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原来这八名花女,乃是“百花剑阵”中“内八门”的门主,武功剑术,都是百中挑一之选,此次浣花夫人算准黑煞游龙会带着范少华到春香谷来,才特地命这八人随行,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黑煞游龙而准备。

      这又该从“百花大阵”说起,“百花大阵”合八卦五行奇门之学,阵势共分三层,外层有十二道门户,称为“十二花门”,由十二组花女组合而成,中层为“内八门”,按八卦方位而设,中枢又缩为“中五门”,暗合五行生克,这是大概的情形,后文自有交待。

      这八名花女,列阵而上,就是一个小型的“百花大阵”,本来各按方位而立,但一经移动,阵势就向中央逼了拢来:

      但见衣袂飘风,人影闪动,这一拨四剑齐发,一攻即退,去了左边,却从右边又攻来四剑,补上了四个,十六支长剑,轮流抢攻,汇成一片剑网,前后左右,行列变化,使人看的眼花缀乱。

      不仅如此,这八人使出来的剑阵,并非是抢攻一招,便行退去,她们施展的是整套“百花剑法”,前一拨和后一拨,招式衔接,连绵不断,有如一人使出来的一般。

      黑煞游龙被自在阵中,既有龙姑婆、铁姑婆两人联手,抢攻于内,复有八名花女往来游走,抢攻于外,任你武功再高,在这样内外交攻之下,也有左右支继,难以应付之感。

      黑煞游龙奋起神威,才剧战了二十来招,便已感到大大的不妙,一支铁箫使的再凌厉,也总只有一支,既要应付面前两个强敌,又要封拆从四面八方攻来的十六支长剑,委实到了无法克服的境界。

      就在此时,那跌坐运功的凌道人,突然睁开双目,站了起来,迅速扫了一眼,就大喝一声:“恩公,贫道助你一臂!”

      “锵”的一声,亮出背上长剑,双足一顿,剑如匹练,直向剑阵中冲去!

      站着观战的锦袍公子伸手一指:“截住他!”

      喝声方出,他身边两灰衫长髯老者,腾身掠起,直向凌道人身后追去。

      薛珠儿那还犹豫,长剑一,摆,纵身蹿出,喝道:

      “你们给我站住。”

      锦袍公子身形一动,已然逼到薛珠儿面前,大笑道:“本公子不屑和你动手,你乖乖的给我站着。”

      薛珠儿怒哼一声,叱道:

      “你给我滚开。”

      左手五指连弹,“多罗指功”一记劲急指风,迎面直射过去。

      锦袍公子急忙身形一侧,避开指风,冷笑

      道:“好小子,看不出你倒有些门道!”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对金圈。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就在那两个灰衫长髯老者扑起的同时,忽然间,响起一声清脆的玉哨!

      薛珠儿回眼瞧去,那吹哨的正是湘云,心头薇禁大急,暗道:

      “莫非他们还有后援?”

      心念方动,瞥见树梢间五条人影,捷如飞鸟,一闪而下,拦住了两个灰衫长髯老者,一声不作,动起手来。

      这可把薛珠几瞧的大奇,心想:“湘云哨声引来的五人,怎会反而帮起自己这边来了!”

      锦袍公子金圈一挥,幻化出无数金光流转的图影,朗声喝道:

      “小子,你小心了!”

      薛珠儿无暇多想,冷笑一声,长剑起处,剑尖飞幻出三缕精光,朝锦袍公子金圈削去,她虽和对方动上了手,但一方面依然留意四外动静。

      这时玉扇郎君韩奎,千手如来唐镇乾也各自掣出兵刃,相继朝树梢飞来的五人扑去。

      凌道人剑挟雷霆,一下冲入剑阵,黑煞游龙但觉压力忽然减轻,登时大喝一声,右手铁萧疾抡,左手“大罗手”猛劈而出。

      叵耐八名花女,此进彼退,“大罗手”纵然威力无匹,但对游走不定的人,也无法发挥,一股强劲罡风,只是从她们进退的空隙之间掠过。

      八名花女配合龙姑婆、铁姑婆的攻势,双剑齐举,刹那之间,剑势如火树银花,爆了开来,奇正相生,虚实相辅,从四面八方向中间攻到。

      黑煞游龙和凌道人挥动箫剑全力攻拒,也只能挡住她们的锐利攻击,无法突破剑阵。

      这一段话,说来较长,实则都是同一时候发生的事,这时但听浣花夫人厉声喝道:“湘云,你敢勾结外人,背叛浣花宫?”

      湘云睁着一双剪水双瞳,一直在注视着浣花夫人和范少华的战况,显出十分关切之色,连口中含的玉哨,还未取下,闻言不觉淡淡一笑,偏头道:“我不是湘云。”

      浣花夫人怒声道:“贱婢,你是什么人?”

      湘云冷笑道:“你要问湘云,还是问我?要问湘云,我可告诉你,早在今年四月十九以前,和盘说出你浣花宫的秘密之后,畏罪投浣花溪而死,至于要问我是谁么?”在你临死以前,总归会让你知道的。”

      浣花夫人气得浑身颤动,厉笑道:

      “很好,等我料理了姓范的小子,谅你也跑不了的。”

      她盛怒之下,杀机陡炽,右腕一震,“嗡”,的一声,剑光陡然大盛、一支长剑幻化出千百朵银花,漫天匝地,朝范少华席卷过去

      这片银花,发如波涛汹涌,生生不息,一旦被它圈入光幢之下,怕不立被乱剑分尸,扎上千百道剑孔?这正是浣花宫“百花剑法”中最厉害的一招绝学“百花争艳”?

      尤其是浣花夫人手中使出,更是凌厉,武林中可说从无人见过这一招剑法,也从无人能在这一招剑法下保得住性命。

      范少华当日曾在百花谷中看见过花女表演的“百花剑法”,已是遍地银花,叹为观止,但和此刻浣花夫人相比,漫天花雨,又有天渊之别。

      一时但觉身前身后,满眼都是一圈圈的银花,别说举箫封架,就连一丝空隙,可容自己立足之地也没有,剑花未到,嘶嘶寒气,已然直逼肌肤而来!

      心头大为凛骇,无暇多想,也无法施展任何招式,足以护身,猛一咬牙,口中大喝一声,不管东西南北,振腕一萧,朝前点出!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范少华这一记怪招,堪堪点出,也正是浣花夫人一招“百花争艳”,发挥到最具杀伤威力的时候!

      突然间,但听“锵”的一声,漫天银花,倏然全灭,浣花夫人手上一柄长剑,已经齐柄折断!

      就在此时,范少华的一点箫影,快如流星“仆”的一声,不偏不倚,点在浣花夫人胁下“章门穴”上。

      浣花夫人轻呕一声,上身摇晃,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突然,身如勉影,一晃而至,举手一掌,朝范少华当胸拍到。

      这一掌,势如电闪,来的悄无声息,使人目不暇接。

      湘云惊叫道:“你小心!”

      范少华在她“百花剑法”之下封解无力,漫无目标,胡乱使出这式怪招来,那知这一招,居然百试百灵,连浣花夫人这等高手,也会被自己一击而中,他惊魂甫定,方自一喜之际,瞥见自己面前有一双织织手影,闪了一闪,心头大吃一惊,急忙举手封架,那知封了个空,素手倏然不见,自己的胸口只觉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这一掌拍的不重,但范少华却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重逾山岳,直向体内逼入,脚下不由的踉跄后退了两步。

      湘云惊的失声道:

      “你……中了她九转玄阴掌?”

      浣花夫人来去如风,此刻早已退了回去,口中冷冷一笑,垂面黑纱拂拂自动,射出两道慑人凶光,直注湘云,厉声道:“贱婢,是你毁了老身宝剑?”

      这就是了,湘云是她贴身掌管宝剑的侍女,在她全力施展“百花剑法”之际、长剑突然中折,这不是湘云做的手脚,还会是谁?

      湘云眼看浣花夫人目露杀机,朝自己望来,心头暗暗一凛,不自觉的后退半步,翻腕抽出长剑,但就在这一瞬之间,范少华突然身形摇晃,往地上坐了下去!

      浣花夫人也岸立不动,黑纱中,隐隐可以看到她双目闭上了!

      湘云猛吃一惊,急忙一溺腰,掠到范少华身侧,低声问道:

      “你伤势很重么?”

      范少华睁目道:

      “还好,姑娘是花大姑么?”

      湘云微微一笑,柔声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33-944.html - 2018-03-11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这不过一瞬间之事,等大家刚一瞧清两人情形。  太白神翁突然仰天厉笑,双足一点,剑先人后,一道银虹,比电射还快,直向梅三公子当胸贯去!  这一招快速极伦,凶毒无比。全场的人,全都紧张得“啊”出声来。崔慧、上官燕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双目紧... - 2018-01-13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渔夫与小梭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渔夫把网撒到海里,捕到了一条小梭鱼。那可怜的小鱼求渔夫把它放了,说他还太小了。他又许愿说:“待我长大后,再捉住我,将对你更有好处。”渔夫说:“现在我若放弃手中的小利,而去追求那希望渺茫的大利,那我岂不成了... - 2018-12-12
  • 大鱼小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鱼爸爸和鱼妈妈为了繁衍子孙,双双对对逆流而上结伴同行。他们冒着天大的风险到达上游浅水区撒下种子,播种希望。不多久,鱼卵孵化了,小鱼儿在温暖安全的浅水区渐渐长大。虽然无忧无虑,却可惜见不到爸爸妈妈。一只青蛙告诉小鱼儿:“你们的爸爸... - 2018-12-12
  • 谈笑自若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三国时,东吴的名将甘宁,因有战功,被任命为西陵太守、折冲将军。   曹操在赤壁之战中失败后,孙权和刘备的联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南郡。驻守南郡的魏将曹仁以逸待劳,击败了吴军的先头部队。吴军大都督周瑜大怒,准备与曹仁一块雌雄。甘宁上前劝阻,认... - 2018-12-12
  • 鸟尽弓藏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末期,吴、越争霸,越国被吴国打败,屈服求和。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任用大夫文种、范蠡整顿国政,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使国家转弱为强,终于击败吴国,洗雪国耻。吴王夫差兵败出逃,连续七次向越国求和,文种、范蠢坚持不允。夫差无奈,把一封信系在箭... - 2018-12-12
  • 红鼻鼠的魔法种子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红鼻鼠很想成为一个会魔法的老鼠。于是,他从老树精图书室借来了一本《魔法宝典》。他翻开第一页,跳了进去,仔细地阅读起来。“好大的一片树林呀!”红鼻鼠细心地在树间找寻,他担心魔法和咒语会藏在哪一根树枝上,或者枝丫间的鸟窝里。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 - 2018-12-12
  • 落鸿火 尾声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天快要亮了,这是顾澄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  山岭上依旧有烟火之光出没,那是李家子弟在翻山越岭地寻找黑精卫,他们必须要找到她。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若是李家还不能将黑精卫击毙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澄被...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犬牙交错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汉高祖刘邦开国之后,分别封功臣到各地为王。但是因为这些王候在地方上拥有强权,甚至有谋反叛变的意思,于是汉高祖就一一把他们消灭了。   为了巩固汉室,汉高祖又大力赐封同族的人。因为同姓诸侯国数量增加,在汉景帝时,爆发了以吴王为首的七国之乱。汉... - 2018-12-12
  • 落鸿火 序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正是芒种时节,南方早应是繁花似锦百鸟争春,可在这小兴安岭北麓之境,严冬的脚步才刚刚离去。江面虽已解冻,犹有大片残冰不时从顾澄眼前漂过。此处正有一道支流入江,浮冰夺河而下,在入江口相互碰撞堆积,终于轰隆隆一声巨响,有一座摞得老高的冰山顷刻... - 2018-12-11
  • 第一章 大漠孤烟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大漠孤烟直。玉门关外的戈壁,一望无垠。除了骄阳下几根迎风摇曳的枯草,看不见一点有生命的东西。似乎自鸿蒙之初,一切都是静止不变的。青衣老人拄着大刀,凝立不动,似在调理气息,方才一场恶战,大约是有点伤筋动骨。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刀刃缓缓滑下,慢... - 2018-12-12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九章 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夜半凉初透,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不觉触到了他的手臂。小奕睡得好沉呢!耳鬓厮磨之间,蒙住眼睛的带子早就不知落到何处了。可她还是没有什么印象。是他灭了灯,一切都在无尽的黑暗中进行。现在她慢慢地猜度着,他究竟是什么样子?就在身边躺着,像一个熟... - 2018-12-12
  • 猴兄弟与桃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猴兄弟三个到田野里玩耍,玩着玩着,忽然远处飘来一阵浓烈的蜜桃子的香味。兄弟三个都闻到了,那红艳艳的桃子仿佛就摆在面前,一个个垂涎欲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们兴奋极了,立即朝着香味飘来的方向跑去。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他们发现了一棵桃树,树上挂... - 2018-12-13
  • 第六章 菁儿第一次参观了琉璃堡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第二日,赤峰居然没上锁。菁儿推开门,小心翼翼溜了出去,冷不防看见老头儿,就在院子里劈柴。她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然而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小奕对他讲过了,不要再关她。菁儿的心里,悄悄地升起一丝暖意。  来了... - 2018-12-12
  • 小企企一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南极,很冷很冷,淡蓝色的冰覆盖着大地,处处堆积着白雪。一只年轻的企鹅妈妈生了一个蛋。  “总算生下来了!”企鹅爸爸激动地说,他早就期盼着企鹅妈妈生下这个蛋了。  企鹅妈妈小心翼翼地把蛋递给丈夫,企鹅爸爸用脚掌把蛋轻轻扒拉到自己热乎乎的肚... - 2018-12-13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一发千钧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韩愈,字退之,唐朝邓州南阳人,是当时的大文豪,主张文以载道之说,以复古为革命,用散文代替骈文,影响当时及后代非常大,所以有文起八代之衰之功劳,他很反对佛教。唐宪宗派使者要去迎接佛骨入朝,他上表谏阻,得罪了皇帝,被贬到潮州去当刺史的官,他在潮... - 2018-12-13
  • 第三章 菁儿从骆驼背上爬起来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到了,小姐。赤峰冷冷道。  菁儿一惊,揉揉眼从骆驼背上爬起来。她听错了么?到哪里了?  琉璃堡。  不相信,眼睛耳朵都不相信!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琉璃堡,琉璃堡在哪里?  抬头!  是了,在那座高高的沙丘的顶上,隐然... - 2018-12-12
  • 一丝不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明朝初期,明太祖朱元璋下令禁止杀牛。一天,乡绅张静斋和举人范进相约去拜访知县汤奉。汤奉设宴招待他们,席间有位老者将一些人士拼凑起来的五十多斤牛肉送给他。汤知县一向受贿,可上朝又有禁令,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就问张静斋:“刚才有几个人送来五十... - 2018-12-13
  • 笨鸟达达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达达是只年轻英俊的蓝色大嘴鸟,他爱上了橘黄色的大嘴鸟吉吉。  达达要盖一座好看又舒服的屋子,要是吉吉喜欢这屋子,达达就可以和吉吉成家了。  达达每天都在大树上用小石头子儿盖屋子,真带劲儿,他一边干活,一边吹口哨。不久,一座结结实实的小屋... - 2018-12-13
  • 猫戴手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老猫教一群小猫学习捕老鼠。开始,老猫给小猫讲应该怎样逮老鼠。碰到有老鼠来了,就轻唤一声。小猫们顿时静了下来,悄无声息地向四周隐蔽,老猫迅急地蹿到角落里。一只老鼠从洞里溜了出来。只见那老猫屏声静气地待着。等老鼠稍近的时候,就快若闪... - 2018-12-11
  • 月与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近来孩子们完全不听大人们的话了。对了,不是人类的孩子,是兔类的孩子们。  “大人都不说真话。”  “不仅是满口谎言,简直幼稚可笑。”  “他们好像什么都不懂。”  ……  摇动着长长的耳朵,如此这般纷纷议论的小兔是越来越多了。  据说,... -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