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开山大典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堪堪坐下,只见一名青衫汉子缓缓走了进来,双拳一抱,大声说道:

      “诸位来宾,兄弟夏缘楷,忝为玲珑仙馆总管,本日大会,预定已时开始,诸位用毕早餐,请勿随意走动,大家到前厅集合,由兄弟陪同诸位入场。”

      说完,又拱了拱手,施施然朝外走去。

      突然,只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叫道:“夏总管且慢!”

      夏总管闻声停步,目光朝全厅转动,找不出说话的是谁,不觉抱抱拳道:“方才叫住兄弟的,不知是哪一位姑娘?”

      那娇滴滴的声音嗤的笑道:“夏总管两眼只会往上看,我坐在下首,你哪里看得到?”

      这说话的正是那个身穿花衫,浓香四溢的何嘉嘉!

      夏总管转过身去,但觉一股甜香,直钻鼻孔,两眼一直,连连陪笑道:“是、是、姑娘叫住兄弟,不知有何见教?”

      何嘉嘉娇笑道:“没有什么,我想问问夏总管,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夏总管搔搔头颈,咽了口口水,说道:“这时候还是卯时,唔,快该辰时了。”

      何嘉嘉道:“就是咯,这时候还只有卯时,大会要到已时才开,干嘛咱们要这样早去?”

      夏总管听的一呆,呐呐道:“这个……这个……兄弟也弄不清楚,这是上面规定的,叫兄弟陪同诸位早些入场。”

      岳小龙瞧的暗暗好笑,心想:“这样一个颟顶无能的家伙,也好当什么总管?”

      何嘉嘉道:“这一个时辰,咱们坐在会场里,多无聊?总管既然作不了主,咱们只有按照规定准时入场了。”

      夏总管傻笑道:“是、是、大家都该按照规定,准时入场才好,兄弟就在前厅恭候诸位了。”

      话声一落,大步走了出去。

      大家匆匆吃毕早餐,朝前厅走去,这情形和前天初来时一样,阶前放了一张横案,众人必须鱼贯从案前经过。

      案后站立一名青衣使女,面前摊开着一本名册,从她面前经过的人,经她核对名册,每人发给一条上面写好了某派某某的湖色绸质名签。绸签上面,还缀着一朵红色纸花,大家领到绸签,随手就别到衣襟上。

      夏总管早已背负双手,站在厅上,直等大家依次领了绸签,进入大厅,才拱拱手道:

      “诸位现在就可以进会场去了,兄弟替大家领路。”

      说完,领先朝挹秀馆外走去。

      岳小龙、凌杏仙跟着大家步出挹秀馆大门,循右首一条小径,鱼贯穿出花林,行约半里,前面一片草坪上,矗立着一座建筑宏伟的高大屋宇。

      大门前面高扎彩牌,装点得堂皇庄严!

      岳小龙心中暗暗忖道:“这座屋宇,大概就是自己昨天在假山上看到的那一幢了!”

      夏总管领着大家,越过草坪,行到门口,只见石阶前面,蹲着两只高大石狮,左右各站八名黄衣佩刀汉子,有如泥塑木雕一般,静立不动。

      正中彩牌上红绸金字,写着,“铜沙岛开山大典”七个大字。

      大门敞开,远望进去,但觉里面是一座宫殿式的大厅。画栋雕梁,极为深广。

      刚到门口,就有两名黄衣大汉行了过来,朝夏总管衣襟上望了一眼,原来夏总管襟上也早已别了一条青绸名签,上有“青衣堂总管夏缘楷”字样。

      夏总管回身道:“诸位请随兄弟进去。”一行人跟在他身后,从两名大汉中间,鱼贯跨上石阶。

      那两名黄衣大汉目光炯炯,一霎不霎瞧着每人衣襟上的名签,直等大家登上石阶,才回身退下。

      岳小龙心中暗道:“他们戒备如此周密,那是防范有人混进会场去了。”

      大门里面,又是一个大天井,从大门进去,地上铺着一条红绒地毯,直达大厅,厅上放满了一排排木椅。

      这时已有几十个人坐在后排,但却肃静得没有一丝声息。

      夏总管走到厅前,忽然停步,转身道:“诸位进入会场,请把面纱取下,从现在起,不需再戴面纱了,好,诸位就请随我进去。”

      大家依着夏总管指示,取下蒙面黑纱,鱼贯入场。夏总管把众人领到右首后排,才拱拱手道:“这三排椅子,就是诸位的坐位了,请各按自己的号码入座,兄弟另有事去,恕不招待。”

      说完,拱拱手,正待退出!

      只听有人叫道:“夏总管。”

      这娇滴滴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又是何嘉嘉了,但因此刻大家都除下了面纱,许多人都想瞧瞧她花容,闻声不禁的回头过去。

      不瞧犹罢,这一瞧,每个男人的眼睛,都瞧直了,原来她竟然是一个笑靥如化,明眸如星的绝色少女!

      眼前三十几个人中,就有十来位姑娘,十八的姑娘,个个部像一朵花儿,难道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她?

      不,美的固然有,但就缺少何嘉嘉的那股子媚劲。会瞧得男人透不过气来!

      夏总管被她叫的一怔,好像有人牵着他鼻子一般,笔直走到何嘉嘉面前,拱拱手陪笑道:“站……姑娘还有什么事?”

      何嘉嘉眼珠一转,道:“夏总管,我有一件事要向你请教。”

      夏总管咽着口水,连声道:“不敢,不敢,姑娘请说。”

      何嘉嘉道:“我们今天参与这场盛典,不知算是什么身份?”

      夏总管道:“大会前,诸位自然都是来宾身份……”

      何嘉嘉问道:“大会后呢?难道就不是来宾了?”

      夏总管道:“这个……这个……自……自然也是。”

      何嘉嘉道:“既然我们都是来宾身份……”口气一顿,右腕轻举,她染着凤仙花汁的纤纤玉指,义尖又翘,在夏总管面前徐徐晃过,指了指大厅,续道:“借大一座大厅,足可容纳得下几百个人,咱们的坐位,怎么排别后排角落上来了?”

      这话不错,大家都是师长没来。代表着某一门派来的,偌大一座大厅,却把自己等人排到了盲首最后的三排上来、

      夏总管敢情昨晚没睡好觉,张口打了个呵欠,他赶忙以手掩口,一面笑道:“这是上面排好的位次,兄弟也不清楚。”

      何嘉嘉看他打呵欠,不觉盈盈一笑,道:“这么说来,倒是错怪你了。”

      夏总管连应了两声“是”,陪笑道:“正是如此。”

      话声出口,只听耳边响起一个极细的声音,说道:“夏缘楷,你以后要听代吩咐,不得违拗。知道么?”

      夏总管举同瞧去,只觉何嘉嘉一双亮晶的眼睛,有如喷着魔火一般。瞧上一眼,就会使人蚀骨销魂!

      就在此时,只听那极细的占音又道:“你如果听到了,再说一句正是如此。”

      夏总管心头一阵迷糊,口中说道:“正是如此。”

      何嘉嘉娇笑道:“那么夏总管就请便吧!”

      夏总管抱抱拳道:“兄弟少陪。”

      急匆匆退了出去。

      正当大家回头朝何嘉喜望去的时候,岳小龙当然也不会例外,但他在目光一瞥之间,忽然身如触电,几乎惊“咦”出声!

      凌杏仙站在他身边,发觉龙哥哥也如醉如痴,不禁披披嘴,低声道:“大哥,咱们快坐下来吧!”

      说着当先在椅上坐下。

      岳小龙定了定神,跟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但在俯身坐下之际,凑着凌杏仙耳朵,低低说道:“妹子,你要装出很自然的回过头去,瞧瞧何嘉嘉边上,坐着的两人是谁,但切莫露出形迹来。”

      凌杏仙披嘴道:“有什么好看的,你爱看就看,我可管不着。”

      岳小龙压低声音道:“妹子,你别多心,我叫你看的,是一件怪事。”

      凌杏仙道:“这有什么奇怪……”

      她口中说着,忍不住回头瞧去!

      只见何嘉嘉边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生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甚是英俊,女的也是十七八岁。面貌娟秀。胸前垂着两条又黑又亮的辫子。

      “这两个人不就是龙哥哥和自己么?这是什么人假扮来的呢?”

      凌杏仙直瞧得目瞪口呆,大感凛骇,急忙回过头来,低声问道:“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

      岳小龙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8-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石城赴约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心愿已了”!  这四个字不是已经明白告诉两人,他——蓝袍道人,就是毕云英的父亲司马长春了吗?  许庭瑶怔怔的道:“果然是师父他老人家!”  毕云英一下扑到拜台之上,哭道:“爹啊!你为什么不止同当面认我这个苦命的女儿呢?  爹啊,你可是... - 2018-05-21
  • 第十二章 马头寺贼僧设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刚走到天井中间,突听有人高声叫道:“有奸细!”叫声甫起,两边走廊上立时奔出四个手持戒刀的灰衣僧人,从天井四角围了上来。  程明山这才想起这座院子,是在方丈室后面,自然有人守护,自己不该如此大意,此时既已被人发现,那就只好硬闯了。  一念... - 2018-05-22
  • 第十二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双方又拆了四五十招,南宫婉总究是女孩儿家,后力没有任氏双杰的悠长,时间一久,她剑法渐渐松弛下来。不过她仗着身法奇特,和剑法精妙,依然能够游走闪避,伺机进剑!  任氏双杰在此时,又发出两声震耳怪啸,两人身形扑起,四件兵刃,登时招... - 2018-05-28
  • 第十二章 揭穿奸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道:“道长但请放心,老道长只是被毒气所迷,中毒应该不深,服了解毒药丸自可无事。至于尚未回山,也许是访友去了。”  云鹤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多谢楚施主。”  楚秋帆拱拱手道:“道长好说,在下这就告辞了。”  云鹤道人又朝二人打了个稽... - 2018-05-17
  • 第十二章 神剑三杰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凛人心胆的变化立即发生,宏善大师沾染毒液之处,立刻化分浓烟,随即蚀及肌骨筋肉,骨头已现深黑颜色,宏善全身被制,动不能动,却仍然看到肌肉颤抖的奇惨之状,玉面煞神毫无恤怜之态,狞笑数声之后,转身回到铁心地城门户,晃着火折进入石下、门户随之自... - 2018-05-26
  • 第四十二章 武功门光复门派的祭祖大典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是武功门光复门派的祭祖大典。由邵南山主祭,丁南屏、况南强陪祭,各大门派纳入观礼,典礼极为肃穆隆重。  中午在武德堂欢宴,不必细表。饭后丁伯超、丁季友夫妇、准新娘丁仲谋、小凤和老仆丁福,以及护花门的人,先行出发,赶往太行山丁家庄去... - 2018-05-04
  • 第十二章 一个像鸟窠般的头从神龛上冒了出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像鸟窠般的头,从神龛上冒了出来,那是一张削瘦而布满了皱纹的脸,小眼睛、酒糟鼻、尖嘴上蓄着两撇三寸长的鼠须,生相有些滑稽,好像还喝醉了酒,一张脸红得像猪肝一样。  原来这人是躲在神龛上睡觉,九层宝塔上的神龛,当然是小巧... - 2018-05-03
  • 第十二章 步步陷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陆长荣朝下面六席的人拱拱手道:“诸位快请坐下来用饭吧!”  阮传栋道:“陆老弟昨天赶来就好,镖局是昨天复业的,场面热闹极了,裴盟主和江南几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到了。”  陆长荣道:“小侄还是十天前就听到消息,先前还不敢相信,还是几个镖局的朋... - 2018-06-01
  • 第十二章 海浪滔天指法高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腹中早已饥饿,此时闻到烧鸡香味,更觉饿得厉害,也就老实不客气,取过馒头,一面低声道:“云兄,你也吃一点吧,别饿坏了。”  云玖怒目道:“我说过不饿,就是不饿,你怕饿死,只管自己吃好了。”  孙大娘一手拿着鸡腿,横目瞪了他一眼,突然... - 2018-05-05
  • 第十二章 群魔同授首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去。  原来这一阵工夫,天杀星翁得奎、寿星寿比南、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被颀长蒙面人(石东华)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 - 2018-05-15
  • 第十二章 南宫放是个精通各种千术的聪明人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南宫放是个精通各种千术的聪明人,他深知再严密的赌坊,都可能存在漏洞,尤其像牧马山庄这样生意兴隆的场所,难保不会树大招风,引来各路千门高手。所以他建立了一整套防范措施,其中最为有效的,就是每张台子单独立账,并坚持每日对账的严格制度。就在云... - 2018-06-08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二章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尾随至凌冲二州交界之处。罗彻敏让唐瑁写了一封书函给张纾,全是些主人高义,某实感激之类言辞,竭力表示绝无恶意。然后与那封张纾通敌之信一起,放在右居屠王身上,交了出去。  起先还怕张纾再追来,然而数日... - 2018-07-15
  • 第二章 无头公案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那人满脸皱纹,颏下留了一把花白山羊胡子,那不是假冒云中叟骗去自己布包的干瘪老头,还有谁来,  他一眼瞧到岳小龙,忙不迭的把头缩了回去。  岳小龙骤睹干瘪老头,不觉大喝一声道:“老贼,你还想逃?”  双肩一晃,长身掠起,疾快的朝大树后面扑...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修罗门这一派一直精通武艺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杨少华道:“修罗门虽是佛教旁支,但他们这一派,一直以精通武艺著称,和少林寺一样……”  “唔!”裘好古一手摸着白胡子,忽然点头道:“这就是了,可能他们在玉碗上,刻有什么精奇的武功,才会引起这些江湖朋友的觑视……对!去年秋天,内府发卖出来... - 2018-04-30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谋反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云襄喟然叹道:“师父的实力真是惊人啊,经济上有一座金矿作为后盾,江湖上有影杀堂为你所用,千门中有撼将碧姬、火将王志、反将严骆望为你效忠,朝中还有重臣暗中支持,再加上我这个棋子,以及我掌握的江湖势力,难怪你决定要向靳无双发起正面进攻了。”... - 2018-06-04
  • 第十二章 荣任门主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忽然哦了一声,点头道:“在下记起来了,你……是祝姑娘,对不?”  祝杏仙听得一怔,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她显然已减少了几分敌意!  杨文华潇洒一笑,说道:“在下刚才才记起来,咱们在杭州灵隐寺见过。”  ... - 2018-04-18
  • 第十二章 过年流水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晋地商号过年,循老例都是到年根底才清门收市,早一日,晚一日,都有,不一定都熬到除夕。但正月开市,却约定在十一日。开市吉日,各商号自然要张灯结彩,燃放烟火, 于是满街喜庆,倾城华彩,过年的热闹气氛似乎才真正蒸发出来。跟着,... - 2018-01-20
  • 第十二章 回转龙堡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蓝衫少年回头看去,蓝褂老头以杖拄地,但走得很快,眨眼之间,便已走出十来丈远,心中不禁暗暗惊奇,忖道:“此人分明身怀极高武功,会不会是对头一方的人呢?他正是朝前路行去,自己倒要小心才好。”  正在思忖之际,大路上又有一行人行近桥边。  为... - 2018-01-25
  • 第十二章 天人不容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黄凤娟脸色一变道:“江湖上怎么会知道的?”  “不知道。”  常凤君接着道:“现在外面正盛传着师父为了应七星会之聘,特地从江南把神手华佗请来,替师父治疗,不出十天,就可修复玄功,重行出山。”  黄凤娟攒攒眉,气道:“这会是什么人说出去的... - 2018-01-28
  • 第十二章 领悟玄功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穿月白长衫的和穿蓝衫的互相煸扇,相持了已有一刻工夫之久,彼此头上都已见了汗水,顶门上也在直冒热气,他们从各自扇上煸出来风愈大,他们却似愈煸愈热,愈不肯停下。青杉文士缓步走入,现在已停身在两人中间,穿月白长衫的和穿蓝衫的两人,手不停挥,本... - 2018-01-29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