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深入虎穴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听的一怔,心想:“他这话,不是明明在说自己两人么?”

      那店伙不知他叽叽咕咕的说些什么?怔怔的站在边上。

      落魄文士一指岳小龙的桌子,道:“照他们一样,另外再来两斤大曲,要快。”

      店伙退到楼口,就大声吆喝了下去。这时午牌已过,食客们也有陆续离去的,但上来的人已是不多。

      突闻楼梯口一阵当当清响,缓步走上了一个相面先生。

      那人一身黑色长衫,左手提着一块白布招牌,上书“田布衣论相”五个大字,两边各有一行小字,那是:

      “铁笔断吉凶

      六王指迷津”

      右手拿着一面小铜锣,边走边敲,登上楼梯之后,流目四顾,就整整喉咙,大声说道:

      “兄弟田布衣,铁笔算命,铁口论相,运有蹇通,时有顺背,那位达官贵客,要兄弟谈谈?”

      全堂食客全都纷纷转过头来,但谁也没有要他看相,望了一眼,又各自回头吃喝。

      田布衣见没人理会,就缓步挨桌走去,每到一桌,口中说着:“客官可要看相:说的不准,分文不取。”

      那座上食客,有的摇摇头,有的根本不加理睬,田布衣也毫不在意,还是一桌桌的问了过去。一会工夫,他已在酒楼上转了个圈子,走到岳小龙桌边,含笑道:“两位贵客,可要看个相么?”

      岳小龙朝他摇摇头。

      那田布衣敢情对两人也并没有存着奢望,话声一落,便自转身走去。但就在他转身之际,一缕极细的声音,传入岳小龙耳中,说道:“今晚初更,两位请到北固山下相候,自会有人接应。”

      岳小龙蓦然一怔,急忙抬头看去,只见田布衣已然很快的下楼而去。

      这时坐在对面的落魄文士,长叹一声道:“老子一时糊涂,做子女的就不该糊涂,出卖祖宗,岂不令人齿冷?”

      他这几句话,立时引起了不少食客的注意,大家瞧他醉态可掬,语无沦次,不由全都朝他报以微笑。每个人心头,都在说着:“这人大概已经喝醉了。”

      岳小龙却是听的一楞,心想:“他这话分明是有所指而言,那么他把自己两人认作华山云里飞纪叔寒的儿女,纪叔寒自己不克参加铜沙岛盛会,才派他儿女赴会,难道这是出卖华山派的行为?”

      想到这里,不由朝那落魄文士看去。

      只觉他生的骨瘦如柴,双目无神,只是一个老困场屋的落魄秀才,根本不像是会武的人。

      这时那落魄文士早已把两斤大曲,四盘菜肴吃了点滴不剩,打了个酒呃,摇摇晃晃站将起来,大声说道,“伙计,一共多少钱,在账上挂一挂……”

      店伙听说他要挂账,不禁脸色一沉。拦住了他去路,冷冷说道:“相公说笑了,小店从不挂账。”

      落魄文士步履踉跄,为难的道:“兄弟说的是真话,今日手头不便,在账上挂一挂,改日自会奉还,一文也不会短少你们。”

      店伙冷笑道:“你说的倒方便,咱们和你素不相识,就是熟人,也不能挂账,你没瞧到咱们账房上贴着红字条,诸亲好友,概不赊欠?”

      落魄文士搔搔头皮,道:“兄弟人穷志不穷,区区几钱银子,难道还会白吃你们不成?”

      这时几个伙计全围了上去,另一个插口道:“瞧你这副德性,就是白吃来的。”

      落魄文士双目一瞪,怒道:“胡说,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人?”

      那店伙道:“你就是这种人!”

      岳小龙看不过意,站起身道:“伙计不用吵了,这位大叔一共吃了多少银子,跟我算就是了。”

      店伙听说有人肯替落魄文士会账,连忙陪笑道:“公子爷,银子是不多,一共是三钱六分,不过他明明是存心白吃……”

      落魄文士怒哼道:“现在已经有人替我会账了,你们有谁再敢说一句白吃,兄弟就告你们侮辱斯文。”说完,一双昏沉沉的目光,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打量了一眼,施施然扶着楼梯,朝下走去,口中朗朗吟道:

      “横江馆前津吏迎,

      向余东指海云生,

      郎今欲渡缘何事?

      如此风波不可行。”

      音调铿锵,清越震耳!

      他吟的是李白“横江词”,虽是一首人人都会背诵的古诗,但听在岳小龙耳中,不禁心头又是一动!

      一个不会武功的人,那有这等内功?暗暗忖道:“他吟这首诗,不是明明告诉自己,前途风波险恶,铜沙岛不可去么,由此看来,他定然认出自己两人是华山纪叔寒的儿女,才一再拿话暗中点破,意在劝阻自己两人去赴铜沙岛之会,但他怎知自己两人,是冒名顶替来的?”心中想着,人也跟着站起,叫道;“妹子,我们也该走了。”

      凌杏仙自然也听的出落魄文士的口气,只当龙哥哥要想追上去和人家谈谈,也就很快的站起身来。

      岳小龙摸出一锭一两多重的碎银子,朝柜上一放,说道:“不用找了。”

      说完,偕同凌杏仙,匆匆往楼下走去。

      两人步出酒楼大门,岳小龙举目瞧去,街上行人往来,只见那落魄文士早已走出老远。

      但他似是有意要让岳小龙追上去一般,一个摇摇晃晃的背影,在街梢故意停留了一下,才缓缓消失。

      岳小龙望着他身形消失,回过头来道:“妹子,我们该找个客店打尖才好。”

      凌杏仙道:“大哥,你不追上去了?”

      岳小龙低声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我们落了店再说。”

      凌杏仙偏头问道:“我们佩了朝天金钱,不要再在街上逛逛么?”

      原来她没听到相面先生田布衣以“传音入密”约他们去北固山的事。

      岳小龙四顾无人,低低说道:“那人已经和我约好了见面地点。”

      凌杏仙睁大眼睛,奇道:“就是落魄文士么?他和你说了什么?”

      话声方落,酒楼伙计已经替两人牵着马匹过来,岳小龙赏了他一锭碎银,接过缰绳,两人也不骑马,只是牵着马匹,缓缓行去。只见横街上就有一家合兴老店,门面不小,两人要了一间双铺上房。

      等伙计退出,岳小龙掩上房门,就把方才相面先生要自己两人初更时分赶去北固山之事,说了一遍。

      凌杏仙道:“如此说来他是铜沙岛的人了?”

      岳小龙点点头,凌杏仙又道:“那么落魄文士呢:他是那一方的人呢?”

      岳小龙道:“看他行径,好像已经知道我们是赴铜沙岛去的,而且隐含劝阻之意。”

      凌杏仙低笑道:“但他不知道我们……”

      她原要说:“但他不知道我们是乔装来的”,话未出口,岳小龙怕隔墙有人,连忙使了个眼色,道:“所以我们用不着追上去了。”

      两人因时间还早,各自在铺上运功调息,等到醒来,天色业已全黑。

      岳小龙开出门去,店伙赶忙送来灯盏。一面陪笑道:“公子爷还是要到街上去用餐,还是叫厨下替你老准备?”

      凌杏仙抢着道:“大哥,我不想出去了,要厨下给我们送来好么?”

      岳小龙点点头,朝伙计吩咐道:“你要厨下做几个拿手菜送来好了。”

      店伙笑道:“公子爷只管放心,小店大司务,是本地城里有名的厨司,许多达官贵人的内眷,经过镇江,都要在小店落脚,就因小店酒菜做的好,太大小姐们不用再上外面酒楼,”

      岳小龙见他崂叨个没完,挥挥手道:“快吩咐下去,我们吃过晚饭,还有事去。”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走去。

      凌杏仙低声道:“大哥,这伙计恐怕也是铜沙岛的人呢!”

      岳小龙道:“你如何看出来的?”

      凌杏仙道:“我看他说话之时,眼睛一直在打量我们佩带的朝天金钱。”

      岳小龙笑道:“也许他看我们佩着金钱,觉得奇怪,才多看了一眼。”

      凌杏仙道:“不,他脸上含着微笑,一定是他们的人。”

      过了一会,店伙送来饭菜,放到桌上,一面替两人摆好碗筷,一面制笑道:“纪公子,纪小姐快请用饭了,小的特别关照厨下,要大司务亲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5-916.html - 2018-01-13
  • 第九章 一个唯一的心愿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十五号用手一指道:“我在这里。”  紫脸坛主举起火筒,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一个坐像,快找找看,还有没有?”  他举着火筒,看到和那座像相距不远的石凹处,果然又有一个坐像,不觉喜道:“这里又有一个了。”不多一回,两人在窟顶岩凹处,一共发... - 2018-01-18
  • 第九章(1) 曾国荃大功在即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局势的发展,实在出人意表。第一、常州在李鸿章部下郭松林、刘铭传、周盛波、张树声、李鸿章及常胜军戈登合力猛攻之下,于四月初六十复;接着久守镇江的冯子材进克丹阳。大家都以为这两支军队会师以后,一定... - 2018-01-17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九章 白衣崆峒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石鼓山,在衡阳以北,湘水之滨,原是衡山支脉,山势并不太高,但峰峦峻秀,岩山峥奇!  唐李宽曾建石鼓书院于此,朱熹还写了一篇“石鼓书院记”,石鼓山也因此出名。  这里原是一座石山,遍地俱是乱石,山上有一块巨大圆石,其形似鼓,大家才叫它石鼓... - 2018-01-18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
  • 第九章 少年绮梦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走过一家小饭馆,胡雪岩止住了脚,古应春亦跟着停了下来。那有饭馆的金字招牌,烟熏尘封,已看不清是何字号,进门炉灶,里面是一间大厅,摆着二三十张八仙桌,此时已将歇市,冷冷清清的,只有两桌客人,灯火... - 2018-01-19
  • 第九章 借著代筹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目光注视他手中名帖,问道:  “是什么人?”  田绍五已把那张名帖朝他面前送了过来,问道:  “金刀会的韩世海,佟兄和他们有过梁子?”  佟仲和接过名帖,上面果然写着“韩世海拜”四个字,不觉呆得一呆,摇头道:  “没有,我和他们几... - 2018-01-18
  • 第九章 绑票津门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五爷五娘去天津时,戴膺极力劝阻过。天津卫码头,本来就不比京师,驳杂难测,眼下更是拳民生乱,洋人叫劲,市面不靖得很。偏在这种时候去游历,能游出什么兴致来?戴膺甚至都说了:万一出个意外,我们真不好向老太爷交待。哪能想到,竟不幸言中! ... - 2018-01-19
  • 第九章 大湖君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黑虎神洪笑一声道,“大师言重,兄弟确是奉敝主人之命,替诸位送信而来………”  说话声中,果然从大袖中、取出一个大红封套,分给了无住大师(少林)、飞虹羽士陆飞鸿(终南),甘玄通(八卦门)、秃顶神雕孟达仁(六合门)、游龙剑客史傅鼎(武当) ...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师仇如山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夏侯律喝声出口,倏然一掌,遥遥印去。  陆翰飞仇人对面,目眦欲裂,更不打话,右掌一拍,“先天真气”随掌而出,封住对方掌力。  两人所发的奇功真力,悬空一接,心头齐齐一震!  陆翰飞只觉对方掌力,与众不同,好像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手,向自己推...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险中求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耳中及时响起薛慕兰焦急的声音说道:“你不可和他力拼!”  锦袍少年一眼看到丁剑南被他掌力震得后退,机不可失,突然欺身扑来,双手如钩,一抓右肩,一抓左肋。他这一记原是拿捏极准,那知丁剑南退了三步之后,已经施展九宫身法,及时游走开去,右手长... - 2018-01-18
  • 第九章 歌乐山庄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倏的站起身来,踱近潭边,侧耳谛听,果然有一阵妙曼乐音,杂着急骤的“咚咚”之声,正是来自皎洁的潭心水面。  乐音渐渐高扬,鼓鼙之声,也愈打愈急,三人眼睁睁的瞧着潭心,目不稍瞬。  正当听得渐渐出神之时,眼前奇景忽生。那亩许来大的潭...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勾心斗角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璧君站在暗陬,悄悄睁开了一线眼缝,往外望去!  只见当前一人正是歪头申公豹侯延炳,他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已在洞口三丈外停住,两道炯炯眼神,直向洞内瞧来。  他身后紧随着义子金玉棠,一身天蓝色长衫,腰悬长剑,虽然生得剑眉星目,英俊之中,显...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山海关前感悲怀_商道_故事大全
  •   1810年2月3日。由陈奏使金敬鲁率领的出使队伍终于离开北京踏上了归国之路。来时把5000斤人参运到北京的马车,现在又装满了金正喜的东西。车上装着翁方纲在法源寺送给金正喜的400卷佛经,还装着阮元送给即将远行的弟子金正喜的《皇清经解》未... - 2018-01-12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十九章 连闯两剑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如今江湖阅历较深,看出老道人神色有异,心中暗道:“看来此剑必和他们无量剑派有什么纠纷,自己怎好说出是竺秋兰送的呢?”一面说道:“道长还未告诉在下,道长追问此剑来历,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封南山沉笑一声道:“贫道是...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