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海黛_基督山伯爵

  •   伯爵的马刚驶到街道的拐角上,阿尔贝突然转身向伯爵放声大笑起来——的确,他笑得声音如此之大,好象是故意做作出来的。“喂!”他说,“叫查理九世[查理九世(一五五○—一五七四),法国国王,一五七二年以圣·巴索罗谬日,即八月二十四日。对新教徒进行大屠杀。——译注]在圣·巴索罗谬日进行大屠杀以后,曾向凯塞琳·梅迪契问过一句话,我现在也要用那句话来问问您:‘我那个小角色扮演得怎么样?’”
      “您指的是哪件事?”基督山问。
      “指在腾格拉尔先生家里对付我那位对手的样子。”
      “什么对手?”
      “嘿,问得太好了!什么对手?咦,您的被保护人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先生呀。”
      “啊!请您别开玩笑,子爵,安德烈先生并不归我保护。起码,在他和腾格拉尔先生的关系上没有这种情况。”
      “如果那个青年人真的在这个方面要您帮助的时候,您不帮他,就得让他怨了。可所幸对手是我,他可以不必作那种请求。”
      “什么!您认为他在准备求婚吗?”
      “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他对腾格拉尔小姐讲话时那种情意浓浓的眼光和矫揉造作的语气完全暴露了他的心意。他显然想向那骄傲的欧热妮求婚。”
      “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他们喜欢您。”
      “可事实并非如此,我亲爱的伯爵,刚好相反,我是前后遭夹击。”
      “前后遭夹击?”
      “没错,欧热妮小姐难得和我搭个腔,而她的密友亚密莱小姐就根本不跟我说话。”
      “可她的父亲非常敬重您。”基督山说。
      “他!噢,不!他在我的心头上扎了不知多少刀——我承认那不过是演悲剧时所用的武器,它不会刺伤人,刀尖会缩回到刀柄里去,可他却相信那是能致人命的真家伙呢。”
      “妒忌就是爱情。”
      “不错,可我并不妒忌。”
      “他恰恰在妒忌。”
      “妒忌谁——妒忌德布雷吗?”
      “不,妒忌您。”
      “妒忌我?我们可以打个赌,用不了一个星期,我就要被拒之门外了。”
      “您错了,我亲爱的子爵。”
      “请证明。”
      “您希望我给您证明吗?”
      “是的。”
      “好!我现在受托要竭力设法使马尔塞夫伯爵去和男爵把事情确定地安排一下。”
      “谁委托您的。”
      “男爵本人。”
      “噢!”阿尔贝极尽谄谀地说,“您当然不愿意干这种差使了,我亲爱的伯爵?”
      “我当然要干,阿尔贝,因为我已经答应了。”
      “唉!”阿尔贝叹了口气说,“看来您是下决心要我结婚了。”
      “我下决心要设法不论在什么事情上都和每一个人保持友好的关系,”基督山说。“但说到德布雷,我最近怎么没有在男爵的家里看到他呢?”
      “吵了一次架。”
      “什么,跟男爵夫人?”
      “不,跟男爵。”
      “难道他觉察到什么了吗?”
      “啊!这句话问得倒挺幽默!”
      “您以为他起了疑心吗?”基督山很天真地问。
      “您是从哪儿来的,我亲爱的伯爵?”阿尔贝说。
      “从刚果来的,如果您想问这个问题的话。”
      “一定比刚果还要远得多。”
      “可我怎么知道巴黎人做丈夫的作风呢?”
      “噢,我亲爱的伯爵,天下的丈夫大概处处都是一样,不管哪个国家的丈夫都可以作全人类的好标本。”
      “那么腾格拉尔和德布雷之间有什么可争吵的呢?他们好象很能互相了解。”基督山用同样的天真口气说。
      “啊!您现在想来打听阿塞丝的秘仪[阿塞丝是埃及神话里的蕃殖女神,参加女神的秘仪,据说可以窥测人们的隐私并预知未来,但只有忠实的信徒才能参加此种秘仪。——译注]了,可惜我不是当事人。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先生成为那一家的一名成员的时候,您可以拿这个问题去问他。”
      马车停住了。“我们到了,”基督山说。“现在才十点半,进去坐坐吧。”
      “十分愿意。”
      “我的马车可以送您回去。”
      “不,谢谢您,我吩咐叫我的车子跟着来的。”
      “哦,到了,”基督山一面说,一面从马车里出来。他们进了屋。客厅里已烛台高照;他们走进去。“给我们煮些茶来,巴浦斯汀。”伯爵说,巴浦斯汀不等客人回答,转身就走,两秒钟之内,他又回来了,手里捧着一只放得整整齐齐的茶盘,象是我们在童话里读到的从地底下蹦出来的食物一样。
      “真的,我亲爱的伯爵,”马尔塞夫说,“我崇拜您的倒不是您有钱——因为也许有人比您更加富有,也不仅是您的智慧——因为博马舍也许跟您差不多——而是在于您的仆人服侍您的那种方式,不用多说话,一会儿,甚至一秒钟,立刻可以办到。好象在您拉铃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猜到您想要什么了,而且凡是您可能想要的东西,都随时准备妥当了似的。”
      “您这段话也许是真的,他们知道我的习惯。譬如说,我举个例子给您,您在喝茶的时候喜欢干什么?”
      “嗯,我非常喜欢抽烟。”
      基督山在铜锣上敲了一下。没出一秒钟,一扇暗门打开了,阿里拿着两支长烟筒进来、烟筒上已装好了上等的土耳其烟丝。
      “真是神了!”阿尔贝说。
      “噢,没什么,这其实非常简单,”基督山回答。“阿里知道我平常在喝茶或喝咖啡的时候总要抽烟,他知道我吩咐备茶,他也知道我带您一起回家。我招呼他的时候,他知道我为什么要招呼他,而且由于他的国家都用烟筒待客,所以他拿了两支长烟筒来而不是只拿一支。”
      “您的解释当然很在理,不过确实也只有您——啊!那是什么声音呀!”马尔塞夫于是把他的头歪向门口,里面传出一种吉他般的声音。
      “说实话,我亲爱的子爵,您今天晚上是命中注定是要听音乐的,您刚才从腾格拉尔小姐的钢琴那儿逃开,又遭到海黛的月琴的攻击。”
      “海黛!好可爱的一个名字!那么,除了在拜伦的诗里以外,世界上真有女人叫海黛这个名字的吗?”
      “当然有。海黛这个名字在法国很不多见,但在阿尔巴尼亚和伊皮鲁斯却普通得很。这种名字就象你们称为纯洁·谦恭·天真·腾格拉尔小姐,那么印在结婚请帖上该有多好呀!”
      “轻点儿,”伯爵说,“别这么大声,海黛也许会听到的。”
      “您觉着她会不高兴吗?”
      “不,当然不。”伯爵以一种倨傲的表情说。
      “那么,她为人非常和善了,是不是?”阿尔贝说。
      “那不叫和善,而是她的本分,一个奴隶不能拂逆她的主人。”
      “喏,您现在自己又开起玩笑来了。现在还有奴隶吗?”
      “当然喽,因为海黛就是我的奴隶。”
      “真的,伯爵,您的所作所为都跟别人不一样。基督山伯爵阁下的奴隶!咦,这在法国倒是一种爵位了。据您花钱的标准来算,这个职位起码得值十万艾居一年。”
      “十万艾居!那个可怜的姑娘本来不止那个价钱。她出生在珠宝堆,《一千零一夜》里记载的那些财宝和她所拥有的一比,就显得微乎其微了。”
      “那么她一定是一位公主了?”
      “您猜对了,而且是她祖国最显赫的公主之一。”
      “我原也这么想。可这么显赫的一位公主怎么会变成一个奴隶呢?”
      “达翁苏斯[古代叙拉古的达翁苏斯王之子,失位后,流亡于可林斯,成为该地的学校教师。——译注]这个暴君怎么会变成一个小学教师呢?那是战神的安排,我亲爱的子爵——是造化捉弄人的结果。”
      “她的姓名是需要保密吗?”
      “对别人要保密,对您却用不着,我亲爱的子爵,您是我的朋友,您不会张扬出去——您愿不愿意?——如果您答应不张扬出去——”
      “噢!我用人格担保。”
      “您知道亚尼纳总督的身世吗?”
      “阿里·铁贝林吗?当然喽,家父就是在他手下服役的时候起家的呀。”
      “不错,我倒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45&f_id=656 - 2014-08-04
  • 第七十六章 小卡瓦尔康蒂的进展_基督山伯爵
  •   此时,老卡瓦尔康蒂先生已经回来,不是回到奥地利皇帝陛下的军队里去服役,而是回到卢卡的澡堂的赌桌上,因为他过去就是那儿最坚定的顾客之一。他这次出门旅行,把用威严的态度扮演一个父亲所得的报酬花得一干二净。他离开的时候,他把所有的证明文件都交... - 2014-08-04
  • 第七十四章 维尔福家族之墓_基督山伯爵
  •   两天以后,早晨十点钟的光景,维尔福先生的门前聚集着很大的一群人。一长列丧车和私家马车从圣·奥诺路一直伸展到庇比尼路。在诸多马车里,有一辆车子的样式非常古怪,看来象是从外地来的。那是一种带蓬的大车,车身是黑色的,是最先来参加送葬的车子之一... - 2014-08-04
  • 第七十三章 诺言_基督山伯爵
  •   那人果然是马西米兰·莫雷尔。自从前一天起。他一直愁肠百结。凭着情人们所特有的本能,在侯爵去世和圣·梅朗夫人回来以后,他预料到维尔福先生的家里准会发生那种与他对瓦朗蒂娜的爱情利害攸关的事情。我们马上就会看到,他的预感的确变成了现实。使他脸... - 2014-08-04
  • 第七十章 舞会_基督山伯爵
  •   这几天正是七月里最炎热的日子,马尔塞夫伯爵如期在星期六举行舞会。晚上十点钟。在伯爵府的花园里,高大的树木清晰地衬托着缀满金色星星的天空。今天象要下暴雨的样子,天空上现在还浮荡着一层薄雾。楼下的大厅里传出华尔兹和极乐舞的乐曲,百叶窗的窗缝... - 2014-08-04
  • 第七十一章 面包和盐_基督山伯爵
  •   马尔塞夫夫人由基督山陪着,来到枝叶交错形成的拱廓。  两旁都是菩提树,这条路是通到一间温室去的。  “大厅里太热了,是不是,伯爵?”她问。  “是的,夫人,您想得真周到,把门和百叶窗都打开。”当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伯爵感到美塞苔丝的手在... - 2014-08-04
  • 第七十二章 圣·梅朗夫人_基督山伯爵
  •   维尔福先生的家里的确刚刚发生了一幕悲惨的场景。太太和小姐已经去参加跳舞会去了,维尔福夫人虽曾竭力劝她的丈夫和她们同去,但她的请求没有成功,检察官还是照常把他自己关在书房里,面前堆着一大叠文件,这一堆文件谁看了都会发怵,但通常还是难于满足... - 2014-08-04
  • 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 - 2018-05-13
  • 第七十五章 会议纪要_基督山伯爵
  •   诺瓦蒂埃身穿黑衣服,坐在他的圈椅里准备接见他们。当他期待着的三个人进来以后,他看看门,他的跟班就立刻把门关上。  瓦朗蒂娜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记住,”维尔福对她耳语说,“如果诺瓦蒂埃先生想推迟你的婚事,我不许你弄清楚他的意思。”  瓦... - 2014-08-0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①,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②。[译文]自然的规律,不是很像张弓射箭吗... - 2017-12-31
  • 第七十八章 亚尼纳来的消息_基督山伯爵
  •   如果瓦朗蒂娜能看到弗兰兹离开诺瓦蒂埃先生房间时的那种的脚步和神色,她甚至也会对他产生怜悯。维尔福说了几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就回到他自己的书房,大约过了两小时,他收到下面的这封信:“今晨的那一番揭露以后,诺瓦蒂埃·维尔福先生一定已经看出了... - 2014-08-04
  • 第七十九章 柠檬水_基督山伯爵
  •   莫雷尔的确非常快活。诺瓦蒂埃先生刚才差人去叫他,为了急于想知道这次来叫他的原因,他匆忙得连车子都顾上不叫,对他自己的两条腿比马的四条腿居然更加信任。他以迅猛直前的速度从密斯雷路出发,朝着圣·奥诺路前进。莫雷尔是以一个运动健将的步速行进的... - 2014-08-04
  • 第七十七章 我要向神发声呼求_圣经
  • 77:1我要向神发声呼求。我向神发声,他必留心听我。77:2我在患难之日寻求主,我在夜间不住地举手祷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77:3我想念神,就烦躁不安;我沉吟悲伤,心便发昏。〔细拉〕77:4你叫我不能闭眼。我烦乱不安,甚至不能说话。77:5... - 2017-08-23
  • 第三十一章 意大利:水手辛巴德_基督山伯爵
  •   一八三八年初,巴黎上流社会的两个青年,阿尔贝·马尔塞夫子爵和弗兰兹·伊皮奈男爵,到了佛罗伦萨。他们约定好了来观看那一年的罗马狂欢节,弗兰兹事先说定充当阿尔贝的向导,因为他最近这三四年来一直住在意大利。在罗马度狂欢节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 2014-08-03
  • 第三十二章 醒来_基督山伯爵
  •   当弗兰兹醒来的时候,外界的景物似乎成了他梦的延续。  他以为自己是躺在一个坟墓里,一缕阳光象一道怜悯的眼光似的从外面透进来。他伸出手去,触着了石头。他坐起身来,发觉自己和衣躺在一张非常柔软而芳香的干芰草所铺成的床上。幻景完全消失了。他向... - 2014-08-03
  • 第二十八章 监狱档案_基督山伯爵
  •   上面所描写过的那一幕发生后的第二天,一个年约三十一二岁,身穿颜色鲜艳的蓝色外套,紫花裤子,白色背心的人,来见马赛市长。看他的外表听他的口音,他是个英国人。“阁下,”他说道,“我是罗马汤姆生·弗伦奇银行的高级职员。最近十年来,我们和马赛莫... - 2014-08-03
  • 第二十九章 摩莱尔父子公司_基督山伯爵
  •   凡是几年以前离开马赛而又熟知莫雷尔父子公司的人,要是在现在回来,就会发觉它已大大地变了样,以前从这家兴旺发达的商行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活跃,舒适和快乐的空气;以前在窗户里看到的那些愉快的面孔,以前在那条长廊里来去匆匆的忙碌的职员;以前堆满... - 2014-08-03
  • 第三十三章 罗马强盗_基督山伯爵
  •   第二天早晨,弗兰兹先醒了,他一醒来就拉铃叫人。铃声未绝,派里尼老板就亲自进来了。  “啊,阁下,”店主不等弗兰兹问他,就得意地说,“昨天我不敢答应你们,因为你们来得太晚了,马车一辆都雇不到了,就是说,在狂欢节的最后三天里。”  “是的,... - 2014-08-03
  • 第三十章 九月五日_基督山伯爵
  •   汤姆生·弗伦奇银行的代表所提出的延期一事,当时是莫雷尔所万万想不到的。在可怜的船主看来,这似乎是他的运气又有了转机,等于命运之神在向人宣布,它已厌倦了在他的身上泄恨了。当天他就把经过的情形讲给了他的妻女和艾曼纽听。全家人即使不能说已恢复... - 2014-08-03
  • 第三十七章 圣·塞巴斯蒂安的陵墓_基督山伯爵
  •   在他一生中,弗兰兹也许从来没有过这样突兀的一个印象,从没经验过象目前这样从欢乐到悲哀的急速转变。似乎整个罗马,在一个夜游神的一口魔气之下,突然变成了一座大坟墓,刚好时逢月缺,月亮要到十一点钟才会升起来,这就更增加了黑暗的浓度。这个青年人... - 2014-08-03
  • 第四十五章 血雨_基督山伯爵
  •   “当珠宝商回到房间里来的时候,他小心地向四周环顾了一下,但房间里没什么可疑之处,即使他这时心里已有所怀疑,这种怀疑也是无法存在的,或无法证实的。卡德鲁斯的两手依旧紧紧地抓着他的金洋和钞票,而卡康脱女人则极力向客人装出一副善意的微笑。‘啊... - 2014-08-03
  • 第四十四章 为亲人复仇_基督山伯爵
  •   “我的故事从什么地方讲起呢,伯爵阁下?”贝尔图乔问道。  “随便你好了,”基督山回答,“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想布沙尼神甫可能已告诉过大人了吧。”  “是的,说过一点,但那是七八年以前的事了,我都忘记啦。”  “那么我可以随意地... - 2014-08-03
  • 第四十三章 欧特伊别墅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注意到,当他们跨上马车的时候,贝尔图乔曾做了一个科西嘉式的手势,即用他的大拇指在空中划了一个十字,而当他坐进马车里的时候,又喃喃地低声作了一个简短的祷告。管家这种古怪的举动,显然是他忌讳伯爵这次出门,除了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谁见了都... - 2014-08-03
  • 第四十六章 无限贷款_基督山伯爵
  •   第二天下午两点钟,一辆低轮马车,由两匹健壮的英国马拉着,停在了基督山的门前。车门的嵌板上绘着一套男爵的武器图案,一个人从车门里探出半个身子来,吩咐他的马夫到门房里去问一下基督山伯爵是否住在这儿,是否在家。这个人穿着一件蓝色的上衣,上衣的... - 2014-08-03
  • 第四十七章 灰斑马_基督山伯爵
  •   伯爵跟着男爵穿过许多房间,这些房间都布置得极其豪华,又俗不可耐,最后他们终于到了腾格拉尔夫人的会客室。  那是一间八角形的小房间,挂着粉红色薄绫和白色印度麻纱门帘和窗帷。椅子的式样和质地都是古色古香的,门上画着布歇[布歇:专画乡土装饰画... - 2014-08-03
  • 第四十九章 海黛_基督山伯爵
  •   读者一定还记得基督山伯爵那几位住在密斯雷路的新——或说得更确切些,是老——相识吧。莫雷尔、尤莉和艾曼纽。一想到他就要去作一次愉快的访问,一想到将要度过的幸福时光,期待着一束从天堂里射来的光照进他自动陷入的地狱里来,从维尔福走出他的视线时... - 2014-08-03
  • 第四十八章 人生观_基督山伯爵
  •   假如基督山伯爵曾在巴黎生活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那他一定会充分了解维尔福先生采取的这个步骤的重要性。不论在朝掌权的国王是新是老,不论执政的是立宪派、自由派或是保守派,维尔福先生在宫廷里的地位始终是很稳固的,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很能干,正如我们... - 2014-08-03
  • 第四十二章 贝尔图乔先生_基督山伯爵
  •   这会儿,伯爵已经到家了。这一段路走了六分钟。但这六分钟时间已足够吸引不下二十个青年人放马疾驰追上来,来一睹这位有钱的外国人,因为他们都晓得这辆马车的价钱,他们自己没能力买,却很想看看究竟是谁能花得起一万法郎买一匹马。阿里所选中的这座房子... - 2014-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