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竹老大阴沉的道:“不错,咱们也该走了。”

      竹五娘道:“老婆子还有事去,要先走了。”说完,回头朝那青衣少女道:“青青咱们走!”

      正待转身离去,竹老二急忙朝竹老大以目示意。

      竹老大点点头,沉声道:“五娘,且慢!”

      竹五娘停步道:“还有什么事?”

      竹老大望望通天观,说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咱们到山下再说。”

      竹五娘不耐的道:“有话这里说也是一样,老婆子还要赶到胶州办一件事去。”

      竹老二望望竹老大,说道:“五娘既然还有事去,老大就在这里说吧!”

      竹老大枯瘦的脸上,一片冷漠,说道:“五娘胶州只怕去不成了。”

      竹五娘道:“为什么?”

      竹老大道:“因为帮主另有差遣。”

      竹五娘冷哼道:“老婆子来的时候,怎的没听帮主说起?”

      竹老大道:“我现在告诉你也是一样。”

      竹五娘脸色一沉,道:“那可不成,老婆子胶州非去不可。”她似是急欲离去,一拉竹青青纤手,回头道:“就是有事,也要等我胶州回来再说,你们留下记号,老婆子自会找去的。”

      竹老大突然冷喝道:“站住!”

      竹五娘怒嘿道:“你是对谁呼喝?”

      竹老大贿沉一笑,探手从怀中摸出一块焦黑竹牌,徐徐说道:“五娘请看,这是什么?”

      竹五娘目光和竹牌一对,心头不觉一震,吃惊道:“枯竹符令!”

      竹老大冷冷道:“不错,见令如见帮主,凡是本帮中人,一律均须听候差遣。”

      竹五娘一张干瘪的老丑的脸上,飞过一丝诧异之色,果然手拄竹杖,朝竹牌低头躬下身去,口中说道:“属下恭聆差遣……”

      就在她低头躬身之际,竹老二一闪而至,疾快无伦的扑向竹五娘,举手一掌,朝她后心劈落!

      这一情形,瞧得隐身树上的三人,大感惊奇!

      但见竹五娘身形一偏,斜闪出八尺多远,口中喋喋怪笑道:“老大、老二,和我老婆子同门几十年,你们还当我看不出来?”

      竹老大厉声道:“你敢违抗枯竹符令?”

      竹老二道:“老大,今日放她不得?”

      竹老大竹牌一举,喝道:“竹五娘背叛本帮,你们还不把她拿下?”

      八名身穿竹布长衫的汉子,立即褪下刀鞘,四面围了上去。

      竹五娘竹杖一顿,双目精光暴射,冷喝道:“谁敢阻挡我老婆子?”一面低喝道:“青青,只管跟我走。”

      竹老大怒喝道:“帮主符令在此,你们还怕什么,她师徒背叛本帮,格杀勿论。”

      喝声出口,突然一提真气,身子凌空飞扑而起,“呼”的一杖,直向竹五娘,迎面击来。

      竹五娘自发飘飞,竹杖一挥,架开竹老大杖势,厉声道:“你们冒充枯竹二老,究竟把老大、老二弄到那里去了?”

      竹老大喝道:“你背叛本帮还敢胡说八道?”

      两人说话之时,已然连发了两招。

      竹老二瞧到竹老大业已发动,脚尖一点,疾快的向竹青青扑来!

      竹青青只觉眼前一晃,竹老二已然探臂向自己扑到,心头大是惊骇,急急向一侧闪去。

      但竹老二来势实在太快了,竹青青避让不及,但听嘶的一声,肩上衣衫,已被竹老二手爪,撕破了一块,只不过毫厘之差,就得抓上竹青青肩头。

      竹五娘瞧的大怒,厉喝道:“青青,这两个老贼,都交给我好了。”

      舍了竹老大,反手一杖,朝竹老二拦腰扫去。

      竹老大那肯放过机会,突然飞跃而过,竹杖尽力往前一送,追击而至。

      竹五娘武功确也了得,但见她怒哼一声,霍地扭过腰来,右手竹杖依然横扫不变,攻向竹老二,左手一掌,拍在竹老大捣来的竹杖上,把他杖势荡开了尺许。

      竹老二大喝一声,竹杖乍展,架开竹五娘一杖,立即以牙还牙,挥杖急攻,竹者大不声不响,跟着攻了上来。

      这两人似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将竹五娘制住,这一联手,竟然丝丝入扣,威力奇猛。竹五娘怒不可抑,厉笑一声,竹杖连挥,硬以强劲无伦的杖势,将枯竹二老两支竹杖震退。

      这是一场惨烈异常的搏斗,三支竹杖,上下翻飞,呼啸作响,攻拒之间,互见险象,奇招迭出。方才崂山派三场比试,只能算是文比,眼前三人,才是真正的舍生忘死之争!

      八名汉子手仗单刀,围成一圈,谁都弄不清这三位长老,互相攻仟,甚至爆发了激烈的拼斗,究是为了什么?

      竹青青也亮出了单刀,退到一旁,只是目注场中,瞧着三人恶斗,每看到师傅遇上危机,心中就怦怦直跳,等到化险为夷之处,才暗暗舒气。

      瞬息之间,三人已力搏了六七十招,竹五娘打的不耐,竹杖左右连挑,封开两人杖势,双肩晃动,突然朝竹老大欺了过去,口中厉声喝道:“老贼,接我一掌!”

      抡手一掌,当胸击去。这一掌不带丝毫掌风,去势奇快,竹老大避无可避,迫得只好举杖硬接。双掌乍接,发出“拍”的一声脆响,竹五娘双足移动,连退了三步,一张丑怪脸上,了无血色,满头白发,颤动不休。

      竹老大功力较深,也被震的血气翻腾,后退了一步,尤其在双掌接实之时,感到掌心微微一麻,心头不觉大惊,他自然知道竹五娘的“青竹刺”,剧毒无比,除了她秘制解药,无物可解,人未立稳,猛的竹杖一挥,从杖头喷射出一股黄烟,直向竹五娘头脸洒去。原来他竹杖中藏有毒粉,方才对付崂山道士都不曾使用,这回却对竹五娘使了出来。

      竹五娘正在往后连退,那想闪避的开,但觉鼻中闻到一股异味,立时一阵昏眩,身子摇了两摇,砰的一声,跌坐下去。

      这原是转眼间的事,竹老二找到机会,立时举杖朝她背后击去。

      竹青青睹状大骇,尖叫道:“二师伯,不要伤我师傅。”

      娇躯急纵,宛如飞鸟投林一般,朝竹老二飞掠过去。

      竹老大同时沉喝道:“老二住手。”

      竹老二及时收手,已是不及,拍的一声,击在竹五娘后心,他力道已然减轻,竹五娘还是承受不起,哇的喷出一口鲜血,立时昏死过去。

      竹老二反手一击,朝掠来的竹青青挥去,口中冷喝道:“谁是你二师伯?”

      竹青青不防竹老二会骤然向自己出手,一掌击中肩头,被他打得翻了一个筋斗,震退出数步之外。

      竹老二收回竹杖,望着竹老大嘴皮微动,以传音道:“老大还留她作甚?”

      竹老大同样传音答道:“我中了她青竹刺,非她解药不可。”

      竹青青顾不得自己是否受伤,连爬带奔,扑到师傅身边,哭道:“师傅,师傅,你怎么了?”

      竹五娘悠然醒转,冷声道:“孩子,别哭,师傅很好。”

      竹老大脸色阴沉,缓步走到竹五娘面前,冷声道:“五娘,你吸入我毒粉,可知不出半个时辰,就得全身麻痹而死。”

      竹五娘尖笑道:“老贼,你莫忘也中了我的青竹刺。”

      竹老大道:“咱们不妨来个交换。”

      竹五娘目露怨毒,冷厉的道:“交换什么!”

      竹老大阴声道:“自然是解药了。”

      竹五娘尖笑道:“你很怕死?”

      竹老大道:“你好像不怕?”

      竹五娘多说了几句话,但觉喉头一甜,满嘴都是血腥味,心知自己伤的极重,强行把一口逆血,咽了下去,说道:“如何交换法子?”

      竹老大道:“咱们各把解药交给青青,由他作中间人,你总可以放心了。”

      竹五娘道:“好,就这样办。”伸手入怀,缓缓摸出一个磁瓶,口中叫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0-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四九刀阵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任驼子已被醉果老救走,屠青庭已被武当派擒去,他说的自然全非实话了。  狼姑婆听得脸色稍霁,但依然重重哼了一声道:“咱们此行,本非偷袭,老婆子只是要他们沿途侦察敌情,既然武当毫无戒备,就该回来覆命。”  祁长泰躬身应“是”。  狼姑婆挥挥... - 2018-01-29
  • 第二十四章 半人半鬼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十天之后老女怪业已恢复了受伤以前的功力,这两个半人半鬼的东西,至习成腐尸阴煞之后,除人血人脑外,不食他物,如今已有多日未曾食用,虽说并不饥饿,但却觉得精神不适起来。  老女怪失血过多,尤其口馋,这天深夜,老女怪向老男怪商量外出,老男怪却... - 2018-05-27
  • 第二十四章 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这是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我听着有关这个商人的故事,喝完了我所备用的最后一滴水。  “啊!”我对小王子说,“你回忆的这些故事真美。可是,我还没有修好我的飞机。我没有喝的了,假如我能悠哉游哉地走到水泉边去,我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 - 2018-03-26
  • 第二十四章 教主坐明堂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崔氏敛衽道:“请副教主原谅,贱妾正是雪山门下。”  黑衣老妪这会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向卫天翔笑道:“孩子,你也不向我老婆子提一声,雪山神尼,还是我老婆子当年的救命菩萨,今晚差点叫我得罪了人!”  说着,又向崔氏连连赔礼,一面又拉着凌云凤姑... - 2018-05-29
  • 第二十四章 一乐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很多人都听说许三观家的一乐,要爬到何小勇家的屋顶上,还要坐在烟囱上,去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于是,很多人来到了何小勇的家门前,他们站在那里,看着许玉兰带着一乐走过来,又看着何小勇的女人迎上去说了很多话,然后这个很瘦的女人拉着一... - 2018-02-08
  • 第二十四章 风帆间波涛汹涌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心中暗道:“来了!”一面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有人来了,你不可再动。”  话声方落,舱门已被轻轻推开,正在狂吠的小乌忽然不叫了,而且还朝门外那人摇头摆尾,作出欢迎之状。  狗对这人摇头摆尾,那是熟人无疑!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两... - 2018-05-24
  • 第二十四章 化血刀阵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少林定慧方丈道:“定心师弟,咱们佛门心灯禅功是否有用?”  定心长老合十道:“心灯禅功,是可以消除旁门阴功,只是施行禅功,不能有人惊扰,需要有一间静室,方能施行。”  衡山青云道长道:“敝派离火神功,也可以克制旁门阴功,但惟有对玄冰掌无... - 2018-01-06
  • 第二十四章 东方第一剑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石母不防他右手使剑的同时,左手会劈出一掌来,而且掌风奇寒,分明连厉神君的“太素阴功”都已传给了他,一时之间不敢硬接,杖头点地,身形倏然向左飘出。  仅仅一招接触,石母就接连两次飘身闪退,直看得终南五剑和三手真人、东门奇等一千成名多年的高... - 2018-06-02
  • 第二十四章 李光头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_兄弟(下)_故事
  •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北海道和冲绳岛也没有放过,他在日本晃荡了两个多月,收购了三千五百六十七吨的垃圾西装。这些垃圾西装看上去都是崭新的,都是做工十分考究,都和后来李光头身穿的意大利裁缝阿玛尼的西装一样笔挺神气。日... - 2018-02-04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石窟夜战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嘿然道:“淫贼果然在崖上了。”  白衣老者仰首遥望道:“这座石崖,虽无百丈,也有数十丈上下!”  五人脚下甚快,不消一会工夫,便已赶到崖下。  黑衣老者攒眉道:“老天,这座石壁光滑如镜,上去极非易事,淫贼如果守在上面,武功再高也... - 2018-02-03
  • 第二十四章 中原豪杰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萧不二摸着下巴,目光转动,耸耸双肩,凑近过去,低笑道:“老哥多年没在江湖走动,这回东山再起,看来看实得意?”  紫袍人似乎微微一怔,目露寿光,说道:“萧老哥似乎已经知道了?”  萧不二喀的笑道:“江湖上的事儿.小老几多少总有个耳闻。” ... - 2018-01-09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二十四章 飞蛇身法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道:“大家腹中想必早已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大家各自端过竹椅,围着方桌坐下,青衣书童替各人装了一碗稀饭。  铜脚道人回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荀少施主这位尊价,大概身手也不弱吧?”  荀兰荪道:“道长夸奖了,他叫小奇,... - 2018-05-18
  • 第二十四章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还没开口,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了过来:“文施主把老婆子六个小徒怎么了?”  随着话声,从阶上出现了一个白发如银,手持一支拂尘的老婆婆。  就在白发婆婆话声刚落,西首廊房间也响起一声老妇人的声音说道:“庵主门下... - 2018-01-11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二十四章 三分天下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道:“那你又怎么在半途里,突然收转掌势呢?”  南振岳道:“老丈那一掌,敢情是极厉害的煞手,我如果是老丈同门的传人,自然认得厉害,不敢硬接,而且也只有他们的‘刀下留人’才能化解,等到老丈发现我果然不是,才临时把掌力收了回去。”  ... - 2018-02-28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