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十一席位、二个骷子、一声笑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秋天。

      美丽而善感的季节。

      最令人寂寞的是秋天的黄昏。

      就像是一把剑,没有了光芒,没有了生命,然后在暗哑中等待黑夜的来临。

      最令人惆怅的是秋天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攀登过顶峰的剑客,在无敌于天下后惘然折下的一段剑锋,然后在落寞中等待冬日的死寂。

      就在这个晚秋的黄昏,余收言带着他的剑踏着满地的落叶慢慢走入了迁州城。

      一阵轻风吹来,剑光一闪,飞舞的黄叶中却赫然有一片血红的树叶被穿在了剑上,余收言摘下那片叶子,喃喃道:漫天落叶中,这是唯一的一片红了。想了想,笑了笑,把那片叶子别在他衣领上,神情却活像别了一颗钻石。

      兄台满面风尘,何不坐下共饮一杯?一间小酒店边坐着的一位白衫人突然发话。

      余收言笑道,我最喜人请客,却又最怕喝酒,这应该如何是好?

      那位白衫人年约二十七八,虽是坐在一间破旧的酒肆边,却浑不在意,一身白衣仍是一尘不染,仿若胜雪。兄台剑非凡品,剑法更是难得一见,却只刺下一片树叶,实在可惜!

      可惜?余收言一哂,世间万物,生命不论大小高低,均值得我尊重。而再好的剑却也只不过是一块顽铁,纵非凡品,在我眼里却仍及不上生命的高贵。

      白衫人眼中一亮,若有所思,兄台出语不凡,花溅泪可有缘相识么?

      花溅泪!余收言仰天长笑,好名字,却是凄婉了些。

      花溅泪亦是一笑,家父自命风流天下,却害得我的名字也沾染了怜香之气。

      余收言问道,见花兄人品亦是风流人物,却不知来此小城有何贵干?

      江南三大名妓之临云小姐忽来迁州府,花某只想再睹风采。

      哦!久闻临云小姐琴动天下,艳播四方,奈何身无寸金,你若想请我,不若请我去品茶观美。

      花溅泪以掌拍桌,好!我与兄台一见投缘,区区小事自当尽力。只是如今时辰尚早,见你一身客尘,何妨先让小弟做个东道。

      余收言挺胸,朗然道,我叫余收言,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给我起这个名字么?

      为什么?

      哈哈,就是怕我言多有失呀!余收言长笑中远去,现在可不能让花兄看穿我的底细,不然就怕晚上无人来以金赎我了,我这便先去青楼中大吃一顿

      花溅泪望着余收言渐去的身影,嘴上轻轻念着这个江湖上陌生的名字,面上泛起了笑意,对着余收言的背影传声喊道,要见临云小姐你别忘了应该先找到宁公主。

      晚风中,一面飞扬的蓝色旗上正书三个鲜红的大字宁公主。

      余收言差点便笑出声来。

      原来宁公主并不是人,只不过是迁州府最大的一间花楼的名字,在这个小城中原本并不起眼,如今却因江南名妓临云小姐的来到竟然门庭若市。

      虽还是黄昏时分,宁公主中已是灯光明亮,笙歌渐起。

      他整整衣襟,大步走去。

      余收言一身破旧,竟是被以貌取人的龟奴拦在楼外。

      看门的龟奴斜睨余收言靴子上的一个大洞,今日不比往常,临云小姐芳驾初临,你也想一睹芳容?今天席上可都是有来头的人物,你就别来出丑了。

      余收言也不动气,仍是笑嘻嘻地说,我乃县知府刘大人的贵宾,你敢拦我?

      那龟奴半信半疑,却仍是不让余收言进去。

      哈,这位小兄弟是谁?刘大人你可认得吗?

      余收言抬头看去,发话之人三缕长髯,神情镇定,来人正是微服来此化名鲁秋道的水知寒,堂堂县知府刘魁和包扎着手腕的葛冲、手持剑柄的雷惊天以及真正的鲁秋道便在身边作陪。

      咄,何来冥顽村民,敢冒充我刘魁的贵宾!

      余收言面不改色,仍是一付笑嘻嘻无所谓的样子,先对水知寒一拱手,这位可是就是鲁大人吗?晚辈余收言这厢有理了。

      水知寒眼望余收言,心中暗地揣咐。要知鲁秋道来此的消息虽然被将军暗暗传播出去,但江湖上所知之人却实在不多,这个貌不惊人满脸不在乎的年轻人却是从何而知。余小弟不必多礼,你可知冒充刘知府贵客、藐视朝庭命官是何罪名吗?

      鲁大人文采斐然,倜傥风流,小生不才,效颦大人说什么也要见见芳播天下的临云小姐,一时只好口不择言

      水知寒面上不动神色,微一颔首,余小弟既是同道中人,这便先请!

      余收言哈哈笑了一声,鲁大人如此容人之量,收言心中已有数了。也不客气,当先迈入楼中。

      刘魁等人面面相觑,见水知寒不表态,也不敢作声,一并进入。

      大厅中已摆下一圈十一个双人席位,除了余收言另有二人各座一席,看来是迁州府的大商贾,见刘魁到来忙一一起身施礼,刘魁介绍了众人,毫不掩饰水知寒化名鲁秋道的身份,而那真正的鲁秋道则化名左清。

      余收言随便坐在一席中,狼吞虎咽,据案大嚼,众人都不禁微微皱眉。

      余收言抬头笑道,呵呵,小弟一路疲乏,不吃点东西一会见了临云小姐出乖露丑不要紧,却怕是连累了各位的雅兴。

      水知寒放声大笑,余小弟言语有趣,做事不拘,我欣赏你!不过以余小弟如此人物来迁州想必不仅仅为了见一眼江南名妓吧!眼中隐露杀机。

      余收言手也不擦,遥向水知寒一拱手,在下来意鲁大人一会儿便知,不过这一次宁公主之行是有人请客的,却是不劳大人破费了。言罢又是专心对付桌上的点心水果。

      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风韵甚佳的女子翩翩行来,她身材娇小却健美,莲步轻移,仿佛全身都充满着弹性,未见人到先闻一阵轻笑声,各位大人光临,贱妾有失远迎,只是希望临云姑娘走后也常来赏面呀!

      刘魁哈哈大笑,只要宁公主一日尚在,我是无论如何要来的。

      刘大人说笑了,宁诗舞人老珠黄那入得了大人的眼。

      谁不知诗舞你是迁州府的第一美人,来来来,今日给你介绍一下朝中的第一才子鲁大人。

      原来此女正是此处的大老板宁诗舞,以楼为名,外人便以宁公主名之。一时刘魁忙着介绍众人相识,宁诗舞久经大场面,应付自如。

      寒喧过后,宁诗舞的眼光却飘上了谁也不识的余收言,这位公子不知是什么来路,可有熟识的姑娘吗?

      在下余收言,今日才来迁州府,只是因为有个朋友请我来此一睹临云小姐的风姿,不料还未见佳人却先见了公主芳容,已是不虚此行。若不是等人付帐,收言转身就会走了。

      宁诗舞咯咯轻笑,还未见临云小姐,余公子如何便要走?

      余收言吃下桌上最后一块点心,悠悠道,宁公主已让我惊为天人,委实难信临云小姐还能姿容尤胜

      宁诗舞含笑尚未答话,水知寒已是鼓掌大笑,余小弟此言一出,我等自命风流的老朽都该退休了。

      余收言转身凝望水知寒毫无做作的笑脸,想到其绝不容人的恶名在外,心中暗讶,久闻鲁公风采,晚辈实是班门弄斧了。

      宁诗舞娇笑道,今天借了临云小姐的面子,请到这么多精彩的人物,贱妾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各位。

      端坐一旁原本不发一言的左清笑道,宁公主有何不解之事但请明讲,在座诸位恐怕无不以可答美人的疑问为荣吧!但见水知寒眼神一凛,才想起自己此时身份是刘魁的幕僚,本不应在此场合抢先发言,尴尬一笑。

      余收言察言观色,心中已有了一丝明白。

      宁诗舞美目望定诸人,此间席位是十一席,各位可知是什么缘故吗?

      众人这才发现果然如此,要知大凡宴客席位都是双数,此间布置倒真是有些蹊跷,纷纷凝思不语。

      余收言大笑,在我看来,大凡美丽聪慧的女子,便如天边流云,其思想似若鸟迹鱼落,天马行空,岂是我等粗鲁男人能懂?此处布置想必是和临云小姐有关了,只是其中神秘之处还请宁姑娘讲说。

      一声轻咳,一种似不带半点烟火气的声音幽幽响起,天下男人都如余公子般懂得女子心意,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24-976.html - 2018-06-23
  • 路见老师一声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算是“道上人”,自从初二就和一群孩子混。18岁时,读到高二,我就已经是学校的老大级人物。老师对我大伤脑筋,可父亲却以我为荣。爸爸开了两个沙场,打架是家常便饭。  新任的班主任是一个叫高勇的年轻教师,传言他精于散打。  他一上任,就严肃... - 2018-07-16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 - 2018-07-10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 - 2018-06-27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困兽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 - 2018-06-20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最难令人相信的事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谁能做出最难令人相信的事,谁就可以娶国王的女儿并得到半个王国。  年轻人,是啊,甚至还有老年人,全都为此绞尽脑汁,绷紧肌肉。有两个人撑死了,一个喝酒醉死了,都是因为用自己的方式做最难令人相信的事,可是都不该这么个做法。街上的小孩都练习朝... - 2018-07-14
  • 烛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有一支很粗的蜡烛,它清楚自己的价值。  “我的生命源于蜡,是用模子铸成形的!”它说道。“我的光比别的光都亮,燃的时间也更长一些。我的位置在有罩的烛架上,在银烛台上!”  “那样的生活一定很美好!”油烛说道。“我不过是油烛罢了,在一根签子... - 2018-07-14
  • 茉莉花旅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茉莉花谷里,新开了一家旅馆,微风吹过,白色花瓣做成的门帘飘着淡淡清香;阳光照耀,绿叶吧台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店主人蝴蝶小姐挂起一个超级大的广告牌:上方是一幅幅漂亮的照片,照片上有时尚靓房、钟点小屋、迷你地下室、温馨阁楼:下方写着旅馆的... - 2018-07-14
  • 谁最幸福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多漂亮的玫瑰啊!”阳光说道。“每朵花骨朵都绽开得同样美丽。它们都是我的孩子!是我用吻给予它们生命!”“是我的孩子!”露水说道。“是我用我的泪水把它们抚大的。”  “可是我认为我才是它们的母亲!”玫瑰篱笆说道。“你们不过是教父教母,不过... - 2018-07-14
  • 罗米呕奇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罗米呕是一头到处流浪的猪,他无父无母,无牵无挂,但是他对别人很热情,随便走到哪里,见面的第一句就是“哈罗”,然后再问“你知道哪里有米吗?”因为他最喜欢吃米,对别的食物都不感兴趣,由于长期的挑食,黑黑瘦瘦的他似乎显得有些营养不良。他走路的... - 2018-07-14
  • 第一章 申未的钟声敲起来的时侯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申未的钟声敲起来的时侯,红日正将要沉入枢川水下。河流刚从三十里外的白嵚河谷中泻出,离昃州城一里许时,又随着渐缓的丘壑大大地转了道身子,恰如半驯野马烈性正在将收未收之际,灰混的水面上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漩涡,发出隐雷般的喘息。虽然已是三月春发... - 2018-07-15
  • 第三章 声音带着隐隐的草木芬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们是什么人?声音带着隐隐的草木芬芳,象是一滴晨露落在冯宗客耳中,唤醒了他的耳朵。  呜呜冯大叔,大叔他受伤了!知安抽抽噎噎着说。冯宗客心中暗骂一句:你小子,居然又哭起来!  小女子是冲州人氏,姓霍。前日往泷丘投亲,不在路遇匪人,幸得这... - 2018-07-15
  • 第五章 罗彻敏坐在成珍楼向南的座子上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坐在成珍楼向南的座子上,沐浴着从汇春河上吹来的凉风,大口地咽下冰葡萄酒,两个月来的闷气终于一扫而光。店伙刘三端着一只青瓷碗上来,向他笑道:二郎,这可是今年头一茬的樱桃,掌柜让我第一个给您送上呢!  好呀!罗彻敏大喜,跳下去抢过来。... - 2018-07-15
  • 第二章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道路渐由平砥变为崎岖,两三个时辰后就进入了曹原岭余脉之中。青龙涧傍行山道,春日水势颇大,有的地方己经冲动了路基,道面不甚平整,马匹的奔速也不得不慢了许多。不过在山峦的棱线被拂晓晨光勾勒出来时,他终于看到了神秀关头... - 2018-07-15
  • 沙滩上的童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这里是我们快乐的天地。  每天放学以后,我们就偷偷地相约来到这里,把书包一扔,开始我们有趣的活动。  在沙滩上,我们垒lěi起城堡,城堡周围筑zhù起围墙,围墙外再插chā上干树枝,那是我们的树。  不知谁说了一句:“这城堡里住着一个凶... - 2018-07-14
  • 字母读本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有一个人新为字母读本写了些小诗;就像旧字母读本一样,每个字母两行;他认为该有点新东西,那些旧诗太过时了①,现在他十分喜欢自己写的了。这新的字母读本只是刚写出来,和那本印刷装订好的老读本一起被并排放在那大书柜上,书柜上还放着许多传授知识的... - 2018-07-14
  • 做出点样子来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我要做出点样子来!”五兄弟中最年长的那位说,“我要对世界有用处,那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地位,只要有好处就行,我干一样,就会干出点样子来。我要烧砖,这东西人是不能少的,这样我总算做出点样子来了!”  “可是你做的那点样子太不足道了!”二弟这... - 2018-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