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盘问_沙海

  •   他没说完我上去就是一顿胖揍,心说老子还怕你妹妹,管你妹妹是粽子还是妖精,都赶快拉出来溜溜,让你也看看,爷之前的苦日子不是白过的。

      我狂锤林其中的时候,把被蠪侄整的这一天半的怒火全部都发泄了出来,打得他满地爬,王盟看我这样子都惊呆了,以前没见过我是这样的脾气,估计以后要工资都不敢了。

      打了半天也不见他的妹妹出来,我也累了,坐到沙发上喘气,他被我打的满脸是血,靠在墙壁上,不停地捂着自己的鼻子。

      以前我还会在这个时候同情同情这种人,现在看着就是冷笑,人在劣势中总是显得值得同情,但是我弱势的时候,他是怎么来看我的?

      我点上一根烟,就问道:“你妹妹呢?”指了指房间里的书架:“是不是还在那个盒子里?”

      王盟识趣的把盒子捧了出来,放到我的面前。我指了指盒子:“你叫。我也想认识一下。”

      “你不要逼我,我妹妹出来了,你是跑不掉的。”

      我甩掉自己的上衣,让他看我满身的伤疤:“你把我丢在山里的时候,觉得我能跑的掉吗?”

      “是你自己要去的,我没说要陪你在那儿呆着。”林其中说道。

      “你知道那儿有那种东西对吧?”我听着火又上来了:“你就希望我死喽?”

      “我没有义务什么都告诉你。”林其中在地上找到被我踩碎的眼镜:“我说了是你自己要去的,至于会发生什么,和我没关系。”

      深深的厌恶感和恶心,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人太多了,才会有那么多极品的事情发生,对于我来说,你要么干脆就是一个恶魔,所做的所有事情,都能为你带来快感,那么至少我不会觉得反胃。

      这个人,内心卑鄙到了极点,竟然还能振振有词的把自己撇干净,连负罪感都不想有。真是可怜又卑贱的生物。

      厌恶到极限,我反而放松了下来。

      老太太不在家,应该是买菜去了,即使是老太婆,我也觉得一定和这件事情有关,林其中这种人,一定非常善于撒谎,和他认认真真讨论问题是没有意义的。我以前就是犯了太多这种傻。

      但是那个老太太,人格上有一些问题,对于儿子有一种深深的厌恶,如今看来老太太还是直脾气。但是毕竟林其中是他的儿子,我制服了这王八蛋,老太太应该会讲真话。

      如今这段时间,就是要让林其中知道我的立场。让他在压力下说错话。

      我抽了一口烟,拍了一下面前的盒子:“所以嘛,你妹妹也是我让你叫的,你叫出来和你也没有关系。”

      “你不明白她的可怕。”林其中就笑了,“你这么说是因为你不明白她的可怕,你会后悔的。”

      我看着林其中的眼神,他笑得很抽搐,似乎是有点失控。

      我冷笑了一声,伸手去揭开那只盒子的盖子,同时也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一下从盒子出来,我不至于猝不及防。

      就在那个一瞬间,我看到林其中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

      那不是恐惧,或者是紧张。那是一种期待,还有得意。

      我把手缩了回去,狠狠吸了一口烟,他眼中的得意和期待瞬间消失了,而且他用极快的速度,消灭了脸上的情绪。

      这是个计谋,是他早就想好的,脱身之计。

      他妹妹只是激我去拿出这只盒子,打开这只盒子的说辞。他的目的和他妹妹没有关系,他只是希望我打开盒子而已。

      盒子里面是什么?

      也许是一个小规模的炸弹,或者其他的杀伤性的机关。

      从人肢体和脸部的细微变化,真的能看出太多的东西。幸好我现在的理智已经可以控制情绪,否则我早就中招了。

      “你害怕了。”他继续激我。刚才我情绪上来之后,他的激将法无法被察觉,如今则有点太假。

      我不理会他,继续抽烟,他不停地用语言来激我,我都无动于衷,只是默默的抚摸那只盒子。好几次,我都假装要打开盒子。

      每一次,都会引起林其中的情绪变化,即使他隐藏得很好,我仍旧能从呼吸和身体忽然绷紧的程度意识到,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只盒子上。

      不过十几次之后,林其中意识到我在耍他,整个人缓缓就垮了下来。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别骗我,我等下还会问你老娘的。”我点燃一根香烟,丢给他。

      他接起来,抽了一口,抬头:“你打死我吧,我说出来就死定了,你打死我,我觉得你下不了这个手,当然我也不敢肯定,但是我决定赌一赌,如果你不敢打死我,你就走吧,你什么都不会知道。”

      我吸了口气,心说我纯良的外表和内心又给我惹麻烦了。

      确实我不能弄死他,这人眼力不错,黑瞎子教我的气氛压迫法应该也不会管用。

      “之前的事情,我没有骗你。只是有一部分没和你说。”林其中说道:“那部分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我妹妹不是在马路上被轧死的。她死在那个煤矿里,当时,我们两个顺着路一直走到了那个煤矿——我们两个是逃出来的,他们并不是在开采煤矿。”

      林其中如果在那个时候看到了煤矿的情景,他看到的应该是开采蛇矿的景象,这些蛇需要保存在人体腐烂的环境下,那些大缸之内的人油就是保存蛇的容器。场景非常诡异。

      “你妹妹是怎么死的?”我问道。

      “她,其实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死了,她也许并不是死了,而是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林其中道:“她掉进了煤矿里,我把她拉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身上全是蛇。我背她到家里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气了,但是第二天,她又开始动了起来,像蛇一样的动了起来——她被蛇附身了。”

      我默默的听着,知道大概是怎么一回事情,看着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林其中继续说道:“你活着回来,应该也去过那个煤矿了对吧?”

      我点头,林其中说道:“你看到了那只狐狸对吧?”

      “你活着,那只狐狸死了吧?”

      我点头,他道:“那只狐狸不是为了不让外面的人进去,那只狐狸是为了不让煤矿里的东西出去,你知道你没死,你会害死多少人吗?”

      “是你害死的。”我淡淡道,他仍旧在激我,但是这种方式对我没用,不过,他说的也许是对的,那么,四周黑飞子的集结,就可能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应对煤矿附近的失控了。

    “看的出,你应该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从那个煤矿里带出了一样东西,也许你有兴趣。我用这个东西,换我的自由,其他的你也就别问了,成交不成交?”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33&f_id=759 - 2015-12-29
  • 第四十章 兴师问罪_彩虹剑
  •   “哦,哦,你看,我老人家几口老酒一喝,就糊涂了。”笑面神丐用手一拍后脑,笑道:  “来,来,我给大家引见,这位是我老人家小老弟的媳妇儿,我小老弟,就是人称终南醉叟的便是,她可也不是等闲之辈,四十年前,江湖上出了名的女煞星,大家都称她夺命... - 2017-12-25
  • 第四十章 花主逞威_珍珠令
  •   郝飞鹏自然不会放过有利于他的机会,没待牡丹落地,口中暴喝一声:“贱婢看剑!”右腕一振,长剑横推而出!这一招,是他凝聚了全身功力发出来的一剑,势道之强,无与伦比,但见一片耀目精光,扩及数尺,像匹练般席卷而出,在他想来,这一剑猝起发难,牡丹... - 2017-12-24
  • 第四十章 窥穴岂无因似真实幻 问心原有愧接木移花_纵鹤擒龙
  •   却说尹稚英暗运真气,发觉只有“肩井”穴上,依然麻木不仁,穴道受制。心知脱困非遥,不由大喜过望,立即凝神运功,把全身真气,汇集右肩,迎着“肩井”穴上攻去。海南碧落真君,能在正邪各派之外,别树一帜,睥视武林,数十年来无人敢惹。江湖上人只要一... - 2017-12-28
  • 第四十章 老龙化身_引剑珠
  •   山岭起伏,地势渐渐荒僻!  两个灰衣老人脚下丝毫没停,一直奔上一座小山山顶,才倏然停步。  秃尾老龙急忙举目瞧去,山顶一块大石上坐着一个人,月光之下,这人一身宽大黑袍,白须垂胸,赫然正是毒沙峡主!  只听他冷冷问道:“人拿来了么?”  ...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反者道之动①,弱者②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③,有生于无④。[译文]循环往复的运动变化,是道的运动,道的作用是微妙、柔弱的。天下的万物产生于看得见的有形质,有形质又产生于不可见的无形质。[注释]1、反者:循环往复。一说意为相反,对立面... - 2017-12-31
  • 第四十章 鹿长庚这一掌虽然只是出手相试_东风传奇
  •   鹿长庚这一掌虽然只是出手相试,使了五成力道,但手掌这么一扬,就有一股强猛无比的力道,应手而生,朝前涌撞过来。  谷飞云早已听辛七姑说过,鹿长庚的翻天掌比密宗大手印还要历害,一见对方掌迎面击来,立即身形一晃,避了开去。  他本来的师父孤峰... - 2017-12-18
  • 第四十章 老龙化身_引剑珠
  •   山岭起伏,地势渐渐荒僻!  两个灰衣老人脚下丝毫没停,一直奔上一座小山山顶,才倏然停步。  秃尾老龙急忙举目瞧去,山顶一块大石上坐着一个人,月光之下,这人一身宽大黑袍,白须垂胸,赫然正是毒沙峡主!  只听他冷冷问道:“人拿来了么?”  ... - 2017-12-30
  • 第四十章 我们被掳掠第二十五年_圣经
  • 40:1我们被掳掠第二十五年,耶路撒冷城攻破后十四年,正在年初,月之初十日,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降在我身上,他把我带到以色列地。40:2在神的异象中带我到以色列地,安置在至高的山上,在山上的南边有彷佛一座城建立。40:3他带我到那里,... - 2017-09-19
  • 第四十章 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_圣经
  • 40:1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他垂听我的呼求。40:2他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脚步稳当。40:3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要倚靠耶和华。40:4那倚靠耶和华,不理会狂傲和偏向虚假... - 2017-08-20
  • 第四十章 安慰我的百姓_圣经
  • 40:1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40:2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又向他宣告说,他争战的日子已满了,他的罪孽赦免了,他为自己的一切罪,从耶和华手中加倍受罚。”40:3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或作“在旷野,有人声喊... - 2017-09-05
  • 第四十章 恶帮令渐露颓势 持正义武林有望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事
  •   燕子翔已经脱胎换骨了,这天在镇上购物,巧的是又遇上了认识他的武林人物。三个人之中有一个拍拍他的肩胛,道:“你是不是在‘后庭花’挂过头牌?”  燕子翔大恨,也是此人合该倒霉,一出手就把他砸了出去,另外二人大骇齐上,居然也未接下五招。  此... - 2017-12-31
  • 第四十章 尼布撒拉旦将他从拉玛释放_圣经
  • 40:1耶利米锁在耶路撒冷和犹大被掳到巴比伦的人中,护卫长尼布撒拉旦将他从拉玛释放以后,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40:2护卫长将耶利米叫来,对他说:“耶和华你的神曾说要降这祸与此地。40:3耶和华使这祸临到,照他所说的行了,因为你们得罪耶和华... - 2017-09-12
  • 第四十章 痴情铸大错_北山惊龙
  •   常老大阴恻恻的道:  “只怕没有这般容易打发!”  任五姑突然放下大铁椎,指着常老大喝道:“常老大,你‘大力鹰爪功’称雄陇中,老婆子就领教你几手试试!”  说罢,凝聚功力,一掌劈出!  常老大喉头阴嘿了声,右手化爪,猛向任五姑手腕抓去。... - 2017-12-14
  • 第四十章 强辩的岂可与全能者争论_圣经
  • 40:1耶和华又对约伯说:40:2“强辩的岂可与全能者争论吗?与神辩驳的,可以回答这些吧!”40:3于是约伯回答耶和华说:40:4“我是卑贱的?我用什么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捂口。40:5我说了一次,再不回答;说了两次,就不再说。”40:6于是... - 2017-08-14
  • 第四十章 敞轿上端坐着一个一头白发老妇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敞轿上端坐着一个一头白发、鸩脸瘪嘴的缁衣老妇,笑声虽歇,但她嘴角间还嚼着阴森的笑意,一双绿阴阴的眼神,更如两道冷电,老远就好像扫过各大门派每一个人,使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敞轿两边还有两个黑衣中年妇人,护轿而行。  盛锦花等一干人没待敞轿... - 2018-05-04
  • 第四十章 傀儡伏诛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林间这条黄泥大道,宽阔平整,两边参天松柏,都是数百年前的古树,天风徐来,龙吟细细,山道好像随着山势,缓缓弯去,行约半里,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东西两峰的一片平地,山麓间耸立着一座白石牌楼,上书:  “朱衣宫”三个大字。  齐少宸陪着大家... - 2018-01-09
  • 第四十章 风华挺挺一奇男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不过据自己想来,既然不能破解她们的剑招,就还不能够废止约束,想必这项规定,一定又是一件对峨嵋派十分苛刻的条件,或者根本无法办到之事。  否则师祖何用在六十年前毅然宣布封山于前,老师傅又在一年前,忍痛宣布封山于后?  难道师祖和老师傅都不... - 2018-05-08
  • 第四十章 荡女惑夫_仙劫情缘_故事大全
  •   一席桃色薄纱内,肌理光滑细腻如雪,透粉的肌肤,像一掐便欲出水似的,突显有致的酥胸蛇腰再配上乎坦小腋下的一双修长圆滑玉腿,令人望之胜比天仙且毫无一丝人间烟火的绝世美人。  身后另有六女,虽然个个皆是环肥燕瘦貌比西施昭君,身材玲斑美妙令人血... - 2018-08-07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四十章 因风传毒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大家找了一处平坦山坡停足,掌上珠宋秋云,七步连环孙正两人,早已昏迷不省人事,其余几人,也萎顿在地,不住的干呕!  乾坤手陆凤翔长眉紧皱,向万雨苍问道:“万老弟,他们是否被毒蛇咬中了?”  万雨苍仔细瞧过两人,然后摇头道:“还好,他们只是... - 2018-05-30
  • 第四十章 同归于尽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丐帮帮主姜剑髯道:“这就并没有错,据说当年冷首领的师父创立天地会就在九连山一处十会隐密的所在,天地会失利,他就出家当了和尚,莫非就在此谷少林寺中?”  机娘越众而出,沉声道:“喂,老和尚,你坐在当路口,可是想阻止我们人山谷么?”  那灰... - 2018-04-10
  • 第四十章 皆大欢喜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巍然踞坐在交椅上的玄灵叟,瞧着三批人果然在互打招呼,一张古月似的脸上,更气得杀气隐现,冷冷道:“你们原来果是素识,存心到玄癸宫闹事来的!好!绝尘,你叫绝缘带东海的人上来!”  绝尘子答应一声,立即传下话去。不大工夫,又有一个胸绣八卦的黑... - 2018-04-27
  • 第四十章 风烟悲痛 长话海棠红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位领袖中原武林九大派的一代高僧——铁木大师的黄灵,便在众人的哀悼声中,悠悠飞向西方极乐世界。  一个人的生死之间,是那么的奇妙短暂,刚才在洞道中,铁木僧还是那般活活生生的,但,只这一瞬间,他竟然撤手西归。  这实在是使人料想不到的一件... - 2018-03-19
  • 第四十章 东方渐渐透现鱼白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现在已经五更天了,东方渐渐透现鱼白!  观音阁前进大殿左首客厅上,端坐着雪山派掌门人隗通天。  他计算着总护法和百变道人进入西庄,已经将近一个时辰了,竟会没有消息!  难道西庄会是虎口,进去的人全被老虎吞了?  天色已经大亮,两拨人依然... - 2018-01-12
  • 第四十章 江湖骗子周游大获全胜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江湖骗子周游在我们刘镇贩卖人造处女膜大获全胜,他带着宋钢从上海出发,沿着铁路南下,再接再厉地推销起了阴痉增强丸。他的阴痉增强丸也分为进口和国产两种,进口的名叫阿波罗牌,国产的名叫猛张飞牌。这两个人在铁路沿线的一些中等城市下车,然后在车站... - 2018-02-05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这不过一瞬间之事,等大家刚一瞧清两人情形。  太白神翁突然仰天厉笑,双足一点,剑先人后,一道银虹,比电射还快,直向梅三公子当胸贯去!  这一招快速极伦,凶毒无比。全场的人,全都紧张得“啊”出声来。崔慧、上官燕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双目紧... - 2018-01-13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原来这八名花女,乃是“百花剑阵”中“内八门”的门主,武功剑术,都是百中挑一之选,此次浣花夫人算准黑煞游龙会带着范少华到春香谷来,才特地命这八人随行,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黑煞游龙而准备。  这又该从“百花大阵”说起,“百花大阵”合八卦五行奇... - 2018-03-11
  • 第四十章 闻天声刚回到房中准备休息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三天中午,闻天声刚回到房中,准备休息。  房门启处,贾老二悄悄闪入,含笑道:“小老儿有事来向马陵先生报告。”  闻天声道:“贾总管请坐。”  “不用坐,小老儿说完就走。”贾老二接着悄声道:“刚才小老儿去了一趟城里,何承德告诉小老儿,你... - 2018-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