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木水火土全在五行中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只哼了一声,没有再开口,右手抬处,提着的宝剑,刷的一声,朝右上方挑起,剑身斜指,左足跟着向前跨出半步,左手化掌,同时向外划出,纤纤五指往上微翘,亮开了门户,这一式是“飞凤展翼”!

      仲飞琼手下四个使女,都有一身极好的绝技,以她的武功,根本用不着亮什么门户。她亮出门户来,倒不是不敢小觑对方,而是想瞧瞧这其貌狠琐的金铁口是不是也会亮出门户来?

      从剑式上,也许可以看他究竟是何来历?

      站在她对面的金铁口,果然也动了!

      他手中木剑掂了掂,不慌不忙,缓缓吸气,同样右手一抬,木剑朝右上方划起,但他划的时候,可没有“刷”的那一声。

      同时左脚也前跨了半步,只是上身摇晃,连脚步都站不稳,等到站稳之后,左手跟着化掌,朝外推出,五指上翘,这一式亮出来的门户,竟和仲飞琼一样,也是“飞凤展翼”。

      原来他一双斗鸡眼,紧盯着仲姑娘,你如何使,我也如何使,完全是看人学样,但学的大概只有七分光景,身法,步法,全走了样,只是架势差不多有些像而已!

      岳少俊看得暗暗攒眉,忖道:“这不是把自己的性命当儿戏?”

      他正想出声阻止。

      金铁口忽然回过头来,朝他裂嘴一笑!

      仲飞琼看他和自己一样。亮出来的是“飞风剑法,,的起手式,一个人还在摇摇幌幌、心头又好气,又好笑。暗暗骂了声:“该死的东西!”一面冷声道:“你准备好了?”

      金铁口连连点头陪笑道:“粗浅得很,见笑,见笑,姑娘你请吧!”

      这话听得仲飞琼心头大怒,他亮的是自己的起手式、还说“粗浅得很”,这不是说自己的“飞凤剑法,,粗浅么?”

      哼“飞凤剑法”,天下无敌,你敢小觑了我!

      仲飞琼脸色一寒,冷喝道:“你小心了!”

      喝声甫出,右脚倏然欺进,左足随着跟进,身如飞凤离地,长剑“嘶”的一声,由下而上,转剑挽花,背面过堂,划起一道圆轮般的剑光,直劈过去。

      这是“飞凤剑法”中的“飞凤追风。”

      金铁口两颗斗鸡眼,一霎不霎的盯注着仲姑娘,对方连跨两步,他也慌忙跟着跨进。右手术剑,照着样子由下而上,由后向前,划了一个大圆轮,学着“飞凤追风”。

      两人同样朝前逼进,同样挥剑直劈,面对面的迎过来,那自然是先发剑的人占了便宜。

      何况仲姑娘手上又是一柄寒光闪闪的锋利宝剑,这一剑足可把金铁口从头到脚,劈成两片。

      那知剑势劈到金铁口面前之际,不知怎的,剑尖忽然会向左一偏,劈到了金铁口的左首。

      金铁口只是依样画葫芦,学着仲姑娘的剑招,但他脚步浮动,跨出去就没个准头,人家明明是侧身欺进,他身子这一侧,就走不直,朝仲姑娘右首擦身而过。

      这一招,两个人就像操兵一般,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谁也没碰到谁。

      仲姑娘一剑落空,立即一个飞旋,转过身去。

      金铁口却一直往前,走出去了三四步之多,才回头看来,一眼看到仲姑娘已经转过身来,也慌忙站住,急急转了过来,朝岳少俊笑嘻嘻的道:“公证人,已经有一招了。”

      仲飞琼气得柳眉挑动,冷哼一声道:“好!”

      突然双足一点,双手一开一展,人影翩然飞起,长剑凌空连劈三剑,化作品字形三道剑光,直射过来。

      金铁口也学着她双足一点,双手划动,木剑向空连劈了三剑。

      剑术讲究火候,发剑纯熟自如,那就要勤辛苦练,像他这样临时学人家的招式,当然不会纯熟。

      人家双足一点,就会翩然飞起,他双足一点,只不过是足跟离地而已。人家凌空劈剑,就有三道光,排空而来,他向空连劈三剑,只是木剑晃了三晃。

      何况他是看了人家发剑的姿势,才学着出手的,自然比人家落后了一步。

      不,仲飞琼翩然如飞风,来势奇快,金铁口落后了何止一步?

      这回仲飞琼飞扑过来,三道剑光已到临头,金铁口的木剑,才手忙脚乱的向空连劈。

      岳少俊看得心头一急,暗叫一声:“要糟!”

      任何一个在场观战的人,到了此时,都会替金铁口担心。但金铁口学她的剑招,出手虽然慢了许多,却也有慢的好处,他木剑向空连点,正好和仲飞琼飞射过来的三道剑光,点个正着,只听“叮、叮、叮”三声轻响,宝剑剑尖和木剑的剑尖交接,居然被他一齐接了下来。

      仲飞琼翩然而来,就在“叮”“叮”声中,娇躯一个盘旋,又飞了回去。

      岳少俊这下看得神采飞扬,已知金铁口果然是一位奇人,剑术之奇,令人不可思诊。

      别的不说。光是他手中一柄木剑,居然和仲飞琼百炼精钢的宝剑,连接三剑,没被削断,这分功力,就非同小可!

      要知一个练剑的人,要把内力贯注在木剑上,还不算太难,但要用木剑和人家锋利的宝剑硬砸,丝毫不损,那就得以贯注在木剑上的内家真气,来保护木剑,这就不是一般内功所能奏功了!

      岳少俊正在思忖之际。只听金铁口尖沙的声音叫道:“喂,公证人,你看清楚,现在已经是第二招了。”

      仲飞琼脸若寒冰,一双凤目射出两道冷酷的光芒,杀机隐现,冷冷的道:“好,你就接我第三招吧!”

      金铁口横着木剑,尖声道:“咱们说好点到为止,姑娘剑势可得轻一点,这把木剑,是区区的吃饭家伙,削断了我就不能给人家去做法事了。”

      仲飞琼突然冷笑一声,身如彩凤,又翩然飞起。

      这回可不是离地数寸,平飞过来,而是一飞冲天,掠起三丈多高,身在半空中一个盘旋,振腕发剑。连人带剑化作一道青芒,朝金铁口当头罩落。

      这一下金铁口看傻了眼,他没有办法再依样葫芦,学她的样了,只是仰起头望着仲飞琼发楞!

      仲飞琼凌空扑落,来势何等快速,人还未到,一道剑光突然间分散开来,像缨络下垂,初看时不过四五道剑光,但落到金铁口头上三尺光景,已经参差不齐,变成了七八道剑光!

      金铁口口中“啊哟”一声,叫道:“乖乖,不得了啦!”

      赶紧一缩头,身子往下蹲去,手中木剑朝上乱划一通。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仲飞琼电掣雷奔的七八道剑光,参差下落,恰好被金铁口蹲春身子在头上乱挥乱划的木剑,每一道剑光都被他挡了一下,剑剑相接,发出一阵连珠般的“搭”“搭”之声!

      七八道剑光,全数被他接了下来,仲飞琼一个人也随着落到地上,就在此时,她突然看到一柄剑影,缓缓的递到她面前。

      这柄剑影,正是桃木削成的木剑,而且来势极缓,她明明看到了,就是躲闪不开,一下被他剑尖拍在右肩肩头“巨骨穴”上,半边身子突然一麻。右手五指一松,长剑“当”的一声,跌落地上。

      金铁口已经瞪着两颗眼珠,笑嘻嘻的站在她面前,拱拱手,尖声说道:“承让、承让,区区早就说过,咱们点到为止,区区总算幸不辱命。”

      “幸不辱命”,就是说他答应了仲飞琼“点到为止”,如今果然“点”到了也。

      仲飞琼气得是粉脸通红,但她被金铁口点到了穴道,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索性连眼睛都闭上了。

      岳少俊拱手道:“恭喜老丈,胜得太神奇了。”

      金铁口道:“喂,公证人,你快把她抱进去。”

      岳少俊道:“这做什么?”

      金铁口道:“去救人哪!”

      岳少俊道:“她能救我妹子么?”

      金铁口挥挥手道:“你不用多问,快把她抱进去就是。”

      岳少俊只得伸手抱起仲姑娘娇躯,往里走去。

      金铁口走到喷雾豹膝仰高身边,伸手拍拍他肩膀,低声道:“你替咱们守在这里,什么人都不准进庙门一步,知道么?你穴道虽解,功力己复,区区却制住了你两处奇经,天亮之前,没有区区替你活开,你就见不了日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9-918.html - 2018-01-13
  • 第七章 追问解药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没有。”严玉兰翩翩然站起身,走到房门口,高声叫道:“伙计。”  店伙三脚两步的奔了过来,陪笑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严玉兰道:“你去街上菜馆里叫几样可口的饭菜送来,要最好的,快去。”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退去。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 - 2018-04-12
  • 第七章 用心险恶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家庄不是普通庄院!就是普通庄院,有人在庄院前徘徊不去,也会引起人家的注意!  萧家庄的人当然注意到了,大门启处,走出来的是萧掌门人的四弟子万仲道,三十出头的汉子,他笔直迎着那汉子走去。  双方渐渐接近了,万仲道已可清晰地看清此人面貌,... - 2018-04-18
  • 第七章 析城双凶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突然觉得身躯颤动了一下,要想挣扎,已是动弹不得。但他心头清楚,只见瘦小老人双手连扬,缕缕指风,应手而出,片刻之间,全身三十六处大穴,全被点遍。  指风乍停,江青岚一身冷汗,四肢乏力。迷糊之中,骤觉“百汇”穴上,有一股热流,滚滚不绝... - 2018-04-23
  • 第七章 把小王子的生活秘密向我揭开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五天,还是羊的事,把小王子的生活秘密向我揭开了。好象默默地思索了很长时间以后,得出了什么结果一样,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我:  “羊,要是吃小灌木,它也要吃花罗?”  “它碰到什么吃什么。”  “连有刺的花也吃吗?”  “有刺的也吃!” ... - 2018-03-21
  • 第七章 冷面冰心见死不救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冷月兰见到白衣少年,像似遇到了救星,脸露喜容,娇声叫道:  “哥哥,你没有来迟,他们是‘红花门’的人。”  她手指着红衣丽人和高云岳。白衣少年一眼瞥见到黄秋尘,轻声问道:  “妹妹,他是谁?是不是跟妹妹一道前来‘小野柳居’镇的人。”  ... - 2018-03-15
  • 第七章 绝情仙子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色黝黑如墨,风刮得很紧,还在飘着雨丝。  白鹤峰南麓的一条山径上,正有一个人,脚步踉跄地,冒着斜风细雨,朝山麓间走来。  这人是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紫膛脸汉子,他只是中等身材,却生得浓眉虎目,一看就知是个坚强沉毅的人!  他,就是鹤寿山庄... - 2018-03-29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四十七章 挫鹰伏狼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原来河海客自从服了琵琶仙的解药后,虽然依然随着众人下来,但一直冷眼旁观,并未出手。  但就在此时,他站在一旁的人,突听耳边响起一个极轻的声音说道:“徒儿,这姓李的是黑道巨孽,作恶如山,你去把他收拾了,但必须谨记我佛慈悲,为师只准你废去他... - 2018-04-11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飞霜七剑魂离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急急跑来道:“袁院主,你是说对我的误会,已经完全冰消玉释了?”袁丽姬点头幽幽说道:“只留下我对你的歉疚,幽怨,绵绵难了。”  黄秋尘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欢愉之容,朗声说道:“袁院主,过去的事已经如云烟消散,我心中绝不怨恨你,其实那丑事... - 2018-03-19
  • 第四十七章 白元规拦住谷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再说白元规拦住谷风,他因对方假冒白骨神君,心头早已存了杀机,但神君下落未明,毕竟使他投鼠忌器。  长剑一指,喝道:“姓谷的,你只要说出你们把神君弄到哪里去了,我可以贷你一死。”  谷风刚跨下石榻,就被白元规横剑拦住,他手上虽无兵刃,但却... - 2018-03-18
  • 第三十七章 易钗而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冷哼道:“这手段卑鄙的很。”  小燕道:“那知薛少侠根本没有负伤,当天晚上,就和张果夫两人一起逃了出去,临走还打了宫主一箫。”  范殊用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问道:“后来呢?”  小燕笑道:“后来没有了,从此江湖上再也找不到薛少侠和张... - 2018-03-11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十七章 神秘老妪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金笛解元接到手中,打了开来,只见白绢上血迹斑斑,写道:“弟子途经赣州,适逢好好先生寿辰,其子复初遣人四出迎宾,把弟子迎入赵宅,遂施强暴,弟子清白已玷,生不如死,伏乞为弟子昭雪沉冤。弟子姚翠玲绝笔叩上。”  金笛解元看得勃然大怒,哼道:“... - 2018-03-30
  • 第十七章 说得俏皮些可能会不大实在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当人们想要说得俏皮些的时候,说话就可能会不大实在。在给你们讲点灯人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忠实,很可能给不了解我们这个星球的人们造成一个错误的概念。在地球上,人们所占的位置非常小。如果住在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全站着,并且象开大会一样靠得紧些,那... - 2018-03-22
  • 第二十七章 已经有六年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 - 2018-03-26
  • 第五十七章 恩怨难分 倩女伤神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那肯任他从容遣走,大喝一声,飞纵而起。  虬龙公主星目微转,开口叫道:  “秋尘哥,不要追赶,我们且料理修剑院的善后,秦风虽然逃走,凉他终难逃正义制裁!”  黄秋尘听到呼叫,翻身跳落院中。  袁丽姬吩咐秋尘把安道全捆绑起来,放置正... - 2018-03-19
  • 第四十七章 瞒天过海 瞬息万变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鬼矶士秦风,身子微微一震,心神松驰了一下。  煞星手冷白那会放过这个机会,手腕一翻,一沉,挣脱被扣手肘左掌电速劈出,当胸击去。  几乎在同一刹那,岳凤飞剑化数点精芒,电刺鬼矶士秦风背后‘百汇’‘中宫”三焦’三大死穴……  黄秋尘眼看两人... - 2018-03-19
  • 第一章 弓鞋纤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我国古代,带兵主将,有时称大元戎,有时称大都督,名称代有不同。在唐代,有一个时候,叫做节度使。  考节度使这个官名的由来,当从唐高祖太宗时说起,那时武臣掌兵的,有事出征,则设大总管,无事镇定边塞的,则设大都督。  到了高宗以后,都督带使... - 2018-04-21
  • 第二章 乾坤一剑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大白天里,花园中追去的人,虽然不多,总还有人进出,只有挨到晚餐之后,才独自跑到涵春阁前的草坪上,痛下功夫。  这是第二天晚上,时间已是初更时分,十二三的月亮,已经快圆了!  江青岚一个人埋头苦练,把八招剑法,反复演习,差不多已练得极为纯... - 2018-04-21
  • 第二十五章 恶贯满盈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本来三尺距离,要爬过来自然很快;但这一丈见方的圆圈中,唐传贤早巳撒证了毒粉,和刚才打出的七八种暗器,地面上自然布满了剧毒,这些蚂蚁不敢贸然过来,因此万头攒动,只是沿着那件大氅朝唐传贤望!  忽然它们似乎得到了军令,每一只蚂蚁口中咬下一点... - 2018-04-21
  • 第一章 采花双盗遇淫女_龙在天_故事大全
  •   “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鸡冠一朵花。”  仲夏时分,天气酷热难忍,午后的一场大雨使不少人在欢呼之余,纷纷返屋拭雨及欣然交谈著。  此地乃是湘西凤凰城,提起凤凰城三字.它比湘西的起尸还要有、名,因为,凤凰城以前有一个凤凰教。  凤凰教主吴凤... - 2018-04-22
  • 第三章 一剑振威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方才和柳琪对招之间,已增进不少临敌经验。这时一见独角兽攻来剑势,有如千百朵银花,精光耀眼,由四面八方飞来,叫人无从出手招架!  他强敌当前,居然十分镇定。  觑准剑花要落未落之际,突然身形晃动,右臂一振,追魂八剑,倏然展开!  他... - 2018-04-22
  • 第二十二章 挽救船帮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姜凤仙自然听得出来,这是有人以“千里传音”之术说的话,她自称“贫尼”,那准是江洁云的师父清尘师太了!  心念这一动,顿时放宽了心,冷笑道:“三妹,不用说了,咱们既然中了计,就随他们去吧,去见见他们千面教的教主也好。  反正咱们折花门已和... - 2018-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