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怪招惊老豹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纵是江湖一流使剑名家,若论变化精微,也未必会胜过他多少。此刻对面仅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居然向他问出几招才能胜得了她的话来?

      这岂非大小觑了天华山庄?

      宋文俊脸色微微一变,做然道:“随便姑娘划道就好。”

      秋霜道:“不,你要多少招,才有把握胜我,我如何知道?说少了,你不能发挥威力,说多了,你又觉得我瞧不起天华山庄,对付一个丫头,何须如此费事?事关天华山庄少庄主英名,自该由你自己决定。”

      宋文俊心头暗暗恼怒,但因方才有两场前车之鉴,他想说十招,转念之间,又觉得不妥,只要自己说出了口,如果十招之内,不能胜她,岂非就算自己输了?

      但和良己动手的。只是人家一名丫头,要是说多了,确也是一件丢脸之事,心念转动,不觉剑眉微攒,一时答不上口去。

      秋霜可不肯放松,冷声道:“怎么?你可是没有把握么?”

      这句话,听得宋文俊剑眉一挑,仰首朗声笑道;“好个利嘴丫头,本公子是在考虑,若是取你性命、三招已经足够,但若要胜你,而又要使你不受到伤害,大概就要二十招了。”

      二十招,正是武林大老宋镇山得自天山逸叟最精微的剑法,天下无人能破。

      他说二十招,那是已把面前这个十六八岁的丫头,看作了最棘手、最难斗的劲敌了。

      秋霜冷冷的道:“一个丫头的性命,并不值钱,既已动手,刀剑无眼,伤亡之事,在所难免,你要取我性命,自然悉听尊便。但我想请问的,是宋大公子究竟以三招为限呢?还是以二十招为限,你最好说说清楚。”

      这若是换在平时,宋文俊那还忍受得了,但他今晚却居然十分冷静,缓缓吸了口气,强压着胸头愤怒,缓缓说道:“本公子剑下,除了十恶不赦之人,从不妄杀无辜,咱们就以二十招为限吧!”

      恽慧君心中暗道:“表哥久经舅舅熏陶,今晚他表现得十分沉着,和平日好像换了一个人了!”

      不觉迥眼朝他望去。

      竺秋兰也悄声朝岳少俊道,“秋霜一定要宋文俊说出几招为限,只怕大有文章呢!”

      岳少俊道:“这有什么不对了?”

      竺秋兰道:“什么不对,我也说不出来,反正一定另有作用。”

      只听秋霜道:“二十招就二十招,现在你可以发招了!”

      宋文俊道:“好吧,姑娘小心,本公子要出招了!”

      在这一瞬间,他表情变得十分严肃,手中长剑缓缓举起,一双俊目之中,射出两道湛湛神光,直注在长剑剑身上。

      这一瞬间,他凝神卓立,有如渊停伤峙,也显示出他在剑技上具有精湛的造诣。

      站在他对面的秋霜,手捧双股剑,眼看宋文俊本来谦洒倨做的人,一下变得十分沉稳,气势磅磷。

      她秋霜似的脸上,不禁也流露出虔敬之色!

      不,她内心似有一份不安的感觉!

      就在此时,宋文俊的长剑,霹光闪动,缓缓刺出,他出手虽缓,但缓的只是“出手”而已。

      剑到中途,突然间,快得如同电光一掣,剑尖斜刺秋霜左肩。

      秋霜目不转瞬注视着宋文俊的长剑,直等到剑尖快要刺到,她没举剑封架,上半身忽然轻轻一侧,好险,寒锋就擦着她衣衫而过,一下就轻易的避过了宋文俊的一剑。

      宋文俊因有小翠的短剑被夺,和表妹的长剑被合,他选择的出手这一招,看去简单,实则蕴藏了几个精微变化,又岂是仅凭人家上身一侧,就能轻易躲闪得开的?”

      但宋文俊一剑出手,刺了个空,忽然感到自己这一式,招式竟然用老,随后几个变化,竟然全都再也使不出来!这无他,分明对方这一式简单的侧身避剑之中,同样隐藏着几个变化!

      宋文俊不觉一呆,倏地抽回剑去,口中沉喝一声:“好。”

      他招式用老,自然只好重新发剑,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但随他“好”字出口,剑势突发。这回他长剑疾发,剑光连闪,出手如电,一招紧似一招,连绵刺出。

      但见剑尖颤动,寒芒飞洒,万点银光,漫天如雨,点点都指向秋霜要害大穴,变化之奇,可说瞬息万变,使人目不暇接。

      秋霜手中双剑,根本没有施展,在这一剑光如同风雨飘洒的情况之下,她只要一出手,就会稳落下风!

      不,根本无从招架,而且只要沾上一点,就非死即伤,因此她右手依然捧着双股剑,干脆不和他动剑。只是双脚在三步之内,腾挪移动,上身随着左右摇摆,闪避急如星火刺来的剑势。

      石少俊隐身石后,目光凝注,看着她闪展腾挪的身法,在方寸之地,遇旋自如。

      宋文俊闪电剑法,竟自伤她不着,她这轻灵奇诡的身法,竟和师傅传给自己的避剑步法,不谋而合!

      不,有许多地方,比自己所学的更简单而精微,一时看得心领神悟,十分出神。

      这时只见秋霜娇躯一晃,翩然闪了出去!

      她本来秋霜般的脸上,此刻红馥馥的,似怒似怨,鬓边已经隐现汗珠,酥胸也在起伏不停。

      一双水淋淋的眼睛望着宋文俊,疥声祝道:“已经二十招啦,你还不住手么?”

      看她模样,这二十招,够她惊心动魄,直到此刻、掠魂甫定,习流露出她少女本来的娇美笑容。

      宋文俊长剑二收,神情木然,点头道:“果然已经二十招了,本公子输……”

      秋霜一双俏眼盯着他,欲言又止,忽然脸色一少,迅快的收起双剑,转身朝水榭中走去。

      宋文俊双手略一抱拳,说道:“咱们今晚认输,告辞。”

      说完,转过身道:“表妹,咱们走。”正待举步。

      仲姑娘道:“宋公子留步。”

      宋文俊回身道:“仲姑娘之意,是要把咱们留下了?”

      仲姑娘从椅上站了起来,蛛淡一笑道:“我方才说过并无留下你们的意思,只是有一件事,想请二位进来一谈。”

      假山石后,岳少俊目睹宋文俊、恽慧君三人,连输了班,低声道:“竺姑娘,走,咱们出去,我要找那姓涂的要解药去。”

      说着,妄待站起身。

      竺秋兰正在沉思之中,忽然惊觉过来,吃惊的道:“你要去做什么?”

      岳少俊道:“宋兄他们还不知道那姓涂的就是托我捎信的贼人,我要去当面揭穿他,要他交出解药来。”

      竺秋兰道:“你慢点,我想到了一件事。”

      岳少俊道:“你想到了什么?”

      竺秋兰道:“我在想,这仲姑娘率领了四个使女,住在这里,完全是为了天华山庄而来,因为宋老爷子昔年就号称武林第一剑,她们所学的武功,完全是对付使剑的招术……”

      岳少俊口中低晤一声,矍然道:“你说的不错!”

      竺秋兰道:“但她们怵于宋老爷子的威名,不敢贸然下手,后来正好遇上你,才利用你捎去那封毒函……”

      岳少俊道:“不错!”

      竺秋兰道:“因此,解药未必会在涂金标身上。”

      岳少俊道:“那在什么人身上?”

      竺秋兰道:“因为涂金标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岳少俊恍然道:“你说解药在仲姑娘身人了?”

      竺秋兰嫣然一笑道:“你总算想通了。”

      岳少俊道:“咱们那就找仲姑娘去要解药。”

      竺秋兰道:“要取解药,必须先制住仲姑娘,但她四个丫头,却不易对付……哦,有了!”

      岳少俊道:“你想到了什么计较?”

      竺秋兰道:“这是冒险的举动,但也不妨一试,你附耳过来。”

      岳少俊依言侧过脸去,竺秋兰附着他耳朵,低低的说了一阵。

      岳少俊连连点头道:“就这么办。”

      宋文俊听仲姑娘说有事请他们到水榭中一谈,不觉回头望望恽慧君,说道:“表妹,你看如何?”

      恽慧君低低的道:“我们既然来了,而且我们连输了三声,人家要我们进去,不进去成么,听听她要和我们谈些什么也好。”

      宋文俊道:“表妹说得极是,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8-918.html - 2018-01-13
  • 第六章 东海高第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白发老婆婆气得白发飞扬,厉声道:“亏你还是大姐,这些话也说得出口来,二姐死了七十年,你还诬蔑她!武子陵是正人君子,我们清清白白,你也信口雌黄,你……良心何在………  “我早就不是你们的大姐了。”  缎袍老婆婆冷冷笑道:“你不是为了贪恋七... - 2018-01-22
  • 第六章 绝处才出智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听说康老东家和孙大掌柜要在这样的大暑天南下汉口巡视生意,邱泰基是再也坐不住了。两位巨头,采取这样非常的举动,那实在是多年少见!这里面,分明有对他这类不良之徒的不满。  两位巨头都出动了,他还能安坐家中继续歇假吗?  所以,在两位老... - 2018-01-19
  • 第六章 探骊得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乌先生却还未睡,所以一请就到,他是第一次见德馨,在胡雪岩引见以后,少不得有一番客套,德馨又恭维他测字测得妙,接下来便要向他“请教”了。    “不敢当,... - 2018-01-19
  • 第六章(1) 胡雪岩上了心事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一个多月以后,刘不才重回上海,他的本事很大,为胡雪岩接眷,居然成功。可是,全家将到上海,胡雪岩反倒上了心事,就为借了“小房子”住在一起的阿巧,身分不明,难以处置,只好求救七姑奶奶。 ... - 2018-01-17
  • 第六章(1) 罗四姐接到了家信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十天以后,罗四姐接到了家信;罗大娘照她的话,是请乌先生代写的。这乌先生是关帝庙祝,为人热心,洞明世事,先看了罗四姐的来信,心头有个疑问,何以回信要指定他来写。再原罗大娘眉飞色舞地谈胡雪岩来看她... - 2018-01-18
  • 第六十六章 冰炭不容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钻天飞鼠并不怠慢,嗖的跃落,手中丝囊,向昏迷阵中的六绍三娇、崔氏姐妹、上官燕、琴剑两小鼻前,挨次闻去!  只听一阵喷嚏,昏迷的人,立时醒转,惊“啊”声中,大家纷纷跃起,像穿花蝴蝶似的,齐往梅三公子身前围来!  上官燕一眼瞧到钻天飞鼠,立... - 2018-01-14
  • 第六章 移花接木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救人心切,伸手往布帐中揭去!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陡觉脉腕一紧,自己双手,已被鸟爪般两只枯黑手指,紧紧扣住!  “桀!桀!桀!桀!”怪声入耳,床上坐起一个满头白发,形如鬼魅的独自老妪!  陆翰飞心头大惊,双腕用劲,右手向外一夺,... - 2018-01-18
  • 第六章 多事的扬州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店伙跟着他身后进房来的,看他只是一个老苍头,但却像会飞似的,一回穿窗而出,一回又飞了进来,心中更是吃惊,张口结舌的道:“叶公子果然不见了,小的这就去禀报掌柜……”三脚两步的奔下楼去。  住在客店里的两位公子半夜里让歹人绑了票,这还得了!... - 2018-01-18
  • 第六章 险蹈陷阱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听他说出“出手伤人”,不觉愕然相顾,拱拱手道:  “在下兄弟,是奉山主之召而来,并无出手伤人的事。”  闻公亮脸色一沉,冷哼道:“年轻人,老夫面前,还想抵赖么?”  范君瑶抬目道;“在下说的确是实情……”  左首瘦削汉子没待他说完... - 2018-01-18
  • 第六十三章 用毒能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这一番话,果然说得极为动听,无臂天王李残身受断臂之恨,经他一拨,黑布蒙头之中,不由冷嘿了一声。  金老二面色剧变,满脸刀疤上,现出愤怒之色。  三小姐于文娴生怕大师姐受他鼓励,急忙接口道:“可是公孙叔叔,你该知道这化敌为友,乃是师父的... - 2018-01-14
  • 第六十章 调虎离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纵目望去,果然前面阴暗之处,突然似鬼魅般闪出五条高大黑影,都是一式的黑布蒙头,身穿黑袍,右手高举一面“拘魂牌”。  果然是他们隐伺路旁,拦袭自己!那么可见他们事先早有布置,客店的三人,更是凶多吉少。梅三公子大怒之下,身... - 2018-01-14
  • 第六十四章 竹石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聂玉娇被梅三公子说得粉脸一红,微微攒眉道:“梅公子过奖,小妹虽承义母亲炙,但用毒解毒,必须对症下药,目前不知九幽门用的是何种毒药,解救之方,极难预言。就是知道了,这种解毒药物,寻觅配制,也非短时期内立可办到。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一件... - 2018-01-14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 - 2018-01-14
  • 第六十五章 剑歼四坛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冷嘿一声,左手长袖挥处,“般若神功”像潮水一般涌出!同时脚尖一点,人也跟着扑去!佛门“般若神功”,无坚不摧,威力何等强大?尤其在他蓄意毁阵,自然用足十成力道,别说是人工堆砌的石块,就是天生石笋,也怕不震成数截?  那知事实上却大...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六十八章 感应绝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啊!”梅三公子简直闻所未闻,不由惊啊出声,肃然起敬的道:“前贤忠义为国,令人不胜敬仰,不知勾魂律令真实姓名,道长可能见告?”  老道人摇头道:“贫道和他相识之时,他已年逾花甲,不用姓名久矣。”  梅三公子心知老道人不愿透露勾魂律令真实... - 2018-01-14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十六章 苦心接皇差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八月十三日午间,天成元票庄大掌柜孙北溟,刚刚打算小睡片刻,忽然就有伙友匆忙来报:“县衙官差来了,说有省衙急令送到,要大掌柜亲自去接。”  省衙急令?  孙北溟一听也不敢怠慢,赶紧出来了。衙门差役见着孙大掌柜,忙客气地说:“叨扰大掌... - 2018-01-21
  • 羊老师替小公鸡治病的怪招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下课啦,小动物们争先恐后从教室里涌出来,他们要玩游戏啦。  小公鸡没有出来,她趴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羊老师笑眯眯地走过来,俯下身子关切地问:“怎么啦?”  “呜呜,这里不舒服。”小公鸡指着自己的肚子哭着说。  羊老师轻轻地按了按小公鸡... - 2018-01-21
  • 人生的第二幕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时间是1859年6月24日,忽然间,他置身于一个山顶,俯瞰着山下被染红的平原。  拿破仑的军队正在与奥地利的军队激战,而亨利·杜南特此时就在山上他的马车里目睹了这一切。  军号嘹亮,枪声大作,炮声隆隆,双方的军队激烈厮杀着,亨利被眼前的... - 2018-01-20
  • 不甘灭顶的西尔斯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西尔斯,这个在美国商业舞台上叱咤风云一个多世纪的零售公司,从一家小小的邮购商店起家,继而发展成美国乃至世界头号零售巨人,它前进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像其他百年老店一样,西尔斯在上世纪80年代也曾一度衰落,到了1992年,已经岌岌可危,亏损... - 2018-01-20
  • 纸条上的命运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学校出来时,文斯·帕培尔垂头丧气,步履沉重,他又被解雇了。  文斯是个代教老师,收入微薄,迫于生计,他还在一家酒吧做兼职吧员。妻子总嫌他无能,争吵时有发生。  文斯落魄而归,推开家门,没看到妻子,地板上却多了一张纸条。他捡起来看了看,... - 2018-01-20
  • 在“羞辱”中奋起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位法国小青年,由于出身于富翁家庭,自小生活环境优越,生活奢侈,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人们都认为他是没有出息的人,父亲也摇头说他不可救药。在一次盛大的宴会上,他受到一位年轻美貌的姑娘伤害。他邀请这位漂亮的姑娘跳舞,姑娘不仅拒绝而且羞... - 2018-01-20
  • 背着萨克斯走天涯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站在卢森堡的舞台上,身材娇小、容貌清秀的中国女孩,手持金晃晃的萨克斯,吹奏了《梁祝》和《多彩茉莉花》,那柔美悠扬的音色,引来经久不息的掌声。她不得不登台谢了三次幕。  萨克斯原本发源于欧洲,一个中国女孩儿却两次应邀赴欧洲演出,无论在德国... - 2018-01-20
  • 正视卑微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20世纪40年代,一个10岁的男孩胆怯地走进意大利北部小城莫迪纳一家为贵族子弟开办的音乐学校。这个男孩刚出生时就能发出独特明亮的嗓音,当时医生认为他长大后会成为一个出色的男高音。童年时代,小男孩一直生活在要成为歌唱家的期望中。但是他出身... - 2018-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