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木水火土全在五行中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只哼了一声,没有再开口,右手抬处,提着的宝剑,刷的一声,朝右上方挑起,剑身斜指,左足跟着向前跨出半步,左手化掌,同时向外划出,纤纤五指往上微翘,亮开了门户,这一式是“飞凤展翼”!

      仲飞琼手下四个使女,都有一身极好的绝技,以她的武功,根本用不着亮什么门户。她亮出门户来,倒不是不敢小觑对方,而是想瞧瞧这其貌狠琐的金铁口是不是也会亮出门户来?

      从剑式上,也许可以看他究竟是何来历?

      站在她对面的金铁口,果然也动了!

      他手中木剑掂了掂,不慌不忙,缓缓吸气,同样右手一抬,木剑朝右上方划起,但他划的时候,可没有“刷”的那一声。

      同时左脚也前跨了半步,只是上身摇晃,连脚步都站不稳,等到站稳之后,左手跟着化掌,朝外推出,五指上翘,这一式亮出来的门户,竟和仲飞琼一样,也是“飞凤展翼”。

      原来他一双斗鸡眼,紧盯着仲姑娘,你如何使,我也如何使,完全是看人学样,但学的大概只有七分光景,身法,步法,全走了样,只是架势差不多有些像而已!

      岳少俊看得暗暗攒眉,忖道:“这不是把自己的性命当儿戏?”

      他正想出声阻止。

      金铁口忽然回过头来,朝他裂嘴一笑!

      仲飞琼看他和自己一样。亮出来的是“飞风剑法,,的起手式,一个人还在摇摇幌幌、心头又好气,又好笑。暗暗骂了声:“该死的东西!”一面冷声道:“你准备好了?”

      金铁口连连点头陪笑道:“粗浅得很,见笑,见笑,姑娘你请吧!”

      这话听得仲飞琼心头大怒,他亮的是自己的起手式、还说“粗浅得很”,这不是说自己的“飞凤剑法,,粗浅么?”

      哼“飞凤剑法”,天下无敌,你敢小觑了我!

      仲飞琼脸色一寒,冷喝道:“你小心了!”

      喝声甫出,右脚倏然欺进,左足随着跟进,身如飞凤离地,长剑“嘶”的一声,由下而上,转剑挽花,背面过堂,划起一道圆轮般的剑光,直劈过去。

      这是“飞凤剑法”中的“飞凤追风。”

      金铁口两颗斗鸡眼,一霎不霎的盯注着仲姑娘,对方连跨两步,他也慌忙跟着跨进。右手术剑,照着样子由下而上,由后向前,划了一个大圆轮,学着“飞凤追风”。

      两人同样朝前逼进,同样挥剑直劈,面对面的迎过来,那自然是先发剑的人占了便宜。

      何况仲姑娘手上又是一柄寒光闪闪的锋利宝剑,这一剑足可把金铁口从头到脚,劈成两片。

      那知剑势劈到金铁口面前之际,不知怎的,剑尖忽然会向左一偏,劈到了金铁口的左首。

      金铁口只是依样画葫芦,学着仲姑娘的剑招,但他脚步浮动,跨出去就没个准头,人家明明是侧身欺进,他身子这一侧,就走不直,朝仲姑娘右首擦身而过。

      这一招,两个人就像操兵一般,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谁也没碰到谁。

      仲姑娘一剑落空,立即一个飞旋,转过身去。

      金铁口却一直往前,走出去了三四步之多,才回头看来,一眼看到仲姑娘已经转过身来,也慌忙站住,急急转了过来,朝岳少俊笑嘻嘻的道:“公证人,已经有一招了。”

      仲飞琼气得柳眉挑动,冷哼一声道:“好!”

      突然双足一点,双手一开一展,人影翩然飞起,长剑凌空连劈三剑,化作品字形三道剑光,直射过来。

      金铁口也学着她双足一点,双手划动,木剑向空连劈了三剑。

      剑术讲究火候,发剑纯熟自如,那就要勤辛苦练,像他这样临时学人家的招式,当然不会纯熟。

      人家双足一点,就会翩然飞起,他双足一点,只不过是足跟离地而已。人家凌空劈剑,就有三道光,排空而来,他向空连劈三剑,只是木剑晃了三晃。

      何况他是看了人家发剑的姿势,才学着出手的,自然比人家落后了一步。

      不,仲飞琼翩然如飞风,来势奇快,金铁口落后了何止一步?

      这回仲飞琼飞扑过来,三道剑光已到临头,金铁口的木剑,才手忙脚乱的向空连劈。

      岳少俊看得心头一急,暗叫一声:“要糟!”

      任何一个在场观战的人,到了此时,都会替金铁口担心。但金铁口学她的剑招,出手虽然慢了许多,却也有慢的好处,他木剑向空连点,正好和仲飞琼飞射过来的三道剑光,点个正着,只听“叮、叮、叮”三声轻响,宝剑剑尖和木剑的剑尖交接,居然被他一齐接了下来。

      仲飞琼翩然而来,就在“叮”“叮”声中,娇躯一个盘旋,又飞了回去。

      岳少俊这下看得神采飞扬,已知金铁口果然是一位奇人,剑术之奇,令人不可思诊。

      别的不说。光是他手中一柄木剑,居然和仲飞琼百炼精钢的宝剑,连接三剑,没被削断,这分功力,就非同小可!

      要知一个练剑的人,要把内力贯注在木剑上,还不算太难,但要用木剑和人家锋利的宝剑硬砸,丝毫不损,那就得以贯注在木剑上的内家真气,来保护木剑,这就不是一般内功所能奏功了!

      岳少俊正在思忖之际。只听金铁口尖沙的声音叫道:“喂,公证人,你看清楚,现在已经是第二招了。”

      仲飞琼脸若寒冰,一双凤目射出两道冷酷的光芒,杀机隐现,冷冷的道:“好,你就接我第三招吧!”

      金铁口横着木剑,尖声道:“咱们说好点到为止,姑娘剑势可得轻一点,这把木剑,是区区的吃饭家伙,削断了我就不能给人家去做法事了。”

      仲飞琼突然冷笑一声,身如彩凤,又翩然飞起。

      这回可不是离地数寸,平飞过来,而是一飞冲天,掠起三丈多高,身在半空中一个盘旋,振腕发剑。连人带剑化作一道青芒,朝金铁口当头罩落。

      这一下金铁口看傻了眼,他没有办法再依样葫芦,学她的样了,只是仰起头望着仲飞琼发楞!

      仲飞琼凌空扑落,来势何等快速,人还未到,一道剑光突然间分散开来,像缨络下垂,初看时不过四五道剑光,但落到金铁口头上三尺光景,已经参差不齐,变成了七八道剑光!

      金铁口口中“啊哟”一声,叫道:“乖乖,不得了啦!”

      赶紧一缩头,身子往下蹲去,手中木剑朝上乱划一通。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仲飞琼电掣雷奔的七八道剑光,参差下落,恰好被金铁口蹲春身子在头上乱挥乱划的木剑,每一道剑光都被他挡了一下,剑剑相接,发出一阵连珠般的“搭”“搭”之声!

      七八道剑光,全数被他接了下来,仲飞琼一个人也随着落到地上,就在此时,她突然看到一柄剑影,缓缓的递到她面前。

      这柄剑影,正是桃木削成的木剑,而且来势极缓,她明明看到了,就是躲闪不开,一下被他剑尖拍在右肩肩头“巨骨穴”上,半边身子突然一麻。右手五指一松,长剑“当”的一声,跌落地上。

      金铁口已经瞪着两颗眼珠,笑嘻嘻的站在她面前,拱拱手,尖声说道:“承让、承让,区区早就说过,咱们点到为止,区区总算幸不辱命。”

      “幸不辱命”,就是说他答应了仲飞琼“点到为止”,如今果然“点”到了也。

      仲飞琼气得是粉脸通红,但她被金铁口点到了穴道,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索性连眼睛都闭上了。

      岳少俊拱手道:“恭喜老丈,胜得太神奇了。”

      金铁口道:“喂,公证人,你快把她抱进去。”

      岳少俊道:“这做什么?”

      金铁口道:“去救人哪!”

      岳少俊道:“她能救我妹子么?”

      金铁口挥挥手道:“你不用多问,快把她抱进去就是。”

      岳少俊只得伸手抱起仲姑娘娇躯,往里走去。

      金铁口走到喷雾豹膝仰高身边,伸手拍拍他肩膀,低声道:“你替咱们守在这里,什么人都不准进庙门一步,知道么?你穴道虽解,功力己复,区区却制住了你两处奇经,天亮之前,没有区区替你活开,你就见不了日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9-918.html - 2018-01-13
  • 第七章 有庆死了_活着_故事大全
  •     那天傍晚收工前,邻村的一个孩子,是有庆的同学,急冲冲跑过来,他一跑到我们跟前就扯着嗓子喊:    “哪个是徐有庆的爹?”  &nbs... - 2018-01-21
  • 第七章 会无好会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夜深人静,山林间一片阴晦!  一行人放腿疾行,片刻功夫,已到了一座土岗之上,但见十几棵古松大树,飞檐黄墙,矗立着一座庙宇,敢情就是关帝庙了。  闻公亮走进庙前,脚下一停,目光四顾,沉声道:  “你们随老夫进去。”  两名汉子高挑灯笼,走... - 2018-01-18
  • 第七章 陆地神龙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船头上站着一位儒生打扮的清烁老者,和一个面目俊朗的劲装青年,两人身侧,伺立着两个怀抱朴刀的大汉。  双方距离,驶到六七丈光景,那劲装青年忽然嗔道:“史老前辈,这姑娘并不是晚辈的师妹!”  儒衫老者两道炯炯目光只是注视着动手两人,回头退:... - 2018-01-18
  • 第七章 罗四姐走了一步帮夫运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自从罗四姐嫁到胡家,真是走了一步帮夫运,胡雪岩的事业如《红楼梦》上所形容的“鲜花着锦”般兴旺。当然,兴旺的由来是他恃左宗棠为靠山;左宗棠视他为股肱,只要左宗棠西征,节节胜利,所请在朝廷无有不准... - 2018-01-18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七章 喋血万松山庄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却说柳飞燕跟随紫脸坛主率领的一行人,离开山麓巨宅,因有紫脸坛主领头在前在奔行,没有停下来,跟在后面的两队人自然各自展开脚程,像两条长风一般的追随奔行,谁也不敢落后。  柳飞燕是十九号,在第一队已是最后的一个人,她如果要在此时离去,那是最... - 2018-01-18
  • 第七章 乾隆就被侍卫和小燕子惊动了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天亮没多久,乾隆就被侍卫和小燕子惊动了。   乾隆带着睡意,揉着眼睛,无法置信的看着那穿着太监衣服的小燕子。衣服大大,完全不合身,太长的袖子,在袖口打个结,袖子里面鼓鼓的。太宽的衣服,只得用腰带在腰上重重扎紧,扎得乱七八糟,拖...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破千古先例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戴膺听说曹家生擒了岑春煊的一伙骑兵,略一寻思,就决定去见见曹培德。   在太原,戴膺已打听清楚,西太后将她宠信的吴永派往湖广,催要京饷之后,宫门大差已由这个岑春煊独揽了。来曹家绑票的,居然是岑春煊手下的兵痞,这不正好给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七章 凄婉枣林曲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在光绪二十年,就设了电报局,局长一人,电务生一人,巡兵三人。说是收发官商电文,实在还是官电少,商电多。康笏南南下这一路,想叫沿途字号发电报报平安,数了 数,还是汉口才通电报。  所以,康笏南离开太谷后二十多天,康家才... - 2018-01-19
  • 第七章 查封典铺(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周少棠不作声,他倒是想推辞,但找不出理由,最后只好这样说:“我要同我老婆去商量看。”    第二天一大早,周少棠还在床上,杨书办便来敲门了。起床迎接,周... - 2018-01-19
  • 第七章 查封典铺(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杨书办惠了帐,带着马逢时穿过两条街,进入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在巷底有一家人家,双扉紧闭,但门旁有一盏油灯,微弱的光焰,照出一张退了色的梅红笺,上写“孙寓”二字。  &nbs...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乌龙锁心和五行排云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不是。”青衣道姑和她并肩走入一间小客厅说道:“二师姐请坐。”  方如苹急着问道:“那是什么人挑了咱们分坛?”  青衣道姑道:“听冉文君的口气,是几个蒙面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其中一人,还擅于用毒,只有几个照面,咱们的人就死伤过半,冉文...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迷仙岩拜师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时年其武也退下,霍从云急忙跨上一步,右手在他右肩轻轻拍了一下,替他解开被截经脉,低声朝年嵩昌道:“对方使的似是截脉手法,年老哥快要少兄运一回气,方可无事。”  薛慕兰依然左手提着连鞘长剑冷然道:“你们还有什么人要出手的?”  柳飞燕和...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晚防宵小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一连三天,陆翰飞没有再和那位白衣公主见面。  一日三餐,都是由小玲送到后舱,他只是在舱中练习三十六式坐像,和十九式“日轮斧法”。  虽然舱中地方不大,不便取出日轮金斧,依照图式练习,但他以手代劳,关起舱门,缓缓比划,倒也领悟了不少要决,... - 2018-01-18
  • 第四节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不管如何努力回想,在此之后没有任何情景,蛛丝马迹也没有。谭家鑫的眼睛瞪着我,以及随后的一声轰然巨响,这就是我能够寻找到的最后情景。   &... - 2018-01-22
  • 第二节 殡仪馆的候烧大厅宽敞深远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殡仪馆的候烧大厅宽敞深远,外面的浓雾已在渐渐散去,里面依然雾气环绕,几盏相隔很远的蜡烛形状的壁灯闪烁着泛白的光芒,这也是雪花的颜色。不知为何,我见到白色就会感到温暖。  &... - 2018-01-22
  • 第八节 我跟随鼠妹走去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跟随鼠妹走去。我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感到树叶仿佛在向我招手,石头仿佛在向我微笑,河水仿佛在向我问候。    一些骨骼的人从河边走过来,从草坡走下来,从... - 2018-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