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但在它边上却有一条官道,北通峄县,南通宿迁,因此每天就有不少车马行人,从这里经过。

      但这里只是一个中间站而己,老於商旅的人,算准了路程,何处打尖,何处投店,事前都有周详的安排,车幅山应该只是他们打尖的地方。

      因此中午时光,山下一家卖茶水酒饭的小店,几张板桌都坐得满满的,但一到傍晚,就鬼影子也没一个,那是因为这里不是落脚的地方。

      这家小店没有招牌,只在松林前面挑着一个“酒”字的布帘。

      小店就在林下,靠近大路,左首是两间瓦屋,右首一片空地上搭了一个松棚,放上四五张板桌板凳,如此而已!

      这个小店是两老夫妇开的,以卖酒出名,现在天色渐渐接近黄昏,平日这时候早就打烊了,但今天却和往常有些不同。

      卖酒的田老爹依然蹲坐在屋角一张圆凳上吸着旱烟。

      他好像有着心事,但又得装作出没事儿一般,坐在那里像在等人,因为他眼光不时的盼向远处,而又关切的朝屋内回顾。

      今夭果然有点特别,平日这时候已经没有行人的大路上,这时正有一个人踽踽行来,现在已经走近松棚,在一张板桌旁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身穿湖绉棉袍子的年轻人,看去不过二十来岁,生得唇红齿白,顾长的个子,英俊而潇洒!

      这人当然不是经验丰富的出门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打尖了。

      田老爹等候的大概就是他了,赶忙站起,倒了一盅茶送上,含笑问道:“客官要些什么吗?”

      敢情天气冷了,上了年纪的人抵抗不了暴冷,弯着腰的身子有些抖索。

      那少年抬目道:

      “掌柜的,你给我下一碗面,再切些卤味就好。哦,在下还想请问一声,这里可有宿头?”

      “老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屋中传出,随着俏生生走出一个布衣荆钗的少妇来,接着道:

      “水开啦,你老去切面吧,这位相公还是由女儿来招呼吧!”

      这少妇约莫二十五六岁;有一双弯弯的柳叶眉毛,一双灵活得挤得出水来的眼眼,红馥馥的脸颊,红菱般嘴唇,笑起来微微露出两排洁白的手齿,虽然是一身布衣,却掩不住她款段而苗条的身材!

      田老爹两夫妇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没有人知道他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娇滴滴像盛开花朵般的女儿!

      田老爹唔了一声,只得回身退下。

      这少妇手中拿一双竹筷、酒杯、调羹,在少年面前放好,才笑盈盈的道:

      “相公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少年似是不惯和女人打交道,俊脸微红,说道:

      “在下刚才是向掌柜打听,这里不知有没有宿头?”

      少妇格的一声轻笑,才望着他说道:

      “相公大概是初次出门吧?打从咱们这里经过的行商,多半只是中午打尖,在这里落脚的,可说少之又少,所以咱们这里并没有客店,有时也有贪赶路程的客官,错过宿头,这里也有几户人家,可以腾出房间来给过路的行客方便,相公不用操心,待会用过酒食,我会领相公去借宿的。”

      那少年被她说得俊脸一红,忙道:

      “如此就麻烦……麻烦你了。”

      他不知该称呼她大嫂还是姑娘?是以有些嗫嚅。

      “不用谢。”少妇瞟着他,俏生生的转过身去,一会工夫,端来了一盘卤味,一小壶酒含笑道:

      “相公先喝杯酒,暖和暖和而还没有下好,要稍待一回。”

      那少年忙道:“在下不会喝酒。”

      少妇朝他嫣然一笑道:“相公没吩咐要酒,老爹才只给相公打了四两,这酒是老爹亲自酿造的,足五年陈,在这数十里,小店酿的酒是最出名的,行旅客商,一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叫老爹烫酒,现在天气寒冷,相公如果不会喝酒,那就少喝些,四两酒,包你不会醉。”

      她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一双又白又嫩的纤纤玉手,取起酒壶,替他斟满了一杯。

      那少年当着女娘们面前,不能再说:“不会喝了、何况人家已替他斟满了酒,只得说道:“多谢你。”

      少妇又道:“相公尝尝看,这盘里除了卤牛肉,牛筋、蛋、豆腐干,还有糟鸡,这是用阉鸡糟的,是老爹最拿手的下酒好菜,一年之中,只有冬天才有。”

      正好田老爹在屋内叫道:

      “面下好了,你来拿吧!”

      少妇答应一声,一阵风般往里行去,端着热气腾腾的一碗面出来。眼波一溜,那少年正在低斟浅酌的喝着酒,她不由得会心一笑,俏笑道:

      “相公,面来啦!”

      玉笋似的双手把面碗放到桌上,就转身朝屋里走去。

      那少年喝完了四两酒,就把下酒吃剩的小半盘卤菜倒入面中,然后把一碗面吃了,再喝一口茶,才站起身来,叫道:“掌柜的,多少钱?”

      他是不会喝酒的人,虽然只喝了四两酒,一张俊脸几乎已红到耳根,这一站起身,就有点晕淘淘的感觉。“来了!来了!”应声走出来的依然是那少妇,她扭动着蛇一般的身材,款步走到少年身边,娇声道:

      “一共是一钱八分银子,相公怎么不多坐一回呢?”

      那少年从身边取出一锭三四钱重的碎银,放到桌上,说道:“不用找了。”

      “唷,这怎么好意思呢?那就谢谢相公了。”

      少妇接着回头道:

      “老爹,你来收银子吧,女儿领这位相公去王大娘家投宿了。”眼波一抬,朝那少年腼腆道:

      “相公请随奴家来吧!”

      说完,低着头朝棚外走去。那少年跟着她走出松棚。

      少妇就走在前面,一面娇声道:

      “真对不住,我们没有灯笼,天又这么黑了,相公没走过夜路,还看得见吧?”

      那少年道:“没关系,在下还看得到。”

      少妇又道:

      “王大娘家就在前面,幸亏不太远。”

      那少年跟在她身后,一阵又一阵的脂粉香气,朝他鼻孔里直钻,他喝了酒,本来头脑已经有些晕陶陶,再从她身上吹来香气一闻,更觉得迷迷糊糊,只是一脚高,一脚低的走着。

      “到啦!”少妇走近一家人家的门口,伸手推开木门,回头道:

      “相公请进。”

      那少年口中只是迷迷糊糊的“唔”了一声。

      少妇抿抿嘴,轻笑道:

      “相公只喝了四两酒,就醉成这个样子,还是奴家扶你进去吧!”

      伸过一双手来,搀扶着他,那少年确实已经醉得跨不开步,半个身子几乎就倒在她身上。

      “家家扶得醉人归”,她就像他妻子一样,半抱半扶的从小天井跨上走廊,走了几步。

      一手推开房门,扶着他进入房中,然后把他扶上了床,轻声道:

      “相公你真的醉了?”

      那少年一躺到床上,就已睡熟,没再作声。

      少妇在床前点起了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直勾勾只是盯着他,瞧得心头一阵跳动,粉脸也红馥馥的发热。

      忍不住伸出一双白嫩的纤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了一把,俯下身附着他耳朵轻轻说道:

      “相公要不要喝口茶,茶是可以醒酒的。”

      那少年睡熟的人自然不会再听到,也不会再作声。

      少妇依然附着他耳朵低声道:

      “相公要睡,也该把长袍宽了,奴家给你脱下来吧!”

      口中说着,双手迅快的替他脱下丝棉袍子。一双手悄悄的从他内衣中伸了进去,抚摸着他前胸,心中暗暗“咦”了一声,忖道:

      “难道他会没穿在身上?”

      就在此时,房中微风一飒,床前已经多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独目老道,沉声道:

      “徒儿,东西可是不在他身上吗?”

      少妇赶紧直起腰来,说道:

      “好像不在他身上。”

      “嘿嘿!”黑袍老道阴笑道:

      “他老子没死,当然不会传给他的了,此事早在为师意料之中。”

      少妇目光一抬,说道:“那么?”

      黑袍老道嘿然道:“为师自有道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1-946.html - 2018-03-13
  • 小山鼠的谎言公司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松鼠看到小山鼠的公司时,惊讶得眼睛都瞪圆了:“什么?谎言公司?那。你们每天都制造谎言?”  小山鼠说:“谎言公司并不制造谎言,而是要识破谎言,揭露谎言,制止谎言。谎言公司的口号是:大谎言,小谎言,只要是谎言,我就能戳穿!”  小山鼠向... - 2018-11-29
  • 鸟儿的乐园一座小山
  •       提起“空山鸟语”这个词,耳边就会响起刘天华先生的同名二胡独奏曲。记得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是在文革时期,在同学的家里。演奏者是当时省城师范学院的老师,同学父亲的... - 2013-10-08
  • 一场雨、一座城、一段回忆-秋水情感文学网
  •   记不清多久,我已再也没有回过这个熟悉的城市。不是怕遇到记忆,而是怕回忆会心痛。每次匆匆地经过,我略知,那个转角的咖啡屋已关闭,那块荒凉的草地已繁华......  我依然最热衷的还是那个琴行,只要有时间,我都会进去看看,里面没有音乐声,东... - 2014-08-05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富翁的第一百只羊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时代,有一个名叫宋陵子的人,他虽然贫穷,但是却知足常乐;可是有一国财富的魏文侯却常常讥笑他,而且还鄙视地说:“你一直都很穷,难道要穷一辈子吗?”宋陵子不理会他挑般的语气,看了看魏文侯然后平静的说, &ldquo... - 2018-12-02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四十一章 这天午牌时光十骑赶到析城山下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天午牌时光,闻天声、徐少华、贾总管、丁药师祖孙、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壬贵,十骑刚赶到析城山下。  胡老四不禁一呆,说道:“总管,咱们是到析城山来的吗?”  贾老二骑在马上,得意的道:“析城山不能来吗?”  胡老四道:“这个... - 2018-03-18
  • 第一章 重重疑问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三月,这是春花最明媚的季节!  在桐柏山的南首,有一座幽谷,叫做“狄谷”。  谷中遍山都是桃李,每年春天,谷暖地幽,桃李盛开,繁花如锦,落英缤纷,四十里香沾衣襟,几疑身在桃花源中。  这里有一种小禽,翠绿可爱,鸣声特别清脆悦耳,名捣乐乌... - 2018-11-29
  • 第五十一章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这洪泽湖凤尾帮总舵似是已被他鹊巢鸠占,成为真正的主人。  再看黑面龙王贺天锡竟无丝毫不豫,好像这里本来就是史其川的主人,他最多也只是挂名帮主而已!  这和一向雄才大略的黑面龙王,竟然完全不同了!  不知史其川使的...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种愿望的笨笨熊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熊,快去我家吃蛋糕!”花粟鼠拉着笨笨熊就往自己的家跑。   “好大的蛋糕啊!”笨笨熊看到圆圆的水果蛋糕上撒满星星点点的巧克力,闻起来香喷喷的,可羡慕啦!  “我种了好多松树,每年结的松果可多了,我吃不完,”花粟鼠得意地说,... - 2018-11-29
  • 小老鼠丢丢 农场是一幅画 - 童话故事 - 故事365
  • 农场的每一天都美得像画儿里一样。而对于小动物们来说,这里是它们最好玩儿的游乐场。 春天,小溪水“哗哗哗”地奔跑,小动物们在嫩绿的草地上尽情地打滚儿。夏天,小动物们喜欢泡在池塘里游泳一整天,直到太阳下山才肯回... - 2018-12-06
  • 小老鼠丢丢 农场是一幅画 - 童话故事 - 故事365
  • 农场的每一天都美得像画儿里一样。而对于小动物们来说,这里是它们最好玩儿的游乐场。 春天,小溪水“哗哗哗”地奔跑,小动物们在嫩绿的草地上尽情地打滚儿。夏天,小动物们喜欢泡在池塘里游泳一整天,直到太阳下山才肯回... - 2018-12-06
  • 第七章 十二煞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笑声中,一个颀长人影,潇洒的走了过来。  祝琪芬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来作甚?”  假石中英含笑道:“我是特地来看看妹子的。”说道已经走到祝淇芬面前,嘻皮笑脸的往草地上坐了下去。  祝淇芬左手一收,身子坐正,冷峻的道:“谢谢... - 2018-11-29
  • 这是一支快乐的歌 - 儿童小故事 - 故事365
  • 小兔子今天很高兴,他从早上开始一直在哼着一支歌。小象走来说:“这是什么歌呀,真好听。”小兔子马上停下来说:“哼,我才不告诉你呢。你的鼻子那么长,唱起来会有很重很重的鼻音。”小象马上变得不开心,... - 2018-12-05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九章 逐一收伏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说罢,喝了一口。  卢传薪没有说话,只是双手举杯,略微沾了沾唇。  石中英不待大家开口,举筷道:“请用菜。”  大家都是江湖人,几杯下肚,也就渐渐免俗,互相敬酒,开怀畅饮。  花朝高顺平日很少说话,但酒量却是极洪,蓝纯青的酒量也不差,两... - 2018-11-29
  • 第八章 真假公子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如今已是二更时分。  左舷,突然出现了两条人影!  这两人脸上都蒙了一块黑布。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只要看他们身形轻得如同落叶,快得如同幻影,两人身手之高,就决非寻常人物。  两条人影堪堪在左舷出现,前面的黑影打了一个手势,既不蹲身伏腰,... - 2018-11-29
  • 第六章 真假火龙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一颗心直往下沉,一个身子也起了一阵莫可抗拒的颤抖,急切问道:“老前辈;家父是否已经遇害了?”  蓝纯青道:“不知道;但据大家的推测,令尊未必被害石中英祈求的目光,望着蓝纯青,道:“老前辈,你一定知道此个经过,能否告诉晚辈?”  蓝... - 2018-11-29
  • 第一章 通往老爷岭的路上是一片荒野_东风传奇
  •   从柳林镇通往老爷岭,本来是一片荒野,如今却铺上了一条足可容得四辆马车并行的平整黄土大道。  在这条大道两旁,搭起了节比相连,好像摊位一排一排的布棚,连绵十数里,每一座布棚里,都摆起几张方桌长凳。  好像是盛大的庙会,也好像是办喜庆宴会,... - 2017-12-15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_紫衣玉箫
  •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焦一闵... - 2017-11-29
  • 第十一章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_紫衣玉箫
  •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  此时,已是阳春三月,花朵奔放,芬芳扑鼻,群蝶乱舞,使人如置身于世外桃源。  萧晓兰和水小华二人默默地走看,心里都充满了无限心事,对这大自然的美景,似乎都无心欣赏。  烦都烦死了,那还有这闲情逸致。  砖过几... - 2017-11-28
  • 你就是一座金矿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有这样一个青年,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两三年了。他在听了一次成功心理课之后,颇受启发和鼓舞,心情为之振奋。他在课上的当众讲话练习中说:“所有的成功者,尽管他们的出身、学历、境遇、职业和个性等等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自信主动。自信,是... -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