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聆道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终于平安入蜀了。

      一路行来,果然再无将军的追兵。

      想及将军痛失毒来无恙,几人心中都是大快。要知明将军的雷霆手段天下谁人不服,剑阁一战竟然毁了名震江湖的将军的毒,正是魏公子与将军正面为敌以来将军所受的最大挫折。

      魏公子天生性格达观洒脱,不以一朝失势而沮丧,来及川中峨眉山,便提议入山游玩。

      山水间怡情,无忧而忘返。

      峨眉山,果为天下之秀。

      楚天涯静静坐在一道山泉边,此处名为不老泉,相传为老子李耳洗浴成仙之地。景色天成,素淡雅致。

      正是初更时分,月上中天,风荡竹林,蝉鸣幽谷,让人浑忘了连日来的血雨腥风。

      出道以来,屡遇劲敌,此刻有了几日的休整,楚天涯只觉得自己的精、气、神均已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武功不知不觉在强敌伺身危机四伏中已然大进。

      然而此时,他对挑战魏公子的信心却是越来越少。

      一来公子那招一击格杀毒来无恙的刀法与豪气让他心惊亦心折不已;二来公子的高风亮节也不得不让他敬服。

      这之前,由于从小的耳闻目染,他始终在思想中认定着魏公子的万恶不赦。然而数日的接触,却让他对公子的态度有了完全的改变。

      他觉得不能再等,再等下去他已无法狠心与之对敌,说到底他与魏公子间并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只是如果真的化敌为友,他便再不能完成师父对他的唯一心愿了。

      他了解自己的那一招无涯的威力。

      他断断续续听到了魏公子与天湖老人的恩怨,当时各为其主,何况乱军之中,却也是怪不得公子那一剑划面孔的辣手。

      但他还是始终有些不明白这一招:无涯,这一招完全不顾他从小所知的武学宗旨,不但欺身犯险、一往无前,且刚远胜柔,遇上武功较低的对手也还罢了,像对阵魏公子这样的大敌,实不应该如此摆出持强凌弱的姿态,况且此招身后空门全露,完全不计自身的生死与对方的后招,更是犯了武学中不留余力自保的大忌。

      这一招分得不是胜负,而是生死。

      君东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楚兄弟可是别有所思吗?

      如此良宵,实不欲想起刀戈之事,只是望天空星夜,聊胜于无而已。楚天涯一向对君东临怀有一种莫名的戒心,只觉此人心计太深,对于自己这种从小只与虎狼野兽打交道的人来说,一不小心好象便会入了对方的圈套。二人相识以来一直是以楚兄弟与君先生相称,而不似魏公子直称楚天涯之名。虽是并肩御敌数日,那份隔膜却总是无法挥去。

      君东临仰首看天,悠悠道,我第一眼见到楚兄弟,那时尚是敌非友,便知是非常之劲敌,是以不顾一切出手下了杀招

      君先生休提往事,楚天涯不是无义之人,几日共抗将军,以后你我纵不是友亦绝不会为敌。

      君东临沉吟半晌,方才缓缓道,楚兄弟可懂易理术数?

      楚天涯知道此人言谈每每出人意表,却仍是猜不透其用意,请教先生。

      我从小家传便是河洛紫微神术算理,最擅察人形色算其一生之宿命。我于十年前投靠公子,而此之前却是立志云游四方,欲识见天下的英雄。

      哦!我一向只知凡人成名立世,皆靠自己,从不信天命这回事。

      人间豪杰,天上星宿。然在我眼里,纵是阅人无数,所见之人中却只有五位可堪记忆。

      不知君先生眼中那些才是英雄。

      我倒想先听听楚兄弟的见识。

      楚天涯赧然道,天涯出道不久,实在让先生见笑。久闻裂空帮帮主夏天雷为人神勇盖世,侠胆无双,可算一位吗?

      夏天雷的武功隐为白道盟主,裂空帮亦是白道第一大帮,但也只不过为时势所造就罢了。

      华山无语大师十七年不语,却为民请愿,独谏圣上,自甘破了修行。在我楚天涯眼里是个英雄。

      我君东临亦有济世为民之心,这才见了魏公子,宁任放下云游天下的志向助他治国天下。但我此时所说的英雄却非是大慈大悲的侠之大者,而是一代霸主,或能号令天下成就不世功业的枭雄,或是在武道上有非常人突破的不世奇才。

      即是如此,那么南风、北雪、历鬼、判官、将军和水知寒等都是有资格的人了。

      风念钟刚愎自用,历轻笙携毗必报,龙判官地处川东,却仅以一隅为安,将军的深浅我不知道,事实上也从来没有人能看透将军。邪门六大高手中,为我所看重的只有二个人,北雪雪纷飞虽地处北疆渡雁潭,不与中原门户口打交道,却奋起图强,不以天变而人变,自创武功别有天地,实乃武道上的奇人,武功虽带邪气,为人却非邪路,是我心中的英雄之一。

      还有一个你是说水知寒吗?

      不错,以水知寒与将军齐名天下,却甘心为其所用,忠心不二,事务繁忙却井井有条,寒浸掌天下知名,虽为将军府的总管,但其威势却绝不因将军的名势而有稍减,照样的翻云覆雨,实是我平生所遇最大的敌人。君东临轻轻叹了口气,公子若有选择,一定是宁可与将军正面相对而不愿惹上水知寒。此人即是我最惧的敌人,却也是我所认定英雄中的一位。

      楚天涯默然不语,公子已界安全,几人分手在即,自己因雨飞惊猝死在毒来无恙的手下,更因封冰伤在星星漫天手上,已欲与明将军为敌,君东临此次似乎有提醒他的念头,不由对君东临大有了好感。

      君东临续道,白道几大高手中,虫大师为仁天下,专杀贪官,成其业不择手段,却是对敌人的雷霆一击,对敌人的狠就是对自己的仁,也是我心目中的一位大英雄。

      楚天涯正听得热血沸腾,豪情上涌,但听身后掌声响起,一声长啸回荡夜中幽谷,却是魏公子到了。东临天涯月夜论道,怎么可以少了我!

      君东临连忙相迎,君某愚见,公子见笑了。

      魏公子看着楚天涯笑道,其实天下英雄何其之多,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见地,夏天雷先不论,无语大师却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楚天涯点头,公子此言极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事物的看法。

      魏公子朗朗笑道,武学一途浩如烟海,谁能穷极玄机。再另诸如无双城杨云清的补天绣地针和落花宫赵星霜的飞叶流花雨都是辟奚径而极有成的武功。但除了这些,天涯你可听说过阁楼乡冢吗?

      杨云清与赵星霜正是与君东临毒来无恙齐名的无双的针,落花的雨。

      阁楼乡冢?这一次连君东临都有些不明所以了。

      魏公子神色如常,面上却抹过一缕向往,那是武林中最为神秘的四大家族,互有几代百年的恩怨,谁也不知道这阁楼乡冢分别是在什么地方。但每次四大家族的人出现,都必然会引起江湖上的极大风波,的确是仿若不属于人间的世外高人。

      楚天涯大感兴趣,这四大家族的名字好奇怪。

      魏公子好象陷入了记忆中,喃喃念道,点晴阁的景成象、翩跹楼的嗅香公子、温柔乡的水柔梳、英雄冢的物天成。那都是已近神话中的人物了,想来不禁真让人神往之

      饶是君东临见多识广,却也听得呆了,那几个都是人名吗?物天成,这名字暗合天地之气,想来一定是个人物,水柔梳,这是位女子吗?

      不错,四大家族几十年未现江湖,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我之所以能知道这些的事,就只是因为机缘巧合下曾在关外见到了一位温柔乡的水姓女子魏公子的眼中泛起一种难言的神韵。

      君东临正待再问,公子截下他的话,君临刚刚还说有你心目中有五位英雄,却不知除了水知寒雪纷飞与虫大师还有什么人?

      君东临知魏公子不愿多谈,楚天涯却是暗暗在心头记住。

      君东临看着魏公子,面露崇敬之色,魏公子十九年前一战功成,虽久不涉江湖,但身在朝野不忘黎民,位高爵而知机,遇下贬而后勇,无论何时均以本色示人,实乃东临心中最心服口服的一位大英雄

      魏公子哈哈大笑,东临何出此言,我已心冷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65-977.html - 2018-06-27
  • 第九章 李夫人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陈默一阵狂喜,却觉得路儿骤然间将他抓得生痛。他不由得惊了惊,低下头去看她。只对视片刻,却已知她心中所想,那阵狂喜,便不知不觉散了。  这百还无根水,拿去给章钊,也喂他同样分量,只要抢得一口气来,我便能治好他们。妇人将瓶随手递与骆明仑,骆... - 2018-07-11
  • 第九章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却被阿夺玉给拉住了。  这里面的岔道太多了,他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法弄清楚他是从那一个地方钻出来的。  他随即说起这些地道的来历,原来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力。晖河城这边,一天春秋冬三季都是大风,挖地穴储物藏身... - 2018-07-15
  • 第九章 九转回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笑望山庄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 - 2018-07-10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九章 天机隐现_绝顶_故事大全
  •   听吴戏言说出如此奇怪的话,小弦怔了一下,心头暗暗算计:如果二十年后自己有一万两银子,也只须给他一两;如果发了大财,有一百万两银子,却要给他一百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既然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财产,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戏言道:看起来... - 2018-06-30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十章 那一锥破了前生往世的恩怨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峨眉金顶,雾气迷漫,劲流横逸。  魏公子立于山顶,看着山道上缓缓向上行来的楚天涯,山风吹得衣襟猎猎作响。  他相信自己这一次必胜,却还是忍不住有一点惋惜。  纵横二十年来,这是唯一的一次与朋友为敌。  不错,他一直当楚天涯是自己的朋友。... - 2018-06-27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破浪锥 楔子 公子姓魏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古今兴废事,还看洛阳城。  黄昏时分,郭直怀里揣着赢来的银票,踏进了今天的第四个赌场。  从早上到现在,郭直已经赢了八百七十万两银子,让三家赌场就此关门。  回肠荡气阁。  这就是魏公子在洛阳城中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间赌场了。  郭直本是... - 2018-06-27
  • 第六章 做人可以中庸 做事就要极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独自漫步在山谷中,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谷口。  人已沓然,心已惘然。  月挂东天,剑网情丝。  做一名剑客,如果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剑招,而他就是剑。  有了剑招的剑才能够破敌。  没有剑招的剑就只是一块铁。  他的剑最重... - 2018-06-27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八章 怖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逃亡。  何处才是尽头?  暮色中。  残阳那一片血红已然落下  剑阁。  自古便是入蜀的第一道门户。  剑门关,更是险峻非常。  两山间只有一条长长窄窄的古栈道相连,两旁皆是万丈深渊。  历来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易守难攻的天险。  ... - 2018-06-27
  • 第五章 欠你一道伤口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刚刚转过头来,心神尚震撼在那一刻的意乱情迷中。  蓝光就像是从噩梦中飘来的一个诅咒,已然近在咫尺之间。  楚天涯蓦然惊醒,数年的苦练这一刻方始发挥出来,拨剑、抬腕、集气、发力。  剑尖堪堪撞在蓝光上,总算避开了这按捺良久方才爆发的... - 2018-06-27
  • 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 - 2018-06-27
  • 第二章 惊梦惊梦 无涯无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月朗。  星稠。  夜深沉。  人呢?  人已惘然。  她的眉宇浓烈而郁黑,让他想起了荒芜在原野上的草。  她的眼睛清洌而恣意,让他想起了辉耀在天空中的星。  她的脖颈在月光下白皙而粲然,突然的就像一种浮上心头的悱恻。  她的呼吸在子夜... - 2018-06-27
  • 第三章 星星漫天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封冰静静地看着楚天涯的剑。  那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剑,随便走到那里都可以看到许多把。然而就是这柄平平无奇的剑却在一招之下让商晴风送了命。  你在看什么?  你的剑。  你看出了什么吗?  能杀人的剑总是锋利的。  能杀人的剑也不是... - 2018-06-27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 - 2018-07-11
  • 天街尘 尾声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李歆慈忽地招了下手,道:你过来!  陈默半晌后才明白,她叫的人是他。他有些茫然地过去,随她走上血色沉沉的银阶,站在依然淅沥沥淌着水的檐下。  路儿她,现在,是不肯听我说话了。李歆慈掠了掠发,似乎开始恢复了些神智,然而那掠发的手却还在微微... - 2018-07-11
  • 你的泪水是我的成人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走到教室后面,走到那个拒绝了他并敢于承认贫穷的男生面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弯下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开学三天后,他毛遂自荐要做班长。他在高一时一直做班长,有经验,并充满自信。虽然他知道大学生活不同于高中,会更加自由闲散一... - 2018-07-11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 - 2018-07-11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五章 胤血之术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那一年,她只有八岁。八岁的小女孩,却异常顽劣。这一日,她手里掂着一枝缀满深红色桑椹果的长枝,攀过墙头,一瞬间却看到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站在墙下,有些愕然地看着她。她手一伸,将手中的桑椹枝越过碧瓦,友好地递过去。  男孩挠着头不知如何办才好。... - 2018-07-11
  • 你知道眉毛的作用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世界上每个人的存在都会有他存在的意义。”老师用手轻轻地抚摩我的眉毛,“所以老师希望你在集体活动中,也能够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读初中的时候,我是班上体育成绩最差的学生。每次学校开展体育比赛活动,我总是拖班级的后腿。为此没少受同学们抱... - 2018-07-11
  • 谢谢你没有关注过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时代,有两种人很吸引人眼球,一种是品学兼优上帝宠儿型,另一种是成绩糟糕无知无畏型,在高二(3)班,张斯盈是前者,安向东是后者。  1  安向东,平生的志愿是成为吸引无数女孩的大号磁铁,所以,牛仔裤上永远有数不清的破洞,肥肥的裤腿在地... -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