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朽等人?”

      白少辉道:“在下兄弟是在天囚堂名册中,发现诸位掌门人法号,在下虽未见过诸位前辈,但诸位掌门人的大名,却是久仰的很。”

      邵元冲道:“天囚堂名册上如何记载?”

      白少辉从怀中摸出羊皮册子,说道:“这就是天囚堂的名册,请诸位前辈过目。”

      邵元冲接过名册,只瞧了一眼,冷晒道:“名册上虽是写了几位掌门人的名号,但老朽等人像不像掌门人?”

      白少辉心中暗道:“看来这些人中,就是这位形意门掌门人较难说话。”心念一动,答道:“在下原也不敢深信,但数月之前,曾听在下一位知交,说过亲眼目睹南岳观主和少林大通大师,武当玉真道长被人冒名顶替之事。”

      南岳观主问道:“少侠说的尊友是谁?”

      白少辉道:“在下这位朋友,叫做薛少陵。”

      南灵观主一张老丑的脸上,耸然动容,急急问道:“那薛少侠如何说了?”

      白少辉道:“薛少陵曾说受南岳观主重托,带了衡山掌门银剑,和一笔阴阳张果夫赶去衡山,不料那假冒南灵观主的贼人,已经先到,而且连南云道长,也是假的了。”

      范殊心中奇道:“大哥明明说过,是他和一笔阴阳同上衡山去的。怎么又说是薛少陵?”

      南灵观主神色大变,黯然不语。

      邵元冲拱手道:“贵帮仗义救援,老朽等人衷心感谢,但可惜老朽等人实非什么门派的掌门人。”

      赛诸葛呵呵一笑道:“诸位道兄并非敝帮救出来的,敝帮不敢因此邀功。”

      大智大师道:“那么老朽等人,不知是什么人仗义赐援的?”

      赛诸葛道:“这是白、范两位老弟的功劳,白老弟在发现诸位道兄之后,当场搏杀天囚堂路兆堂,命兄弟手下查贵,假扮了天囚堂主。但诸位道兄全被浣花宫无忧散迷失神志,白老弟身边,正好带有无忧散解药,解去了诸位身上剧毒。”

      大智大师朝白少辉、范殊拱拱手道:“两位少侠救援之德,老朽等没齿不忘。”

      白少辉眼看赛诸葛把救助几位掌门人脱困之事,全说到自己两人身上,不知他有何用意?一面连忙还礼道:“前辈好说,在下兄弟愧不敢当。”

      赛诸葛摇着羽扇,徐徐说道:“诸位道兄既然不肯承认是掌门人身份,兄弟也不好勉强,看来敝帮主要想配合六大门派,共同挽救江湖危难的心愿,也无法实现了。好在这两位老弟,并非敝帮中人,救助诸位之事,也和敝帮无并,但等船出三峡,诸位道兄就可上岸了。”

      几位掌门人既因不明南北帮的底细,不肯吐露身份,自然不愿和南北帮合作,因此赛诸葛说完之后,大家谁也不好作声。

      白少辉心中暗道:“看来赛诸葛也无法说服他们了。”过了半晌,只听得赛诸葛长长地叹息一声,道:“南北帮纵无六大门派合作,凭目前的实力,不是山人夸口,不出三月,就可直捣白花谷,搏杀浣花夫人,但数年之后,六大门派,就没有一个幸存的人了!”

      这话说得重了,连少林大智大师也不禁变了脸色!

      形意门掌门人邵元冲冷冷一笑道:“听兄台的口气,三月之后贵帮就可搏杀浣花夫人,但数年之后,六大门派竟会没有一个幸存之人,那是不见容于南北帮了?”

      赛诸葛却是轻摇羽扇,神色自若,环顾诸人,微微一笑道:“诸位道兄大概都是有此想法吧?”

      这话也没说错,浣花宫既已消失,六大门派的人,数年之后,无一幸存,那自然是不见容于南北帮了!”

      邵元冲道:“难道老朽说的不对?”

      赛诸葛道:“南北帮纠合同道,志在为武林除害,祸首既除,责任已了数年之后,早已没有南北帮了。”

      白少辉暗道:“这人说话,当真语含玄机,使人莫测高深!”

      玉虚子道:“道兄高论,实在教人难以猜详。”

      大智大师也忍不住道:“先生能否说的明白一点?”

      赛诸葛仰首叹息一声道:“这叫做祸首虽去,祸根犹伏。”

      这话明明又卖了关子,他简直处处都在摹仿着诸葛武侯,大概是熟读了三国演义!

      南岳观主道:“道兄这祸首两字,当系指浣花夫人而言,但祸根又作何解释呢?”

      赛诸葛道:“古人有言:“祸根不早绝,则或转而滋漫’,这话诸位总知道吧?”

      南岳观主皱皱眉道:“一者朽还是想不出其中道理。”

      赛诸葛朗若晨星的双目,倏然一睁,朗笑道:“这一场浩劫,关系六大门派数百年基业的存亡绝续,也关系数以千计的六大门派门人生死,一线生机,就在诸位道兄身上。兄弟纵然有心向诸位吐露,但此事关连重大,除了六大门派的掌门人,兄弟实不敢多言。”

      白少辉心中微微一笑,忖道:“原来他转了一个圈子,还是在逼他们承认身份。”

      邵元冲冷笑道:“兄台用尽心机,可惜咱们并不是什么六大门派的掌门人。”

      赛诸葛点头笑道:“不错,形意门不过数十名门人子弟,在数千条性命中,占的比数并不算高。”

      邢元冲勃然变色道:“兄台此话,是冲着老朽说的了?”

      他虽是多年老江湖,但有人损及本门,也不觉怒形干色,但这话不啻承认他是形意门的掌门人了!

      赛诸葛依然微笑道:“道兄言重了,据兄弟所知,形意门掌门人邵元冲邵大侠,确实好好的在那形意门中,道兄既非邵大侠,那也毋须介意了。”

      邵元冲一时也无话反驳,但脸上兀自怒意未消。

      南岳观主道:“姑不论老朽等人,是否六大门派中的掌门人,但既然关系数千人性命,道兄总不至坐视不救?”

      赛诸葛大笑道:“道兄说的极是,想敝帮帮主,副帮主三顾茅庐,硬把兄弟拖了出来,当时说明了只要兄弟助他们消灭烷花宫祸首。至于六大门派所伏祸根,哈哈,兄弟纵有代谋之心,叵奈六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漠不关心,兄弟又何能为力?”

      白少辉听的暗暗好笑:“话已越逼越紧,看来这四大掌门人,已非承认不可了!”

      果然,大智大师倏地站起身来,双手合十,低宣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戒打狂语,老衲确是少林大智,还望先生赐教。”

      武当玉虚子眼看大智大师既已认了,也只好打了个稽首道:“善哉。善哉贫道正是武当玉虚。”

      这么一来,南岳观主和邵元冲也不得不但然承认,起身拱手。

      范殊瞧的暗暗忖道:“这些人真也奇怪,人家早就知道了,何用扭扭捏捏的坚不承认,但这回却又全承认了。”

      赛诸葛慌忙起身答礼,道:“大师、道长好说,兄弟其实早已知道诸位来历,只是未经诸位亲口承认之前,此等机密之事,兄弟确是未便奉告。”一面又朝邵元冲拱手道:夕兄弟这才开罪之处,邵大侠幸勿介意。”

      邵元冲虽已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心中对赛诸葛和南北帮的举动,依然一无所知,启是难免仍存怀疑。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老朽等人业已对道兄但然承认,还望道兄也能以诚相见才好。”

      赛诸葛肃然道:“事关武林安危,诸位道兄既然信得过兄弟,兄弟岂敢知而不言,信口胡说?”说到这里,接着道:“诸位大概已经知道,自从诸位遭人劫持早有顶替之人,假扮各位,当上了掌门人。”

      大智大师合十道:“此事老衲已听南岳观主说过,衡山如此,其余各派,自然也是如此了。”

      赛诸葛道:“浣花宫派人冒了诸位之名,当上掌门人,就暗施手脚,如今各大门派中,大概全已中了一种慢性剧毒。此种毒药,潜存体内,最迟可达数年之久,不发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15-944.html - 2018-03-10
  • 第三章 离乱长街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东方欲曙,白云成列,一重重地自墨蓝的天际挣了出来,随之便有些微冷寂的霞光在云彩上渐渐扩开。残旗迎风招展,而那晨风却已有了些燥性。看来又是一个大太阳天。城头上的典军们不由诅咒一声。兵刃在青石上打磨发出滋滋的声音,伤兵们捧着一碗水,万般不舍... - 2018-09-20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胭脂结 序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颤动的睫毛前一片火烧似的光,额角、腋下、背心、胸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汗滴,正一颗颗地渗透了衣裳,渗透了身下的被褥。似乎有个被汗水织成的罩子,如湿透的毛毯一般潮重,紧紧地自头捂到了脚,每一下呼吸,都沉重得仿佛会挣断肋骨。  多少时辰了?多... - 2018-09-21
  • 胖胖兔减肥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胖胖兔从来不运动,长得越来越胖,走起路来都呼哧呼哧喘气。这一天,它要去篮球场运动运动。  袋鼠奇怪地问:“胖胖兔,你来干吗?”胖胖兔说:“打篮球呀!”  袋鼠说:“打篮球先要学会拍球。”  “啊,这么简单。”胖胖兔学着袋鼠的样子拍起篮球... - 2018-09-22
  • 科学童话:小伞兵和小刺猬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秋天,蒲公英妈妈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每人头上长着一撮蓬蓬松松的白绒毛,活像一群“小伞兵”。许多小伞兵紧紧地挤在一起,就成了个圆圆的白绒球!  小伞兵有许多好朋友,那就是隔壁苍耳妈妈的孩子——小苍耳。小苍耳长得真奇怪,身体小小的,像个枣核,... - 2018-09-21
  • 神兔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大河把两岸隔开,住在北岸的兔子们从来没有到过南岸。因为它们的前辈中,曾有不少想渡过南岸,而命丧水中。因此,它们吸取了长辈的教训,即使在河面结冰的时候,也不敢冒然从上面走过,以为它和没结冰时一样,走上去会被淹死。一只小兔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 2018-09-21
  • 第四章 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莺莺!  那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刻在她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永无穷止地回放着。而那两个温柔无限的吐息,便似一句最为恶毒的咒语。  不!  这一句当时没来得及出口的反驳,却也久久地,一直在她舌尖上打滚。  不,不是,不是我,... - 2018-09-22
  • 一只没功劳的田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田野里,住着三只田鼠。   秋天到了,三只田鼠开始准备过冬的东西。   第一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粮食,准备冬天食用。   第二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野草,准备冬天取暖。   而第三只田鼠每天都跑出去游玩,对粮食和野草一点儿也不关... - 2018-09-22
  • 山羊先生的微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羊先生刚被评上特级教师。他培养了不少尖子生,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啊!山羊当了大半辈子的教书先生,却从来没遇到过像小猪崽这样难教的学生。刚读过三遍的生词一转身忘得光光,甚至连“小猪崽”的“猪崽”... - 2018-09-22
  • 得意忘形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阮籍,陈留尉氏(今河南尉县)人,又名嗣宗,是魏晋时期的一位著名诗人。他从小失去父亲,家境贫寒。但他勤奋好学,后来终于成为当时著名的隐士。阮籍本来很有抱负,希望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但他对执政的司马氏集团非常不满,又不敢明白地表示自己的见解和主... - 2018-09-22
  • 第五章 一只獐子从林间踱出来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只獐子自得其乐地从林间踱出来,前方的小溪晶莹明澈,哗哗作响。它警觉地四下张望了后,轻盈地跃入水中。  猎天鹰瞄准,手指微微一动。  石丸嗖地飞出去,正中咽喉,然而那只獐子惊得跳了一下,石子轻易从皮毛间落下。它淌着血,惊慌失措地奔走了。... - 2018-09-22
  • 忍辱负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221年,蜀主刘备不顾将军赵云等人的反对,出兵攻打东吴,以夺回被东吴袭夺的战略要地荆州(今湖北江陵),并为大意失荆州而被杀的关羽报仇。东吴孙权派人求和,刘备拒绝。于是孙权任命年仅38岁的陆逊为大都督,率领5万兵马前往迎敌。     次年... - 2018-09-21
  • 第三章 猎天鹰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跟来了!猎天鹰一面狂奔一面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他所受的伤势,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沉重。方才混战中,他胡乱将乌冰蚕丝塞进怀中。此时那团乌丝隐隐泛着热力,将痛楚丝丝缕缕融开。  他方才咬裂舌尖,伪装受创极深,本是想在过招中骤然发难,只是... - 2018-09-22
  • 肥皂汽车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灰狼开着他的肥皂汽车出门去。  你说什么?肥皂汽车?  没错,就是肥皂汽车!  有这么奇怪的汽车吗?  当然有,这是大灰狼的老爸,专门为他设计的,用肥皂做的。你瞧,很漂亮是不是?  肥皂汽车不冒黑烟,从它的屁股后面冒出来的是肥皂泡儿。五... - 2018-09-21
  • 碰运气的工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工匠,以打制金属装饰品为业。这只是一门很普通的手艺活儿,挣的钱不多。工匠常常考虑:怎么样才能凭自己的这点本事赚很多很多的钱,不但可以养活家人,还可以很快发财呢?有一次,工匠出门去办点事,在郊外碰到一大群人正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地过来,... - 2018-09-20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与雏鹰一起饱餐一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鹰与狐狸互相结为好友,为了彼此的友谊更加巩固,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于是鹰飞到一棵高树上面,筑起巢来孵育后代,狐狸则走进树下的灌木丛中间,生儿育女。   有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也正好断了炊,他便飞入灌木丛中,把幼小的狐狸抢走,与雏鹰一起饱餐... - 2018-09-19
  • 乌龟的奖牌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家知道,龟兔已有两次角逐:一次由于兔子轻敌睡大觉,让乌龟把奖杯捧跑;一次因为乌龟抱着老皇历不放,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结果又把奖杯输掉。您知道不知道,在这两次较量之前,龟兔还有一次竞争更加激烈的赛跑?那是在老早老早的时候,乌龟的身体并没有被... - 2018-09-19
  • 老鼠的心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老鼠被家猫追赶得走投无路,便钻出气窗,跳到地面,想逃到远房亲戚田鼠家避一避。刚窜进田里,一条大蛇一把将它缠住,蛇的身子渐渐收紧,小老鼠呼吸越来越困难,快要窒息时,正好大蛇被捕蛇人抓走,小老鼠侥幸脱险了。“地面的风险太多了!&r... - 2018-09-19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尾声 何以论剑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兄弟,风兄弟!风威冷抬了头,见郑七屠不知何时到来,握着他的肩头,满面关切的神色。风威冷的眼神在他脸上停了一小会儿,就转到了他的身后,在那里,盔甲鲜明的扈从身后,高平晗着一袭光洁的战袍看着他。  风威冷突然将剑一挺,顶在了毫无防备的郑七... - 2018-09-20
  • 拔十失五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三国时的名士庞统年轻时,为人朴质,一直没有人赏识他。但他的叔父大名士庞德公对他却十分看重,认为他不同寻常。当时,颍川人司马徽有善于鉴别人品的名声,庞统慕名前往拜见。见面时,司马徽正在树上采桑,于是庞统就坐在树下,跟他谈起来。两人越谈越投机,... - 2018-09-23
  • 连篇累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李愕;字士恢,隋文帝时任治书侍御史,很有辩才,文章也写得很好。他看到六朝以来的文章常常华而不实,决定上书给隋文帝,希望通过发布政令来改变当时文风。主意打定,他就着手去写。李愕的《请正文体书》终于写好了,他在上奏之前又看了一遍:书中从魏武帝、... - 2018-09-21
  • 神童的不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小孩叫方仲永,出生在一个农人家庭。他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种田人,没有一个文化人。他长到5岁了,还从未见过纸墨笔砚是个什么模样。可是有一天,方仲永突然哭着向家里人要纸墨笔砚,说想写诗。他父亲感到十分惊讶,马上从邻居那里借来笔墨纸砚,方仲永拿起... - 2018-09-21
  • 寒鸦与乌鸦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只寒鸦身体格外强壮,比其他寒鸦大得多。于是,他就瞧不起自己的同伴,自以为是地跑到乌鸦那里,想与他们共同生活。乌鸦们很快从他的形状和声音中认出他是寒鸦,并一齐啄赶他,把他驱逐出来。被赶出来后,他又只好回到寒鸦那里。然而曾受到他的侮辱的寒鸦们... - 2018-09-20
  • 朋友与熊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两个平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一道上路。途中,突然遇到一头大熊,其中的一个立即闪电般地抢先爬上了树,躲了起来,而另一个眼见逃生无望,便灵机一动马上躺倒在地上,紧紧地屏住呼吸,假装死了。据说,熊从来不吃死人。熊走到他跟前,用鼻子在他脸上嗅了嗅,转身就... - 2018-09-21
  • 一去不复返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后期,秦国国富兵强,各国受到威胁。燕国的太子丹到处物色可以派去刺杀秦王嬴政(以后统一中国改称秦始皇)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名叫荆轲的勇士。  公元前228年,秦军攻破赵国,迫临燕境,太子丹闻讯后非常着急,请荆轲快点出发。荆轲说:“要行刺秦... - 2018-09-23
  • 第三十章 毁琴救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看到常千里迎着过来,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哥哥,我是方仲平呀,你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常千里听得一怔,口中发出一声洪笑,说道:“谷主要老夫把你拿下,你发剑吧!”  锵的一声掣剑在手。  方如苹道:“在下这柄剑削铁如泥,老丈...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