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传言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哈哈,阴世秀才,我们华山派弟子,可用不上你们的家法呀!”

      落地之后,才看清原来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人!瞧他身材修长,面如满月,背上斜负宝剑,卓然而立,真是道貌俨然!

      “嘿嘿!原来是追风剑客大驾光临,兄弟有失远迎!”

      公孙先生慢吞吞的站起身来,踱了出去,他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似的,连连拱手。

      一面脸带阴笑,向墙外瞧了一眼,又道“怎么任兄不怕秋风秋雨,站在墙外作甚?快请进来!”

      “阴世秀才当真厉害,兄弟只放了二枚金钱镖,就被你瞧出来啦!”说着果然又从墙外跳进一个人来,这人身材短小,声音到甚是响亮!

      公孙先生干咳了一声道:“好说,好说!任兄十二金钱,名震江湖,兄弟那得不识?”

      三小姐眼看敌人接踪而来,也就莲步姗姗的走到公孙先生身边。

      阴世秀才望着进来两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来、来,兄弟给两位介绍,这是敝教教主座下第三位高足,于文娴三小姐。”接着又向于文娴道:“这位是华山派名宿追风剑客,这位是泰山磐石堡十二金钱任龙任大侠。”

      于文娴半含娇羞的和两人点头为礼。

      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任龙,瞧到于文娴,不禁微微发愣。江湖上轰传的“六绍三娇”,武功出自九天魔女亲传。这三小姐竟然还是娇美如花,弱不胜农的十七八岁的少女!

      阴世秀才公孙庆瞧了两人一眼,阴阴的笑道:“两位连袂光临湘西,实是难得,可惜此处不是待客之所,尤感简慢!”

      十二金钱任龙闻言呵呵笑道:“兄弟和追风道兄说来凑巧,实是前山才碰上的,因兄弟在远处瞧到有人向这坡上奔来,一时好奇,追踪到此,匆忙之间,还认为有人在这荒僻破庙,干那谋财害命的勾当,就打了三枚金钱,不料误伤贵教弟兄,心中实感惭愧!”

      他言中之意,显然不愿开罪玄女教。

      阴世秀才公孙庆是什么人?那会听不出来,今日这场面,追风剑客已是硬手,如再加上一个任龙,自己和三小姐两人,虽然并不怕他。但泰山磐石堡,岂是轻易惹得?能不破脸,自是最好。当下也满堆笑容道:“任兄侠名满江湖,适才之事,全出误会,怎能怪得两侠?”

      他不但讨好任龙,也带上了追风剑客。

      追风剑客听十二金钱任龙所说,心中甚觉不齿其人,泰山派在江湖上名列九大名派,怎的向玄女教讨起好来?

      而且阴世秀才公孙庆为人阴狠毒辣,今晚死伤了三个教下弟子,居然还若无其事,莫非其中有诈?何况师侄申福通败露形迹,如今落入人手,看来今日决难善了,想到这里,不由心中一动,也含笑说道:“公孙兄如不见责,兄弟有个不情之请,贵教远处云贵,和咱们九大门派,素无过节,敝师侄申福通,少不更事,触犯门规,早被华山派逐出门墙,不想他又托庇贵教门下,兄弟意欲把他带回华山,明正家法,公孙兄当能俯允所请?”

      阴世秀才公孙庆见他道出九大门派,自然意在示威。不由阴笑了声道:“令师侄申福通,投奔敝教,当日如果早知是贵派被逐门徒,敝教决不敢收留下来,那知他在歌乐山庄耽了三个月,又诱拐侍女,叛教私逃,今日被兄弟发现,才追缉回来。既然追风道兄吩咐,兄弟自当遵命,不过……”他沉吟了一下,又道:“不过兄弟,实在抱歉,他方才再次纵起,意图逃走,被兄弟用五阴手击中,此时恐已没救了。”

      追风剑客听说师侄申福通是被他用五阴手击中,不禁心中大惊!

      要知五阴手乃是一种邪门阴功,一经击中人身,闭气截脉,知觉顿失,不出一个时辰,肝肠寸断,五脏齐裂,确实惨毒无比。难怪阴世秀才适才笑脸相迎,若无其事,原来他怕申福通泄漏教中隐秘,才用五阴截脉手法,暗下毒手。一面又怕自已把他抢救出去,临时以内家真气,护住心脉,让他把所知隐密,全部说出,这才故意拖延时间,等到申福通心脉一断,人已完全死去,自己就无能为力了。

      想到这里,回头瞧去,申福通果然扑倒在地,一动不动。赶紧一个箭步,俯下去,用手把他翻过身来,只见七窍一齐流出黑血,早已气绝多时!

      阴世秀才公孙庆却跟着过来,阴恻恻的笑道:“兄弟为了惩戒叛徒,一时情急,才用上五阴手,还请追风道兄,多多原谅才好!”

      “好毒辣的手段!”

      追风剑客呼的直起腰来,一招“赤手搏龙”,当胸直劈过去。

      阴世秀才身形轻巧的向右一闪,避开来势,口中阴笑着道:“追风道兄,怎的和兄弟动起手来?”

      “鬼酸丁,今日教你识得华山派的厉害!”

      追风剑客想是愤忍已极,大喝声中,右掌才一收回,左掌又紧随着击出,横里一招“排风荡云”,疾劈阴世秀才左胁。

      阴世秀才再次侧身斜让,冷笑道:“追风道兄,真的要和兄弟动手吗?”

      追风剑客一连给他避开两招,心头更是愤忍,冷哼一声,双掌齐发,向前推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这会并不闪避,双手平椎,硬封追风剑客击来之力。四掌甫接,追风剑客双掌突然后撤,向左右一分,左足微顿,身形后进,右脚“魁星踢斗”。迅如闪电,向阴世秀才下颏踢到。

      这一招迅猛绝伦,快速无比。

      阴世秀才心头一凛,赶紧上身微仰,右掌对准追风剑客踢来右脚,向左拍出,身躯也同时向后疾退了三步。

      追风剑客右脚落地,“呛”的一声,翻手从肩上迅出长剑,目注阴世秀才喝道:“鬼酸丁,快撤出兵刃来!”

      阴世秀才一张没有血色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笑,冷冷的道:“既然追风道兄坚欲赐教,兄弟只好奉陪。”

      说着慢吞吞的从身边摸出一个扁形铁球,只见他拇指轻按。“呛”!寒光突射,手上多了一柄三尺来长的狭长缅刀,挣得笔直。

      凝神而立,静待追风剑客发招。

      追风剑客早已等得不耐,一见阴世秀才亮出兵刃,立即喝了声:“鬼酸丁看剑!”

      阴世秀才久闻华山派追风剑客,素以出手奇疾著称,江湖道上,鲜有能接得住他百招的人。这时见他出手第一招,果然不凡,那里还敢大意。身形微撤,退后半步,方想迥腕反攻,不料追风剑客,果然不愧追风两字。第一招刚刚出手,第二第三,竟然连接而来。

      刷、刷、刷!寒芒耀眼,银虹漫天,简直快到令人分不出招数!

      阴世秀才既凛又骇,空有一身武学,缅刀疾抡,左右封架了七八个照面,才堪堪把劣势挽转。他被这一轮急攻,直逼得怒火千丈,这时势力稍均,那肯放过机会,以攻还攻。口中哼出两声“嘿”“嘿”冷笑,手上缅刀,突然抖起无数条寒光,分向追风剑客上中下三路攻出!

      一霎时,但见刀光剑影,盘旋飞舞,真若两条翻江怒龙,翻翻滚滚,凶猛已极!打到三十招以后,只见一团交掣飞旋的白光,那里还分辨得清人影。

      两丈之内,尽是冷森森的侵肌寒风!

      树上的崔慧、上官燕两人,正瞧得十分出神,蓦听墙外响起一声宏亮的“阿弥陀佛”!

      一条灰影,疾闪而入。

      追风剑客和阴世秀才正打到激烈关头,忽觉一阵劲风,向自己两人中间,拂撞过来。不由齐吃一惊,刀剑骤停,人影倏分,各自退后一步。

      只见两人中间,多了一个灰袍芒鞋,四十开外的肥胖和尚,满头大汗,急吼着道:“两位快请住手,听贫僧一言!”

      这时袖手旁观的泰山磐石堡十二金钱任龙早己看清来人,原来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灯心和尚。不由心中一怔,暗想难道五台山的出家人,也觑觎宝物,来凑这场热闹?人却抢前一步,迎了上去,笑着说道:“哈哈!大师傅你也赶到湘西来凑热闹!”

      灯心和尚瞥了四人一眼,抹抹额上的汗珠,道:“巧极!巧极!华山的追风道友,泰山的任施主,都在这里,我这游脚和尚,总算没有白跑,咱们九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10-920.html - 2018-01-13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七章 古刹魅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琴儿看得不由毛骨悚然,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触犯仙驾”?他不知“触犯”了什么“仙驾”?有这般严厉的处分?  月光所及,在树底下的草地上还有一大滩黄水,腥秽刺鼻,唔!化骨丹,这人连尸体也不剩了。  经过这一阵耽搁,那里还想找得到人? ... - 2018-01-13
  • 第七章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时,她微微啊了一声,拿手背遮住了眼。  没什么异样。猎天鹰从洞口伸出手来,拉起了她的胳膊。  李歆慈湿淋淋地爬出来,临水一照,这些日子几番生死搏杀,衣裳早已破了多处,勉强系结着绑在身上,经水一浸,更是不堪蔽体。  ... - 2018-09-25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
  • 第十七章 骷髅神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楼青云挥手示今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这两个老魔头立即飞身悄没声的站在了中年尼姑的左、右后方,女尼阴森森的呼了一声,毫无惧意。  楼青云暗皱眉头,沉声喝问女尼道:  “这尼庵中共有多少女尼,人在那里,你是否就是主持,快说!”  女尼冷哼一声... - 2018-05-26
  • 第十七章 铜脚道人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问道:“少施主不妨说说看,贫道的声音像谁?”  楚秋帆道:“很像武当清尘道长……”  “哈哈!”铜脚道人忽然大笑一声道:“少施主再看看贫道像不像清尘子?”  楚秋帆心头不由得一沉,眼前这位面貌奇丑的铜脚道人会是武当清尘道长?... - 2018-05-17
  • 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 - 2018-05-28
  • 第十七章 掌印分明有假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武当、少林两派弟子一见一瓢子撤出长剑,也同时掣剑在手,四下散开,把商绶围在中间。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玄修道人和明性和尚腿上各中一掌,但却在商绶双手一放之后才口中闷哼一声,两个身子,同时跌倒地上。  只见两人腿上,被商缓拍过之处,现出一... - 2018-05-06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十七章 飞燕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鄢茂功冷哂道:“这有什么不同?”  飞燕道:“自然不同,我是被迫脱离花字门,我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  鄢茂功道:“你叛离本门,又不肯随本座回去,自然是本门的叛徒了。”  飞燕道:“所以我要右护法替我说句公道话。”  鄢茂功道:“你... - 2018-04-30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 - 2018-05-03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在柳公权与蔺东海身后不远,云襄与金彪也正往山下走去。二人刚出寺门不远,就见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公子,我可等到你了!”  云襄认出是前日那个卖野果的孩子,不禁面露微笑。那孩子急急地道:“我说过要再摘一篮更甜的果子给公子尝尝,可惜... - 2018-06-10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十七章 人去留香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他这一注意,竟然发现耿小云人如流云飘忽,剑如灵蛇乱闪,剑招越使越快,攻势居然十分凌厉,逼得他不得不放弃攻向东海钓鳌客的杖势,回过杖来应付耿小云的攻势。  这真是他自己找的麻烦,硬要拖上一个耿小云,如今没有累上东海钓鳌客,反而累上了自己。... - 2018-01-25
  • 第十七章 初露头角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就在这节骨眼上,离他们身侧不远,有人发出“嘻”的一声轻笑!  笑声虽轻,却含有看得过瘾的意思!  拥抱着的两人,突然惊觉,姬红药红着脸,低低地问道:“谁?”  君箫更是心头怦怦乱跳,举目四顾,哪里有什么人影?  就在此时,但听城墙下隐隐... - 2018-01-28
  • 第十七章 情爱之蛊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莫元奇点看头道:“咱们如果打成平手,老夫自然就算负了。”他不但自负成名多年,功力深厚,绝不会和一个后生小子打成平手,更何况他练的是‘虾蟆宝’,就是和他功力相等的,也休想把他推出一步。  云飞白道:“阁下那是完全同意了?”  莫元奇点头道... - 2018-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