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天敌是无限等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她可以毫不费力地得到他的爱,却不一定能得到他费尽力气的爱的等待。第一百个白天即将到来,他太疲倦,以至于不再渴望她的爱情。

      1 黑暗火锅

      当十二月的第一场雪来临,吴紫涵跟着室友去与邻校男生联谊。他们约好在男生寝室吃顿黑暗火锅——这是对方提出来的古怪玩法,就是关起灯加料,把夹回碗里的菜吃完,不管对方买来的是何种食材。

      路过菜市场,室友们在里头兜了一圈出来,各自拿着猪血、黄鳝、鱼腥草等自以为难以下咽的东西。

      喂。吴紫涵问道,难道你们不怕被自己夹进碗里吗。

      她才不管对方耍出什么怪招——她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肥羊肉片,和室友的一起放进那个黑色的大塑料袋。

      到了对方寝室,开门的是卢广仲式蘑菇头的许峥,他一脸诡异地站在门口,看着女生们进去。

      第一锅料的味道类似豆沙与海鲜的混合物,双方勉强吃完,第二锅则饱含臭豆腐与甘笋同煮的脚臭味,吴紫涵夹到了一块蛇肉和半片没有切过的猪耳朵,这还算是幸运的,室友最讨厌形状丑陋的菌类,偏偏捞到一大把滑腻腻的猴头菇。

      下了最后一轮料,室友叫了起来,这是什么,怎么咬不烂啊。

      不会吧,吴紫涵咕哝,按规则不允许放非食材进去的。

      灯开了,大家看见她筷子上挂着一个米白色带着蕾丝边的大毛球。

      那是我的发夹!

      吴紫涵失声叫了出来,她好像意识到什么,在与许峥的短暂对视之后,她终于按捺不住向他扑了过去。

      我知道是你干的!

      没错,在进门的时候,她就觉得许峥好像碰了一下她的后脑勺。

      好吧,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吗。他无比可怜地举起双手,说出如上顺理成章的句子。

      2 绅士女郎

      黑暗火锅以吴紫涵大发雷霆收尾,她不仅没有答应许峥的请求,还恼羞成怒掀了桌子。这下联谊的计划完全被她打乱了。室友质问吴紫涵的时候,她还在大喊大叫。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发夹对我有多重要!

      是,每个人都有点自以为重要得不得了的东西,就算在别人眼里,那也许是个可以随时扔进火锅的破玩意。

      那个发夹上的毛球来自她以前养过的一只兔子,当然那只叫小白的兔子现在已经不在而且不在的原因是被一辆卡车碾过,毛球就是它尚算完好的尾巴。吴紫涵为了纪念这只陪她度过高考时光的兔子,略显变态地把毛球做成了发夹。

      而现在,那个毛球被火锅一烫,始终弥散着一股肥羊肉的味道,吴紫涵一闻就牙痒痒。

      或许更倒霉的事是许峥喜欢上她了,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到吴紫涵楼下唱《没那么简单》,不得不承认,他的蘑菇头和黑框眼镜确实像个小清新的音乐人,可他一遍又一遍的歌声终于引来了宿管大妈的扫帚。

      这个人一点儿王子的优雅也没有。室友每次见到许峥都撅一撅嘴,小涵啊,他真是配你不上。

      作为以上事件和言论的结局,吴紫涵和她的博士师兄在一起了。他们吃饭逛公园看电影各几次之后,刚结束学期论文写作的许峥又出现在楼下。

      其实之前的吴紫涵很犹豫——师兄每天在实验室里对着电脑和瓶瓶罐罐,像个与世隔绝的科学怪人,可与行为吓人表情夸张的许峥相比,他实在是太像地球人不过了。

      就这样,戴着瓶底眼镜的师兄提着一瓶白酒走向刚在宿舍楼下摆好板凳和吉他的许峥,他说嘿,你信不信你再骚扰我的妞我就打爆你的头。

      他话还没有说完,许峥就冲了过来把酒瓶往自己头上一砸。

      趴在宿舍窗上的室友之一差点晕过去,而吴紫涵想到小时候看过的那个拿啤酒瓶子砸自己脑袋的流氓兔。

      师兄脸上溅满了鲜血,他看着许峥瞪得大大的眼睛,默默地,迅速地离开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逃跑太丢脸,又或者是觉得自己没必要和一个亡命之徒较劲,师兄没有再继续约吴紫涵,这真悲哀,更悲哀的是当她发觉自己已经习惯某个人可怕的大喊大叫,他却忽然消失了。

      你们一定都听过那个女郎和绅士的故事,高傲而美丽的女郎让绅士以在楼下站一百天为代价赢得她的芳心,而他只在楼下站了九十九天就撤了。

      尊严也好,耐心也罢,或者他只是单纯地看烦了那个女郎的美丽,他想想,其实也没有那么美丽。

      3 哎呀抱歉

      一年以后,吴紫涵毕业。她进了一家旅行社,这里的男女比是一比九——当男性比例过高,这世界就会溢满粗鲁的光棍气息,而只要女人多起来,一幕幕狗血的宫闱大戏便陆续上演。

      为了一个长得像憨豆先生的会计,两个女业务员翻脸在办公室里打了起来,其中一个本想掏出水果刀威胁对方,可不小心把长得像定时炸弹的创意闹钟拿了出来,那大义凛然的董存瑞姿势把围观的女孩们吓得抱头鼠窜。

      喂,你说那会计有什么好。室友聚会上的吴紫涵喝得有点醉,怎么那两个人那么喜欢他。

      女孩们一起去江边放烟火,赤橙黄绿青蓝紫,她们在火光的间隙里看见不远处一个男孩被一个女孩强吻。

      是许峥!吴紫涵你快来看!

      一个室友的叫声把吴紫涵从酒意里拉了出来。那一刻,许峥可怕的蘑菇头变得惊慌失措,而强吻他的女孩只是瞟一眼她们,就拉着他离开了。

      为此,吴紫涵想起来很久以前她压在抽屉里的一封情书,那是许峥写给她的,可她从来没想过要打开。

      因为他一点儿也不重要。

      他说,不要嫌我不够好便不靠近我,我会为你写歌为你戒烟也要变成一个好孩子。

      他在信封的背面画一个大大的眼镜蘑菇头,信纸的下半部用双面胶贴了一张民谣演出的门票。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那个乐队呢,吴紫涵有点后悔当初的不曾在意。

      让她更措手不及的是竟然也有人爱他如同当初他的狂热,要知道,他看上去多么平凡无奇。

      吴紫涵骑着自行车去郊外听一场演出,看见了她本该在一年前就看见的歌手,他结婚了,看上去比以前成熟一点,但娃娃脸依旧。

      除了自己写的歌,他只翻唱年轻女歌手的曲目,他说,哎呀抱歉,我的少女情怀一两天改不过来。

      有哪个少女没有固执情怀。

      4 第一百天

      我喜欢你。

      吴紫涵在记事本上写下这么一句话,她凝视蓝天几十秒,又低下头仔仔细细地把那一行字涂掉了。

      对,她喜欢蘑菇头,喜欢他像卢广仲那样唱歌的时候把嘴张得大大地像《我爱你》MV里的那只猩猩,甚至渐渐地并不反感兔毛发夹上留下来的羊肉膻味。

      但她还是无法同自己坦然相对——为什么别的女孩可以拥有令人羡慕的恋曲,自己却要在古怪的宅男面前停下脚步?

      吴紫涵叹了一口气,决定睡一个午觉。

      如果醒来时还不到三点,她就给许峥发个短信,问他愿不愿意再唱一次《没那么简单》。

      此时的许峥坐在KTV包房发呆,他不想坐在这里接收那个女孩抛过来的媚眼,她这几天竭尽所能讨他欢喜,让他想起过去自己做出的种种傻事情。

      那一天的吴紫涵睡过头了,许峥最后也没能找到合适的借口离开包房,他打了个盹,梦见自己扛着吉他奔向一个似曾相识的女生宿舍。

      傍晚,干燥了一个春季的天空下起小雨,吴紫涵伸了个懒腰,走向最近的一家便利店。

      许峥正在收银台为刚买的饮料结账,他看见她,连忙扭过头,装作毫不在意地哼起歌来。

      那天之后,他们没有再见面,或许是见了也没有再认出来。

      但至少最后那一天,吴紫涵清楚地看见许峥扭过头不去看自己,他哼着《没那么简单》,一只手亲昵地挽住旁边脸上涌现惊喜的女孩。

      她终于确认绅士不再等女郎了,第一百个白天即将到来,他太疲倦,以至于不再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349-956.html - 2018-06-09
  • 爱的天敌是无限等待_校园故事_小故事网
  •   她可以毫不费力地得到他的爱,却不一定能得到他费尽力气的爱的等待。第一百个白天即将到来,他太疲倦,以至于不再渴望她的爱情。  1 黑暗火锅  当十二月的第一场雪来临,吴紫涵跟着室友去与邻校男生联谊。他们约好在男生寝室吃顿黑暗火锅&mdas... - 2015-12-11
  • 爱的天敌是无限等待
  • 她可以毫不费力地得到他的爱,却不一定能得到他费尽力气的爱的等待。第一百个白天即将到来,他太疲倦,以至于不再渴望她的爱情。  1 黑暗火锅  当十二月的第一场雪来临,吴紫涵跟着室友去与邻校男生联谊。他们约好在男生寝室吃顿黑暗火锅—... - 2015-09-08
  • 安静下的夏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骨节碰着骨节,血管挨着血管,感受彼此的温度。带着某种仪式般的虔诚,我和我伤害的人,握手。  15岁的夏天,因为顾一晨的到来而格外炎热和漫长。  这个穿着蓝色工装裤和白色长袖衬衣的男生,像一颗被风无心吹来的草籽,默默“落... - 2018-07-09
  • 秋天的味道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双休日,我在叔叔的果园里帮忙,隐隐地听到南侧的果树丛里有悉悉索索的枝叶晃动的声响,就跑过去看个究竟。  我发现一个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攀在树杈上摘苹果。他也发现了我,但已经无路可逃。他从树上溜下来,两个口袋都鼓鼓的,怯怯地立在树下,... - 2018-07-09
  • 青春不总是鲜甜多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学校组织体检,我欢天喜地地参加了。  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阳光下,他很安静地垂着眼,睫毛在脸上投出一片阴影来。我站在他身后,享受着他的颀长的影子带来的片刻阴凉,心像雨后的青草地,有小小的花要绽放出来。  他是五班的... - 2018-07-09
  • 你已经不需要家访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何晓明忽然受到了启发:对呀,让学校开除自己,那爸妈就没办法了,他们往回送学校也不要了。  再有一个月就要中考了,何晓明却整日无精打采。何晓明的爸爸常年在外,妈妈在医院工作,经常值夜班。妈妈上夜班时,何晓明等保姆睡着后,就悄悄溜到书房上网... - 2018-07-09
  • 丢失的玩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雕塑家有一个12岁的儿子。  儿子要爸爸给他做几件玩具,雕塑家从来不答应,只是说:你自己不能动手试试吗?儿子就很气愤。但时间一长,他拗不过爸爸,便不再哀求、纠缠,试着按自己的想像制作起来。  起先,雕塑家对儿子的“工作”不管也不问,放任... - 2018-07-09
  • 在最好的年华,穿最好的衣服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最漂亮的年纪却也是最穷的年纪,此事古难全。  我的同学去旁观某个“大学风采女生”选美大赛,回来之后,他并不是一副餍足的模样,反而跟我谈起比赛的一个细节,几乎要怆然而泪下。他发现在比赛的第一个环节中,有五六个女生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都是件... - 2018-07-09
  • 谢谢你拍过我的肩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林海从烹饪学校毕业后,进了一所中学的餐厅掌勺,和他同时来的还有一个小六子。  小六子得意地告诉林海,自己和校长是老乡。林海憨憨地问:“那你见过校长?”小六子瞪起眼说:“当然了,我还去他家吃过饭哩,老乡嘛!”林海心里挺羡慕,嘴上笑笑,就开... - 2018-07-08
  • 一个人的考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二年级时,我选择了经济学作为专业。Bowdoin教授的公司财务就是专业课之一。那时,我即将在新学期里去日本留学,我非常希望利用两周的假期回家看看,再从北京转至东京。可那个学期,“公司财务”的考试偏偏安排在学期的最后一周“期末周”的最后一... - 2018-07-09
  • 我就是那个“王小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2008年,鲍鲸鲸从北京电影学院电视剧组专业毕业了。作为电影学院的高才生,还没毕业,就有许多影视剧团来要她,并给出了很优厚的待遇。   面对诱人的条件和价码,鲍鲸鲸笑了笑,转身娉婷而去,好似一阵风。   ... - 2018-07-09
  • 雪花点燃人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是一个天资和悟性都很高的学生。但,和许多才华横溢的青年相同,他也妄自菲薄了。  他认为自己作为普通人不会有非凡的天赋,自己短暂的一生不可能实现杰岀人物那样的辉煌业绩。  启发,开导,用了各种方法,老师也沒能使他振作起来。  一天,他俩... - 2018-07-09
  • 谁装点了我的青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正是最青涩的年纪。我学习成绩差,前途一片渺茫,只盼着空军来学校里招飞行员,也许我可以去当兵。  班主任把她安排和我做同桌后,我知道一定是母亲找过老师。母亲的用心良苦,想要这个学习好的女孩子带动我。  以后的日子里,她逼我写作业。我... - 2018-07-09
  • 你知道眉毛的作用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世界上每个人的存在都会有他存在的意义。”老师用手轻轻地抚摩我的眉毛,“所以老师希望你在集体活动中,也能够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读初中的时候,我是班上体育成绩最差的学生。每次学校开展体育比赛活动,我总是拖班级的后腿。为此没少受同学们抱... - 2018-07-11
  • 与你笑到最后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叶梓琪要求我站在她的肩上。我心里虽然抵触她,处处与她作对,却还没到非置她于死地不可的程度。我这么重,她如何承受得了?  一  叶梓琪被任命为班长的那一刻,我就对她产生了极其严重的抵触情绪。我实在不明白班主任的想法,即便是开学... - 2018-07-11
  • 谁的青春没有风吹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钟紫薇站在校园那棵硕大的银杏树下,看见黄维在操场上打球,她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心中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黄维的确很优秀,学习成绩好,总是跟她不相上下,只要她稍一放松,就会被他超过。为此,她每天晚上都在灯下熬过11点,常常... - 2018-07-11
  • 谁多拿了一份考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又到了期末考试的时间,按照学校的考务安排,我被调整到二年级的一个班监考。  前几天,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给校园披上了一层银装,厚厚的积雪在阳光无力的照耀下,一点点消融,让人觉得臃肿的冬装下,连骨子里都打着寒战。  我拎着试卷袋走进教室,闹... - 2018-07-12
  • 我就要做你的偶像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不过,我没有说他,我们的师生关系刚刚建立,硬碰硬,伤了和气不说,这小子也根本不会服我。  刚刚分到初三(3)班当班主任时,老师们就叮嘱我:“这班里有个顶难缠的张柯。人聪明,成绩好,就是很傲慢,总爱跟老师作对。”  没想到我的第一节课,张... - 2018-07-12
  • 矮小的人也有大将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回到家,我的肩头已经破了皮,浑身酸痛。母亲问我:“今天下午还下田吗?”我说:“我去上课。”  都怪妈妈把我生得这么矮  我天生个子矮小,在读书期间,我一直都“坚守”第一排,从未坐过第二排。  对于个子矮小的问题,在读小学的阶段,我几乎不... - 2018-07-12
  • 年轻的心缘何发生癌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2005年元旦,安徽省某师范学校2002级英语班联欢晚会上,大家兴致勃勃地在做击鼓传花游戏,当红花刚好被传递到一个空着的座位上时,全班同学的欢歌笑语戛然而止。8个月前,他们的同学,忧郁而文静的安然留下一纸遗书,悄然地选择了自尽。花一样的... - 2018-07-11
  • 后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现在想想,当年厦门大学的阳光有多灿烂。  那个满是阳光的下午,我坐在教室里,她轻轻地走到我面前向我借课堂笔记。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她坐到我的前排,却又半转过身,用手遮住嘴巴对我说:“邓丽君的歌你喜... - 2018-07-11
  • 谢谢你没有关注过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时代,有两种人很吸引人眼球,一种是品学兼优上帝宠儿型,另一种是成绩糟糕无知无畏型,在高二(3)班,张斯盈是前者,安向东是后者。  1  安向东,平生的志愿是成为吸引无数女孩的大号磁铁,所以,牛仔裤上永远有数不清的破洞,肥肥的裤腿在地... - 2018-07-11
  • 别遗失了未来的翅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单位搞基建,大兴土木。也不知道工头在哪里找了那么多孩子,都是十七八岁的样貌。  这样的年纪,本该在学校里读书,他们却早早地扔掉了课本。他们好像一群囚禁在笼子中的鸟,用尽各种手段说服父母,等父母一松懈,他们便一头扎到社会。染黄色的头发,穿... - 2018-07-08
  • 心中的雅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中学那几年,是我生活里最乏味、最孤独的一段时光。  那时候,功课很重,除了要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之外,大家还买来各种各样的参考书,每天晚上放学之后都要再看一会儿参考书,并且提前预习一下明天要讲的新课。日子过得紧凑而平淡,时光都沾染了一种... - 2018-07-11
  • 谁的青春没有暗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二,面临文理分班,跟我铁的哥们大多数选择了理科,而我毅然选择了文科,刚开学那段日子,我是孤独的,孤独得就像一匹找不着北的野狼。沉默寡言的我常常一个人落寞地盯着课本,企图从死板的文字里面寻找一丝慰藉。那段日子,我反复听着朴树演唱的歌曲《... - 2018-07-11
  • 芋头芋头,在一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这个暑假,我们被迫提前进入到初三的状态。  参加补课的仅仅是一个班的学生,而且是个新集体——校长说,我们这36个人,是从整个年级里精挑细选出来以备战中考的尖子生。班里只有8个女孩子,刚刚好一个宿舍就能住下了。  整理床铺的时候,住... - 2018-07-11
  • 你的泪水是我的成人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走到教室后面,走到那个拒绝了他并敢于承认贫穷的男生面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弯下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开学三天后,他毛遂自荐要做班长。他在高一时一直做班长,有经验,并充满自信。虽然他知道大学生活不同于高中,会更加自由闲散一... - 2018-07-11
  • 因为我在想念一个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旁边不认识的孩子问我的眼睛为什么出了汗,我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告诉他,那是因为我在想念一个人。  马木子:沈阳双鱼座女子,看很多书,写温暖的故事,最喜欢写17岁的爱情。  1.被我撞伤的男生  那个女人真胖,市场上卖菜的人中属她嗓门最大... - 2018-07-08
  • 水亭上的蛀虫会议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花园的池沼上有个木结构的水亭,幽雅别致。后来里面生了蛀虫。蛀虫们至空水亭的柱子,横梁,桷(jue)头,檐角,在里面悠哉游哉,自得其乐。等到木头的表皮终于蛀穿,蛀虫们发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不觉都寒心了。因为它们看到,下面是水,如果水亭一旦倒塌... - 2018-08-16
  • 椿象大战蚂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喂!伙计,你大概知道蚂蚁是昆虫中的大力士吧!可是,蝽象却一点也瞧不起蚂蚁:“不就是一个小黑点吗?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的臭屁功夫可是独一无二天下无敌的,他们算得了什么?”  因此,蝽象便和蚂蚁大战起来。一天,蝽象国的盾蝽(蝽象的一种)元帅奉... - 201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