黝的铁筒,各按方位,对准自己而立。  白玫一怔之间,江青岚、聂小红也相继纵出!蓦听一个破竹似的喉咙,打着哈哈道:  “三位当真了得,居... - 2018-04-27
  • 第三十二章 诛妖复仇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巡曹目光如鼠,双肩耸动.探首朝前喝道:“什么人,吃吃喝喝,敢挡本座的道?”  “哈哈、左老哥,你大概又喝了几口孟婆汤,不在你的地方兜风,却闯到兄弟这里来了,还说兄弟挡了你的道?”  这人声音洪亮,随着话声,从幢幢黑影中,走出一个高大人影... - 2018-01-09
  • 第三十二章 石窟疗毒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如兰。盛明珠和田七姑站在夹道中,等了一会,依然不见方振玉回来,三人心中渐感不安,也怕方振玉发生意外。  邓如兰道:“方大哥已经去了好一会啦,怎么还不出来呢?要不要小妹进去瞧瞧?”  盛明珠道:“我也去。”  田七姑格的一笑道:“你们谁... - 2018-02-0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二章 胆颤心惊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火千里那肯相信,依言略微运气,果然发觉真气大有散去的模样,不禁脸色大变,愕然道:“申兄,果然……”  申公豹诡笑道:“兄弟说的不错吧?”  就在对方惊愕之际,突然出手如电,一指向火千里肋下点了过去!  “嘶……”  一缕极其轻微的破空锐... - 2018-03-06
  • 第三十二章 奇峰突起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由为首的春香朝厅上躬身一体道:“启禀主人,娘娘得知!这些人鼻息粗重,都已昏迷过去了。”  马娘娘娇笑道:“我说如何,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接着吩咐道:“春香,你们先点了这些人四肢穴道。”  春香躬身道:“婢于遵命。”  一面朝其余三人挥了... - 2018-01-06
  • 第三十二章 谭起风一言九鼎 十不全老谋深算_白衣紫电
  •   潜龙堡被袭之前,派往四大门派去联络的四个年轻人如莫传芳、夏乾、冷雪舫利郑昭,其中一人未死。  这未死之人即冷雪舫,原因是他回程时遇上“人间天上”的人,动手之下不敌,被追逐截杀,耽搁下行程。  妙的是,他正好发现了谭起风为石绵绵复原的民房... - 2017-12-31
  • 第三十二章 九道梁吹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月落参横露满天,同来人在屋中眠;烦君独上孤峰坐,九阙箫声到客船,”  范殊披披嘴道:“一首屁恃,我看不出有什么名堂来?”  白少辉笑了笑道:“他第一句指的自然是时间了,月落参横,满天繁露,那正是黎明之前,第二句是说你们到了这里,只管安... - 2018-03-11
  • 第三十二章 万有全静心聆听丁建中话说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万有全静心聆听,直待丁建中把话说完,不觉连连点头,笑道:“经主人这么一说,那就完全对了,属下曾听说过老贼有一柄举世无双的神剑,时刻不离身边,而且还练了一种刀剑不入的神奇武功,当今之世,已无人能够伤得了他,如要从他儿子罗文锦练成‘大手印’... - 2018-01-05
  • 第三十二章 直捣黄龙_珍珠令
  •   凌君毅掳起袖管,功运双臂,搬开了几方巨石,才能侧着身子,从石缝中缓慢行进。  黄龙洞里自然全炸坍了,一座高大的洞府,全被大小石块所堵塞。但黄龙洞石质较为坚硬,虽然倒塌之处甚多,洞形轮廓仍在。软轿之中,除了炸药,敢情还藏有油类,爆炸之后,... - 2017-12-24
  • 第三十二章 哪知贾老二这一展开脚程跑得比谁都快_金缕甲-秋水寒_故
  •   哪知贾老二这一展开脚程,你别看他弓背弯腰,跑起路来一颠一颠,活像一只大马猴,而且还拖着鞋跟,一路梯梯他他的,根本不懂什么轻功提纵、陆地飞行,就洒开大步,没命的耸着肩往前奔跑,但却跑得比谁都快!  不,他竟然越跑越快,明明看他就在前面,后... - 2018-03-16
  • 第三十二章 谈笑问供_引剑珠
  •   四名黑穗剑士听得有些相信了,各人都没有作声。  秃尾老龙拭拭汗道:“你不是说卓姑娘要兄弟办两件事,办完了就给解药?”  霜儿笑道:“是啊,第二件事,大概就是要你戴罪立功了。”  秃尾老龙吁了口气道:“兄弟能力所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2017-12-30
  • 第三十二章 血仇在天涯义赠良马 人剑堕绝壑令返神龙_纵鹤擒龙
  •   万妙仙姑自入江湖以来,从没有像今日这样惨败过,此时基业全毁,自己身负内伤。而且强敌环伺,看来拼上一命也是白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自己还是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她想到这里,方要交待几句门面话率众退走。那知自己身前,突然闪出一个小女孩来,左手轻... - 2017-12-28
  • 第三十二章 分光剑法_彩虹剑
  •   夏玉容关心秋月、秋桂二人,急忙凝目望去,那两个青衣人不是秋月、秋桂,还是谁来?  她们敢情被点了穴道,双手下垂,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要知夏玉容和秋月、秋桂名虽主仆,情同姐妹,此时看她们被四个大汉押着进来,状极委顿,心头不由一急,娇叱... - 2017-12-25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二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常无名,朴①。虽小②,天下莫能臣③。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④。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⑤。始制有名⑥,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⑦。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⑧。[译文]“道”永远是无名而质朴的,它虽然很小不... - 2017-12-31
  • 第三十二章 醉道人和谷飞云两人一路西行_东风传奇
  •   醉道人和谷飞云两人一路西行,第三天由平凉向西,已进入荒凉山区,极目远眺,看到的也只是草原辽阔,群峰插天,那里还有人迹?  这条路,谷飞云来过一次,还依稀可以辨认;但醉道人却要他跟着自己走,偏偏舍近就远,不走直径,老远的沿着山脚绕过去。 ... - 2017-12-18
  • 第三十二回 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牛马鸣上风,声应在同类。  小人非一流,要呼各相比。  吹彼埙与篪,翕翕骋志意。  愿游广漠乡,举手谢时辈。  话说当日众官饮酒席散,西门庆还留吴大舅、二舅、应伯爵、谢希大后坐。打发乐工等酒饭吃了,分咐:“你每明日还来答应一日,我... - 2018-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