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原来这八名花女,乃是“百花剑阵”中“内八门”的门主,武功剑术,都是百中挑一之选,此次浣花夫人算准黑煞游龙会带着范少华到春香谷来,才特地命这八人随行,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黑煞游龙而准备。

      这又该从“百花大阵”说起,“百花大阵”合八卦五行奇门之学,阵势共分三层,外层有十二道门户,称为“十二花门”,由十二组花女组合而成,中层为“内八门”,按八卦方位而设,中枢又缩为“中五门”,暗合五行生克,这是大概的情形,后文自有交待。

      这八名花女,列阵而上,就是一个小型的“百花大阵”,本来各按方位而立,但一经移动,阵势就向中央逼了拢来:

      但见衣袂飘风,人影闪动,这一拨四剑齐发,一攻即退,去了左边,却从右边又攻来四剑,补上了四个,十六支长剑,轮流抢攻,汇成一片剑网,前后左右,行列变化,使人看的眼花缀乱。

      不仅如此,这八人使出来的剑阵,并非是抢攻一招,便行退去,她们施展的是整套“百花剑法”,前一拨和后一拨,招式衔接,连绵不断,有如一人使出来的一般。

      黑煞游龙被自在阵中,既有龙姑婆、铁姑婆两人联手,抢攻于内,复有八名花女往来游走,抢攻于外,任你武功再高,在这样内外交攻之下,也有左右支继,难以应付之感。

      黑煞游龙奋起神威,才剧战了二十来招,便已感到大大的不妙,一支铁箫使的再凌厉,也总只有一支,既要应付面前两个强敌,又要封拆从四面八方攻来的十六支长剑,委实到了无法克服的境界。

      就在此时,那跌坐运功的凌道人,突然睁开双目,站了起来,迅速扫了一眼,就大喝一声:“恩公,贫道助你一臂!”

      “锵”的一声,亮出背上长剑,双足一顿,剑如匹练,直向剑阵中冲去!

      站着观战的锦袍公子伸手一指:“截住他!”

      喝声方出,他身边两灰衫长髯老者,腾身掠起,直向凌道人身后追去。

      薛珠儿那还犹豫,长剑一,摆,纵身蹿出,喝道:

      “你们给我站住。”

      锦袍公子身形一动,已然逼到薛珠儿面前,大笑道:“本公子不屑和你动手,你乖乖的给我站着。”

      薛珠儿怒哼一声,叱道:

      “你给我滚开。”

      左手五指连弹,“多罗指功”一记劲急指风,迎面直射过去。

      锦袍公子急忙身形一侧,避开指风,冷笑

      道:“好小子,看不出你倒有些门道!”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对金圈。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就在那两个灰衫长髯老者扑起的同时,忽然间,响起一声清脆的玉哨!

      薛珠儿回眼瞧去,那吹哨的正是湘云,心头薇禁大急,暗道:

      “莫非他们还有后援?”

      心念方动,瞥见树梢间五条人影,捷如飞鸟,一闪而下,拦住了两个灰衫长髯老者,一声不作,动起手来。

      这可把薛珠几瞧的大奇,心想:“湘云哨声引来的五人,怎会反而帮起自己这边来了!”

      锦袍公子金圈一挥,幻化出无数金光流转的图影,朗声喝道:

      “小子,你小心了!”

      薛珠儿无暇多想,冷笑一声,长剑起处,剑尖飞幻出三缕精光,朝锦袍公子金圈削去,她虽和对方动上了手,但一方面依然留意四外动静。

      这时玉扇郎君韩奎,千手如来唐镇乾也各自掣出兵刃,相继朝树梢飞来的五人扑去。

      凌道人剑挟雷霆,一下冲入剑阵,黑煞游龙但觉压力忽然减轻,登时大喝一声,右手铁萧疾抡,左手“大罗手”猛劈而出。

      叵耐八名花女,此进彼退,“大罗手”纵然威力无匹,但对游走不定的人,也无法发挥,一股强劲罡风,只是从她们进退的空隙之间掠过。

      八名花女配合龙姑婆、铁姑婆的攻势,双剑齐举,刹那之间,剑势如火树银花,爆了开来,奇正相生,虚实相辅,从四面八方向中间攻到。

      黑煞游龙和凌道人挥动箫剑全力攻拒,也只能挡住她们的锐利攻击,无法突破剑阵。

      这一段话,说来较长,实则都是同一时候发生的事,这时但听浣花夫人厉声喝道:“湘云,你敢勾结外人,背叛浣花宫?”

      湘云睁着一双剪水双瞳,一直在注视着浣花夫人和范少华的战况,显出十分关切之色,连口中含的玉哨,还未取下,闻言不觉淡淡一笑,偏头道:“我不是湘云。”

      浣花夫人怒声道:“贱婢,你是什么人?”

      湘云冷笑道:“你要问湘云,还是问我?要问湘云,我可告诉你,早在今年四月十九以前,和盘说出你浣花宫的秘密之后,畏罪投浣花溪而死,至于要问我是谁么?”在你临死以前,总归会让你知道的。”

      浣花夫人气得浑身颤动,厉笑道:

      “很好,等我料理了姓范的小子,谅你也跑不了的。”

      她盛怒之下,杀机陡炽,右腕一震,“嗡”,的一声,剑光陡然大盛、一支长剑幻化出千百朵银花,漫天匝地,朝范少华席卷过去

      这片银花,发如波涛汹涌,生生不息,一旦被它圈入光幢之下,怕不立被乱剑分尸,扎上千百道剑孔?这正是浣花宫“百花剑法”中最厉害的一招绝学“百花争艳”?

      尤其是浣花夫人手中使出,更是凌厉,武林中可说从无人见过这一招剑法,也从无人能在这一招剑法下保得住性命。

      范少华当日曾在百花谷中看见过花女表演的“百花剑法”,已是遍地银花,叹为观止,但和此刻浣花夫人相比,漫天花雨,又有天渊之别。

      一时但觉身前身后,满眼都是一圈圈的银花,别说举箫封架,就连一丝空隙,可容自己立足之地也没有,剑花未到,嘶嘶寒气,已然直逼肌肤而来!

      心头大为凛骇,无暇多想,也无法施展任何招式,足以护身,猛一咬牙,口中大喝一声,不管东西南北,振腕一萧,朝前点出!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范少华这一记怪招,堪堪点出,也正是浣花夫人一招“百花争艳”,发挥到最具杀伤威力的时候!

      突然间,但听“锵”的一声,漫天银花,倏然全灭,浣花夫人手上一柄长剑,已经齐柄折断!

      就在此时,范少华的一点箫影,快如流星“仆”的一声,不偏不倚,点在浣花夫人胁下“章门穴”上。

      浣花夫人轻呕一声,上身摇晃,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突然,身如勉影,一晃而至,举手一掌,朝范少华当胸拍到。

      这一掌,势如电闪,来的悄无声息,使人目不暇接。

      湘云惊叫道:“你小心!”

      范少华在她“百花剑法”之下封解无力,漫无目标,胡乱使出这式怪招来,那知这一招,居然百试百灵,连浣花夫人这等高手,也会被自己一击而中,他惊魂甫定,方自一喜之际,瞥见自己面前有一双织织手影,闪了一闪,心头大吃一惊,急忙举手封架,那知封了个空,素手倏然不见,自己的胸口只觉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这一掌拍的不重,但范少华却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重逾山岳,直向体内逼入,脚下不由的踉跄后退了两步。

      湘云惊的失声道:

      “你……中了她九转玄阴掌?”

      浣花夫人来去如风,此刻早已退了回去,口中冷冷一笑,垂面黑纱拂拂自动,射出两道慑人凶光,直注湘云,厉声道:“贱婢,是你毁了老身宝剑?”

      这就是了,湘云是她贴身掌管宝剑的侍女,在她全力施展“百花剑法”之际、长剑突然中折,这不是湘云做的手脚,还会是谁?

      湘云眼看浣花夫人目露杀机,朝自己望来,心头暗暗一凛,不自觉的后退半步,翻腕抽出长剑,但就在这一瞬之间,范少华突然身形摇晃,往地上坐了下去!

      浣花夫人也岸立不动,黑纱中,隐隐可以看到她双目闭上了!

      湘云猛吃一惊,急忙一溺腰,掠到范少华身侧,低声问道:

      “你伤势很重么?”

      范少华睁目道:

      “还好,姑娘是花大姑么?”

      湘云微微一笑,柔声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33-944.html - 2018-03-11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这不过一瞬间之事,等大家刚一瞧清两人情形。  太白神翁突然仰天厉笑,双足一点,剑先人后,一道银虹,比电射还快,直向梅三公子当胸贯去!  这一招快速极伦,凶毒无比。全场的人,全都紧张得“啊”出声来。崔慧、上官燕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双目紧... - 2018-01-13
  • 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 - 2018-06-12
  • 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顾凌云,二十一岁,金陵府东北三十里紫心山凌云寨寨主,排名炎阳道座下五大护法之二。  身世:其父顾相明,昔日江南第一剑客,与江南刀法大家陈问风合称为解刀问风、剖胆相明的江南双侠,久负盛名。其母杜秀真,天山派掌门许太华末弟子。顾氏夫妇原隐居... - 2018-06-17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第四章 困兽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 - 2018-06-20
  • 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 - 2018-06-14
  • 第四章 比酒更冽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下个月十七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是师父一周年忌日。  更重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忌日,而是血雨门新任掌门即位的日子。方念儿一拢从鬓边落下的一缕秀发,轻轻笑道。  看着方念儿漠然的态度,胡狂歌忽觉得她很陌生,他想不透为何待自己如慈父般的方过雨... - 2018-06-16
  • 第十章 星晨步峻倚丹凤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来这神秘的美丽少女竟然就是摇陵堂中的舞宵庄主林纯!  苏探晴一时呆住,暗骂自己糊涂,本应早就想到洛阳城中能有那么高武功的美丽姑娘当然应与摇陵堂有关,其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也难怪昨晚林纯一见他的身手便认出了他,她身为摇陵堂中重要人物自然...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十章 凋芳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这几日红琴粒米未进,说也奇怪,当初在曝火沙漠中几日不食是那么的难熬,而现在一心求死,却觉得死亡离自己仍是那么遥远。  这些天柯都尽心服侍她,她却不肯原谅他,话也不多说一句,柯都亦只好整日守在帐外,不忍看她那充满着敌视的目光。  红琴对送... - 2018-06-20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十章 刺明计划_山河_故事大全
  •   恰好刚到午时,竹杖声与脚步声在三香阁门外停了下来。  一个动听的女声道:“说好了午时赴约,为何三大会主都不现身?”许惊弦只觉得这声音颇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  那个低沉暗哑的声音道:“莺儿莫急,这件事可以问问潜蛟帮的金时翁... - 2018-06-14
  • 只有你欣赏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第一次参加家长会,幼儿园的老师说“您的儿子有多动症,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坐不了,你最好带他去医院看一看。”  回家的路上,儿子问她老师都说了些什么,她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因为全班30名小朋友,惟有他表现最差,惟有对他,老师表现出不屑。... - 2018-06-13
  • 我曾经这样爱过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95年,17岁的我爱上彭加怡。那天他是被班主任带进教室的,介绍说,我们的新同学,彭加怡,从青岛来。在彭加怡之前,我对青岛的印象那样渺茫,甚至只知道中国有这么个地方,但彭加怡来了以后,我天天在地图上看青岛,那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那里有... - 2018-06-13
  • 我是北大穷学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常常回忆起我初入北大的情景。  1999年高考,我考了县里的文科状元,被北大中文系录取,我成为了母校建校六十年来第一位被北大录取的学生。  1999年9月4日的早晨,日如薄纱,我和父亲在北京站下了火车,没有目的地顺着人群走出车站。父子... - 2018-06-13
  • 冬季恋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从公司大楼走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乐乐一脸愁云。孙雅在一旁看到不禁感慨,这也难怪,饭碗都不保了,换了自己,能不苦瓜脸吗?  才走到公交车站。孙雅远远地就看见59路向前驶来的身影,她立刻挣脱开乐乐的手,飞快地朝乐乐抛出一句:... - 2018-06-13
  • 男人不强是留不住女人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读大学的时候,宿舍八个人有很多故事。讲一个牺牲自己、照亮别人的室友,他现在北京混得极惨,惨到什么地步:他跟今年毕业的男生合租房子,而且还是郊区的平房。  他以前的专业知识也丢了,又没专业的工作经验,现在只能做一些没技术含量的销售类工作... - 2018-06-13
  • 真新娘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姑娘,十分年轻美貌,当她还是孩子的时候便没了妈妈,她的继母想尽各种办法来折磨她,使她生活得十分凄惨。不管继母什么时候让干什么,她总是毫无怨言,而且还做了各种她力所能及的事。但这仍不能打动这个恶毒女人的心,她的贪欲永远也不会满足。... - 2018-06-13
  • 接骨木树妈妈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很小的孩子,他患了伤风,病倒了。他到外面去过,把一双脚全打湿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打湿的,因为天气很干燥。现在他妈妈把他的衣服脱掉,送他上床去睡,同时叫人把开水壶拿进来,为他泡了一杯很香的接骨木茶(注:接骨木树是一种落叶灌木或... - 2018-06-13
  • 民歌的鸟儿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这正是冬天。盖满了雪的大地,看起来很像从石山雕刻出来的一块大理石。天很高,而且晴朗。寒风像妖精炼出的一把钢刀,非常尖锐。树木看起来像珊瑚或盛开的杏树的枝子。这儿的空气是像阿尔卑斯山上的那样清新。  北极光和无数闪耀着的星星,使这一夜显得... - 2018-06-13
  • 金黄的宝贝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一个鼓手的妻子到教堂里去。她看见新的祭坛上有许多画像和雕刻的安琪儿;那些在布上套上颜色和罩着光圈的像是那么美,那些着上色和镀了金的木雕的像也是那么美。他们的头发像金子和太阳光,非常可爱。不过上帝的太阳光比那还要可爱。当太阳落下去的时候,... - 2018-06-13
  • 第一章 天脉血石_山河_故事大全
  •   这个十一月的京师傍晚,特别宁静,才至戌时,街上便少了许多游人。夜空无云,皎洁的明月悬于中天,在清冷月光的逼视下,那些罩在屋顶上的白霜与挂在屋檐下的冰棱映着霓虹般的幻彩,仿佛依然延续着白日间的热闹繁华。  然后,那一层玉屑似的雪末寂然无声... - 2018-06-14
  • 坟中的穷少年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穷放羊娃失去了父母,官府把他安置在一个富人家中,由这富人供他吃饭并抚养成人。但这富人和他女人的心肠都很坏,又贪婪,总是牢牢守住自己的财富,任何人吃了他们一小块面包,他们都会大发雷霆。这个可怜的穷小伙子无论怎么做,得到的食物总是很... - 2018-06-13
  •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我和沈钧都是从乡镇中学考进市一中的学生,不仅同班,高中三年还住在同一间宿舍。  刚上高中那阵子,因为终于摆脱了父母的严厉管教,我们这群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就像突然被放飞的鸟,欢喜雀跃,扑腾得迷失了方向。  我们宿舍住六个人,而沈钧是... - 2018-06-13
  • 别人手上的戒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上到第四年,女生们渐渐有了自己的秘密。谁有了健身卡,谁开了车,谁的手上晃动着铂金钻石戒指。  我频频打电话回去,老爸总是宠爱地一再给钱,我是个无底洞,无底洞的深渊晃动着别人手上的铂金钻石戒指。  直到一天,我知道了那些人的秘密,秘密... - 2018-06-13
  • 别把自己弄成悲剧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从来没有命定的不幸,  只有死不放手的执著。  毛哥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女孩也是我们学校的。女孩家境很好,父亲是县里林业局的局长,而毛哥是农村穷人家的孩子。  当时我对感情还处于懵懂的年龄,但毛哥就很懂得追女生了...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