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请里面坐。”

      于是几人迎着葛衫老人,一起往殿上走去。

      只听秦映红妖声妖气的道:“李老大,你是四叟之首,还有两位,今晚是不是准能赶来?”

      谢少安听的心头一动,暗道:“听她口气,此人莫非就是鹰叟李无畏了?他既称鹰叟,总该有一两头鹰吧?他的鹰呢?”

      鹰叟李无畏干咳一声道:“前几天,听说虾蟆叟曾在茅山采药,兄弟已命小徒传讯,今晚定可赶来这里。至于那懒蛇,已有二十年没听到他的消息了,但兄弟也已命人在各地留下了咱们的暗号,他如果看到了,自然也会赶来。”

      只听天狼叟狼嚎般声音说道:“老大,兄弟昨天在新田附近,发现余老二的一个记名弟子,据说他一年前,曾在新田住过一段时间,但兄弟怀疑他可能就隐居在附近之处,只是不肯再出江湖……”

      鹰叟问道:“你没问问清楚?”

      天狼叟道:“那是一个山中猎户的媳妇儿,只会一招‘擒龙手’,兄弟问她,她只说余老二一年前在她家里住过,旁的什么也没说。”

      正说之间,只见一名青衫汉子急匆匆从前进入,到得阶前,立时住足,朝上躬身道:

      “弟子阉茂,有事叩见夫人。”

      “夫人”自然是指天狐秦映红了。

      接着只听殿上传出秦映红的声音,问道:“阉茂,你有什么事么?”

      阉茂趋上几步,再在廊前站停,说道:“启禀夫人,那贺锦舫方才突然之间,昏迷不省人事,据七师兄说,他脉象滞中有浮动现象,极可能是蛊毒猝然发作,因此命弟子来向夫人请示,大典即将开始,可否赐予解药?”

      秦映红道:“他不可能会在这时候发作……”

      阉茂道:“但他昏迷不醒,确有其事,弟子……”

      秦映红道:“我两个丫头,要在这里侍候茶水,这时没有空,待会再给他喂服解药好了。”

      闻于天道:“小红,你就把解药交给阉茂也是一样!”

      秦映红口中“嗯”了一声道:“你进来。”

      阉茂恭声应了声“是”,神色恭敬,垂手走上大殿。

      秦映红从身边取出一个小瓶,递给阉茂,说道:“我也没时间分身,你一起拿去,蛊毒发作,最多只能服下一分,立时就会清醒,你记着,分量不可超过一分,若给他服下三分,那就会解去了。”

      阉茂双手接过小瓶,说道:“夫人之意,弟子必须先称好份量,再喂他服了。”

      秦映红道:“自然要称准了份量才行,本来我叫丫头称了,但殿上坐着这几位客人,她们连茶水都忙不过来,先把瓶子一起交给了你,我这次带出来的不多,你可小心些别给我糟蹋了。”

      阉茂恭身道:“弟子省得。”

      秦映红挥挥手道:“好了,你去吧!”

      阉茂躬身应“是”,悄然退出,走下石阶,急步朝前进奔去。

      谢少安觉得有些奇怪,阉茂何以走的这般慌张,但就在心念转动之际,忽然听到身后不远处,依稀似有一声极为轻微的唏索声音!

      谢少安耳朵何等灵异,听到声音,立时转过身去。

      冰儿眼看大哥霍地转身朝后看去,心头不觉一怔,低声问道:“你听到了什么?”

      谢少安道:“我方才好像听到风吹草动的声音,等转过身来,却什么也没有了。”

      冰儿道:“那多半是你听错了。”

      谢少安道:“这声音虽在十丈以外,但我决不会听错。”

      冰儿道:“依你说,那是什么声音?”

      谢少安道:“极可能是人。”

      冰儿道:“你说有人潜入?”

      谢少安道:“你可是认为没人敢来?”

      冰儿咭的笑道:“我们不……”

      她原要说:“我们不也是来了么?”

      但只说出三个字,谢少安就拦着低声喝道:“快别说话,我们在附近找找看,别在咱们当值的时候,出了纰漏。”

      冰儿道:“我们要如何找法?”

      谢少安道:“你守着门,我去瞧瞧。”

      说毕,举步朝白石小径上走去。

      这花圃只是利用墙内一条狭长的空地,栽上些花木,堆上几块假山,和放几盆盆景,搭上花架,中间故意曲曲折折的铺上一条白石小径,地方本来不大。

      谢少安走到十一二丈远近,不觉停下脚来,举目打量,左首正好是一个花架。倒挂着许多枝呈,花影迷离,靠木柱放一块灰黑色的大石,中间还有两排盆栽花卉。

      棚外就是白石小径,小径右首,是一片草坪,作斜坡状,草坪中间,疏朗朗种着十几棵玫瑰花.花大如碗,散发着浓馥的花香。

      谢少安不禁呆了一呆,这里一目了然,那里藏得住人,但方才那一声“唏索”细响,明明是从这一带传出来的,自己决不会听错,心中想着,口里不由的轻“咦”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奇怪,声音明明是在这里,怎么连一点影子也役有?就算他已经悄然退去,我也总该听到一些声音。”

      话声方落,只听耳边响起一个极细的声音说道:“好哇,武林盟果然人才济济,连一个看门站岗的小子,都有这么厉害,老夫还来作甚?”

      谢少安吃丁一惊,喝道:“你是什么人?”

      目光朝四下一阵打量,依然不见人影,心头不禁大疑。

      只听那声响又道:“你小子穷吼什么?老夫就在边里。”

      这回,谢少安听清楚了,声音是从自己左首传来。

      那是花架!花架底下,根本藏不住人!

      谢少安很快转过身去,只见那方大石忽然蠕动,慢慢的从地上站起一个人来。

      原来那是一个又矮又胖的老人,他匍匐着身子,背脊朝天,四平八稳,又有些凌角,当真像一方未经凿磨的大石!

      这下站起身子,看上去就像一个肉团,秃顶、圆脸、浓眉、短髭,生相有些滑稽,但两颗三角跟,闪着磷磷凶光,不像是个好人。

      谢少安看他两边太阳穴,高高突起,有如两个小馒头般,一望之下,即知此人是个身怀上乘内功的顶尖高手。他想到自己此刻只是一名巡查堂的手下,立即抱拳拱拱手道:“老丈是什么人?”

      矮胖老人一张圆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老夫是谁?你自然不知道,但你放心,老夫绝非奸细。”

      谢少安看他模样,突然想起—个人来,忍不住问道:“老丈就是江湖上人称虾蟆叟莫老丈么?”

      矮胖老人忽然尖笑一声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你说,你怎知老夫就是虾蟆叟?”

      这还用问,你一付模样,就像癫虾蟆。

      谢少安道:“老丈大名,在下久仰的很,方才鹰叟李老丈来了,在下听他说起老丈,因此知道的。”

      虾蟆叟伸出一只蒲扇盘的手掌,拍拍谢少安,挤着眉笑道:“好,好,你小子真不错,怎么,没人提携,才干这种站岗的差事,没的埋没了人才,走,你随老夫进去,由老夫出面,向天君推荐,保你弄个好差事干干,你看如何?”

      谢少安忙道:“多蒙老丈垂爱,在下十分感激,只是目前大会就要开始,天君等人都在后殿等着老丈,老丈快请进去吧,至于在下之事,只是芝麻大的小事,老丈千万不可跟天君提起,等大典之后,各堂堂主派定妥当了,你老随便跟哪位堂主关照一声,在下就感激不尽了。”

      虾蟆叟口中“唔”,了一声,点点头道:“好,好,你小子叫什么名字?”

      谢少安道:“在下叫做螳螂沈阿龙。”

      虾蟆叟连连点头道:“老夫记下了,像你小子这样的人才,至少也得做个副堂主、护法之类的职司,才不埋没了你,这事保在老夫身上。”

      他随着话声,一摇一摆的朝角门走去。

      谢少安跟在他身后,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46-949.html - 2018-04-04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三十二章 个中消息在梅花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见到师祖画像,不由肃然起敬,连忙又跪下拜了几拜,才行站起。  画像前面一张长案上,供着一盏琉璃灯,满注清油,就是自己从远处瞧到的灯火了,这油灯当然是那位留在寺里的老和尚点的。  自己一路行来,并没见到老和尚的踪影,敢情地已入睡,自... - 2018-05-07
  • 第三十二章 振神威武林除害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根本没有看到有人暗算于他,心头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朝他鼻孔探去,刘子贤中人暗算,踣地之时,业已气绝,一时不由大怒,霍地站起,怒声道:“是什么人暗算了他?”  宇文望阴恻恻哼道:“刘子贤背叛本堂,死有余辜,但可惜不是死在本堂律条之下的... - 2018-05-25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冰窟情侣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怕卫天翔鲁莽出手,赶紧跨前一步,拱手道:“尊驾这身打扮,莫非就是当年名震八荒的雪影飞魔?”  矮老头两道目光只是在卫天翔身上不住的打量,对朱弃问话,漫不经心的道:“你知道就好。”  话声一落,忽然得意的细声长笑,连连点头道:“老夫八十... - 2018-05-30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三十二章 除毒务尽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白玫娇躯一钻,就爬出洞去。那知才一转身,却见圆屋顶上,早已围了一二十个黑衣大汉,他们手上全握着一个黑黝黝的铁筒,各按方位,对准自己而立。  白玫一怔之间,江青岚、聂小红也相继纵出!蓦听一个破竹似的喉咙,打着哈哈道:  “三位当真了得,居... - 2018-04-27
  • 第三十二章 散资财叛王买死士 斥奸贼忠臣勇捐躯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汪士荣奉了吴三桂的命令,到陕西来策动兵变,正当王辅臣召集众将,宣布莫洛命令,要调开马一贵、张建勋的部队时,他的督军行辕却被张建勋派兵突然包围了。  汪士荣见顺利得手,便公开露面,要挟王辅臣及其部将:要么跟随平西王起事共享富贵,要么就兵戈... - 2018-12-27
  • 第四十二章 乾隆帝漫撒"规矩草" 高大庸巧献"黄粱膳"_乾隆皇帝_
  •   孙嘉淦、史贻直和鄂善都是深沉人,三个人在西配殿恭领圣筵,几乎没说一句话。几个太监十分殷勤,听见一声咳,就端漱盂、递毛巾;见端杯就执壶斟酒。对此他们也深感不安,小饮三杯共祝圣寿,捡着平素爱吃的菜用了几口,便退出西配殿。史贻直、鄂善二人还在... - 2019-01-07
  • 第三十二章 摘东珠却赐免死牌 示宠情又伏密奏臣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辞别了周培公,康熙冒着大雪回到故宫,已是半夜了。更鼓声透过雪幕从远处隐隐传来,更增加了四周的宁静。索额图在丹墀下候着,远远见康熙一队人马打着灯笼进来,忙朝屋里喊道:“明珠,主子回来了,请王爷接驾!”在里边正和科尔沁王爷卓索图说闲话的明珠... - 2018-12-28
  • 第三十二章 恼悍奴曼姐进茶库 恋歌妓明珠入牢笼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就在康熙皇上和众人吃酒谈心之时,苏麻喇姑派张万强去叫小毛子进来问话。  刚才御茶房那场闹剧结束没多久,小毛子又惊又怕,又喜、又怒,等到讷谟悻悻地走了,看热闹的人也都散去了,他检点一下茶具器皿,见那只钧瓷盖碗还在茶具柜里,只不知怎地和别的... - 2018-12-24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二章 石窟疗毒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如兰。盛明珠和田七姑站在夹道中,等了一会,依然不见方振玉回来,三人心中渐感不安,也怕方振玉发生意外。  邓如兰道:“方大哥已经去了好一会啦,怎么还不出来呢?要不要小妹进去瞧瞧?”  盛明珠道:“我也去。”  田七姑格的一笑道:“你们谁... - 2018-02-03
  • 第三十二章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教主”,自己好像听人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一面问道:  “教主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老夫只知他是教主,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问道:“院主从前可是一向听命于教主的吗?”  金赞臣点头道:“不错”  ... - 2018-01-12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诛妖复仇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巡曹目光如鼠,双肩耸动.探首朝前喝道:“什么人,吃吃喝喝,敢挡本座的道?”  “哈哈、左老哥,你大概又喝了几口孟婆汤,不在你的地方兜风,却闯到兄弟这里来了,还说兄弟挡了你的道?”  这人声音洪亮,随着话声,从幢幢黑影中,走出一个高大人影... - 2018-01-09
  • 第三十二章 奇峰突起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由为首的春香朝厅上躬身一体道:“启禀主人,娘娘得知!这些人鼻息粗重,都已昏迷过去了。”  马娘娘娇笑道:“我说如何,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接着吩咐道:“春香,你们先点了这些人四肢穴道。”  春香躬身道:“婢于遵命。”  一面朝其余三人挥了... - 2018-01-06
  • 第三十二章 万有全静心聆听丁建中话说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万有全静心聆听,直待丁建中把话说完,不觉连连点头,笑道:“经主人这么一说,那就完全对了,属下曾听说过老贼有一柄举世无双的神剑,时刻不离身边,而且还练了一种刀剑不入的神奇武功,当今之世,已无人能够伤得了他,如要从他儿子罗文锦练成‘大手印’... - 2018-01-05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二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常无名,朴①。虽小②,天下莫能臣③。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④。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⑤。始制有名⑥,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⑦。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⑧。[译文]“道”永远是无名而质朴的,它虽然很小不... - 2017-12-31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