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木水火土全在五行中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只哼了一声,没有再开口,右手抬处,提着的宝剑,刷的一声,朝右上方挑起,剑身斜指,左足跟着向前跨出半步,左手化掌,同时向外划出,纤纤五指往上微翘,亮开了门户,这一式是“飞凤展翼”!

      仲飞琼手下四个使女,都有一身极好的绝技,以她的武功,根本用不着亮什么门户。她亮出门户来,倒不是不敢小觑对方,而是想瞧瞧这其貌狠琐的金铁口是不是也会亮出门户来?

      从剑式上,也许可以看他究竟是何来历?

      站在她对面的金铁口,果然也动了!

      他手中木剑掂了掂,不慌不忙,缓缓吸气,同样右手一抬,木剑朝右上方划起,但他划的时候,可没有“刷”的那一声。

      同时左脚也前跨了半步,只是上身摇晃,连脚步都站不稳,等到站稳之后,左手跟着化掌,朝外推出,五指上翘,这一式亮出来的门户,竟和仲飞琼一样,也是“飞凤展翼”。

      原来他一双斗鸡眼,紧盯着仲姑娘,你如何使,我也如何使,完全是看人学样,但学的大概只有七分光景,身法,步法,全走了样,只是架势差不多有些像而已!

      岳少俊看得暗暗攒眉,忖道:“这不是把自己的性命当儿戏?”

      他正想出声阻止。

      金铁口忽然回过头来,朝他裂嘴一笑!

      仲飞琼看他和自己一样。亮出来的是“飞风剑法,,的起手式,一个人还在摇摇幌幌、心头又好气,又好笑。暗暗骂了声:“该死的东西!”一面冷声道:“你准备好了?”

      金铁口连连点头陪笑道:“粗浅得很,见笑,见笑,姑娘你请吧!”

      这话听得仲飞琼心头大怒,他亮的是自己的起手式、还说“粗浅得很”,这不是说自己的“飞凤剑法,,粗浅么?”

      哼“飞凤剑法”,天下无敌,你敢小觑了我!

      仲飞琼脸色一寒,冷喝道:“你小心了!”

      喝声甫出,右脚倏然欺进,左足随着跟进,身如飞凤离地,长剑“嘶”的一声,由下而上,转剑挽花,背面过堂,划起一道圆轮般的剑光,直劈过去。

      这是“飞凤剑法”中的“飞凤追风。”

      金铁口两颗斗鸡眼,一霎不霎的盯注着仲姑娘,对方连跨两步,他也慌忙跟着跨进。右手术剑,照着样子由下而上,由后向前,划了一个大圆轮,学着“飞凤追风”。

      两人同样朝前逼进,同样挥剑直劈,面对面的迎过来,那自然是先发剑的人占了便宜。

      何况仲姑娘手上又是一柄寒光闪闪的锋利宝剑,这一剑足可把金铁口从头到脚,劈成两片。

      那知剑势劈到金铁口面前之际,不知怎的,剑尖忽然会向左一偏,劈到了金铁口的左首。

      金铁口只是依样画葫芦,学着仲姑娘的剑招,但他脚步浮动,跨出去就没个准头,人家明明是侧身欺进,他身子这一侧,就走不直,朝仲姑娘右首擦身而过。

      这一招,两个人就像操兵一般,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谁也没碰到谁。

      仲姑娘一剑落空,立即一个飞旋,转过身去。

      金铁口却一直往前,走出去了三四步之多,才回头看来,一眼看到仲姑娘已经转过身来,也慌忙站住,急急转了过来,朝岳少俊笑嘻嘻的道:“公证人,已经有一招了。”

      仲飞琼气得柳眉挑动,冷哼一声道:“好!”

      突然双足一点,双手一开一展,人影翩然飞起,长剑凌空连劈三剑,化作品字形三道剑光,直射过来。

      金铁口也学着她双足一点,双手划动,木剑向空连劈了三剑。

      剑术讲究火候,发剑纯熟自如,那就要勤辛苦练,像他这样临时学人家的招式,当然不会纯熟。

      人家双足一点,就会翩然飞起,他双足一点,只不过是足跟离地而已。人家凌空劈剑,就有三道光,排空而来,他向空连劈三剑,只是木剑晃了三晃。

      何况他是看了人家发剑的姿势,才学着出手的,自然比人家落后了一步。

      不,仲飞琼翩然如飞风,来势奇快,金铁口落后了何止一步?

      这回仲飞琼飞扑过来,三道剑光已到临头,金铁口的木剑,才手忙脚乱的向空连劈。

      岳少俊看得心头一急,暗叫一声:“要糟!”

      任何一个在场观战的人,到了此时,都会替金铁口担心。但金铁口学她的剑招,出手虽然慢了许多,却也有慢的好处,他木剑向空连点,正好和仲飞琼飞射过来的三道剑光,点个正着,只听“叮、叮、叮”三声轻响,宝剑剑尖和木剑的剑尖交接,居然被他一齐接了下来。

      仲飞琼翩然而来,就在“叮”“叮”声中,娇躯一个盘旋,又飞了回去。

      岳少俊这下看得神采飞扬,已知金铁口果然是一位奇人,剑术之奇,令人不可思诊。

      别的不说。光是他手中一柄木剑,居然和仲飞琼百炼精钢的宝剑,连接三剑,没被削断,这分功力,就非同小可!

      要知一个练剑的人,要把内力贯注在木剑上,还不算太难,但要用木剑和人家锋利的宝剑硬砸,丝毫不损,那就得以贯注在木剑上的内家真气,来保护木剑,这就不是一般内功所能奏功了!

      岳少俊正在思忖之际。只听金铁口尖沙的声音叫道:“喂,公证人,你看清楚,现在已经是第二招了。”

      仲飞琼脸若寒冰,一双凤目射出两道冷酷的光芒,杀机隐现,冷冷的道:“好,你就接我第三招吧!”

      金铁口横着木剑,尖声道:“咱们说好点到为止,姑娘剑势可得轻一点,这把木剑,是区区的吃饭家伙,削断了我就不能给人家去做法事了。”

      仲飞琼突然冷笑一声,身如彩凤,又翩然飞起。

      这回可不是离地数寸,平飞过来,而是一飞冲天,掠起三丈多高,身在半空中一个盘旋,振腕发剑。连人带剑化作一道青芒,朝金铁口当头罩落。

      这一下金铁口看傻了眼,他没有办法再依样葫芦,学她的样了,只是仰起头望着仲飞琼发楞!

      仲飞琼凌空扑落,来势何等快速,人还未到,一道剑光突然间分散开来,像缨络下垂,初看时不过四五道剑光,但落到金铁口头上三尺光景,已经参差不齐,变成了七八道剑光!

      金铁口口中“啊哟”一声,叫道:“乖乖,不得了啦!”

      赶紧一缩头,身子往下蹲去,手中木剑朝上乱划一通。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仲飞琼电掣雷奔的七八道剑光,参差下落,恰好被金铁口蹲春身子在头上乱挥乱划的木剑,每一道剑光都被他挡了一下,剑剑相接,发出一阵连珠般的“搭”“搭”之声!

      七八道剑光,全数被他接了下来,仲飞琼一个人也随着落到地上,就在此时,她突然看到一柄剑影,缓缓的递到她面前。

      这柄剑影,正是桃木削成的木剑,而且来势极缓,她明明看到了,就是躲闪不开,一下被他剑尖拍在右肩肩头“巨骨穴”上,半边身子突然一麻。右手五指一松,长剑“当”的一声,跌落地上。

      金铁口已经瞪着两颗眼珠,笑嘻嘻的站在她面前,拱拱手,尖声说道:“承让、承让,区区早就说过,咱们点到为止,区区总算幸不辱命。”

      “幸不辱命”,就是说他答应了仲飞琼“点到为止”,如今果然“点”到了也。

      仲飞琼气得是粉脸通红,但她被金铁口点到了穴道,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索性连眼睛都闭上了。

      岳少俊拱手道:“恭喜老丈,胜得太神奇了。”

      金铁口道:“喂,公证人,你快把她抱进去。”

      岳少俊道:“这做什么?”

      金铁口道:“去救人哪!”

      岳少俊道:“她能救我妹子么?”

      金铁口挥挥手道:“你不用多问,快把她抱进去就是。”

      岳少俊只得伸手抱起仲姑娘娇躯,往里走去。

      金铁口走到喷雾豹膝仰高身边,伸手拍拍他肩膀,低声道:“你替咱们守在这里,什么人都不准进庙门一步,知道么?你穴道虽解,功力己复,区区却制住了你两处奇经,天亮之前,没有区区替你活开,你就见不了日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9-918.html - 2018-01-13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 - 2018-06-23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五章 五行铸兵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毒来无恙目射异光,久闻笑望山庄地处灵杰,天高风远,虽处僻静之地,实有桃源之风。将军早知庄主声名,睽违巳久,也常常在我等面前提及容庄主的桀傲不群、淡薄俗名,只是事物繁忙,不得一唔。话音一转,容庄主不在庄中拥妻妾望美景的享福,却来此荒山野谷... - 2018-07-10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青春期,青春气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下课的时候,舒小语站在那棵硕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出神,看两只小蚂蚁为争抢米粒大小的食物而打架,进攻、防范,不亦乐乎。舒小语想笑,在人类的世界里,米粒大小的食物太小了,小到像一粒草芥,像一粒微尘,可是在蚂蚁的世界里,这粒微尘必定... - 2018-07-16
  • 冠军与小偷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28岁那年,黑人菲力斯成为全欧洲马拉松长跑冠军。  一次,他应邀到全国最大的一处监狱做演讲。面对上千形形色色的罪犯,菲力斯讲了他贫穷的童年,及他在坎坷中拼搏奋斗、自强不息、改变自己命运的经历。演讲引起极大反响,全场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 - 2018-07-16
  • 时间的光线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音乐家鲁宾斯坦经常到好友画家毕加索的画室看他画画。一次,鲁宾斯坦在好几个月内看到毕加索不断地在画同样的东西。背景是阳台的铁栏杆,近景是一张桌子、一瓶葡萄酒、一把吉他。  当毕加索画了将近五十幅同样的作品后,鲁宾斯坦不耐烦地问:“每天都描... - 2018-07-16
  • 作家偷钱释心理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这种刺激过多、过强和作用时间过久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反抗的心理现象,称之为“超限效应。”  美国人有个习惯,星期天去教堂听牧师讲道,松弛一下平日绷得太紧的神经,净化自己的心灵,从烦恼中解脱出来,好让新的一周有一个新的开始。  因此,每到... - 2018-07-16
  • 成绩倒数怎样考上北大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几乎所有认识孙宇晨的人都觉得,他考入北大是个奇迹。   2007年2月,他因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参加北大自主招生面试时,面试官甚至不知道他所就读的惠州一中位于哪个省份。   在这所在他之前从未有人考入... - 2018-07-16
  • “印错”的杂志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来到华盛顿的大街上,身后跟随着几个着便装的卫兵。当时还没有电视等媒体的传播,他只要稍加装扮就不会被人认出来,于是,他在街上很舒心地逛了好一阵子。忽然,他看到在一家名为《智慧》的杂志社门前围了一大群人,不知道在... - 2018-07-16
  • 洋洋和葆麒的梦想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洋洋和葆麒是一对相差不到1岁的表兄妹。由于家长的工作缘故,他俩一个生活在英国,一个在中国长大。俩人节假日见面虽有说不完的话,但成长环境却十分不同。   葆麒是个秀气的女孩儿,在石家庄一所小学上6年级,身兼组长、品德... - 2018-07-16
  • 麻省理工的下马威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正式领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证,还是不可避免地小开心了一下。毕竟,这个学校是理科生梦寐以求的目标。领证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一头银发的哈佛教授Dr.Treadway讲的笑话,她说:“如果你是男生,恭喜你了,你可以大肆在酒吧里吹嘘自己是哈佛医... - 2018-07-16
  • 植物园里的勒索事件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曜宇一早跟我说:“老师,昨天放学我在植物园里被勒索了。”  我大惊,连忙把他拉到一边,问个清楚。  曜宇回家要穿过植物园,到另外一头搭车。植物园说大不大,但是除了几条大路,幽僻的小径几乎没有人走,好好逛一逛还是可以逛很久的。  不赶时间... - 2018-07-16
  • 蜜蜂和苍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只昆虫妈妈怀孕了!在幸福的憧憬中,昆虫妈妈生下了两个漂亮娃娃!妈妈给它们起了非常好听的名字,一个叫蜜蜂,一个叫苍蝇!     ... - 2018-07-16
  • 小兔夜游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夜晚,明月升上树梢,皓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仿佛伴随着小兔飞飞进入甜蜜的梦乡。    在梦里,飞飞梦见了月亮姐姐约自己去夜游。便推开家门,下山去找月亮姐... - 2018-07-16
  • 露水蘑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吃饭的时候,小兔这也不爱吃,那也不爱吃。妈妈问:“吃蘑菇好吗?”小兔说:“不喜欢。”妈妈问:“萝卜呢?”小兔说:“不喜欢。”妈妈又问:“吃青菜吧?”小兔说:“我不爱吃。”爸爸说:“露水蘑菇爱吃吗?”露水蘑菇是什么样的?小兔从来没见过。他... - 2018-07-16
  • 为新生命的诞生而飞翔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1961年,艾雷罗·戴利格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埃特纳火山脚下一个平凡人家。在独特自然环境中长大的戴利格,对大自然有一种特殊的爱。  19岁时,戴利格顺利考入了巴黎体育大学。在校读书期间,他便对攀岩、登山这类挑战高度极限的运动产生了浓厚... - 2018-07-16
  • 弹琵琶的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天生不善弹琵琶的人,常常在声音效果较好的室内弹唱。听着室内回响的声音,他洋洋得意,自以为自己的嗓音非常不错。心想自己完全可以去剧场登台表演了,可他登场之后,唱得极差,台下的人们扔石头把他轰赶下来了。 这是说,有些演说家在学校里还有模有样... - 2018-07-17
  • 鹰和猫头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只老鹰,他是鸟中之王,常常在山谷上方飞翔找食物。  有一天,他看到一棵很高的松树,树上有一只母猫头鹰,同时又看到他的巢里有四颗蛋,当老鹰飞下去,到巢边准备吃那四颗蛋时,母猫头鹰很恭敬的说:  “鹰大... - 2018-07-17
  • 狗尾续貂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晋武帝司马炎死后,他的叔叔赵王司马伦野心很大。他趁晋惠帝司马衷刚即位, 就有了非份之想。当时国家还不够稳定的时候,他就和手下一起计划一项阴谋,篡夺了王位。 司马伦在当上皇帝后,竟然胡乱封官。他让他的亲戚朋友、家里的仆人和差役,都当了大官或是... - 2018-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