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打的好句好段_作文素材_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_图书精选 - 怎缺书库网


  •     这件事立刻就传到人群的最远处。德发日刚刚跳过一排栏杆和一张桌子,把这个狼狈不堪的家伙死死抱住——德发日太太刚刚跟上去,用手挽住一根捆着他的绳子——复仇女和雅克三号还没来得及跟上他们,爬到窗户上的那些人还没来得及像栖息在高处的猛禽扑下来捕食那样,扑到大厅里面来——顿时就仿佛杀声四起,震动全城,“把他拉出来!把他吊在街灯上!”

        倒下去又拖起来,头最先磕在这座大楼的台阶上;一会儿是双膝跪着;一会儿是双脚站着;一会儿是仰面躺着;给人又拽又打,千百只手拿起一把把青草和麦秸戳在他脸上,闷得他透不过气来;给人撕来扯去,弄得鼻青脸肿,气喘吁吁,鲜血淋淋,还总在恳求饶命,哀气怜悯;一会儿,人们相互拉着朝后退,在他四周让出一小块空地,好让大家能够看得清楚,他就拚命死劲挣扎;一会儿,一段枯木桩子从林立的人腿下面拉了出来;他给拖到了最近一处街角,那里有一盏致命的街灯摇来摆去,在这儿,德发日太太松开了手放了他——恰似猫放下捉到一只老鼠那样——这时一些人在做准备,他在向她哀求,而她则一声不响镇定自若地看着他。妇女们自始至终都一直朝着他暴跳如雷,尖声嘶叫,男人们则厉声高喊,并用草塞进他嘴里把他噎死。头一次把他吊起来,可是绳子又断了,他噢噢乱叫,他们又把他按住,第二次又把他吊起来,可是绳子又断了,他噢噢乱叫,他们又把他按住;然后那绳子大发慈悲,吊住了他,后来他的头很快就挑在了一个枪尖上,嘴里塞满了草,足够让圣安东的人一看就欢欣雀跃了。

        [英]狄更斯《双城记》

        如果我有那比哀的笔,或者文章写得像蓓尔公司生活画报上的一样好,那么我一定要把这场决斗好好的描写一番。这简直跟禁卫军最后的袭击相仿佛(不过那时滑铁卢大战还没有发生,我只能说这次打架跟后来禁卫军最后的袭击相仿佛)。耐将军的队伍向圣·拉挨山进攻,十万大军扛着密密麻麻的刺刀,二十根旗杆上面插着老鹰的标帜。山上吃惯牛肉的粗壮英国大兵喊冲锋,跳下山和敌人拼死搏斗。这次打架,两方面的精神也可以和他们相比。换句话说,克甫虽然趔着脚,一跌一撞的,可是仍旧满腔勇气,又赶上前来,给那卖无花果的左手一拳打在鼻子上,跌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无花果儿的对手啪的倒在草坪上,那干脆的劲儿就像有一回我看见贾克·斯巴脱把弹子一下子打进窟窿一样。无花果儿看了说:“我想这下子他爬不起来了。”对手倒地所允许的最长的时间已经到了,却不见雷杰耐尔·克甫先生爬起身来,不知道他是不能起来呢,还是不肯起来。

        [英]萨克雷《名利场》

        格特虚晃一拳。兰尼将右拳击出,实实在在打在他的鼻子上,格特的下半个脸全是血。

        ……

        格特吼叫着,又扑了过来,兰尼的拳头再一次地砸在他的鼻子上,他嘴边涌出一团血块。

        “杂种!”他不顾被打得血流满面,大声吼叫着,向前移动着步子。他猛地抓了一次,没有抓住。又抓了一次,那只大手卡在兰尼的脖子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兰尼的脖子被钳住了。格特使劲地挤着,兰尼的拳头雨点般地捶在他的背上,不过,越来越没劲儿了。绝望之中,兰尼将他绊倒,他们双双倒在地上,但卡在兰尼脖子上的手一刻也没有放松。

        [南非]彼德·亚伯拉罕《叛逆者的爱情》

        世上也许没有什么比赤手空拳的肉搏更可怕的了,只用天生的双手打架,除此之外一无所有。这时格劳科斯和阿耳巴刻斯死抱住不放,双方都想掐住对方的脖子,脸朝后仰着,眼睛冒出愤怒的火花,肌肉绷得紧紧的,血管暴了起来,张着嘴巴,紧咬着牙关。两人的力气都非常人所及,双方都气得暴跳如雷。他们蜷缩着身子,抱住了对方,前后摇晃,在狭窄的场所来回滚动。他们发出愤怒和仇恨的呼叫,一会儿在祭坛面前扭打,一会儿又滚到开始搏斗的柱子底下。他们暂时松手,各自喘口气——阿尔巴刻斯靠在柱子上,格劳科斯在几步以外的地方。

        [英]爱德华·鲍沃尔·李敦《庞贝城的末日》
  • http://www.zenque.com/book/xdhyxzmxch/4210.html - 2015-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