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向石室门外摔去!

      肥胖的身躯,重重地撞上石壁,又是一声砰然巨震。五台高僧,那里禁得起这一拂一撞,连哼都哼不出来,人就闭气昏了过去!

      岩寨先生,见机得快,闪身一躲,才堪堪避过。但觉扫过身前的暗劲,风声飒飒,凌厉已极。

      再一细瞧,梅三公子依然左掌直竖,右手前伸,在替人疗伤,好似根本没有发生过适才之事。

      按照常情,在以内功替人疗伤的过程中,如果有人稍微的碰他一下,内聚金丹,受了影响,真气岔散,不是走火入魔,也得身受重伤。这姓梅的分明运功正在紧要关头,怎地还能出手伤人?真是闻所未闻的怪事!

      他那知一般的道家坐功,和佛家坐禅,做的都是“却魔”功夫,以抵制心魔为主。如内魔未却,又来外敌,那自然只有束手待毙。

      “般若神功”,乃是佛门至高至上的绝学“大乘伏魔法藏”中所载。它不是却魔的功夫,而是伏魔的神功,左掌当胸,正是克制外魔之用。是以虽在运功疗伤之际,仍能却敌制顽。

      岩寨先生惊愕之下,亲见梅三公子在疗伤之际,仍能把灯心和尚震飞,自己上去,也是白饶。而且两件异宝,只有灯心和尚知道下落,自己只要把此人制服,慢慢逼问,宝物不难到手。其他的事,都与自己无涉,不如趁金老二一行,尚未寻来,自己一走了之。心念转动,立即一手挟起灯心和尚,迅速后退。梅三公子一掌却敌,依然收回左掌,当胸竖立,闭目运功。但显然这一掌耗去他不少功力,头上汗水业已滚滚而下。

      岩寨先生一走,石室中没有千里火筒照耀,立时又伸手不见五指。

      崔慧和上官燕两人,身子不能动弹,张着眼,黑越越的又瞧不见东西。想问问梅哥哥呢?

      他正在替人疗伤,又怕分了他的心。

      是以只好干耗着,默不作声。

      一会工夫,梅三公子已把祝鹰扬奇经八脉,完全打通,他轻轻的吁了口气,收回右掌。

      祝鹰扬突然睁开眼来,“噫”了一声道:“晚辈身中暗算,多蒙赐救,想来定系前辈高人。晚辈因洞中黑暗,无法得瞻尊颜,还请赐示名讳,以免失礼。”

      梅三公子见他果然醒转,心中大喜。

      连忙拦着说道:“兄台适才所中,乃是极其歹毒的‘五阴截脉’,全身经络,虽经小生打通。但元气大伤,此时不宜多说,赶快运气调息,详情过一会再说不迟。”

      祝鹰扬一听自己所中,竟是武林中最歹毒的“五阴截脉”,也不禁心惊肉跳。自己这条性命,捡了回来,实是大幸。对方既然如此嘱咐,那敢大意,当下应了声:“晚辈遵命。”

      就依言运起功来。

      崔慧听到梅三公子和祝鹰扬的对话,知道疗伤完毕,忍不住问道:“梅哥哥,他是谁呀?”

      “快别出声,外面有人来了。”

      梅三公子拦住崔慧话头,接着自言自语的道:“唔!声音还远,这准是金老二他们。”

      崔慧听了好一阵,一点声音也没有,心中好奇,不禁又问道:“梅哥哥,金老二又是谁呀?”

      “哼!他们果然往这里来的。慧妹!你们不要出声,安心养息,我得出去挡上一阵。”

      他不待崔慧回答,早已一飘身闪出洞去。

      “嘿嘿!老夫真不相信他们会飞上天去!”

      金老二敢情在隧道的许多岔路上,找不到梅三公子一行踪影,有点不耐烦起来。

      “金叔叔,看来那个什么梅三公子,根本就没有到这里面来,试想这条秘道,从无人知,她们怎会进来?我说呀!准是还躲在九道弯的隐僻之处。”

      三小姐于文娴乘机插口,她一颗芳心,一直忐忑不安,不知为了什么?她老是替梅三公子耽心。

      算来算去,服下“百毒散”到现在,还没有六个时辰啊!

      “反正九道弯只有一条出路,在没有到明日中午之前,就是天大本领,也飞不过去。咱们把这条隧道搜索了,也还不迟!”

      阴世秀才慢吞吞的接着道。

      “金叔叔,方才岩寨先生不是说他仅有的一瓶‘百毒散’,已被老偷儿摸走?如今连老偷儿也一个不见,万一他把解药送给姓梅的,这时快过了四、五个时辰,等这条隧道找完,人家早已复了原啦!”

      三小姐原是硬找理由,她希望大家别再往隧道中找下去。

      金老二点头道:“唔!你说的也不无理由。但九道弯方才不是已经分头搜索过了吗?岩寨先生在此住了几十年,地形熟悉。他方才说,隧道入口处的枯藤,似乎有人动过,可能姓梅的小子一行,已偷偷的进了隧道,当不致于错。你跑累了,就息憩一会罢!”

      “谁说我累了?”

      于文娴刚说出口。

      只听飘渺仙子聂玉娇,随着问道:“金叔叔,我义父呢?他到那里去了。”

      金老二奸笑道:“他就会回来。”

      一行人边说边走,到了岔路中间,两边石壁,逐渐逼窄,只有一人好通行了。

      五阴手金老二左手擎着火摺子,右手蓄势含劲,走在前面。

      阴世秀才公孙庆也一手执着火摺子殿后。

      他们已快走近岩寨先生和灯心和尚方才相互扭打之处了。

      崔慧和上官燕排泄出来的蛊毒,经两人你扔来,我扔去。溅得两边石壁,满是污秽。臭腥味儿,早已迷漫开来,十分刺鼻。

      五阴手金老二江湖经验老到,像这等深山荒洞,难免不有蛇蟒之类等毒物潜藏,遇火就扑。

      是以一闻到腥味,就突然把手上的火摺子熄灭!人也同时停下步来。

      “啊!金叔叔,别进去啦!好腥!”

      三小姐于文娴掩住鼻子,身往后退。

      “三妹,别大惊小怪!这腥秽之气,乃是被百毒散打下来的蛊毒。哼!他们果然躲在这里,金叔叔我们决进去瞧瞧!”

      飘渺仙子聂玉娇闻到蛊毒气味,连忙接口。

      三小姐被二师姐这一排斥,尤其听到腥秽之气,竟是百毒散打下来的蛊毒。

      那,他们准在里边,不由心头大急。

      金老二禁不住老脸微微一红,重新晃亮火摺子,嘿然冷哼,脚步加快。

      “啊!”

      一声惊呼,三小姐于文娴,娇躯摇晃,突然向后倒去!

      金老二不明就理,连忙回过身来,举火一照。

      只见她双目紧闭,脸容惨白,浑身还有点打颤。

      二小姐聂玉娇一把扶住她身躯,恨恨的道:“这小妮子,真是娇生惯养,无端端的竟会昏倒起来。”

      说着拍了她几处大穴。

      梅三公子隐身壁后,他们一路对话,听得十分清楚。

      三小姐于文娴这一举动,分明是在拖延时间,好让自己几人,挨过六个时辰,心头一阵感激。

      只听金老二的口音又道:“二小姐,你陪三小姐在这里先息一憩,老夫和公孙老弟进去瞧瞧!”

      “瞧”字方落,蓦地不知从何处送来一声极其轻微的阴森冷笑!

      五阴手金老二,耳目何等敏锐,和阴世秀才打过手势,两人火摺子突然熄灭。

      梅三公子也心头感到十分怪异,这声冷笑,不但来处无从捉摸,好像远极,又好像近在身边。而且声音似乎是从石壁中发出,幽森无比!

      难怪两个黑道高手,刚要往里面走来,也居然闻声停步。

      阴世秀才公孙庆,突然气聚丹田,发出一声长笑,然后阴恻恻的说道:“光棍眼里,不揉沙子,那一位道上朋友,何必装神作鬼,请出来让公孙庆见识见识!”

      要知越是如此,越感觉到气氛神秘。

      五阴手金老二嘿的冷笑了声道:“公孙老弟,这种见不得人的玩意,别理他,咱们办正经事儿要紧!”

      他话声未完,又是一声阴森冷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1-920.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狭路逢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升,草上还结着一层层薄薄的轻霜。  起伏群峰,在朝阳之中,青翠如滴!  只有正北一座高峰,危岩峭壁,石呈赫红,光秃秃的没有丛草,没有树木,突出云山,耸然独峙!  东风吹绿了江南,也永远吹不绿它,这就是赤焰山!  此时从西边一条山径...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如花容貌付东流 坐怀不乱大丈夫_白衣紫电
  •   石擎天和金罗汉下山去找石绵绵,石对金说了帮主和他作了个同样的恶梦之事。  金罗汉想了下,道;“石兄,这个梦只怕不大妙!”  “我也这么想,绝不是个吉利的梦。”  “石兄以为绵绵会出什么纰漏?”  石擎天摊摊手,道:“金兄,我也不知道,按... - 2017-12-31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