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王上切不要存着这个念头!刘湛正色道:即然是公诸于众的事,就要公平论处!

      罗彻敏被他板起脸这么一说,不由有些无趣。现放着何飞在手边,教他去赢来自然不费功夫。不过刘湛即然不领这个情,何飞是他牙将,却总不好意思这么明摆着与属下争利。若是何飞不出手,剑只怕多半会落到宋录那一干人手上。他深觉宋录过于骄纵,不愿再增他们威风,不免有几分愀然不乐。

      刘湛观色,旁敲侧击地道:先王撒手而去,王上新膺重任,忧深劳重,自己要多加调摄才是!

      你也知道正多事之秋,罗彻敏摇头道:北州越州吊唁的使者也快到了吧,只怕他们会有些花样倒也罢了,只是自家人里面,却只顾着自己那一丁点儿名利,半点也不顾大局,可就让人心愁了。

      这指得是谁,刘湛自然心知肚明,然而这话却是不便接地。他正要再客套几句告退,却听到廊上有人在撞撞跌跌地跑着,然后是杜雪炽的声音:慢着慢着,别摔着了!

      那步声轻弱,一记记踏来,仿佛踩着初秋薄霜,无数思念被辗得化开。

      阿爹!在他转过身去时,一张似熟捻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刘湛探出手去,一时眼前竟然满是自己簌动的指影。那张小小的面孔近在咫尺,也似无法看清。

      知安!刘湛摩住半年不见的儿子头顶,不敢相信地道:你长得这么高了?

      知安方才奔来时步履踉跄,这时却又只是睁大了双眼盯着他,安静得不象个孩子。

      人家父子相聚,罗彻敏也知趣,退回到内寝之中。他见杜雪炽坐榻上与花溅闲话,赶紧上前几步,悄声道:你怎么把刘湛的儿子弄来了?

      杜雪炽道:方才我从太妃那里过来,这孩子和两位小叔叔都在里面。我远远地瞧见刘湛过来了,想起刘湛到泷丘都有两个月了,他们父子尚未见过面,这时离得不远,索性就折回去,把他带来了!她说这话时,神色淡淡地,仿佛是毫不着意。

      罗彻敏本来想说:亏你想得周到!见她这样子,却也不便出口了。这些天他们虽然住在一起,然而杜雪炽多半时辰都在薛妃跟前,偶尔一屋相处,新丧之中,也是分室而居。这时坐到一起,相视无言,罗彻敏不由觉得好生尴尬。幸得花溅插话进来道:王上,这燕窝你是吃还是不吃?

      我吃我吃他犹豫了一下,又道:给王妃也来一盅吧!

      等他们吃完,黛痕传话道:刘大人要告辞了!

      罗彻敏出去,刘湛携子向他道谢,道:多谢王上与王妃一番美意,让我父子得以相聚!他两眼微红,嗓音哽咽,知安紧紧地偎在他身侧,不肯抬起头来。

      其实是我的过失了,罗彻敏忙道:你来了这些天,照说该让知安到你客舍去地

      刘湛摇头,松开手轻轻一推,将知安推到罗彻敏身前,垂首道:犬子多蒙太妃垂爱,与两位郎君伴读,这是他的福份。还请王上代刘某叩谢太妃,天色已晚,刘某告辞!刘湛言罢转身即走,罗彻敏都来不及说客套话。知安不及提防地跄倒了一下,他站定后眼神迷茫,盯着刘湛奔走中的背影,似乎刚从迷梦中惊醒。

      刘大人!罗彻敏追了出去,刘湛骤然又定住步子,回过头来向罗彻敏深深凝视一眼,道:王上读过么?

      我罗彻敏骤然语塞,面皮有些微发红。他向来不好读书,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刘湛这忽然提这个,却是何意?

      然而刘湛步履勿勿,却已顶风冒雪,消失在渐深渐远的夜色之中。

      杜雪炽点上一盏灯,双手溶在灯光中,若有若无,竟似一环虹晕。她闲闲地道:据节帅志载:从前乱事未起时,大寊朝极边的几个都护府的节度使,曾经只设副大使,节度使由亲王不出阁而遥领。

      喔!罗彻敏一下子兴奋起来,从榻上一跃而起,右手重重地在左手心里敲了一下,道:我明白了雪炽,你还是真是强闻傅记。他绕室而行,似乎浑不觉得自己第一次叫起了她的名字,。

      杜雪炽看到他飞扬的眉眼,唇角略略弯了一弯。

      对了,你还帮我一个忙行不?罗彻敏蹦回榻上,正盯着她道:我知道你剑法好,出殡之日全军争剑,我决不想让宋录得了去,你去把这剑赢回来,行不?

      这主意委实有些异想天开,杜雪炽好笑,道:这也太儿戏了些,我这身形相貌,如何瞒得了人?再说,军中尽多好手,我也未必就能稳操胜券。

      唉!罗彻敏扫了兴,却又知道她说得不无道理。他突然想道:对了,鄂夺玉这些天都没见着人影,他干嘛去了?

      鄂夺玉如今依旧是闲散之身,一回泷丘就如同鱼入江海,只有他找罗彻敏的份,没有罗彻敏召他的份。上次毓王病危前,他来过一次,然后就再无一丝音信。罗彻敏心中突然萌生个念头,要不要哄鄂夺玉来争这把宝剑,然后就有理由留他在军中了。只是,鄂夺玉现在却在哪里呢?

      鄂夺玉这日却在魏风婵家中,魏风婵家在染云坊东头第三家,二楼撤尽轩窗,镶着上百面拼起来的琉璃镜。那镜子拼得颇有讲究,远观似平整,近瞧却每一面之间,都有些微棱角,将依窗所坐地客人面貌折散得支离恍惚。窗中灯火未燃,鄂夺玉独坐窗内,隔着一条半清半浊地残芳渠,凝望雪霰如烟中的染云坊。

      各家灯火次第点燃,照得空中地上,明暗交错,显得异样空寂。因为新的丧事,城中禁歌舞曲乐,因此平素里脂浓香郁的染云坊,才有了如此本真地一面。

      十七郎如今可是大红人了!魏风婵手中捧着一壶温好的酒,款步而入,放在他桌上,道:只怕我们这里,也留不住你许久了!

      这又是那里来的气话?鄂夺玉哂笑道。

      人人都知晓你救护先王立下大功,只怕如今便是你想留,也有人不许你留了!魏风婵一面说着一面倒酒入盅,一抹热气混着酒味蒸上她面颊,顿时便有了三分醉色。

      喔?鄂夺玉将杯子举到自己唇边,颇玩味地道:有人?只怕我倒没什么,你却是有人不许留了吧?

      魏风婵手中壶一颤,竟有一滴酒溅到手上,她不自禁地轻唤了半声。鄂夺玉放下杯,赶紧凑近了去看,道:啧啧,就是让我说中了心思,也不必弄得这么紧张嘛

      魏风婵恼得举拳头就要往下砸去,然而外面突然传来叫嚷声。

      妈拉巴子,没钱了还想白赖在这里,你当这是济慈堂呀?

      然后就是几声棍棒着肉,砰砰有声。染云坊难得的一刻平静被这声音打破,一瞬间好些家的窗子都在急切地打开,为可消磨这半暗时光的慵懈。

      魏风婵皱皱眉,便要去下帘子,嘟着嘴道:又是西坊的人在吵!

      染云坊由残芳渠分作东西两半,东面地,多是色艺不凡的名姝,尤以魏风婵九姐妹为首。所迎送地自以高官大贾为主,待客之礼也颇温雅。而西面地,品流不免下之,有时有客人身上没了金银,推搡打骂,便顾不得体面了。

      哈哈突然有笑声钻入鄂夺玉耳中,他一怔,按住魏风婵的手,道:等一等!

      他临窗往下一看,一人赤着头脚,只着一件白竹布半袖,在雪地上滚着。他手中紧紧握着一把酒壶,不时地往嘴中倒,却被打得东逃西窜,那酒顺着他胸膛一路滚落。

      鸨母心中大痛,叫骂道:死没用的东西,再不抢回来可又让他喝光了!她帕子乱甩下,几名龟奴上去抢那酒壶,然而那人死死地将壳攘在怀里,吼道:不要呀不要呀

      他醉中气力不加,几个人按头扯腿,终于还是一根根地掰开了他的手指,他似痛得厉害,仰直了脖子狂哭起来。

      倒尸去吧!几只手一抬一抛,那人就一路翻滚到了残芳渠边上。他一头栽进去,大大地呛了口水。好不容易挣出来时,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98-982.html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第二天晚上我工作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了小王子耷拉着双腿坐在墙上。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怎么不记得了呢?”他说,“绝不是在这儿。”  大概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他,因为他答着腔说道:  “没错,没错,日子是对... - 2018-03-26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二十六章 峨峨云髻现金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青衣妇人欣然道:“时间差不多了,三位香主,早已去了一会啦,辛香主请随小婢到里面更衣!”  她忽然自称“小婢”,而且话声也在这一瞬之间,变得甚是娇脆,完全像一个少女的声音,话声一落,扭身朝里走去。  赵南珩先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这青衣妇... - 2018-05-06
  • 第二十六章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_金缕甲-秋
  •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今天中午还要服“离火丹”,不知是不是解散功毒的药?  他不敢问,口中唯唯应着,双手接过。  低头看去,笺纸上墨迹犹新,敢情就是这一两天写的了。  第一页是昆仑派的内功心法口诀。  第二页有... - 2018-03-15
  • 第二十六章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他是要去柯家庄找柯金芝的,那知前面的刘源长一路飞掠,也是朝柯家庄奔行。  丁少秋心中暗暗一哦道:“方才曾听他说过,柯长老名叫大成,是柯大发的胞兄,可见中午自己离开柯家庄之后,丐帮长老柯大成就赶到了... - 2018-05-03
  • 第二十六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一个飞身扑下,一个虽没站起,双掌已经往上迎击,两人四只手掌自然很快就接触了。  但听“啪”的一声,四掌接实,楚玉祥才把运集在掌心的功力透掌而出。  就因为他飞扑下击之时,并没把凝蕴在掌心的内力发出,是以击下的双掌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有强劲...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巧获断虹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银箫客闵汝贤一下摘下悬挂腰间的亮银洞箫,喝道:“闵某还没听到过江湖上有修罗书生这号人物,小子,你亮剑吧!”  修罗书生没等他说完,冷嘿一声:“少爷还用不着使剑!”  身影突然欺近,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出!  银箫客闵汝贤,成名多年... - 2018-05-29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大肆毒手_龙孙_故事大全
  •   孙月华关切的道:“你和铁笔三郎有梁子?”  “没有。”方振玉道:“方才没有见到人,咱们走!”他举步走在前面,但他知道这座石窟之中,果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对自己真假难分,心头自然生出了极大戒心,双目凝注,只是向左右查看,这样走出四五丈远近... - 2018-02-03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牛肝马肺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四人沿着山径,往东急走,一会工夫,已到了山脚。江青岚想起前晚多亏酒楼的老头洪福,指点路径。那时他还瞧着自己腕上的“辟雷镯”,问起江南大侠,说他也是找千里孤行客来的,而且还被废了武功。  后来又说什么他老主人和千里孤行客交谊非浅,又说自己... - 2018-04-26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二十六章 高四麻子勾结倭寇杀人掳掠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缁衣老尼道:“高四麻子勾结倭寇,杀人掳掠,无所不为,可说是积案如山,罪恶滔天,但经令尊拘获之后,由乃妻高四奶奶贿赂和琳,获释之后,依然怙恶不悛,只是改名易姓,摇身一变,换了另外一个人,小施主哪里还能在江湖上找得到高四麻子?”  祝文辉听... - 2018-05-01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后,首先想到了宋钢。李光头觉得自己修成正果了,觉得这时候应该把宋钢拉进来了,兄弟两人携手并进共创伟业。李光头翻箱倒柜,找出当年初任厂长时,宋钢为他织的毛衣,第二天一早穿在身上,敞开了他的破烂上衣,露出里面毛... - 2018-02-05
  • 第二十六章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躺在床上想了想,觉得该办的事都办了,第二天她放心地住进了医院。正如李兰自己预感的那样,住院后她的病情逐渐加重,她确实出不来了。两个月以后,李兰只有借助导尿管才能排尿,而且高烧不退,她长时间的昏睡,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 - 2018-02-02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