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位少年的身法诡异_紫衣玉箫

  •   蛇头叟知道这位少年的身法诡异,随展开五毒阴风掌四下追击。水小华也大展四象步法和天呈掌,与蛇头叟游斗在一起。

      水小华此时的功力虽不及蛇头叟,但他变化莫测的身法。使对方揣测不透,再加天岂掌的威力非同小可,蛇头叟要想把他击毙掌下,短时间内还真难办到。

      站在一旁观战的四龙帮帮主余泉波,在蛇头叟一发动时,本想阻止,一看水小华运用的步法,不禁内心暗惊。

      他暗暗付看:这是什么功夫?自己跑了一辈子江湖,竟看不出他的来路,看样子和那个驼背怪人的身法差不多,但他的掌法又像是天罡掌,再仔细一看,又似乎不像。登时把这位成名江湖的四龙帮头子闷在当地。

      蛇头叟林昆乃西北道上着名的缘手人物。

      近十几年来,很少人能在他手下走过十招以上,此人不但武功已臻化境,且因掌力含有剧毒,即使江湖一流高手,也要对他惧怕三分。

      不过,近几年来,他已很少在江湖上走动,静居精研各种毒物。

      他这次为了师弟刁大鹏身染了子午断魂芒毒,才下山赴四龙帮总堂诊视,不想研究了大半辈子毒物的蛇头叟,对此毒物也束手无策,因此才陪同余泉波齐赴天池,求取万年雪蛹。

      不想出山不久,接连遇高手,江湖醉客舒亦觉乃江湖成名人物,不足为奇,即使名不见经传的驼背怪人,看年龄也是隐居的高人,再说也没有真正对过手,也算不得说是丢脸。

      但是,眼前这位少年人,看年龄也不过十五六岁,自己如果连他也打不过,将来宣扬出去自己的老脸向那里挂放。

      说来说去全都是为了面子啊!

      蛇头叟越想越急,不由歹念顿生,左手掌势一紧,右手抬起,抓了抓蓬乱的白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向水小华攻出入十九掌。

      海天神笛余泉波一看蛇头叟和水小华打了三十多招,未把对方制服,怕蛇头叟老脸挂不住,又看看他已动了真火,充满了杀机,连连施出绝学,怕最后弄得两败俱伤,耽误了自己的大事。

      于是位喊道:“林兄,不要伤了他。”

      他这一喊,当然是替蛇头叟留了下台的馀地,不想水小华被蛇头叟一阵急攻,激得怒火高涨。心想:我拚看性命危险,非叫你这老怪物如道厉害不可。

      心回意转,水小华已存了舍命一拚之念,等到蛇头叟掌势已到,暗运天罡气功护住要害,身子一例,冲□蛇头叟掌势偏风,欺身冒进,右手施出天罡掌中绝学“赤手搏猛龙”,同蛇头叟胸前玄机要穴击去。

      蛇头叟运出杀手,就是想迫使对方出手,现在一看,水小华果然中了他的诡计,身下不动,上体一仰,疾收右掌,向水小华掌势拂去。

      水小华一看不妙,但冲势已收不住,幸亏他胆识过人,临危不乱,双脚猛点地面斜刺里纵出三匹丈远。

      饶是他应变迅速,右掌仍然被蛇头叟搔了一下。

      如果蛇头叟此时跟看追击,水小华非伤在他的毒掌之下不可。

      但是,蛇头叟站在当地没有动,,阴森森地道:“老夫身有急务,没有时间再斗你玩,看在余帮主面上,暂时饶你一命,记住转告那个驼背老兄,八月十五老夫在原地等他。”

      水小华一看蛇头叟没有再追击,以为对方有了承让之心,虽然羞愤交加,也只好强忍一腔怒火,道:“届时在下定陪义兄践约,再领教老前辈绝学。”

      说罢,一拱手,转身即欲离去。

      突听海天神笛余泉波朗声道:“适才林兄乃有意试试小侠绝学,处在并无恶意,望小侠不要见怪,老夫言出必践,就此与小侠告别。”

      水小华没说什么,拱了拱手,卸纵身而去。

      余泉波等水小华一走,转身对蛇头叟笑道:“林兄今天格外手下留情,未将他击毙,保全小弟的信誓,实在令人感激。”

      原来,余泉波深知蛇头叟心毒手辣,做事狠绝,放在他手下的人,从不留活口,这一次看他末乘胜出手追袭,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的信响和四龙帮声名,才破例未下辣手,因此才说出上面的一段感激之话。

      谁知,蛇头叟阴森森的笑了袭击,道:“余帮主不要向我老脸上贴金,那小子已中了我的窒气毒粉,百日之后将血管阻塞,气血不畅,窒息而死。”

      余泉波身掌四龙帮,生性憨直,虽然雄心很大,但从无宵小卑鄙行为,现在一听蛇头叟对水小华暗中施了手脚,将来传扬开去,不了解的,一定以为自己是主谋之人,不由急道:

      “这件事万一被他发觉,岂不……”

      蛇头叟道:“余帮主但请放心,在下这样做就是怕损及帮主和贵帮声名,否则,我追上去把他一掌打死不就算了。在下的空气毒粉,乃毒性温和之物,中身之后,受害人绝不会觉察。而且在前一个月,身体也不会有异样,此毒随人体血液循环,逐渐使血管淤塞,即使精通此道之人,也很难察出原因。”

      真够阴毒的。

      余泉波一听,才略微放下了心,但心里仍有点不自在,本待再说几句抱怨之言,又恐惹恼了蛇头叟,随轻轻叹息一声,偕同诸人赴天池而去。

      原来蛇头叟头发里即带有窒气毒粉,可以藉搔头之势,把毒粉藏进指甲之内,刚才他和水小华对过的一次险招中藉一拂之势,指甲轻划了一下水小华的手,把毒粉乘机传入。

      水小华当时丝毫没有察觉,待赶了一阵之后,偶然抬起右手一看,手背上有一道很小的血丝,不禁停下脚步,把血迹抹掉,仔细一看并没有伤痕,虽找不出血是从何而来,但由于血迹还没有一只蚊子的血多,因此没有费神去想。

      这样一来,可种下了祸根啦!

      水小华别想起步往回赶,陡听左边有脚步声,急忙转头望去。

      只见一个字黑衣的青年抱看一个缘衣女子,沿□一丈外的山坡向南疾奔,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

      水小华忙隐到一棵大树后面,仔细察看,暗忖:那个黑衣青年,不是在霞云□上见过的丧门神君章之而的徒弟崔炎么?他抱的缘衣女子是谁呢?

      猛然,一个意念掠过了水小华的脑际。

      只见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会不会是绿衣少女公孙婷?”

      念起疑生,越想越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水小华见崔炎渐渐在树丛中消失,崔的挺身而出,一面对自己说:“追上去看个明白再说。”

      水小华猛提一口真气,纵身向前追去。

      自驼背怪人姬天云给他服下武林圣药金刚丸,又不惜耗费自己买力打通他的任督二脉之后,水小华的武功已精进不少,他这全力一窜,竟跃出了五六丈远,连他自己也都大惑惊异追了约有顿饭工夫,水小华已看不见前面的人影,不由把脚步放慢,暗暗埋怨自己:像这种荒山深野,草木丛生,看不到目标瞎追,不等于大海捞针一样么?再说韩坤一叟公孙业已和自己师徒绝交,即使是绿衣少女公孙婷,而自己也身有急务,也不必找看去管闲事,惹麻烦。

      水小华想到此处,猛然停住脚步,不由暗骂自己该死,姬大哥再三惊附我不要乱闯,以免引来天魔谷人的纠缠,耽误了自己天池取药的行程,想不到自己因一时冲动,忘记他的话,险些又招来麻烦,如果因此而耽误了救治师父的行程,那不是更罪大恶极了么?

      水小华自怨自艾了一会,正想赶回原处,突闻下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他俯身向前走了几步,往下一望,崔炎正由悬崖下面通过,此时由下而上,相距不到两丈,水小华已看得十分清楚,他怀里抱的正是线衣少女公孙婷。

      此时,崔炎的步法比较缓慢,只见他一面走看,一面不停的窥看公孙婷的脸显,嘴里还得意洋洋的自语看:“好嫩的脸蛋,待大爷找个僻静的地方,消魂一番。”

      水小华一听,气得心肝俱制,把刚才的念头已志得一乾二净,一提身子,跃下悬崖,正想出声喝止,竟看不到崔炎的人影。

      水小华一怔,暗忖:怪?刚才还在下面,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他抬头四干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448&f_id=891 - 2017-11-28
  • 第二十六章 小疯子叫尿憋了起来_紫衣玉箫
  •   一夜无语。  第二天一大早,小疯子叫尿憋了起来,爬起来一看,睡在身旁的水小华已经见了,小疯子在嘴里嘀咕看:“这小子也一定叫尿给憋起来了。”  他再仔绝一看,见冰小华睡的地方放蓍一只乌木漆盒,他认出那是楚长风送水小华的,盒子的下面还压看一... - 2017-11-29
  • 第十二章 男的身穿白羊毛皮袄_紫衣玉箫
  •   水小华把师父的大还丹给江湖醉客舒亦觉朋下之后,转身对前面的玉面郎君和玉河仙子打量了一眼。  只见男的身穿白羊毛皮袄,头戴一顶白羊皮帽,心里不觉喑暗称奇,忖道:此时已近初夏,他仍然穿看这种冬装,难道此人武功,已达寒暑不侵之境?看他年纪比自... - 2017-11-28
  • 第九章 姬天云沿着绝壁走去_紫衣玉箫
  •   姬天云沿着绝壁,一边大步去看一边观察前面的形势,等江湖醉客舒亦觉追上时,他似乎毫未察觉。  由此可知他伤心的程度了。  江湖醉客看他面色凝重,知道这位怪人内心极为沉痛,也不忍打扰他,默默的跟看他向前走去。  二人走了差不多一顿饭工夫,绝... - 2017-11-28
  • 第十章 白衣年轻人正是水小华_紫衣玉箫
  •   来的白衣年轻人正是水小华。  原来他那天在□顶被乾坤一叟公孙业一掌震飞空中,向万丈谷底落去,由于他事先己运用罡气护佐身体要害,再加驼背怪人姬天云给他服过武林圣药金刚丸,他虽掌风震起,但人并未失去知觉。  水小华觉得自己的身体如箭弦般急剧... - 2017-11-28
  • 第十三章 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_紫衣玉箫
  •   当江湖醉客和水小华正待起身离开之际,突听前面的啸声连起。  刹那间——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瞬即到了面前。  江湖醉客定睛一看,见为首一人,白须翲胸,身材伟岸,面色凝重,竟是胜家堡的老堡主胜平元。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人,一个身材瘦长,... - 2017-11-28
  • 第十一章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_紫衣玉箫
  •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  此时,已是阳春三月,花朵奔放,芬芳扑鼻,群蝶乱舞,使人如置身于世外桃源。  萧晓兰和水小华二人默默地走看,心里都充满了无限心事,对这大自然的美景,似乎都无心欣赏。  烦都烦死了,那还有这闲情逸致。  砖过几... - 2017-11-28
  • 第七章 萧紫倩起身要赶路_紫衣玉箫
  •   正当萧紫倩起身要赶路,突见一条白影如闪电似的赶了过来。  她定神一看,来人身穿白袍,手持白骨龙头拐杖,须发雪白,满脸凝重之色,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直奔而来。  萧紫倩已认出来人是名满江湖的乾坤一叟公孙业,不禁心内大喜,忙迎上去喊道:“老... - 2017-11-28
  • 第四章 姬天云直奔天魔谷_紫衣玉箫
  •   第二天一早,起身用过早饭,由于白天施展轻身功夫不便,姬天云叫店主代买了两匹骏马,二人各乘一匹,直奔天魔谷方向去。  中午二人赶到一座大镇,进入一家叫群英居的客栈,二人走到楼上,在靠窗口处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要了酒饭,正在吃喝之际。  楼下... - 2017-11-28
  • 第一章 黄海之滨,蓬莱海岸_紫衣玉箫
  •   黄海之滨,蓬莱海岸,怪石嶙峋的礁石之间,坐看一位手持钓竿的白发老人。这老人还真悠闲,纹风不动聚精会神的注意看他的钓竿,远远的望去,还以为海岸边上石刻看一个人像似的。  如果真的是人像,反而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干嘛不刻个美女还赏心悦目些呢... - 2017-11-28
  • 第二章 公孙婷手中宝剑一扬_紫衣玉箫
  •   公孙婷手中宝剑一扬,一招“蛟龙腾海”,直刺黑衣蒙面人的胸前,动作之快,犹如电光石火。  但黑衣蒙面人也不简单,未见做势,人已横跨出三尺,并大喝一声“找死!”右掌已向公孙婷下落的身影击去。  公孙婷不愧是名家之后,一看长剑刺空,对方掌势已... - 2017-11-28
  • 第三章 水小华站在那儿呆若木鸡_紫衣玉箫
  •   此时——  水小华已心疼如绞,气血攻心,知觉已渐渐消失,站在那儿呆若木鸡般。  整个人都僵住了。  驼背怪人江湖经验老练,一看水小华乃系悲伤过度,气血攻心,这是练武之人的大忌,如救治稍迟,重则丧命,轻则成残。  他急急一拍水小华背心命门... - 2017-11-28
  • 第十四章 二人直向地狱谷口奔去_紫衣玉箫
  •   江湖醉客舒亦觉和水小华离开之后,二人直向地狱谷口奔去。  在路上,水小华把自已脱险经过说了一遍。  江湖醉客听后,嗟叹不已。  他们到达之后,看到大石上留的字迹,知道驼背怪人姬天云已赴天池。  江湖醉客把大石上的字迹,用手掌运功抹去,让... - 2017-11-28
  • 第五章 江湖上的人怎么都怪得很_紫衣玉箫
  •   水小华一边赶路,一边暗自思忖着。  江湖上的人怎么都怪得很?  德高望重的乾坤一叟公孙业竟为了一句话,突然翻脸,赌气离去,不顾自己师徒的安危,像如此心胸狭窄气量太小的人,被誉为武林二圣,是不是沽名钓誉,用手段换来的呢?  至于刚才和宇宙... - 2017-11-28
  • 第八章 萧紫倩正低着头猛赶路_紫衣玉箫
  •   紫衣少女萧紫倩正低着头猛赶路。突然,听到前面响起一阵啸声。  她抬头一看,只见前面十几丈远的地方,有两个人正激烈的在打斗。  萧紫倩驻足细看,一个是身揹大酒葫芦的老者,一个是身穿青衫的人,另有一人站在一旁观战。  萧紫倩回头对公孙业道:... - 2017-11-28
  • 第二十七章 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走完了山路_紫衣玉箫
  •   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走完了山路,就买了两匹健马,骑苍向前进发,虽然已离开山区,但这一带仍然是人烟絺少,一片荒野。  二人正并肩前驰,突听左面传来一声马嘶,按着响起一阵马蹄声。  水小华勒住马头,循声望夫,见前面百丈开外,一匹白马上上驮着一... - 2017-11-29
  • 第二十四章 天将傍黑的时候_紫衣玉箫
  •   天将傍黑的时候。  水小华和小疯子二人来到了深山的一座幽谷。  此时,二人身体已疲惫不堪。  小疯子道:“小子,咱们休息一会见吃点乾粮再走吧,奇怪,地上为什么要长这么多高山?好像专和咱们为难似的。”  又是一番疯话。  水小华虽听从小疯... - 2017-11-29
  • 第二十八章 玉河仙子受“三阴手”之害甚深_紫衣玉箫
  •   玉河仙子受“三阴手”之害甚深,又遭飞剑刺伤,流血过多。虽有于疯子的灵丹,但也回生乏术了。  而且她说话太多,把支持生命的一点真力也消耗殆尽。  就这样,这位狼藉江湖十几年的女人,已香消玉殒了。  水小华此时内心充满了仇恨,人已大变,对玉... - 2017-11-29
  • 第六十三章 诡异伎俩_引剑珠
  •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 - 2017-12-30
  • 第十五章 小华已进入昏迷状态_紫衣玉箫
  •   由于过度的疲劳水,小华体内的剧毒更加猖獗,此时,他已进入了昏迷状态。  玉河仙子蹲在他的身旁叫了好半天,仍然没有清醒过来,而且呼圾已经显得非常的急促。  玉河仙子乘机把小包和信放进他的怀中,然后把他扶坐起来,把那粒黄色药丸拿了出来玉河仙... - 2017-11-28
  • 第六十三章 诡异伎俩_引剑珠
  •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 - 2017-12-30
  • 第二十三章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_紫衣玉箫
  •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  水小华和小疯子赶了几十里,仍没看到有人住的地方。  此时——夕阳西沉,暮色苍茫,晚风频次,寒意深浓。  小疯子二边赶路一边埋怨道:“我小疯子跟苍你算倒大楣了,晚上不能睡觉,白天不.能蔡五肢庙,这样下去,小疯子恐怕... - 2017-11-29
  • 第二十五章 楚长风自知伤势很重_紫衣玉箫
  •   当楚长风醒转之后,不由暗自怀疑,他自知伤势很重,不相信自已还活在世上,及至听到小疯子说话,才知道自已真的没有死。随暗中提气一试,功力已恢复了大半。  楚长风猛然睁开眼睛,见一个仪态大方的老妇人站在自已面前,忙翻身爬起,仔细一看才认出是天... - 2017-11-29
  • 第二十章 玉面郎君五人走了之后_紫衣玉箫
  •   玉面郎君五人走了之后,驼背怪人姬天云道:“这小子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偯什么鬼胎?”  水小华自见了姬天云,就有满腹的话要问他,因此匆匆的把长白山的人打发走,于是,踌头说道:“姬大哥,你什么时候来到此地的?”  姬天云没有回答,眼睛连翻几翻... - 2017-11-28
  • 第十八章 只见这人白发蓬松像一个老疯子_紫衣玉箫
  •   只见这人白发蓬松,如一团乱麻,两眼有如铜铃,脸上白一道黑一道的,好像一辈子没有洗过脸似的。  白胡子也像头发一样乱,身穿一件破旧的蓝袍子,上面的油渍隐隐发亮,赤看双足,看去真像一个老疯子。  荒紫倩和公孙婷虽有一身武艺,但在荒山顶上,见... - 2017-11-28
  •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_紫衣玉箫
  •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焦一闵... - 2017-11-29
  • 第十九章 约有一盏热茶工夫_紫衣玉箫
  •   约有一盏热茶工夫。  水小华通身大汗不直冒热气,老人额角上也微见汗珠。  这时,老人把手掌拿开,坐看闭目养神。  此时,水小华灵台清明,周身如腾云驾雾般的舒畅,回头一望,见疯老人双目彻闭,知道他不惜消耗本身真力,帮助自己行功。  道不由... - 2017-11-28
  • 第二十二章 神妪已离天池东去_紫衣玉箫
  •   当南天一百冷洪和宇宙神丐除非走到天池时,突闻神妪已离天池东去,师兄弟二人这才急急的赶了回来。  二人到达此地时,见群豪中有四龙帮帮圭在场,本不想现身,把身形隐藏在一片树蓑后面。  宇宙神丐除非见驼背怪人坐在自已不远处的地上,正弄不清是怎... - 2017-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