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这是老偷儿钻天飞鼠鼠爷爷的口气。

      梅三公子不由恍然大悟半夜之前,岩寨先生和金老儿说了几句耳语,一个人匆匆赶来,就是为了在堵洞巨石上洒毒。如果洞内之人,妄图退出,不知就理,用手搬移,就得沾染剧毒。

      看这口气,鼠老前辈业已先走。

      唉!幸亏他已先走了,否则叮嘱自己向苗疆毒妇要的三粒“补天髓”,自己没有办到,如何向他交待?

      心中沉思,眼光却往洞口打量,果然有块堵洞巨石,已经被移开了三尺光景,正好够一个人侧身而出。

      连忙回头通知大家,别碰上那块巨石。

      鱼贯出洞之后,发觉前面还有许多参差石块,和矮小藤树,挡住洞口,即使到了近前,也决难发现。

      转出石徇,原来此处是一个乳石荒凉,草长过人的山坳。不过许多荒草,业已被人践踏得东倒西歪,有迹可循。

      敢情岩寨先生灯心和尚,以及金老二阴世秀才等人,在洞中被鼠爷爷一字一顿,说出的“勾魂律令”。吓破了胆,才慌慌张张的逃出洞来。

      “勾魂律令”那两句“阎王注定三更死,谁能留得到五更”的古怪话儿。到底有什么力量?会使这批一流高手,闻风丧胆。

      梅三公子循看偃草路迹,一边走,一边问道:“祝兄、慧妹,你们在江湖上可曾闻到有人说过‘勾魂律令’的来历吗?”

      “勾魂律令?”祝鹰扬、崔慧、上官燕三人,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语气似乎十分新鲜。

      “不知道。”祝鹰扬摇着头,话刚出口。

      崔慧也跟着嚷道:“我从没听爷爷说过啊!”

      一阵静默,只听四个人衣带飘风,和脚踩在落叶衰草上的轻微声响。

      一阵工夫,便出了山坳,前面有着一条山径,向左就是通往土烂狭谷方向去的。

      赶到土烂谷口,只见琴剑两小,精神萎顿的坐在石上,一眼瞧到主人,早已欢呼着迎了上来。

      梅三公子四面一瞧,却不见温如风的书僮蓝儿,不由问道:“唉!蓝儿呢?”

      琴儿忙道:“小的三人,自公子爷走后一会,便觉得腹中痛痒难禁,大家缩做一团,渐渐的昏迷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只觉腹中一阵急痛,拉了几次,人就清醒过来,发觉小的三人,全都躺在草地上了,面前却蹲着一个尖腮尖脑的老头,生相滑稽,嘻着嘴,瞧着我们。

      小的因这人敌友未分,正想翻身坐起,那知全身软绵绵的,一动也不能动,小的心知中了人家暗算。正待痛骂他几句,那老头却双手乱摇,说道:‘小娃儿,你们三人,服药之后,蛊毒初清,这时还动弹不得,好好的躺上一会,过了六个时辰,身子才能恢复。你们公子爷不久就会回来,你们安心等候着好了,我老人家还有事情,要先走了。’小的不知他所说的是真是假,因为全身一丝气力也没有,只好干耗着瞧他走去……”

      梅三公子微微点头道:“唔!是鼠老前辈,他已经给你们服下了百毒散!咳!我问你蓝儿呢?”

      “是!是!”琴儿一连应了两声是,接着又道:“小的三人,就这样挨到今天中午,果然身子手脚,都能动了,才勉强换过衣衫,只见温公子面色憔悴的一个人由谷中奔来。”

      “啊!温如风已经好了?”梅三公子十分惊奇,温如风服了“百毒散”,怎地功力恢复得如此快法?

      “是是!小的瞧到温公子只有一个人回来,心中甚是惊奇,问起公子爷,他说在九道弯失散,后来找了大半夜,并没找到。

      他心中一怒,就把岩寨先生的房子,放了一把火,还把小僮也杀了。然后一直等到午时,才从土烂狭谷出来。照着温公子的意思,他找不到公子爷,要小的两人,暂时跟他出山,慢慢再找公子爷下落。小的因那个老头说过,公子爷就会回去,要小的继续在这里等侯。温公子听小的说起那老头,他就点着头道:‘既然老偷儿这么说,你们就等着罢,梅兄出来,你就说我有要事,要先走一步了。’温公子这就带着蓝儿走了。”

      梅三公子点了点头,就吩咐琴剑两小,合乘一骑,把空下一匹,让给了祝鹰扬。

      大家上马就道:“赶到石板寨,打了个尖。”

      祝鹰扬急于回转泰山,便得由石板寨往东,走榕江黎平这条路。

      梅三公子也因上官燕的外公铁背苍虬武公望被玄女教掳上六绍山去,自己三人还得赶上六绍山救人。

      但琴剑两小,服了百毒散,蛊毒虽清,功力未复,自己带着,岂不累赘?他想到崔慧的姐姐崔敏,不是和慧妹妹约好在黔阳会面的吗?祝鹰扬此去,黔阳也是必经之路,何不叫两小随他同往,到了黔阳,就在自己几人住过的悦来客栈等侯自己。

      想到这里,吩咐两小随祝鹰扬同走。一面在马上取过各人行囊,由自己放到马上。

      祝鹰扬和梅三公子殷殷话别,订了后会,才带着琴剑两小上路。

      梅三公子也因上官燕的外公铁背苍虬武公望被玄女教掳上六绍山去,自己一行,半途中蛊,又耽误了这多天,自然急于赶上六绍。

      自己答应过上官妹子,能把武老英雄救出,让他们祖孙重聚,自己诺言已践,便须赶办自己的事去。(梅三公子自己究有何事?后文自有交待。)

      因此急于赶往云南,上官燕一心挂念着外祖父安危,此时蛊毒已除,功力恢复,自然越快越好。崔慧只要跟着心上人,任何危难,均所不计。三个人这就跨上马匹,循着来时原路,直奔宜北。

      再由思恩、河池,取道百色,已是接近云南东部。由广西入滇,一路上,晓行夜宿,所经过的山村城池,差不多家家门上,都贴有“供奉九天玄女菩萨”的红纸。

      崔慧从小受她爷爷岳麓老人的薰陶,对江湖门径,自然十分清楚。眼看离云南逐渐接近,这种红纸条也越来越多,心中不禁暗自警惕,这分明全是玄女教的信徒。

      自己一行,业已进入了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虽然边疆人民,祟尚迷信,但也足见玄女教声势之盛。

      她悄悄的告诉了梅哥哥,看来自己三人,还得小心应付。

      梅三公子听得俊目放光,豪气凌人的道:“慧妹,自古邪不胜正,我们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六绍山就是龙潭虎穴,既然来了,自然得闯他一闯,不管如何,也要把武老英雄救出。”

      滇桂边界,虽然有着一条大路,但其实弯弯曲曲,全是盘着崇山峻岭而行这时已是申牌时光,预计现有一个时辰,便可赶到百色。得得蹄声,刚转过一处疏林,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脆生生的娇笑!

      笑声近得就在他们身后,最远也只有一两丈光景!

      梅三公子不由大吃一惊,暗想以自己的内功修为,十丈周围,飞花落叶,也瞒不过自己。

      怎会在这么近距离之内,有人隐藏着竟然一无所觉?

      尤其是崔慧,一路上始终深具戒心。

      这突然而来的笑声,使她警觉的伸手摸了摸腰间挂着的寒英剑。

      三个人差不多由马上同时回过头去,这一瞧不打紧,大家不由齐觉眼前蓦地一亮。

      原来身右疏林前面,一块大石上,斜倚着一个年约二十五六,身穿玄色衣裙的妙龄少妇!

      敢情自己三入,穿林而出,只顾赶路,没去注意。

      崔慧从小喜穿红衣,不但红裳如锦,人也冰肌玉骨,娇艳胜花!上官小姑娘更是娟秀伶俐,眉目如画,这两人已可说是花朵般人儿。但和这位玄衣少妇一比,也不禁略有逊色!

      不是吗?瞧她骨肉婷匀,柔若凝脂,那一张宜嗔宜喜,吹弹得破的脸蛋上,眉眼口鼻,无不生得却到好处。

      美,简直美到无法形容!

      别说风流潇洒的梅三公子,和她秋水般的眼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5-920.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初试昆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要知独臂天王李残这枝青竹蛇杖,中间原是空的,他豢养着一条其毒无比的“青鳞带”。  说起“青鳞带”,乃是云贵深山中的一种稀有毒蛇,最大的也只是拇指般粗,形状略带扁形,极像一条细带,色作淡青,浑身生有细鳞,土人把它叫作“青鳞带”。不但浑身蕴... - 2018-01-13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 - 2018-01-14
  • 第四十三章 魔女留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静立一旁,看到自己这位世伯,出手神妙,也不禁为之神往!当然以他的功力,自可瞧得出孙存仁似乎在拿胡猛试招,并没用上全力。  表面上,两人各展绝招,难分轩轾。其实胡猛已是面红气促,头脸上微见汗水。但他的凌厉攻势,却是愈闯愈盛,愈来愈... - 2018-01-13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三十三章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徐少华、纪若男也相继跟入,站起身来。  只见洞内是一间方形的石室,两个一身黑衣的大汉手持钢刀,凛立不动,自然已经被贾老二制住了。  祖东权目光一转,问道:  “这里还有暗门,该如何开启呢?”  “嘻嘻,... - 2018-03-16
  • 第六十三章 用毒能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这一番话,果然说得极为动听,无臂天王李残身受断臂之恨,经他一拨,黑布蒙头之中,不由冷嘿了一声。  金老二面色剧变,满脸刀疤上,现出愤怒之色。  三小姐于文娴生怕大师姐受他鼓励,急忙接口道:“可是公孙叔叔,你该知道这化敌为友,乃是师父的... - 2018-01-14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三十三章 惊闻恶耗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一行人穿行通道,这时已到尽头,石壁间.有着一扇黝黑的铁门。  杜景康一路上指挥手下武士,遇有岔道,就留人把守。  胡关主脚下一停,掳掳袖管,双掌紧贴门上,缓缓向右推去,铁门随着缓缓移动,露出一道门户。  身后众人,但觉从门中涌出一股冷风... - 2018-01-09
  • 第三十三章 丁天仁回到房中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回到房中,过没多久,小香端来洗脸水,就退了出去。  等丁天仁盥洗完毕,房外传来一阵细碎而轻快的脚步声,也响起小香声音说道:“启禀总管,小婢带妹子小翠来见总管。”  丁天仁道:“进来。”  宓无双领着经过易容的小香(以后改名小翠)走... - 2018-01-12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还我清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只得说道:“谢谢大师姐。”  九毒仙子一阵格格轻笑道:“好,小师妹,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我走啦!”  一个人像一阵风般往洞外飘飞出去。  田七姑含羞道:“小妹恭送大师姐。”她送走大师姐,才回过身来,双颊飞红,说道... - 2018-02-03
  • 第三十三章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突然发现自己过时了,又像从前那样没人注意了,汇款单也不来了。刘作家愤愤不平,他一手缔造了家喻户晓的李光头,自己却被迅速地遗忘。来了那么多的记者,个个扑向李光头,没有一个记者关心他,甚至没有一个记者认真看过他一眼。... - 2018-02-05
  • 第三十三章 多情未必大丈夫 直捣黑帮有内应_白衣紫电
  •   “十不全老人”江欢既然野心很大,且知谭起风十二日要回帮。他虽不怕他,毕竟下面的人都是他的旧属,万一他登高—呼,声势浩大惊人,不可轻估。  于是他派出人手,四下号召,找来了他的心腹、好友及晚辈,这几天陆续到达的有十七、八人之多。其中除了他... - 2017-12-31
  • 第三十三章 极大秘密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柳青一只亮晶晶的阵子,盯着尹天骐道:“你和孟长老说,我跟他学易容术好不好?”  尹天骐听一怔,道:“这个……”  柳青青道:“你方才已经答应了,我说出了,又不肯啦?”  尹天骐道:“不是在下不肯……”  柳青青道:“不是你不肯,难道你还... - 2018-01-06
  • 第三十三章 四个黑衣人只露出两个眼孔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抬床板的是四个黑衣人,连头脸都用黑布蒙着,只露出两个眼孔,如今,他们正好弯下腰去,放下了床板。  床板上,鸳枕、绣被并头睡着两人,呼吸浓浊,喷出来的尽是酒气,他们当然是丁建中夫妇了。  这是一间不太宽敞的地室,点了一盏油灯,边上站着两个... - 2018-01-05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三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①。知足者富,强行②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③者寿。[译文]能了解、认识别人叫做智慧,能认识、了解自己才算聪明。能战胜别人是有力的,能克制自己的弱点才算刚强。知道满足的人才是富有人。坚持... - 2017-12-31
  • 第三十三章 汪洋万顷横空飞匹练 风麈千里何处觅芳踪_纵鹤擒龙
  •   以枯木和尚的武功,他们即使全上去,也无济于事,何况人手一多,碍了手脚,万一一个照顾不周,难免有人负伤。想到这里,赶紧大声叫声:“严兄,褚兄快请后退,还是由小弟去会会他罢!”  说话声中,身若电闪,“呛啷啷”龙形剑出匣。  一道青紫光华,... - 2017-12-28
  •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_北山惊龙
  •   黄袍道人听金大夫说出只要一个时辰,就可换好,这就点点头道:“好,你这就动手吧,只要我双目重明,立即送你回家团聚。”  金大夫连声应“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一把锋利小刀,一手仔细的摸着毕玉麟眼睛部位,然后回头道:“观主也请躺下,小老儿就要动... - 2017-12-14
  • 第三十三章 娄山双怪_珍珠令
  •   三人默默的坐了一会,公孙相忽地低声道:“咱们被困在这里,总不是办法,要能冲出去才好。”丁峤道:“这还用说?方才那道石门,已经阅起,你能打得开?”  公孙相突然心中了动,随手从身边摸出一个火折,低声说道:“凌兄请把倚天剑借兄弟一用。”  ... - 2017-12-24
  • 第三十三章 笑面神丐_彩虹剑
  •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笑面神丐道:“小老儿也不想再隐瞒二位大师傅了,小老儿的主人,就是……就是……啊哟……痛死我了……”  他连说话也来不及,迅快的抢过大德上人面前的一大海碗酒,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他方才说过,不管有什么疼痛,只要... - 2017-12-25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扑朔迷离_引剑珠
  •   这一缩,不是缩回手法,而是五个纤纤手指,顺势一把,抓住了黑衣瘦小道人的右腕,倏然站起身来,回头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道人骤不及防,被她一把抓住手腕,心头一怔,嘿的一声冷笑,左手扬处,一掌向霜儿劈落。  霜儿紧紧抓住他右腕不放,身... - 2017-12-30
  • 第三十三章 芒砀魔窟_血字真经
  •   张子厚黄荣生到芒砀山之前就商议过,做两套紫衣,带上罗汉竹牌,到芒砀山后冒充紫衣人混进山中见机行事。  到了芒砀山,两人不禁楞了。  这里是刘邦当年斩蛇起义之地,西汉梁孝王刘武死后葬在此山之南岭山,以后各朝,建立了不少庙宇,还有不少古迹。... - 2017-11-11
  • 第三十三章 玛拿西登基的时候年十二岁_圣经
  • 33:1玛拿西登基的时候年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五十五年。33:2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赶出的外邦人那可憎的事。33:3重新建筑他父希西家所拆毁的邱坛,又为巴力筑坛、作木偶,且敬拜侍奉天上的万象。33:4在耶和华... - 2017-08-07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