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反击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从南侧延向后方的敌人足有五百余骑,来势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逼近里许,马背上的沙盗均是一身黄衣,在夜幕的掩护下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就若是一群扑面而来的沙尘暴。

      冲来的沙盗均是人人双腿夹住马鞍,两手张弓搭箭,一任马速迅疾,却稳若磐石,显示了极为精深的骑术与久经战阵的悍勇,看来只要迫入射程,箭矢便会雨点般袭来。

      而避雪战士的前方才是沙盗的主力,约有一千余骑,人人手执利于马战的重兵器,并不急于杀来,依然保持着稳定的阵型,不偏不倚地拦住避雪战士的前进方向,静待援兵收拢包围圈。

      呼无染心头一沉。看此情形,沙盗分明是有备而来,算准了己方的行军路线,早早设下了埋伏。本来自己打算在前方的绿洲扎营,虽未必避得开敌人,但总好过现在被迫入包围中。可是红琴刚才的负气而走,令得自己也失了镇静,不能及时料敌先机,导致陷入被动。如今情势危险至极,幸好他及时发现了埋伏,尚不致于被敌人严严实实地包围,还有北面一侧退路,不过看敌人并不急于冲锋,莫非就是想把己方迫入沙漠深处后,再慢慢吃掉。

      柯都亦料不到沙盗出现的声势如此惊人,饶是他久经战阵,此刻也不由脸色发白。己方三十名战士面对足有上千的敌人,自是毫无胜望。眼望呼无染:快下令往北方撤退!

      呼无染见得红琴已然回到阵中,心中稍定,擎刀在手,立下决断,眼望自己的副手艾穆:你带领兄弟排开驼阵,尽力阻敌。

      柯都大惊:你不是要硬拼吧?!

      呼无染冷然道:你和我,护着红琴走。

      柯都凛然道:铁血战士绝不会抛开同伴先走

      你要想死就留下吧!艾穆打断柯都的话,与呼无染的双手重重一握,转身号令避雪战士将骆驼跪围成一排,再卸下羊皮厚厚地铺在骆驼身上,不几时已建成一个简单的小型战垒。

      呼无染已来到红琴身边,也不多说话,牵起她的白马缰绳,往北方无敌人的一侧驰去。百忙中还不忘转头招呼柯都:走!

      柯都愣了一下,立在原地不动,对着避雪战士大吼一声:快逃吧,留下来只能送死!

      艾穆转头冷冷看了柯都一眼,反转刀背重重拍在柯都的马臀上,战马一声长嘶,带着柯都追着呼无染与红琴的方向去了。

      柯都心头大震,从艾穆的那一眼中,他不但看出了必死的决心,亦看出了一份无怨无悔。

      嗖得一声,来自敌方阵营的第一支弩箭已然射了过来

      柯都追上了呼无染,三人并骑往沙漠腹地走去,起初犹听得身后杀声震天,不一会终归平静。

      现在只有雪莲与宝珠了。呼无染反手拍拍背上的包袱,再看一眼红琴的背影,对柯都淡淡道:希望见到铁帅的时候,你能说明羊皮的去向。

      为什么要他们白白送死?柯都心中不忿,对着呼无染大叫。

      呼无染长吐了一口气:他们不是白白送死,他们的死是有价值的。

      什么价值?

      你、我、红琴的安全!呼无染一字一句地道。

      柯都不解:可我们完全可以一起走。

      红琴咬紧嘴唇:在沙漠上,没有人可以比沙盗的速度更快,他们有一套独特的驯马之术,若是我们一起走,那就谁也走不掉。

      柯都痛声道:可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就算碰见小股的沙盗也难有胜算

      呼无染淡淡道:我们还有选择吗?

      柯都呆了一下。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亦只有呼无染才能及时痛下这样的决断吧。可是,他的心里总是有种逃离战友的感觉,无法释怀。

      红琴黯然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呼无染眼望前路,似解释又似在自言自语:每一个战士出发的时候,就已做好了随时为避雪城牺牲的准备。

      柯都亦劝道:公主殿下不用自责,狂风沙盗一出现就是上千人,显然是早就得知了情报,要制我们于死地。不知不觉中,他已俨然以我们来称呼了。

      呼无染长吸一口气:他们不会白白牺牲的

      红琴眼中闪过一道与她的骄弱截然不同的坚定之色: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呼无染的眼中亦闪过一丝沉痛:是的,为了兄弟们的信任,我们一定要活下去!

      信任!!!

      柯都心中猛然一震,他忽就知道了刚才艾穆看向自己的那一眼为何有着他所不解的无悔无怨。

      因为,那些用自己的血肉阻止敌人的避雪战士都坚信,他们是在做出应该的牺牲!他们亦都知道,自己不会白白牺牲,他们相信呼无染一定会把红琴与凝露宝珠按时送给铁帅,来换取避雪城的安宁。

      而呼无染与红琴,大概亦是在做出他们的牺牲吧!

      柯都沉默良久,直到这一刻,他似乎才真正明白了避雪城人的尊严。

      走出半里,呼无染翻身下马,贴地伏听,脸色一变。喃喃道:奇怪!

      柯都问道:沙盗追来了吗?

      不!呼无染重新上马,望着眼前一道道起伏不定的沙丘:他们竟然列队缓进,而不派快马追赶我们?这是什么缘故?

      柯都思索片刻:如你所说,也许沙盗的目的就只是阻止我们,不让我们及时见到铁帅

      呼无染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形:敌人设下如此声势浩大的埋伏,显然是侦察清楚我们的行迹方谋定后动,意欲全歼。他轻轻摇头,若有所思:你不明白我们与沙盗间的恩怨,就连酷烈王子的亲兄弟亦是死在我手上,他不可能就这般轻易放过我!

      柯都傲然道:沙盗既然查清楚了我们的情况,自是知道我的存在。不管酷烈如何强横,对铁帅总是有所顾忌的,恐怕他也不愿意背上杀害铁帅近卫的罪名吧?!

      呼无染耸耸肩膀:在这片沙漠上,酷烈王子不会怕任何人。

      柯都注意到呼无染每次提及酷烈时总会加上王子,他心想,这或许就是一种对敌人的尊敬吧,即便是如避雪城与沙盗这样的世仇。

      红琴亦陷入思考中:沙盗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避雪城的人,不管是什么原因。

      三人口中说话,马速却不放慢。

      柯都对呼无染问道:好吧,我们暂且认定沙盗不可能为了任何原因放过避雪城的人。那么为何沙盗北侧不设埋伏,要给我们留下一条逃路?

      红琴道:毕竟事起仓促,也许他们根本来不及布置人手将我们团团围住。

      柯都想了想,沉声道:所谓知已知彼,避雪城想来对沙盗的藏匿之道应该很有体会吧!

      呼无染与柯都双目互望,刹时灵犀相通,心有所悟:对!若是沙盗没有早早设好埋伏,探路的战士断不会发现不了沙盗的踪迹?

      柯都心中不由发冷:那么,敌人是故意给我们留下北侧的路了?

      话音未落,红琴座下白马一声长鸣,双足已然陷入沙中。

      呼无染惊呼一声:流沙!他立刻明白了一切,沙盗是绝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的,之所以留下一条路给他们,那是因为这里是曝火沙漠中的可以吞噬一切的流沙沼泽!

      呼无染对着红琴大喝一声:不要停下,加速绕回来手中紧握马鞭,只要红琴陷入沙中,便立刻冒险上前相救。

      红琴应声奋力鞭马,那白马极是通灵,觉得足下酥软,晓得不妙,当下长嘶数声,尽力一跃,带起大蓬的沙土,总算从流沙中脱身而起。足不沾地、风驰电掣般拼力飞奔,在红琴的驾驭下绕了一个大圈子转了回来,直至脚踏实地,方才缓步踱到呼、柯二人的身边。

      沙漠中的流沙与草原上的沼泽是不同的。草原上的沼泽都处在水洼中,极好辨认,而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上,看似处处都是一样的漫漫黄砂,其下却是大有分别。一旦人畜踏入流沙区域,起初尚不觉得,走几步便会陷足其中。且流沙吸力极大,稍一挣扎便会越陷深越深,直至没顶。再吹过几阵风后,外表看来又是一如平常,是以在沙漠中时常会有无缘无故的离奇失踪

      而此刻,横亘他们三人的面前的正是这片险地。

      流沙沼泽是沙漠中的禁地,就连纵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97-974.html - 2018-06-20
  • 第二章 绸缎庄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放开我,放开我!骤然传来的吵闹声,引得陈默转过头去。他看到方才那个秦掌柜,让两三个长虹门弟子拦住了,正在扭打之中。  关胜刀突然道:等等,这不是秦掌柜么?秦掌柜身上衣衫零落,早有几处血迹,有些显然是与这些长虹门弟子撕打间弄出来的。他面孔... - 2018-07-11
  • 第二章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道路渐由平砥变为崎岖,两三个时辰后就进入了曹原岭余脉之中。青龙涧傍行山道,春日水势颇大,有的地方己经冲动了路基,道面不甚平整,马匹的奔速也不得不慢了许多。不过在山峦的棱线被拂晓晨光勾勒出来时,他终于看到了神秀关头... - 2018-07-15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章 二字天书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带人下了伏藏山,一路上不发一言,众人眼见巧拙为天雷所击,化得一点踪迹也没有,心中都是有些隐隐的惶惑,偷眼看到明将军凝重的神色,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刚刚到了山脚下,明将军转头望向季全山与齐追城,巧拙九年来处心积虑,其所图决不可轻视... - 2018-07-10
  • 第二章 破阵子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莫说弓刀事业,依然诗酒功名。千载图中今古事,万石溪头长短亭。小塘风浪平。  一、*怕*  傍晚的江南官道上,悠悠行来二个少女。  一影浅绿,一影素蓝;一人娉婷,一人窈窕。  正是八月初秋时分,天色已沉,白日中人来人往的官道上除了这二个少... - 2018-06-21
  • 彩云镇传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伦丁先生在一次旅行中,发现了一个奇妙的镇子——彩云镇,那里的一切都由彩云构成,美轮美奂。他还有幸得到了彩云镇人们热情的接待。回去后,伦丁先生忍不住开始宣传,当全世界的人们迫不及待地去看彩云镇时,它却凭空消失了……  在印度洋凯尔盖朗群岛... - 2018-07-11
  • 第二章 千万人吾亦往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历鬼判官龙。  南风北雪舞。  方过一水寒。  得拜将军府。  这段话说得正是当今邪道的六大宗师级的人物。而其中被称为将军府第一道屏障的一水寒便是面前这位冒充鲁秋道的水知寒将军府的大总管。  刘魁此时方才知道面前这位笑谈间气势天成的鲁秋... - 2018-06-23
  • 第二章 相见不欢_绝顶_故事大全
  •   岳阳府洞庭湖边的一家酒楼上,一位三十余岁,面容英俊,气宇轩昂的青衣男子在酒桌边临窗而立,似在遥望洞庭秋色,又似在想着什么心事。最奇特的,是他身后一个长形包袱,略高过头顶。  荆楚大地,幅员千里,凌然万顷。洞庭湖近看碧波荡漾,鱼龙吹浪,湖... - 2018-06-30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章 惊梦惊梦 无涯无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月朗。  星稠。  夜深沉。  人呢?  人已惘然。  她的眉宇浓烈而郁黑,让他想起了荒芜在原野上的草。  她的眼睛清洌而恣意,让他想起了辉耀在天空中的星。  她的脖颈在月光下白皙而粲然,突然的就像一种浮上心头的悱恻。  她的呼吸在子夜... - 2018-06-27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十章 凋芳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这几日红琴粒米未进,说也奇怪,当初在曝火沙漠中几日不食是那么的难熬,而现在一心求死,却觉得死亡离自己仍是那么遥远。  这些天柯都尽心服侍她,她却不肯原谅他,话也不多说一句,柯都亦只好整日守在帐外,不忍看她那充满着敌视的目光。  红琴对送... - 2018-06-20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一章 惊变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天色已渐沉,落日的余晖将西边的天穹染得一片艳丽,着了火般的云彩如一锦飘曳的缎幅。尚未完全落下的太阳仅露一线,在起伏的沙丘交掩下,就像一弯红色的眉毛。  呼无染却无心欣赏这大漠中的落日美景。鞭马、放缰、飞驰,策骑冲到队伍的最前面,不紧不慢... - 2018-06-20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避雪传奇 楔子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1.沙漠曝火  黑色的砾石。赭黄的沙丘。盘旋的苍鹰。触目的枯土。  放眼望去,一盘猩红浑圆的落日紧贴着曝火沙漠的棱线,将沉未沉。地表上腾起一片灰蒙蒙的沙雾,空气也仿佛被这巨大的沙罩所密封,不再流动。  砂粒总在不耐烦地荡动、翻滚、汇集、... - 2018-06-20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