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北指南针事可疑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绿娘子只是闪着两颗碧莹莹的小眼珠,慢慢从老道肩头爬下,慢慢爬进药箱底层。

      鬼手仙翁关上小门,镇上了锁,抱着药箱,一步抢到瞎鬼婆身边,忍不住老泪纵横的道:“大姊,二十年来,你一直恨我入骨,恨我没有替你医好眼睛,其实,我不是不肯,因为那太残忍了,要医好你的眼睛,必须活生生的剜下一双活人的眼睛,这我办不到,我不能这样做。大姊你原谅我吧,二十年,我发誓不和你动手,但……你还是死在我手里,死在绿娘子毒啄之下……”

      “啊!”鬼手仙翁突然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身子猛的一震,目光炯炯,惊骇的道:“归元指,眉心下陷,脑骨已碎,这是‘归元指’所伤!”

      南玖云疑惑的道:“老前辈,‘归元指’是哪一派的武功?”

      鬼手仙翁双目隐含泪光,但暴射出愤急惊怒之色,用手指指鼻尖,仰天大笑,道:“归元措?哈哈哈?‘归元指’是咱们苏家的独门武功,当今之世,除了我继承先业的第二代北鬼,天下再也没有第二个会‘归元指’的人!”

      赵南珩这一阵工夫,业已听出那老婆子是老道人的大姊,如今又听他说出老婆子是死在“归元指”之下,除了他,又没有第二个会“归元指”的人,不由脱口问道:“那么这位老婆婆是道长杀的了?”

      南玖云听出其中似有蹊跷,慌忙暗暗拉了下赵南布衣袖,但赵南珩已经说出来了。

      鬼手仙翁点点头道:“不错,‘归元指’只有我老道才会,是……是我杀了大姊,天啊,我老道学艺以来,从没杀过一人,大姊,我一定会找出这个人来,用‘归元指’替你报仇!”

      他双手抄起瞎鬼婆尸体,胁下夹着药箱,大踏步走出桃林,如飞朝东而去!

      这时东方业已大白,赵南珩目送着老道人背影远去,心头觉得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处问起才好,目光不期缓缓朝南玖云望去。

      只见她白里透红的脸上,映着朝霞,如芙蓉出水,如百合初放,俊美之中,另有一种妩媚之色,一时不由看得呆了。暗想:“孙大娘说他是女儿之身,莫非真是女的?”

      南玖云被他瞧得有点不大自然,轻笑道:“赵兄弟,你怎么啦?”

      赵南珩俊脸一热,哦道:“云……兄……”

      南玖云道:“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话要问,是么?来,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再说,这话说来长呢!”

      说完,当先走出桃林,在路边一块大石上坐下。

      赵南珩跟在她身后,走出桃林,在她身边坐下,但保待了一点距离。

      南玖云侧过脸去,瞧了他一眼,才道:“赵兄弟,我们别来还不到一个月,你武功精进了不知多少,是不是有什么奇遇?”

      赵南珩兴奋而惊奇的道:“小弟也觉得奇怪,方才醒来之后,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但我只陪了孙老前辈到鼠狼湖山去,根本没有什么奇遇。哦,是了,孙老前辈在船上之日,曾传了我几手‘拂脉戳经手法’!”

      南玖云摇摇头道:“她传了你几手独门手法,最多也不过招术奇奥而已,我说的是你本身功力,大非昔比,晤,你先说说我们别后经过咯!”

      赵南珩就把自己和孙大娘同上鼠狼湖山,和回来之后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南玖云听说东怪的女儿,和他一起游览瘦西湖,好像两人感情不错,心中不期有些酸溜溜的感觉,真想伸手打他一个耳光。接着困赵南珩说到武当、少林的人,用剑阵围住东怪,打得甚是激烈,不由顺着听了下去。

      直到东怪把女儿带走,她才觉得放下一桩心事似的,吁了口气,再接下去,是爹出现了,赵南珩不肯拜师,伤在爹的掌下。

      她皱皱眉头,暗想:这就是了,自己在爹面前说了许多好话,爹才答应收他为徒,只是要亲自瞧瞧。当然,爹不会不知道自己心事,照说不会骤下辣手,谁叫你这般执拗,触怒了爹?

      心中想着,一面也把自己发现他在仙女庙精舍前面草地上重伤昏死说起,如何遇上瞎鬼婆,由她指点寻到这里,以及鬼手仙翁替他打通奇经八脉之事,说了一遍。

      赵南珩忽然立起,朝南玖云作了个长揖道:“小弟蒙云兄两次相救,云天高谊,小弟一辈子也报答不尽。”

      南玖云伸手拉着他坐下笑道:“又来了,我们既是兄弟,何用说这些感恩图报的话?”

      赵南珩依言坐下,想了想,忽然抬头道:“云兄,打通奇经八脉,武功是不是会增进得很快?”

      南玖云笑了笑道:“八脉通畅,气机运转灵活,对内功自然大有种益,但功力深浅,还是要本身修为而来。哦,鬼手仙翁和瞎鬼婆都说你轻轻年纪,体内有着深厚功力,这也许是你秉赋过人也说不定。”

      赵南珩想起在佟家庄柴房之中,那个瘦小老人翟天成,也说过自己体内少说也有三十年内功火侯,只是闭塞不通。

      昨晚被南魔击中“百会穴”之后,经鬼手仙翁替自己打通奇经八脉,敢情闭塞体内的真力,一经打通,自己功力就骤然增进了?

      那么自己体内,何以会有三十年功力?

      他忽然灵光一闪,记起自己离开峨嵋伏虎寺的那天晚上,明明看到大觉大师的影子在自己卧室窗外闪了一闪。

      接着自己腰眼上一麻,迷迷糊糊的,只觉顶门上有一股滚烫热气,流入体内,第二天早晨,自己从睡梦中醒来,发现一身衣服,全被汗水湿透。

      莫非是老师傅传了自己什么功夫?

      南玖云见他半晌没有作声,轻轻叫道:“赵兄弟!”

      “啊!”赵南珩突然从沉思中抬起头来。

      只见南玖云双颊微赧,伸手摘下头巾,露出秀发,嫣然笑道:“赵兄弟,我以前是骗你的,我……”

      赵南珩心头“哆”的一跳,睁大眼睛道:“云兄,原来你果然是女的!”

      南玖云幽幽的道:“我不姓云,我姓南,叫南玖云,赵兄弟,事到如今,我对你也毋须隐瞒,我爹叫南世侯,就是……佟家庄的那个老庄主……”

      赵南珩惊得跳了起来,道:“姑……娘是南魔的女儿?”

      南玖云依然覆上头巾,平静的道:“赵兄弟,我知道你对我爹有着很深误会,尤其昨晚爹把你打成重伤,其实,我爹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是一个可造之材,他老人家就存了收徒之念……”

      赵南珩愤然作色道:“姑娘对在下两次相救,在下内心感激不尽,峨嵋弟子,岂会投在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门下?”

      南玖云见他忽然改口,一口一声“姑娘”“在下”的,心中不由一酸,红着眼圈,道:

      “赵兄弟,你别对我这样,我心都碎了,我比你略大上几岁,你总该叫我声姐姐,赵兄弟,我爹得罪你,我并没得罪你呀,难道我是南魔的女儿,就连做你姐姐都不配了?”她说到这里,语音凄楚,目含泪光,脸颊上竟然迸落两行珠泪。

      赵南珩见她黛眉深领,目光之中,好像含有无限委屈,楚楚动人,心头不由一软,嚅嚅的道:“姐姐何苦生这大的气,小弟这条生命,都是你救的,小弟粉身碎骨,也不会忘记姐姐大恩……”

      南玖云粉脸一红,幽幽的道:“好兄弟,只要你有这个心,做姐姐的就是……就是死了也是甘心……”

      她一串泪珠随着话声籁籁而落,但脸上却挂起一丝笑意,接着又道:“赵兄弟,不是我帮着爹说话,其实你对爹是莫大的误会,就拿佟家庄前面那些人说,根本就不是我爹杀的。”

      赵南珩不信的道:“那是令尊亲口承认的。”

      南玖云道:“我爹纵横一世,怕过谁来?他哪会在一个后辈面前,矢口承认?老实说,我爹卜居徂徕山,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那天晚上,我才回到庄上,爹就告诉我庄外死了许多人,可能是有人嫁祸,爹已有多年没在江湖走动,不愿平白无故代人背黑锅,才带着我们匆匆离开,我说的全是真话,信不信就随你了。”

      赵南珩见她说的不像有假,心中不禁大疑,想想又果然不错。

      就像昨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592-955.html - 2018-05-06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围墙里面有吆喝打斗的声音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其实四大将军就在他“行宫”四周,围墙里面有吆喝打斗的声音,他们自然早就听到了,只是没有“神君”吩咐,都不敢贸然进来。  中州一君,到底并不是九五之尊的皇上,随时随地需人保护。  何况这位“神君“的武功造诣,比他们四大将军还高明得多,这时... - 2018-04-30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二十四章 石窟夜战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嘿然道:“淫贼果然在崖上了。”  白衣老者仰首遥望道:“这座石崖,虽无百丈,也有数十丈上下!”  五人脚下甚快,不消一会工夫,便已赶到崖下。  黑衣老者攒眉道:“老天,这座石壁光滑如镜,上去极非易事,淫贼如果守在上面,武功再高也... - 2018-02-03
  • 第二十四章 多少事全赖君主持 犯国法谁能替你瞒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清江这边的事,虽由魏东亭出面,压下了钦差大人的嚣张气焰,使靳辅有了喘息的机会,可是京师的事,却不是魏东亭所管得了的。当魏东亭的密折飞马送进大内之时,满朝上下,都为萧家渡决口之事,议论纷纷。户部、工部、礼部、刑部、御史衙内,弹劾靳辅的奏章... - 2018-12-28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二十四章 陷兄弟老八行诡计 尽孝心凰祯侍汤药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阿哥胤禩要带着老九、老十、老十四他们冒死闯宫,去为太子担保。老十三胤祥也要跟进去,却被四阿哥给拦住了。老四心中清楚,老人家恨透了太子,如今太子犯了事儿,他们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哪儿会有保太子这分善心呢!他们这一去,肯定有阴谋。就在胤... - 2019-01-02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除隐患追随四公主 悼亡友图报吴军门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青猴儿闯了郑春友的法场,他手提宝剑站到场子中间,神气活现地大声喊道:“青猴爷爷奉着钦差大人到了,郑春友你这狗官还不快来接驾吗?”  随着喊声,几十名校尉,冲开人群,步入刑场。众人簇拥着一位神态庄严的女子,和一位气字轩昂的将军。只见那位将... - 2018-12-27
  • 第二十四章 连闯三关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蓝飞燕俏目一抬,发现何天香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不觉问道:“三妹,这人是谁?”  何天香回身一招手道:“裘少帮主,你过来,我给你引见……”  她对杨文华神态亲密,语声娇柔,使人—看就知两人已经有着特殊的情愫了!  蓝飞燕不觉深深地看了杨... - 2018-04-21
  • 第二十四章 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这是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我听着有关这个商人的故事,喝完了我所备用的最后一滴水。  “啊!”我对小王子说,“你回忆的这些故事真美。可是,我还没有修好我的飞机。我没有喝的了,假如我能悠哉游哉地走到水泉边去,我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 - 2018-03-26
  • 第二十四章 三分天下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道:“那你又怎么在半途里,突然收转掌势呢?”  南振岳道:“老丈那一掌,敢情是极厉害的煞手,我如果是老丈同门的传人,自然认得厉害,不敢硬接,而且也只有他们的‘刀下留人’才能化解,等到老丈发现我果然不是,才临时把掌力收了回去。”  ... - 2018-02-28
  • 第二十四章 一乐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很多人都听说许三观家的一乐,要爬到何小勇家的屋顶上,还要坐在烟囱上,去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于是,很多人来到了何小勇的家门前,他们站在那里,看着许玉兰带着一乐走过来,又看着何小勇的女人迎上去说了很多话,然后这个很瘦的女人拉着一... - 2018-02-08
  • 第二十四章 东方第一剑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石母不防他右手使剑的同时,左手会劈出一掌来,而且掌风奇寒,分明连厉神君的“太素阴功”都已传给了他,一时之间不敢硬接,杖头点地,身形倏然向左飘出。  仅仅一招接触,石母就接连两次飘身闪退,直看得终南五剑和三手真人、东门奇等一千成名多年的高... - 2018-06-02
  • 第二十四章 疗圣疾太医显神技 夺命丹班布透杀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张万强带着胡宫山走在前头,魏东亭紧紧跟着,直向养心殿而去。望着胡宫山的背影,魏东亭不住地犯疑:这个面黄饥瘦的矮个子,长相十分猥琐,三角眼里却放射出贼亮的光,难道他真有那么大本事吗?为什么史龙彪那样极力夸赞他呢?  这次康熙召见胡宫山,原... - 2018-12-24
  • 第二十四章 教主坐明堂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崔氏敛衽道:“请副教主原谅,贱妾正是雪山门下。”  黑衣老妪这会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向卫天翔笑道:“孩子,你也不向我老婆子提一声,雪山神尼,还是我老婆子当年的救命菩萨,今晚差点叫我得罪了人!”  说着,又向崔氏连连赔礼,一面又拉着凌云凤姑... - 2018-05-29
  • 第二十四章 丁少秋背起青布长囊向北门出城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背起青布长囊,由大街折向北门出城,中午时分,赶到方城,正想找个地方打尖,瞥见前面正有一个矮胖人影,在街上躲躲闪闪的急步走着。  这人天生就像一个肉团,给人的印象深刻,丁少秋心中不觉一喜,暗道:  “这人不是花字门副总监矮财神拜天赐... - 2018-05-03
  • 第二十四章 半人半鬼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十天之后老女怪业已恢复了受伤以前的功力,这两个半人半鬼的东西,至习成腐尸阴煞之后,除人血人脑外,不食他物,如今已有多日未曾食用,虽说并不饥饿,但却觉得精神不适起来。  老女怪失血过多,尤其口馋,这天深夜,老女怪向老男怪商量外出,老男怪却... - 2018-05-27
  • 第二十四章 白衣丽姝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快得宛如浮矢掠空,足不点地,逐渐看清楚了,果然是条人影!等崔文蔚红绡两人瞧清果是人影的时候,人家已到了二十丈外。  那是一个又瘦又高,脸蒙黑纱,身穿黑袍的人。他胁下果然还挟着一个人,一个红衣女子!  就在他身形倏落,贴地前掠之际,一掌开... - 2018-04-26
  • 第二十四章 李光头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_兄弟(下)_故事
  •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日本的东京、大阪和神户等地,北海道和冲绳岛也没有放过,他在日本晃荡了两个多月,收购了三千五百六十七吨的垃圾西装。这些垃圾西装看上去都是崭新的,都是做工十分考究,都和后来李光头身穿的意大利裁缝阿玛尼的西装一样笔挺神气。日... - 2018-02-04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风帆间波涛汹涌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心中暗道:“来了!”一面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有人来了,你不可再动。”  话声方落,舱门已被轻轻推开,正在狂吠的小乌忽然不叫了,而且还朝门外那人摇头摆尾,作出欢迎之状。  狗对这人摇头摆尾,那是熟人无疑!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两... - 2018-05-24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