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记录_沙海

  •   盗墓笔记 沙海腔隙

      吴邪统计卷宗

      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把这些事情写下来,本来这种东西,过去也就过去了,我也不打算留一些东西传到后世,证明自己的人生有多精彩。我记录下来是因为我发现,如果没有这样的习惯,我很容易忽视掉一些我原本可以发现的细节。

      有很多东西在最初见到的时候,总是觉得不值得一提,其真正的价值可能要很久之后才会显露出来,如果到那个时候,我已经把这些信息完全忘记了,那该多么的糟糕。

      所以我得事无巨细的记下来,虽然这会浪费我很多时间——我的时间本身就不充裕——但是我还是决定这么做了。希望我以后不会为此而后悔,事实上我现在就几乎可以肯定我不会后悔,一个好习惯有时候只要起一次关键作用就够了。

      人生能有多少关键呢,不过一两次而已。

      记录的时候我不太会透露具体的核心信息,以免我记录的东西危害到我的安全。

      记录的第一件事情,事实上很出乎我的意料,我在某一段时间,一直让手下的人注意各地水土上的异常现象,整理了很多地方上的传闻,我对于异常长寿的村落和山区有着浓厚的兴趣,这种异常的长寿是指当地情况和长寿有着本源性的矛盾。或者在一个艰苦的、平均寿命不长的偏远山村,在地理没有特征性差异的情况下,十几个靠的很近的村子都出现了一个长寿村落,就很值得人怀疑。

      然而这方面的消息事实上不错,有名的长寿村往往有其有名的道理,也有长寿的道理。而隐蔽的还没有被发现的长寿村,因为没有人口和年龄统计,即使村中有很多的百岁老人,也难以发觉。最先汇集到我这里的信息,和长寿没有关系,更多的是一些离奇的以讹传讹的当地野路子故事。

      大部分这样的故事都是某些想象力丰富又无聊吃空的人杜撰的,我一度认为所有这样的故事都应该是虚假的,一直到我遇到这件事情,我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比例的事情。

      我听来的版本是这样的,相当的离奇,在我听完之前,我一直找不到让自己相信的契合点。

      事情发生在一个火电站工程,当地建造了一个火电站的大型工程,地点是在银川附近,我的一个同学在那里做基建吊装的工作,这是我们专业的一种偏理科的衍生职业,他做的不错,这个工作唯一的不好是需要长期离家,因为一个火电站工程往往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才会完成,所以他在工程当地往往需要生活一段时间。

      他在介入这个火电站工程的时候,已经不在第一线工作,为了能够少离家一点,他尝试往行政方面努力,所以在工程开建之前,他就到了当地,作为储备干部参加了当地的一些土地买卖工作。

      从农民手中买入土地用来建设火电站,在中国是一件非常考验耐心和政治手腕的事情,而他负责的地更加难弄,那是当地农民的坟地,而且是几代的老坟山。

      事实上,最后他们买下那座山的价格比预期的贵了不止一倍,主要原因是在村民中有一个代言人,做这种工作的人最讨厌这种人,那是一个从农村出去,在都市工作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大概34岁,黝黑修长,文质彬彬但是有一些阴郁,他是一个大学的讲师。

      这个人在坟地也有几座坟,他主持了村子里和开发商的谈判,并且取得了胜利。总体来说,对于这么大型的火电项目,这么一点超支不算什么,于是事情很快进行到了迁坟的实际阶段。

      问题就出在迁坟的时候,那个讲师家里有三座坟,其中有两座是祖坟,他直接讲这两座坟迁入了他们家的祠堂的集体墓里,为了省钱,很多人集资了这么一个大型的墓穴。

      但是有一座新坟,他的母亲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希望还是按照原样迁藏到另一块墓地去,那是他妹妹的坟墓,他的妹妹是在5岁的时候夭折的,原因应该和他有关系,所以他相当自责,他母亲显然也没有原谅他,说起这件事情来十分的恶毒。

      他给妹妹迁坟的时候,很多人在场,正好是迁坟最忙碌的一天,当天又下了一场大雨,山地变得十分泥泞,泥土被启开之后,他们就发现棺材腐烂得非常厉害,表面的腐蚀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整只棺材好像发泡发霉长着菌丝的豆腐,感觉一戳就会垮掉。

      他们把棺材启出来之后,小心翼翼的先抬下山,安置到临时的中转站,然后等时间一到立即去新的坟地下葬,结果在下山的时候,因为另一家的脚夫滑倒,被另外一户的棺材撞了一下。

      两只棺材撞到了一起,他妹妹的那只棺材就被撞得脱了底部,棺材里的东西直接从底部漏了下来,滚进了烂泥里。

      老太太看到这个场面直接就晕了,讲师冲上去,一边大骂脚夫,一边自己去搜弄骸骨。我们知道农村里一直以来从古至今的习俗,尸体都是用棉被包裹入殓的。讲师把尸骨拼起来之后,立即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妹妹是四岁的时候入殓的,但是他从棺材里捡出来的是,是一具成人的骨骸。”我的同学在对我叙述这件事情的时候,比划了一下腿骨的长度:“腿骨已经发育成熟了,4岁女童的头骨和指骨和成年女性相差巨大,所以当场的人慢慢的都反应了过来。”

      “被掉包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之前我老家迁坟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件奇怪的事情,后来证实是我三叔自己搞的鬼,但是尸体在棺材内被掉包的事情,很多地方都发生过真实的案例。

      “如果是被掉包的,我就不来找你了。”我的同学告诉我:“他们后来报了案,虽然刑侦对于这件事的意义不大,但是警察证明了一件事情,这具骸骨,确实是她妹妹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93&f_id=759 - 2015-12-25
  • 第一章 小酒店高手辈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中秋已过,秋风带着微微寒意,太阳也比夏天提早下山,现在不过申末酉初,天色就已逐渐昏暗下来!  瓜州,这富有诗意的古渡头,小街上开始有了疏疏落落的灯光!  这是街尾的一家小酒馆,门口悬挂了一... - 2018-01-13
  • 第二部 红顶商人 第一章 游天勇红曾国藩送信(1)_红顶商人胡雪岩
  •   “禀大帅,”戈什哈向正在“饭后一局棋”的曾国藩请个安说,“浙江的差官求见。请大帅的示:见是不见?”曾国藩正在打一个劫;这个劫关乎“东南半壁”的存亡,非打不可,然而他终于投子而起。  “没有不见之理。叫他进来好了。”  那名差官穿着一身破... - 2018-01-16
  • 第一章 东岳疑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腰间双绩带,系剑结同心——古诗——  这是二月初头,东风料峭,清晨,更觉得春寒凛烈!  一名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大清早就一个人踽踽的朝山脚行来。  泰山,已经到了!  他仰脸望着高耸入云的巍峨山峰,口中低低说道:“娘说:云步桥一年四季都... - 2018-01-13
  • 第一章 贵介公子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又是丹桂飘香的季节了,洞庭湖水,由于长江的倒灌,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总比平时要大得多,烟波浩瀚,横无际涯。  湖边上,高楼一角,朱栏临水,那正是以三醉吕洞宾留传仙迹而名闻全国的岳阳楼。  书栋雕栏,檐牙高啄,确实够得上金碧辉煌,气象万千!... - 2018-01-13
  • 第一章 遗孤历劫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四川夔州府,当三峡西口,扼入川咽喉,江心鱼腹浦,有八阵图遗迹,再东是白帝城。  提起白帝城,原是东汉公孙述据蜀为王时,自称白帝,凭巫陕天险,拥兵数十万以拒王莽,汉光武劝他归降被拒,后为吴汉所败。  三国时,汉照烈帝刘备伐吴,东吴都督陆逊... - 2018-01-08
  • 第四十一章 五行剑阵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蜂涌而来的人,眨眼之间,已到近前,为数不下二三十人,果然一个个面蒙黑纱,武功全都不弱!  敢情他们明知这边有许多人身中蛊毒,此时逐渐发作,正在运功调息,自顾不暇,所以掠到身前,一言不发,各自抡动兵刃,往里就冲!  “五行阵剑”确实精妙异... - 2018-05-30
  • 第四章 江南分令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林仲达身躯陡然一震,张目道:“师弟认为这丫头和……”  楚玉祥摇头笑道:“不,二师兄想到那里去了,小弟只是觉得镖局开业之事,还须仔细商议,因为仇人是在暗里,目前对方并不知我们有什么行动,甚至连找我们这些人,都没放在他心上,但一旦镖局复业... - 2018-05-31
  • 第四十一章 大伙儿拼死作战将小公爷救了出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常舒收到罗彻敬重伤的消息时,急追问道:他现在怎样?  大伙儿拼死作战,将小公爷救了出来!前来通报的将领,身上半边衣裳被血浸透,手臂用一角碎衣胡乱扎着,额上还破了七八寸长的一道口子,他说到险死还生四字时,牙关都在打着战。未了又加上一句:也... - 2018-07-16
  • 第一章 游天勇红曾国藩送信(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是这样的,有一批米,要借重老大你的船;走海道,由海宁进鳖子门,入钱塘江,运到杭州。”尤五又说,“杭州城里的百姓,不但吃草根树皮,在吃人肉了;所以这件事务必要请老大你帮忙,越快越好。”  “尤五哥,你的事,一句话。不过,沙船帮的情形,瞒... - 2018-01-16
  • 第一章 “孔子穿珠”的启示_商道_故事大全
  •   1807年,也就是年仅11岁就登上王位的纯祖即位第七个年头的九月。  林尚沃与朴钟一急急匆匆赶往京城汉阳。  当时,林尚沃年方29岁。  林尚沃与朴钟一风风火火地急赴汉阳,是因为当时炙手可热的权臣朴准源刚刚以68岁之龄作古。  朴准源,... - 2018-01-12
  • 第一章 楔子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仅仅在一百年前,商家还挤不进中国的正史。明清晋商,则连野史也不着痕迹。因此,晋商吸引我的,不在他曾富可敌国,而在他从不曾形诸文字。  咸丰初年,眼瞅着太平天国坐大,清廷就是奈何不了。光是筹措繁浩的军饷,就叫朝廷窘迫之极。那时的中央财政,... - 2018-01-19
  • 第一章 我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_活着_故事大全
  •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 - 2018-01-21
  • 第一章 古洞奇遇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黄岩县南五里,有一座委羽山,山势峻拔挺秀,山东北有洞,俗传仙人刘奉桂控鹤坠翮处,道家称之为第二洞天。  委羽山,在近三五十年间,江湖上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因为山上住着一位武林奇人武大先生。  武林中人提起武大先生,莫不肃然起敬,他... - 2018-01-22
  • 第一章 少林惊变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虽是二十岁的人了,但他自小就在青峰镇长大,从没下过山,也从没在江湖上走动过。  青峰镇,虽然只是武当山一个小小村落,但在武林中,青锋镇的名气,可不下于武当山。  那是因为青峰镇住着一位武当名宿六指神翁的缘故,地因人名。  六指神翁... - 2018-01-18
  • 第一章 南岳疑云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衡山七十二峰,起于衡阳迴雁峰,迄于长沙岳麓山;其中最著名的有祝融、紫盖、芙蓉,石凛,天柱五峰。  祝融峰为南岳主峰,峰顶有一座小庙,叫做青玉坊,旁有望日台,望月台,和祝融墓等胜迹。  从祝融峰俯视其他诸峰,简直如同一堆小丘!  这是一个... - 2018-01-18
  • 第四十一章 尊前偏爱打油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摇头,笑道:“也许这位姑娘找错了人,你替我沏壶茶来,我懒得出去了,你把晚餐送到房里来就是。”  店伙连声应是,哈腰退出,一会工夫,送来茶水,接着又端来饭菜。  赵南珩因自己这柄倚天剑,比普通宝剑长出寻尺,极易引人注意,于是又叫店... - 2018-05-09
  • 第一章 六合指和般苦掌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扬州是历史上的名都,也是南北交通的要道,两淮盐运的中心。当时许多富商大贾,都喜欢住在这里。所以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的名句。那是因为扬州的富丽繁华。为全国之冠。  这天快近中午时光,东大街的转角上,忽然困了一大圈人。  人都是好奇... - 2018-01-18
  • 第一章 前言_芈月传_故事大全
  •     新华网西安6月13日电:2009年6月13日,秦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考古发掘如期进行。这是其沉寂20多年后迎来的第三次考古发掘。秦兵马俑一号坑是一个东西向的长方形坑,长230米、宽62米,坑东西... - 2018-01-16
  • 第四十一章 三方发剑仅是毫厘之差而已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三方发剑虽有先后,但也仅是毫厘之差而已,姬七姑击向两位姑娘的一剑,立被丁少秋截住,二位姑娘眼看大哥出手,她们身形闪动,一个轻旋,第二招跟着出手,朝姬七姑攻去。  四支长剑,交织成一片光幢,除了看到无数银蛇乱闪之外,根本看不清招式,和四... - 2018-05-04
  • 第四十一章 意外收获_北山惊龙
  •   那黑衣人忽见毕玉麟果然施展奇招,不由精神大振,那知一瞧之下,顿时呆了!  只觉对方这一招以指代剑的剑法,竟是生平未见之学,一片指影,宛如无数锋利剑刃,结成一团剑花,垂直罩下!  自己抬头之际,森森剑气,业已接近头顶。这般暗劲,来的大非寻... - 2017-12-14
  • 第四十一章 他带我到殿那里量墙柱_圣经
  • 41:1他带我到殿那里量墙柱,这面厚六肘,那面厚六肘,宽窄与会幕相同。41:2门口宽十肘。门两旁,这边五肘,那边五肘。他量殿长四十肘,宽二十肘。41:3他到内殿量墙柱,各厚二肘,门口宽六肘,门两旁各宽七肘。41:4他量内殿,长二十肘,宽二十... - 2017-09-19
  • 第四十一章 谷飞云刚盥洗完毕_东风传奇
  •   翌日早晨,谷飞云刚盥洗完毕。  青衣使女就在门口叫道:  “启禀庄主,陈总管来了。”  谷飞云颔首道:  “知道了。”  缓步跨出书房,只见陈康和已经站在那里,看到谷飞云,连忙趋上几步,陪笑道:  “庄主早。”  谷飞云冷冷地道:  “... - 2017-12-18
  • 第四十一章 不共戴天_珍珠令
  •   荣敬宗呵呵笑道:“兄弟提的这两门亲事,是黄山万家,石门许家骅只要凌夫人和祝庄主点个头,兄弟这冰人,就当成了。”唐天纵看了万人俊、许家骅两人一眼,心中约略已有个谱儿,一面问道:“荣老哥是给万、许二位世兄提亲,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荣敬宗... - 2017-12-24
  • 第四十一章 烟消云散_彩虹剑
  •   邢氏的四个使女,已在大门左右伺候,看到邢氏领着众人走来,其中一个立即举手在铜环上轻轻叩了三下。  只见两扇黑漆墙门开启,走出一个身穿黑布衣衫的老婆子,看到邢氏,立即躬身为礼,道:“老婆子见过夫人,他们是……”  邢氏道:“他们要来见庵主... - 2017-12-26
  • 第四十一章 王的大臣宗室以利沙玛的孙子_圣经
  • 41:1七月间,王的大臣宗室以利沙玛的孙子、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带着十个人,来到米斯巴见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他们在米斯巴一同吃饭。41:2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和同他来的那十个人起来,用刀杀了沙番的孙子、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就是巴比伦王所立为... - 2017-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