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开山大典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堪堪坐下,只见一名青衫汉子缓缓走了进来,双拳一抱,大声说道:

      “诸位来宾,兄弟夏缘楷,忝为玲珑仙馆总管,本日大会,预定已时开始,诸位用毕早餐,请勿随意走动,大家到前厅集合,由兄弟陪同诸位入场。”

      说完,又拱了拱手,施施然朝外走去。

      突然,只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叫道:“夏总管且慢!”

      夏总管闻声停步,目光朝全厅转动,找不出说话的是谁,不觉抱抱拳道:“方才叫住兄弟的,不知是哪一位姑娘?”

      那娇滴滴的声音嗤的笑道:“夏总管两眼只会往上看,我坐在下首,你哪里看得到?”

      这说话的正是那个身穿花衫,浓香四溢的何嘉嘉!

      夏总管转过身去,但觉一股甜香,直钻鼻孔,两眼一直,连连陪笑道:“是、是、姑娘叫住兄弟,不知有何见教?”

      何嘉嘉娇笑道:“没有什么,我想问问夏总管,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夏总管搔搔头颈,咽了口口水,说道:“这时候还是卯时,唔,快该辰时了。”

      何嘉嘉道:“就是咯,这时候还只有卯时,大会要到已时才开,干嘛咱们要这样早去?”

      夏总管听的一呆,呐呐道:“这个……这个……兄弟也弄不清楚,这是上面规定的,叫兄弟陪同诸位早些入场。”

      岳小龙瞧的暗暗好笑,心想:“这样一个颟顶无能的家伙,也好当什么总管?”

      何嘉嘉道:“这一个时辰,咱们坐在会场里,多无聊?总管既然作不了主,咱们只有按照规定准时入场了。”

      夏总管傻笑道:“是、是、大家都该按照规定,准时入场才好,兄弟就在前厅恭候诸位了。”

      话声一落,大步走了出去。

      大家匆匆吃毕早餐,朝前厅走去,这情形和前天初来时一样,阶前放了一张横案,众人必须鱼贯从案前经过。

      案后站立一名青衣使女,面前摊开着一本名册,从她面前经过的人,经她核对名册,每人发给一条上面写好了某派某某的湖色绸质名签。绸签上面,还缀着一朵红色纸花,大家领到绸签,随手就别到衣襟上。

      夏总管早已背负双手,站在厅上,直等大家依次领了绸签,进入大厅,才拱拱手道:

      “诸位现在就可以进会场去了,兄弟替大家领路。”

      说完,领先朝挹秀馆外走去。

      岳小龙、凌杏仙跟着大家步出挹秀馆大门,循右首一条小径,鱼贯穿出花林,行约半里,前面一片草坪上,矗立着一座建筑宏伟的高大屋宇。

      大门前面高扎彩牌,装点得堂皇庄严!

      岳小龙心中暗暗忖道:“这座屋宇,大概就是自己昨天在假山上看到的那一幢了!”

      夏总管领着大家,越过草坪,行到门口,只见石阶前面,蹲着两只高大石狮,左右各站八名黄衣佩刀汉子,有如泥塑木雕一般,静立不动。

      正中彩牌上红绸金字,写着,“铜沙岛开山大典”七个大字。

      大门敞开,远望进去,但觉里面是一座宫殿式的大厅。画栋雕梁,极为深广。

      刚到门口,就有两名黄衣大汉行了过来,朝夏总管衣襟上望了一眼,原来夏总管襟上也早已别了一条青绸名签,上有“青衣堂总管夏缘楷”字样。

      夏总管回身道:“诸位请随兄弟进去。”一行人跟在他身后,从两名大汉中间,鱼贯跨上石阶。

      那两名黄衣大汉目光炯炯,一霎不霎瞧着每人衣襟上的名签,直等大家登上石阶,才回身退下。

      岳小龙心中暗道:“他们戒备如此周密,那是防范有人混进会场去了。”

      大门里面,又是一个大天井,从大门进去,地上铺着一条红绒地毯,直达大厅,厅上放满了一排排木椅。

      这时已有几十个人坐在后排,但却肃静得没有一丝声息。

      夏总管走到厅前,忽然停步,转身道:“诸位进入会场,请把面纱取下,从现在起,不需再戴面纱了,好,诸位就请随我进去。”

      大家依着夏总管指示,取下蒙面黑纱,鱼贯入场。夏总管把众人领到右首后排,才拱拱手道:“这三排椅子,就是诸位的坐位了,请各按自己的号码入座,兄弟另有事去,恕不招待。”

      说完,拱拱手,正待退出!

      只听有人叫道:“夏总管。”

      这娇滴滴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又是何嘉嘉了,但因此刻大家都除下了面纱,许多人都想瞧瞧她花容,闻声不禁的回头过去。

      不瞧犹罢,这一瞧,每个男人的眼睛,都瞧直了,原来她竟然是一个笑靥如化,明眸如星的绝色少女!

      眼前三十几个人中,就有十来位姑娘,十八的姑娘,个个部像一朵花儿,难道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她?

      不,美的固然有,但就缺少何嘉嘉的那股子媚劲。会瞧得男人透不过气来!

      夏总管被她叫的一怔,好像有人牵着他鼻子一般,笔直走到何嘉嘉面前,拱拱手陪笑道:“站……姑娘还有什么事?”

      何嘉嘉眼珠一转,道:“夏总管,我有一件事要向你请教。”

      夏总管咽着口水,连声道:“不敢,不敢,姑娘请说。”

      何嘉嘉道:“我们今天参与这场盛典,不知算是什么身份?”

      夏总管道:“大会前,诸位自然都是来宾身份……”

      何嘉嘉问道:“大会后呢?难道就不是来宾了?”

      夏总管道:“这个……这个……自……自然也是。”

      何嘉嘉道:“既然我们都是来宾身份……”口气一顿,右腕轻举,她染着凤仙花汁的纤纤玉指,义尖又翘,在夏总管面前徐徐晃过,指了指大厅,续道:“借大一座大厅,足可容纳得下几百个人,咱们的坐位,怎么排别后排角落上来了?”

      这话不错,大家都是师长没来。代表着某一门派来的,偌大一座大厅,却把自己等人排到了盲首最后的三排上来、

      夏总管敢情昨晚没睡好觉,张口打了个呵欠,他赶忙以手掩口,一面笑道:“这是上面排好的位次,兄弟也不清楚。”

      何嘉嘉看他打呵欠,不觉盈盈一笑,道:“这么说来,倒是错怪你了。”

      夏总管连应了两声“是”,陪笑道:“正是如此。”

      话声出口,只听耳边响起一个极细的声音,说道:“夏缘楷,你以后要听代吩咐,不得违拗。知道么?”

      夏总管举同瞧去,只觉何嘉嘉一双亮晶的眼睛,有如喷着魔火一般。瞧上一眼,就会使人蚀骨销魂!

      就在此时,只听那极细的占音又道:“你如果听到了,再说一句正是如此。”

      夏总管心头一阵迷糊,口中说道:“正是如此。”

      何嘉嘉娇笑道:“那么夏总管就请便吧!”

      夏总管抱抱拳道:“兄弟少陪。”

      急匆匆退了出去。

      正当大家回头朝何嘉喜望去的时候,岳小龙当然也不会例外,但他在目光一瞥之间,忽然身如触电,几乎惊“咦”出声!

      凌杏仙站在他身边,发觉龙哥哥也如醉如痴,不禁披披嘴,低声道:“大哥,咱们快坐下来吧!”

      说着当先在椅上坐下。

      岳小龙定了定神,跟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但在俯身坐下之际,凑着凌杏仙耳朵,低低说道:“妹子,你要装出很自然的回过头去,瞧瞧何嘉嘉边上,坐着的两人是谁,但切莫露出形迹来。”

      凌杏仙披嘴道:“有什么好看的,你爱看就看,我可管不着。”

      岳小龙压低声音道:“妹子,你别多心,我叫你看的,是一件怪事。”

      凌杏仙道:“这有什么奇怪……”

      她口中说着,忍不住回头瞧去!

      只见何嘉嘉边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生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甚是英俊,女的也是十七八岁。面貌娟秀。胸前垂着两条又黑又亮的辫子。

      “这两个人不就是龙哥哥和自己么?这是什么人假扮来的呢?”

      凌杏仙直瞧得目瞪口呆,大感凛骇,急忙回过头来,低声问道:“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

      岳小龙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8-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二章 无头公案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那人满脸皱纹,颏下留了一把花白山羊胡子,那不是假冒云中叟骗去自己布包的干瘪老头,还有谁来,  他一眼瞧到岳小龙,忙不迭的把头缩了回去。  岳小龙骤睹干瘪老头,不觉大喝一声道:“老贼,你还想逃?”  双肩一晃,长身掠起,疾快的朝大树后面扑...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_商道_故事大全
  •   当时,林尚沃曾问大师:“怎样做才能摆脱这些危机呢?”  听了林尚沃的问话,石崇沉默良久,突然要林尚沃为他研墨,然后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写过字,当时石崇又问林尚沃:  “知道这是什么字吗?”  “知道的。”  “那么,这... - 2018-01-12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竹筷再削缅铁剑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祝天俊口中轻笑一声,也不见他跨步作势,一个人轻若飞絮,随风飘起,掌风指影,半点也没沾上衣角,人已飘然闪到了秃顶神雕的右侧,屈指轻弹,一点指风,直奔秃顶神雕右肩“巨骨穴”。  秃顶神雕三招还未使完,陡觉右肩如中尖椎,整条右臂顿时麻木不仁,... - 2018-01-13
  • 第十章 远涉铜沙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舱中一片漆黑,瞧不到外面的景色,但觉水声哗哗,迎风鼓波,驶行极快。  凌杏仙瞥着一肚子闷气忍不住问道:“大哥,怎么只有我们两人?”  岳小龙道:“不知道,也许有的人已经先走了。”  话声未落,只听一个苍老声音接口道:“谁说只有你们两个,...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五章 突生奇变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望着他背影,渐渐远去,仰首吁了口气,也就展开脚程,继续上路。  他这趟远去泰山,虽是初次出门,却遇上了许多事故,尤其父亲寄存在云中叟的遗物,被人取走,心中更觉懊丧,急于赶回家去,禀明母亲。一路急着赶路,直到第四夭傍晚时分,才赶到家... - 2018-01-13
  • 第四章 彩带女郎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赶到泰安,城门早就开了,他一晚未睡,依然回到前晚住过的泰安老店,要了个房,就蒙被大睡。  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候了,店伙打来洗脸水,岳小龙洗过脸,叫店伙送了碗面来,在房中吃了,就会账出门。  他因蓝衣人已经对自己起了怀疑,暂时只好放弃彩... - 2018-01-13
  • 第一章 东岳疑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腰间双绩带,系剑结同心——古诗——  这是二月初头,东风料峭,清晨,更觉得春寒凛烈!  一名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大清早就一个人踽踽的朝山脚行来。  泰山,已经到了!  他仰脸望着高耸入云的巍峨山峰,口中低低说道:“娘说:云步桥一年四季都...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吉人天相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张老头悄悄移动,靠到萧不二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岳少门主被那妇人击毙了么?”  萧不二低声道:“今日情形,十分离奇,咱们且等一等再说。”  话声甫落,但听刷的一声轻响,人影一闪,黄衣女子已从林中奔出,一下掠到岳小龙身边,俯下身去,哭道:... - 2018-01-08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丁天仁从身边取出竹筒跟了过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从身边取出竹筒跟了过来。  金澜用手掬着水洗了把脸,然后掬水喝了两口,等丁天仁蹲下身来舀水,就把易云英说的话,低低说了一遍。  丁天仁听得愕然道:“三弟说他不是蒙老?”  金澜道:“很有可能。”  丁天仁道:“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改扮... - 2018-01-09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六章 略现端倪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怔的一怔,道:“这人看来是负了重伤!”  凌杏仙道:“那是方才有人在这里动手?”  岳小龙微微摇头道:“只恐已有很多时间了。”  说话之时,已经进入林中,两入举目四顾,只见一棵松树底下,正有一个蓝袍老人倚着树根,不住的喘息,地上还...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教主”,自己好像听人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一面问道:  “教主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老夫只知他是教主,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问道:“院主从前可是一向听命于教主的吗?”  金赞臣点头道:“不错”  ... - 2018-01-12
  • 第三十二章 诛妖复仇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巡曹目光如鼠,双肩耸动.探首朝前喝道:“什么人,吃吃喝喝,敢挡本座的道?”  “哈哈、左老哥,你大概又喝了几口孟婆汤,不在你的地方兜风,却闯到兄弟这里来了,还说兄弟挡了你的道?”  这人声音洪亮,随着话声,从幢幢黑影中,走出一个高大人影... - 2018-01-09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三章 夹缠不清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恶鬼车敖双目圆睁,厉声道:“很好,你奉命送信来的,信在哪里?”  褛衣童子笑道:“你急什么,我带来的是口信。”  恶鬼车敖间道:“那写无头信的,究竟是什么人?”  褛衣童子道:“自然是我师傅了。”  智通大师合十道:“小施主尊师,如何称...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