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鬼魅十二煞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找我?”

      尹剑青一怔,问道:“陆总管找在下有何贵干?”

      陆连奎笑了笑道:“在下找寻尹少侠,已非一日,今天总算有幸,找到少侠了。”

      尹剑青道:“陆总管找寻在下总不会没有事吧?”

      “自然有,自然有……”陆连奎连声陪笑道:“因为敝上想请尹少侠莅庄一叙,特命在下前来奉邀。”

      尹剑青道:“贵上是谁,在下素来谋面,何事见邀?”

      陆连奎道:“尹少侠见过敝上,大概忘了。”

      尹剑育道:“在下饭后,就要赶赴黄山,请陆总管覆上贵上,在下无暇前往。”

      “这个只怕不大好吧?”

      陆连奎一手托着下巴,徐徐说道:“尹少侠纵然有事,先屈驾敝庄一行,也不迟呢!”

      艾青青问道:“你们是什么在呢?”

      陆连奎道:“自然是金家庄了。”

      艾青青厚嘴一撇,说道:“这么说,你们是跟我们来的了?”

      尹剑青经她一说,不由得暗暗“哦”了一声,忖道:“看来青青比自己聪明多了,金家庄,自己怎么没想到呢?他们庄主邀约自己,自然还是为了桑老前辈那张羊皮纸的事了。”

      这就冷冷一哼道:“在下说过另有要事待办无暇前去,陆总管请吧!”

      陆连奎还未开口,突然有人大笑一声,接口道:“小兄弟既然坚持不肯前去,老夫亲自登门请教来了。”

      陆连奎闻声一喜,忙道:“敝庄主亲自来了。”

      说完,神色恭敬的后退了两步,侧身站到边上。

      尹剑青举目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青纱长袍,黑须飘胸的老者缓步走入,他身后紧随着一个锦衣少年和一个红衣少女。

      稍后还有两个身穿半截黄衫的汉子,在首一个马脸,高鼻子,双目倒挂,双肩微耸,腰间搏一根麻绳,插一柄丧门剑。右首一个扁脸,细眉小眼,鹰钩鼻,腰间同样系一根麻绳,插的是一柄板斧。

      这两个人没有进来,就像一对门神般的站在大门口。

      艾青青朝尹剑青招招手道:“尹大哥,饭快凉啦,你来吃吧!”

      红衣少女听到艾青青和尹剑青说话的亲蜜口气,不觉樱唇一撇,冷然笑道:“这丑丫头也在这里,哼,真是丑人多作怪,还嗲声嗲气的,听了就教人肉麻。”

      尹剑青怕艾青青听了和她冲突,连忙一抱拳道:“金庄主来了,请里面坐。”

      金庄主呵呵一笑道:“小兄弟正在用饭,那就不用客气了,请先用吧!”

      随着话声,他已走入堂屋,在一把木椅上坐了下来。

      艾青青早已替他装好了饭。

      尹剑青心想:“饭总是要吃的,他来竟如何,且等自己吃饱了再问他也不迟。”

      于是他就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金庄主望望两人,含笑道:“小兄弟和这位姑娘成亲了么?”

      他们确实像小两口子。

      尹剑青听得俊脸蓦地飞红,忆道:“金庄主误会了,她是在下妹子。”

      “啊!啊!”金庄主一手摸着黑须,呵呵一笑道:“老夫失言。”

      红衣少女一双眼睛盯着尹剑青,扭了下肩,娇声道:“爹,你也不看看他们两个配吗?”

      尹剑青很快的吃了两碗饭,就不吃了。

      艾青青道:“尹大哥你怎么不再吃一碗,饭后我们还要动身,赶上黄山去了。”

      金庄主道:“原来小兄弟要去黄山,老夫总算先来一步了。”

      尹剑青道:“金庄主究竟有何见教?”

      金庄主呵呵一笑道:“老夫想问小兄弟一句话,尊师究是哪一位?”

      艾青青道:“尹大哥的师傅,自然是这里的主人了。”

      金庄主目注尹剑青,问道:“小兄弟,这位姑娘说得对么?”

      尹剑育道:“不错,在下正是九宫门下。”

      “哈哈!”金庄主突然仰天大笑一声道:“老夫记得小兄弟五个月前,曾向老夫承认是魔剑桑仝门下,不知可有其事?”

      尹剑青在他出现大门口之时,早已想到他有此一问,因此不加思索的道:“在下明明是九宫门下,怎会冒认别人做师傅,在下记得当日金庄主问过在下师门,在下说无可奉告,后来金庄主要邀在下前去贵庄,在下因和家师约好了在山前会合,末便前去,金庄主和在下作别,事情可是这样?”

      金庄主冷笑一声道:“年轻人,你狡辩得好!”

      尹剑青脸色一正,微哂道:“在下说的都是事实,何须狡辩?”

      金庄主道:“当日你手中拿的那支剑,难道不是魔剑桑仝的黑锋剑么?”

      尹剑青哦了一声,道:“你说的那支没有剑鞘的剑吗?那是在下在树林中捡来的,用过之后,随手丢了。”

      金庄主哼道:“石东华一生为人正直,从无谎言,你是他门下,说的也不该是谎话了?”

      尹剑青被他说得脸上一红,怒声道:“你不信就算了,在下并没有骗你的理由。”

      金庄主深沉一笑,说道:“小兄弟,老夫也是为了你好,目前江湖上黑白两道,都在找寻魔剑桑仝的下落,你是九宫门下,名门正派的弟子,如若知道桑仝下落,何苦为他隐瞒。”

      尹剑青道:“在下不知道。”

      锦衣少年气愤的道:“爹,你还和地有什么好谈的?”

      艾青青道:“是啊,你们早该走了。”一面伸手从桌上挽起包裹,回头叫道:“尹大哥,我们也该走啦!”

      尹剑青道:“是该走了,你且等一等。”

      他知道今天对方来了很多人,看样子决不可能善罢甘休,他手中可没有兵刃(其实以他目前的武功就是没有兵刃,也不足为俱,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罢了),因此话声一喀,转身往屋后走去……

      锦衣少年一手握剑,叫道:“爹,莫让他跑了。”

      金庄主一手持项目光掠了艾青青一下,含笑道:“他不会一个人跑的。”

      话声方落,只见尹剑青手中提着一支木剑走了出来,说道:“青青,我们可以走了。”

      红衣少女两道眉毛一挑,哼道:“真不要脸,当着众人面前,还叫亲亲、亲亲的,一个丑八怪,亏你叫得出亲亲来。”

      尹剑青怒目瞪了她一眼,沉声道:“姑娘说话最好庄重一些。”

      艾青青气道:“我叫艾青青,尹大哥叫我名字,有什么不对么?”

      红衣少女撇嘴道:“一口一声的大哥,叫得挺亲热,呸!你也不去照照镜子,你配么?”

      艾青青听得大怒道:“我有什么不配?他是我大哥,我不叫他大哥,叫什么呢?”

      红衣少女道:“你配,你只配和猪八戒去拜堂……”

      艾青青道:“你再说一句,我就打你两个耳括子,你信不信?”

      尹剑青叫道:“青青,不要和他们多说,我们走吧!”

      话声出口,正待举步往外行去。

      “锵”!锦衣少年抬手之间,长剑出鞘,一下横剑而立,拦在两人前面,冷冷的道:

      “我爹没有答应你们走,你们要走,可没这般容易。”

      艾青青道:“上次你被尹大哥削断了一柄长剑,莫非忘了么?”

      锦衣少年冷笑一声道:“上次他手中是黑锋剑,善削兵刃,仗着利器,又算得了什么?”

      尹剑青望望金庄主,冷傲的道:“金庄主,九宫门下从不受人胁迫,你快叫令郎让开了,免得伤了两家和气。”

      金庄主深沉一笑道:“尹少侠有本领,那就不妨闯闯看。”

      他是看尹剑青手中只有一柄木剑,自然不是他儿子的对手了,何况大门外,还有两个高手在等着。

      艾青青哼道:“闯就闯,你们这几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呛!”话声甫落,剑铁轻吐,青虹乍现,她中手已经多了一柄寒光吞吐的短剑!

      金庄主看得心头暗暗一动,忖道:“这丑女手中,倒是一柄斩钉截铁的宝剑!”

      尹剑青一摆手道:“你把剑收了,别让人家又说我们仗着利器削他长剑了。”

      艾青青听了他的话果然把短剑收了起来。

      尹剑青双目一注,朝锦衣少年喝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89-957.html - 2018-05-15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 - 2018-06-14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比酒更冽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下个月十七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是师父一周年忌日。  更重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忌日,而是血雨门新任掌门即位的日子。方念儿一拢从鬓边落下的一缕秀发,轻轻笑道。  看着方念儿漠然的态度,胡狂歌忽觉得她很陌生,他想不透为何待自己如慈父般的方过雨... - 2018-06-16
  • 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 - 2018-06-12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四章 困兽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 - 2018-06-20
  • 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顾凌云,二十一岁,金陵府东北三十里紫心山凌云寨寨主,排名炎阳道座下五大护法之二。  身世:其父顾相明,昔日江南第一剑客,与江南刀法大家陈问风合称为解刀问风、剖胆相明的江南双侠,久负盛名。其母杜秀真,天山派掌门许太华末弟子。顾氏夫妇原隐居... - 2018-06-17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四章 备战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筱伯与张宝匆匆赶回杭州城的别院,刚进门就见厅中停着一具棺材,令人不寒而栗,而云襄则独自跪坐在棺材前方,眼神木然。  二人一见俱大吃一惊,筱伯惊讶问道:“公子,这是……”  云襄恍然惊觉,回头黯然道:“你们不用惊慌,这是我去世多年的师父。... - 2018-06-04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四章 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离舒亚男和明珠所住客房没多远,就是云襄与金彪的房间。二人刚躲下没多久,就听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云襄连忙点亮油灯,金彪开门一看,十分惊讶,门外竟然是新郎官苏鸣玉。只见他一脸阴郁,对金彪视而不见,只对云襄道:“云公子,可否陪鸣玉去喝上... - 2018-06-07
  • 第四章 报仇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赌局在继续,每次他桌上的坐底快要赢到两万两时,都被那目无表情的富商一把叫走。他最后已记不清林公子前后拿出来我多少两银子,总之他输得都有些手软,再不敢玩下去了。  赌局结束,富商们都走了,只有他依旧双目血红呆坐在那里。他知道那富商在捣鬼,... - 2018-06-06
  • 第四章 布局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当苏敬轩的死讯传到京城的时候,大岛敬二的尸体也运到了东瀛使馆。他的身份很快就被富贵坊确认,人们这才知道,夜里悄然摸上楼船与苏敬轩恶战并在黑夜里击杀苏敬轩的神秘人,才是真正的东瀛圣武藤原秀泽。  王府书房中,当介川龙次郎看到福王爷推过来的... - 2018-06-05
  • 蚂蚁贝贝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蚂蚁贝贝是蚂蚁妈妈的心肝宝贝,在蚂蚁妈妈众多的子女中,蚂蚁妈妈最痛爱的就是蚂蚁贝贝了。  蚂蚁贝贝长着一对特别漂亮的触须,黑亮黑亮的触须的顶端还长了两个圆圆的小圆球,就像两根接收天线一样,总是不停地摆动着,特逗人喜爱。哥哥姐姐的触须都是... - 2018-06-13
  • 小燕子媛媛迁徒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燕子媛媛和两个弟弟小燕子啸啸小燕子蓓蓓,是在燕子妈妈回到北方的这个小镇上后,在一个小公园里的凉亭里的飞檐上,衔来草棍泥土。然后用唾液粘成很牢固的碗形燕窝,小燕子媛媛和小燕子啸啸小燕子蓓蓓,就是在这个燕窝里出生的。  三个小燕子出生后,... - 2018-06-13
  • 心中有梦的罗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罗克在塔楼顶上  小兔挎着一篮蘑菇经过一座塔楼,这是这一带最高点,在塔楼顶还有一面大钟。看着太阳渐渐变成一个大火球,把天边染得通红,小兔抬头想看看几点钟了,这一看,可把她惊得张大的嘴都合不拢了,塔楼顶上隐约有个身影,那会是谁呢?她用... - 2018-06-13
  • 春风吹过的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那年,是第一学期,上官轩云转学到了我们班。这个小女子不简单,才来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和班上的同学建立起不错的关系。  这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生。她长相甜美,对人友善,甜甜柔柔的话语让人如沐春风。老班也喜欢她,成绩好加上有礼貌,... - 2018-06-13
  • 爱和智慧的魔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从小不被别人看好。因我神情木讷,反应迟钝。  父母常叹气,认为我毫无优点可言。我爸爸为了印证自己的直觉,在我读小学时,常将与我同龄的邻居男孩叫来,我俩小孩站在他面前,他出诸如25加68等于多少的口算题让我们答。题我会做,可要心算很久,...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