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又平静地进入睡眠时,仿佛呈现了一条幽静的道路,树木和草丛依次闪开。一个女人哭泣般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嘶哑的声音在当初寂静无比的黑夜里突然响起,使我此刻回想中的童年颤抖不已。

      我看到了自己,一个受惊的孩子睁大恐惧的眼睛,他的脸型在黑暗里模糊不清。那个女人的呼喊声持续了很久,我是那么急切和害怕地期待着另一个声音的来到,一个出来回答女人的呼喊,能够平息她哭泣的声音,可是没有出现。现在我能够意识到当初自己惊恐的原因,那就是我一直没有听到一个出来回答的声音。再也没有比孤独的无依无靠的呼喊声更让人战栗了,在雨中空旷的黑夜里。

      紧随而来的另一个记忆,是几只白色的羊羔从河边青草上走过来。显然这是对白昼的印象,是对前一个记忆造成的不安进行抚摸。只是我难以确定自己获得这个印象时所处的位置。

      可能是几天以后,我似乎听到了回答这个女人呼喊的声音。那时候是傍晚,一场暴雨刚刚过去,天空里的黑云犹如滚滚浓烟。我坐在屋后的池塘旁,在潮湿的景色里,一个陌生的男人向我走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走来时黑衣在阴沉的的天空下如旗帜一样飘荡着。正在接近的这个景象,使我心里蓦然重现了那个女人清晰的呼喊声。陌生男人犀利的目光从远处开始,到走近一直注视着我。就在我惊恐万分的时候,他转身走上了一条田埂,逐渐离我远去。宽大的黑衣由于风的掀动,发出哗哗的响声。我成年以后回顾往事时,总要长久地停留在这个地方,惊诧自己当初为何会将这哗哗的衣服声响,理解成是对那个女人黑夜雨中呼喊的回答。

      我记得这样一个上午,一个清澈透明的上午,我跟在村里几个孩子后面奔跑,脚下是松软的泥土和迎风起舞的青草。

      阳光那时候似乎更像是温和的颜色涂抹在我们身上,还不是耀眼的光芒。我们奔跑着,像那些河边的羊羔。似乎是跑了很长时间,我们来到了一座破旧的庙宇,我看到了几个巨大的蜘蛛网。

      应该是更早一些时候,村里的一个孩子从远处走过来。我至今记得他苍白的脸色,他的嘴唇被风吹得哆哆嗦嗦,他对我们说:

      “那边有个死人。”

      死人躺在蜘蛛网的下面,我看到了他,就是昨天傍晚向我走来的黑衣男人。虽然我现在努力回想自己当初的心情,可我没有成功。回想中的往事已被抽去了当初的情绪,只剩下了外壳。此刻蕴含其中的情绪是我现在的情绪。陌生男人突然死去的事实,对于六岁的我只能是微微的惊讶,不会出现延伸的感叹。他仰躺在潮湿的泥土上,双目关闭,一副舒适安详的神态。我注意到黑色的衣服上沾满了泥迹了,斑斑驳驳就像田埂上那些灰暗的无名之花。我第一次看到了死去的人,看上去他像是睡着的。这是我六岁时的真实感受,原来死去就是睡着了。

      此后我是那么的惧怕黑夜,我眼前出现了自己站在村口路上的情景,降临的夜色犹如洪水滚滚而来,将我的眼睛吞没了,也就吞没了一切。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躺在黑暗的床上不敢入睡,四周的寂静使我的恐惧无限扩张。我一次次和睡眠搏斗,它强有力的手使劲要把我拉进去,我拚命抵抗。我害怕像陌生男人那样,一旦睡着了就永远不再醒来。可是最后我总是疲惫不堪,无可奈何地掉入了睡眠的宁静之中。当我翌日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活着,看着阳光从门缝里照射进来,我的喜悦使我激动无比,我获得了拯救。

      我六岁时最后的记忆,是我在奔跑。记忆重现了城里造船厂昔日的荣耀,他们制造的第一艘水泥船将来到南门的河上。我和哥哥跑向了河边。过去的阳光是那么的鲜艳,照耀着我年轻的母亲,她蓝方格的头巾飘动在往昔的秋风里,我弟弟坐在她的怀中,睁大着莫名其妙的眼睛。我那个笑声响亮的父亲,赤脚走上了田埂。为什么要出现一个身穿军装的高大男人?就像一片树叶飘入了树林,他走到了我的家人中间。

      河边已经站满了人,哥哥带着我,从那些成年人的裤裆里钻过去,嘈杂的人声覆盖了我们。我们爬到了河边,从两个大人的裤裆里伸出了脑袋,像两只乌龟一样东张西望。

      激动人心的时刻是由喧天的锣鼓声送来的,在两岸欢腾的人声里,我看到了驶来的水泥船,船上悬挂着几根长长的麻绳,绳上结满了五颜六色的纸片,那么多鲜花在空中开放?

      十来个年轻的男人在船上敲锣打鼓。

      我向哥哥喊叫:

      “哥哥,这船是用什么做的?”

      我的哥哥扭过头来以同样的喊叫回答我:

      “石头做的。”

      “那它怎么不沉下去呢?”

      “笨蛋。”我哥哥说:“你没看到上面有麻绳吊着?”

      身穿军装的王立强,在这样的情景里突然出现,使我对南门的记忆被迫中断了五年。这个高大的男人,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南门,坐上一艘突突直响的轮船,在一条漫长的河流里接近了那个名叫孙荡的城镇。我不知道自己已被父母送给了别人,我以为前往的地方是一次有趣的游玩。在那条小路上,疾病缠身的祖父与我擦肩相遇,面对他忧虑的目光,我得意洋洋地对他说:

      “我现在没工夫和你说话。”

      五年以后,当我独自回到南门时,又和祖父相逢在这条路上。

      我回家后不久,一家姓苏的城里人搬到南门来居住了。一个夏天的早晨,苏家的两个男孩从屋内搬出了一张小圆桌,放在树荫下面吃起了早餐。

      这是我十二岁看到的情景。两个城里孩子穿着商店里买来的衣裤坐在那里。我一个人坐在池塘旁,穿的是土布手工缝制的短裤。然后我看到十四岁的哥哥领着九岁的弟弟向苏家的孩子走去。他们和我一样,也都光着上身,在阳光下黑黝黝的像两条泥鳅。

      在此之前,我听到哥哥在晒场那边说:

      “走,去看看城里人吃什么菜。”

      晒场那边众多的孩子里,愿意跟随哥哥走向两个陌生人的,只有九岁的弟弟。我的哥哥昂首阔步走去时,显得英勇无比,弟弟则小跑着紧随其后。他们手上挎着的割草篮子在那条路上摇晃不止。

      两个城里孩子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警惕地注视着我的兄弟。我的兄弟没有停留,大模大样地从小圆桌前走过,又从城里人的屋后绕了回来。比起哥哥来,我弟弟的大模大样就显得有些虚张声势。

      他们回到晒场后,我听到哥哥说:

      “城里人也在吃咸菜,和我们一样。”

      “没有肉吗?”

      “屁也没有。”

      我弟弟这时出来纠正:

      “他们的咸菜里有油,我们的咸菜里没有油。”

      哥哥可能推了弟弟一把:

      “去、去、去,油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也有。”

      弟弟继续说:“那是香油,我们家没有。”

      “你知道个屁。”

      “我闻到的。”

      我十二岁那年王立强死后,独自一人回到南门,仿佛又开始了被人领养的生活。那些日子里,我经常有一些奇怪的感觉,似乎王立强和李秀英才是我的真正父母,而南门这个家对于我,只是一种施舍而已。这种疏远和隔膜最初来自于那场大火。我和祖父意外相遇后一起回到南门恰好一场大火在我家的屋顶上飘扬。

      这样的巧合使父亲在此后的日子里,总是满腹狐疑地看着我和祖父,仿佛这场灾难是我们带来的。有时我无意中和祖父站在一起,父亲就会紧张地嗷嗷乱叫,似乎他刚盖起来的茅屋又要着火了。

      祖父在我回到南门的第二年就死去了。祖父的消失,使父亲放弃了对我们的疑神疑鬼。但我在家中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70-934.html - 2018-02-09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四章 出生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58年秋天,年轻的孙广才与后来出任商业局长的郑玉达相遇在去南门的路上。郑玉达在晚年时,向他的儿子郑亮讲叙了当初的情景。风烛残年的郑玉达那时正受肺癌之苦,他的讲叙里充满肺部的呼呼声。尽管如此,郑玉达还是为当初情景的重现而笑声朗朗。  ... - 2018-02-09
  • 第五章 友情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苏家从南门搬走以后,我就很少能够见到苏宇和苏杭,直到升入中学,我们才开始再次相见。我惊讶地发现,这对在南门时情如手足的兄弟,在学校里显露出来的关系,竟有点像我和孙光平那样淡漠,而且他们是那样的不同。  那时的苏宇除了单薄外,已经很像一个... - 2018-02-09
  • 第三章 死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的弟弟,从哥哥脸上学会了骄傲的孙光明,在那个夏日中午走向河边去摸螺蛳。我重又看到了当初的情景,孙光明穿一条短裤衩,从屋角拿起他的割草篮子走了出去。屋外的阳光照射在他赤裸的脊背上,黝黑的脊背看上去很油腻。  现在眼前经常会出现模糊的幻觉... - 2018-02-09
  • 第二章 婚礼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坐在池塘旁的那些岁月,冯玉青在村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曾给过我连续不断的憧憬。这个年轻的女子经常是手提木桶走来,走到井台旁时,她的身体就会小心翼翼。她的谨慎便要引起我的担忧,担忧井旁的青苔会将她滑倒在地。  她将木桶放入井中弯腰时,... - 2018-02-09
  • 第六章 战栗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十四岁的时候,在黑夜里发现了一个神秘的举动,从而让我获得了奇妙的感受。那一瞬间激烈无比的快乐出现时,当初的颤抖使我十分惊讶。这是我最初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用恐惧的方式来表达欢乐。此后接触到战栗这个词时,我的理解显然和同龄的人不太一样了,... - 2018-02-11
  • 在细雨中呼喊 自序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作者的自序通常是一次约会,在漫漫记忆里去确定那些转瞬即逝的地点,与曾经出现过的叙述约会,或者说与自己的过去约会。本篇序言也不例外,于是它首先成为了时间的约会,是一九九八年与一九九一年的约会;然后,也是本书作者与书中人物的约会。我们看到,... - 2018-02-09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七章 苏宇之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一惯早起的苏宇,在那个上午因为脑血管破裂陷入了昏迷。残留的神智使他微微睁开眼睛,以极其软弱的目光向这个世界发出最后的求救。  我的朋友用他生命最后的光亮,注视着他居住多年的房间,世界最后向他呈现的面貌是那么狭窄。他依稀感受到苏杭在床上沉... - 2018-02-11
  • 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 - 2018-02-11
  • 第九章 风烛残年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祖父摔坏腰以后,我的印象里突然出现了一位叔叔。这个我完全陌生的人,似乎在一个小集镇上干着让人张开嘴巴,然后往里拔牙的事。据说他和一个屠夫,还有一个鞋匠占据了一条街道拐角的地方。我的叔叔继承了我祖父曾经有过的荒唐的行医生涯,但他能够长久地... - 2018-02-11
  • 第八章 遥远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说我祖父孙有元是一个怒气冲冲的家伙,那是我父亲的看法。孙广才是一个善于推卸责任的父亲,他热衷于对我进行粗野的教育,当我皮开肉绽,同时他也气喘吁吁的时候,他就开始塑造祖父的形象了,他说:  “要是我爹,早把你揍死啦。”  我的祖父已经死去...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朋友就是另一个自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由紧张的高中生活进入大学校园,好像没有人学习。女生为三毛、琼瑶痛哭流涕,男生不是在《自助旅行手册》上寻找最佳旅游线路,就是在苦修《恋爱兵法》。  我突然发现全世界的人都在忙着恋爱、约会,享受大好的青春,只有我还在傻乎乎地戴着厚厚的眼镜... - 2018-11-14
  • 伤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时,我们4个女孩子住一间寝室。睡我上铺的杜娟是班上的特困生,而另外两个女孩子家境富裕,挥金如土。我家境贫寒,与那两个女孩子自然没有共同语言,便慢慢和杜娟成了好朋友。  杜娟成绩一直很好,对同学也有亲和力,开学不久就当了班长。但我并不... - 2018-11-14
  • 小村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601宿舍,有6个女孩儿,周末的时候,5个比赛赖床,只有包默默弃权参加,她颠颠地跑到食堂,拿着笔录下来的菜单,包子、油条、茶叶蛋、小米粥,满载而归,气喘吁吁爬上6楼一一给我们分发。大家一边享用着余温不减的早餐,一边指指暖瓶:活雷锋默默姐... - 2018-11-14
  • 一次普普通通的测试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初中时,我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我也深得数学老师张老师的信任,张老师总是让我帮他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工作。  一次数学测验后,张老师由于忙于校务工作,放学后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给了我一份标准答案,让我帮他批改试卷。  或许是这次试卷比... - 2018-11-14
  • 春天的花一样漂亮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你想过当公敌的后果吗  英语课上,教室里除了姜灿灿清晰得水珠落玉盘一样的声音外,再无声音。时间仿佛都在那一刻停止了一样,以至于姜灿灿的背诵声停止了好一会儿,英语老师才回过神来,扶了扶眼镜,示意姜灿灿坐下,她说:“我想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 - 2018-11-14
  • 我的阳光,你在哪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到一个班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你,因为你安静得如同一朵静静绽放的兰花,匆匆而过的人嗅不到你的清香,偶然的一瞥,我发现了清新脱俗、美丽安静的你。  我开始主动和你搭讪,努力去发展我们的关系。尽管你对这种冒失的人比较讨厌,我们还是渐渐成了... - 2018-11-14
  • 男孩,你知道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第一次见到你,你站在窗外,漠漠的眼神。橘红的阳光照在你白色的T恤上,轻风一吹,橘红浮动起来,于是,这一刻,定格。  惯行的排座位,闭上眼睛,想,若有缘分让你排在我后面,然后回头,看见你明朗的笑,我欣喜若狂,表面却装得很平静。  问你些简... - 2018-11-14
  • 变态的少女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雪的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到小雪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存下百万家业。不幸的是,在小雪5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到了该读书的年纪,聪明的小雪一入学就显示出很高的天赋。只要老师讲过的课程,她都会很快地理解,一篇课文别的同学要背... - 2018-11-14
  • 给个台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和所有的愣头青一样——喜欢往人后背上贴“乌龟”,喜欢往胆小女生的抽屉里放丑陋的蟾蜍,然后很放肆地大笑。然而自从初三那年,林琳“落户”本班之后,我却变了。  林琳来自上海,她不仅有着和名字一样美丽的容貌... - 2018-11-14
  • 因为他,她心里再装不下别的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李雪纯是一个又矮又胖的女孩儿,因为其貌不扬, 加上腼腆木讷,班里人都叫她“丑小鸭”。每次进教室,她都用力低着头。同学们不喜欢她,没人愿意跟她同桌,她旁边的位子便一直空着。  高二时,班里来了个插班生周华伟,他来自省城,一身大红... - 2018-11-14
  • 皱巴巴的字条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帅是邻班的男孩,高高的个儿,俊朗的外表,总是T恤、牛仔裤,外加一双运动鞋,看起来很阳光。帅的成绩很好,每当我问起他常胜不衰的秘诀时,他总是盯着我狂笑不已,随后才很努力地挤出两个字:保密!“臭小子,还跟我摆架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我... - 2018-11-14
  • 找魔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如读高一那年,迷上了上网聊天。  当初阿如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新环境。每天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没有课外活动,也没有知心朋友。倒是在聊天室里,她可以随心所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阿如给自... - 2018-11-14
  • 照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杨文艳是我们班的文娱委员,人长得漂亮,性格也较开朗。说实话,我很喜欢她,并且偷偷给她写过几封那种信,但她对我总是若即若离,似乎从没拒绝,也没明确表示过喜欢我。但我对她的追求并没放松。  一个周末的下午,杨文艳亲自将我约到她的寝室。闲谈一... - 2018-11-14
  • 那天晚上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停电的那30秒钟,我做了一件错事。  那个晚上,我一直忐忑不安。第二天早晨,一进学校,我就浑身颤抖。当我在教室过道里碰到小丽时,我更在哆嗦。  “你冷吗?”小丽问。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嫉妒地盯着我。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小丽是年级最... - 201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