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婚礼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坐在池塘旁的那些岁月,冯玉青在村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曾给过我连续不断的憧憬。这个年轻的女子经常是手提木桶走来,走到井台旁时,她的身体就会小心翼翼。她的谨慎便要引起我的担忧,担忧井旁的青苔会将她滑倒在地。

      她将木桶放入井中弯腰时,脑后的辫子就会掉落到胸前垂挂在那里,我看到了多么美妙的摇晃。

      有一年夏天,也就是冯玉青在南门的最后一年。我在中午看到冯玉青走来时,突然产生了不同于以往的感觉。当时的冯玉青穿碎花布衫,我看到了Rx房在衣服里的颤动,这情景使我头皮一阵阵发麻。几天以后,我上学路过冯玉青家门口时,这个丰满的姑娘正站在门口,迎着朝阳的光芒梳理头发,她的脖子微偏向左侧,初升的阳光在她光洁的脖子上流淌,沿着优美的身姿曲折而下,高高抬起的双臂,使她浅色的腋毛清晰地呈现在晨风里。这两幕情景的交替出现,我此后再看到冯玉青时,感到自己的目光畏缩不前了。我内心针对冯玉青的情感已不再那么单纯,来自生理的最初欲念已经置身其中。

      令我吃惊的是哥哥孙光平不久之后夜晚的一个举动,这个十五岁的男孩,显然比我更早发现冯玉青身上散发出来的诱惑。那个月光明亮的夜晚,孙光平在井台打了水往回走去时,冯玉青迎面走来。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孙光平的手突然伸向了冯玉青的胸脯,随后迅速缩回。孙光平急步往家里走去,冯玉青则被他的举动弄得大吃一惊,她怔怔地站在那里,直到看到我以后才恢复了常态,走到井旁去打水,我注意到她打水时不停地将垂到胸前的辫子往后摔去。

      开始的几天里,我一直觉得冯玉青会找上门来,起码她的父母也会来到。那几天孙光平的眼睛总是惊慌不安地向门外张望,他害怕的事一直没有出现,才逐渐恢复了昔日的神气。有那么一次我看到孙光平和冯玉青迎面走到一起,孙光平露出讨好的笑容,冯玉青却铁青着脸迅速走去。

      我弟弟孙光明也注意到了冯玉青的诱惑。这个十岁的孩子在生理上还莫名其妙的时候,就会向走来的冯玉青喊道:

      “大Rx房。”

      我脏乎乎的弟弟那时正坐在地上,手里玩着一块索然无味的破砖瓦。他向冯玉青发出傻笑时,嘴角流淌着愚蠢的口水。

      冯玉青脸色通红,低着头往家中走去。她的嘴微微歪斜,显然她是在努力控制自己的笑容。

      就是这一年秋天,冯玉青的命运出现了根本的变化。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天中午放学回家路过木桥时,我看到了与往常判若两人的冯玉青,在众多围观的人中间,紧紧抱住王跃进的腰。这一幕情形给予当时的我以沉重一击,那个代表着我全部憧憬的姑娘,神情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她的眼睛里充斥着哀求和苦恼。而旁人看着她的目光却缺乏应有的同情,他们更多的是好奇。被抱住的王跃进嬉笑地对围观的人说:

      “你们看,她多下流。”

      人们发出的笑声丝毫没有影响她,她的神态只是更为严肃和执著,有一会她闭上了眼睛。冯玉青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心里百感交集。她所紧紧抱住的是不属于她的东西,那具身体的离去迟早总会实现。现在我眺望往事时,仿佛看到她所抱住的不是一个人,而只是空气。冯玉青宁愿丧失名誉,克服羞怯去抱住这空空荡荡。

      王跃进软硬兼施,一会儿辱骂,一会儿调笑,都无法使冯玉青松手。他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

      “还有这种女人。”

      面对王跃进的连续侮辱,冯玉青始终没有申辩。也许是发现无法求得旁人的同情,她将目光转向流动的河水。

      “你他娘的到底要干什么?”

      王跃进响亮地喊了一声,怒气冲冲地去拉她捏在一起的双手。我看到冯玉青转过脸来咬紧牙齿。

      王跃进的努力失败后,嗓音开始低沉下去,他说:

      “你说吧,你要我干什么?”

      那时冯玉青才轻声说:

      “你陪我上医院去检查。”

      冯玉青说这话时没有一丝羞怯,她的声音异常平静,仿佛找到目标以后开始心安理得。这时候她看了我一眼,我感到她的目光和我的身体一起颤抖起来。

      王跃进这时说:

      “你得先松开了手,要不我怎么陪你去。”

      冯玉青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手,解脱了的王跃进拔腿就跑,他跑去时还回过头来喊道:

      “要去你自己去。”

      冯玉青微皱着眉看着逃跑的王跃进,然后又看了看围观的人,她第二次看到了我。她没有去追赶王跃进。而是独自一人向城里医院走去。村上几个放学回家的孩子一直跟着她到医院,我没有去,我站在木桥上看着她走远。冯玉青走去时将刚才弄乱的辫子放开,我看到她用手指梳理起长长的黑发,接着边走边结起了辫子。

      这个往常羞羞答答的姑娘,那时候显得十分镇静。她内心的不安只是通过苍白的脸色略有显露。冯玉青对一切都置之度外了,她在医院挂号处挂号时,像一个结了婚的女人那样平静地要了妇科的号。当她在妇科里坐下来后,依然平静地回答了医生的询问,她说:

      “检查是不是怀孕。”

      医生注意到了病历上注明未婚这一栏,问她:

      “你还没结婚?”

      “是的。”她点点头。

      我同村的三个男孩看着她手拿一只茶色的玻璃小瓶走进女厕所,她出来时神情庄重。在等待尿液检验结果时,她像一个病人那样坐在走廊的长凳上,两眼望着化验室的窗口出神。

      后来知道自己没有怀孕,她才局部地丧失了镇静。她走到医院外面一根水泥电线杆旁,身体靠上去后,双手捂着脸哭泣起来。

      她的父亲,年轻时能够一气喝两斤白酒,现在仍然能喝一斤多的老人,在那个夕阳西下的傍晚,站在王家的屋前,跺着脚破口大骂。他的叫骂声在傍晚的风里飘满全村。然而对于村里的孩子来说,他所有的咒骂都抵不下那句唯一的充满委屈的诉说:

      “我女儿都让你睡过啦。”

      直到半夜以后,村里的孩子嘴上就像挂着鼻涕一样还挂着这句话。他们看到他时,会远远地齐声喊叫:

      “我女儿都让你睡过啦。”

      我在南门所目睹的几次婚礼,王跃进的婚礼令我难忘。这个身材高大,曾经被孙光平拿着菜刀追赶得到处乱窜的年轻人,那天早晨穿上了全新的卡其布中山服,像一个城里来的干部似的脸色红润,准备过河去迎接他的新娘。那时候他们全家所有人都为他即将来到的婚礼上窜下跳,唯有他因为穿上了新衣服就显得无所事事。我上学走过他家屋前时,他正在说服同村一个年轻人陪他去迎接新娘,他告诉这人:

      “没有别人了,就你还没结婚。”

      那人说:“我早不是童男子了。”

      他的说服如同例行公事一样马马虎虎,被说服的人也不是不愿去,无非是因为无聊而作出的某种表示。

      这次婚礼宰了两头猪和几十条草鱼,这一切都是在村里晒场场上进行的。猪血和鱼鳞在晒场上盘踞了一上午,直到我们放学回家时,晒场才被清理出来,摆上了二十张圆桌。那时候孙光明的脸上贴满了鱼鳞,一身腥臭地对走过去的孙光平说:

      “你数数,我有多少眼睛?”

      孙光平像是父亲似的训斥他:

      “去洗掉。”

      我看到孙光平一手抓住孙光明脖后的衣领,把他往池塘拉去。孙光明小小的自尊心顿时受到了损害,我弟弟扯着尖细的嗓音破口大骂:

      “孙光平,我操你娘。”

      迎亲的队伍是在上午出发的。一支目标一致、却松松垮垮的队伍在节奏混乱的锣鼓声里,越过了那条后来取走孙光明生命的河流,走向了王跃进的床上伙伴。

      来自邻村的新娘是个长得很圆的姑娘,羞羞答答地走近村里。她似乎认为村里没有人知道她曾在黑夜里来过多次,所以在表现羞怯时理直气壮。

      那次婚礼孙光明足足吃了一百五十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71-934.html - 2018-02-09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二十二章 有意择婿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麻天凤仰起脸,幽幽的道:“你离开这里之后,能不能不管少林寺的事,不和我兄妹正面发生冲突?”  “这个……”楚秋帆看了她一眼,无法作答。  麻天凤:“你不答应?”  “不是。”楚秋帆道:“从那天起,是姑娘先劫持了二位道长和宋秋云,并非在下... - 2018-05-18
  • 第二章 移花接木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裴元钧全身真气涣散,这一掌只是凭着他坚强的意志,与敌拼命,其实早巳成了强弩之末,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一个人又被挥得斜冲出去七八步远,砰然摔倒在地上。  蓝袍老者也身子一阵晃动,移动双足,稳住了重心,站立原地,运气调息。过了半晌,蓝袍老者药... - 2018-05-16
  • 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 - 2018-05-15
  • 第二章 接请柬镖局赴宴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说话之时,跑堂的送上两盘热炒,和一壶竹叶青。刘二麻子伸手取过酒壶,替程明山面前斟满了酒,然後也自己斟了一杯,就举起杯子,说道:“程相公,在下敬你。”程相公连忙说了声“不敢”,和他对乾了一杯。刘二麻子替他斟满了酒,举筷道:“程相公,这笋片... - 2018-05-21
  • 第二十三章 巧胜金形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旁观的心善、苦善大师眼看慈善大师始终没有机会出手,只是闪避着对方的掌锋,心头自然大为紧张。  宋秋云紧握着双手,低低的道:“老和尚怎么还不出手呢?”  荀兰荪微笑道:“快别出声,他就要出手了。”  他话声甫落,慈善大师突然脚下一停,开气... - 2018-05-18
  • 第二十四章 飞蛇身法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道:“大家腹中想必早已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大家各自端过竹椅,围着方桌坐下,青衣书童替各人装了一碗稀饭。  铜脚道人回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荀少施主这位尊价,大概身手也不弱吧?”  荀兰荪道:“道长夸奖了,他叫小奇,... - 2018-05-18
  • 第二十五章 天狼飞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晃眼之间,两人已对拆了三十几个回合,楚秋帆终于渐渐领悟出道理来了!老狼主扑攻快捷,只是取法于狼,并无特异之处,他最厉害的则是指爪如剑,爪犹未至,爪风已然笼罩敌人全身,这是他“天狼九爪”的精髓所在,这一点,他现在也豁然贯通了,精要所在正是... - 2018-05-18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 - 2018-05-18
  • 第二十二章 桃林深处布蛛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只听那只人面蜘蛛绿浪子昂起头来,“吱”“吱”的叫了两声。  鬼手仙翁慌忙过去,佩着身子,用手在地上边叩边走,那蜘蛛敢情久经训练,通晓人意,随着他手指叩处,缓缓爬去。  南玖云这下看得清楚,原来那蜘蛛爬过之处,地上已留下一条闪闪... - 2018-05-06
  • 第二章 嵩岳峻严不易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赵南珩从睡梦中醒转,突觉自己一身内衣,已然全被冷汗湿透,回想昨晚之事,只当是一场梦境,也就不以为意。  匆匆换过内衣,一手提着包裹,走出前殿。  监寺长老大行大师正站在大殿之上,看到赵南珩,勉强点头笑道:“好,孩子,你这就下... - 2018-05-04
  • 那个细雨绸缪的晚上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暴雨,狂飙怒吼的暴雨毫不留情地冲刷了令人闷的发火的炎热,片刻之后,新新然的一个世界,悄然出现了。  多好的天气。我想,要是能出去走一走多好。只要我穿上鞋,立刻就能出去,可是我没有,我觉得距离我出去的心情还要差好大一截。因为少了她。  不... - 2018-05-11
  • 第二十章 降魔经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要知少林寺五位长老,各主一院,其中以戒律院所执行的寺中清规,历代相传,寺中有几种极为秘密的功夫,只有当了戒律院住持,才能练习。因此在武功修为上,戒律院住持该是少林寺首屈一指之人。如今连戒律院住持慈善大师都被贼人劫持,这自然是非常严重的事... - 2018-05-17
  • 第二十八章 快意恩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禅杖突然向空一挥,喝道:“八部天龙,十八护法听着,这二人假冒本寺慈善、苦善二位长老,连手中持的法牒,也是假的。他们就是魔教余孽乔装而来,大家不可上当,还不列阵把他们拿下?”  他这一着颠倒黑白,果然高明得很,在场之人,自是全都...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章 丐帮在大江南北有十八处分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丐帮在大江南北,有十八处分舵,一个分舵主在帮中地位并不算很高;但南昌分舵的苍鹰白仰高,就是帮中八大护法长老,论辈份,还比他低了一级。  他舍长老而不为,偏偏要当一个分舵主,是因为他舍不得离开佛头塔。  他在佛头塔第七层上,已经整整住了四... - 2018-05-01
  • 第二章 翠花班班主叫做小翠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降龙手张其泰连说:“久仰。”  祝文辉也拱着手,说了两句客套话。  陆福葆抬抬手,含笑道:“张兄来的正好,来,来,快请坐下来,大家喝—盅。”  店伙不待吩咐,马上替张其泰添了一付杯筷。  祝文辉挥了挥手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店伙... - 2018-04-27
  • 第二十九章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闻汝贤居然会在闻九章身上下毒,这真是出入意料之外!  闻汝贤道:“二叔放心,小侄还要你老人家的支持,自然不会下得太重,而且每半个月,小侄自会奉上一粒解药,决不会让你老人家毒性发作,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丁少秋暗暗... - 2018-05-03
  • 第二十三章 丁少秋吃过午饭就上床睡觉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吃过午饭,漱了口,就上床睡觉,直到上灯时分,耳中听到有人走近门口才醒来。  只听伙计在门口叩了两下,说道:“客官,该用晚餐了,你老睡醒了没有?”  丁少秋起来打开房门,举步跨出,含笑道:“我出去吃,不用麻烦你了。”  伙计连连哈腰... - 2018-05-03
  • 第二十八章 险中淫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只觉双眼一黑,天旋地转,再也支持不住,身子蓦地往酸枝圈椅上倒去!他失去知觉,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也许只是一会工夫,只觉自己躺在一张软绵绵的榻上,身边隐约听到一阵女子的笑嘘之声。  但自己头脑昏胀,眼皮沉重,连半点气力也没有,这真把江青岚... - 2018-04-26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二十章 夜半深山问鬼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玖云柳眉挑动,但依然忍了下去,抱着赵南珩走进屋去。  黑衣老妪又道:“你是长了尾巴?进来了,还不把门掩上?”  她说话之时,声音相当严厉。  南玖云外号辣手魔女,岂是好惹的人?今夜实因赵南珩伤势沉重,才耐着性子,此刻眼看黑衣老妪一再恶... - 2018-05-06
  • 第二十六章 牛肝马肺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四人沿着山径,往东急走,一会工夫,已到了山脚。江青岚想起前晚多亏酒楼的老头洪福,指点路径。那时他还瞧着自己腕上的“辟雷镯”,问起江南大侠,说他也是找千里孤行客来的,而且还被废了武功。  后来又说什么他老主人和千里孤行客交谊非浅,又说自己... - 2018-04-26
  • 第二十一章 一剑赢来一步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她精神陡然一振,立即屏息凝神,伏着不敢稍动,因为像对方这等功力造诣的人,十丈以内,坠针落叶,无不清晰可闻,自己倘若稍露形迹,使对方警觉林中有人,突袭无功,赵兄弟伤势,就无人能治了。  路上那条人影在逐渐放大,走得并不甚快,但已可以辨认那... - 2018-05-06
  • 第二十二章 蟾蜍施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种带着寒风的独门暗器,不但江青岚还是第一次碰上,就是中原武林,恐怕也无人知道详情。江青岚惊怒之余,身子在空中一个回翔,飘身落地。左手轻弹,三粒金丸,也已先后飞出,向红衣少女要穴上打去,口中怒声喝道:“小生和你无怨无仇,何故骤下毒手?”... - 2018-04-26
  • 第二十九章 赠珠避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离开巫山,就向剑门山出发,他们为了施展轻功,走的是荒无人烟的丛山小径,攀崖过岭,越涧渡溪,翻了几条绵百一山脉。  第三天下午,便已赶到剑门山附近,向山下居民问明去柳池沟的方向,继续往山中走去。  原来这柳池沟在剑合之西,群峰插天,山... - 2018-04-26
  • 第二十章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走向左首,朝丁季友,护花门主两人说道:“丁三侠、门主,恭喜你们破镜重圆,夫妻父子团圆。”  丁季友、护花门主也连连还礼,接着总管丁仲谋、副总管刘婆婆以及四名教练也一起向两人致贺。再接下来是九名女弟子纷纷上前跟... - 2018-05-03
  • 第二十一章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护花门大门)高声喝道:“护花门、花字门两位门主,速来参谒圣母。”  丁仲谋也高声说道:“盛老哥,你还未回答在下问你的话,阁下口中这位圣母,究是何等样人?在下行走江湖,从未听人说过,要在下如何进去通报?敝门主设若问... - 2018-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