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离开_基督山伯爵

  •   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成了整个巴黎谈论的话题。艾曼纽和他的妻子,这时就在他们密斯雷路的小房子里颇感兴趣地谈论那些事件。他们在把马尔塞夫、腾格拉尔和维尔福那三件接连而来的灾难作对比。去拜访他们的马西米兰没精打彩地听着他们的谈话,木然地坐在一旁。
      “真的,”尤莉说,“我们简直要这样想了,艾曼纽,这些人,在富有、快乐的时候,却忘记了有一个凶神在他们的头上盘旋,而那凶神,象贝洛音话里那些奸恶的小妖精一样,因为没有被邀请去参加婚礼或受洗典礼,不肯受忽视,突然出来为他自己复仇了。”
      “意想不到的灾难!”艾曼纽说,他想到了马尔塞夫和腾格拉尔。
      “多么难以忍受的痛苦呀!”尤莉说,他想到了瓦朗蒂娜,但凭着一个女人的知觉,她没有在她哥哥的面前提起她。
      “如果是上帝在惩罚他们的话,”艾曼纽说,“那是因为至高无上的上帝发现他们过去的生活里找不到值得减轻他们的痛苦的事情,那是因为他们命中注定要受到惩罚的。”
      “你这个判断是不是下得卤莽了一点,艾曼纽?”尤莉说。
      “当我的父亲拿着手枪想自杀的时候,假如那时有人说,‘这个人是理应受苦的。’那个人岂不是大错特错了吗?”
      “是的,但上帝没有让我们的父亲去死呀,正如他不许亚伯拉罕献出他的儿子一样。上帝对那位老人,象对我们一样,派了一位天使来捉住了死神的翅膀。”
      艾曼纽刚说出这几句话,铃声响了,——这是门房的信号,表示有客人来访。接着,房门打开了,基督山伯爵出现在门口。那对青年夫妇发出一声欢呼,马西米兰抬起头,但立刻又垂了下去。
      “马西米兰,”伯爵说,象是并未注意到自己的来访在主人身上引起的不同反应似的,“我是来找你的。”
      “来找我?”莫雷尔把他的话复述了一遍,象是刚从一场梦里醒来。
      “是的,”基督山说,“不是说定由我带着你一起走的吗?你做好准备起程的了吗?”
      “我准备好了,”马西米兰说,“我是特地来向他们告别的。”
      “您到哪儿去,伯爵?”尤莉问道。
      “首先到马赛,夫人。”
      “到马赛去!”那对青年夫妇喊道。
      “是的,我要带你们的哥哥一起去。”
      “噢,伯爵!”尤莉说,“你可以医好他的抑郁症吗?
      莫雷尔转过脸去,掩饰他狼狈的表情。
      “那么你们觉得他并不快乐吗?”伯爵说。
      “是的,”那年轻女子答道,“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认为我们的家庭是一个没有乐趣的家庭?”
      “我没有改变他的。”伯爵答道。
      “我马上可以陪你去,阁下。”马西米兰说。“别了,我的朋友们!艾曼纽!尤莉!别了!”
      “怎么,别了?”尤莉喊道,“你难道就这样离开我们,不作任何准备,连护照都没有?”
      “时间拖长只会增加分离的悲痛,”基督山说,“一切必需的东西马西米兰毫无疑问都已经准备好了,——至少,我这样提醒过他。”
      “我有护照了,箱子也收拾好了。”莫雷尔用他的那种宁静而哀伤的口气说。
      “好!”基督山微笑着说,“由此可见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做事就是利索。”
      “您这就要走了,马上就离开了吗?”尤莉说,“您就不能多呆一天,哪怕再多呆一个钟头啊!”
      “我的车子在门口等着,夫人,我必须在五天之内赶到罗马。”
      “马西米兰也到罗马去吗?”艾曼纽喊道。
      “他带我去哪儿我就到哪儿去,”莫雷尔带着忧郁的笑容,“在此后这一个月内,我是属于他的。”
      “噢,天哪,他的话说得多么奇怪,伯爵。”尤莉说。
      “马西米兰陪着我去,”伯爵用他那种慈爱的和最有说服力的语气说,“所以你们不必为你们的哥哥担心。”
      “别了,我亲爱的妹妹,别了,艾曼纽!”莫雷尔又说。
      “看他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尤莉说。“噢,马西米兰,马西米兰,你一定对我隐瞒了什么事。”
      “嗯!”基督山说,“不久你们将看到他高高兴兴,脸带笑容地回来。”
      马西米兰向伯爵轻蔑地、几乎是愤怒的看了一眼。
      “我们出发吧。”基督山说。
      “在您离开我们以前,伯爵,”尤莉说,“许我们向您表示,将来有一天——”
      “夫人,”伯爵打断她的话,把她的双手合在他自己的手里,说,“你所能讲的话,决抵不上我在你的眼睛里所读到的意思,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作为传奇小说里的恩人我本该不辞而别的,可我做不到,因为我是一个软弱的有虚荣心的人,也喜欢我的同类给我温柔、慈爱和感激的眼光。现在我要走了,请允许我自负地对你们说,别忘记我,我的朋友们,因为你们大概永远再也见不到我了。”
      “永远见不到你!”艾曼纽喊道,两滴大泪珠则滚下顺着尤莉的脸颊滚下来,——永远也见不到你!那么,离开我们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位天使了。这位天使到人世间来做了好事以后,便又要回到天上去了。”
      “别那么说,”基督山急忙答道,——“别那么说,我的朋友们。天使是不会做错事情的。天使可以随心所欲地行事。他们的力量胜过命运。不,艾曼纽,我只是一个人,你的赞扬不当,你的话是亵渎神明的。”于是他吻了吻尤莉的手,尤莉扑到他的怀里,他伸出手握了握艾曼纽的手,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这座房子,离开这和平幸福的家庭。他向马西米兰作了手势,驯服地跟他出来,他脸色漠然毫无丧情。瓦朗蒂娜逝世以来,他一直都是这样子。
      “请让我哥哥恢复安宁和快乐。”尤莉低声对基督山说。伯爵捏一捏她的手,算是回答,象十一年以前他在莫雷尔的书斋门前楼梯口上握她的手时一模一样。
      “那么,你还信得过水手辛巴德吗?”他微笑着问道。
      “噢,是的!”
      “噢,那么,放心安睡,一切托付给上帝好了。”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马车已等在门口。四匹强壮的马在不耐烦地蹬踏着地面,在台阶前,站着那满头大汗的阿里,他显然刚赶了大路回来。
      “噢,”伯爵用阿拉伯语问道,“你到那位老人家那里去过了吗?”
      阿里做了一个肯定的表示。
      “你按照我的吩咐,让他看了那封信?”
      “他怎么说?说得更准确些,他说什么?”
      阿里走到光线下面,使他的主人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脸,模仿诺瓦蒂埃说“对”时的面部表情,闭拢双眼。
      “很好!他答应了,”基督山说,“我们走吧。”
      他话音刚落,车子便开动了,马蹄在石板路上溅起夹着尘埃的火花。马西米兰一言不发,坐在车厢的角落里。半小时以后,车子突然停住了,原来伯爵把那条从车子里通出去绑在阿里手指上的丝带拉了一下。那个努比亚人立刻下来,打开车门。这是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他们已到达维儿殊山的山顶上,从山上望出去,巴黎象是一片黑色的海,上面闪烁着磷光,象那些银光闪烁的海浪一样,——但这些浪头闪烁比那些海洋里翻腾不息的波浪更喧闹、更激奋、更多变、更凶猛、也更贪婪。这些浪头永远吐着白沫、永不停息的。伯爵独自立在那儿,他挥挥手,车子又向前走了几步。他把两臂交叉在胸前,沉思了一会儿,他的脑子象一座熔炉,曾铸造出种种激动世界的念头。当他那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这个为热心的宗教家、唯物主义者所同样注意的现代巴比伦的时候,他低垂着头,合拢手,象做祈祷似地说道:“伟大的城市呀,自从我第一次闯进你的大门到现在,还不到半年。我这次到这里来,其中的原因,我只向天主透露过,只有他才有力量看穿我的心思。只有上帝知道:我离开你的时候,既没有带走骄傲也没有带走仇恨,但却带走了遗憾。只有上帝知道:他所交给我的权力,我并没有用来满足我的私欲或作任何无意义的举动。噢,伟大的城市呀!在你那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80&f_id=656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往事_基督山伯爵
  •   伯爵心情悲伤地离开那座他和美塞苔丝分手的小屋,或许他永远也见不到她了。自从小爱德华去世以来,基督山的心情发生了大变化。当他经过一条艰苦漫长的道路达到复仇的高峰以后,他在高峰的那一边看到了怀疑的深谷。尤其是,他与美塞苔丝刚才的那一番谈话在...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庇皮诺_基督山伯爵
  •   在那艘汽船消失在摩琴岬后面的同时,一个人乘着驿车从佛罗伦萨赶往罗马的人,经过阿瓜本特小镇。他的驿车赶得相当快,但还没有快到会令人发生怀疑的程度。这人穿着一件外套,确切地说,是一件紧身长外套,穿了这种衣服旅行是不十分舒服的,但它却把鲜明灿...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罗吉·万帕的菜单_基督山伯爵
  •   除了腾格拉尔所害怕的那种睡眠以外,我们每一次睡觉总是要醒过来的。他醒了。对于一个睡惯了绸床单,看惯了天鹅绒的壁帏和嗅惯了檀香香味的巴黎人,在一个石灰岩的石洞里醒来自然象是一个不快意的梦境。但在这种情形之下,一眨眼的时间已足够使最强烈的怀...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抵罪_基督山伯爵
  •   维尔福先生看见稠密的人群在他的前面闪开着一条路。  极度的惨痛会使别人产生一种敬畏,即使在历史中最不幸的时期,群众第一个反应总是对一场大难中的受苦者表示同情。  有许多人会在一场动乱中被杀死,但罪犯在接受审判时,却极少受到侮辱。所以维尔...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章 起诉书_基督山伯爵
  •   法官在一片肃静中入座,陪审员也纷纷坐下,维尔福先生是大家注意的目标,甚至可以说是大家崇拜的对象,他坐在圈椅里,平静的目光四周环顾一下。每一个人都惊奇地望着那张严肃冷峻的面孔,私人的悲伤并不能从他脸上表现出来,大家看到一个人竟不为人类的喜...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宽恕_基督山伯爵
  •   第二天,腾格拉尔又饿了,那间黑牢的空气不知为什么会让人这么开胃。那囚徒本来打算他这天不必再破费,因为,象任何一个会打经济算盘的人一样,他在地窖的角落里藏起了半只鸡和一块面包。但刚吃完东西,他就觉得口渴了,那可是在他的意料这外的。但他一直...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人便为有福_圣经
  • 112:1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敬畏耶和华,甚喜爱他命令的,这人便为有福。112:2他的后裔在世必强盛,正直人的后代必要蒙福。112:3他家中有货物,有钱财。他的公义存到永远。112:4正直人在黑暗中,有光向他发现。他有恩惠,有怜悯,有公义。1...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十月五日_基督山伯爵
  •   傍晚六点钟左右;乳白色的晕雾笼罩到蔚蓝的海面上;透过这片晕雾,秋天的太阳把它那金色的光芒撒在蔚蓝的海面上,白天的炎热已渐渐消退了,微风拂过海面,象是大自然午睡醒来后呼出的气息一样;一阵爽神的微风吹拂着地中海的海岸,把夹杂着清新的海的气息... - 2014-08-05
  • 你不说解散,我怎么敢离开
  • 八岁女孩的婚纱叶小小正在成衣工厂监督进度,忽然接到简阳的电话,让她火速到工作室救场。叶小小做了十年平面模特,去年在一次拍摄活动中认识了服装设计师简阳,两人合作创办了一间公司。尽管做了老板,但是碰到特殊情况,叶小小也会客串拍摄图片。然而,这次... - 2015-08-27
  • 第十七章 神甫的房间_基督山伯爵
  •   那条通道虽容不下这两个人直着身子走路,但勉强还算宽敞,他们不久就到了通道的那一头,一出去便是神甫的牢房了。这儿,洞穴就渐渐地狭小起来,只有双手双膝都贴在地上才能爬过去。神甫房间的地面是用石块铺成的,法里亚在最隐的一个角落掘起一块石头以后... - 2014-08-03
  • 第十六章 一位意大利学者_基督山伯爵
  •   唐太斯用热烈的拥抱来迎接他这位渴望已久的朋友,然后把他拉到窗口,以便借着从铁栅栏间透进来的微弱的光线把他整个人看得清楚些。这个人身材瘦小,头发已经灰白,那大概是受苦和忧虑的结果而不是由于年龄的原因,眼睛深陷有神,几乎被那灰色的眉毛所掩没... - 2014-08-03
  • 第十八章 宝藏_基督山伯爵
  •   第二天早晨,当唐太斯回到他难友的房间里时,他看见法利亚坐在那儿,神色安祥。一束阳光透过牢房那狭小的窗口射了进来,他左手拿着一张展开的纸,读者记得他只有这只手可以用了。这片纸因为先前一直被卷着,所以变成了一个卷,很不容易打开。他不说话,只... - 2014-08-03
  • 第二十章 伊夫堡的坟场_基督山伯爵
  •   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一线苍白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床上有一只平放着的粗布口袋,在这个大口袋里,直挺挺地躺着一个长而僵硬的东西。这个口袋就是法利亚裹尸布,正如狱卒所说的,这的确不值几个钱。就这样一切都结束了。在唐太斯和他的老朋友之间,已有了一... - 2014-08-03
  • 第二十一章 狄布伦岛_基督山伯爵
  •   唐太斯尽管有点头晕目眩的,而且几乎快要窒息了,他还算头脑清醒,不时地屏住了他的呼吸。他的右手本来就拿着一把张开的小刀(他原准备随时乘机逃脱时用的),所以现在他很快地划破口袋,先把他的手臂挣扎出来,接着又挣出他的身体。虽然他竭力想抑脱掉那... - 2014-08-03
  • 第十五章 三十四号和二十七号_基督山伯爵
  •   那些被遗忘了的犯人在地牢里所受的各种各样的痛苦唐太斯都尝到了,他最初很高傲,因为他怀有希望并自知无罪,然后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冤枉来,这种怀疑多少证实了监狱长认为他是精神错乱的这一看法,他从高傲的顶端一交跌了下来,他开始恳求,不是向上帝恳... - 2014-08-03
  • 第十九章 第三次发病_基督山伯爵
  •   长久以来,神甫一直在沉思默想这个宝藏,现在,他终于能用它来保证他爱如己子的唐太斯的未来的幸福了。于是,在法利亚的眼中无形中宝藏的价值增加了一倍,他每天絮絮叨叨谈论它的数目,向唐太斯解释,在当个这个时代,一个人拥有了一千三百万或一千四百万... - 2014-08-03
  • 第十三章 百日_基督山伯爵
  •   诺瓦蒂埃先生真是一个预言家,事态的发展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谁都知道从爱尔巴岛卷土重来的这次著名的历史事件,——那次奇妙的复归,不仅是史无前例,而且大概也会后无来者。  路易十八对这一猛烈的打击只是软弱无力地抵抗了一下。他这个还没有坐稳的王... - 2014-08-03
  • 第九章 订婚之夜_基督山伯爵
  •   维尔福急匆匆赶回大高碌路,当他走进屋里的时候,发现他离开时的那些宾客已经移坐到客厅里了,蕾妮和那些人都在着急地等待他,他一进来,立刻受到大家的欢呼。  “喂,专砍脑袋的人,国家的支柱,布鲁特斯[(公元前85—42)古罗马政治家]究竟是发... - 2014-08-03
  • 第八章 伊夫堡_基督山伯爵
  •   警长穿过外客厅的时候对两个宪兵做了一个手势,他们就跟上来了,一个站在唐太斯的右边,一个站在他的左边。一扇通向院子的门已经打开了,他们穿过了条长长的、阴森森的走廊,这条走廊的外貌,即使最大胆的人看了也会不寒而栗的,法院和监狱是相通的,监狱... - 2014-08-03
  • 第七章 审问_基督山伯爵
  •   维尔福刚一进客厅,便收起了笑容,作出了一副手握生死大权者的庄严气派。他脸部的表情极富于变化,——这是他常常对着镜子训练出来的,因为一个职业演说家就应该是这样的表情,现在他得费点劲才能皱起他的眉头,装出一副庄严沉着的气派。维尔福唯一感到遗... - 2014-08-03
  • 第十章 杜伊勒里宫的小书房_基督山伯爵
  •   这里先不说维尔福是如何星夜兼程赶往巴黎,并经过两三座宫殿最后进入了杜伊勒宫的小书房,先说杜伊勒宫这间有拱形窗门的小书房,它是非常闻名的,因为拿破仑和路易十八都喜欢在这儿办公,而当今的路易·菲力浦又成了这里的主人。  在这部书房里,国王路... - 2014-08-03
  • 第十一章 科西嘉岛的魔王_基督山伯爵
  •   看到这种神色慌张的样子,路易十八就猛地推开了那张他正在写字的桌子。  “出什么事了,男爵先生?”他惊讶地问,“看来你好象是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你这惊慌犹豫的样子,是否与刚才勃拉卡斯先生又加以证实的事有关?”  勃拉卡斯公爵赶紧向男爵走去... - 2014-08-03
  • 第二十二章 走私贩子_基督山伯爵
  •   唐太斯上船不到一天,就和船上人搞得很熟了。少女阿梅丽号(这艘热那亚独桅船的船名)上这位可敬的船长,虽然没受过法利亚神甫的教导,却几乎懂得地中海沿岸的各种语言,从阿拉伯语到普罗旺斯语,都能一知半解地说上几句,所以他不必雇用翻译,多一个人总... - 2014-08-03
  • 第十二章 父与子_基督山伯爵
  •   诺瓦蒂埃先生因为进来的人的确就是他,用他的眼睛一直跟随着那仆人,一直看到他把门关上,然后,他又走过去把门打开了,无疑他是怕外客厅里有人偷听,这个预防倒并非没用,因为,从茄曼的突然退下这个行动上来看,他显然也犯了我们的始祖因之而堕落的原罪... - 2014-08-03
  • 第十四章 两犯人_基督山伯爵
  •   路易十八复位后一年左右,监狱巡查员到伊夫堡来作了一次视察。唐太斯从他那幽深的地牢里听到了那准备迎接巡查员的嘈杂的声音,在地牢里的一般是听不见的,只有听惯了蜘蛛在夜的静寂里织网,凝聚在黑牢顶上的水珠间歇的滴声犯人的耳朵才能听得出来。他猜想... - 2014-08-03
  • 第二十四章 秘密洞窟_基督山伯爵
  •   太阳差不多已升到半空了,它那灼人的光芒直射到岩石上,岩石似乎也受不了那样的热度。成千只知了躲在草丛里,吱呀吱呀地叫个不停,那叫声很单调。杏桃木和橄榄树的叶子在风中摆动,索索作响。爱德蒙每走一步,总要惊跑几只象绿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的蜥蜴。他... - 2014-08-03
  • 第三十五章 锤刑_基督山伯爵
  •   “二位先生,”基督山伯爵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请原谅我没有先登们拜访,我怕去得太早,不太合适,而且,你们已传话给我,说你们愿意先来看我,所以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弗兰兹和我对您万分感谢,伯爵阁下,”阿尔贝答道。“我们正在左右为... - 2014-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