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怪招惊老豹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纵是江湖一流使剑名家,若论变化精微,也未必会胜过他多少。此刻对面仅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居然向他问出几招才能胜得了她的话来?

      这岂非大小觑了天华山庄?

      宋文俊脸色微微一变,做然道:“随便姑娘划道就好。”

      秋霜道:“不,你要多少招,才有把握胜我,我如何知道?说少了,你不能发挥威力,说多了,你又觉得我瞧不起天华山庄,对付一个丫头,何须如此费事?事关天华山庄少庄主英名,自该由你自己决定。”

      宋文俊心头暗暗恼怒,但因方才有两场前车之鉴,他想说十招,转念之间,又觉得不妥,只要自己说出了口,如果十招之内,不能胜她,岂非就算自己输了?

      但和良己动手的。只是人家一名丫头,要是说多了,确也是一件丢脸之事,心念转动,不觉剑眉微攒,一时答不上口去。

      秋霜可不肯放松,冷声道:“怎么?你可是没有把握么?”

      这句话,听得宋文俊剑眉一挑,仰首朗声笑道;“好个利嘴丫头,本公子是在考虑,若是取你性命、三招已经足够,但若要胜你,而又要使你不受到伤害,大概就要二十招了。”

      二十招,正是武林大老宋镇山得自天山逸叟最精微的剑法,天下无人能破。

      他说二十招,那是已把面前这个十六八岁的丫头,看作了最棘手、最难斗的劲敌了。

      秋霜冷冷的道:“一个丫头的性命,并不值钱,既已动手,刀剑无眼,伤亡之事,在所难免,你要取我性命,自然悉听尊便。但我想请问的,是宋大公子究竟以三招为限呢?还是以二十招为限,你最好说说清楚。”

      这若是换在平时,宋文俊那还忍受得了,但他今晚却居然十分冷静,缓缓吸了口气,强压着胸头愤怒,缓缓说道:“本公子剑下,除了十恶不赦之人,从不妄杀无辜,咱们就以二十招为限吧!”

      恽慧君心中暗道:“表哥久经舅舅熏陶,今晚他表现得十分沉着,和平日好像换了一个人了!”

      不觉迥眼朝他望去。

      竺秋兰也悄声朝岳少俊道,“秋霜一定要宋文俊说出几招为限,只怕大有文章呢!”

      岳少俊道:“这有什么不对了?”

      竺秋兰道:“什么不对,我也说不出来,反正一定另有作用。”

      只听秋霜道:“二十招就二十招,现在你可以发招了!”

      宋文俊道:“好吧,姑娘小心,本公子要出招了!”

      在这一瞬间,他表情变得十分严肃,手中长剑缓缓举起,一双俊目之中,射出两道湛湛神光,直注在长剑剑身上。

      这一瞬间,他凝神卓立,有如渊停伤峙,也显示出他在剑技上具有精湛的造诣。

      站在他对面的秋霜,手捧双股剑,眼看宋文俊本来谦洒倨做的人,一下变得十分沉稳,气势磅磷。

      她秋霜似的脸上,不禁也流露出虔敬之色!

      不,她内心似有一份不安的感觉!

      就在此时,宋文俊的长剑,霹光闪动,缓缓刺出,他出手虽缓,但缓的只是“出手”而已。

      剑到中途,突然间,快得如同电光一掣,剑尖斜刺秋霜左肩。

      秋霜目不转瞬注视着宋文俊的长剑,直等到剑尖快要刺到,她没举剑封架,上半身忽然轻轻一侧,好险,寒锋就擦着她衣衫而过,一下就轻易的避过了宋文俊的一剑。

      宋文俊因有小翠的短剑被夺,和表妹的长剑被合,他选择的出手这一招,看去简单,实则蕴藏了几个精微变化,又岂是仅凭人家上身一侧,就能轻易躲闪得开的?”

      但宋文俊一剑出手,刺了个空,忽然感到自己这一式,招式竟然用老,随后几个变化,竟然全都再也使不出来!这无他,分明对方这一式简单的侧身避剑之中,同样隐藏着几个变化!

      宋文俊不觉一呆,倏地抽回剑去,口中沉喝一声:“好。”

      他招式用老,自然只好重新发剑,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但随他“好”字出口,剑势突发。这回他长剑疾发,剑光连闪,出手如电,一招紧似一招,连绵刺出。

      但见剑尖颤动,寒芒飞洒,万点银光,漫天如雨,点点都指向秋霜要害大穴,变化之奇,可说瞬息万变,使人目不暇接。

      秋霜手中双剑,根本没有施展,在这一剑光如同风雨飘洒的情况之下,她只要一出手,就会稳落下风!

      不,根本无从招架,而且只要沾上一点,就非死即伤,因此她右手依然捧着双股剑,干脆不和他动剑。只是双脚在三步之内,腾挪移动,上身随着左右摇摆,闪避急如星火刺来的剑势。

      石少俊隐身石后,目光凝注,看着她闪展腾挪的身法,在方寸之地,遇旋自如。

      宋文俊闪电剑法,竟自伤她不着,她这轻灵奇诡的身法,竟和师傅传给自己的避剑步法,不谋而合!

      不,有许多地方,比自己所学的更简单而精微,一时看得心领神悟,十分出神。

      这时只见秋霜娇躯一晃,翩然闪了出去!

      她本来秋霜般的脸上,此刻红馥馥的,似怒似怨,鬓边已经隐现汗珠,酥胸也在起伏不停。

      一双水淋淋的眼睛望着宋文俊,疥声祝道:“已经二十招啦,你还不住手么?”

      看她模样,这二十招,够她惊心动魄,直到此刻、掠魂甫定,习流露出她少女本来的娇美笑容。

      宋文俊长剑二收,神情木然,点头道:“果然已经二十招了,本公子输……”

      秋霜一双俏眼盯着他,欲言又止,忽然脸色一少,迅快的收起双剑,转身朝水榭中走去。

      宋文俊双手略一抱拳,说道:“咱们今晚认输,告辞。”

      说完,转过身道:“表妹,咱们走。”正待举步。

      仲姑娘道:“宋公子留步。”

      宋文俊回身道:“仲姑娘之意,是要把咱们留下了?”

      仲姑娘从椅上站了起来,蛛淡一笑道:“我方才说过并无留下你们的意思,只是有一件事,想请二位进来一谈。”

      假山石后,岳少俊目睹宋文俊、恽慧君三人,连输了班,低声道:“竺姑娘,走,咱们出去,我要找那姓涂的要解药去。”

      说着,妄待站起身。

      竺秋兰正在沉思之中,忽然惊觉过来,吃惊的道:“你要去做什么?”

      岳少俊道:“宋兄他们还不知道那姓涂的就是托我捎信的贼人,我要去当面揭穿他,要他交出解药来。”

      竺秋兰道:“你慢点,我想到了一件事。”

      岳少俊道:“你想到了什么?”

      竺秋兰道:“我在想,这仲姑娘率领了四个使女,住在这里,完全是为了天华山庄而来,因为宋老爷子昔年就号称武林第一剑,她们所学的武功,完全是对付使剑的招术……”

      岳少俊口中低晤一声,矍然道:“你说的不错!”

      竺秋兰道:“但她们怵于宋老爷子的威名,不敢贸然下手,后来正好遇上你,才利用你捎去那封毒函……”

      岳少俊道:“不错!”

      竺秋兰道:“因此,解药未必会在涂金标身上。”

      岳少俊道:“那在什么人身上?”

      竺秋兰道:“因为涂金标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岳少俊恍然道:“你说解药在仲姑娘身人了?”

      竺秋兰嫣然一笑道:“你总算想通了。”

      岳少俊道:“咱们那就找仲姑娘去要解药。”

      竺秋兰道:“要取解药,必须先制住仲姑娘,但她四个丫头,却不易对付……哦,有了!”

      岳少俊道:“你想到了什么计较?”

      竺秋兰道:“这是冒险的举动,但也不妨一试,你附耳过来。”

      岳少俊依言侧过脸去,竺秋兰附着他耳朵,低低的说了一阵。

      岳少俊连连点头道:“就这么办。”

      宋文俊听仲姑娘说有事请他们到水榭中一谈,不觉回头望望恽慧君,说道:“表妹,你看如何?”

      恽慧君低低的道:“我们既然来了,而且我们连输了三声,人家要我们进去,不进去成么,听听她要和我们谈些什么也好。”

      宋文俊道:“表妹说得极是,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8-918.html - 2018-01-13
  • 第六章 冯宗客听了许多埋怨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因为这一番耽搁,冯宗客赶到染云坊时,不免就听了许多埋怨。  这日是五娘生辰,约好了在五娘家聚宴。为着热闹,将榻几去了,只放一张长大食桌,五娘坐在主位上执勺分菜,郑痴儿一伙在左,诸姐妹在右,按着行序排坐。冯宗客来得晚,坐上了左侧的最未位子... - 2018-07-15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六章 锦缠道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听鸠啼几声,耳边相促。劝路旁、立马莫踟躇,娇羞只恐人偷目。  第一节一步一从容  你受伤了?  不要紧,若不是我故意露出破绽引历轻笙放手出击,怎能轻易击退他。  原来你是故意呀,刚才可吓死我了。  历轻笙总是太相信揪神哭与照魂大法这类惑... - 2018-06-21
  • 第六章 做人可以中庸 做事就要极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独自漫步在山谷中,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谷口。  人已沓然,心已惘然。  月挂东天,剑网情丝。  做一名剑客,如果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剑招,而他就是剑。  有了剑招的剑才能够破敌。  没有剑招的剑就只是一块铁。  他的剑最重... - 2018-06-27
  • 第六章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余收言来到了宁公主,却没有径直上楼,而是施展轻身功夫,从院落外翻墙而入。观察一下地势后,认准临云所住的定然是西厢最大的那个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跃上房顶,盘膝而坐,化身于黑暗之中。  同时功运全身,敏锐地感觉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过不多久... - 2018-06-23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六章 六色春秋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其时正是早春三月之际,春意料峭,晨风尚寒,吹得渡劫谷中的草木乱摇,更送来阵阵花香草气,让人心身很是受用。  可一片大好春光中,竟是杀机四伏,气氛亦随之骤然紧张起来。  而那六个人发完话后就再无动静,便似已凭空消失了一般。  物由心耐不住... - 2018-07-10
  • 第六章 夺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 - 2018-06-20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小恐龙交朋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贝贝是一只可爱的小恐龙,可因为它是恐龙,大家都很害怕它,所以到现在为止,它一个朋友也没有。这天,它做了个重大的决定,它要去交朋友!于是他带上小饼干当做干粮,带上图画书当做路上解闷的工具,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就高高兴兴出发了。走啊走,突然... - 2018-07-16
  • 小兔子想长大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兔子美美多么想快快长大呀!于是,它穿上了妈妈的花裙子,嗬!裙子太长,小兔子美美每走一步就会摔一跤,它只好脱掉了。然后,它又戴上了爸爸的大帽子,刚一戴上,整个帽子就把小兔子美美的头盖了个严严实实,连路也看不清了。  最后,它找来奶奶的老... - 2018-07-16
  • 大熊和小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熊和小象彼此不服气,它们都说自己的力气大。一天,山羊老伯果园里的果子成熟了,正巧大熊路过,它拍拍胸脯说:"老伯,我来帮您把果子全部搬回家吧!"山羊老伯感激的点点头。  大熊抱起大筐里的苹果,一趟一趟的山羊老伯家走去。渐... - 2018-07-16
  • 小猪卖帽子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猪兜兜在森林里开了一家帽子店。小老鼠来买帽子,它说:"小猪,请给我一顶帽子。"可是小猪兜兜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着适合小老鼠的帽子,因为它的帽子对于小老鼠来说都太大了。  小老鼠只好走了。小象来买帽子,它说:"小... - 2018-07-16
  • 帮助熊奶奶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奶奶家的房顶破了个大洞,雨漏个不停。于是它请来小猪、小猴子帮它修修屋顶。小猪悄悄抱怨道:"我还想去玩儿呢!"小猴子拽了拽它的衣角,说:"别说啦!熊奶奶年纪大了,我们不帮它谁帮它呢?"小猪只好跟着小猴子来...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小狐狸穿新衣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的妈妈给它买了一件新衣裳,小狐狸高兴地不得了,穿着它找好朋友们玩儿。  小兔子、小猴子见了,都夸赞小狐狸的衣裳好看,小狐狸更高兴了,从那以后,每天都穿着那件衣裳。可是渐渐地,大家都不愿意和小狐狸玩儿了,小狐狸很难过,它问妈妈这是怎...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难过的狐狸婆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婆婆独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淌眼泪。墙头上的小麻雀见了,忙问:"狐狸婆婆,您怎么啦?"狐狸婆婆叹了口气说:"唉!我的孩子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看我啦!我多想念它们呀!"小麻雀听了,说:"婆婆,您别难过... - 2018-07-16
  • 小鹿感冒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鹿感冒了,喷嚏打个不停。河马医生嘱咐它在家好好休息,可是小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找好朋友们玩儿。它找到了小猪,小猪捂着鼻子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啊!"小鹿难过的回到家,它问妈妈:"妈妈。今天我去找小猪... - 2018-07-16
  • 想交朋友的小狐狸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来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很想交朋友,可是小动物们早就听说过狐狸家族的名声,都不愿意和它玩儿。过了不久,小动物们渐渐发现,不是这家的东西丢了,就是那家的东西丢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定是新搬来的狐狸偷的... - 2018-07-16
  • 我和橘皮的往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多少年过去了,那张清瘦而严厉的,戴600度黑边近视镜的女人的脸,仍时时浮现在我眼前,她就是我小学四年级的班主任老师:想起她,也就使我想起了一些关于橘皮的往事……  其实,校办工厂并非是今天的新事物。当年我的小学母校就有校办工厂,不过规模... - 2018-07-15
  • 荒野之鹰—与高中生共勉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台湾著名作家简媜告诉我们—每个人成长的困境不同,但仍然要相信,对生命热爱、对梦想追寻的这份毅力,会引领我们脱离困境。不要轻易认为今天就是末日,因为明天的太阳跟今天不一样。  “宁愿是荒野上饥饿的鹰,也不愿做肥硕的井蛙!”执是之故,我学会... - 2018-07-15
  • 梦里花落知多少(3)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很少人知道我当过中学语文教师,因为相对于二十来年的记者生涯,它太短了,仅一年。  可我经常怀念那一年。  1983年,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我,被分配在市里的一所中学教初一的语文,还兼班主任。  生性率直的我,感觉这个不苟言笑的职业太痛苦了。... - 2018-07-15
  • 若相惜,亦莫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那时候,莫离的课桌抽屉里总时不时地泛着清浅的香。最初,莫离没放在心上。哪曾知,手伸进抽屉里拿课本时,却猛地触到柔软的一团。是一朵花,纯白,绵软,像她身上的衣裙。  莫离不认识那朵花的名字,但她想,它一定有个美丽的名字。  一夜之间... - 2018-07-15
  • 做个眼神犀利的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眼神特别犀利的人,有他的思想,知道他的方向。  上研究生时,带我的导师就是眼神特别犀利的一位老师。毕业多年后,我和导师在校园里偶遇。他已经退休一段时间了,身体不太好,行走不便,看起来不那么严厉了。  我跟老师说:“我现在好像不知道该往哪... - 2018-07-15
  • 每次只追前一名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女孩,小的时候由于身体纤弱。每次体育课跑步都落在最后。这让好胜心强的她感到非常沮丧,甚至害怕上体育课。这时。女孩的妈妈安慰她:“没关系的。你年龄最小,可以跑在最后。不过,孩子你记住,下一次你的目标就是:只追前一名。”  小女孩点了点... - 2018-07-15
  • 流景闲草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十几岁时喜欢一个人。面容素净如雪地般的高个儿少年,看起来清清朗朗,像是操场跑道边一棵沉默的翠绿杨树。  在那一年,从秋天到第二年的春天,他天天走路回家,我就远远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以至于他的每一步姿态,我都谙熟于心。  他是那样姿态端然... - 2018-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