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朽等人?”

      白少辉道:“在下兄弟是在天囚堂名册中,发现诸位掌门人法号,在下虽未见过诸位前辈,但诸位掌门人的大名,却是久仰的很。”

      邵元冲道:“天囚堂名册上如何记载?”

      白少辉从怀中摸出羊皮册子,说道:“这就是天囚堂的名册,请诸位前辈过目。”

      邵元冲接过名册,只瞧了一眼,冷晒道:“名册上虽是写了几位掌门人的名号,但老朽等人像不像掌门人?”

      白少辉心中暗道:“看来这些人中,就是这位形意门掌门人较难说话。”心念一动,答道:“在下原也不敢深信,但数月之前,曾听在下一位知交,说过亲眼目睹南岳观主和少林大通大师,武当玉真道长被人冒名顶替之事。”

      南岳观主问道:“少侠说的尊友是谁?”

      白少辉道:“在下这位朋友,叫做薛少陵。”

      南灵观主一张老丑的脸上,耸然动容,急急问道:“那薛少侠如何说了?”

      白少辉道:“薛少陵曾说受南岳观主重托,带了衡山掌门银剑,和一笔阴阳张果夫赶去衡山,不料那假冒南灵观主的贼人,已经先到,而且连南云道长,也是假的了。”

      范殊心中奇道:“大哥明明说过,是他和一笔阴阳同上衡山去的。怎么又说是薛少陵?”

      南灵观主神色大变,黯然不语。

      邵元冲拱手道:“贵帮仗义救援,老朽等人衷心感谢,但可惜老朽等人实非什么门派的掌门人。”

      赛诸葛呵呵一笑道:“诸位道兄并非敝帮救出来的,敝帮不敢因此邀功。”

      大智大师道:“那么老朽等人,不知是什么人仗义赐援的?”

      赛诸葛道:“这是白、范两位老弟的功劳,白老弟在发现诸位道兄之后,当场搏杀天囚堂路兆堂,命兄弟手下查贵,假扮了天囚堂主。但诸位道兄全被浣花宫无忧散迷失神志,白老弟身边,正好带有无忧散解药,解去了诸位身上剧毒。”

      大智大师朝白少辉、范殊拱拱手道:“两位少侠救援之德,老朽等没齿不忘。”

      白少辉眼看赛诸葛把救助几位掌门人脱困之事,全说到自己两人身上,不知他有何用意?一面连忙还礼道:“前辈好说,在下兄弟愧不敢当。”

      赛诸葛摇着羽扇,徐徐说道:“诸位道兄既然不肯承认是掌门人身份,兄弟也不好勉强,看来敝帮主要想配合六大门派,共同挽救江湖危难的心愿,也无法实现了。好在这两位老弟,并非敝帮中人,救助诸位之事,也和敝帮无并,但等船出三峡,诸位道兄就可上岸了。”

      几位掌门人既因不明南北帮的底细,不肯吐露身份,自然不愿和南北帮合作,因此赛诸葛说完之后,大家谁也不好作声。

      白少辉心中暗道:“看来赛诸葛也无法说服他们了。”过了半晌,只听得赛诸葛长长地叹息一声,道:“南北帮纵无六大门派合作,凭目前的实力,不是山人夸口,不出三月,就可直捣白花谷,搏杀浣花夫人,但数年之后,六大门派,就没有一个幸存的人了!”

      这话说得重了,连少林大智大师也不禁变了脸色!

      形意门掌门人邵元冲冷冷一笑道:“听兄台的口气,三月之后贵帮就可搏杀浣花夫人,但数年之后,六大门派竟会没有一个幸存之人,那是不见容于南北帮了?”

      赛诸葛却是轻摇羽扇,神色自若,环顾诸人,微微一笑道:“诸位道兄大概都是有此想法吧?”

      这话也没说错,浣花宫既已消失,六大门派的人,数年之后,无一幸存,那自然是不见容于南北帮了!”

      邵元冲道:“难道老朽说的不对?”

      赛诸葛道:“南北帮纠合同道,志在为武林除害,祸首既除,责任已了数年之后,早已没有南北帮了。”

      白少辉暗道:“这人说话,当真语含玄机,使人莫测高深!”

      玉虚子道:“道兄高论,实在教人难以猜详。”

      大智大师也忍不住道:“先生能否说的明白一点?”

      赛诸葛仰首叹息一声道:“这叫做祸首虽去,祸根犹伏。”

      这话明明又卖了关子,他简直处处都在摹仿着诸葛武侯,大概是熟读了三国演义!

      南岳观主道:“道兄这祸首两字,当系指浣花夫人而言,但祸根又作何解释呢?”

      赛诸葛道:“古人有言:“祸根不早绝,则或转而滋漫’,这话诸位总知道吧?”

      南岳观主皱皱眉道:“一者朽还是想不出其中道理。”

      赛诸葛朗若晨星的双目,倏然一睁,朗笑道:“这一场浩劫,关系六大门派数百年基业的存亡绝续,也关系数以千计的六大门派门人生死,一线生机,就在诸位道兄身上。兄弟纵然有心向诸位吐露,但此事关连重大,除了六大门派的掌门人,兄弟实不敢多言。”

      白少辉心中微微一笑,忖道:“原来他转了一个圈子,还是在逼他们承认身份。”

      邵元冲冷笑道:“兄台用尽心机,可惜咱们并不是什么六大门派的掌门人。”

      赛诸葛点头笑道:“不错,形意门不过数十名门人子弟,在数千条性命中,占的比数并不算高。”

      邢元冲勃然变色道:“兄台此话,是冲着老朽说的了?”

      他虽是多年老江湖,但有人损及本门,也不觉怒形干色,但这话不啻承认他是形意门的掌门人了!

      赛诸葛依然微笑道:“道兄言重了,据兄弟所知,形意门掌门人邵元冲邵大侠,确实好好的在那形意门中,道兄既非邵大侠,那也毋须介意了。”

      邵元冲一时也无话反驳,但脸上兀自怒意未消。

      南岳观主道:“姑不论老朽等人,是否六大门派中的掌门人,但既然关系数千人性命,道兄总不至坐视不救?”

      赛诸葛大笑道:“道兄说的极是,想敝帮帮主,副帮主三顾茅庐,硬把兄弟拖了出来,当时说明了只要兄弟助他们消灭烷花宫祸首。至于六大门派所伏祸根,哈哈,兄弟纵有代谋之心,叵奈六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漠不关心,兄弟又何能为力?”

      白少辉听的暗暗好笑:“话已越逼越紧,看来这四大掌门人,已非承认不可了!”

      果然,大智大师倏地站起身来,双手合十,低宣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戒打狂语,老衲确是少林大智,还望先生赐教。”

      武当玉虚子眼看大智大师既已认了,也只好打了个稽首道:“善哉。善哉贫道正是武当玉虚。”

      这么一来,南岳观主和邵元冲也不得不但然承认,起身拱手。

      范殊瞧的暗暗忖道:“这些人真也奇怪,人家早就知道了,何用扭扭捏捏的坚不承认,但这回却又全承认了。”

      赛诸葛慌忙起身答礼,道:“大师、道长好说,兄弟其实早已知道诸位来历,只是未经诸位亲口承认之前,此等机密之事,兄弟确是未便奉告。”一面又朝邵元冲拱手道:夕兄弟这才开罪之处,邵大侠幸勿介意。”

      邵元冲虽已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心中对赛诸葛和南北帮的举动,依然一无所知,启是难免仍存怀疑。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老朽等人业已对道兄但然承认,还望道兄也能以诚相见才好。”

      赛诸葛肃然道:“事关武林安危,诸位道兄既然信得过兄弟,兄弟岂敢知而不言,信口胡说?”说到这里,接着道:“诸位大概已经知道,自从诸位遭人劫持早有顶替之人,假扮各位,当上了掌门人。”

      大智大师合十道:“此事老衲已听南岳观主说过,衡山如此,其余各派,自然也是如此了。”

      赛诸葛道:“浣花宫派人冒了诸位之名,当上掌门人,就暗施手脚,如今各大门派中,大概全已中了一种慢性剧毒。此种毒药,潜存体内,最迟可达数年之久,不发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15-944.html - 2018-03-10
  • 月与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近来孩子们完全不听大人们的话了。对了,不是人类的孩子,是兔类的孩子们。  “大人都不说真话。”  “不仅是满口谎言,简直幼稚可笑。”  “他们好像什么都不懂。”  ……  摇动着长长的耳朵,如此这般纷纷议论的小兔是越来越多了。  据说,... - 2018-12-09
  • 米卡甜品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幽幽谷有家很有名的甜品屋,叫做米卡甜品屋。它有着奶油色的屋顶、芒果色的墙壁、香芋色的地板……整间甜品店其实就是用一块美味的大蛋糕做成的。冰糖做成的展柜里,摆满了精致的甜点,所有你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甜点,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幽幽谷的所... - 2018-12-09
  • 猫头鹰先生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猫头鹰先生最近迷上了唱歌。“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歌唱家!”他信誓旦旦地说。有了这个梦想以后,猫头鹰先生每天都努力地练习。  “啊——啊——啊——啊!啊!”猫头鹰先生站在树梢上开嗓。  “吵什么吵?都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啦?”树干中间露出... - 2018-12-09
  • 棉花糖小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做棉花糖的手艺人背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包,在路上慢慢地走着。“又有一年没有回家了啊!”他嘴里念叨着,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走到郊区的一片空地时,手艺人突然停了下来,打开背包,拿出了做棉花糖的工具和材料,搅啊搅啊,捏啊揉啊……不一会儿... - 2018-12-09
  • 不得了的倔巫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倔巫婆读到了一个老太太用铁棒来磨针的故事,故事里说,老太太是世界上最有毅力的人,真是不得了!倔巫婆决定要做这样不得了的人!让大家好好看看。  她到城里的铁匠那儿买了最大的一根铁棒,开始在路口的石头上磨针。她想,不管谁路过这里,一定都会问... - 2018-12-09
  • 梦之乡一日游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上学路上,羊小胖一见到同桌猪小瘦就问他:“你昨天答应带我去梦之乡,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可以了!”猪小瘦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像巧克力一样的东西,掰了一半递给羊小胖,“这是我昨天晚上特制的飞路巧克力,吃了它,马上就能到那儿。... - 2018-12-09
  • 炒月亮菜的时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是一个小厨娘,住在松树林子里面。  早晨的风 “呼——”地吹过树林,我就醒了。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厨房里的窗户,窗户外边一棵松树。风会沿着松树细长细长的叶子,吹进我的厨房,带着松针和露水的香味。  一般来说,只要是炒菜... - 2018-12-09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三十章 谷飞云心中暗暗高兴_东风传奇
  •   谷飞云心中暗暗高兴,总算店伙帮了自己的忙,过去闩上房门,又坐了一回。喝完一盅茶,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才悄悄推开后窗,飞身而出,再掩上窗户,飘落地面,往外行去。  出了店门,这时大街上正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商店灯火辉煌,行人熙攘往来,不... - 2017-12-18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河狸妈妈的好邻居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天一变暖,小黎黎就常常钻出家门去晒太阳。一条小河在门前潺潺地流过,河水发出“叮咚”的响声,真好听啊!两岸都是葱绿的树林,好高好高啊,都快把小河笼罩起来了!岸上还有点点野花,五彩缤纷,漂亮极了!  河狸爸爸妈妈出门干活了,他们都是高明的建... - 2018-12-09
  • 彩虹桥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桥神是个老奶奶,她的头发白了,牙也掉了。这座桥明天就要拆了。没有了桥,桥神奶奶该住到哪里去呢?  大象走过来了,他在吹一个气球。他把嘴一张,肚子一鼓,吸了一口气;肚子一瘪,“呼”的一声,气球立刻就大了。  大象捏着气球,另一只手在口袋里... - 2018-12-09
  •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人鱼不光居住在南方的大海里,也曾在北方的大海中生活过。  北方的大海一片碧蓝。—次,人鱼从海中爬到岩礁上,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一边休息。  云隙中漏出的月光,冷冷地撒在波涛上,举目四望,巨浪滚滚,茫无际涯。  人鱼心想:这是多么凄... - 2018-12-09
  • 第三十章 发现第三者_珍珠令
  •   “得陇望蜀,始乱终弃?”女的问道:“你怎么说的?”  男的苦笑道:“她说完这两句话,转身就走了。”  女的想了想道:“我看你在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还是离开算了。”  男的道:“不,我现在不能走。”  女的道:“为什么?”  男的道:“第... - 2017-12-24
  • 谢谢你曾经允许我不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星期一的早晨,我紧张而又兴奋,因为我的赛教课就要开始了。这是一次级别很高的竞赛,有各学校的领导做评委,还有许多教育界的专家到场。年轻的我,渴望掌声,渴望奖杯,渴望一切有光环的东西,并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赢得这一切。  好心的教研组长特地... - 2018-12-07
  • 哥伦布发现“旧大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写作课的时候,语文老师问:“谁看见教室后墙黑板边贴着的那张小纸条了?”同学们一起回过头——黑板周围什么也没贴呀?  老师说:“这张小纸条是我前天早上贴的,上面写了字,就是今天的作文素材。因此,这张纸条非常重要。”  同学们很惊奇,难道... - 2018-12-07
  • 最美好的理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为了参加市里举行的阳光少年评选活动,我可是颇费了一番心机。这次评选活动要在全市的中小学生范围内评选出10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代表本市参加全区的阳光少年评选活动,而他们也将成为本市的形象代表,将在年底的艺术节上代表本市亮相。这不仅是评选上的... - 2018-12-07
  • 太阳的花园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天我刚下课回到办公室,就有个女生慌慌张张地跑来叫我:“老师,老师快来呀,有人打架了!”我跑进教室,两个小学一年级的小男孩正扭打成一团。我赶紧上前把他们分开。严厉地责问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其中一个黑瘦男孩倔强地不发一言,另一个头发乱糟... - 2018-12-07
  • 你并不是个坏孩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自称叫陈小卫的人打电话给我。电话那头,他满怀激动地说:“丁老师,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说他是我10年前的学生。我脑子迅速翻转着,十来年的教学生涯,我换过几所学校,教过无数的学生,实在记不起这个叫陈小卫的学生来。  他提醒我,那年你... - 2018-12-07
  • 得宠的马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楚庄王是个爱标新立异的人,他非常宠爱一匹马,他给那匹马穿上用五种装饰而成的锦衣,并且将它养在富丽堂皇的房子里,还给它睡没有帐幕的床,它吃切好的蜜枣乾。楚庄王派了五十位仆人专门服侍这匹马,将它照顾得无微不至。可是这匹养尊处优的马,竟然因为太过... - 2018-12-07
  • 绽放的冰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心中突然有个念头,想看看冰冰的笑脸,在印象中,我还没见她笑过。我已观察她很久了,她总是少言寡欢的样子,满脸的苦大仇深,又像每个人都欠她二分钱似的。  我利用当数学课代表之便,悄悄地在她作业本上画了一张笑脸,发作业本时,偷偷地观察她的一举... - 2018-12-07
  • 想吞天池的老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东北虎,非常狂妄。他遇见一只漂亮的鹿,说:"我要吃掉你!"鹿说:"不行呀,我在长白山天池边上土生土长,是吸吮了天池的"天、地、山、水"之精华而修炼成的仙鹿,你吃不了!""笑话!天、地、山... - 2018-12-08
  • 牛郎织女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相传在很早以前,南阳城西牛家庄里有个聪明.忠厚的小伙子,父母早亡,只好跟着哥哥嫂子度日,嫂子马氏为人狠毒,经常虐待他,逼他干很多的活,一年秋天,嫂子逼他去放牛,给他九头牛,却让他等有了十头牛时才能回家,牛郎无奈只好赶着牛出了村。  牛郎独自... - 2018-12-08
  • 死灰复燃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西汉时,韩安国是汉景帝与梁孝王身边一个很受欢迎的人。但是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发生过一段曲折的故事。  由于受到某件事的牵连,他被送进监狱等最后的判决下来。在监狱里有一个叫田甲的看守,对他非常不礼貌,常常毫不留情地羞辱他。有一次安国被欺负得太... - 2018-12-08
  • 我在北师大等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开学后不久,她又收到了他的短信,他说他在北师大附近的一个民办大学读书。  10月,他的学校举行新生运动会,借了北师大的操场。运动会结束后,他一个人坐在运动场空荡荡的台子上放声痛哭,他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我觉得这个校园应该是我的。”从那... - 2018-12-07
  • 最后一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决定把陪伴我四年的电脑卖掉。问了一下,才知道对门宿舍的小唐也有这个打算,他老家跟学校相距大半个中国,带电脑回家很麻烦。小唐说:“咱也不卖给外人了,写几个告示在学校里一贴,便宜点卖给学弟学妹们吧。”  吃过晚饭后,我... - 2018-12-07
  • 第三十章 同仇敌忾_彩虹剑
  •   范子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该让夏伯父知道,也是由你去告诉夏伯父,并不是我去说呀!再说,你既然坚持不让夏伯父知道,我自然不会说的了,你要去老子山,我也义不容辞,当然要陪你去了。”  “嗯!你……”夏玉容这才回嗔作喜,盈盈秋水瞟了他一... - 2017-12-25
  • 第三十章 太阴宫主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黄承业虽被宫如玉松开了手,他此刻那里敢逃?只是愣愣的站在一边,此刻忽然插口道:“赤玉箫,这是洛阳崔家之物。”  宫如玉横目问道:“你认识此箫?”  黄承业忙道:“江湖传诵的‘岳家剑法崔家箫’,崔家以赤玉箫驰名武林,属下自然认识……”  ... - 2018-03-04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章 李光头已经顾不上宋钢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已经顾不上宋钢了,他伸出两根手指,说自己是白天挣钱,晚上挣女人。他说自己忙得不亦乐乎,除了钱和女人,什么都不知道了。李光头一直没有结婚,和他睡过的女人多得不计其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有... - 2018-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