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十一席位、二个骷子、一声笑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秋天。

      美丽而善感的季节。

      最令人寂寞的是秋天的黄昏。

      就像是一把剑,没有了光芒,没有了生命,然后在暗哑中等待黑夜的来临。

      最令人惆怅的是秋天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攀登过顶峰的剑客,在无敌于天下后惘然折下的一段剑锋,然后在落寞中等待冬日的死寂。

      就在这个晚秋的黄昏,余收言带着他的剑踏着满地的落叶慢慢走入了迁州城。

      一阵轻风吹来,剑光一闪,飞舞的黄叶中却赫然有一片血红的树叶被穿在了剑上,余收言摘下那片叶子,喃喃道:漫天落叶中,这是唯一的一片红了。想了想,笑了笑,把那片叶子别在他衣领上,神情却活像别了一颗钻石。

      兄台满面风尘,何不坐下共饮一杯?一间小酒店边坐着的一位白衫人突然发话。

      余收言笑道,我最喜人请客,却又最怕喝酒,这应该如何是好?

      那位白衫人年约二十七八,虽是坐在一间破旧的酒肆边,却浑不在意,一身白衣仍是一尘不染,仿若胜雪。兄台剑非凡品,剑法更是难得一见,却只刺下一片树叶,实在可惜!

      可惜?余收言一哂,世间万物,生命不论大小高低,均值得我尊重。而再好的剑却也只不过是一块顽铁,纵非凡品,在我眼里却仍及不上生命的高贵。

      白衫人眼中一亮,若有所思,兄台出语不凡,花溅泪可有缘相识么?

      花溅泪!余收言仰天长笑,好名字,却是凄婉了些。

      花溅泪亦是一笑,家父自命风流天下,却害得我的名字也沾染了怜香之气。

      余收言问道,见花兄人品亦是风流人物,却不知来此小城有何贵干?

      江南三大名妓之临云小姐忽来迁州府,花某只想再睹风采。

      哦!久闻临云小姐琴动天下,艳播四方,奈何身无寸金,你若想请我,不若请我去品茶观美。

      花溅泪以掌拍桌,好!我与兄台一见投缘,区区小事自当尽力。只是如今时辰尚早,见你一身客尘,何妨先让小弟做个东道。

      余收言挺胸,朗然道,我叫余收言,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给我起这个名字么?

      为什么?

      哈哈,就是怕我言多有失呀!余收言长笑中远去,现在可不能让花兄看穿我的底细,不然就怕晚上无人来以金赎我了,我这便先去青楼中大吃一顿

      花溅泪望着余收言渐去的身影,嘴上轻轻念着这个江湖上陌生的名字,面上泛起了笑意,对着余收言的背影传声喊道,要见临云小姐你别忘了应该先找到宁公主。

      晚风中,一面飞扬的蓝色旗上正书三个鲜红的大字宁公主。

      余收言差点便笑出声来。

      原来宁公主并不是人,只不过是迁州府最大的一间花楼的名字,在这个小城中原本并不起眼,如今却因江南名妓临云小姐的来到竟然门庭若市。

      虽还是黄昏时分,宁公主中已是灯光明亮,笙歌渐起。

      他整整衣襟,大步走去。

      余收言一身破旧,竟是被以貌取人的龟奴拦在楼外。

      看门的龟奴斜睨余收言靴子上的一个大洞,今日不比往常,临云小姐芳驾初临,你也想一睹芳容?今天席上可都是有来头的人物,你就别来出丑了。

      余收言也不动气,仍是笑嘻嘻地说,我乃县知府刘大人的贵宾,你敢拦我?

      那龟奴半信半疑,却仍是不让余收言进去。

      哈,这位小兄弟是谁?刘大人你可认得吗?

      余收言抬头看去,发话之人三缕长髯,神情镇定,来人正是微服来此化名鲁秋道的水知寒,堂堂县知府刘魁和包扎着手腕的葛冲、手持剑柄的雷惊天以及真正的鲁秋道便在身边作陪。

      咄,何来冥顽村民,敢冒充我刘魁的贵宾!

      余收言面不改色,仍是一付笑嘻嘻无所谓的样子,先对水知寒一拱手,这位可是就是鲁大人吗?晚辈余收言这厢有理了。

      水知寒眼望余收言,心中暗地揣咐。要知鲁秋道来此的消息虽然被将军暗暗传播出去,但江湖上所知之人却实在不多,这个貌不惊人满脸不在乎的年轻人却是从何而知。余小弟不必多礼,你可知冒充刘知府贵客、藐视朝庭命官是何罪名吗?

      鲁大人文采斐然,倜傥风流,小生不才,效颦大人说什么也要见见芳播天下的临云小姐,一时只好口不择言

      水知寒面上不动神色,微一颔首,余小弟既是同道中人,这便先请!

      余收言哈哈笑了一声,鲁大人如此容人之量,收言心中已有数了。也不客气,当先迈入楼中。

      刘魁等人面面相觑,见水知寒不表态,也不敢作声,一并进入。

      大厅中已摆下一圈十一个双人席位,除了余收言另有二人各座一席,看来是迁州府的大商贾,见刘魁到来忙一一起身施礼,刘魁介绍了众人,毫不掩饰水知寒化名鲁秋道的身份,而那真正的鲁秋道则化名左清。

      余收言随便坐在一席中,狼吞虎咽,据案大嚼,众人都不禁微微皱眉。

      余收言抬头笑道,呵呵,小弟一路疲乏,不吃点东西一会见了临云小姐出乖露丑不要紧,却怕是连累了各位的雅兴。

      水知寒放声大笑,余小弟言语有趣,做事不拘,我欣赏你!不过以余小弟如此人物来迁州想必不仅仅为了见一眼江南名妓吧!眼中隐露杀机。

      余收言手也不擦,遥向水知寒一拱手,在下来意鲁大人一会儿便知,不过这一次宁公主之行是有人请客的,却是不劳大人破费了。言罢又是专心对付桌上的点心水果。

      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风韵甚佳的女子翩翩行来,她身材娇小却健美,莲步轻移,仿佛全身都充满着弹性,未见人到先闻一阵轻笑声,各位大人光临,贱妾有失远迎,只是希望临云姑娘走后也常来赏面呀!

      刘魁哈哈大笑,只要宁公主一日尚在,我是无论如何要来的。

      刘大人说笑了,宁诗舞人老珠黄那入得了大人的眼。

      谁不知诗舞你是迁州府的第一美人,来来来,今日给你介绍一下朝中的第一才子鲁大人。

      原来此女正是此处的大老板宁诗舞,以楼为名,外人便以宁公主名之。一时刘魁忙着介绍众人相识,宁诗舞久经大场面,应付自如。

      寒喧过后,宁诗舞的眼光却飘上了谁也不识的余收言,这位公子不知是什么来路,可有熟识的姑娘吗?

      在下余收言,今日才来迁州府,只是因为有个朋友请我来此一睹临云小姐的风姿,不料还未见佳人却先见了公主芳容,已是不虚此行。若不是等人付帐,收言转身就会走了。

      宁诗舞咯咯轻笑,还未见临云小姐,余公子如何便要走?

      余收言吃下桌上最后一块点心,悠悠道,宁公主已让我惊为天人,委实难信临云小姐还能姿容尤胜

      宁诗舞含笑尚未答话,水知寒已是鼓掌大笑,余小弟此言一出,我等自命风流的老朽都该退休了。

      余收言转身凝望水知寒毫无做作的笑脸,想到其绝不容人的恶名在外,心中暗讶,久闻鲁公风采,晚辈实是班门弄斧了。

      宁诗舞娇笑道,今天借了临云小姐的面子,请到这么多精彩的人物,贱妾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各位。

      端坐一旁原本不发一言的左清笑道,宁公主有何不解之事但请明讲,在座诸位恐怕无不以可答美人的疑问为荣吧!但见水知寒眼神一凛,才想起自己此时身份是刘魁的幕僚,本不应在此场合抢先发言,尴尬一笑。

      余收言察言观色,心中已有了一丝明白。

      宁诗舞美目望定诸人,此间席位是十一席,各位可知是什么缘故吗?

      众人这才发现果然如此,要知大凡宴客席位都是双数,此间布置倒真是有些蹊跷,纷纷凝思不语。

      余收言大笑,在我看来,大凡美丽聪慧的女子,便如天边流云,其思想似若鸟迹鱼落,天马行空,岂是我等粗鲁男人能懂?此处布置想必是和临云小姐有关了,只是其中神秘之处还请宁姑娘讲说。

      一声轻咳,一种似不带半点烟火气的声音幽幽响起,天下男人都如余公子般懂得女子心意,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24-976.html - 2018-06-23
  • 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注:荷马(Homer)是公元前1000年希腊的一个伟大诗人。他的两部驰名的史诗《依里亚特》(Iliad)和《奥德赛》(Odyssey)是描写希腊人远征特洛伊城(Troy)的故事。此城在小亚细亚的西北部。)  东方所有的歌曲都歌诵着夜莺... - 2018-09-14
  • 外星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千的叔叔是航天公司的职员,他和爸爸是老朋友,这天他来小千家和爸爸聊着天。小千听到了叔叔和爸爸的谈话。  “这次发射卫星准许另外带两个儿童!”  “这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呢!”  “这很好啊,儿童也是未来的接班人。我推荐让小千算一个。”  ... - 2018-09-14
  • 蓟的遭遇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在一幢华贵的公馆旁边有一个美丽整齐的花园,里面有许多珍贵的树木和花草。公馆里的客人们对于这些东西都表示羡慕。附近城里和乡下的村民在星期日和节日都特地来要求参观这个花园。甚至于所有的学校也都来参观。  在花园外面,在一条田野小径旁的栅栏附... - 2018-09-14
  • 女水妖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兄妹两人在井边玩耍,不小心掉进了井里。下面住着一个女水妖,把他们抓了去,说:“现在你们可是在我的手里了,替我好好干活吧!”她给小姑娘一把乱糟糟的脏亚麻要她纺,给她一个漏了的水桶要她打水;男孩子则被迫去砍伐木头,可斧子是钝的,根本砍... - 2018-09-14
  • 上帝的食物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姊妹俩,一个膝下无子却很富裕;一个有五个儿女却是个寡妇,她穷得叮噹响连一家子都养不活。为生计所迫,没办法,她只得到姐姐那儿去要,说:“我的孩子和我正饿得慌,你很有钱,给我们一口面包吧!”那个有钱的姐姐可是个铁石心肠,她居然说:“我... - 2018-09-14
  • 女巫扫帚排排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巫有一只猫,有一顶很高的尖尖帽,金黄色的长辫子垂在她的后脑勺儿。他们骑着魔扫帚,一路迎风飞着跑。猫咪开心得喵喵叫,女巫抿着嘴巴眯眯笑。可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把女巫的帽子给吹掉。急得女巫哇哇喊,猫也跟着呜呜叫。  “下去!”女巫一声大叫,... - 2018-09-14
  • 鸟人国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鸟人国的臣民们生活得都很幸福。有一天,大夫向国王禀报:王后有小宝宝了。可王后不仅一点儿高兴的模样都没有,而且还偷偷地躲在角落里抹眼泪。  国王追问王后不开心的原因,王后就把自己的身世全部告诉了国王:自己是火山王的女儿,火山公主。因为鸟人... - 2018-09-14
  • 宁愿再次错过纯真的爱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书的时候,一个叫藤的同窗暗恋隔壁班的班花茉,每一次上公共课,藤总会早早地替茉占好位置,但又学习雷锋,做了好事不肯报自己的姓名,而是让班里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将茉指引到座位上去。他自己的位置,并不会靠近茉,而是在茉的斜后方,且呈45°角,这... - 2018-09-13
  • 对不起,你不能在这里接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人想什么时候谈恋爱,是很私人的事,谈恋爱时做点恋人之间情不自禁的事,那也是顺水推舟,推波助澜。  好玩的是近日国内某高校刚刚出台了一条规定,禁止大学校园情侣接吻,也就是说,当一对恩爱的情侣正在忘情拥吻的时候,忽然有人在旁边大声断喝:... - 2018-09-13
  • 蚂蚁和狮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头狮子躺在大树下休息,看见一只蚂蚁正在急匆匆地赶路。 狮子奇怪地问:“小家伙,你这是往哪里去呀?”蚂蚁说:“我要到山那边的大草原去,那里可美了!"狮子一听就来了兴趣,对蚂蚁说:“你... - 2018-09-13
  • 小鸡跟狐狸永远是死对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小梨搬进了幽幽谷,所有动物都出来欢迎她,小梨感到意外与欣喜。可是小鸡莫里却认为鸡眼狐狸永远是死对头。  在幽幽谷的生活,对小梨来说太幸福了。聚餐的时候,她的草莓酱受到了大家最高的评价,莫里虽然很不甘心,可不得不承认,草莓酱的味道真的... - 2018-09-14
  • 圣母的小酒杯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一辆装满酒的车陷在路上了,车夫使尽了全身力气,车子仍是纹丝不动地陷着。这时圣母恰巧打这儿经过,她看到这可怜的人给难住了,便对他说:“又累又渴,给我一杯酒,我会把你的车子弄出来的。”“我很乐意,”车夫回答道,“可我手头没有杯子来给你... - 2018-09-14
  • 木木镇来了个妖怪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最近,木木镇发生了一件怪事,不断有人“咚咚……咚咚”地敲打各家各户的门,可是打开门却什么都没有。  木木镇的镇长成立专案小组调查。可是这个敲门的人来无影去无踪,人们连个影子也没见过!“莫非……莫非这个神秘的敲门人不是人。”有人猜测着。 ... - 2018-09-14
  • 圣母的孩子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大森林边住着一位樵夫和他的妻子。他们只有一个孩子,是个三岁的女孩。可是他们非常穷,连每天要吃的面包都没有,更不知道该拿什么东西喂孩子。一天早晨,樵夫愁眉苦脸地到森林里去砍柴,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位高大、美丽的女人,她的头上还戴着一顶饰满... - 2018-09-14
  • 吃饭时不许看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刚从街上回来的斑马爸爸特意从书店为小斑马买了几本有趣又好看的童话书。  小斑马非常喜欢这些童话书,一拿到就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晚饭时间到了。  “小斑马,吃饭时间到了!快来吃晚饭。”斑马妈妈喊。  经斑马妈妈这么一提醒,小斑... - 2018-09-14
  • 老鼠和万花筒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老鼠也会做生意,这个世界真是生意世界。  小勇的家里来了姑妈,他可高兴极了。  姑妈每次来做客,总要带些好玩的或者好吃的东西,今天带来的是一纸袋饼干,还有一个万花筒。  小勇见了饼干不稀罕,他独爱那个万花筒,圆圆的一段,像个爆仗,外边糊... - 2018-09-14
  • 兔子打电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下午,兔子耷拉着脑袋坐在长椅上发呆。  “我做点什么好呢?”兔子问自己。“也许我该给谁打个电话吧?”  兔子拨通了鹿的电话。鹿正在睡觉,被电话吵醒了,觉得很烦。  “喂!你是哪位?”  “我是兔子。”  “哦,我在睡觉。”  “哦。”兔... - 2018-09-14
  • 挥斧如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时,有一个叫惠施的人,他是当时一位有名的哲学家。惠施和庄子是好朋友,但在哲学上他们又是一对观点不同的对手。庄子与惠施经常在一起讨论切磋学问。他们在互相争论研讨中不断深化、提高各自的学识。特别是庄子,从惠施那里受到很多启发。后来惠施死了,... - 2018-09-14
  • 游刃有余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梁惠王有一个庖丁,就是厨师。有一回,他去看这个庖丁宰牛,只见他丝毫不费劲地就把牛的骨头和肉分割下来,手起刀落,非常利索。梁惠王感到非常吃惊,便佩服地问庖丁:“你的手艺为什么这么高啊?”庖丁笑着回答说:“这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之所以... - 2018-09-15
  • 月亮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古时候,有个地方夜晚总是漆黑一片,天空就像笼罩着一块黑布。因为在这里,月亮从来没有升起过,星星也不闪烁。其实在上帝创造世界时,晚上还是很明亮的。有一次,有四个年轻人离开了这片国土,来到了另一个国度。在那儿,当傍晚太阳消失在山后时,树梢上... - 2018-09-14
  • 寿命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准备给万物的生命,这时驴子走了过来问道:“主啊,我将活多少年?”“三十年,”上帝回答道,“你满意吗?”“啊!主呀,”驴子答道,“那够长了。想想我活得多苦呀!每天从早到晚背着沉重的负担,把一袋的谷子拖进作坊,而其他人可... - 2018-09-14
  • 夏娃的孩子们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乐园后,被迫在贫瘠的土地上建造自己的家园,躬耕劳作,养家糊口,亚当种地,夏娃纺织。他们每年都会有一个孩子降临人世,但这些孩子都各不相同,有的漂亮,有的难看。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上帝派了一名天使到人间,告诉他们自己将去看... - 2018-09-14
  • 那时我们都是丑小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昨天路过永乐路的时候,那里正在进行改造,我正好目睹了一棵白杨斜斜倒下来,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我认识那棵树,它就位于十字路口的东北角,树干上刻着两个小小的名字。段峰,桥羽。这四个字亲密地挨在一起,像是某对热恋的情侣制造出的小秘密。  其... - 2018-09-13
  • 井边的牧鹅女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老婆婆,她和一群鹅住在大山之间的荒野里,荒野的四周环绕着一片大森林。每天清晨,老婆婆都要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森林中去,她在那儿不停地忙着,别人真无法相信她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能做这么多事:她要替自己的鹅打草,用手采摘野果,还要... - 2018-09-14
  • 鞋匠师傅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鞋匠师傅个子矮小、枯瘦如柴却又生性活泼,他可是一刻也闲不住。他长着个突出的鼻子朝上翻起,有着一张灰色的麻脸,留着一头灰不溜秋的蓬松头发,和一双不停左右闪烁的小眯眼。他什么都看在眼里,对什么都吹毛求疵;他对什么都清楚,而且总是他有理。他走... - 2018-09-14
  • 死神的使者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古时后,有个巨人漫步在乡间的大道上,突然一个陌生人跳到他跟前说:“站住,不许再往前走一步!”“什么?”巨人叫道,“你这小东西,我两根指头就能把你捏死,你敢挡我的路?你是什么人,敢口吐狂言?”“我是死神,”他回答说,“没有人能反抗我,你也... - 2018-09-14
  • 来自天堂的连枷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一个农夫赶着两头牛去耕地,到了地里,发现两只畜生的角开始长大,而且越长越大。在他回家的时候,它们的角竟然大得进不了院门了。一个屠户正巧此时路过这里,农夫把牛卖给屠户,他们商定的支付方式是,农夫给屠夫一配克油菜籽,然后由屠夫点数,一粒油菜... - 2018-09-14
  • 爱情炮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今昔跟路明,平白无故配合人家演了一场戏,散场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饰演的,是一对炮灰。  1.  一个人形单影只坐在食堂里吃饭已经够惨了,却偏偏还撞见前男友与其现女友勾肩搭背——宋今昔只觉整个世界暗淡无光,头顶上飞过一排黑乎乎的乌鸦,发... - 2018-09-13
  • 恋木煮岁月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如果你在森林里发现有圆圆的绿色建筑,那是妖怪恋木的房子。恋木的屋里都是各种美丽十足的绿色植物,屋子中间是高矮不一的树桩,恋木的年纪就在树桩的年轮上一圈圈绕着,一岁岁长下去。进了恋木的家,最让人迷醉的,不是那些绿色的景象、星辰般美丽的植物... - 2018-09-12
  • 王七开餐厅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个王七,他有两件宝贝——魔铲和魔锅。于是,他就在 山下开了家野味餐厅,烧起火,架起锅,抄起铲子,唱起歌:  魔铲呀,快快炒!  嚓嚓嚓,嚓嚓嚓,  金钱豹,小羊羔,  炒得有味道。  魔锅呀,快快煮!  普鲁鲁,普鲁鲁,  ... - 2018-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