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深入虎穴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听的一怔,心想:“他这话,不是明明在说自己两人么?”

      那店伙不知他叽叽咕咕的说些什么?怔怔的站在边上。

      落魄文士一指岳小龙的桌子,道:“照他们一样,另外再来两斤大曲,要快。”

      店伙退到楼口,就大声吆喝了下去。这时午牌已过,食客们也有陆续离去的,但上来的人已是不多。

      突闻楼梯口一阵当当清响,缓步走上了一个相面先生。

      那人一身黑色长衫,左手提着一块白布招牌,上书“田布衣论相”五个大字,两边各有一行小字,那是:

      “铁笔断吉凶

      六王指迷津”

      右手拿着一面小铜锣,边走边敲,登上楼梯之后,流目四顾,就整整喉咙,大声说道:

      “兄弟田布衣,铁笔算命,铁口论相,运有蹇通,时有顺背,那位达官贵客,要兄弟谈谈?”

      全堂食客全都纷纷转过头来,但谁也没有要他看相,望了一眼,又各自回头吃喝。

      田布衣见没人理会,就缓步挨桌走去,每到一桌,口中说着:“客官可要看相:说的不准,分文不取。”

      那座上食客,有的摇摇头,有的根本不加理睬,田布衣也毫不在意,还是一桌桌的问了过去。一会工夫,他已在酒楼上转了个圈子,走到岳小龙桌边,含笑道:“两位贵客,可要看个相么?”

      岳小龙朝他摇摇头。

      那田布衣敢情对两人也并没有存着奢望,话声一落,便自转身走去。但就在他转身之际,一缕极细的声音,传入岳小龙耳中,说道:“今晚初更,两位请到北固山下相候,自会有人接应。”

      岳小龙蓦然一怔,急忙抬头看去,只见田布衣已然很快的下楼而去。

      这时坐在对面的落魄文士,长叹一声道:“老子一时糊涂,做子女的就不该糊涂,出卖祖宗,岂不令人齿冷?”

      他这几句话,立时引起了不少食客的注意,大家瞧他醉态可掬,语无沦次,不由全都朝他报以微笑。每个人心头,都在说着:“这人大概已经喝醉了。”

      岳小龙却是听的一楞,心想:“他这话分明是有所指而言,那么他把自己两人认作华山云里飞纪叔寒的儿女,纪叔寒自己不克参加铜沙岛盛会,才派他儿女赴会,难道这是出卖华山派的行为?”

      想到这里,不由朝那落魄文士看去。

      只觉他生的骨瘦如柴,双目无神,只是一个老困场屋的落魄秀才,根本不像是会武的人。

      这时那落魄文士早已把两斤大曲,四盘菜肴吃了点滴不剩,打了个酒呃,摇摇晃晃站将起来,大声说道,“伙计,一共多少钱,在账上挂一挂……”

      店伙听说他要挂账,不禁脸色一沉。拦住了他去路,冷冷说道:“相公说笑了,小店从不挂账。”

      落魄文士步履踉跄,为难的道:“兄弟说的是真话,今日手头不便,在账上挂一挂,改日自会奉还,一文也不会短少你们。”

      店伙冷笑道:“你说的倒方便,咱们和你素不相识,就是熟人,也不能挂账,你没瞧到咱们账房上贴着红字条,诸亲好友,概不赊欠?”

      落魄文士搔搔头皮,道:“兄弟人穷志不穷,区区几钱银子,难道还会白吃你们不成?”

      这时几个伙计全围了上去,另一个插口道:“瞧你这副德性,就是白吃来的。”

      落魄文士双目一瞪,怒道:“胡说,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人?”

      那店伙道:“你就是这种人!”

      岳小龙看不过意,站起身道:“伙计不用吵了,这位大叔一共吃了多少银子,跟我算就是了。”

      店伙听说有人肯替落魄文士会账,连忙陪笑道:“公子爷,银子是不多,一共是三钱六分,不过他明明是存心白吃……”

      落魄文士怒哼道:“现在已经有人替我会账了,你们有谁再敢说一句白吃,兄弟就告你们侮辱斯文。”说完,一双昏沉沉的目光,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打量了一眼,施施然扶着楼梯,朝下走去,口中朗朗吟道:

      “横江馆前津吏迎,

      向余东指海云生,

      郎今欲渡缘何事?

      如此风波不可行。”

      音调铿锵,清越震耳!

      他吟的是李白“横江词”,虽是一首人人都会背诵的古诗,但听在岳小龙耳中,不禁心头又是一动!

      一个不会武功的人,那有这等内功?暗暗忖道:“他吟这首诗,不是明明告诉自己,前途风波险恶,铜沙岛不可去么,由此看来,他定然认出自己两人是华山纪叔寒的儿女,才一再拿话暗中点破,意在劝阻自己两人去赴铜沙岛之会,但他怎知自己两人,是冒名顶替来的?”心中想着,人也跟着站起,叫道;“妹子,我们也该走了。”

      凌杏仙自然也听的出落魄文士的口气,只当龙哥哥要想追上去和人家谈谈,也就很快的站起身来。

      岳小龙摸出一锭一两多重的碎银子,朝柜上一放,说道:“不用找了。”

      说完,偕同凌杏仙,匆匆往楼下走去。

      两人步出酒楼大门,岳小龙举目瞧去,街上行人往来,只见那落魄文士早已走出老远。

      但他似是有意要让岳小龙追上去一般,一个摇摇晃晃的背影,在街梢故意停留了一下,才缓缓消失。

      岳小龙望着他身形消失,回过头来道:“妹子,我们该找个客店打尖才好。”

      凌杏仙道:“大哥,你不追上去了?”

      岳小龙低声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我们落了店再说。”

      凌杏仙偏头问道:“我们佩了朝天金钱,不要再在街上逛逛么?”

      原来她没听到相面先生田布衣以“传音入密”约他们去北固山的事。

      岳小龙四顾无人,低低说道:“那人已经和我约好了见面地点。”

      凌杏仙睁大眼睛,奇道:“就是落魄文士么?他和你说了什么?”

      话声方落,酒楼伙计已经替两人牵着马匹过来,岳小龙赏了他一锭碎银,接过缰绳,两人也不骑马,只是牵着马匹,缓缓行去。只见横街上就有一家合兴老店,门面不小,两人要了一间双铺上房。

      等伙计退出,岳小龙掩上房门,就把方才相面先生要自己两人初更时分赶去北固山之事,说了一遍。

      凌杏仙道:“如此说来他是铜沙岛的人了?”

      岳小龙点点头,凌杏仙又道:“那么落魄文士呢:他是那一方的人呢?”

      岳小龙道:“看他行径,好像已经知道我们是赴铜沙岛去的,而且隐含劝阻之意。”

      凌杏仙低笑道:“但他不知道我们……”

      她原要说:“但他不知道我们是乔装来的”,话未出口,岳小龙怕隔墙有人,连忙使了个眼色,道:“所以我们用不着追上去了。”

      两人因时间还早,各自在铺上运功调息,等到醒来,天色业已全黑。

      岳小龙开出门去,店伙赶忙送来灯盏。一面陪笑道:“公子爷还是要到街上去用餐,还是叫厨下替你老准备?”

      凌杏仙抢着道:“大哥,我不想出去了,要厨下给我们送来好么?”

      岳小龙点点头,朝伙计吩咐道:“你要厨下做几个拿手菜送来好了。”

      店伙笑道:“公子爷只管放心,小店大司务,是本地城里有名的厨司,许多达官贵人的内眷,经过镇江,都要在小店落脚,就因小店酒菜做的好,太大小姐们不用再上外面酒楼,”

      岳小龙见他崂叨个没完,挥挥手道:“快吩咐下去,我们吃过晚饭,还有事去。”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走去。

      凌杏仙低声道:“大哥,这伙计恐怕也是铜沙岛的人呢!”

      岳小龙道:“你如何看出来的?”

      凌杏仙道:“我看他说话之时,眼睛一直在打量我们佩带的朝天金钱。”

      岳小龙笑道:“也许他看我们佩着金钱,觉得奇怪,才多看了一眼。”

      凌杏仙道:“不,他脸上含着微笑,一定是他们的人。”

      过了一会,店伙送来饭菜,放到桌上,一面替两人摆好碗筷,一面制笑道:“纪公子,纪小姐快请用饭了,小的特别关照厨下,要大司务亲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5-916.html - 2018-01-13
  • 第九章 九转回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笑望山庄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 - 2018-07-10
  • 第九章 李夫人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陈默一阵狂喜,却觉得路儿骤然间将他抓得生痛。他不由得惊了惊,低下头去看她。只对视片刻,却已知她心中所想,那阵狂喜,便不知不觉散了。  这百还无根水,拿去给章钊,也喂他同样分量,只要抢得一口气来,我便能治好他们。妇人将瓶随手递与骆明仑,骆... - 2018-07-11
  • 第九章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却被阿夺玉给拉住了。  这里面的岔道太多了,他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法弄清楚他是从那一个地方钻出来的。  他随即说起这些地道的来历,原来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力。晖河城这边,一天春秋冬三季都是大风,挖地穴储物藏身... - 2018-07-15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九章 聆道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终于平安入蜀了。  一路行来,果然再无将军的追兵。  想及将军痛失毒来无恙,几人心中都是大快。要知明将军的雷霆手段天下谁人不服,剑阁一战竟然毁了名震江湖的将军的毒,正是魏公子与将军正面为敌以来将军所受的最大挫折。  魏公子天生性格达观洒... - 2018-06-27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九章 天机隐现_绝顶_故事大全
  •   听吴戏言说出如此奇怪的话,小弦怔了一下,心头暗暗算计:如果二十年后自己有一万两银子,也只须给他一两;如果发了大财,有一百万两银子,却要给他一百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既然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财产,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戏言道:看起来... - 2018-06-30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七回 深入虎穴_绝毒断肠
  •   一个须眉皆白,宛若神仙中人的老人,危冠罗袜,微笑着走上了小亭。  美人一见老人,立刻偎在他怀中,腻声道:“这么狠心,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不怕有人抢走我?”  宝宝看了,直皱眉头,心中暗骂,不要脸。  想来那老人,必是东海妙观峰的张真人了... - 2014-03-17
  • 第四章 深入虎穴_鬼斧神功
  •   且说,李晓岚欲见雪梅的心甚切,恐她走远,无处可寻,连纵带跃,迳向红影身后赶去。  讵料追出二三十里,晓岚已用尽全身功力,双方相距,仍在十五六丈左右,再无法缩短,暗自惊讶道:“照这样看来,她的轻功,实此我强多了!”  又过了盏茶工夫,她似... - 2014-05-10
  • 深入虎穴_民间故事 _故事大全
  •     素娟炒好菜,见婆母还不回还,就出门找她去了,找了很久不见踪影。她回到家问山花:“我婆母这是去哪里了,莫非迷了路不... - 2013-12-03
  • 第四十九回 深入虎穴_风云雷电
  •   楚雁行是大都的名武师。虽然不喜交游,认识的朋友可还当真不少,从跨进“王府”的大门开始,到踏入演武的大厅,一路上都有相熟的朋友和他点头招呼。  忽听得人群有人说道:“总镖头,你看那不是楚老拳师吗?”楚雁行抬头一看,只见震远镖局的总镖头盂霆... - 2013-09-20
  • 第三十六回 深入虎穴_风云雷电
  •   耿电正在欢喜,忽觉掌心微痒,原来是坐在他旁边的杨浣青,轻轻捏着他的手掌,指头儿在他掌心扒来抓去。  耿电怔了一怔,立即知道她的心意,想道:“她一定是想与我同往大都,却不好意思向龙帮主说。但她不说,我又怎好替她来说呢?”  心念未已,忽听... - 2013-09-20
  • 驱魔人之深入虎穴 - 鬼故事
  • 上篇:《驱魔人之初展身手》+《驱魔人之再遇丧尸》晓峰,经过了一晚的战斗,略显意思的有着那一丝的疲倦,刚吃好早饭。就听到‘叮咚’打开了门看见宁天一脸傻笑的站在门口;‘嗨,早上好’。‘... - 2015-10-01
  • 第六十回 深入虎穴_风云雷电
  •   这三个人黑旋风全都认识。  为首的是完颜长之的“王府总管”班建侯。其余两个人是在“高手大会”中“亮过相”的蒙古剑客呼韩邪和巴真。不过由于黑旋风改了装束,脸部也经过化装,在黑夜的树林里,虽然有积雪的光辉,这三个人在急切之间,却是认不出他了... - 2013-09-20
  • 深入虎穴-小故事大人生
  •     素娟炒好菜,见婆母还不回还,就出门找她去了,找了很久不见踪影。她回到家问山花:“我婆母这是去哪里了,莫非迷了路不成?”山花说:“我和你出去找找。”二人在山坡找了很久,连喊带叫仍不见回音。山花意识到情况不... - 2013-12-04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四十九章 古道侠肠 奋勇蹈虎穴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种攻势,一旦发动,将会是双方胜负的抉择。  因为二十四红衣白巾武士这时所拢的阵式,确也是一座钢铁阵容,将蟠龙四鬼包围得密不透风,无论你从任何角度,也闯不出去,绝对令人寻不出一点空隙。  此刻。倘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各不占优势,这将是一场... - 2018-03-19
  • 第十五回 深入虎穴_鬼都魔影
  •   古山紫等人一路上并未遇到麻烦。  他们就在一座山梁下的谷地里歇宿,那儿住着户人家。  今日一早,他们等镖车下山。  为防止中途出事,古山紫和骆天杰又上了山,但一直听不见镖车喧闹的声音,他们便沿路而下,越是接近山脚,越是感到奇怪。无论如何... - 2017-11-10
  • 第二十三章 深入虎穴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几天之后,萧不二和唐绳武,又回到了崤山小石涧。  前后不过半月时光,小石洞,这依山带溪的山村,竟似经历了十年沧桑,那疏落落的十几户山村人家,已经荡然无存。  再进去,那座大在院——冯庄,也不见了,剩下的是一片残垣瓦砾。  萧不二气愤的道... - 2018-01-08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十七回 深入虎穴_风魔剑客
  •   梅奇和孟老儿又一次来到金木水火土五个洞道前的横道上。  天一黑,他们就闯入了位居中间的太微星座。星座中戒备森严,每幢屋前都有人站哨。  整个星座中有四起巡逻队,交叉循环,如临大敌。掩盖洞道的房屋前,足足站了二十人。  然而这种种的防范,... - 2017-12-05
  • 第二十三章 深入虎穴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一见对方趁机逃走,不由大喝一声:“给我留下!”  剑先人后,衔尾追扑过去。  他内功深厚,发出的掌力,自是非同小可,但那黑影去势极快,一下便已闪出甬道!  万镇岳一记凌厉掌风,一步之差,等到掌力涌到之时,贼人已去,尹天骐恰好追扑到... - 2018-01-06
  • 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 - 2018-07-11
  • 天街尘 尾声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李歆慈忽地招了下手,道:你过来!  陈默半晌后才明白,她叫的人是他。他有些茫然地过去,随她走上血色沉沉的银阶,站在依然淅沥沥淌着水的檐下。  路儿她,现在,是不肯听我说话了。李歆慈掠了掠发,似乎开始恢复了些神智,然而那掠发的手却还在微微... - 2018-07-11
  • 你的泪水是我的成人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走到教室后面,走到那个拒绝了他并敢于承认贫穷的男生面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弯下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开学三天后,他毛遂自荐要做班长。他在高一时一直做班长,有经验,并充满自信。虽然他知道大学生活不同于高中,会更加自由闲散一... - 2018-07-11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