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记录_沙海

  •   盗墓笔记 沙海腔隙

      吴邪统计卷宗

      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把这些事情写下来,本来这种东西,过去也就过去了,我也不打算留一些东西传到后世,证明自己的人生有多精彩。我记录下来是因为我发现,如果没有这样的习惯,我很容易忽视掉一些我原本可以发现的细节。

      有很多东西在最初见到的时候,总是觉得不值得一提,其真正的价值可能要很久之后才会显露出来,如果到那个时候,我已经把这些信息完全忘记了,那该多么的糟糕。

      所以我得事无巨细的记下来,虽然这会浪费我很多时间——我的时间本身就不充裕——但是我还是决定这么做了。希望我以后不会为此而后悔,事实上我现在就几乎可以肯定我不会后悔,一个好习惯有时候只要起一次关键作用就够了。

      人生能有多少关键呢,不过一两次而已。

      记录的时候我不太会透露具体的核心信息,以免我记录的东西危害到我的安全。

      记录的第一件事情,事实上很出乎我的意料,我在某一段时间,一直让手下的人注意各地水土上的异常现象,整理了很多地方上的传闻,我对于异常长寿的村落和山区有着浓厚的兴趣,这种异常的长寿是指当地情况和长寿有着本源性的矛盾。或者在一个艰苦的、平均寿命不长的偏远山村,在地理没有特征性差异的情况下,十几个靠的很近的村子都出现了一个长寿村落,就很值得人怀疑。

      然而这方面的消息事实上不错,有名的长寿村往往有其有名的道理,也有长寿的道理。而隐蔽的还没有被发现的长寿村,因为没有人口和年龄统计,即使村中有很多的百岁老人,也难以发觉。最先汇集到我这里的信息,和长寿没有关系,更多的是一些离奇的以讹传讹的当地野路子故事。

      大部分这样的故事都是某些想象力丰富又无聊吃空的人杜撰的,我一度认为所有这样的故事都应该是虚假的,一直到我遇到这件事情,我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比例的事情。

      我听来的版本是这样的,相当的离奇,在我听完之前,我一直找不到让自己相信的契合点。

      事情发生在一个火电站工程,当地建造了一个火电站的大型工程,地点是在银川附近,我的一个同学在那里做基建吊装的工作,这是我们专业的一种偏理科的衍生职业,他做的不错,这个工作唯一的不好是需要长期离家,因为一个火电站工程往往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才会完成,所以他在工程当地往往需要生活一段时间。

      他在介入这个火电站工程的时候,已经不在第一线工作,为了能够少离家一点,他尝试往行政方面努力,所以在工程开建之前,他就到了当地,作为储备干部参加了当地的一些土地买卖工作。

      从农民手中买入土地用来建设火电站,在中国是一件非常考验耐心和政治手腕的事情,而他负责的地更加难弄,那是当地农民的坟地,而且是几代的老坟山。

      事实上,最后他们买下那座山的价格比预期的贵了不止一倍,主要原因是在村民中有一个代言人,做这种工作的人最讨厌这种人,那是一个从农村出去,在都市工作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大概34岁,黝黑修长,文质彬彬但是有一些阴郁,他是一个大学的讲师。

      这个人在坟地也有几座坟,他主持了村子里和开发商的谈判,并且取得了胜利。总体来说,对于这么大型的火电项目,这么一点超支不算什么,于是事情很快进行到了迁坟的实际阶段。

      问题就出在迁坟的时候,那个讲师家里有三座坟,其中有两座是祖坟,他直接讲这两座坟迁入了他们家的祠堂的集体墓里,为了省钱,很多人集资了这么一个大型的墓穴。

      但是有一座新坟,他的母亲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希望还是按照原样迁藏到另一块墓地去,那是他妹妹的坟墓,他的妹妹是在5岁的时候夭折的,原因应该和他有关系,所以他相当自责,他母亲显然也没有原谅他,说起这件事情来十分的恶毒。

      他给妹妹迁坟的时候,很多人在场,正好是迁坟最忙碌的一天,当天又下了一场大雨,山地变得十分泥泞,泥土被启开之后,他们就发现棺材腐烂得非常厉害,表面的腐蚀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整只棺材好像发泡发霉长着菌丝的豆腐,感觉一戳就会垮掉。

      他们把棺材启出来之后,小心翼翼的先抬下山,安置到临时的中转站,然后等时间一到立即去新的坟地下葬,结果在下山的时候,因为另一家的脚夫滑倒,被另外一户的棺材撞了一下。

      两只棺材撞到了一起,他妹妹的那只棺材就被撞得脱了底部,棺材里的东西直接从底部漏了下来,滚进了烂泥里。

      老太太看到这个场面直接就晕了,讲师冲上去,一边大骂脚夫,一边自己去搜弄骸骨。我们知道农村里一直以来从古至今的习俗,尸体都是用棉被包裹入殓的。讲师把尸骨拼起来之后,立即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妹妹是四岁的时候入殓的,但是他从棺材里捡出来的是,是一具成人的骨骸。”我的同学在对我叙述这件事情的时候,比划了一下腿骨的长度:“腿骨已经发育成熟了,4岁女童的头骨和指骨和成年女性相差巨大,所以当场的人慢慢的都反应了过来。”

      “被掉包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之前我老家迁坟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件奇怪的事情,后来证实是我三叔自己搞的鬼,但是尸体在棺材内被掉包的事情,很多地方都发生过真实的案例。

      “如果是被掉包的,我就不来找你了。”我的同学告诉我:“他们后来报了案,虽然刑侦对于这件事的意义不大,但是警察证明了一件事情,这具骸骨,确实是她妹妹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93&f_id=759 - 2015-12-25
  • 第四卷 乱起萧墙 第一章 访吏治皇子自赴绑 恤民情县令巧断案_康熙
  •   康熙四十四年的夏天,干旱无雨,酷热难挡。就拿安徽省桐城县来说吧,接连二十多夭,别说下雨了,天上连块云彩都难得看见。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天如蒸笼,地似煎锅,不倒中午,人们都热得喘不过气了。大树下,门洞里,到处躺满了纳凉的人。说是乘凉,其实个个... - 2018-12-31
  • 第四卷 天步艰难 第一章 窦兰卿踏雪杨州府 马侉子调谐窘盐商_乾隆
  •   扬州历古为名城大郡。据传黄帝时割天下为九,分为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单一个扬州即辖今日江苏、安徽、浙江、福建四省疆土,占尽天下膏腴之地。自周汉而后,不知甚么缘故,“州”尽自仍是州,富庶丽都愈盛,版域却愈来愈狭。三国吴置扬州... - 2019-01-23
  • 第一章 灭门惨祸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大江西南三巨镇,为衡、庐、武功,衡、庐人皆知之,而武功则罕为人闻。  武功山首衡尾庐,周八百余里,雄踞于荆吴之间。  最高峰为白鹤峰,隐隐霄汉、云雨皆在其下,峰峦峻拔,奇石万状,山多洞穴窟室,允为仙灵所居。  武林中的白鹤门,即发源于此... - 2018-03-28
  • 第一章 忘年之交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浙江嵊县西北四十里,有一座五龙山,五峰婉蜒,势若龙蟠,以岩壑奇胜著称。  五龙山南麓,矗立着一片大庄院,那就是名动江湖的“五龙山庄”。  这是二月中间,江南春光来得较早,正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  今天可没下雨,朗曦充... - 2018-04-12
  • 第一章 庚岭遇艳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醉折花枝当酒筹,本是骚人墨客在饮酒行令时,别出花样,用花枝来记数,这是何等风雅之事?如今,江湖上竟然用花枝当杀人工具!  在这短短一年中间,被花枝杀死的,少说已有二三十个之多。  二三十个人,在若借大的江湖上,原也只是一个极小的数日而已... - 2018-04-16
  • 第四十一章 赐铁尺嘱托管子弟 谈铜币筹划办铜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就在乾隆和张廷玉议事的同时,理亲王府也有一场别开生面的言谈。这座宅子是弘皙父亲允礽留下的;日园。允礽被废后软禁在这座宅子时,常常独自一人绕园里的海子转悠。内务府怕他寻短见,沿岸栽了许多垂杨柳,每一株上都挂了灯,每逢这位已废太子来散步,各... - 2019-01-07
  • 第四十一章 访师友婉娘入密室 说铁丐虎臣闯中军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何桂柱带着苏麻喇姑来到后堂。借大三间屋子,连一张床也没有,只有一张条几,两旁排放着几张木椅,壁上挂着一副虎啸龙泉的中堂画儿。苏麻喇姑正待发问,何桂柱已掀起中堂画,摁了一个什么机关,半边墙壁滑动现出一个门来。原来这是一堵木制的假墙壁,里边... - 2018-12-24
  • 幼儿园2017~2018学年第一学期第四周工作计划
  • 文 章来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m 幼儿园2017~2018学年第一学期第四周工作计划行政事务:1.周一例会早上8:30,下午1:30,小班老师一起参与。2. 召开新一届家委会会议,时间:9月21号(周四)下午3:00,... - 2018-08-20
  • 第一章 弓鞋纤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我国古代,带兵主将,有时称大元戎,有时称大都督,名称代有不同。在唐代,有一个时候,叫做节度使。  考节度使这个官名的由来,当从唐高祖太宗时说起,那时武臣掌兵的,有事出征,则设大总管,无事镇定边塞的,则设大都督。  到了高宗以后,都督带使... - 2018-04-21
  • 第四十一章 康熙帝明察清积案 穆子煦私访下南京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二十二年的中秋之夜,因为台湾大捷,办得比任何一年都热闹。康熙皇帝在畅春园大事铺张,赐宴群臣,连太皇太后都请来了。还叫了一班戏子来助兴。  酒宴中间,康熙满面春风地端着一杯酒,径直来到陈梦雷坐的桌子旁,陈梦雷一见,连忙起身行礼,却被康... - 2018-12-30
  • 第四十一章 为逐鹿皇子动心机 挑边衅西蒙燃战火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王爷胤禩进宫试探皇上挨了训斥,老十四又放刁撒野,激怒了康熙。康熙怒不可遏,拔剑出鞘,逼向了老十四。胤祯急忙上前,抱住了廉熙的腿、哭着喊道:“皇阿玛息怒,不可如此呀!”  在一旁的大臣和侍卫、太监们全都慌了手脚,只有方苞还保持着清醒的头... - 2019-01-03
  • 第一章 和坤势焰正盛之时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清代乾隆朝,和坤秉钧,政以贿行,弄权黩货,吏治腐败,但和坤为高宗所宠任,权势显赫,在朝王公大臣,谁不仰承他的鼻息?  真是权倾朝野,只手可以遮天!  但就在他势焰正盛之时,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当时就因为政风败坏,酿成川楚教匪之变... - 2018-04-27
  • 第一章 翡翠之宫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翡翠宫,这是一个多么动人的名称!  人们可以从这三个字上,想到那一定是一座美仑美奂的宫殿,豪华得用绿玉为梁,翠玉为壁,到处一片晶莹,宝光耀目!  除了四海龙王的水晶宫,大概人间没有一处宫殿可以和它媲美了。  这不过是人们的想象而已,其实... - 2018-05-16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第一章 黄河底卧虎藏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徐州府东门外,有一处地名叫黄河底的,很像北平的天桥,是民间一个游乐场所。  这里有卖古董字昼的商店,也有估衣铺、旧货摊、酒肆、茶楼更是栉比相望,还有祗说不练、卖狗皮膏的江湖郎中,和卖卦算命的拆字摊,最热闹的当要数玩杂耍、变戏法的摊子,围... - 2018-05-21
  • 第一章 武林三绝剑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茶园,是大别山南首一个荒僻的小村落,原是因为附近一带山坡上种植的都是茶树而出名。  茶园村落虽然不大,但它座落的位置好,西首是铜锣关,南首是松子关,这个小村落正好在两者之间,恰成鼎足之势。往来于湖北罗田、麻城、安徽金家寨(立煌)、霍山、... - 2018-05-15
  • 第一章 峨嵋山色黯然收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高出五岳,秀甲九州”!  峨嵋山是我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佛家称此为光明山。  山中云海幻变,有两座高峰,终年露出在云端之上,远看好像峨嵋,故名峨嵋。山上以伏虎寺规模最大,环抱在山拗里,殿脊重重,林木蔽天。  这是春初的一个早晨。  伏... - 2018-05-04
  • 第四十一章 大伙儿拼死作战将小公爷救了出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常舒收到罗彻敬重伤的消息时,急追问道:他现在怎样?  大伙儿拼死作战,将小公爷救了出来!前来通报的将领,身上半边衣裳被血浸透,手臂用一角碎衣胡乱扎着,额上还破了七八寸长的一道口子,他说到险死还生四字时,牙关都在打着战。未了又加上一句:也... - 2018-07-16
  • 第一章 江西武功山为宇内名山之一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江西武功山,在安福、萍乡两县接界处,雄峻挺拔,诸峰环峙;但它山脉,却东起醴泉县南,西迄湖南攸县,横亘三百余里,成为宇内名山之一。  在武林中,武功派也同样算是名门大派之一。  武功山以白鹤峰及雷岭为最高,武功派因之也分为道家和俗家两个门... - 2018-05-01
  • 第一章 采花双盗遇淫女_龙在天_故事大全
  •   “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鸡冠一朵花。”  仲夏时分,天气酷热难忍,午后的一场大雨使不少人在欢呼之余,纷纷返屋拭雨及欣然交谈著。  此地乃是湘西凤凰城,提起凤凰城三字.它比湘西的起尸还要有、名,因为,凤凰城以前有一个凤凰教。  凤凰教主吴凤... - 2018-04-22
  • 第四十一章 五行剑阵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蜂涌而来的人,眨眼之间,已到近前,为数不下二三十人,果然一个个面蒙黑纱,武功全都不弱!  敢情他们明知这边有许多人身中蛊毒,此时逐渐发作,正在运功调息,自顾不暇,所以掠到身前,一言不发,各自抡动兵刃,往里就冲!  “五行阵剑”确实精妙异... - 2018-05-30
  • 第四十一章 往事如绘_引剑珠
  •   蓝衣文士顿了一顿道:“你师祖直到晚年,才收了两个门人,大师兄就是你父亲方天仁,三师弟就是你不肖师叔了……”  韦宗方道:“你老人家原来是侄儿的师叔,咦,你不是说师祖只收了两个门人。”  蓝衣文士道:“不错,是你师祖有个女儿,比大师兄小二... - 2017-12-30
  • 第四十一章 往事如绘_引剑珠
  •   蓝衣文士顿了一顿道:“你师祖直到晚年,才收了两个门人,大师兄就是你父亲方天仁,三师弟就是你不肖师叔了……”  韦宗方道:“你老人家原来是侄儿的师叔,咦,你不是说师祖只收了两个门人。”  蓝衣文士道:“不错,是你师祖有个女儿,比大师兄小二...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①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纇②。上德若谷;大白若辱③;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④;质真若渝⑤。大方无隅⑥;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 - 2017-12-31
  • 第四十一章 月黑风高千里缉双寇 林深野旷狭路遘夙嫌_纵鹤擒龙
  •   尹姑娘灵机一动,对啦!我不会用敏哥哥的眉毛,鼻子,加上自己的眼神,再把嘴唇轮廓画大一点,不就得了吗?  她对着镜子,重新勾勒了一阵,果然给自己创造出一个既不像敏哥哥,又不像自己的脸谱来。心下这份高兴,真喜得眉飞色舞!收拾好小磁瓶,关上房... - 2017-12-28
  • 第四十一章 烟消云散_彩虹剑
  •   邢氏的四个使女,已在大门左右伺候,看到邢氏领着众人走来,其中一个立即举手在铜环上轻轻叩了三下。  只见两扇黑漆墙门开启,走出一个身穿黑布衣衫的老婆子,看到邢氏,立即躬身为礼,道:“老婆子见过夫人,他们是……”  邢氏道:“他们要来见庵主... - 2017-12-26
  • 第四十一章 意外收获_北山惊龙
  •   那黑衣人忽见毕玉麟果然施展奇招,不由精神大振,那知一瞧之下,顿时呆了!  只觉对方这一招以指代剑的剑法,竟是生平未见之学,一片指影,宛如无数锋利剑刃,结成一团剑花,垂直罩下!  自己抬头之际,森森剑气,业已接近头顶。这般暗劲,来的大非寻... - 2017-12-14
  • 第四十一章 谷飞云刚盥洗完毕_东风传奇
  •   翌日早晨,谷飞云刚盥洗完毕。  青衣使女就在门口叫道:  “启禀庄主,陈总管来了。”  谷飞云颔首道:  “知道了。”  缓步跨出书房,只见陈康和已经站在那里,看到谷飞云,连忙趋上几步,陪笑道:  “庄主早。”  谷飞云冷冷地道:  “... - 2017-12-18
  • 第四十一章 不共戴天_珍珠令
  •   荣敬宗呵呵笑道:“兄弟提的这两门亲事,是黄山万家,石门许家骅只要凌夫人和祝庄主点个头,兄弟这冰人,就当成了。”唐天纵看了万人俊、许家骅两人一眼,心中约略已有个谱儿,一面问道:“荣老哥是给万、许二位世兄提亲,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荣敬宗... - 2017-12-24
  • 第四十一章 一剑斩断恶与非 凛然正气天地间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唐耕心和胡大舌头在饭馆中小酌,洪峰又走了进来。  胡大舌头暗叫“不妙”,却立刻迎上,道:“洪大哥,你的气色好多哩!效果八成不错吧!”  “小贼,你说你叫胡冲对不?”  “是啊!”  “你不是‘人间天上’谭起风子女的仆人吗?”  “仆人?...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