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但在它边上却有一条官道,北通峄县,南通宿迁,因此每天就有不少车马行人,从这里经过。

      但这里只是一个中间站而己,老於商旅的人,算准了路程,何处打尖,何处投店,事前都有周详的安排,车幅山应该只是他们打尖的地方。

      因此中午时光,山下一家卖茶水酒饭的小店,几张板桌都坐得满满的,但一到傍晚,就鬼影子也没一个,那是因为这里不是落脚的地方。

      这家小店没有招牌,只在松林前面挑着一个“酒”字的布帘。

      小店就在林下,靠近大路,左首是两间瓦屋,右首一片空地上搭了一个松棚,放上四五张板桌板凳,如此而已!

      这个小店是两老夫妇开的,以卖酒出名,现在天色渐渐接近黄昏,平日这时候早就打烊了,但今天却和往常有些不同。

      卖酒的田老爹依然蹲坐在屋角一张圆凳上吸着旱烟。

      他好像有着心事,但又得装作出没事儿一般,坐在那里像在等人,因为他眼光不时的盼向远处,而又关切的朝屋内回顾。

      今夭果然有点特别,平日这时候已经没有行人的大路上,这时正有一个人踽踽行来,现在已经走近松棚,在一张板桌旁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身穿湖绉棉袍子的年轻人,看去不过二十来岁,生得唇红齿白,顾长的个子,英俊而潇洒!

      这人当然不是经验丰富的出门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打尖了。

      田老爹等候的大概就是他了,赶忙站起,倒了一盅茶送上,含笑问道:“客官要些什么吗?”

      敢情天气冷了,上了年纪的人抵抗不了暴冷,弯着腰的身子有些抖索。

      那少年抬目道:

      “掌柜的,你给我下一碗面,再切些卤味就好。哦,在下还想请问一声,这里可有宿头?”

      “老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屋中传出,随着俏生生走出一个布衣荆钗的少妇来,接着道:

      “水开啦,你老去切面吧,这位相公还是由女儿来招呼吧!”

      这少妇约莫二十五六岁;有一双弯弯的柳叶眉毛,一双灵活得挤得出水来的眼眼,红馥馥的脸颊,红菱般嘴唇,笑起来微微露出两排洁白的手齿,虽然是一身布衣,却掩不住她款段而苗条的身材!

      田老爹两夫妇在这里住了二十几年,没有人知道他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娇滴滴像盛开花朵般的女儿!

      田老爹唔了一声,只得回身退下。

      这少妇手中拿一双竹筷、酒杯、调羹,在少年面前放好,才笑盈盈的道:

      “相公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少年似是不惯和女人打交道,俊脸微红,说道:

      “在下刚才是向掌柜打听,这里不知有没有宿头?”

      少妇格的一声轻笑,才望着他说道:

      “相公大概是初次出门吧?打从咱们这里经过的行商,多半只是中午打尖,在这里落脚的,可说少之又少,所以咱们这里并没有客店,有时也有贪赶路程的客官,错过宿头,这里也有几户人家,可以腾出房间来给过路的行客方便,相公不用操心,待会用过酒食,我会领相公去借宿的。”

      那少年被她说得俊脸一红,忙道:

      “如此就麻烦……麻烦你了。”

      他不知该称呼她大嫂还是姑娘?是以有些嗫嚅。

      “不用谢。”少妇瞟着他,俏生生的转过身去,一会工夫,端来了一盘卤味,一小壶酒含笑道:

      “相公先喝杯酒,暖和暖和而还没有下好,要稍待一回。”

      那少年忙道:“在下不会喝酒。”

      少妇朝他嫣然一笑道:“相公没吩咐要酒,老爹才只给相公打了四两,这酒是老爹亲自酿造的,足五年陈,在这数十里,小店酿的酒是最出名的,行旅客商,一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叫老爹烫酒,现在天气寒冷,相公如果不会喝酒,那就少喝些,四两酒,包你不会醉。”

      她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一双又白又嫩的纤纤玉手,取起酒壶,替他斟满了一杯。

      那少年当着女娘们面前,不能再说:“不会喝了、何况人家已替他斟满了酒,只得说道:“多谢你。”

      少妇又道:“相公尝尝看,这盘里除了卤牛肉,牛筋、蛋、豆腐干,还有糟鸡,这是用阉鸡糟的,是老爹最拿手的下酒好菜,一年之中,只有冬天才有。”

      正好田老爹在屋内叫道:

      “面下好了,你来拿吧!”

      少妇答应一声,一阵风般往里行去,端着热气腾腾的一碗面出来。眼波一溜,那少年正在低斟浅酌的喝着酒,她不由得会心一笑,俏笑道:

      “相公,面来啦!”

      玉笋似的双手把面碗放到桌上,就转身朝屋里走去。

      那少年喝完了四两酒,就把下酒吃剩的小半盘卤菜倒入面中,然后把一碗面吃了,再喝一口茶,才站起身来,叫道:“掌柜的,多少钱?”

      他是不会喝酒的人,虽然只喝了四两酒,一张俊脸几乎已红到耳根,这一站起身,就有点晕淘淘的感觉。“来了!来了!”应声走出来的依然是那少妇,她扭动着蛇一般的身材,款步走到少年身边,娇声道:

      “一共是一钱八分银子,相公怎么不多坐一回呢?”

      那少年从身边取出一锭三四钱重的碎银,放到桌上,说道:“不用找了。”

      “唷,这怎么好意思呢?那就谢谢相公了。”

      少妇接着回头道:

      “老爹,你来收银子吧,女儿领这位相公去王大娘家投宿了。”眼波一抬,朝那少年腼腆道:

      “相公请随奴家来吧!”

      说完,低着头朝棚外走去。那少年跟着她走出松棚。

      少妇就走在前面,一面娇声道:

      “真对不住,我们没有灯笼,天又这么黑了,相公没走过夜路,还看得见吧?”

      那少年道:“没关系,在下还看得到。”

      少妇又道:

      “王大娘家就在前面,幸亏不太远。”

      那少年跟在她身后,一阵又一阵的脂粉香气,朝他鼻孔里直钻,他喝了酒,本来头脑已经有些晕陶陶,再从她身上吹来香气一闻,更觉得迷迷糊糊,只是一脚高,一脚低的走着。

      “到啦!”少妇走近一家人家的门口,伸手推开木门,回头道:

      “相公请进。”

      那少年口中只是迷迷糊糊的“唔”了一声。

      少妇抿抿嘴,轻笑道:

      “相公只喝了四两酒,就醉成这个样子,还是奴家扶你进去吧!”

      伸过一双手来,搀扶着他,那少年确实已经醉得跨不开步,半个身子几乎就倒在她身上。

      “家家扶得醉人归”,她就像他妻子一样,半抱半扶的从小天井跨上走廊,走了几步。

      一手推开房门,扶着他进入房中,然后把他扶上了床,轻声道:

      “相公你真的醉了?”

      那少年一躺到床上,就已睡熟,没再作声。

      少妇在床前点起了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直勾勾只是盯着他,瞧得心头一阵跳动,粉脸也红馥馥的发热。

      忍不住伸出一双白嫩的纤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了一把,俯下身附着他耳朵轻轻说道:

      “相公要不要喝口茶,茶是可以醒酒的。”

      那少年睡熟的人自然不会再听到,也不会再作声。

      少妇依然附着他耳朵低声道:

      “相公要睡,也该把长袍宽了,奴家给你脱下来吧!”

      口中说着,双手迅快的替他脱下丝棉袍子。一双手悄悄的从他内衣中伸了进去,抚摸着他前胸,心中暗暗“咦”了一声,忖道:

      “难道他会没穿在身上?”

      就在此时,房中微风一飒,床前已经多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独目老道,沉声道:

      “徒儿,东西可是不在他身上吗?”

      少妇赶紧直起腰来,说道:

      “好像不在他身上。”

      “嘿嘿!”黑袍老道阴笑道:

      “他老子没死,当然不会传给他的了,此事早在为师意料之中。”

      少妇目光一抬,说道:“那么?”

      黑袍老道嘿然道:“为师自有道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1-946.html - 2018-03-13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鸟儿的乐园一座小山
  •       提起“空山鸟语”这个词,耳边就会响起刘天华先生的同名二胡独奏曲。记得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是在文革时期,在同学的家里。演奏者是当时省城师范学院的老师,同学父亲的... - 2013-10-08
  • 一场雨、一座城、一段回忆-秋水情感文学网
  •   记不清多久,我已再也没有回过这个熟悉的城市。不是怕遇到记忆,而是怕回忆会心痛。每次匆匆地经过,我略知,那个转角的咖啡屋已关闭,那块荒凉的草地已繁华......  我依然最热衷的还是那个琴行,只要有时间,我都会进去看看,里面没有音乐声,东... - 2014-08-05
  • 小山羊找到工作了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只小山羊在找工作,由于小山羊的年龄比较小,所以没人原意让它打工。  小山羊没有放弃,它找呀找。从衣服店走到鞋店。从鞋店又走到玩具店,又从玩具店走到餐厅,终于,餐厅可以打工了。可是餐厅离家太远了,没有办法。小山羊正在为难的时侯,... - 2018-07-25
  • 第一章 秋水芙蓉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秋水玉芙蓉,决云断彩虹,匣中转紫电,入海斩蛟龙。”  玉芙蓉,是一柄举世闻名的宝剑。  剑、当然不会是玉琢的,所以名之为玉芙蓉,是因它冰刃耀雪,晶莹如玉的缘故。  玉芙蓉,是形意门累世相传的传门之宝。  形意门的祖师爷是岳武穆,据说宋... - 2018-01-27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五十一章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这洪泽湖凤尾帮总舵似是已被他鹊巢鸠占,成为真正的主人。  再看黑面龙王贺天锡竟无丝毫不豫,好像这里本来就是史其川的主人,他最多也只是挂名帮主而已!  这和一向雄才大略的黑面龙王,竟然完全不同了!  不知史其川使的...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四十一章 这天午牌时光十骑赶到析城山下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天午牌时光,闻天声、徐少华、贾总管、丁药师祖孙、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壬贵,十骑刚赶到析城山下。  胡老四不禁一呆,说道:“总管,咱们是到析城山来的吗?”  贾老二骑在马上,得意的道:“析城山不能来吗?”  胡老四道:“这个... - 2018-03-18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鬼也欺软怕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座庙宇,整个建筑虽不甚高大,但里面装饰得十分华丽。庙里供奉着各路神仙鬼魅,有木雕的,有泥塑的,个个刷金抹银,神气活现。庙前有一条水沟,水有些深。一天,有个路人经过这里,跨又跨不过去,涉水又深了些。没办法,回头见庙里竖着许多不知名的菩萨,... - 2018-09-16
  • 戈拉的三个儿子 - 经典童话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多风暴的卞南山上,有一间小小的牧羊棚,牧羊人戈拉夫妻俩就住在那儿。他们俩有一个黄头发的女儿,还有三个长相好看的儿子,老大是骄傲的黑皮肤亚尔丹,老二是爱唠叨的红皮肤卢艾斯,老三是为人善良的棕褐色皮肤高姆汉。  有一天,那个黄头发的女儿到半山... - 2018-09-16
  • 点金石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个流浪的疯子在寻找点金石。他褐黄的头发乱蓬蓬地蒙着尘土,身体瘦得像个影子。他双唇紧闭,就像他的紧闭的心门。他的烧红的眼睛就像萤火虫的灯亮在寻找他的爱侣。无边的海在他面前怒吼。喧哗的波浪,在不停地谈论那隐藏的珠宝,嘲笑那不懂得它们意思的愚人... - 2018-09-16
  • 螳螂之勇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次,齐庄公带着几十名随从进山打猎。一路上,齐庄公兴致勃勃,与随从们谈笑风生,驾车驭马,好不轻松愉快。忽然,前面不远的车道上,有一个绿色的小东西,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绿色的小昆虫。那小昆虫正奋力高举起它的两只前臂,怒气冲冲地挺直了身子直逼... - 2018-09-16
  • 恋爱实习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高考结束那晚,有人烧书有人唱歌有人彻夜游荡,布书慧却在小床上写日记。她写了很多,字迹飞舞跳跃,恐怕自己都难辨认,但最后两句却特别工整,好像一个煞有介事的宣言:“我的禁欲时代到此为止,大学一年级我要看许多杂书,认识许多朋友,最重要的... - 2018-09-16
  • 黎丘老丈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魏国都城大梁以北的黎丘乡,经常有爱装扮成乡人子侄兄弟的鬼怪出没。有一天,家住黎丘农村的一位老人在集市上喝了酒,醉醺醺地往家走,在半路上碰到了装做自己儿子模样的黎丘鬼怪。那鬼怪一边假惺惺地搀扶老人,一边左推右晃,让老人一路上受够了罪。老人回到... - 2018-09-16
  • 暴虎冯河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仲由,字子路,年轻时就以勇力闻名。后来子路做了孔子的学生。孔子曾对别人说:“此从我有了子路后,再也没有人敢当面恶言恶语中伤我了。”   子路不好读书。孔子劝他,他说:“南山的竹子,不用加工就是直的,砍下来做箭,可以射穿犀牛皮。学习有什么用!... - 2018-09-16
  • 郢书燕说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天夜里,楚国京城郢都的一个人在家给燕相国写信。因为烛焰偏低,飘忽不定的烛光夹着文房用具淡淡的影子,显得有一点昏暗,所以这郢人对侍者说了一声:“举烛。”明灯高照,写信就看得清楚了。谁知他在烛光不亮,心中犯急,脑子里想... - 2018-09-16
  • 谢谢你的沉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去年冬季一个寒潮来临的下午,我在外面遇上些不愉快的事,又逢下雨,手边没伞,等我像湿羽毛的鸟那样撞进编辑部时,心怀沮丧,仿佛处在一个冰窖中。  这时,电话铃响了,是个初三男生打来的,他口气怯生生的,嗓音非常年轻。他在电话另一端向我讲述了一... - 2018-09-16
  • 游刃有余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梁惠王有一个庖丁,就是厨师。有一回,他去看这个庖丁宰牛,只见他丝毫不费劲地就把牛的骨头和肉分割下来,手起刀落,非常利索。梁惠王感到非常吃惊,便佩服地问庖丁:“你的手艺为什么这么高啊?”庖丁笑着回答说:“这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之所以... - 2018-09-15
  • 你就是一座金矿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有这样一个青年,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两三年了。他在听了一次成功心理课之后,颇受启发和鼓舞,心情为之振奋。他在课上的当众讲话练习中说:“所有的成功者,尽管他们的出身、学历、境遇、职业和个性等等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自信主动。自信,是... - 2018-02-11
  • 第一章 通往老爷岭的路上是一片荒野_东风传奇
  •   从柳林镇通往老爷岭,本来是一片荒野,如今却铺上了一条足可容得四辆马车并行的平整黄土大道。  在这条大道两旁,搭起了节比相连,好像摊位一排一排的布棚,连绵十数里,每一座布棚里,都摆起几张方桌长凳。  好像是盛大的庙会,也好像是办喜庆宴会,... - 2017-12-15
  •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_紫衣玉箫
  •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焦一闵... - 2017-11-29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我是一棵小白杨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不知道我的前生为什么是一棵树,并且是一棵小白杨。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一棵梧桐树长在一起。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开不出紫藤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又会和美丽的凌霄花缠绕上。  ——题记  【一】  记不清是在哪个遥远的年代,我已经不知道自己从... - 2018-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