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至。因为毓王的丧事,泷丘人遗失了这个新年的炮仗和舞乐,于是似也遗忘了季节的更替。

      他漫步归家,坐内间小阁里,发了一会呆。丫头递上茶,他呷了一口,突然将茶盏在桌上狠狠一顿,沸水溅到手上,痛得他一抽。这是谁煮的?喝声吓得侍立的四名丫头都缩了缩颈,好一会才有一个吱唔道:这茶是是常先生煮的。

      什么?罗彻敬骤地起身,手在身上拭了拭道:你们让常先生煮茶?

      是先生自己要煮!丫头们齐刷刷地跪下了,声音都发着颤。

      罗彻敬疑惑地道:先生在那里?

      坠红泉。

      坠红泉就在厅后游廊外西侧,罗彻敬拂开幌子向外探看了一眼,一团水雾裹在他鼻端,新雪般地气息直入肺腑。他自言自语道:坠红泉边的山茶花可开了么?

      他信步出了后厅,绕过几件开残了的老梅,山石孔窍之中,便有氲氤水气沾身,常舒的笑声亦随之传来:你可别小看了这茶,是当年万朝城中,文武百官庆春时绝不可少之物!

      先生在万朝城中住过?

      是呀,有一年正月十五之夜,京城文士照例在城外冷疏亭设茶诗会,我当时奉陪未座

      喔?罗彻敬拢了拢袖子,朗声笑道:那时先生年岁还小吧

      将军回来了!常舒将手中的小扇交给同坐炉边的崔女,站起身来。他今日没戴头巾,头发松松地束着,,双目含笑,云蒸雾缭中,显得格外清亮。月白色地两幅广袖拂动,盖上他脚边盈落水珠的红山茶,颇有儒雅风流之态。

      罗彻敬回想了一下初见他的样子,发觉自己都快记不得了,摇了一下头,笑道:红袖执扇,先生好会享福他的眼光落在崔女身上,崔女颊上生晕,放下扇子要起身,他赶紧止住道:坐、坐、煎你的茶!先生也坐!

      宾主两人落座在泉畔,彻天冰雪中,这一汪温泉周围却是春意盎然,上百株茶花纷放,红白黄紫在水雾中浸湿,仿佛将要化掉,彼此差参交融起来。

      我记得青寇犯万朝城时,冷疏亭便被烧为灰烬,数百珍品尽数被毁。二十年前,先生至多不过十三四岁吧,竟能恭逢盛会么?罗彻敬略带疑惑地问。

      喔?常舒抚了抚眉上欲坠地一滴水珠,道:世事沧桑,这些前朝故事,将军竟还晓得。

      也不过是偶尔看过一些诗词,题记中偶有数语罢了。罗彻敬四下里看了看,道:还是先生会享福,我这些日子忙碌着,竟不知何时这山茶花竟都开了。

      呵呵,将军是心中有事,因此才眼前无花呀?常舒闲闲地挥了一下袖子。

      罗彻敬被常舒说中心情,却不愿当即认下,有意转了话题道:这茶里放了什么作料?怎么

      很麻?常舒饶有深意地盯着他。

      是,罗彻敬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道:没有喝过,觉得不惯。

      就是我这喝惯了的人,也会觉得口舌麻嗖嗖地不好受好了!常舒突然叫一声,崔女赶紧关了炉门,止沸分茶。

      再尝一次吧!常舒奉盏与罗彻敬,他疑惑着接了过来,细细一品,虽有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咋了一下舌头。然而常舒温然看着他道:再喝一口,再尝一小口试试?

      他犹豫着再呷了一口,因为口中己经完全麻木了,便没了感觉。他看到常舒微合双目,似乎十分享受的样子,便又抿了一口。这时突然从舌尖的麻木上面,生出一丝甘甜来,细细淡淡,竟觉仿佛有一朵一朵晶莹剔透的花缓缓开发,清香袅袅,从肺腑深处升腾出来。

      唉呀!他不由一声惊叫,放盏细观那翠盏中丰润的汤沫道:这茶叫什么?

      此茶名雪心萌,是将茶饼与茶花同熏而得。从前先辈让新进进士们饮此茶,无非是教导后生先耐得寂寞,方有所成就的道理。常舒悠然道:将军也是久战之身,竟连这个不曾悟透么?

      罗彻敬微微怔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气,冷雾入喉,更觉身躯轻盈几欲飞去。他赶紧揖了一揖,道:这几日是入了心障,有劳先生点拨了!

      将军是当局者迷呀!常舒取了长勺在釜中搅着,道:将军只看到新王对将军的冷遇,却不想一想,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新王纵欲长锢将军,又岂能乎?又何必急于一时?

      先生的意思是罗彻敬骤然起身,盯着常舒。

      前先将军欲就泷丘尹之职,此事我早料到不成。常舒又掂起一块茶砖,崔女细细碾着,两人动作深相默契。

      然而先生为何未曾阻止?罗彻敬问道。

      常舒看了下炉火,向崔女道:这边炭不多了,你去取一些来。崔女将茶末倾入釜中,敛裙起身,默默退下。等她走得远了,常舒方抬起头来道:你碰这一下壁,自有好处。这位新王,我见过他行事,是极任性的一个人,他驳你这么一下,心里便会舒服许多,日后再有所求,才会情愿考量。

      喔,罗彻敬若有所悟,道:先生说得也是,然而总是这么呆着,我

      神秀关战事正紧,常舒突然打断他,淡淡地道:若是王上率军亲征,他将如何处置将军?

      罗彻敬凝神一思,突然觉得,对于罗彻敏来说,如何安置他确实成了一个问题。留在他在泷丘,不会放心,而带他出征,又不敢放权。他迟疑着道:也许是让我在他帐中待从吧!

      对!常舒道:他大约是这么打算,然而形势却只怕由不得他了。

      先生是说罗彻敬将茶盏从身前推开,倾了倾身子。常舒的手指在半温的茶里蘸了蘸,在桌上写了一个字。罗彻敬勿有所悟,道:我明白了,可时机却未必如此之巧罗彻敬揉了揉下巴上的短须。

      也不是那么难把握,常舒颇有把握地道:眼下公爷出使白衣别失,这三个月内,他决不会愿意离开泷丘。便是神秀关紧急,他也会调凌州兵马他又在桌上扣了几记,道:怕就怕诸军协调起来,会有些问题,若是牵扯到这方面,就要早作打算。

      罗彻敬再呷了一口茶,略有所思地道:只不过看那边的情形,恐怕还在犹豫观望之中。

      那也难说,我们可以推上一推嘛常舒斜下眼盯着茶汤,浑不着意地说着。

      罗彻敬的眼角痉动了一下,手在袖中蜷了起来,他突然起身道:我有事,不奉陪先生了!

      常舒向他揖了一下,专注地搅着汤水,并未起身相送。

      罗彻敬快步走着,在穿过山石时,突然止步,抬袖默默地看了一眼。浓乳般的雾中骤然掺进了什么杂色,他骤然一惊,喝道:谁?滚出来!手腕一转,紧紧攥住了袖口。

      翟女从山石后转出来,手中提着一只小篮,内面盛着炭块。她被那一声吓得有点惊怔,盯着罗彻敬一时没出声。见是她,罗彻敬微微吁了口气,正要从她身边走过时,又停了下来,手中一抖,金光闪落。

      翟女篮中多了一方金锭,她赶紧道:将军这

      罗彻敬举手止住她,道:好好服待先生便是!

      是!翟女赶紧蹲下去,脚步声消失后她才抬起头来,面前却是看不透的一片茫茫大雾。

      常舒料得没错,二月初,因为集翠峰频频有警,杜乐俊唯恐宸军会有意走冲天道,上书求援,罗彻敏下令瞿庆移军至冲天道修筑工事以驻守。果然没几日,就到有贺破奴偷袭之事。杜乐俊得到乡人消息,率军暗暗尾随。贺破奴被瞿庆挡在冲天道口时,锐锋军自后掩袭,一举杀败贺破奴。只是这贺破奴军也当真剽悍绝伦,竟然徒手攀山逃走。

      这数月来毓军一直处于劣势,士气颇为低落,这一次大胜,上上下下无不欢欣鼓舞。当初力保集翠峰是罗彻敏的独断专行,这时就更显得他英明不凡。杜乐俊军报中,盛赞刘湛功劳。原来刘湛到神秀关后,多次偷偷出关,深入昃州,联络诸豪族乡人暗中接应。宸军占领昃州不过数月,只顾催粮拉夫,无暇收治民心,刘湛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904-982.html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军机臣掩鼻听秽闻 尬王爷夜半闯宫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下轿,天已经苍黑,西边的云像一块烧红之后又渐趋冷却下来的无边大铁板,灰褐色里透着殷紫的光。阿桂见卜智正指挥着小太监往门上挂宫灯,他站住了脚,似乎想说什么。卜智忙迎上来,笑嘻嘻请安道:“中堂爷吉祥!嘿嘿……园子里钮贵主儿方才打发人,送... - 2019-01-22
  • 第三十二章 个中消息在梅花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见到师祖画像,不由肃然起敬,连忙又跪下拜了几拜,才行站起。  画像前面一张长案上,供着一盏琉璃灯,满注清油,就是自己从远处瞧到的灯火了,这油灯当然是那位留在寺里的老和尚点的。  自己一路行来,并没见到老和尚的踪影,敢情地已入睡,自... - 2018-05-07
  • 第三十二章 恼悍奴曼姐进茶库 恋歌妓明珠入牢笼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就在康熙皇上和众人吃酒谈心之时,苏麻喇姑派张万强去叫小毛子进来问话。  刚才御茶房那场闹剧结束没多久,小毛子又惊又怕,又喜、又怒,等到讷谟悻悻地走了,看热闹的人也都散去了,他检点一下茶具器皿,见那只钧瓷盖碗还在茶具柜里,只不知怎地和别的... - 2018-12-24
  • 第三十二章 散资财叛王买死士 斥奸贼忠臣勇捐躯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汪士荣奉了吴三桂的命令,到陕西来策动兵变,正当王辅臣召集众将,宣布莫洛命令,要调开马一贵、张建勋的部队时,他的督军行辕却被张建勋派兵突然包围了。  汪士荣见顺利得手,便公开露面,要挟王辅臣及其部将:要么跟随平西王起事共享富贵,要么就兵戈... - 2018-12-27
  • 第三十二章 巧言令色乞师报怨 以诚相见夫人释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于是,乾隆乘八人抬明黄油布杠轿前行,出养心殿由月华门下轿,穿廊向南径到乾清门。阿桂纪昀和刘统勋三人只步行跟随。因雨下得大,虽然只过了一个天井,几步永巷,三个人的袍摆裤脚和官靴都被潲雨和潦水打湿。乾隆站在后廊门口,看着他们换了靴子拧干了袍... - 2019-01-28
  • 第三十二章 冰窟情侣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怕卫天翔鲁莽出手,赶紧跨前一步,拱手道:“尊驾这身打扮,莫非就是当年名震八荒的雪影飞魔?”  矮老头两道目光只是在卫天翔身上不住的打量,对朱弃问话,漫不经心的道:“你知道就好。”  话声一落,忽然得意的细声长笑,连连点头道:“老夫八十... - 2018-05-30
  • 第三十二章 振神威武林除害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根本没有看到有人暗算于他,心头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朝他鼻孔探去,刘子贤中人暗算,踣地之时,业已气绝,一时不由大怒,霍地站起,怒声道:“是什么人暗算了他?”  宇文望阴恻恻哼道:“刘子贤背叛本堂,死有余辜,但可惜不是死在本堂律条之下的... - 2018-05-25
  • 第三十二章 摘东珠却赐免死牌 示宠情又伏密奏臣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辞别了周培公,康熙冒着大雪回到故宫,已是半夜了。更鼓声透过雪幕从远处隐隐传来,更增加了四周的宁静。索额图在丹墀下候着,远远见康熙一队人马打着灯笼进来,忙朝屋里喊道:“明珠,主子回来了,请王爷接驾!”在里边正和科尔沁王爷卓索图说闲话的明珠... - 2018-12-28
  • 第三十二章 道不同斗法上清观 情无计钱衡挪官银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上清观就在街北镇外约半里许,离玄武湖也不过二里。这里早先康熙年间是水师营房圈了的一座庙。后来靖海侯施琅带水师攻台湾调走了军队,营房因年久失修败坏了。庙却留了下来。从这里向南看,是乌沉沉一片镇子,刮风时玄武湖的波涛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再向南... - 2019-01-12
  • 日本三十六式姿势大全|紧身裤显毛|戴流苏耳环的少女|看见味道的少女
  • 湖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党组书记、主任,中共湖南省驻京单位党委书记王晓鸣同志代表湖南省委、省政府表示了祝贺,希望在京热心企业家,一如既往地关心支持家乡建设,引资引智回乡创业,共同谱写出合作共赢新篇章,为湖南崛起做出积极的贡献。 3、工作... - 2019-07-12
  • 第三十二章 智通判献策钦差府 勇傅恒击鼓巡抚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广泗离开晋省第二日,喀尔吉善便给傅恒转来临县十万火急文书,禀报飘高“啸聚五千匪众,围城三日,城中军民奋力拒敌。贼在城四周扎下营盘,似有必下之意。目下城中疲兵不过千数,民众三万,仰赖城坚池深勉力相拒,其势不能持久。恳请宪台速发大兵以救燃... - 2019-01-05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康熙帝私访骆马镇 欧阳宏纵论红项戴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这次康熙皇上南巡,和以往几次,可大不一样了。要简单他说嘛只消一句话,他是为了散心解闷的。太子、阿哥们闹了几年,他拼上老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把乱子压了下去,让太子重新复位,现在朝政安定了,他不该出来消散一下吗?可是,这事又不那么简单... - 2019-01-02
  • 第三十二章 除毒务尽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白玫娇躯一钻,就爬出洞去。那知才一转身,却见圆屋顶上,早已围了一二十个黑衣大汉,他们手上全握着一个黑黝黝的铁筒,各按方位,对准自己而立。  白玫一怔之间,江青岚、聂小红也相继纵出!蓦听一个破竹似的喉咙,打着哈哈道:  “三位当真了得,居... - 2018-04-27
  • 第三十二章 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的同时,史锦堂骈指若戟,笃的一声,不偏不倚戳上丁少秋背后“灵台穴”。  他这一指力透指尖,预期一击奏功,那知指力戳下,陡觉指尖微震,像通电般全身骤然一麻,整条右臂立即软软垂下,用不上一点力气!  丁少秋若无其事,缓... - 2018-05-04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三十二回 尊皇弟前倨而后恭 树军威砍手再杀头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九爷允禟刚来到年羹尧的大帐外,就被这森严的军威镇慑住了。他正在营门外边犹豫着该怎么与这位号称魔王的大将军相见,却听军中画角鼓乐大作,“咚!咚!咚!”三声大炮炸雷一样地响起,行辕正门哗然洞开了。两行武官大约有四十多人,手按腰刀,目视前方,... - 2018-12-17
  • 第三十二回 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牛马鸣上风,声应在同类。  小人非一流,要呼各相比。  吹彼埙与篪,翕翕骋志意。  愿游广漠乡,举手谢时辈。  话说当日众官饮酒席散,西门庆还留吴大舅、二舅、应伯爵、谢希大后坐。打发乐工等酒饭吃了,分咐:“你每明日还来答应一日,我... - 2018-10-08
  • 第四十二章 定边乱选将解近忧 出考题用计防隐患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前方军事失利,兵部尚书鄂尔泰来畅春园见皇上,陈述了这次失败的原因。康熙觉得,鄂尔泰的头脑还算清醒。便又问:“依你之见,眼下当如何处置呢?”  这一问,鄂尔泰不敢回答了。他心里很明白,怎么处置,除了派兵出征,还有别的办法吗?但一说出征,头... - 2019-01-03
  • 第十二章 检校场风雪点营兵 据虎帐豆徂恤民瘼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嘎巴早已听得双眸炯炯,不言声蹬靴子起来。早见各屋灯亮,住宿的军官们有的围桌说笑,有的鼾声如雷,有的在院里提着刀胡砍乱刺,还有背着手看星星,哼着曲儿瞎转悠,捏嗓儿装女人唱昆曲儿,憋嗓儿唱铜锤的各色各样不等,嘎巴也不理会,转到前院门口,果见... - 2019-01-25
  • 第五十二章 千叟宴千古传佳话 惊陨石惊破帝王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鄂伦岱奉了十四爷的将令,回京来见皇上请安报捷。一路上,他打马扬鞭,星夜兼程,不敢有一点延误。鄂伦岱这个人,仗着自己是八旗子弟,贵介出身,又是八王爷的表哥,就心高气傲,天不怕、地不怕。顺劲儿了,杀头掉脑袋不眨眼;不顺气了,谁都敢碰、敢顶。... - 2019-01-03
  • 第四十二章 乾隆帝漫撒"规矩草" 高大庸巧献"黄粱膳"_乾隆皇帝_
  •   孙嘉淦、史贻直和鄂善都是深沉人,三个人在西配殿恭领圣筵,几乎没说一句话。几个太监十分殷勤,听见一声咳,就端漱盂、递毛巾;见端杯就执壶斟酒。对此他们也深感不安,小饮三杯共祝圣寿,捡着平素爱吃的菜用了几口,便退出西配殿。史贻直、鄂善二人还在... - 2019-01-07
  • 第二十二章 观猎狼哥俩应对巧 私调兵山庄风云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四阿哥胤祯说的一点儿不错,天果然变了。黎明时分,下起了毛毛小雨,不大一会儿就转成了小雪,而且夹着细细的冰雹。小沙粒似的,打得人脸上生疼。天,出奇的冷。四阿哥胤祯估计,这么冷的天,皇上不会来了,正要过去请安,哪知,一个小太监打马奔来,说皇... - 2019-01-02
  • 第二十二章 严父孝子心长语重 风流郡守咏诗判案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比金鉷揣猜的还要严厉,刘墉一进北书房便挨了刘统勋劈脸一个耳光,听到头一句话是刘统勋的一声断喝“跪下!”  “是!”刘墉扑通一声长跪在地,想伸手抚一下发烧的脸颊,举了举又垂了下来,规规矩矩磕了头,说道:“儿子一定做错了什么事。请父亲责罚!... - 2019-01-21
  • 第十二章 同舟共济因缘生爱 仗义杀豪血溅街头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海兰察历尽艰难,终于逃到了中原。他是“逃将”,金鉷是讷亲的亲信,要防他暗地追杀,遍天下官府出海捕文书拿他,还得防着贼匪劫道或住了黑店,身上带着十万两银票,又一文也不敢动。只索当掉佩剑上嵌的几颗珍珠,包在剑鞘口的一小片金皮,还有母亲给他随... - 2019-01-17
  • 第二十二章 燕入云失意投清室 胡印中落魄逃大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的人果然是刘得洋,一见燕入云开门,忙转身对后边站着的三四个人说道:“戴爷,这就是燕入云!我打包票,他们都是正而八经的生意人!”燕入云见周围并没有大队人马,远处似乎也有人在敲门叫喊,顿时放了心。他假装揉着眼,说道:“整整折腾一夜,官长们... - 2019-01-11
  • 第二十二章 杨名时遭鸩毓庆官 不逞徒抚尸假流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弘皙好不容易熬到申未时牌散学,强按着心头的惊悸尽量从容不迫地踱出东华门,招手叫过贴身太监王英,低声道:“你这会子去恒亲王府和怡亲王府,叫弘昇和弘昌立时过这边来、就说得了几本珍版书,请二位爷过来观赏。”说罢登轿而去。一路上弘皙只是疑思:“... - 2019-01-04
  • 第十二章 旧宗亲慕名投门墙 真文豪巧造“无材汤”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清时之驮轿有“前三后四中五尺”之说,前轿杠三尺,后轿杠四尺,由两匹骡子驮起的轿厢则有五尺长短,里边设座前后对面两排,宽宽松松可容纳四人,敦敏这乘轿是去年由丰台老杠房新制出来的,桐木车箱外头用毡包了,蒙上油布,用油线密密地扎在一起,又御寒... - 2019-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