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但在它边上却有一条官道,北通峄县,南通宿迁,因此每天就有不少车马行人,从这里经过。

      但这里只是一个中间站而己,老於商旅的人,算准了路程,何处打尖,何处投店,事前都有周详的安排,车幅山应该只是他们打尖的地方。

      因此中午时光,山下一家卖茶水酒饭的小店,几张板桌都坐得满满的,但一到傍晚,就鬼影子也没一个,那是因为这里不是落脚的地方。

      这家小店没有招牌,只在松林前面挑着一个“酒”字的布帘。

      小店就在林下,靠近大路,左首是两间瓦屋,右首一片空地上搭了一个松棚,放上四五张板桌板凳,如此而已!

      这个小店是两老夫妇开的,以卖酒出名,现在天色渐渐接近黄昏,平日这时候早就打烊了,但今天却和往常有些不同。

      卖酒的田老爹依然蹲坐在屋角一张圆凳上吸着旱烟。

      他好像有着心事,但又得装作出没事儿一般,坐在那里像在等人,因为他眼光不时的盼向远处,而又关切的朝屋内回顾。

      今夭果然有点特别,平日这时候已经没有行人的大路上,这时正有一个人踽踽行来,现在已经走近松棚,在一张板桌旁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身穿湖绉棉袍子的年轻人,看去不过二十来岁,生得唇红齿白,顾长的个子,英俊而潇洒!

      这人当然不是经验丰富的出门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打尖了。

      田老爹等候的大概就是他了,赶忙站起,倒了一盅茶送上,含笑问道:“客官要些什么吗?”

      敢情天气冷了,上了年纪的人抵抗不了暴冷,弯着腰的身子有些抖索。

      那少年抬目道:

      “掌柜的,你给我下一碗面,再切些卤味就好。哦,在下还想请问一声,这里可有宿头?”

      “老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屋中传出,随着俏生生走出一个布衣荆钗的少妇来,接着道:

      “水开啦,你老去切面吧,这位相公还是由女儿来招呼吧!”

      这少妇约莫二十五六岁;有一双弯弯的柳叶眉毛,一双灵活得挤得出水来的眼眼,红馥馥的脸颊,红菱般嘴唇,笑起来微微露出两排洁白的手齿,虽然是一身布衣,却掩不住她款段而苗条的身材!

      田老爹两夫妇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没有人知道他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娇滴滴像盛开花朵般的女儿!

      田老爹唔了一声,只得回身退下。

      这少妇手中拿一双竹筷、酒杯、调羹,在少年面前放好,才笑盈盈的道:

      “相公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少年似是不惯和女人打交道,俊脸微红,说道:

      “在下刚才是向掌柜打听,这里不知有没有宿头?”

      少妇格的一声轻笑,才望着他说道:

      “相公大概是初次出门吧?打从咱们这里经过的行商,多半只是中午打尖,在这里落脚的,可说少之又少,所以咱们这里并没有客店,有时也有贪赶路程的客官,错过宿头,这里也有几户人家,可以腾出房间来给过路的行客方便,相公不用操心,待会用过酒食,我会领相公去借宿的。”

      那少年被她说得俊脸一红,忙道:

      “如此就麻烦……麻烦你了。”

      他不知该称呼她大嫂还是姑娘?是以有些嗫嚅。

      “不用谢。”少妇瞟着他,俏生生的转过身去,一会工夫,端来了一盘卤味,一小壶酒含笑道:

      “相公先喝杯酒,暖和暖和而还没有下好,要稍待一回。”

      那少年忙道:“在下不会喝酒。”

      少妇朝他嫣然一笑道:“相公没吩咐要酒,老爹才只给相公打了四两,这酒是老爹亲自酿造的,足五年陈,在这数十里,小店酿的酒是最出名的,行旅客商,一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叫老爹烫酒,现在天气寒冷,相公如果不会喝酒,那就少喝些,四两酒,包你不会醉。”

      她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一双又白又嫩的纤纤玉手,取起酒壶,替他斟满了一杯。

      那少年当着女娘们面前,不能再说:“不会喝了、何况人家已替他斟满了酒,只得说道:“多谢你。”

      少妇又道:“相公尝尝看,这盘里除了卤牛肉,牛筋、蛋、豆腐干,还有糟鸡,这是用阉鸡糟的,是老爹最拿手的下酒好菜,一年之中,只有冬天才有。”

      正好田老爹在屋内叫道:

      “面下好了,你来拿吧!”

      少妇答应一声,一阵风般往里行去,端着热气腾腾的一碗面出来。眼波一溜,那少年正在低斟浅酌的喝着酒,她不由得会心一笑,俏笑道:

      “相公,面来啦!”

      玉笋似的双手把面碗放到桌上,就转身朝屋里走去。

      那少年喝完了四两酒,就把下酒吃剩的小半盘卤菜倒入面中,然后把一碗面吃了,再喝一口茶,才站起身来,叫道:“掌柜的,多少钱?”

      他是不会喝酒的人,虽然只喝了四两酒,一张俊脸几乎已红到耳根,这一站起身,就有点晕淘淘的感觉。“来了!来了!”应声走出来的依然是那少妇,她扭动着蛇一般的身材,款步走到少年身边,娇声道:

      “一共是一钱八分银子,相公怎么不多坐一回呢?”

      那少年从身边取出一锭三四钱重的碎银,放到桌上,说道:“不用找了。”

      “唷,这怎么好意思呢?那就谢谢相公了。”

      少妇接着回头道:

      “老爹,你来收银子吧,女儿领这位相公去王大娘家投宿了。”眼波一抬,朝那少年腼腆道:

      “相公请随奴家来吧!”

      说完,低着头朝棚外走去。那少年跟着她走出松棚。

      少妇就走在前面,一面娇声道:

      “真对不住,我们没有灯笼,天又这么黑了,相公没走过夜路,还看得见吧?”

      那少年道:“没关系,在下还看得到。”

      少妇又道:

      “王大娘家就在前面,幸亏不太远。”

      那少年跟在她身后,一阵又一阵的脂粉香气,朝他鼻孔里直钻,他喝了酒,本来头脑已经有些晕陶陶,再从她身上吹来香气一闻,更觉得迷迷糊糊,只是一脚高,一脚低的走着。

      “到啦!”少妇走近一家人家的门口,伸手推开木门,回头道:

      “相公请进。”

      那少年口中只是迷迷糊糊的“唔”了一声。

      少妇抿抿嘴,轻笑道:

      “相公只喝了四两酒,就醉成这个样子,还是奴家扶你进去吧!”

      伸过一双手来,搀扶着他,那少年确实已经醉得跨不开步,半个身子几乎就倒在她身上。

      “家家扶得醉人归”,她就像他妻子一样,半抱半扶的从小天井跨上走廊,走了几步。

      一手推开房门,扶着他进入房中,然后把他扶上了床,轻声道:

      “相公你真的醉了?”

      那少年一躺到床上,就已睡熟,没再作声。

      少妇在床前点起了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直勾勾只是盯着他,瞧得心头一阵跳动,粉脸也红馥馥的发热。

      忍不住伸出一双白嫩的纤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了一把,俯下身附着他耳朵轻轻说道:

      “相公要不要喝口茶,茶是可以醒酒的。”

      那少年睡熟的人自然不会再听到,也不会再作声。

      少妇依然附着他耳朵低声道:

      “相公要睡,也该把长袍宽了,奴家给你脱下来吧!”

      口中说着,双手迅快的替他脱下丝棉袍子。一双手悄悄的从他内衣中伸了进去,抚摸着他前胸,心中暗暗“咦”了一声,忖道:

      “难道他会没穿在身上?”

      就在此时,房中微风一飒,床前已经多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独目老道,沉声道:

      “徒儿,东西可是不在他身上吗?”

      少妇赶紧直起腰来,说道:

      “好像不在他身上。”

      “嘿嘿!”黑袍老道阴笑道:

      “他老子没死,当然不会传给他的了,此事早在为师意料之中。”

      少妇目光一抬,说道:“那么?”

      黑袍老道嘿然道:“为师自有道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1-946.html - 2018-03-13
  • 第一章 示警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齐小山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追猎的狼,虽然早已精疲力竭,却还是得拼命地奔逃。这一路上他像狐狸一样设下了七八处迷魂阵,但追踪他的都是些顶尖的猎人,他们轻易就识破了齐小山的伎俩,逐渐逼近,离他不足半里之遥,这已经是一个无法逃脱的距离。  快了快... - 2018-06-13
  • 第一章 山野神庙会双龙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夏日的雷阵雨总是这般说来就来。本还是一片万里晴空,一阵狂风忽就吹来了几朵低沉的乌云。喷吐着热浪的炽阳刚刚才钻入几乎垂到头顶的云层中去,几滴雨水就似约好了一般落在干涸的土地上。  伴随着着隐隐的雷声,零零落落的雨水越来越多,慢慢织成了一张... - 2018-06-17
  • 第一章 天脉血石_山河_故事大全
  •   这个十一月的京师傍晚,特别宁静,才至戌时,街上便少了许多游人。夜空无云,皎洁的明月悬于中天,在清冷月光的逼视下,那些罩在屋顶上的白霜与挂在屋檐下的冰棱映着霓虹般的幻彩,仿佛依然延续着白日间的热闹繁华。  然后,那一层玉屑似的雪末寂然无声... - 2018-06-14
  • 第一章 蛇祸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伴随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骆文佳又开始了他一天的生活。  骆家庄是扬州郊外一处小村庄,村前小桥流水,村后群山环抱,风景十分秀美。骆文佳是村里唯一的秀才,祖上还是告老还乡的京官,只可惜到骆文佳父亲这一... - 2018-06-11
  • 第一章 比血更艳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烫喉的酒才一下肚,突然便化为一丝诡异的寒气,像是要抽空他身体最后一点温度  胡狂歌狂叫一声,反手拨出狂歌刀,向门口直冲而去。只在那一刹间,足有将近二十种剑光、刀雨、枪花、拳风扑天盖地的向他洒来,各类兵器、暗器、毒器在他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 2018-06-16
  • 第一章 惊变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天色已渐沉,落日的余晖将西边的天穹染得一片艳丽,着了火般的云彩如一锦飘曳的缎幅。尚未完全落下的太阳仅露一线,在起伏的沙丘交掩下,就像一弯红色的眉毛。  呼无染却无心欣赏这大漠中的落日美景。鞭马、放缰、飞驰,策骑冲到队伍的最前面,不紧不慢... - 2018-06-20
  • 一场雨、一座城、一段回忆-秋水情感文学网
  •   记不清多久,我已再也没有回过这个熟悉的城市。不是怕遇到记忆,而是怕回忆会心痛。每次匆匆地经过,我略知,那个转角的咖啡屋已关闭,那块荒凉的草地已繁华......  我依然最热衷的还是那个琴行,只要有时间,我都会进去看看,里面没有音乐声,东... - 2014-08-05
  • 鸟儿的乐园一座小山
  •       提起“空山鸟语”这个词,耳边就会响起刘天华先生的同名二胡独奏曲。记得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是在文革时期,在同学的家里。演奏者是当时省城师范学院的老师,同学父亲的... - 2013-10-08
  • 第一章 相见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水无定、花有尽、会相逢。可是人生长在、别离中。  一、钉子  直到今天,祝嫣红还依然记得那日的阳光,那么柔和,那么清爽,那么泰然  那时风凛阁的气氛是凝重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被屈辱后的愤怒,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面对将至的绝境一筹莫... - 2018-06-21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二十一章 火焚玄女宫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跨上石阶,林仲达就低声道:“师弟,东门前辈、丁大哥、东方兄弟,武功都是极高的人,但都落到了玄女宫的手中,只怕另有缘故,等会见到宫主的时候,务必小心,当心她的诡计。”  楚玉祥一楞,点头道:“二师兄说得极是,我也这样想,以东门前辈的一... - 2018-06-02
  • 第一章 秋水芙蓉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秋水玉芙蓉,决云断彩虹,匣中转紫电,入海斩蛟龙。”  玉芙蓉,是一柄举世闻名的宝剑。  剑、当然不会是玉琢的,所以名之为玉芙蓉,是因它冰刃耀雪,晶莹如玉的缘故。  玉芙蓉,是形意门累世相传的传门之宝。  形意门的祖师爷是岳武穆,据说宋... - 2018-01-27
  • 第五十一章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这洪泽湖凤尾帮总舵似是已被他鹊巢鸠占,成为真正的主人。  再看黑面龙王贺天锡竟无丝毫不豫,好像这里本来就是史其川的主人,他最多也只是挂名帮主而已!  这和一向雄才大略的黑面龙王,竟然完全不同了!  不知史其川使的... - 2018-03-19
  • 第四十一章 这天午牌时光十骑赶到析城山下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天午牌时光,闻天声、徐少华、贾总管、丁药师祖孙、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壬贵,十骑刚赶到析城山下。  胡老四不禁一呆,说道:“总管,咱们是到析城山来的吗?”  贾老二骑在马上,得意的道:“析城山不能来吗?”  胡老四道:“这个... - 2018-03-18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感恩是一种动力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一年,我大学毕业了。在一次人才招聘会上,我被南方一家企业相中。与我同时被吸纳的,还有另一位毕业生。他姓周,经历与我大同小异。  报到那天,公司老总亲自领着我们参观工厂。来到一个车间,他对我们说:“欢迎加入我们的企业,从今天开始,你们就... - 2018-06-10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一次做早饭_二年级作文_故事大全
  •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拿快递、第一次买东西……其中第一次做早饭,让我受益匪浅。  我第一做早饭做的是土豆饼,需要准备豆瓣酱、面粉、土豆、鸡蛋、油、木铲、刷子、刮板等等,开始做土豆饼了,首先,要用刨子把土豆的皮去掉,再把土豆切成土豆丝,... - 2018-06-16
  • 第一次洗袜子(2)_一年级作文_故事大全
  •   五月一号那天早上,我问妈妈什么是劳动节,妈妈告诉我这一天是属于每一个辛勤劳作的人的节日,我高兴地对妈妈说我也要当一个爱劳动的人!于是我决定亲自给自己洗一次袜子!  我先端来了一盆水,轻轻地把两只袜子按入水中,又倒了些洗衣液,然后用手反复... - 2018-06-17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十一章 刁蛮公主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转念一想,今日才与丁先生照面,于情于理他都不会信任自己,何况自己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怎可不防?派叶莺跟随多半有监视之意,与其另换别人,倒不如与她同行。任她武功再高、出手再毒辣,最多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想当初追捕王梁辰都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十一章 弹剑辞醉豪情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苏探晴来到洛阳后,似乎难得有一刻的闲暇。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尚不待段虚寸来找他,苏探晴便独自起身离开擎风侯府。他只想静静地呆一天,好好考虑一下往后的计划。  在来洛阳之前,苏探晴只想着如何能令擎风侯先不杀顾凌云,然后再寻机相救。而... - 2018-06-18
  • 第一章 反击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晨曦如梦,静谧地投入空空的大帐,令朦胧幽暗的大帐渐渐明亮清晰起来。倒在地上的少林方丈圆通,缓缓睁开了他那迷茫失神的双眼,疑惑地打量着四周。一点清澈的神光随着回忆,慢慢在他那浑浊的眼眸中亮起。  他一跃而起,晃晃依旧有些沉重的头,正待从帐... - 2018-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