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深入虎穴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听的一怔,心想:“他这话,不是明明在说自己两人么?”

      那店伙不知他叽叽咕咕的说些什么?怔怔的站在边上。

      落魄文士一指岳小龙的桌子,道:“照他们一样,另外再来两斤大曲,要快。”

      店伙退到楼口,就大声吆喝了下去。这时午牌已过,食客们也有陆续离去的,但上来的人已是不多。

      突闻楼梯口一阵当当清响,缓步走上了一个相面先生。

      那人一身黑色长衫,左手提着一块白布招牌,上书“田布衣论相”五个大字,两边各有一行小字,那是:

      “铁笔断吉凶

      六王指迷津”

      右手拿着一面小铜锣,边走边敲,登上楼梯之后,流目四顾,就整整喉咙,大声说道:

      “兄弟田布衣,铁笔算命,铁口论相,运有蹇通,时有顺背,那位达官贵客,要兄弟谈谈?”

      全堂食客全都纷纷转过头来,但谁也没有要他看相,望了一眼,又各自回头吃喝。

      田布衣见没人理会,就缓步挨桌走去,每到一桌,口中说着:“客官可要看相:说的不准,分文不取。”

      那座上食客,有的摇摇头,有的根本不加理睬,田布衣也毫不在意,还是一桌桌的问了过去。一会工夫,他已在酒楼上转了个圈子,走到岳小龙桌边,含笑道:“两位贵客,可要看个相么?”

      岳小龙朝他摇摇头。

      那田布衣敢情对两人也并没有存着奢望,话声一落,便自转身走去。但就在他转身之际,一缕极细的声音,传入岳小龙耳中,说道:“今晚初更,两位请到北固山下相候,自会有人接应。”

      岳小龙蓦然一怔,急忙抬头看去,只见田布衣已然很快的下楼而去。

      这时坐在对面的落魄文士,长叹一声道:“老子一时糊涂,做子女的就不该糊涂,出卖祖宗,岂不令人齿冷?”

      他这几句话,立时引起了不少食客的注意,大家瞧他醉态可掬,语无沦次,不由全都朝他报以微笑。每个人心头,都在说着:“这人大概已经喝醉了。”

      岳小龙却是听的一楞,心想:“他这话分明是有所指而言,那么他把自己两人认作华山云里飞纪叔寒的儿女,纪叔寒自己不克参加铜沙岛盛会,才派他儿女赴会,难道这是出卖华山派的行为?”

      想到这里,不由朝那落魄文士看去。

      只觉他生的骨瘦如柴,双目无神,只是一个老困场屋的落魄秀才,根本不像是会武的人。

      这时那落魄文士早已把两斤大曲,四盘菜肴吃了点滴不剩,打了个酒呃,摇摇晃晃站将起来,大声说道,“伙计,一共多少钱,在账上挂一挂……”

      店伙听说他要挂账,不禁脸色一沉。拦住了他去路,冷冷说道:“相公说笑了,小店从不挂账。”

      落魄文士步履踉跄,为难的道:“兄弟说的是真话,今日手头不便,在账上挂一挂,改日自会奉还,一文也不会短少你们。”

      店伙冷笑道:“你说的倒方便,咱们和你素不相识,就是熟人,也不能挂账,你没瞧到咱们账房上贴着红字条,诸亲好友,概不赊欠?”

      落魄文士搔搔头皮,道:“兄弟人穷志不穷,区区几钱银子,难道还会白吃你们不成?”

      这时几个伙计全围了上去,另一个插口道:“瞧你这副德性,就是白吃来的。”

      落魄文士双目一瞪,怒道:“胡说,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人?”

      那店伙道:“你就是这种人!”

      岳小龙看不过意,站起身道:“伙计不用吵了,这位大叔一共吃了多少银子,跟我算就是了。”

      店伙听说有人肯替落魄文士会账,连忙陪笑道:“公子爷,银子是不多,一共是三钱六分,不过他明明是存心白吃……”

      落魄文士怒哼道:“现在已经有人替我会账了,你们有谁再敢说一句白吃,兄弟就告你们侮辱斯文。”说完,一双昏沉沉的目光,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打量了一眼,施施然扶着楼梯,朝下走去,口中朗朗吟道:

      “横江馆前津吏迎,

      向余东指海云生,

      郎今欲渡缘何事?

      如此风波不可行。”

      音调铿锵,清越震耳!

      他吟的是李白“横江词”,虽是一首人人都会背诵的古诗,但听在岳小龙耳中,不禁心头又是一动!

      一个不会武功的人,那有这等内功?暗暗忖道:“他吟这首诗,不是明明告诉自己,前途风波险恶,铜沙岛不可去么,由此看来,他定然认出自己两人是华山纪叔寒的儿女,才一再拿话暗中点破,意在劝阻自己两人去赴铜沙岛之会,但他怎知自己两人,是冒名顶替来的?”心中想着,人也跟着站起,叫道;“妹子,我们也该走了。”

      凌杏仙自然也听的出落魄文士的口气,只当龙哥哥要想追上去和人家谈谈,也就很快的站起身来。

      岳小龙摸出一锭一两多重的碎银子,朝柜上一放,说道:“不用找了。”

      说完,偕同凌杏仙,匆匆往楼下走去。

      两人步出酒楼大门,岳小龙举目瞧去,街上行人往来,只见那落魄文士早已走出老远。

      但他似是有意要让岳小龙追上去一般,一个摇摇晃晃的背影,在街梢故意停留了一下,才缓缓消失。

      岳小龙望着他身形消失,回过头来道:“妹子,我们该找个客店打尖才好。”

      凌杏仙道:“大哥,你不追上去了?”

      岳小龙低声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我们落了店再说。”

      凌杏仙偏头问道:“我们佩了朝天金钱,不要再在街上逛逛么?”

      原来她没听到相面先生田布衣以“传音入密”约他们去北固山的事。

      岳小龙四顾无人,低低说道:“那人已经和我约好了见面地点。”

      凌杏仙睁大眼睛,奇道:“就是落魄文士么?他和你说了什么?”

      话声方落,酒楼伙计已经替两人牵着马匹过来,岳小龙赏了他一锭碎银,接过缰绳,两人也不骑马,只是牵着马匹,缓缓行去。只见横街上就有一家合兴老店,门面不小,两人要了一间双铺上房。

      等伙计退出,岳小龙掩上房门,就把方才相面先生要自己两人初更时分赶去北固山之事,说了一遍。

      凌杏仙道:“如此说来他是铜沙岛的人了?”

      岳小龙点点头,凌杏仙又道:“那么落魄文士呢:他是那一方的人呢?”

      岳小龙道:“看他行径,好像已经知道我们是赴铜沙岛去的,而且隐含劝阻之意。”

      凌杏仙低笑道:“但他不知道我们……”

      她原要说:“但他不知道我们是乔装来的”,话未出口,岳小龙怕隔墙有人,连忙使了个眼色,道:“所以我们用不着追上去了。”

      两人因时间还早,各自在铺上运功调息,等到醒来,天色业已全黑。

      岳小龙开出门去,店伙赶忙送来灯盏。一面陪笑道:“公子爷还是要到街上去用餐,还是叫厨下替你老准备?”

      凌杏仙抢着道:“大哥,我不想出去了,要厨下给我们送来好么?”

      岳小龙点点头,朝伙计吩咐道:“你要厨下做几个拿手菜送来好了。”

      店伙笑道:“公子爷只管放心,小店大司务,是本地城里有名的厨司,许多达官贵人的内眷,经过镇江,都要在小店落脚,就因小店酒菜做的好,太大小姐们不用再上外面酒楼,”

      岳小龙见他崂叨个没完,挥挥手道:“快吩咐下去,我们吃过晚饭,还有事去。”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走去。

      凌杏仙低声道:“大哥,这伙计恐怕也是铜沙岛的人呢!”

      岳小龙道:“你如何看出来的?”

      凌杏仙道:“我看他说话之时,眼睛一直在打量我们佩带的朝天金钱。”

      岳小龙笑道:“也许他看我们佩着金钱,觉得奇怪,才多看了一眼。”

      凌杏仙道:“不,他脸上含着微笑,一定是他们的人。”

      过了一会,店伙送来饭菜,放到桌上,一面替两人摆好碗筷,一面制笑道:“纪公子,纪小姐快请用饭了,小的特别关照厨下,要大司务亲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5-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九章 芙蓉城中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辛嬷嬷就是主持守护入山路径的人,因为登峰的山径,只有一条,一人守关,万夫莫入。凡是要上山去的人,先必须经过辛嬷嬷这一关,经辛嬷嬷认可,你必须喝下一盏茶,等你睡着了,再由辛嬷嬷派人送上山去,这是芙蓉城的规矩,二十多年来,什么人都不能例外。... - 2018-04-12
  • 第四十九章 古道侠肠 奋勇蹈虎穴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种攻势,一旦发动,将会是双方胜负的抉择。  因为二十四红衣白巾武士这时所拢的阵式,确也是一座钢铁阵容,将蟠龙四鬼包围得密不透风,无论你从任何角度,也闯不出去,绝对令人寻不出一点空隙。  此刻。倘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各不占优势,这将是一场... - 2018-03-19
  • 第九章 逼练阴功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他们竟然把杨文华当作了红货。  这也难怪,无妄一路夜不投店,急着赶路,等到遇上道上朋友,才亮出镖旗来,这叫做暗镖,走暗镖保护的自然是最值钱的红货了。  无妄大笑道:“大当家说得倒也合情合理,不过兄弟这趟镖却万万不能出事,因为一旦出岔子,... - 2018-04-18
  • 第九章 首挫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杨继功一看到那红衣女子,就认出是绝情仙子管弄玉,心中暗想:“她怎么还没离去?”  一时不由的脚下一停,刹住身形,闪到一方石后。  他居高临下,下面两人说的话,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绝情仙子冷冷说道:“你找我作甚?”  蓝衫书生陪着笑... - 2018-03-29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九章 伏虎三招技震群雄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点头笑道:  “姑娘说话比较客气,我乐意接受你的请教,不知姑娘要到什么地方?  韩玉琪听黄秋尘这样说,突然娇声一笑,道:  “你是不是说我很凶蛮不讲理。”  黄秋尘望了她一眼,摇间笑道:  “不!姑娘现在变得也象姊姊温柔动人。” ... - 2018-03-15
  • 第九章 王天荣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哈哈!幸会!”王天荣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道:  “原来是贾老哥。”  贾老二耸着肩连声说道:  “不敢,不敢当。”  王贵也笑嘻嘻的道:  “贾老哥是两位公子的朋友,自然也是在下兄弟的朋友了。”  贾老二道:  “方才史公子、徐少庄主... - 2018-03-13
  • 第四十九章 烟消云散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究是数十年静修玄功,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对方脸如童子,肤润如玉,分明是个功臻化境的高人!一时不觉怔的一怔,暗道:“此人功力,只怕不在自己之下。”一面目注八臂金童,问道:“老哥是谁?”  八臂金童华春风嘻嘻一笑道:“雷老儿,你真的... - 2018-04-11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八章 身入虎穴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心念一动,忍不住纵身掠起,朝那绿影闪去的方向轻悄的扑去。  他动作之快,和那绿影闪运,前后也不过是眨眼间事,但等他扑到,绿影早不知去向!  等他掠到,前面不远,又传来一声极轻的“嘶”!  对方好你有意向杨文华挑战,不但两次都没有赶得上他... - 2018-04-18
  • 第十九章 由我而毁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问道:“后来呢?”  金嬷嬷道:“这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薛姑娘也因那次受了江氏的折辱,全心练武,但思念她女儿,也更殷切,她所以要创立折花门,而且摹仿‘拈花手’,创出了‘折花手法’来,用这手法向各大门派下手,主要就是为了逼那江氏出... - 2018-04-19
  • 第十九章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他说的两件事,差不多全给他猜中了!  贾者二确实遇上了危险!  那是他们和徐少华别后,走了约莫三五里光景。  走在前面的三眼二郎王天荣在马上举目四顾,说道:  “二弟,就在这里吧!”  他话声一落,立即飞身下马... - 2018-03-14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十九章 神机妙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花大姑淡淡一笑道:“这个么,贱妾听说王少侠精于剑击,钱少侠三位是王少侠同门,自然也精于用剑了。至于你金大侠,江湖上谁不知道宝鞭银刀金毛吼的大名,贱妾准备的没有错吧?”  王立文听的心中暗暗一惊,忖道:“自己和钱二赵三卓七是同门师兄弟,乃... - 2018-03-09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三十九章 传灯大法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只见黑煞游龙点点头道:“薛兄说的不错,兄弟当时自知必死,除了者菩萨的雪参大还丹,天下那有这等灵药?兄弟清醒后,登时想到了薛兄的令媛,不知生死如何?”  薛神医黯然道:“小女那时不过三岁,如何经得起妖女一拂,这是命运,恩兄也不必把此事放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九章 海棠花现 铁木枯腐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几句话,使袁丽姬心惊不已,急问道:  “大师你受伤了吗?”  原来在刚才铁木僧被面黑衣女人右撑按中,袁丽姬和黄秋尘都没清楚看到。  铁木憎颤声道:  “……海棠花现,铁木枯腐……先师谒语,已经实现,老纳大概已将命枯向腐了……”  袁... - 2018-03-19
  • 第十九章 香艳撩人疑是惨事重演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施出“飞凤”绝技夺得了“腾蛟剑”,九龙王尊又惊又怒,惊的是袁丽姬竟然是九大派的领袖“青城修剑院主”,而又学得了飞凤剑法,怒的是自己平生罕逢敌手,却败在她的手下。  “九龙王尊”一怔之后撤出那柄“伏虎剑”,经过一番惨烈搏斗,袁丽... - 2018-03-19
  • 第十六章 重入虎穴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眼看浣花夫人单单命湘云和自己进去,心情不觉有些紧张。  秋云当先返身入屋,湘云话声一落,跟着举步朝里走去。白少辉跟在湘云身后,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堂上烛影摇红,四盏宫式纱灯,明亮得如同白昼,上首一张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身穿... - 2018-03-09
  • 第十三章 勇探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这条小径,一路朝东,大家展开轻功,不觉愈走愈快,这一来,却苦了姜兆祥,不住的提气奔行,用尽力气,还是和前面三人,落后了一段路。  他望着冰儿的后影,轻盈举步,不徐不疾的模样,自己连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不如,心头不禁感到惭愧!  不过片... - 2018-03-30
  • 第十九章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过去他所见过的山就是那三座只有他膝盖那么高的火山,并且他把那座熄灭了的火山就当作凳子。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道:“从这么高的山上,我一眼可以看到整个星球,以及所有的人。”可是,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些非常锋利的悬崖峭壁。  “... - 2018-03-22
  • 第十九章 化骨销形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听她说出自己四人,在她这里,一点也派不上用场,心中大是不服,暗道:“你只不过治好了谢大哥、杨大哥身上的蛊毒,就这般瞧人不起,哼,待会姓秦的妖妇若是赶上山来,我就出手让你瞧瞧。”  黑衣妇人虽替杨继功、谢少安治好了蛊毒,但她蒙头黑巾一... - 2018-03-30
  • 第五十九章 人心鬼城 叶落花残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秦风见海棠红已动真气,微然一笑道:  “冷姑娘怎样脱身,逃出龙潭虎穴,还请明告,使秦风明了佛字帮中实情……。”  冷月兰这时已然知道如不实说,决难幸免。  于是正色说道:  “冷月兰是用缩骨神功,挣脱绳索……。”  鬼矶士不待她说完,接...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深入虎穴-小故事大人生
  •     素娟炒好菜,见婆母还不回还,就出门找她去了,找了很久不见踪影。她回到家问山花:“我婆母这是去哪里了,莫非迷了路不成?”山花说:“我和你出去找找。”二人在山坡找了很久,连喊带叫仍不见回音。山花意识到情况不... - 2013-12-04
  • 深入虎穴_民间故事 _故事大全
  •     素娟炒好菜,见婆母还不回还,就出门找她去了,找了很久不见踪影。她回到家问山花:“我婆母这是去哪里了,莫非迷了路不... - 2013-12-03
  • 第三十六回 深入虎穴_风云雷电
  •   耿电正在欢喜,忽觉掌心微痒,原来是坐在他旁边的杨浣青,轻轻捏着他的手掌,指头儿在他掌心扒来抓去。  耿电怔了一怔,立即知道她的心意,想道:“她一定是想与我同往大都,却不好意思向龙帮主说。但她不说,我又怎好替她来说呢?”  心念未已,忽听... - 2013-09-20
  • 第七回 深入虎穴_绝毒断肠
  •   一个须眉皆白,宛若神仙中人的老人,危冠罗袜,微笑着走上了小亭。  美人一见老人,立刻偎在他怀中,腻声道:“这么狠心,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不怕有人抢走我?”  宝宝看了,直皱眉头,心中暗骂,不要脸。  想来那老人,必是东海妙观峰的张真人了... - 2014-03-17
  • 第六十回 深入虎穴_风云雷电
  •   这三个人黑旋风全都认识。  为首的是完颜长之的“王府总管”班建侯。其余两个人是在“高手大会”中“亮过相”的蒙古剑客呼韩邪和巴真。不过由于黑旋风改了装束,脸部也经过化装,在黑夜的树林里,虽然有积雪的光辉,这三个人在急切之间,却是认不出他了... - 2013-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