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门在燕兵身后斜斜倒伏,似是守护着这座城的巨人筋疲力尽躺下后,伸展向内的双臂。无数靴底象一对对血色的翅膀般,从这无奈张开的双臂间翻飞而过,然后有些惊奇有些小心翼翼地,践踏在了长安城墙森冷的阴影之上。

      陈辨看到朱家老三被打先闯入城的燕兵串在了长矛上,身子如出水的鱼般抖了一下,然后就直挺挺歪倒下来。他最后歪过来的面孔,将一个无神的眼白掷给了陈辨。陈辨觉出自己裤裆猛地温热,手上的刀铛然坠地。他什么都没想就撒腿向陌道上跑去,对督校嘶哑的叫嚷充耳不闻。

      陈辨眼前蒙着白乎乎的轻翳,饿了三天后的脚步虚浮浮的,有种腾空飞翔般的感觉。雍门临近是西市,过了横桥街就是东市了,他熟练地在里坊间的私道里拐来拐去,火把与兵刃交击声渐渐被重重屋宇所屏蔽。

      西市与桂宫之间,似乎还有少许秦军在抵抗,因此东市这边尚还安宁。街上有的屋舍门窗关得死严,似乎以为它们比长安的城墙更可信赖;有的却是大敞着,提包推车的百姓从里面冲出,在街上忽南忽北汇成流向不一的漩涡,将陈辨拨得东歪西倒。一个壮汉手里握着磨得雪亮的长刀,甩开妻母的纠缠,将手上的酒壶扔在地上,吼道:他***,老子跟他白虏拼了!那刀差一点就劈到了陈辨头上。

      陈辨险险避开这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跑回家里去!全不去想城池己破,鲜卑兵的到来,亦不过是片刻间事。

      道路商铺渐渐熟悉起来,山墙后面探出榆槐的枝桠,风拂过时发出沙沙的梦呓,灯光从轩窗中羞怯地跃出,在陈辨的身上轻轻舔过。陈辨身心骤然放松,十多天来满眼污血和尸首,耳中尽是死前的惨叫,烈阳下腐肉的气味闻得太久以后,已经浑然不觉此时终于都如幻影般过去了。到了朱家时,他合身撞上了门板,拍叫道:大姐大姐,开门呀!

      过了许久后,门打开了一道细缝,见是他,方才整个敞开。老板娘和媳妇一左一右拉住了,连声道:怎么样了?听说太子逃了,是不是?他们几个呢?

      陈辨环顾了左右,两个女人的面皮都象是蒸过了头的菹菜,仿佛只要一拧就会整个缩成一团。他想起方才朱家三儿子死在自己面前的情形,竟象蒙头挨了一棒似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从后屋里骤然传来小儿的哭声,他借故脱身道:是雨雨在哭么?我去瞧瞧。就要往那边跑。婆媳两个却抓住了他,老板娘道:没事,媳妇,还不快去看看。好的。媳妇已是快步向厨屋跑去。

      陈辨觉得她们神色有些不对,挣开老板娘,已是跑到了媳妇前头。撩开帘子,他一眼就见到灶上大锅里水冒着热气,朱家小孙子含着指头蹲在灶台下,旁边案板上,白生生的一团正在蠕动着的

      雨雨!陈辨魂飞魄散地扑上去抱着孩子,细细察看了一回,见孩子只是吓得哭,没受什么伤,方才定下神来。听着后面传来畏缩的脚步声,他蓦地转过身去道:你们,怎么能这样!他想发怒大喝,却发觉已没了力气,因此这句话也说得软绵绵的,倒象是哀求。

      他话音未落,媳妇已是冲上来和他抢,叫道:我儿子都要饿死了!陈辨自然不让,两个人厮打了一会,陈辨的气力到底还是大过她,终于将她推在地上。她正倒在儿子旁边,就一把搂了儿子哭起来,唾着老板娘骂:老虏婆,收着这白虏崽子,白糟蹋多少粮食!早吃了多好!老板娘倚在门上手在胸口前一揉一揉,哀声道:陈兄弟呀,你在我家住了二十年,早和亲人没分别,你就舍一回,让我孙子活下去吧!

      朱大姐,陈辨苦涩地笑道:这孩子你也养了有半年呀,怎么下得手去

      半年又怎样了?人家家里亲生的儿子也吃了!媳妇恶狠狠地盯着他道:你上城头十多天,怎么还有力气,你吃的是什么?

      我陈辨往后一靠,不自禁地愈发抱紧了孩子,抚着他虽然消瘦却还细嫩的面庞,两片蜡似的嘴唇张合了好一会,方才挤出话来:我只吃了小这时锅里水己全沸,咕噜声将他的后半句话给掩了过去,腾起的水雾也将他的眼睛糊得看不清楚。

      婆媳两个惊住了,竟一会没说话。

      陈辨在片刻后叹息一声道:鲜卑兵已经入城了,这城里呆不得了,快走吧!什么?老板娘这时又想起方才问的话,一把抓了他问道:那他们呢?我陈辨避开她的眼睛,惨然道:我看到三子死了,其它的几个,我也不知道

      啊?老板娘已是晕到了地上去,媳妇也吓得爬过来拉着他叫道:那我男人呢?我男人呢?他没事吧?陈辨无语地摇头。

      媳妇这才慌了神,回头去抱着儿子,抽抽噎噎地掩了面。老板娘眶中淌出一滴浊泪,却似心血己尽,再流不出更多的来,转眼就干了。她扶着灶台支起身来,道:这家里,就你一个男人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吧?

      怎么办?陈辨听了这话心上也一片茫然,怀中的孩子又啼哭起来,方才让他强打起精神道:白虏从西门攻进来的,我们往东边走,或者还逃得脱呢?

      那好!老板娘将媳妇从地上拉起来,喝道:还不抱着孩子快走!

      一时也来不及收拾什么东西,将最后余下的三只硬馕塞进腰里,婆媳两一人抱了一个孩子,陈辨提了根哨棒。才拉开门,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喊从街上传来。那声音很熟,他们都听出来是宋嫂的,不由吓得一哆嗦。陈辨探头去看,只见宋嫂抱着儿子披头散发的在街上跑着,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扯破了一半,象裙袂似的拖在身后,露出瘦得根根清晰的骨头。几个燕兵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陈辨心里冰凉,想道:已经来了!他等那些几个鲜卑兵跑上将宋嫂扑倒在地上时,冲出去就是一棒打在其中一个的头上。可没能略为喘口气,臂上已是中了一枪。等他跳起来,又有枪刺入他腿上。他便站立不稳,栽倒在地。陈辨本是书生体魄,多日守城早已是筋疲力尽,这时剧痛连着失血,马上就眼前一黑人事不省。在失去知觉得,耳中传来朱家媳妇的惨嚎。

      也不知晕了多久,哇!一声啼哭好象就在他耳边似的,他激灵了一下,终于睁开眼。却见宋嫂撞在道边的石板上,光洁的额头淋淋漓漓地,象雪笺上绽出怒放的红梅。一个燕兵骂道:死了了得让老子受用一回!然后就扯下裤子。脚前宋家儿子哭叫着显然是碍了他,被他一脚踏下。那孩子的脑子顿时跟西爪似的破了,瓤子撒了一地。

      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抱在膝上长大的孩子化作一堆血肉,便是陈辨近日来已经在战场上厮混得麻木了,可还是又一阵若死的眩晕。

      这时身后传来朱家屋里传来婆媳两人的呻呤哭叫,被狞笑声打得一断一续。他怵然一惊,想道:没有孩子哭声,没有!这念头象铬铁似的将他激得站起来,可腿上浑无气力,又砸在了地上。

      他勉力抬起头,面前脱漆的门板无精打采地晃荡着,屋里的纠缠着的脚腿时隐时现。他手在地上刨着爬去,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可这三五步却如同天堑一般难以逾越。终于扳住了门槛,探头进去,他就看到一个鲜卑兵高高撅起的屁股。他好不容易积了些气力,狂嘶一声扑上去就卡住了那粗短的脖子。

      那鲜卑兵受这一惊吓,狂跳起来,去瓣陈辨的手。可陈辨此时头脑里已是一片模糊,所有精神都在这两只手上,那鲜卑兵竟摆脱不得。耳边别的燕兵叫骂将近时,陈辨手中的人居然一软,萎然倒地。

      他不防这着,整个人也摔在地上,跌了个七荤八素。等他眼前的金花散去,就见到老板娘手上血红一片,却是一把剪刀插在了身上燕兵尸身胸口。等他叫出声来去翻动她时,她勉强向他投来一个求恳的眼神,看了一眼边上,然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200-987.html - 2018-09-28
  • 第三章 菁儿从骆驼背上爬起来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到了,小姐。赤峰冷冷道。  菁儿一惊,揉揉眼从骆驼背上爬起来。她听错了么?到哪里了?  琉璃堡。  不相信,眼睛耳朵都不相信!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琉璃堡,琉璃堡在哪里?  抬头!  是了,在那座高高的沙丘的顶上,隐然... - 2018-12-12
  • 第十八章 李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凌晨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医院的大门口,虽然宋凡平在信里说自己中午才能到上海,可是两个多月的分别让李兰的思念像浪涛一样汹涌澎湃,天没亮她就醒来了,坐在病床上等待着晨光的到来。一个手术后的病友因... - 2018-02-01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我终于飞起来了,我终于飞起来了作文600字
  • 我终于飞起来了作文600字  窗外,阳光明媚,我感受不到它的温暖,为什么窗外的树已抽出了鹅黄的嫩芽,我却感受不到春天自由的气息?为什么我没看到窗外的紫蝴蝶?——哦,原来是我桌上的书遮住了,它们遮住了春光,遮住了春的气... - 2015-06-06
  • 第十八章 远上少林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心善大师的职掌是接待宾客,虽非罗汉堂专司各大门派的联系事宜,但也每日都有武林中人接触,对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莫不了如指掌,此刻听二人自报名号,却是从未听人说道。  但他究竟不愧是少林寺的知客堂老座了,并不因对方二人名不见经传就忽略过去。相反... - 2018-05-17
  • 第十八章 戏神君协破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回他似是动了真怒,身形如风,避开他刀势,双手突发,朝程明山抓来!  就在程明山和厉山君才一动上手,晏长江双手一击白金环,发出“铮”的一声轻响,举步朝阮清香面前逼了过来,说道:“阮姑娘……”  他刚叫了三个字,阮清香已是柳眉倒竖,清叱一... - 2018-05-23
  • 第十八章 逍遥天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石承棋业已厌恶淫妇至极,不容冰心姑娘答复淫妇,已对冰心姑娘说道:“管妹妹,咱们走吧,天魔宫的人和事我实在不愿意再加闻问!”  冰心姑娘微蹙蛾眉,指着淫妇对石承棋道:“那就趁早一掌杀了她,省得她再落到逍遥天魔夫妇手中而死活两难!”  石永... - 2018-05-26
  • 第十八章 阵图何足困斯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哈哈一笑,不知怎的身形一侧,竟从一瓢子和十善,十行三件兵器中闪了出去。一个转身,左足支地,右腿横向扑到身后的四个武当门人扫去。  他这一着快逾闪电,四个蓝袍道人,刺出去的剑锋,因对方身子一侧,四柄长剑交叉而过,全落了空,几乎刺到自己... - 2018-05-06
  • 第十八章 戏斗辟凶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卖艺老头一双破袖,四面乱挥,大声叫道:“喏喏!诸位作个见证,往那石柱上瞧瞧,我糟老头依样葫芦,学得像也不像?”  他此话一出,众人虽未置信,但目光当真一齐往另一抱柱上投去。卖艺老头破袖挥风,一阵劲气,括上了石柱。石灰飞扬,石柱上赫然露出... - 2018-04-25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三人各自说了年龄,这一叙,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杨少华二十一,路少朋十九最小。  这—来,由萍水相逢,变成了大哥、二哥、三弟,客套全免,自然更谈得投机。  堂倌撤去杯盘,又替三人沏上了香茗。  这时,高升楼上,酒客渐散,留下来的,还在品茗... - 2018-04-30
  • 第十八章 丁少秋跟着她来至一座偏院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跟着她走出厨房,从小天井进入穿堂,再穿过一个小天井,来至一座偏院。  青衣少女脚下一停,回身道:“刘婆婆就在里面等你,你快进去吧!”  丁少秋点点头,举步跨入,目光一瞥,只见这间房屋十分宽敞,除了右首靠壁处放着一排兵器架,架上刀剑... - 2018-05-03
  • 第十八章 观音庵修行的姑子大多是豪门望族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扬州郊外的观音庵,虽算不上什么名胜古迹,却因这里修行的姑子,大多是出身江南的豪门望族,显得与众不同,也因此为富贵人家的女眷所喜爱。传说这里的送子娘娘特灵,所以那些刚结婚或久婚不育的女子,都喜欢到这赶时髦来许愿,在送子娘娘这里求得一男半女... - 2018-06-08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舒亚男与明珠回到客栈后,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明珠一看有那么多纸条信件,不由一声呻吟:“这么多,怎么看得过来?”  “咱们得连夜看完,只有彻底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舒亚男道。“咱们为啥不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对手?”明珠突... - 2018-06-10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八章 双侠戏贼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怪蓝云压力骤松,大笑一声,一条铁链,又纵横劈击,反攻而来。  那边单于雷短槊阔剑,隐夹风雷,步步进逼,点苍双雁确已感到有力难使,陡觉有人大喝一声,抡剑冲入。  万雨苍百忙之中,定睛一瞧,来的正是银鳞剑客陶琨,精神一振,右手长剑,刷刷两...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十八章 行都西安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闰八月中旬,远在归化城的邱泰基,正预备跟随一支驼队,去一趟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因为归化一带的拳乱,也终于平息下去了。  去年秋凉后,邱泰基就想去一趟乌里雅苏台。贬至口外,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那算是白来了。可归号的方老帮劝他缓一年再... - 2018-01-21
  • 第十八章 大破蛇谷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骆长青倒去药渣,把木桶药汁,再倒人锅中,一面不住的添加木柴,药汁愈熬愈浓,骆长青要萧湘云用木棍不住的在锅中搅着,不使药汁凝结沉浚。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萧湘云搅得手都快酸了,粉脸上也绽出一粒粒的汗珠。  骆长青又走了,等到初更之后,才提... - 2018-01-25
  • 第十八章 一步登天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不好胜他,但也不能输他,两人这番较劲,是功力悉敌,谁也没有胜谁。  这对冯友三来说,已是十分吃惊的事,但他脸上却丝毫不露,呵呵笑道:“请坐,请坐。”  马掌柜自然看得出来,总管对云惊天口气上十分客气,但两人在握手之时,已经暗暗较了一... - 2018-01-28
  • 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八大门派集会南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火灵圣母眼看恽钦尧等人果然离去,心头怒气难遏,目注金铁口,喝道:“现在老身可以出手了吧?”  金铁口双手连摇,叫道:“慢来,慢来,小老儿说过,小老儿动手,妙不可言,不能让人偷学了去,老大姐,你那位千金,和老管家,四位大姑娘,也该走远点吧...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书房定计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甘禄堂立即走上一步,悄声道:“云公子,庄主下落未明,目前三灵门和九毒门两方面的人,都在找他,小姐又落在九毒观音的手中,现在只有全仗云公子大力赐救了。”云飞白心中不禁一动,忖道:“他是九毒观音手下的青字五号,这番话,莫要是九毒观音要他试探... - 2018-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