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两个师父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跟义母阮夫人练过鹰爪门的武功,鹰爪门使的都是手法,因此对掌法的运用,还能领悟,于是等到绿袍老人讲解完毕,他就依照使招,但听来明白,等到你练习之时,就不是这么一会事了,不是运气凝功,无法配合手势,就是划的圈不对,推出的手掌不合。

      绿袍老人看他使的不对,就立加校正,那知练来练去,始终不得要领。

      绿袍老人微微一笑道:“你以为这一招很简单么?凡是越简单的东西,一定会越难练,为师且助你一臂,你就能领悟得快些了。”

      说完,举手按在楚玉祥“灵台穴”上,一股滚滚真气直透左臂,一面要楚玉祥依照式样划圈推掌。

      楚玉祥依式使招,果觉一股真气随着自己手势运行.等到立掌推出之时,耳中听到“嘶”的一声,真气居然从掌缘发出,透掌而出!

      绿袍老人呵呵一笑道;“你现在应该体会得到了。”

      楚玉祥这回确实体会到了,他只觉师父传来的真气,循臂而上,是随着手势逐步上升,等到立掌推出,真气也正好到达掌缘,透掌而出。

      这正是自己知道如何做,而无法做到的,但经师父真气这一引导,便完全体会出来了,这就说道:“经师父这一指引,弟子已可领悟了。”

      绿袍老人点头道:“能领悟就好,你好好练吧!”

      说完转身朝左壁一个石窟走去。

      楚玉祥不敢怠慢,只是依照师父的口诀,和方才引导真气贯注手臂,由臂而腕,由腕而掌的路线,一遍又一遍的苦练,也不知练了多少时间,渐渐的总算基本合式了。

      一看日头,竟然业已偏酉,腹中觉得饥饿,不觉停了下来。

      只听左首石窟中传出师父的声音笑道:“徒儿,你怎么停下来了?是不是肚子饿了?”

      楚王祥应了声“是”。

      绿袍老人已从左首石窟中走出,含笑道:“这座岛屿,孤悬海外,人迹罕至,吃的东西,可说遍地皆是,你随为师来。”

      他走至洞口,俯身取起一把生了铁锈的铁锹,朝外行去,一面说道:“外面这片松林,就有吃不完的获苓,松子,左首石壁下还有黄精,如果你想换换口味,只须走远些,西首一片平地.还有不少野生的果树,桃李成蹊,地上有野粟、蕃薯.就是住上十年二十年,也够你吃的了?”

      楚玉祥听得暗暗叫苦,心想:“看来这三个月,只能吃黄精、茯苓裹腹了。”

      绿袍老人领着他来至林中,在一棵高大的松树底下,掘了几锹,便掘到了一大堆茯苓,然后又领着他在石壁下掘了一堆黄精,又采了许多松子,才回转石窟。

      绿袍老人要楚玉祥把掘来的茯苓、黄精,在石窟里首岩壁下一个小水潭中,洗去泥土,就拿起一个吃起来。

      楚玉祥从未吃过,觉得新鲜,也拿起一个黄精,咬了一口,只觉入口微甘,细嚼之后,还有一股清香气味,也就吃了个饱。

      不多一会,天色已经渐暗下来。

      绿袍老人令他把吃剩的黄精、茯苓、松子收起,就到右首石室中练功。

      右首这个石室甚是狭窄,大概只容得一个人坐卧,除了中间放着一个圆形的石蒲团,就别无他物。

      楚玉祥忽然发觉自己不点灯也可以看得见事物,心里不由一怔,继而大喜过望,心知船上这七天工夫,内功精进甚多,师父说自己“太素阴功”初得门径,自己不过初得门径,就已目能夜视了。

      当下不敢怠慢,就在石蒲团上盘膝坐好,缓缓调息,运起功来。

      那知时间稍久,人坐在石蒲团上,渐渐感到寒冷,这股寒意竟是从石蒲团上传来的。

      他觉得奇怪,照说在石上坐久了,就不该冷了,仔细用心检查,才发现石蒲团中似有一缕阴寒之气,由“尾庐穴”传入,散布全身。

      这缕寒意似有若无,初时因自己正在运功行气,自己练的又是“太素阴功”,寒意不知不觉渗入自己真气之中,还并不觉得,时间一久,渗入的寒意渐渐积多了,才感到身上有了寒意。

      心中不禁惊疑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停下?还是继续运功,不去理它?但继而一想:

      “师父要自己在这间石室中练功.莫非另有深算?那么身上虽觉寒冷,就应该继续支持下去。’一念及此,就忍着寒冷,一心一意的调息行功,再也不去管它。

      阴寒之气,不绝如缕,不断的从“尾庐穴”渗入,进间越长,体内积聚的寒意越多,因为他一直在运行真气,混合在一起,运转全身,直冷得他身子不住的发抖,连牙齿都在一直打战。

      楚玉祥咬紧牙关,运功不歇,等到天色渐渐黎明,他已经冻得嘴唇发紫,但一个晚上,总算给他坚忍着支撑过去了。

      他缓缓跨下石蒲团,揉揉冻得发麻的四肢,走出石室,又去练那一记掌法,经过一夜运功,这招掌法,行气发掌,居然有如水到渠成,立掌推出之时,隐隐有一股真气,从掌缘透出,使得似是比昨晚熟练多了,心中方自一喜!

      只听绿袍老人呵呵一笑道:“真是难得,这第一招掌法你居然只化了一天时间,就练得已经差不多了。”

      楚玉祥急忙转过身去,垂手叫了声:“师父。”

      绿袍老人含笑问道:“你昨晚感觉如何?”

      楚玉祥道:“弟子正要禀告你老人家,弟子昨晚坐在石蒲团上练功,先前还不觉如何,后来越坐越冷,几乎忍受不住“哈哈!”绿袍老人大笑道:“但你结果还是忍住了,是不是?”

      楚玉祥道:“弟子发觉那石蒲团中似有一缕阴寒之气,渗入体内,心想师父要弟子在这间石室中练功,也许是另有深意,所以弟子勉强忍住了。”

      “很好,你果然不负为师一番苦心。”

      绿袍老人点着头,嘉许的道:“那石蒲团下,本是一处泉眼,可能通向地底,经常有阴寒之气从泉眼中宣泄喷出,为先师发现,就用这个石蒲团把它盖住,正好本门练的是‘太素阴功’,这阴寒之气给石蒲团压住,阴气透石而出,为数极微,练习本门阴功,正好缓慢吸入地底阴气,收为己用,对本门阴功。可说有事半功倍之效。”

      楚玉祥道:“原来这里是师祖修真之处。”

      绿袍老人微微颔首道:“这里也是为师修真之处,你三月之后,另有去处,为师就不再出去了。”

      楚玉祥觉得师父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似乎极为伤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绿袍老人挥挥手道;“快去洗把脸,吃过早餐,为师就可以教你第二招了。”

      楚玉祥走到水潭边,掬水洗了把脸,早餐当然又是黄精、茯苓、松子,师徒两个吃了个饱。

      绿袍老人就开始传他第二招掌法,楚玉祥用心谛听,这回因第一招有了基础,很快就能领悟,就独自用功练习。绿袍老人出去采了许多不知名的山果回来。

      一天过去,晚上楚玉祥又在右首小石室中跌坐练功,现在他知道这石蒲团下面渗上来的阴寒之气,对自己练习“太素阴功”,有极大的益处,自然要竭力忍受。

      这样直到七天之后,练功时坐在石蒲团上。虽然还觉寒冷,但已经不觉奇寒澈骨了。师父传给他的三刀——三记掌法,也已经练习纯熟,火候虽浅,却能够收发由心。

      第八天早晨,绿袍老人命他到洞外去折了一支三尺长的松枝,说道:“当年为师这太素三刀,就足足化了一个月时光,你却只有七天工夫就练会了,可见你天资聪明,领悟力极强,但你虽然学会了,今后仍要继续的练,才能精益求精。从今天起,为师就传你十三剑了,当年为师练这十三剑,就化了两个月功夫,才练会的,以你的悟性,一天练一招,十三天就可练会了,为师说的练会,只是能够记住练法,基本合式而已,至火候如何.那就要靠你自己去练习了;但你仗着悟性,可以把三刀、十三剑在一个月内练会,惟有内功,是无法速成的,你仍须在这里练上三个月,才小有成就,好了,现在你听仔细,更须看得仔细,为师传你第一招剑法……”

      当下他口中说着练剑的要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119-963.html - 2018-05-31
  • 第二十二章 夜入石母岭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道:  “裴兄弟,你们都回来了?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 - 2018-06-02
  • 第二十五章 瘟疫道人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西门大娘道,“所以咱们趁目前还没有发作,就得去找上他,等到发作还来得及?”  阮伯年拱拱手道:“老嫂子,瘟疫道人今晚一走会来,咱们最好以静制动,不可让对方警觉,才能把他擒住,目前千万鲁莽不得,二位还是坐下来,咱们好好计议计议。”  楚玉... - 2018-06-02
  • 第二十六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一个飞身扑下,一个虽没站起,双掌已经往上迎击,两人四只手掌自然很快就接触了。  但听“啪”的一声,四掌接实,楚玉祥才把运集在掌心的功力透掌而出。  就因为他飞扑下击之时,并没把凝蕴在掌心的内力发出,是以击下的双掌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有强劲...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二十四章 东方第一剑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石母不防他右手使剑的同时,左手会劈出一掌来,而且掌风奇寒,分明连厉神君的“太素阴功”都已传给了他,一时之间不敢硬接,杖头点地,身形倏然向左飘出。  仅仅一招接触,石母就接连两次飘身闪退,直看得终南五剑和三手真人、东门奇等一千成名多年的高... - 2018-06-02
  • 第二十三章 掌废毒母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邵若飞道:“我正要找你交出火烧玄女宫的人……”  石母一摆手道:“若飞,事情一件一件的来。”  接着朝楚王祥道:“年轻人,老身可以告诉你,邵若飞是老身门下大弟子,老身派她主持茅山玄女宫。从未和江湖人有过过节,老身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2018-06-02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十章 夜闯七星岩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汕汕笑了笑道:“道兄又误会了,兄弟只是怕他们有失,才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详细情形兄弟也不大清楚。”  一面朝丁盛问道:“丁老弟,还是你来说吧!”  丁盛道:“晚辈是跟着他们留下的记号来的,钱电,你说说看。”  钱电道:“属下四人是暗... - 2018-06-01
  • 第二十八章 幡然醒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切齿道:“晚辈爹娘落在他们手中,如果不能把爹娘救出来,晚辈何以为人?”  茅四道长点头道:“你现在当然可以去了,你可知道厉神君传你太素阴功,和祖老道传你纯阳玄功,究是有何用意:因为只有把这两种神功融会贯通后,才能抵挡得住勾漏山君的... - 2018-06-02
  • 第二十一章 火焚玄女宫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跨上石阶,林仲达就低声道:“师弟,东门前辈、丁大哥、东方兄弟,武功都是极高的人,但都落到了玄女宫的手中,只怕另有缘故,等会见到宫主的时候,务必小心,当心她的诡计。”  楚玉祥一楞,点头道:“二师兄说得极是,我也这样想,以东门前辈的一... - 2018-06-02
  • 第二十九章 三女作前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李云又道:“总堂主,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你禀报。”  丁盛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李云道:“属下去禀报两位南大侠,(东门奇夫妇改扮为南荒双奇,一个叫南方豪、一个叫南方侠)他们听到东方少侠夤夜走了,就急着上路,要属下转告总堂主。他们... - 2018-06-02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第三天。  书房里不时传出一两声清朗的大笑。  今天三月十五,是石盟主和几位知交一年一次聚会。  只要听主人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宾主交谈的一定是愉快。  总管屈长贵,就站在书房门口花棚底下,随时准备听候呼唤。  总管,本来就不好干,一府... - 2018-11-29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十二章 步步陷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陆长荣朝下面六席的人拱拱手道:“诸位快请坐下来用饭吧!”  阮传栋道:“陆老弟昨天赶来就好,镖局是昨天复业的,场面热闹极了,裴盟主和江南几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到了。”  陆长荣道:“小侄还是十天前就听到消息,先前还不敢相信,还是几个镖局的朋... - 2018-06-01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七章 计解群迷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道:“陆总管棋下得很好吗?”  裴允文道:“陆总管下得好极了,兄弟从来就没有赢过他。”  楚玉祥回到宾舍,阮传栋已经睡了,他不敢惊动,悄悄脱衣上床。  下棋,绞了不少脑汁,依然好久没有入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才脖陇睡去,忽然听到对... - 2018-06-01
  • 第三章 蛛丝马迹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迎面是一排五间楼房,雕楼飞檐,甚是气派。  白胖老者陪着笑道;“二犬子住在西花厅,楚少侠请随老朽来。”  他领着楚玉祥由西首回廓折入一道腰门,门外是自成院落的一个大院子,花木扶疏,更是清静,两人踏着石砌花径,来至一座精致的敞轩前面。  ... - 2018-05-31
  • 第四章 江南分令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林仲达身躯陡然一震,张目道:“师弟认为这丫头和……”  楚玉祥摇头笑道:“不,二师兄想到那里去了,小弟只是觉得镖局开业之事,还须仔细商议,因为仇人是在暗里,目前对方并不知我们有什么行动,甚至连找我们这些人,都没放在他心上,但一旦镖局复业... - 2018-05-31
  • 第五章 初露锋芒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忽听楼上有人高声吆喝着:“全老爷子到这声吆喝传到楼上,立时有两名酒保迅快的朝楼梯口奔了过去,一左一右垂手伺立,只要看他们鞠躬如也,足恭唯谨的模样,这位全老爷子准是巢县的大人物了。  接着但听一阵楼梯响,上来的人.一个个冒了上来... - 2018-06-01
  • 第一章 花令行天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南京,古称金陵,又叫石头城。龙蟠虎踞,六朝繁华。清凉山是南京西区的著名胜地,东山麓有一座善庆寺,寺内的扫叶楼,为文人品茗谈诗的好地方,登楼远眺,城郭河山,尽入眼底。  扫叶楼的西南,有一座清凉门,在历史上是古石头城的遗址,形势险峻,城墙... - 2018-05-31
  • 第六章 江南盟主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且慢!”  这喝声出之于万少骏之口,方才他长剑已经离鞘,就被楚玉祥接了过去,一直未曾还鞘,眼看楚玉祥两掌震退秃狼东门奇,母豹更是连他一招都没接得下,就连连后退,细看楚玉祥出手三招,也并无什么奇奥之处,心头自然不服。  西门大娘要走的人... - 2018-06-01
  • 第一章 春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近晌时分,雨又下了起来。这是苏城二月惯有的霪雨,细密而又黏腻,不动声色间已润湿了悒翠轩面东的雕窗。茶客们都在凝神听曲。轩中有胡琴声声,宛转悠扬,如同一道活泼泼的泉水在月下蜿蜒流淌,不时更有笛子吹出几个短促的音调相和。  一曲奏罢,奏琴的... - 2018-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