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落,身形一闪而出,右腕挥处,一道冷芒,闪电般激射过去。

      这一剑,他蓄势而发,事前既没出声招呼,出手更不带半点剑风,去的无声无息,等到剑光乍现,森冷的剑锋已经射到巫婆子出声之处。

      但听“呛”的一声,。剑尖刺在石壁上,飞起一溜火星。

      敢情巫婆子活声出口,人已移形换位,闪了开去、宋文俊一剑刺空,心知不妙,正待往后跃退。

      突听左侧传来巫婆子一声阴笑,说道:“老婆子看在宋老爷子份上,你去吧!”

      一记掌风,卷撞过来!

      宋文俊要待挥剑护身,已是不及,只好左臂一横,横掌推出,使了一记“秋水横舟”,硬接对方一掌。

      两股暗劲,乍然一接,宋文俊只觉那股掌风,十分阴柔,生似被人轻轻推了一把,但却身不由已的往后连退了数步之多!”

      “甘玄通急忙问道:“少庄主怎么了?”

      宋文俊道:“在下和贼婆子对了一掌。”

      话声未落,止不住一阵喘息,双脚一软,“砰”然往地上跌坐下去。

      无住大师堪堪提杖赶来,睹状大惊,低声道:“少庄主中了暗算么?”

      只听巫婆子的声音,传了出来,说道:“老和尚,你功力深厚,只要及时以‘般若禅功’,替他打通奇经八脉,就可无事。”

      甘玄通听得心头一惊,不觉修眉耸动,喝道:”你用‘阴手’伤了他?”

      巫婆子呷呷笑道:“老婆子劝他退出去,他不肯听,老婆子有什么法子?”

      站在洞口的霍万清听说少庄主负了伤,急忙奔入洞内,说道:“大师,少庄主伤得如何?”

      甘玄通道:“少庄主被贼婆子‘阴手’所伤,看来伤势不轻,霍总管快把他抱出去再说。”

      “阴手?”

      霍万清听得机伶一颤,急忙低头看去,石窟中虽然黝黑,但还可射进些星月之光。

      只见宋文俊这一瞬间,双目紧闭,脸如金纸,已经肾迷不省人事,一时心头大急,凄然道:“为‘阴手’所伤,只有贼婆子本人,才能施救,这如何是好?”

      只听洞中巫婆子又道:“老身已经告诉过老和尚了,他练的‘般若禅功’,可救少庄主之事。”

      她以“阴手”打伤宋文俊,又明白说出惟有无住大师的“般若禅功”打通奇经八脉可救,分明是想拖时间,和消耗无住大师的功力。

      因为一行人中,只有无住大师的修为最深,武功最高,但如果施展“般若禅功”,替宋文俊打通奇经八脉疗伤,自然要消耗老和尚的不少功力了。

      “阿弥陀佛。”

      无住大师低喧一声佛号,说道:“霍总管,咱们且行退出,由贫衲替少庄主疗伤要紧。”

      洞中的巫婆子呷呷笑道:“舍此别无良策,你们快出去吧!”

      霍万清抱起宋文俊,厉声喝道:“老虔婆,你莫要得意,霍某不会饶过你的。”

      举步退出洞去。

      巫婆子阴笑道:“老婆子等着。”

      飞虹羽士道:“这贼婆子一向诡计多端,手段毒辣、看来她躲在洞中不出,还连伤了咱们二人,要对付她,真还棘手得很!”

      秃顶神雕道:“那是她占了地利之势,如论武功,咱们也未必输她,兄弟觉得她再要躲着不出。咱们就给她来个火攻,不怕她不出来。”

      甘玄通道:“孟道兄不要忘了盟主为她们劫持,也在石窟之中。”

      秃顶神雕道:“兄弟顾虑的也就在此……”

      这时无住大师已经靠壁盘膝坐下,霍万清抱着宋文俊在无住大师对面席地而坐。

      无住大师目光一转,说道:“贫衲替少庄主打通奇经八脉,景少也约需半个时辰之久,在这段时间之内,不可有人惊扰,也许巫婆子等人,会趁机突围而出,诸位道兄,务必全神戒备才好。”

      甘玄通道:“大师只管放心,有咱们几个人护法,绝出不了差错。”

      无住大师道:“如此就好。”

      飞虹羽士道:“甘道兄,咱们还是分派一下人手,免得临时措手不及。”

      甘玄通道:“咱们几个之中,加论经验老到,该推孟道兄第一,就请他调兵遣将,”你看如何?”

      飞虹羽士点头道:“道兄说得极是,盂道兄,咱们该如何列阵防守,就看你的了。”

      秃顶神雕道,“道兄分配,不就是了?”

      甘玄通道:“时间宝贵,盂道兑也别再客气了,贫道和甘道兄悉听调遣,你就不用推倭了。”

      秃顶神雕朝洞外略为打量,笑道:“咱们就以目前各位站立的位置为准,甘道兄、陆道兄守住洞口,不让洞内的人冲出来,史道兄,岳少侠、竺姑娘三位守护大师和少庄主,兄弟负责山下来人,就可万无一失,不知诸位道兄意下如何?”

      飞虹羽士“锵”的一声,抽出长剑,含笑道:“孟道兄果然有军师之才,咱们就这样分配好了。”

      当下就和甘玄通二人,进入石窟,一左一右,转到暗处,监视洞内动静。

      秃顶神雕也手仗长剑,监视大石崖右侧的小径。

      史傅鼎针已起出,又经过一阵调息,伤势已好了大半,就和岳少俊、竺秋兰三人,品字形围在无住大师和霍万清两人身外.面向外立。

      石崖上,立时静止下来,无住大师眼看大家已经布成了阵势,也就缓缓闭上了眼睛,默运“般若禅功”。

      左手当胸,单掌直竖,缓慢伸出右手,按在宋文俊头顶“百会穴”上,把一股真气,度了过去。

      要替人打通奇经八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必须有数十年修为,功力深厚的人,方能施行。

      尤其被“阴手”所伤的人,体内经络,受到阴气的侵袭,本来除了施展“阴手”的人,以本身阴气,把受伤的人经络所中的阴沉吸收回去,方可得救。

      那就只有练佛门“般若禅功”的人,打通奇经八脉,才能把阴气逼出体外,也可得救。

      这自然不是一般修为功深,内功精湛的人,打通奇经八脉,所能奏效的了。

      无住大师在少林寺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一生修为,何等精湛?此时施展起“般若禅功”,看去当真宝相庄严,佛法无边,使大家都起了五蕴皆空,肃然虔敬之心。

      大石崖上,静得听不到半点声音,就是天风吹来,都丝丝可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山下没有人冲上来,躲在石窟中的巫婆子,也不见动静,时光就在大家列阵以待,严神戒备中,悄悄的过去。

      只听无住大师口中大喝一声,按住宋文俊“百会穴”上的手掌,突然收了回去。

      他这一声狮子吼般的大喝,在万籁俱寂之中、听来真是如闻焦雷,震得在场众人耳中嗡嗡不绝!

      由霍万清抱着盘膝而坐的宋文俊,身躯猛然一震,如梦初醒,倏地睁开眼来,口中轻“咦”一声,道:“我怎么坐在这里呢?”

      随着话声,挣扎欲起。

      霍万清忙道:“少庄主,你感觉好多了吧?此刻伤势初愈,不可挣动……”

      宋文俊回头问道:“霍总管,我怎么了?”

      无住大师缓缓吐了口气,站起身子,一手拄着禅杖,蔼然笑道:“少庄主已经不碍事了,‘阴手’伤人,最厉害的就是阴气侵袭经脉,体内阳气,受到巨大的耗损,使人昏睡,贫衲已把少庄主所中阴气从经络中逼出,伤势也就完全康复了。”

      宋文俊一跃而起,拱手道:“多谢大师救援,在下想起来了,在下是和贼婆子对了一掌,当时只觉一股阴柔寒意,循臂而上,使人有窒息之感,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依稀中好像暴晒在和煦的日光之下,全身骨胳,都有着阳和之气,又好像睡得很舒畅,”只听耳边响起一声焦雷,才把在下惊醒过来。”

      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4-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曙光乍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转过脸来,脸上神色,已然变得十分严肃,朝董崇智说道:  “董老弟,现在咱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  董崇智身躯微震,说道:  “佟护法要说什么?”  佟仲和道:  “自然是有关贼党侵犯本山的事了。”  董崇智冷声道:  “兄弟前...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十一章 祭起诛神剑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紫衣煞君三十年前就纵横关外,威震江湖,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的。  管秋霜这番话,听得坐在帮主下首的逢老大脸上都变了色。  就是凌干青也觉得妹子这样说,未免太过份了。  紫衣煞君不禁一呆,他也从没想到一个小女娃敢对他这般说话,目光望着她...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百剑之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好卑鄙的手段。”  桑南施废然道:“这么说来,那金姑娘一走,幕后主使人物,依然找不到了。”  金鸠婆婆怒声道:“怎会找不到?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老婆子找不到小丫头,不会到江南找耿存亮去?”  桑南施点头道:“这就成了一石三...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临川寺救人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三人回入茅舍,金赞廷道:“谢兄,那八具尸体,留在外面,到了明天,只怕会有麻烦。”  谢公愚笑道:“金兄只管放心,不会有麻烦的。”他从左手袖中掏出一管黑黝黝的东西,朝金赞廷递去,笑道:“金兄看看这是什么?”  金赞廷接过铁筒,看了一眼,说... - 2018-01-06
  • 第十一章 秦宫主赴人之约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中秀道:“咱们要知道的就是秦宫主赴什么人之约去的,现在既已知道是长江盟向秦宫主下战书,约你到白帝城去的,这就够了,秦宫主前去赴约,到了白帝城,自然没遇上长江盟的人了?”  散花仙子怒声道:“你们使调虎离山之计,前来愉袭神女宫,自然没人... - 2018-01-08
  • 第十一章 孤立无援的巨大危机_商道_故事大全
  •   “我说王大人,”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朴钟一拍着王造时的肩膀说道,“我们不是还可以靠王大人出面去说服他们嘛!王大人和我们不一样,您是中国人,您可以去见那些同样是中国人的商人们,敞开胸襟去劝说他们,让他们回心转意嘛!”  朴钟一说的是实话。... - 2018-01-12
  • 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剑主之争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华清辉总是一派之主,和一个晚辈女子比剑,自然不好使出杀手来,这一来冷雪娥可以不用理会华清辉的杀招;但华清辉对冷雪娥的杀招,却不能不理,这就未免显得有些缚手缚脚,只好以拆解代替进招。  冷雪娥占了这一层便宜,就毫无顾虑的一路挥剑抢攻,攻势... - 2018-01-04
  • 第十一章 阴人毒手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不知来的是谁?但觉那蓝氅人虎步龙行,顾盼之间,另有一种摄人威势,自己和阿菊站在厅前,就显得大是不如人家,脚下不由自主的往边退了两步。  马飞虹心念电转,不觉呵呵笑道:“原来是彩带门的朋友,兄弟失迎了。”  阶前八名黑衣武士因有堂主... - 2018-01-08
  • 第十一章 奇信怪柬_彩虹剑
  •   盛振华辞去之际,三人也就各自回房休息。  范子云掩上房门,从贴身取出紫玉托自己捎来的信,那是一个空白的信封,封得极密。  范子云取出信封之后,不禁想起了紫玉,看着信封,怔怔出了神,才轻轻撕开封口,信封里面,果然另有一个折得较小的信封。 ... - 2017-12-21
  • 第十一章 风云诡异_须弥怪客
  •   庄子云:“安危相易,祸福相生。”  柳家本来过得平平安安,柳媚又学成归来,本是一家团圆以享天伦之乐的好时候。不料因她长得太美,引起鲍张两家恶少的垂涎,更不料这一帮一会又为人所屠,硬把两桩血案栽到柳家头上,全家只好养家避祸,寄人篱下,偏偏...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谷飞云想起昨天看到的苗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店伙退去之后,谷飞云想起昨天自己在对面茶楼上看到的苗条人影,朝客店中走入,自己当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原来就是全依云。  哦,还有,昨天傍晚,自己在白山关附近,明明已经拿住项中英,他忽然“啊”了一声,右眼流血,同时自己右腕“曲池穴”上也被一...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故剑情殷_北山惊龙
  •   江边停着的那艘大船,隐约露出灯光!  中舱一张锦榻上,直挺挺躺着一人,那不是在客店中被人掳走的点苍流。云剑客沐苍澜还有谁来?  但奇怪的榻前站着一个头梳宫髻的女人,她身形朝里,只看到一个背影,似乎正在替流云剑客运功逼毒!  但就在三人堪... - 2017-12-11
  • 第十一章 情场受挫_梵林血珠
  •   皇甫敬听女儿说了陈野的奇怪行为,觉得十分惊诧,不过,他是宁可信其有。  “莫非,我的伤就是他治的么?”  “啊,不会吧,爹爹,他能有这么强的内功么?”  “难说,这样吧,我们把他带走,待爹爹慢慢问他。未来争夺佛宝;需要大量好手呢。””爹... - 2017-12-07
  • 第十一章 得之仙曲_翠莲曲
  •   莲儿随着他双手搬动,慢慢转过身子,低垂着羞红的粉颈,一个身子,仿佛还在轻微颤抖。她方才一时又羞又怕,才挣脱身子,这时瞧着他一脸惶急,心中又有点不忍。  试想自小青梅竹马,耳鬃颗磨的伴侣,分别了七年,如今大家都长大了,那个少女不怀春?  ... - 2017-12-20
  • 第十一章 江上秘密_珍珠令
  •   两人回到小客室,仍然分宾主落座。  凌君毅冷然道:“仙子还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玄衣罗刹笑吟吟地道:“你方才已和那位祝庄主见过面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也交谈过了,如今不用再提谁真谁假,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凌君毅道:“什么事... - 2017-12-24
  • 第十一章 横山逸士_引剑珠
  •   韦宗方曾听不知名叔叔说过“行走江湖,同毒沙峡的人不可接近”之言,如今又听丁大哥提到“毒沙峡”,不禁问道:“丁大哥,毒沙峡到底是什么地方?”  丁之江道:“毒沙峡么,他们里面的人,个个都擅于用毒,已有多年不在江湖行动,小兄也不太详细。” ... - 2017-12-29
  • 第十一章 为子报仇护犊心 千里寻药恩人情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又在这乡间小屋中,这儿曾经是唐耕心被她所救的疗养之所,这儿的粗陋小屋,阡陌田垅,甚至到处的驴屎牛渤气味,都是美好憧憬的导体。  那时虽然唐耕心经脉不畅,但她有信心,希望无穷、而现在,她只能陶醉在回忆中,当意识把她拉回现实中时,她会... - 2017-12-26
  • 老子·道德经 第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三十辐①共一毂②,当其无,有车之用③。埏埴以为器④,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⑥。[译文]三十根辐条汇集到一根毂中的孔洞当中,有了车毂中空的地方,才有车的作用。揉和陶土做成器皿,有了...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