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透他心意,亦不敢多言,只得老老实实地随着日哭鬼一路朝北行去。

      日哭鬼心中却是另有想法。他数年前因逢剧变,这些年只要一想到自己妻儿惨死的情景,便只觉得上天待自己何等不公,直欲将自己所遇的劫难加诸于天下人身上。所以他性情亦变得愤世嫉俗、十分乖张,最见不得十岁左右、活泼可爱的孩子,才有了噬童之癖。直至后来惹出了华山掌门无语大师,数年均隐迹于擒天堡,每每思及自己的惨遇与所做恶行,心中天人交战,时而大有悔意,时而却更是变本加厉。

      他这些年隐姓埋名,生恐无语大师会找到自己,是以从不敢向任何人提及旧事,久而久之,怨忿沉积于胸,更是变得郁郁寡欢。直至遇到小弦,昨夜方才一吐为快,正如一个人心事憋得久了,却又找不到人诉说,便到山间野外自言自语一番。日哭鬼初见小弦时,看这孩子聪明伶俐,顿时想到自己惨死的孩儿,心里不由恶念横生,这才不顾龙判官对付媚云教的命令强行掳走小弦。后来虽是与小弦打赌,却哪会把这样一个孩子当做对手,只道自己定会赢得这一注。在日哭鬼的心中,小弦迟早都是口中之餐,也正因如此,昨夜他才将平日从不诉之于人的遭遇讲给小弦听。一方面是想一吐心事,另有一小半的心思却是要借着自己的经历引出小弦眼泪,从而光明正大赢得这场赌约

      可日哭鬼万万料不到虽是终于惹出了小弦的眼泪,那泪却是对自己境遇的同情之泪。他这些年虽是把过去的往事回忆了数遍,却从没一次像昨夜这般畅吐心事,从倾诉中不禁重又忆起自己旧日的激昂意气、倨傲心志,对仇人的怨恨与对妻子的怀念反复冲击心头,终也忍不住唏嘘啜泣,再见小弦哭得可怜,恍若便是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孩儿一般,忍不住紧紧抱住他。在那一刻,确是心中真情流露、不能自抑。

      日哭鬼此刻心中极为矛盾,既想到小弦得知自己这么多的秘密决计不能留下活口,又见他善解人意、聪明可喜不忍伤害。又想自己违背了龙判官的命令,倒不如将这孩子献与他,想来龙判官失子数年、再无所出,或许真会喜欢小弦收为义子。一来自己可以将功抵罪,二来对小弦亦有一份补偿,也算是两全其美他城府极深,诸般念头虽是在心中纠缠不止,面上却依然是不动声色、一片漠然。

      二人出了叙永城,再往北行。此处尚是媚云教的势力范围,日哭鬼不欲显露行迹,不走大道,专挑荒山小径行路。这一带多是丘陵,山势龙走蛇舞,峻而不险,更有金沙江及其数道支流绕山而行,山光映水、苍松滴翠,更增一分绚丽。

      小弦一心想逃走,只没有适当的机会。他知道若是逃跑被日哭鬼抓回来,怕是要大吃苦头,是以表面上亦是不露半分不耐,一路上却是常常想些花样出来耽误行程,盼着父亲前来搭救自己;日哭鬼对小弦的念头自是心知肚明,却也不说破,其实他内心深处实是颇有些舍不得小弦,知道早一日到擒天堡便会早一些与他分别,索性由得小弦胡闹。

      其时正是仲夏时节,气候炎热,好在山间林荫蔽日,二人这一路走走停停,倒也自在逍遥。小弦从未出过远门,这一路上见到许多稀奇的见闻,时而去扑打蝴蝶,时而去钻钻山洞,感觉有趣,亦不觉旅程辛苦。日哭鬼见小弦童趣盎然,虽仍是黑着一张脸,话也不多说几句,但心中却甚是高兴,恍然又回到陪着儿子一同嬉戏的时光。日哭鬼出身陕北,便以随身携带着的几张大饼为食,吃得小弦大皱眉头,却也不敢提出打些野味,生怕一不小心自己便做了日哭鬼的野味。

      二日后到了泸州城,日哭鬼也不休息,径直带着小弦沿着金沙江往东行去。小弦先见到江流湍急,奔腾翻卷,气势迫人,惊讶的咂舌不已,然后便闹着要坐船。日哭鬼不忍拂他意,便去江边雇船。

      小弦见日哭鬼不反对,更是来了兴致,对着一排雇船挑三拣四,又是嫌船不够宽大气派,又是嫌船不够干净,费了半个时辰,直到日哭鬼颇不耐烦,方才雇了一条小船,沿江东下。

      那船家是名二十余岁的汉子,自称姓刘,长得矮小彪悍,头上缠块白布,看上去十分精明练达,一路上吆喝着号子,气韵悠长,嗓音洪亮,引得小弦不断拍手叫好。

      小弦第一次坐船,新鲜不已。趴在船头看去,但见山脉苍莽、层峦叠嶂、波涛浩荡、江水激涌,忍不住又叫又跳,浑然忘了自身处境。只可惜不识水性,不然定是早就跳到水中畅游一番,更是拉着日哭鬼央他将沿路各景的来历。日哭鬼以往虽然走过几趟船,但都有事在身,从未用心欣赏过这沿路景致。此刻眼见水波沸腾、浪峰错落、江涛飞旋、激浪澎湃,被那磅礴气势勾起昔日雄志,亦是心怀大畅,终与小弦有说有笑起来。小弦趁机怂恿日哭鬼捉了几条江鱼,总算一解口腹之欲。小弦天性通透圆熟,随遇而安,反正这一路坐船下来,想逃亦无处可去,索性放开胸怀,缠着船家与日哭鬼问东问西,何况自从那夜听了日哭鬼的故事后,对他的同情之念倒是多于畏惧,反而不时故意找些话来逗他舒怀。

      如此过了几日,两人感情日笃,日哭鬼对小弦亦是爱护有加,不但细细解说这一路的风土人情,更挑些江湖中有趣的事说与他听,令小弦大开眼界。若是一般不明究竟的人见了,必以为他们是父子一同游山玩水了。

      小船沿江东下,倒也迅速,一路行经江津、渝城,这日清晨便将至涪陵城。涪陵为蜀东重镇,是位于金沙江边的一个大城。其时蜀道难行,内陆与川中的物资交换多走水路,涪陵城得天时地利,是以来往客商十分频繁。此刻离涪陵城尚有七八里的水路,江面上船只就已渐渐多了起来。金观江岸两边奇岩巍峨,峰插入云,远眺弥漫水天中帆樯林立,舳舻相连,和着飞腾涌浪、浩荡江声,于七分的繁华喧闹中点缀着三分的雄阔激扬,不由令人豪情上涌、胸怀舒畅。

      船家,船速加快了么?日哭鬼立于船头,遥望着晨雾中隐约可见的涪陵城,突觉到船速加急,故对那姓刘的船家发问。在船尾操舵的船家一面挂起帆篷,一面对着日哭鬼道:客官说得不错,因为前面江道狭窄,巨石横卧,水流湍急,不但有漩涡,还布有许多暗礁,常常有船于此处翻侧,因此得个名目叫做锁龙滩小弦奇道:既然如此,更应放慢速度才对呀,不时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么?他想出这句俗语,而且用得正是地方,心中好生得意。船家手上动作不停,对小弦呵呵一笑:小兄弟你有所不知,这金沙江的漩涡乃是吃软不吃硬的主,若是船速过慢,经过时便似坠了千斤重物,越行越慢,最后便被水力吸住,打着转儿陷到江底去,落得船沉人亡之祸;只有保持着高速行驶,一鼓作气冲过才可履险若夷。

      日哭鬼早见那船家身手矫健、行动敏捷,似是怀有武功,已略有疑虑,此刻听他谈吐不俗,更是暗中留意。只是他不甚熟识水性,听船家说得也算有理,再加上此处已属擒天堡势力范围,是以虽然觉得其人可疑,却亦不怕他玩出什么花样,不予细究,心头暗品锁龙滩这名字,若有所思。

      原来行船竟也有这许多学问。小弦望着江中间一个漩涡道,手中比划不休,这么大的一条船如何能从这么小小的漩涡中坠下,真是令人想不透。船家耐心解释道:这些小漩涡自然没什么危险,到了前面水流湍急处,那漩涡足有丈许方圆,若是行船不得法,别说是这个小船,便是那可载百人的大楼船亦难免被他吸下去。所以这里方有锁龙滩之名,意指即便是一条神龙陷入那大漩涡中,只怕亦是无计可施。

      小弦听得津津有味,又是害怕又是好奇,心想待会儿可要好好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21-979.html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这时正是大家一经运气检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正是大家一经运气检查,发现果然被人在酒菜中下了剧毒,一个个愤然站了起来,也有人一下掀翻桌子,大声喝骂,一片混乱之际,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松风子。  只听又有人大声喝道:“是玉皇殿的杂毛们下的毒,咱们杀了他们。”  群众毕竟是盲从的... - 2018-05-03
  • 第十四章 刁蛮儿女总关情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砰!双草交击,商念九顿感对方这一单压力如山,震得自己脚下浮动。再也拿桩不住,向后移退了两步。  心头明白,对方在内力上,比自己要强得多;但他知道自己内力虽逊,手上这柄旱烟管的招式,经过老山生指点,只要不和对方硬拚真力,小心应付,决不会输... - 2018-05-05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双改扮初探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张老实走后,荆一凤又练了一回手法,东方已经渐渐露出鱼白。荆一凤道:“表哥,你快把衣衫换好,我也要改装了呢!”  程明山道:“你怎么忘了,从现在起,要叫我大哥才对。”  荆一凤道:“人家叫惯了嘛!”  “对了!”  程明山道:“从现在起,... - 2018-05-22
  • 第十四章 断魂血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女尼颔首道:  “晚辈本无伤彼之心,可是他自不量力。再三相逼,前辈代他说情,晚辈自应罢手。”  独脚道士颔首为谢,女尼这才缓缓将石剑恭敬的归入套中,向独脚道士合十为礼道:“此间已无别事,晚辈告辞。”  独脚道士嗯了一声,也稽首为礼,女尼... - 2018-05-26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夜窥奇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也难怪,崂山清福宫,在江湖上名头极响,有谁敢轻捋虎须?但捋虎须的人,今晚毕竟来了!  嘿,杜清风和李成化,这两个杂毛,一个也别想逃出手去!卫天翔心中想着,可是面对着,偌大殿宇,也不期微微发怔!  不!观主杜清风,一定住在后进,自己不如...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四章 白衣罗刹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她出言尖刻,说得太真道人老脸不期一红,期期的道:“只不知此子究系何人?”  宋秋云道:“他叫唐宝琦,外号黄鼠狼,乃是四川唐门的逐徒,因为精于用毒,一向无恶不作,他……他是个万恶淫贼!”  “无量寿佛!”太真道人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万恶淫... - 2018-05-17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四章 人影俱分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但听继蓬然大震之后,同时也响起了两声沉哼,人影俱分,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  这一招硬拼,两人都竭尽所能,使出十二成功力,因此在全力一击之后,都感到真气不继,血气翻腾。  齐天大圣侯衍伤在右膝,本已站立不稳,这一被震后退,但觉膝盖剧痛如碎... - 2018-04-30
  • 第十四章 将计就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灵均道人陡地清啸一声,一条人影,纵身跃起,朝那七八丈外——棵大树上扑去!  “铛!”一声金铁大震,堪堪响起,一团黑影,快得像流星一般,朝百忍大师当头扑下!  百忍大师正在仰首注目之间,瞥见黑影扑到,口中低喧一声拂号,右手一挥,精钢禅杖已... - 2018-02-28
  • 第十四章 药经之单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老夫人嘿然道:“刘二弟,你怎么不说是你想当药王门的代理掌门人呢?”“啊,不、不!”  刘二老爷连连摇手道:“大嫂这是误会小弟了。”  老夫人道:“我怎么误会你了?”  刘二老爷道:“小弟和三师弟取得协议,在大师兄没有回来之前,名义上大师... - 2018-01-29
  • 第十四章 百花公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葬花夫人道:“老身为了慎重起见,只喂了两个人,据蓝通说,也许是浣花妖女在无忧散中,另外配有剧毒药物,如不先解去他们身上之毒,只怕无法解去他们的迷药。老身又请了一位素负盛名的用毒能手,替另外一人先喂服专解奇毒的药物,但解药入口,此人又告不... - 2018-03-09
  • 第十四章 独力回天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那知青衣人似是早已料到她有此一着,大笑—声,身子岸立不动,右腕伸缩之间,长剑划起一片银虹,左来左接,右来右封,给她来一个硬接,就是不让你有脱身的机会。  但听一阵锵锵金铁交鸣声中,剑剑交击,滚滚剑浪,刺耳锐啸,一齐消失!  黄凤娟既然无... - 2018-01-28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十四章 奇人奇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微微一笑道:“多谢成贤弟。”  盛明珠眼圈一红,幽幽的道:“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  方振玉道:“在下说过,决不会怪你的。”  盛明珠低下头,低低的道:“方大哥,我们在栖霞寺结为兄弟,还算不算数?”  方振玉给她问得一呆,说道:“... - 2018-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