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极可能就在那里了。”

      冰儿道:“那就过去瞧瞧好了。”

      两人走下山岗,朝北首山麓间奔去。但见树林间,有一条山径,直通小庙山门,这条路本来铺着石板,因长远没人走动,荒草丛生,把石板都淹没了。

      谢少安心中暗道:“原来是座没人的破庙。”

      两人踏着荒径,走到庙门前,抬头望去,只见门上一方被风吹雨打,剥落得变成了白色的横匾,依稀可见“王母殿”三个大字。

      冰儿伸手要去推门,谢少安及时摇手制止,一面低声说道:“庙内如果无人,出门不会从里关了,但这座破庙,明明是已经许久没有人迹了,我们只能暗中查看,不可惊动了人。”

      冰儿睁大了一双清莹美目,点点头低声道:“大哥,你说里面住的是坏人么?”

      谢少安笑道:“现在还不知道。”当先举步朝庙后绕了过去,这座“王母殿”一共两进殿宇,后进围墙,已有一处倒塌,砖石凌乱,成了一个大缺口,可容人出入,这就无怪山门里面上了闩。

      谢少安、冰儿两人,踏着砖石,从缺口进去,举目打量,但见后进殿宇还算好,敢情这是王母渡唯一的庙宇,平日虽然没人管理,那是山村小庙,设有香火收入,养不起“神棍”

      之故;但到了会期,村人们都要到这里来上香拜膜,因此,这庙还不算破。

      后进除了神龛、供桌,左右两厢,都上了锁,只要看积尘甚厚,就已可见久无住人。

      两人从后进转过一道中门,就是前殿,殿上有一座高大的神龛,这里居然打扫得很干净。

      神龛左首地上,里首靠壁处,放着一卷草席,好像有人在这里睡觉,但却不见其人。

      睡在破庙地上的人,不是乞丐,也是无家可归的人了。

      阶前是一个小天井,天井里有一个石香炉,地上本来也铺着石板,如今全长了青草。

      可见住在这里的人,早出晚归,也是从后进围墙缺口处进出的,从来也没开过山门。

      冰儿看看天色已近黄昏,不觉抬目问道:“大哥,你看怎么办?”

      谢少安看不出这座王母殿有何可疑之处,二面沉吟道:“那人既以传音入密说出今晚王母渡有事,大概不会是谎言,目前我们虽然看不出一点端倪,可能是时间不到之故,这里离王母渡极近,而且地势较僻,不易被人发现,我想我们不妨就在这里憩脚,万一王母渡有事,我们再赶去也来得及。”

      冰儿望望地上草席,问道:“这人回来了呢?”

      谢少安道:“这也没什么,我们只说错过宿头,找到这里来的就是了。”

      冰儿笑了笑,走到殿前第一级石阶上,俯着身子,吹去石上灰尘,说道:“大哥,到这里来坐咯,我们该吃晚饭了呢。”

      原来她在南康酒楼下面,买了三十个肉包子,这时打开纸包,放在阶上,等着谢少安一同来吃。一张粉嫩娇艳的脸上,流露出深深的笑意,好像是妻子对待丈夫一样。

      谢少安缓步走到她身边,并肩坐下,笑道:“冰儿,要不是你买了一包肉包子来,今晚就得挨饿了。”

      冰儿低头一头笑道:“这也是经验,有一次我们也是为了赶路,错过宿头,那里十来里没有人家,买不到吃的东西,你还记得不?所以你在跟掌柜说话的时候,我就去买了一包肉包子,其实这里离王母渡很近,就是没买包子,今晚也不会挨饿的。”

      谢少安道:“那样总是麻烦,何况我们还不知道今晚究竟有什么事?能不露面,还是不露面的好。”

      冰儿取出一个包子,咬了一口,侧脸问道:“大哥,你看今晚会有什么事情?”

      谢少安笑道:“我要是知道,岂不是成了未卜先知的神仙了?你快吃吧,反正到时候自会知道的。”

      冰儿噘起小嘴,说道:“那么青衣人怎么会知道的呢?他难道是未卜先知的神仙?””

      谢少安听的不觉一怔,想了想,接着说道:“也许他早就得到消息,不然怎么通知我们来的?”

      冰儿依然歪着头,思索道:“不知会是什么好戏?唉!这人真气人,既要告诉我们,又不和我们说说清楚。”

      谢少安道:“冰儿,不用想了,快些吃吧!”

      两人吃了个饱,还剩下七八个包子,冰儿仍然用纸包好,站起身把纸包放到供桌上去,一面含笑道:“这时候,有一壶新沏的龙井,该有多好。”

      谢少安道:“你口渴了,就去找些水喝。”

      冰儿嫣然笑道:“我才不渴呢,我是替你在想,吃了包子,口会干,如果沏上一壶龙井,坐在阶上,一面喝茶,一面看蛾眉新月,多有诗意?”

      谢少安看着她,微微一笑道:“你还漏了一句话。”

      冰儿眨眨眼睛,问道:“我漏了什么?”

      谢少安道:“还有你这样一个美丽、纯洁的妹子,和我作伴。”

      冰儿粉脸一红,不依地道:“大哥,不来啦,你取笑我。”

      谢少安看她一付娇羞模样,不由的心头一漾,伸手握住她柔荑,低笑道:“难道你不愿意和我作伴么?”

      冰儿缓缓偎入他怀里,低低的道:“干爹要我跟着大哥,我早就是你的人啦!”

      谢少安轻轻扶着她肩头秀发,说道:“冰儿,我本来还有两件事要办,一件是杨兄他们中了赵复初的奸计,神志迷失,除了我们,没有人会去救他们,现在好了,这件事,已经由琵琶仙老哥哥替我们做了。”

      冰儿道:“那么第二件事呢?”

      谢少安道:“第二件事就是铁舟老前辈交待,我们去追踪银发魔女的事,这件事好象和宝藏图有关系,听铁舟老前辈的口气,好像连我师父都赶来了,那一定是一件大事,但等把这件事办完了,我带你回姑苏去,我想爹娘一定会喜欢你的,那时我们就不用在江湖上奔波了。”

      一钩新月,渐渐在天空挂起。

      淡淡的月光,照不透漆陇夜色,阶前依然黑沉沉的!

      淡月疏星,雾一般的夜影,正是情侣们低低的、轻轻的互诉心愿最好的时候。

      七月七日王母殿,清阶无人私语时!

      但是有人来了!

      正在绵绵情话中的谢少安,终究内功精纯,忽然一摆手,低声道:“冰儿,有人来了!

      冰儿伸手理理散乱的秀发,嫣然笑道:“我早就听到了,大概是住在这里的化子回来了。”

      谢少安道:“不对,我听好像有两三个人。”

      冰儿道:“难道这里不能住两三个人?”

      谢少安道:“不,如果是住在这里的人,他早出晚归,走惯了路,应该从庙右绕过来。

      他是从那缺口进出的,但这三个人却朝庙门走来,显然不是住在庙里的人。”

      冰儿奇道:“那会是谁?”

      现已可听出,来的三个人,而且果然已在庙门口停下来了,他们好像还在说话。

      谢少安、冰儿都有一身上乘功夫,老远就可以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他们说的话,自然也可清晰听到了。

      只听领头一人道:“这就是王母殿?”

      他这一开口,冰儿不觉瞿然道:“是恶狗陈康和。”

      谢少安点点头。

      只听另一个人道:“总管请在这里稍候,小的进去开门。”

      陈康和的声音道:“盟主就要来了,咱们一起进去吧!”

      就是这两句话,三条人影已经掠上墙头。谢少安、冰儿早已迅快的站起身,回进大殿。

      冰儿道:“大哥,听他口气,好像七煞剑神庄梦道也要来呢,我们快找个地方躲一躲才好。

      谢少安目光一掠,说道:“我们躲到神龛匾上去!”

      两人双双纵身飞起,跃上神龛匾后,藏好身子,只见恶狗陈康和已指挥两个黑衣人打开庵门,施施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41-949.html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风尘自古多奇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时,正好店伙从房中出来。  赵南珩问道:“伙计,出了什么事吗?”  店伙瞧到赵南珩,抹抹额上汗珠,歉然的道:“真对不起,把相公给吵醒了,这房间里住的一位老客人,是昨晚来的,今天早晨,一直没有开门出来,方才小的进去,发现他中风了,已经不... - 2018-05-06
  • 第二十七章 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婆子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蓝布衫的老婆子来,朝无尘师太躬躬身,问道:  “当家师太,素斋都做好了,不知要开在那里?”  无尘师太道:“就开到这里来好了。”  李佛婆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柳青青忙道:“娘,女儿帮李佛婆去。”翩然朝外走... - 2018-05-03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二十七章 修罗书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那是三个紫瞠脸的老人!右手遥遥作势,托住五雷神剑的,却是中间一个褐袍老者,他左首一个,头戴毡帽,身穿黑袍,右首一个,身穿青袍。  卫天翔曾在成都无毒山庄见过,知道来的是千面教的紫面护法,自己虽不知道褐袍老者的来历,但那个头戴毡帽,身穿黑... - 2018-05-29
  • 第二十七章 已经有六年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 - 2018-03-26
  • 第二十七章 一乐回到乡下觉得力气少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一乐回到乡下以后,觉得力气一天比一天少了,到后来连抬一下胳膊都要喘儿口气。与此同时一身体也越来越冷,他把能盖的都盖在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就穿上棉袄,再盖上棉被睡觉。就是这样,早晨醒来时两只脚仍然冰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一乐射... - 2018-02-09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十招之约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躬身道:“晚辈今生今世,是不会回去的了。”  黑寡妇步多娇瞟了南振岳一眼,插口道:“师傅,人家五姑娘已经有了如意郎君,怎肯跟你老人家回去?”  司无忌同样瞧了南振岳一眼,嘿然道:“很好,老夫正好把他一并擒下。”  南振岳道:“只怕... - 2018-03-04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贾老二在桃花娘娘庙偷偷的去放走韦凌云_金缕甲-秋水寒_
  •   徐少华和贾老二早已隐身在卸甲庙右首一棵大树之上,今晚这场变故,自然全看到了。  徐少华记得贾老二说过:这件事和自己三个朋友有关。  一个是新交的朋友,当然是指纪南了,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那是指丐帮帮主韦凌云无疑。  他(贾老二)在桃花... - 2018-03-15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 - 2018-02-03
  • 第二十七章 查民风微服观庙会 布教义乱刀诛恶霸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便是五月十三,关圣人的诞辰。天刚亮乾隆就起来,叫了纪昀要看庙会。素伦等侍卫早已知皇帝必有此行,连夜商议好了,都扮作看热闹的香客暗地跟随。  此时天刚平明,晓风拂树、晨炊袅袅,早夏凉爽的夜气尚未散尽。乾隆和纪昀联袂步行出城,已见街衢... - 2019-01-12
  • 第二十七章 咸若馆棠儿诉衷肠 乾清宫国舅议朝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一出殿,便见老太监魏若迎了上来。这已是驾轻就熟的老套子了。乾隆略一点头便跟着魏若出了慈宁宫。高无庸在垂花门外接着,径入与慈宁门斜对面的咸若馆,这个地方是专为太后娘家至亲远道探亲用的栖息之地。也是宫殿,规制却小得多,南边还有个小花园叫... - 2019-01-04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凉风镇月夜逢刺客 牛皮帐老拳释仇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汉阳全局军务会议只开了一天,因为不是战局研讨,傅恒提出“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缓进重压以补地利”的金川之役方略,连岳钟麟也连声称赞。只是在会议上布置封锁金川粮道,盐道,药品,以及莎罗奔西逃上下瞻对,北逃青海南逃两广流亡的堵路事宜,还有需用兵... - 2019-01-22
  • 第二十七章 感忠良义释打虎将 蓄叛奴密遣下毒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夜半时分,康熙正和几位大臣议事,守在殿外的魏东亭突然发现,一条人影从房上跳下,悄然无声地落在雪地上,伏在那里一动不动。魏东亭大叫一声:“大胆狂徒,胆敢人宫行刺,来人,拿刺客!”  守在门外的侍卫们“唰”地一声,一齐拔出剑来。犟驴子一个箭... - 2018-12-27
  • 第二十七章 莽胤祥含冤养蜂道 四王爷深情慰兄弟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十三阿哥胤祥,因为那张调兵手谕的事,被皇上下旨责打了四十大板。这下胤祥可遭罪了。  内务府慎刑司里的太监打板子是最有讲究的。在这儿当差的,大部分是前明东西厂、锦衣卫和十三衙门的后代子孙,个个都有一套绝活。就说这打板子吧,是用绵纸包了... - 2019-01-02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题楹柱主仆思未来 报凶信兄妹忆儿时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回到养心殿,康熙歇午觉刚刚起来。见她进来,揉着眼笑道:“你今儿是怎么闹的,把伍先生也弄了去?”苏麻喇姑红着脸笑道:“这就是做奴才的难处了。他在索府,抵得上半个主子。他要去,我哪能劝阻得住。”康熙笑道:“也难为你应付下这场面来,一... - 2018-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