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隔山拜佛错观风路 求同却异色空相误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淙淙大雨中,凉风透帘而入,将窗纸吹得时鼓时凹,像一声声低微深长的叹息。从很远处传来隐隐的雷产,尹继善稳几而坐,刀子一样的目光死盯着张秋明:“你抬出傅恒干什么?我告诉过你,我奉的是朱批密谕!什么傅恒不傅恒的?我连范时捷和道尔吉孝没说,直接找你,为的就是个‘机密’,你竞敢向巡捕头儿交待几句就扬长而去!‘一枝花’三次聚众谋反,七省传布邪教,朝廷费了好多人力财力逐年逐省搜捕,刘统勋累花了头发,山西巡抚为她逃逸连降两级,你竟是如此的轻慢!”张秋明起先还撑得住,虽垂手站着,两只脚时而倒换一下角度,至此己是脸色发白,双脚平行,腰也伛偻下来,说道:“卑职已经知过了……卑职是想把省里治安整顿一下,……刑部几次部文,都说我们江南械斗凶案天下第一,这也为制台的体面……”。

      “现在知过迟了。巡捕厅有什么机密?你给了‘一枝花’半个月的时辰,她在南京有窝底,有银子,有我们说不清的人事,别说落脚,老金陵的户籍档也办齐全了。你——你给朝廷添了多少事?”尹继善越说越气,霍地站起身来。“你给我离开!——明天起不用到衙,闭门听参!”

      张秋明身子一颤,惊恐的目光迅速看一眼尹继善,又向范、道二人移去,见道尔吉脸向壁间看字画。范时捷跷着二郎腿专心致志地剔指甲,知道指望不上二人去求情。想走,又不甘心,乍着肥猛地拾起头来,说道:

      “尹元长,罢我的官,你有这个权?”

      “我没说罢你官。你不能胜任,我叫你回去听参!”

      “我是连着三年报卓异的,吏部考功司有档!”

      “你是小丑!”尹继善大喝一声,“我给你存着体面——你不走,我叫戈什哈叉你出去!”说着便喊“来人!”

      听见外边廊下戈什哈的脚步声,张秋明知道再挺下去更蒙羞辱,恶狠狠盯了尹继善一眼,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我得好好谢谢制台了!”不待戈什哈进来便冲门而出。道尔吉这才说道:“制台,他还是有才的。只是人轻浮些。平素我看在您面前十分小心。这……这处分太重了点吧?”

      “这真是个溜沟子舔屁股的好角色,老道还替他说情!”范时捷摇着腿说道:“他的心思有什么难猜?无非因为元长要调两广这很好算计,他是连着报卓异的人,我老了,道尔吉又刚从外地升转来,他至少能跳到巡抚位子上,甚或署理总督衙门也未可知。”道尔吉揉着酒糟鼻子笑道:“那也太异想天开了,连跳三级,哪有那么好的事给他?”尹继善道:“我是生气他误我的差使。张秋明这人是有点见风使舵,还不至于就那么眼皮子浅!我是调任,又不是黜降,难道他不怕我再调回来?”

      范时捷哼了一声,说道:“元长,你见得不透。少年高位,对下头官场的龌龊领略不深。前些时有谣言,说你是江南土皇上,还说吏部是尹家吏部,听你颐指气使。敢怕他就想着皇上对你有了疑忌。再说到调任,由繁缺调到简缺,这不明白证明了他的那个想头有道理?你安排的事他不办,也没有什么大恶意,撇撇清而已。”道尔吉这才恍然,笑道:“汉人阴柔好狡,我祖母就跟我讲过,出来打仗还不觉得,做了文官越看越透,这种鬼蜮心肠,有一半操到差使上,不知天下事好到什么地步呢!战场上厮杀我都没有怕过,暗地想想这些汉人,免不了惊心呢!”看一眼范时捷又笑道:“老范别犯味儿,你当然另当别论。”

      “怪道的哈攀龙和我讲,谨防身边小人。”尹继善眼中波光闪烁,“他说这边有人给他写信,含沙射影指摘我的阙失。又夸奖讷亲许多好话——原来就是此人!这个王八蛋这么不是玩意儿!你们都亲眼见的,还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人,不到十年从知县做到方面大员,有什么对他不住去处?”范时捷冷冷说道:“这不是对得住对不住的事。这是他的秉性。邬先生在南京,和我闲谈官场登龙十二术。这一手是有名堂的,叫作一一一隔山拜佛!”

      尹继善原本也想转一转话题,听这个“登龙十二术”名目,大觉新鲜,不禁笑道:“老范肚里憋着狗宝,到现在才掏出来!倒是闻所未闻,请说其详!”范时捷一笑,说道:“十二术,有正有副,有平有奇,大要分为两类。二类为舔痔,二类为售不龟手药的。”道尔吉道:“这名字就奇!”尹继善道:“这‘舔痔’类领教了,必定是个巴结逢迎的意思,售不龟手药的却一时寻思不来。”

      “有人为楚王献药方,这药叫不龟手药,涂在手上可以防冻疮。楚王的军队在南方,到北方打仗天寒地冻,战士们手也不龟裂。所以叫‘售不龟手药’。”钱度笑着道,“这舔痔——”他没说完,尹继善已经笑了,“我已知道,造不龟手药的,楚王赏车五乘;楚王得了痔疮,有人为他舔痔治疗,以为‘爱我’,因此得车一百乘。这是《庄子》里的——事出有典,好!”道尔吉这才明白,笑道:“连升官本领都一套一套的,真了不起!楚王英明!献不龟手药的赏五乘车,舔屁股的赏一百乘!”尹继善又道:“那是自然,因为不龟手药虽好,对楚王没用处;舔痔,他就十分受用了——时捷,升官登龙十二术你还没说呢!”

      范时捷隔帘眺望着外边漆黑的雨夜,用手指有节奏地点着,一字一板说道:“升官登龙十二术,又称‘官场房中秘’,有——造劫乘势、水漫金山、浪涌堆岸、一笑倾城、危崖弯弓、霸王别姬、饮糙亦醉、隔山拜佛、泪洒临清、打渔杀家、石中挤油、雕弓天狼等种种名目。单说隔山拜佛,即是中常手法之一种,比如你是县令,下一步要升迁同知,决不要走同知的门路,拉住同知的顶头上司打同知,气力才使到了火候;当同知又要升知府,要拉住知府的上司道台打知府;当了知府,绝不巴结道台,要直接与三法司联络过从,把道台一脚蹬掉!这样一步一步升迁上来,永远是隔一层上司套弄好了,把顶头上司弄掉,自己就上来了。所以张秋明从前巴结你,因为那时他还是杭州道,想的是臬司衙门的缺;如今他想的是巡抚、总督,因此必须隔了你这座‘山’,去拜傅恒、讷亲这些‘佛’。你细想想,我说的有错没有?”尹继善笑得打跌,想想张秋明履历,确是如此作派,不禁叹道:“邬先生真是一代杰士,吃透世情人心!只不明白,‘石中挤油’,想必是努力办差,卓异出众然后求考绩升官的了?”“不——是!您想到哪里了!”范时捷道,“石中挤油是替上官着想,想得比上官自己还要周到。这是专门对付糊涂上司的。上司精明,在上司跟前就要‘形同白痴’,精明人容不得精明人,所以要装傻——恰如其分的大傻瓜。你在精明人跟前憨态可掬,他就觉得你胸无城府,靠得住,就升你的官!”

      “那——饮糙亦醉呢?”道尔吉问道。

      “饮糙亦醉是红粉功夫。”尹继善从旁笑着代答:“当日苏五奴娶妻极有姿色,众人想灌醉了他,调弄他的妻子,却总灌不醉。五奴说‘诸君只要多给银子,喝面糊汤(糙)我也醉倒了,何必要灌酒?’”一句话说得道尔吉哈哈大笑。钱度用扇骨拍膝,笑道:“我学生读书多矣!比起邬先生自愧不如!早听二十年训诲,今日官位当不下尹范二公之下!”

      众人又说笑一会,尹继善掏出怀表看了看,说道:“铜政的事万不可误,都交给老范了。云南的铜要赶紧运过来。钱度先和二位老兄瞧瞧我们的铸钱司,范子不够可以再造些。一时铸不及,把铜锭存到库里——钱度要信得及我,我总不会用来铸铜器的。”众人便都站起来辞行,钱度笑道:“你当然不会,你那些管库的捣腾铜器,我也是要弹劾你的。那是铜么?那是矿工的血凝出来的!我杀人杀得已经手软了!”

      “放心好了。”尹继善徐步送客至廊下,眼见众人出去,又看了看怀表,叫过戈什哈吩咐道:“叫南京城门领、江宁知府,嗯……还有江南大营玄武湖水师管带,限一个时辰以内赶到这里会议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2129-994.html - 2019-01-12
  • 第三十一章 儒雅大使侃侃垂训 刚愎将帅越俎代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到达太原,恰是三月初三。他在奉旨南巡时三天一个奏议、五天一个条陈,朝廷载在邸报上颁布天下,间有乾隆嘉奖谕旨则由内廷廷寄转发各省。因此,这位青年国舅未到山西,已是先声夺人。巡抚喀尔吉善先期三日严令太原首府用黄土重新垫道、沿路每隔五十步... - 2019-01-05
  • 第三十一章 贵妇人慈心悯沉沦 帝乾隆雷雨理国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个女人的丈夫都在金川前线,素日消息来往自然比别人亲密,此刻提起朵云,棠儿也是一样关心,问道:“阿桂家弟妹没说教我们做甚么?总不成是只见见面儿说说女人话吧?”巧云说道:“桂嫂夫人说,皇上赏识莎罗奔是条汉子,可怜金川七万藏民苗民,就算把金... - 2019-01-28
  • 第三十一章 勇朵云恃强劫命妇 慧棠儿报惊救孤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四天之后,高恒为棠儿买的万字璇玑蕙绣织锦图便传送到了北京。高恒送这物件还是沾了那顶起花珊瑚帽子的光,因为乾隆旨意里并没有“革去顶戴”的话,又没有明发,除了尹继善和几个当场聆听旨意的人,整个儿宫场上都还不知道。因此,总督衙门签押房的堂官连... - 2019-01-22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宴壮士康熙出宫掖 饮御酒豪杰秉忠诚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孙殿臣下了值,乘着人乱,悄悄儿出了左掖门。他一向和气小心当差,人缘儿极好,自然没受到景运门侍卫们的盘查。他一边走一边思量,实在猜不透万岁爷的红人魏东亭为何今夜无缘无故地请他过府,还说要见几位贵人,我就在宫里当差,什么样的“贵人”没见过,... - 2018-12-24
  • 第三十一章 骊山游抚慰马鹞子 长河断死难经略臣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王辅臣确实是叛变了。不过,那里的情景与广东却大不相同。是由于莫洛重回陕西引起的。  原来,康熙清楚地知道,只要三藩一叛,西路的马鹞子王辅臣就会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不叛,吴三桂就失去了呼应;而他若叛了,朝廷将腹背受敌。  尽管康熙对王辅... - 2018-12-27
  • 第三十一章 阿哥党密谋夺春华 十三千捷足先得手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阿哥胤禩借赏花为名,请阿哥党的兄弟们议事。老十胤礻我不痛快,拿任伯安发作。老十四刚要撵任伯安回去,却被八阿哥给拦住了:“慢,任伯安,我还有话对你说呢。你的那个杂货铺该收摊儿了吧。”  任伯安立刻就明白了,八爷这是话里有话呀。本书前边交... - 2019-01-02
  • 第三十一章 保粮道康熙纳忠谏 闻凶耗培公焚情结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冒着风雪,前来探视周培公的病情。周培公斜卧在病榻上,向皇上陈述了自己的心迹。  康熙专注地谛听着,见培公一片真情,不禁潸然泪下。他掩饰着揉了揉眼,笑道:“培公,你何必如此自怨自艾,倒像个薄命红颜!”  “唉,主子,自古薄命的岂止红颜... - 2018-12-28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 失之逆天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未老夫子已悲喜交集,关切的道:“孩子,你刚刚醒转,不可多说!”  他迅速从怀中掏出一颗龙眼大的腊丸,捏碎腊衣,取出一粒色呈淡黄的药丸,纳入卫天翔口中。  药丸入口,卫天翔只觉一阵清香,直沁心脾,霎时之间,有一股暖流,布达全身!  耳边只... - 2018-05-30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毒阵何惧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走到尽头,又必须再由左往右了,那是另外一条狭窄甬道。江青岚边走边想,这敢情就是唐天生壁上留字所说的九折思维之路了,他让入阵之人,在未入毒阵之前,不知不觉毫无戒备的嗅到花香,身中奇毒,使你心怀懔惧。  再在这里设上思维之路,以生命威胁... - 2018-04-27
  • 第三十一章 丁少秋走没多远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走没多远,就看到前面一棵大树上泻落一道人影,老远就认出是爹,这就点足迎了上去,叫道:  “爹,你也来了?”  丁季友等他掠近,才道:  “为父已经来了一会,闻汝贤虽然不是你亲手杀死的,但也是被你处死的,你这华山派掌门符令,到底是真... - 2018-05-04
  • 第三十一章 夜叩禅关无可语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急忙问道:“他……他已经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  店伙道:“那可早呢,天色刚亮不久,老客官就付了店账,一个人出门去了。”  赵南珩道:“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  店伙想了想,才道:“老客官说,他昨晚已经和你说好了的,他... - 2018-05-07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木偶奇遇记——第三十一章_木偶奇遇记_星火作文网
  •   最后车子到了,车子一路过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因为轮子上裹着干草和破布。   拉车的是十二对小驴子,它们都同样大小,只是毛色两样,   有些驴子是灰的;有些驴子是白的;有些驴子是... - 2019-04-19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镇宵小刀开明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宇文望轻咳一声,抬目道:“方丈大师,兄弟已命副总护法把简帮主一行人交出来了,诸位似乎应该释放小儿和小徒了?”  慧通大师道:“宇文堂主说得极是,只是令郎、令徒,乃是程少施主所擒,也由他点的穴道,门派不同,手法各异,释放自然可以,至于解穴... - 2018-05-25
  • 第十一章 智勇妇智勇脱缧纵 伶俐童伶俐返金川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莎罗奔的夫人朵云得脱囹圄,恰是乾隆车驾离开仪征赴扬州行在之后三天。刘统勋遵旨在仪征停留一天,又一次接见了裴兴仁和靳文魁,又给傅恒写信。转述乾隆在五十里铺关帝庙交代的金川军事机宜,命傅恒“严备缓进,不作孟浪之举,不图侥幸取胜,一切机断毋失... - 2019-01-25
  • 第二十一章 聆清曲贫妇告枢相 问风俗惊悉叛民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福康安怔了一下,莫名其妙地打量这两个女子,只见小姑娘形容瘦弱,穿一件蜜合色枣花绸裙,上身水红滚梅边儿紧身偏钮褂,裙下微露纤足,缠得象刚出土的竹笋般又尖又小,瓜子儿脸上胭脂涂得略重,两道细眉下一双水杏眼倒是乎灵流转有神,两手搓弄着低头不敢... - 2019-01-27
  • 第十一章 零落客夜济零落妇 风尘女蒙救委风尘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李侍尧同着于敏中、纪昀、郭志强等人辞出刑部大院,在仪门口栲栳大的灯下各自揖别。他站着迟疑了一下,想约众人一道去自己府里聊聊,但于敏中神气落寞,边和纪昀说。“明日见驾要报奏旌表各地节妇烈妇的享,纪公拟的名单似乎太滥了些。一座牌坊按二百五十... - 2019-01-28
  • 第二十一章 养性殿贤主慰凄情 纪才子草诏封夷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听我说,”和珅像先生对小学生启蒙那样用手指点点桌面,“就算我收过你的礼,你敢这时候攀咬?你早做什么去了?我查出你的亏空,你就反攀!这是一层;还有,你送过别的大臣礼没有?你都把他们攀出来,万岁爷只能当你是条疯狗!你单攀我一个,别的大臣看... - 2019-01-28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悯畸零英雄诛狱霸 矜令名学士诲老相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云丫头未及出大牢门,犯人们“嗷”地一声嚎叫,一窝蜂扑到篮子边,把何庚金的换洗衣服抓出来扔了一地,争着抓掏里边的食物。除了十几张杂合面饼子,还有几块老咸菜,两个煮熟了的咸鸡蛋。申三抓到了鸡蛋,却不敢吃,一手捏着饼子吃得喷喷有声,说“这浪妞... - 2019-01-17
  • 第二十一章 议减租君臣论民政 吃福橘东宫起事端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看着阿桂的背影,心中十分感慨,往日象他这样的官只是例行召见,略问一下职守情形就退的,今日接见,乾隆几乎没让阿桂说什么话,自己却推心置腹将心思全倒了出来。张廷玉到现在才明白,乾隆不肯放自己还山,并非不体贴,而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代替。思... - 2019-01-04
  • 第四十一章 赐铁尺嘱托管子弟 谈铜币筹划办铜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就在乾隆和张廷玉议事的同时,理亲王府也有一场别开生面的言谈。这座宅子是弘皙父亲允礽留下的;日园。允礽被废后软禁在这座宅子时,常常独自一人绕园里的海子转悠。内务府怕他寻短见,沿岸栽了许多垂杨柳,每一株上都挂了灯,每逢这位已废太子来散步,各... - 2019-01-07
  • 第十一章 贤惠皇后因病得喜 风流天子为国断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心里惦记着皇后的病,带着汪氏和那拉氏同坐乘舆冒雪而来。进了翊坤宫掏出怀表看时,刚刚过了戌时,那夜幕已缓缓降临,雪光中见几个丫头忙着往下撤膳,西厢煎药炉的烟雾袅袅,满院飘着浓烈的药香,东厢小厨房北屋里已经掌了灯,隔窗可见一个六品顶戴的... - 2019-01-11
  • 第二十一章 敲山震虎捉拿逃犯 化整为零匿迹江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正在和内务府内监司堂官魏华理论。她是送睐妮子进宫选秀的,却被魏华挡在御花园外。本来,这魏华是庄亲王家的包衣奴才。睐妮子母女在魏家饱受欺凌十几年,若一旦进宫发迹了,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魏清泰太太专门跑到允禄府见庄亲王福晋,说黄氏在府时许... - 2019-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