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竹老大阴沉的道:“不错,咱们也该走了。”

      竹五娘道:“老婆子还有事去,要先走了。”说完,回头朝那青衣少女道:“青青咱们走!”

      正待转身离去,竹老二急忙朝竹老大以目示意。

      竹老大点点头,沉声道:“五娘,且慢!”

      竹五娘停步道:“还有什么事?”

      竹老大望望通天观,说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咱们到山下再说。”

      竹五娘不耐的道:“有话这里说也是一样,老婆子还要赶到胶州办一件事去。”

      竹老二望望竹老大,说道:“五娘既然还有事去,老大就在这里说吧!”

      竹老大枯瘦的脸上,一片冷漠,说道:“五娘胶州只怕去不成了。”

      竹五娘道:“为什么?”

      竹老大道:“因为帮主另有差遣。”

      竹五娘冷哼道:“老婆子来的时候,怎的没听帮主说起?”

      竹老大道:“我现在告诉你也是一样。”

      竹五娘脸色一沉,道:“那可不成,老婆子胶州非去不可。”她似是急欲离去,一拉竹青青纤手,回头道:“就是有事,也要等我胶州回来再说,你们留下记号,老婆子自会找去的。”

      竹老大突然冷喝道:“站住!”

      竹五娘怒嘿道:“你是对谁呼喝?”

      竹老大贿沉一笑,探手从怀中摸出一块焦黑竹牌,徐徐说道:“五娘请看,这是什么?”

      竹五娘目光和竹牌一对,心头不觉一震,吃惊道:“枯竹符令!”

      竹老大冷冷道:“不错,见令如见帮主,凡是本帮中人,一律均须听候差遣。”

      竹五娘一张干瘪的老丑的脸上,飞过一丝诧异之色,果然手拄竹杖,朝竹牌低头躬下身去,口中说道:“属下恭聆差遣……”

      就在她低头躬身之际,竹老二一闪而至,疾快无伦的扑向竹五娘,举手一掌,朝她后心劈落!

      这一情形,瞧得隐身树上的三人,大感惊奇!

      但见竹五娘身形一偏,斜闪出八尺多远,口中喋喋怪笑道:“老大、老二,和我老婆子同门几十年,你们还当我看不出来?”

      竹老大厉声道:“你敢违抗枯竹符令?”

      竹老二道:“老大,今日放她不得?”

      竹老大竹牌一举,喝道:“竹五娘背叛本帮,你们还不把她拿下?”

      八名身穿竹布长衫的汉子,立即褪下刀鞘,四面围了上去。

      竹五娘竹杖一顿,双目精光暴射,冷喝道:“谁敢阻挡我老婆子?”一面低喝道:“青青,只管跟我走。”

      竹老大怒喝道:“帮主符令在此,你们还怕什么,她师徒背叛本帮,格杀勿论。”

      喝声出口,突然一提真气,身子凌空飞扑而起,“呼”的一杖,直向竹五娘,迎面击来。

      竹五娘自发飘飞,竹杖一挥,架开竹老大杖势,厉声道:“你们冒充枯竹二老,究竟把老大、老二弄到那里去了?”

      竹老大喝道:“你背叛本帮还敢胡说八道?”

      两人说话之时,已然连发了两招。

      竹老二瞧到竹老大业已发动,脚尖一点,疾快的向竹青青扑来!

      竹青青只觉眼前一晃,竹老二已然探臂向自己扑到,心头大是惊骇,急急向一侧闪去。

      但竹老二来势实在太快了,竹青青避让不及,但听嘶的一声,肩上衣衫,已被竹老二手爪,撕破了一块,只不过毫厘之差,就得抓上竹青青肩头。

      竹五娘瞧的大怒,厉喝道:“青青,这两个老贼,都交给我好了。”

      舍了竹老大,反手一杖,朝竹老二拦腰扫去。

      竹老大那肯放过机会,突然飞跃而过,竹杖尽力往前一送,追击而至。

      竹五娘武功确也了得,但见她怒哼一声,霍地扭过腰来,右手竹杖依然横扫不变,攻向竹老二,左手一掌,拍在竹老大捣来的竹杖上,把他杖势荡开了尺许。

      竹老二大喝一声,竹杖乍展,架开竹五娘一杖,立即以牙还牙,挥杖急攻,竹者大不声不响,跟着攻了上来。

      这两人似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将竹五娘制住,这一联手,竟然丝丝入扣,威力奇猛。竹五娘怒不可抑,厉笑一声,竹杖连挥,硬以强劲无伦的杖势,将枯竹二老两支竹杖震退。

      这是一场惨烈异常的搏斗,三支竹杖,上下翻飞,呼啸作响,攻拒之间,互见险象,奇招迭出。方才崂山派三场比试,只能算是文比,眼前三人,才是真正的舍生忘死之争!

      八名汉子手仗单刀,围成一圈,谁都弄不清这三位长老,互相攻仟,甚至爆发了激烈的拼斗,究是为了什么?

      竹青青也亮出了单刀,退到一旁,只是目注场中,瞧着三人恶斗,每看到师傅遇上危机,心中就怦怦直跳,等到化险为夷之处,才暗暗舒气。

      瞬息之间,三人已力搏了六七十招,竹五娘打的不耐,竹杖左右连挑,封开两人杖势,双肩晃动,突然朝竹老大欺了过去,口中厉声喝道:“老贼,接我一掌!”

      抡手一掌,当胸击去。这一掌不带丝毫掌风,去势奇快,竹老大避无可避,迫得只好举杖硬接。双掌乍接,发出“拍”的一声脆响,竹五娘双足移动,连退了三步,一张丑怪脸上,了无血色,满头白发,颤动不休。

      竹老大功力较深,也被震的血气翻腾,后退了一步,尤其在双掌接实之时,感到掌心微微一麻,心头不觉大惊,他自然知道竹五娘的“青竹刺”,剧毒无比,除了她秘制解药,无物可解,人未立稳,猛的竹杖一挥,从杖头喷射出一股黄烟,直向竹五娘头脸洒去。原来他竹杖中藏有毒粉,方才对付崂山道士都不曾使用,这回却对竹五娘使了出来。

      竹五娘正在往后连退,那想闪避的开,但觉鼻中闻到一股异味,立时一阵昏眩,身子摇了两摇,砰的一声,跌坐下去。

      这原是转眼间的事,竹老二找到机会,立时举杖朝她背后击去。

      竹青青睹状大骇,尖叫道:“二师伯,不要伤我师傅。”

      娇躯急纵,宛如飞鸟投林一般,朝竹老二飞掠过去。

      竹老大同时沉喝道:“老二住手。”

      竹老二及时收手,已是不及,拍的一声,击在竹五娘后心,他力道已然减轻,竹五娘还是承受不起,哇的喷出一口鲜血,立时昏死过去。

      竹老二反手一击,朝掠来的竹青青挥去,口中冷喝道:“谁是你二师伯?”

      竹青青不防竹老二会骤然向自己出手,一掌击中肩头,被他打得翻了一个筋斗,震退出数步之外。

      竹老二收回竹杖,望着竹老大嘴皮微动,以传音道:“老大还留她作甚?”

      竹老大同样传音答道:“我中了她青竹刺,非她解药不可。”

      竹青青顾不得自己是否受伤,连爬带奔,扑到师傅身边,哭道:“师傅,师傅,你怎么了?”

      竹五娘悠然醒转,冷声道:“孩子,别哭,师傅很好。”

      竹老大脸色阴沉,缓步走到竹五娘面前,冷声道:“五娘,你吸入我毒粉,可知不出半个时辰,就得全身麻痹而死。”

      竹五娘尖笑道:“老贼,你莫忘也中了我的青竹刺。”

      竹老大道:“咱们不妨来个交换。”

      竹五娘目露怨毒,冷厉的道:“交换什么!”

      竹老大阴声道:“自然是解药了。”

      竹五娘尖笑道:“你很怕死?”

      竹老大道:“你好像不怕?”

      竹五娘多说了几句话,但觉喉头一甜,满嘴都是血腥味,心知自己伤的极重,强行把一口逆血,咽了下去,说道:“如何交换法子?”

      竹老大道:“咱们各把解药交给青青,由他作中间人,你总可以放心了。”

      竹五娘道:“好,就这样办。”伸手入怀,缓缓摸出一个磁瓶,口中叫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0-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一网成擒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澄慧大师接着道:“贫衲和师弟澄一,原以为澄心师弟可能听信了一面之词,来替淮扬派作证,后来发现他使出来的拳脚路数,虽是少林招法,但内劲功力,显然并非少林心法,经澄一师弟把他拿住,他还妄使魔教残肢大法,自卸左臂,企图脱逃,现在此人已被拿下,...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土地开口_引剑珠
  •   静玄道人躬身朝天寄子低声说道:“师叔,那青衫少年就是大师伯门下的韦宗方。”  胜字旗孟坚和皱皱浓眉,心想:“这姓韦的原来是万剑会的人,难怪丁老弟会落在他们手里。”  辣手云英张曼姑娘不管这些,她一双俏目只是盯着跟在韦宗方身后的绿衣少女身... - 2017-12-29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企①者不立,跨②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译文]踮起脚跟想要站得高,反而站立不住;迈起大步想要前进得快,反而不能远行。自逞已见的反而得不到彰明;自以为是... - 2017-12-31
  • 第二十四章 密室定策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四川唐门,以毒药暗器名闻武林,唐家堡老堡主交游满天下,在场诸人,除了柳万春父女不是武林中人,大家都是旧识,自然一眼认的出来。  李剑农微一皱眉,奇道:“唐堡主如何给他们弄来的?”  四川唐门远在成都五凤岗,和九江相去数千里,难怪他觉得奇... - 2018-01-06
  • 第二十四章 北首屋脊上同时出现了五六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刹那间,但见——北首屋脊上同时出现了五六条人影,居中两人,一个是身穿黄色僧衣的老和尚,另一个是头簪道髻身穿天蓝道袍的老道人。  其余三人,有两个也是身穿蓝袍的道人和一个俗家打扮手持旱烟管的老头。  谷飞云一连接下羊角道人三记“子午阴掌”... - 2017-12-17
  • 第二十四章 中原豪杰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萧不二摸着下巴,目光转动,耸耸双肩,凑近过去,低笑道:“老哥多年没在江湖走动,这回东山再起,看来看实得意?”  紫袍人似乎微微一怔,目露寿光,说道:“萧老哥似乎已经知道了?”  萧不二喀的笑道:“江湖上的事儿.小老几多少总有个耳闻。” ... - 2018-01-09
  • 第二十四章 天外来麴香针贻小友 林中多伏莽鬼赚群英_纵鹤擒龙
  •   “这就是阴山双尸?怎么连僵尸也有外号?”  看它们直挺挺的似乎并不厉害,自己既然遇上,就得为民除害!  岳天敏胆气一壮,劲贯右臂,正待劈去!这不过一瞬间之事,两个僵尸,却比他还快。  口中又是“吱”的一声尖叫,阴风骤起,身形如电,爪前身... - 2017-12-28
  • 第二十四章 变生肘腋_彩虹剑
  •   黑衣婆子想来,你若是伸手接住叶玲,我就可以看到你是谁了,因此她把叶玲摔出之时,身子已然随着转了过去。  这一着,本来也没算错,但等她转过身去,只见叶玲一个人晃悠悠的斜飞出去,根本没人去接,就像是一片落叶,随风飘荡,轻轻落到地上,自己身后... - 2017-12-23
  • 第二十四章 旁敲侧击_梵林血珠
  •   一  想了一夜,陈野作了决定。  天亮后,陈野对大家说,最好离开此地,暂时远走.除了牧逸生,大家都懂他的意思,纷纷表示赞成。  大家都以为野哥儿担心飞鸿庄的来找牧逸生的麻烦,所以提出远避。  到何处去呢?经大家议论,到河南洛阳过冬,准备... - 2017-12-08
  • 第二十四章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还没开口,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了过来:“文施主把老婆子六个小徒怎么了?”  随着话声,从阶上出现了一个白发如银,手持一支拂尘的老婆婆。  就在白发婆婆话声刚落,西首廊房间也响起一声老妇人的声音说道:“庵主门下... - 2018-01-11
  • 第二十四章 自助天助_北山惊龙
  •   出云口,经年累月,吐着无穷无尽的如絮白云!  从没有人知道它究有多深?困为它始终满满的盖着白云,有人说下面是一个深涧,一直通往东海,下面住着一条老龙王,经常嘘气成云。  也有人说,下面金庭玉柱,住着神仙,每当月白风清的时候,神仙们时常在... - 2017-12-12
  • 第二十四章 谭起风刀下留命 唐云楼前嫌冰释_白衣紫电
  •   辛南星微愕,他当然听说过此人,却不知师父和此人的交情如何。但话又说回来了,交情不好,在这武林多事之秋,怎会来此声援?  “听龙潜兄说,你和‘人间天上’女主人有一段情……”  此事居然又多了一个人知道,由此可见这人和师父之交情了。泛泛之交... - 2017-12-30
  • 第二十四章 化血刀阵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少林定慧方丈道:“定心师弟,咱们佛门心灯禅功是否有用?”  定心长老合十道:“心灯禅功,是可以消除旁门阴功,只是施行禅功,不能有人惊扰,需要有一间静室,方能施行。”  衡山青云道长道:“敝派离火神功,也可以克制旁门阴功,但惟有对玄冰掌无... - 2018-01-06
  • 第二十四章 戴珍珠静心翻阅秘笈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戴珍珠在他静心翻阅秘笈之时,也拉开妆台抽屉,发现抽屉中有三个色彩不同大小各异的玉瓶。  一个有拳头大小的五瓶,色呈古黄,雕成葫芦形,中间刻着“辟谷丹”三个古篆。  一个是长约二寸,大如龙眼的圆瓶,色呈胭脂,红得十分鲜艳,瓶中刻着“天香散... - 2018-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