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婚礼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坐在池塘旁的那些岁月,冯玉青在村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曾给过我连续不断的憧憬。这个年轻的女子经常是手提木桶走来,走到井台旁时,她的身体就会小心翼翼。她的谨慎便要引起我的担忧,担忧井旁的青苔会将她滑倒在地。

      她将木桶放入井中弯腰时,脑后的辫子就会掉落到胸前垂挂在那里,我看到了多么美妙的摇晃。

      有一年夏天,也就是冯玉青在南门的最后一年。我在中午看到冯玉青走来时,突然产生了不同于以往的感觉。当时的冯玉青穿碎花布衫,我看到了Rx房在衣服里的颤动,这情景使我头皮一阵阵发麻。几天以后,我上学路过冯玉青家门口时,这个丰满的姑娘正站在门口,迎着朝阳的光芒梳理头发,她的脖子微偏向左侧,初升的阳光在她光洁的脖子上流淌,沿着优美的身姿曲折而下,高高抬起的双臂,使她浅色的腋毛清晰地呈现在晨风里。这两幕情景的交替出现,我此后再看到冯玉青时,感到自己的目光畏缩不前了。我内心针对冯玉青的情感已不再那么单纯,来自生理的最初欲念已经置身其中。

      令我吃惊的是哥哥孙光平不久之后夜晚的一个举动,这个十五岁的男孩,显然比我更早发现冯玉青身上散发出来的诱惑。那个月光明亮的夜晚,孙光平在井台打了水往回走去时,冯玉青迎面走来。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孙光平的手突然伸向了冯玉青的胸脯,随后迅速缩回。孙光平急步往家里走去,冯玉青则被他的举动弄得大吃一惊,她怔怔地站在那里,直到看到我以后才恢复了常态,走到井旁去打水,我注意到她打水时不停地将垂到胸前的辫子往后摔去。

      开始的几天里,我一直觉得冯玉青会找上门来,起码她的父母也会来到。那几天孙光平的眼睛总是惊慌不安地向门外张望,他害怕的事一直没有出现,才逐渐恢复了昔日的神气。有那么一次我看到孙光平和冯玉青迎面走到一起,孙光平露出讨好的笑容,冯玉青却铁青着脸迅速走去。

      我弟弟孙光明也注意到了冯玉青的诱惑。这个十岁的孩子在生理上还莫名其妙的时候,就会向走来的冯玉青喊道:

      “大Rx房。”

      我脏乎乎的弟弟那时正坐在地上,手里玩着一块索然无味的破砖瓦。他向冯玉青发出傻笑时,嘴角流淌着愚蠢的口水。

      冯玉青脸色通红,低着头往家中走去。她的嘴微微歪斜,显然她是在努力控制自己的笑容。

      就是这一年秋天,冯玉青的命运出现了根本的变化。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天中午放学回家路过木桥时,我看到了与往常判若两人的冯玉青,在众多围观的人中间,紧紧抱住王跃进的腰。这一幕情形给予当时的我以沉重一击,那个代表着我全部憧憬的姑娘,神情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她的眼睛里充斥着哀求和苦恼。而旁人看着她的目光却缺乏应有的同情,他们更多的是好奇。被抱住的王跃进嬉笑地对围观的人说:

      “你们看,她多下流。”

      人们发出的笑声丝毫没有影响她,她的神态只是更为严肃和执著,有一会她闭上了眼睛。冯玉青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心里百感交集。她所紧紧抱住的是不属于她的东西,那具身体的离去迟早总会实现。现在我眺望往事时,仿佛看到她所抱住的不是一个人,而只是空气。冯玉青宁愿丧失名誉,克服羞怯去抱住这空空荡荡。

      王跃进软硬兼施,一会儿辱骂,一会儿调笑,都无法使冯玉青松手。他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

      “还有这种女人。”

      面对王跃进的连续侮辱,冯玉青始终没有申辩。也许是发现无法求得旁人的同情,她将目光转向流动的河水。

      “你他娘的到底要干什么?”

      王跃进响亮地喊了一声,怒气冲冲地去拉她捏在一起的双手。我看到冯玉青转过脸来咬紧牙齿。

      王跃进的努力失败后,嗓音开始低沉下去,他说:

      “你说吧,你要我干什么?”

      那时冯玉青才轻声说:

      “你陪我上医院去检查。”

      冯玉青说这话时没有一丝羞怯,她的声音异常平静,仿佛找到目标以后开始心安理得。这时候她看了我一眼,我感到她的目光和我的身体一起颤抖起来。

      王跃进这时说:

      “你得先松开了手,要不我怎么陪你去。”

      冯玉青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手,解脱了的王跃进拔腿就跑,他跑去时还回过头来喊道:

      “要去你自己去。”

      冯玉青微皱着眉看着逃跑的王跃进,然后又看了看围观的人,她第二次看到了我。她没有去追赶王跃进。而是独自一人向城里医院走去。村上几个放学回家的孩子一直跟着她到医院,我没有去,我站在木桥上看着她走远。冯玉青走去时将刚才弄乱的辫子放开,我看到她用手指梳理起长长的黑发,接着边走边结起了辫子。

      这个往常羞羞答答的姑娘,那时候显得十分镇静。她内心的不安只是通过苍白的脸色略有显露。冯玉青对一切都置之度外了,她在医院挂号处挂号时,像一个结了婚的女人那样平静地要了妇科的号。当她在妇科里坐下来后,依然平静地回答了医生的询问,她说:

      “检查是不是怀孕。”

      医生注意到了病历上注明未婚这一栏,问她:

      “你还没结婚?”

      “是的。”她点点头。

      我同村的三个男孩看着她手拿一只茶色的玻璃小瓶走进女厕所,她出来时神情庄重。在等待尿液检验结果时,她像一个病人那样坐在走廊的长凳上,两眼望着化验室的窗口出神。

      后来知道自己没有怀孕,她才局部地丧失了镇静。她走到医院外面一根水泥电线杆旁,身体靠上去后,双手捂着脸哭泣起来。

      她的父亲,年轻时能够一气喝两斤白酒,现在仍然能喝一斤多的老人,在那个夕阳西下的傍晚,站在王家的屋前,跺着脚破口大骂。他的叫骂声在傍晚的风里飘满全村。然而对于村里的孩子来说,他所有的咒骂都抵不下那句唯一的充满委屈的诉说:

      “我女儿都让你睡过啦。”

      直到半夜以后,村里的孩子嘴上就像挂着鼻涕一样还挂着这句话。他们看到他时,会远远地齐声喊叫:

      “我女儿都让你睡过啦。”

      我在南门所目睹的几次婚礼,王跃进的婚礼令我难忘。这个身材高大,曾经被孙光平拿着菜刀追赶得到处乱窜的年轻人,那天早晨穿上了全新的卡其布中山服,像一个城里来的干部似的脸色红润,准备过河去迎接他的新娘。那时候他们全家所有人都为他即将来到的婚礼上窜下跳,唯有他因为穿上了新衣服就显得无所事事。我上学走过他家屋前时,他正在说服同村一个年轻人陪他去迎接新娘,他告诉这人:

      “没有别人了,就你还没结婚。”

      那人说:“我早不是童男子了。”

      他的说服如同例行公事一样马马虎虎,被说服的人也不是不愿去,无非是因为无聊而作出的某种表示。

      这次婚礼宰了两头猪和几十条草鱼,这一切都是在村里晒场场上进行的。猪血和鱼鳞在晒场上盘踞了一上午,直到我们放学回家时,晒场才被清理出来,摆上了二十张圆桌。那时候孙光明的脸上贴满了鱼鳞,一身腥臭地对走过去的孙光平说:

      “你数数,我有多少眼睛?”

      孙光平像是父亲似的训斥他:

      “去洗掉。”

      我看到孙光平一手抓住孙光明脖后的衣领,把他往池塘拉去。孙光明小小的自尊心顿时受到了损害,我弟弟扯着尖细的嗓音破口大骂:

      “孙光平,我操你娘。”

      迎亲的队伍是在上午出发的。一支目标一致、却松松垮垮的队伍在节奏混乱的锣鼓声里,越过了那条后来取走孙光明生命的河流,走向了王跃进的床上伙伴。

      来自邻村的新娘是个长得很圆的姑娘,羞羞答答地走近村里。她似乎认为村里没有人知道她曾在黑夜里来过多次,所以在表现羞怯时理直气壮。

      那次婚礼孙光明足足吃了一百五十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71-934.html - 2018-02-09
  • 第二章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道路渐由平砥变为崎岖,两三个时辰后就进入了曹原岭余脉之中。青龙涧傍行山道,春日水势颇大,有的地方己经冲动了路基,道面不甚平整,马匹的奔速也不得不慢了许多。不过在山峦的棱线被拂晓晨光勾勒出来时,他终于看到了神秀关头... - 2018-07-15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章 二字天书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带人下了伏藏山,一路上不发一言,众人眼见巧拙为天雷所击,化得一点踪迹也没有,心中都是有些隐隐的惶惑,偷眼看到明将军凝重的神色,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刚刚到了山脚下,明将军转头望向季全山与齐追城,巧拙九年来处心积虑,其所图决不可轻视... - 2018-07-10
  • 第二章 相见不欢_绝顶_故事大全
  •   岳阳府洞庭湖边的一家酒楼上,一位三十余岁,面容英俊,气宇轩昂的青衣男子在酒桌边临窗而立,似在遥望洞庭秋色,又似在想着什么心事。最奇特的,是他身后一个长形包袱,略高过头顶。  荆楚大地,幅员千里,凌然万顷。洞庭湖近看碧波荡漾,鱼龙吹浪,湖... - 2018-06-30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二章 绸缎庄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放开我,放开我!骤然传来的吵闹声,引得陈默转过头去。他看到方才那个秦掌柜,让两三个长虹门弟子拦住了,正在扭打之中。  关胜刀突然道:等等,这不是秦掌柜么?秦掌柜身上衣衫零落,早有几处血迹,有些显然是与这些长虹门弟子撕打间弄出来的。他面孔... - 2018-07-11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七章 苏宇之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一惯早起的苏宇,在那个上午因为脑血管破裂陷入了昏迷。残留的神智使他微微睁开眼睛,以极其软弱的目光向这个世界发出最后的求救。  我的朋友用他生命最后的光亮,注视着他居住多年的房间,世界最后向他呈现的面貌是那么狭窄。他依稀感受到苏杭在床上沉... - 2018-02-11
  • 第六章 战栗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十四岁的时候,在黑夜里发现了一个神秘的举动,从而让我获得了奇妙的感受。那一瞬间激烈无比的快乐出现时,当初的颤抖使我十分惊讶。这是我最初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用恐惧的方式来表达欢乐。此后接触到战栗这个词时,我的理解显然和同龄的人不太一样了,... - 2018-02-11
  • 第九章 风烛残年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祖父摔坏腰以后,我的印象里突然出现了一位叔叔。这个我完全陌生的人,似乎在一个小集镇上干着让人张开嘴巴,然后往里拔牙的事。据说他和一个屠夫,还有一个鞋匠占据了一条街道拐角的地方。我的叔叔继承了我祖父曾经有过的荒唐的行医生涯,但他能够长久地... - 2018-02-11
  • 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五章 友情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苏家从南门搬走以后,我就很少能够见到苏宇和苏杭,直到升入中学,我们才开始再次相见。我惊讶地发现,这对在南门时情如手足的兄弟,在学校里显露出来的关系,竟有点像我和孙光平那样淡漠,而且他们是那样的不同。  那时的苏宇除了单薄外,已经很像一个... - 2018-02-09
  • 第八章 遥远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说我祖父孙有元是一个怒气冲冲的家伙,那是我父亲的看法。孙广才是一个善于推卸责任的父亲,他热衷于对我进行粗野的教育,当我皮开肉绽,同时他也气喘吁吁的时候,他就开始塑造祖父的形象了,他说:  “要是我爹,早把你揍死啦。”  我的祖父已经死去... - 2018-02-11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四章 出生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58年秋天,年轻的孙广才与后来出任商业局长的郑玉达相遇在去南门的路上。郑玉达在晚年时,向他的儿子郑亮讲叙了当初的情景。风烛残年的郑玉达那时正受肺癌之苦,他的讲叙里充满肺部的呼呼声。尽管如此,郑玉达还是为当初情景的重现而笑声朗朗。  ... - 2018-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