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朽等人?”

      白少辉道:“在下兄弟是在天囚堂名册中,发现诸位掌门人法号,在下虽未见过诸位前辈,但诸位掌门人的大名,却是久仰的很。”

      邵元冲道:“天囚堂名册上如何记载?”

      白少辉从怀中摸出羊皮册子,说道:“这就是天囚堂的名册,请诸位前辈过目。”

      邵元冲接过名册,只瞧了一眼,冷晒道:“名册上虽是写了几位掌门人的名号,但老朽等人像不像掌门人?”

      白少辉心中暗道:“看来这些人中,就是这位形意门掌门人较难说话。”心念一动,答道:“在下原也不敢深信,但数月之前,曾听在下一位知交,说过亲眼目睹南岳观主和少林大通大师,武当玉真道长被人冒名顶替之事。”

      南岳观主问道:“少侠说的尊友是谁?”

      白少辉道:“在下这位朋友,叫做薛少陵。”

      南灵观主一张老丑的脸上,耸然动容,急急问道:“那薛少侠如何说了?”

      白少辉道:“薛少陵曾说受南岳观主重托,带了衡山掌门银剑,和一笔阴阳张果夫赶去衡山,不料那假冒南灵观主的贼人,已经先到,而且连南云道长,也是假的了。”

      范殊心中奇道:“大哥明明说过,是他和一笔阴阳同上衡山去的。怎么又说是薛少陵?”

      南灵观主神色大变,黯然不语。

      邵元冲拱手道:“贵帮仗义救援,老朽等人衷心感谢,但可惜老朽等人实非什么门派的掌门人。”

      赛诸葛呵呵一笑道:“诸位道兄并非敝帮救出来的,敝帮不敢因此邀功。”

      大智大师道:“那么老朽等人,不知是什么人仗义赐援的?”

      赛诸葛道:“这是白、范两位老弟的功劳,白老弟在发现诸位道兄之后,当场搏杀天囚堂路兆堂,命兄弟手下查贵,假扮了天囚堂主。但诸位道兄全被浣花宫无忧散迷失神志,白老弟身边,正好带有无忧散解药,解去了诸位身上剧毒。”

      大智大师朝白少辉、范殊拱拱手道:“两位少侠救援之德,老朽等没齿不忘。”

      白少辉眼看赛诸葛把救助几位掌门人脱困之事,全说到自己两人身上,不知他有何用意?一面连忙还礼道:“前辈好说,在下兄弟愧不敢当。”

      赛诸葛摇着羽扇,徐徐说道:“诸位道兄既然不肯承认是掌门人身份,兄弟也不好勉强,看来敝帮主要想配合六大门派,共同挽救江湖危难的心愿,也无法实现了。好在这两位老弟,并非敝帮中人,救助诸位之事,也和敝帮无并,但等船出三峡,诸位道兄就可上岸了。”

      几位掌门人既因不明南北帮的底细,不肯吐露身份,自然不愿和南北帮合作,因此赛诸葛说完之后,大家谁也不好作声。

      白少辉心中暗道:“看来赛诸葛也无法说服他们了。”过了半晌,只听得赛诸葛长长地叹息一声,道:“南北帮纵无六大门派合作,凭目前的实力,不是山人夸口,不出三月,就可直捣白花谷,搏杀浣花夫人,但数年之后,六大门派,就没有一个幸存的人了!”

      这话说得重了,连少林大智大师也不禁变了脸色!

      形意门掌门人邵元冲冷冷一笑道:“听兄台的口气,三月之后贵帮就可搏杀浣花夫人,但数年之后,六大门派竟会没有一个幸存之人,那是不见容于南北帮了?”

      赛诸葛却是轻摇羽扇,神色自若,环顾诸人,微微一笑道:“诸位道兄大概都是有此想法吧?”

      这话也没说错,浣花宫既已消失,六大门派的人,数年之后,无一幸存,那自然是不见容于南北帮了!”

      邵元冲道:“难道老朽说的不对?”

      赛诸葛道:“南北帮纠合同道,志在为武林除害,祸首既除,责任已了数年之后,早已没有南北帮了。”

      白少辉暗道:“这人说话,当真语含玄机,使人莫测高深!”

      玉虚子道:“道兄高论,实在教人难以猜详。”

      大智大师也忍不住道:“先生能否说的明白一点?”

      赛诸葛仰首叹息一声道:“这叫做祸首虽去,祸根犹伏。”

      这话明明又卖了关子,他简直处处都在摹仿着诸葛武侯,大概是熟读了三国演义!

      南岳观主道:“道兄这祸首两字,当系指浣花夫人而言,但祸根又作何解释呢?”

      赛诸葛道:“古人有言:“祸根不早绝,则或转而滋漫’,这话诸位总知道吧?”

      南岳观主皱皱眉道:“一者朽还是想不出其中道理。”

      赛诸葛朗若晨星的双目,倏然一睁,朗笑道:“这一场浩劫,关系六大门派数百年基业的存亡绝续,也关系数以千计的六大门派门人生死,一线生机,就在诸位道兄身上。兄弟纵然有心向诸位吐露,但此事关连重大,除了六大门派的掌门人,兄弟实不敢多言。”

      白少辉心中微微一笑,忖道:“原来他转了一个圈子,还是在逼他们承认身份。”

      邵元冲冷笑道:“兄台用尽心机,可惜咱们并不是什么六大门派的掌门人。”

      赛诸葛点头笑道:“不错,形意门不过数十名门人子弟,在数千条性命中,占的比数并不算高。”

      邢元冲勃然变色道:“兄台此话,是冲着老朽说的了?”

      他虽是多年老江湖,但有人损及本门,也不觉怒形干色,但这话不啻承认他是形意门的掌门人了!

      赛诸葛依然微笑道:“道兄言重了,据兄弟所知,形意门掌门人邵元冲邵大侠,确实好好的在那形意门中,道兄既非邵大侠,那也毋须介意了。”

      邵元冲一时也无话反驳,但脸上兀自怒意未消。

      南岳观主道:“姑不论老朽等人,是否六大门派中的掌门人,但既然关系数千人性命,道兄总不至坐视不救?”

      赛诸葛大笑道:“道兄说的极是,想敝帮帮主,副帮主三顾茅庐,硬把兄弟拖了出来,当时说明了只要兄弟助他们消灭烷花宫祸首。至于六大门派所伏祸根,哈哈,兄弟纵有代谋之心,叵奈六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漠不关心,兄弟又何能为力?”

      白少辉听的暗暗好笑:“话已越逼越紧,看来这四大掌门人,已非承认不可了!”

      果然,大智大师倏地站起身来,双手合十,低宣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戒打狂语,老衲确是少林大智,还望先生赐教。”

      武当玉虚子眼看大智大师既已认了,也只好打了个稽首道:“善哉。善哉贫道正是武当玉虚。”

      这么一来,南岳观主和邵元冲也不得不但然承认,起身拱手。

      范殊瞧的暗暗忖道:“这些人真也奇怪,人家早就知道了,何用扭扭捏捏的坚不承认,但这回却又全承认了。”

      赛诸葛慌忙起身答礼,道:“大师、道长好说,兄弟其实早已知道诸位来历,只是未经诸位亲口承认之前,此等机密之事,兄弟确是未便奉告。”一面又朝邵元冲拱手道:夕兄弟这才开罪之处,邵大侠幸勿介意。”

      邵元冲虽已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心中对赛诸葛和南北帮的举动,依然一无所知,启是难免仍存怀疑。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老朽等人业已对道兄但然承认,还望道兄也能以诚相见才好。”

      赛诸葛肃然道:“事关武林安危,诸位道兄既然信得过兄弟,兄弟岂敢知而不言,信口胡说?”说到这里,接着道:“诸位大概已经知道,自从诸位遭人劫持早有顶替之人,假扮各位,当上了掌门人。”

      大智大师合十道:“此事老衲已听南岳观主说过,衡山如此,其余各派,自然也是如此了。”

      赛诸葛道:“浣花宫派人冒了诸位之名,当上掌门人,就暗施手脚,如今各大门派中,大概全已中了一种慢性剧毒。此种毒药,潜存体内,最迟可达数年之久,不发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15-944.html - 2018-03-10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顾凌云,二十一岁,金陵府东北三十里紫心山凌云寨寨主,排名炎阳道座下五大护法之二。  身世:其父顾相明,昔日江南第一剑客,与江南刀法大家陈问风合称为解刀问风、剖胆相明的江南双侠,久负盛名。其母杜秀真,天山派掌门许太华末弟子。顾氏夫妇原隐居... - 2018-06-17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牧羊人和三十只金毛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位边陲(chuí)小国的大臣,有个女儿,如花似玉,远近闻名。  现在,大臣的女儿已长大,到了嫁人的年纪。  一天,从邻国来了个牧羊人,小伙子年轻帅气,虽然穿着很简朴,但他赶着的三十只羊,却有着金色的羊毛。大臣没有看上这个小伙子,但喜... - 2018-06-05
  • 第三十章 剑劈四凶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大笑一声,凌空飞扑下来,说道:“不错,老夫正是东门奇。”  西门大娘跟着飞泻而下,呷呷尖笑道:“还有老娘。”  戚真人沉哼一声道:“很好,你们是到勾漏山去的了,本真人明日日落前,在龙江岭脚候教。”  东门奇大笑道:“慢点,你阁下是... - 2018-06-02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十章 星晨步峻倚丹凤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来这神秘的美丽少女竟然就是摇陵堂中的舞宵庄主林纯!  苏探晴一时呆住,暗骂自己糊涂,本应早就想到洛阳城中能有那么高武功的美丽姑娘当然应与摇陵堂有关,其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也难怪昨晚林纯一见他的身手便认出了他,她身为摇陵堂中重要人物自然... - 2018-06-18
  • 第十章 刺明计划_山河_故事大全
  •   恰好刚到午时,竹杖声与脚步声在三香阁门外停了下来。  一个动听的女声道:“说好了午时赴约,为何三大会主都不现身?”许惊弦只觉得这声音颇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  那个低沉暗哑的声音道:“莺儿莫急,这件事可以问问潜蛟帮的金时翁... - 2018-06-14
  • 第三章 蒙冤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窗外的天光早已大亮,苦盼知府提审以还自己清白的骆文佳,没有盼来提审的衙役,却等来了满面憔悴的母亲和忧心忡忡的赵欣怡。骆文佳十分惊讶:“娘!怡儿!你们怎么来了?”  骆夫人强忍泪水,涩声道:“听说你在城里惹上官司,所以怡儿一大早就陪娘来看... - 2018-06-12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十章 凋芳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这几日红琴粒米未进,说也奇怪,当初在曝火沙漠中几日不食是那么的难熬,而现在一心求死,却觉得死亡离自己仍是那么遥远。  这些天柯都尽心服侍她,她却不肯原谅他,话也不多说一句,柯都亦只好整日守在帐外,不忍看她那充满着敌视的目光。  红琴对送... - 2018-06-20
  • 第三章 峡谷试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与此同时,在峡谷左边的山崖顶端,却有两人并肩而立,正由高处俯视着峡谷中的激斗。  左首白衣人年纪二十一二,身材修长,凤目淡眉,鼻峰挺直,面容纤细白皙,头戴束发金冠。乍眼望去给人印象深刻的,并非是他那清秀俊雅、英气毕露的外貌,而是其全身不... - 2018-06-14
  • 第三章 比剑更寒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说起万古愁,一定会想到那种出身豪门、才高八斗、风采翩翩、左右逢源、做人毫无破绽、做事老成果断的一方大侠。  不错,万古愁正是这样的人,但最重要的,他还是一个很讲究的人。  甚至讲究到了一种病态。  他只喝京城外十八里忘忧泉的水,只... - 2018-06-16
  • 第三章 穷途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一声惨叫从暗夜的大漠中远远传开,走在最前面的沙盗应声中箭,手抚咽喉,倒撞落地,羽箭透身而过,余劲不衰,再从行在后面的第二名沙盗的右肩上穿过,血雨飞爆而起,就着星光下,就若开了一朵凄艳的红花。  只一箭,沙盗便是一死一伤。  酷烈王子骑在... - 2018-06-20
  • 第三章 解连环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奈重门静院,光景如昨。尽做它、别有留心,便不念当时,雨意初著。  一、*指:孤指敢将夸针巧*  三个骰子静静摆在桌上,散万金用手一指,请叶大侠检查。  叶风不敢怠慢,虽是明知散万金自不会使出在骰子中灌铅灌水银等下乘手法,但他也需要熟悉骰... - 2018-06-21
  • 第三章 杀人之不二法门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九宫山腰,树影青翠,和风袭人。  一瀑飞流直下,水花四溅,水声隆隆。间中却仍隐有一线琴音袅袅传来,和着草香水汽,正是一卷如画仙境。  二人安坐于瀑边亭台,悠闲品茹,纹枰对奕。  要知下棋最重静心,这二人竟然对如雷的水声充耳不闻,这份定力... - 2018-06-23
  • 第三章 雪夜追袭风云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物换星移,光阴若箭,转眼已是十三年后。  洛阳南郊三十里的秦家集。申时末。  已是隆冬时分,旷野沉黯,暮云铅重,冷风如刀,凛冽逼人。  看起来又是一场大风雪了!秦周老汉倚在自家小酒店的门口,眯起一双老眼望着满天厚重低沉、暗黄色的浊云,喃... - 2018-06-17
  • 第三章 宣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郊望江亭,如孤鹰般耸立在江岸悬崖峭壁之上,直面着浩渺东去的江水,是历代文人墨客喜好的一个风雅去处。当沈北雄率十多个随从赶到亭外时,只见西边江面上,血红夕阳将落未落,映照得江面殷红一片,也映照得亭内霞光漫漫。就在这满亭霞光中,一白衣公子...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