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堂的出租车_鬼故事_故事大全

  •   来这个故事有很多种说法,我相信我是坐了一回天堂的出租车,而我的朋友们则说得更为离奇,说我会遁身术。至于我的妻子,她,她说我那天根本就是爬回来的。
      那天我们同学聚会,玩到子夜犹不过瘾,六个在班上就很铁的哥们(其中有三个女生,呵,不如叫姐们算了)又继续出去玩。我们到海阳路上的“天上人间”蹦迪,总觉得没有喝够,又找到一家练歌城,继续喝我们从路上买来的酒。大家早不是男孩女孩了,有的油头粉面的也当了长官,但我们就象小孩子似的玩得很疯,女生也大杯大杯的喝威士忌,抢着唱歌。终于六个人喝倒了五个,(其中一个要开车就没勉强)谁也站不稳了。
      他们都是在海滨区住的,而我早搬到了海港区。整个一南辕北辙不顺道。我不让他们送,让他们直接回家,我说我打出租车。开车的同学不信,说这时候怎么还会有出租车,我大着舌头说:有,有,有。
      说话间还真来了一辆,很常见的明黄色夏利,我说那不就是吗?其它喝高了的男女生也说那不就是嘛。只有开车的同学很纳闷,连说在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呀?我说你小子打小就是夜盲症,想不到这么大了还没好。
      那辆出租车停在我身前,真轻啊,连点儿声音也没有。我拉开车门,坐在了司机旁边。然后我扭头和我的老同学们再见,我看到开车的哥们依然一脸迷惑,但已被别人推推搡搡的硬弄到车那儿去了。
      我笑嘻嘻的看着司机,那时我还没感觉这司机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他给人看起来的印象很冷,肤色好象有点发蓝,我不知道是因为天黑的缘故还是我喝得已经看不准颜色了。我掏出烟来请他抽,他拒绝了,用手推开我。他的手很凉,我以为是我自己要被酒精烧着了,身上那么烫才显得别人手凉。
      我说他是我的朋友,你是他的朋友,那么也是我的朋友,这样就是看不起我,等等等等的说了一大通。他一言不发,但还是不抽我的烟。我说累了他才问一句:去哪里?
      呵。迎春里。我说,认识吗?
      他不吭声,从眼前的景象看,车子已经开动起来。但怎么轻漂漂的,一点声息都没有?我不由连夸师傅技术真高,高!
      朋友聚会?他终于开始和我搭讪了。
      我说同学同学,好几年没见着了。他问我妻子是不是也是我的同学?我说不是的。他说他的妻子是他同学。又问我现在回去,我妻子是不是不睡觉在家等?这样一说我倒酒有了几分醒,我发现我太不象话,竟玩到这么晚,我的老婆肯定不睡觉在家等我。除非我说今晚不回去了。我说是的。
      他说他也一样,只要他出去跑车,不管多晚他老婆也要等他回来。
      然后他就说他送我的路也和他们家顺道,他回去看一下不介意吧? 欢迎来到本站,一定要记下域名 
      我说没关系,你去看吧。
      他把车停了下来。然后指给我看一栋楼房,果然有一扇窗户还亮着。
      这时候我的头有些昏,干脆闭上眼睛打盹。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他回来了,竟然还拎了个保温饭盒,说是他老婆给他做的霄夜。这饭盒很怪的,居然是透明的,可以看清里面是大米干饭和鸡蛋炒蒜苔。我揉了揉眼睛,还是那样。我心想我真他妈的喝多了。
      然后我就到了家,我热情地问他的名字,说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他说他叫张绍军,属平安车队的。
      我进屋后我老婆大吃一惊,说你从哪滚的这身泥啊?
      我说什么泥,我坐的士回来的有什么泥?
      我老婆说放屁!我才没看着什么的士,就看见你晃啊晃的晃回来。
      女人就是事多,我才懒得和她理论,眼一闭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的那个司机同学一大早打电话来,问我还好吧,我说怎么不好了?
      他说你可真神啊,不是会遁身术吧,一眨眼就没了影儿,你真是坐车回去的吗?
      我说那还有假?他呆了半天,说他不能开车了,他有夜盲症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7103-38.html - 2018-01-02
  • 来自天堂的出租车
  •   这个故事有很多种说法,我相信我是坐了一回天堂的出租车,而我的朋友们则说得更为离奇,说我会遁身术。至于我的妻子,她,她说我那天根本就是爬回来的。  那天我们同学聚会,玩到子夜犹不过瘾,六个在班上就很铁的哥们儿(其中有三个女生,呵,不如叫姐... - 2015-12-17
  • 来自天堂的出租车_鬼故事
  •   来这个故事有很多种说法,我相信我是坐了一回天堂的出租车,而我的朋友们则说得更为离奇,说我会遁身术。至于我的妻子,她,她说我那天根本就是爬回来的。  那天我们同学聚会,玩到子夜犹不过瘾,六个在班上就很铁的哥们(其中有三个女生,呵,不如叫姐... - 2013-09-05
  • 来自洛水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2008年,中国四川汶川遭遇八级地震,六万余同胞遇难,我和众多志愿者一样,前往重灾区洛水镇,希望以己微薄之力为同胞做些事。  在黄继光团空降兵部队的帮助下,部队官兵仅用两天的时间,在倒塌的房屋中清理出场地为孩子们搭建帐篷学校,我和几名来... - 2018-06-14
  • 从来都是不缺爱的孩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现在是发试卷的时候。当班长安笛把试卷递给罗樱时,罗樱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她从书包里抓出口红,在试卷顶端那个数字——“10”后面,郑重地加了一个零,然后又把口红伸向了嘴唇。  顷刻间,安笛感到一阵急促的心惊肉跳,不是... - 2018-06-13
  • “坏孩子”的操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毕业那年,我应聘到一所私立学校执教,在新学期教职工大会上,当校长宣布由我担任高一 (2) 班班主任兼英语科老师的时候,其他同事皆对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会后,我问同事:“怎么,难道仁慈的校长给初来乍到的我,安排了一... - 2018-06-13
  • 沙扬娜拉的手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莫灵灵进来的时候,全班男生的眼光都“唰”地一下,探照灯一样,打在了她的身上。  莫灵灵微笑着,站在讲台上,脸色微微有点红,如一朵清淡的栀子花,淡淡地开放着。她浅浅地一笑,作了自我介绍,然后一鞠躬,抬起头来,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如黑色... - 2018-06-13
  • 春风吹过的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那年,是第一学期,上官轩云转学到了我们班。这个小女子不简单,才来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和班上的同学建立起不错的关系。  这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生。她长相甜美,对人友善,甜甜柔柔的话语让人如沐春风。老班也喜欢她,成绩好加上有礼貌,... - 2018-06-13
  • 妖精的条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一座灯火通明的木屋蓦(mò)地出现在山里,那是一间妖精开的伞店。一天,一位叫一乔的女孩和朋友们到山中玩,可黄昏时她和大家走散了。月上树梢(shāo)时,一乔发现了亮着灯光的伞店。一位少年站在柜台后面。  “请问,你是来买伞的吗... - 2018-06-13
  • 金色的暴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头很大的熊,它出生在村子附近的山里面。  这天,饥肠辘(lù)辘的大熊在山里走啊走,突然嗅(xiù)到一股味道。那是大熊最喜欢的蜂蜜的味道。它再也坐不住了,顺着味道来到了村子附近。蜂蜜的味道是从有人家住的地方传来的。大熊对人类十分提... - 2018-06-13
  • 花开无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黄明亮是清河一中初三一班的班主任,这天早自习,他没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监督学生早读,而是急匆匆地赶往校长办公室。  “校长,初三六个班给灾区的捐款不见了!” 黄明亮慌张地说。  “什么?”黄明亮的话音刚落,校长的手就一哆嗦,... - 2018-06-13
  • 爱和智慧的魔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从小不被别人看好。因我神情木讷,反应迟钝。  父母常叹气,认为我毫无优点可言。我爸爸为了印证自己的直觉,在我读小学时,常将与我同龄的邻居男孩叫来,我俩小孩站在他面前,他出诸如25加68等于多少的口算题让我们答。题我会做,可要心算很久,... - 2018-06-13
  • 泰迪熊比我更想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已经十五岁了,夏雪菲还是喜欢搂着泰迪熊跟它说心事。  泰迪熊是五岁时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记得爸爸送给她时说,泰迪熊是专门为了安慰难过的孩子才存在的,假如哪天爸爸离开了,就让它来安慰雪菲。这句话仿佛有什么暗示一样,没过多久,... - 2018-06-13
  • 我是北大穷学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常常回忆起我初入北大的情景。  1999年高考,我考了县里的文科状元,被北大中文系录取,我成为了母校建校六十年来第一位被北大录取的学生。  1999年9月4日的早晨,日如薄纱,我和父亲在北京站下了火车,没有目的地顺着人群走出车站。父子... - 2018-06-13
  • 只有你欣赏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第一次参加家长会,幼儿园的老师说“您的儿子有多动症,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坐不了,你最好带他去医院看一看。”  回家的路上,儿子问她老师都说了些什么,她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因为全班30名小朋友,惟有他表现最差,惟有对他,老师表现出不屑。... - 2018-06-13
  • 藏在油菜花里的裙角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次,她是带学校里的孩子们和家长来春游的。一下车,孩子们就被眼前大片大片的金黄色油菜花吸引住了,看着孩子们的兴奋劲儿,还有他们父母满脸的疼爱,她突然就想起了母亲。  儿时家贫,父亲长年在外打工,家里只剩下她和两个弟弟,还有严肃的母亲。 ... - 2018-06-13
  • 别人手上的戒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上到第四年,女生们渐渐有了自己的秘密。谁有了健身卡,谁开了车,谁的手上晃动着铂金钻石戒指。  我频频打电话回去,老爸总是宠爱地一再给钱,我是个无底洞,无底洞的深渊晃动着别人手上的铂金钻石戒指。  直到一天,我知道了那些人的秘密,秘密... - 2018-06-13
  • 男人不强是留不住女人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读大学的时候,宿舍八个人有很多故事。讲一个牺牲自己、照亮别人的室友,他现在北京混得极惨,惨到什么地步:他跟今年毕业的男生合租房子,而且还是郊区的平房。  他以前的专业知识也丢了,又没专业的工作经验,现在只能做一些没技术含量的销售类工作... - 2018-06-13
  • 冬季恋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从公司大楼走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乐乐一脸愁云。孙雅在一旁看到不禁感慨,这也难怪,饭碗都不保了,换了自己,能不苦瓜脸吗?  才走到公交车站。孙雅远远地就看见59路向前驶来的身影,她立刻挣脱开乐乐的手,飞快地朝乐乐抛出一句:... - 2018-06-13
  •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我和沈钧都是从乡镇中学考进市一中的学生,不仅同班,高中三年还住在同一间宿舍。  刚上高中那阵子,因为终于摆脱了父母的严厉管教,我们这群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就像突然被放飞的鸟,欢喜雀跃,扑腾得迷失了方向。  我们宿舍住六个人,而沈钧是... - 2018-06-13
  • 心中有梦的罗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罗克在塔楼顶上  小兔挎着一篮蘑菇经过一座塔楼,这是这一带最高点,在塔楼顶还有一面大钟。看着太阳渐渐变成一个大火球,把天边染得通红,小兔抬头想看看几点钟了,这一看,可把她惊得张大的嘴都合不拢了,塔楼顶上隐约有个身影,那会是谁呢?她用... - 2018-06-13
  • 我曾经这样爱过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95年,17岁的我爱上彭加怡。那天他是被班主任带进教室的,介绍说,我们的新同学,彭加怡,从青岛来。在彭加怡之前,我对青岛的印象那样渺茫,甚至只知道中国有这么个地方,但彭加怡来了以后,我天天在地图上看青岛,那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那里有... - 2018-06-13
  • 癫狂“求婚秀”逼疯美女博士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999朵艳丽玫瑰,新版豪华跑车,铺天盖地的求爱宣言,单膝跪地的求婚男士……宁静的校园突然上演着一幕幕浪漫的求婚秀。然而,爱情童话的女主角不仅没有感觉到丝毫甜蜜,反而痛苦不堪,甚至差一点因此命丧黄泉。这是怎么回事呢?  浪漫示爱,女博士进... - 2018-06-13
  • 蚂蚁贝贝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蚂蚁贝贝是蚂蚁妈妈的心肝宝贝,在蚂蚁妈妈众多的子女中,蚂蚁妈妈最痛爱的就是蚂蚁贝贝了。  蚂蚁贝贝长着一对特别漂亮的触须,黑亮黑亮的触须的顶端还长了两个圆圆的小圆球,就像两根接收天线一样,总是不停地摆动着,特逗人喜爱。哥哥姐姐的触须都是... - 2018-06-13
  • 第五章 商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突如其来的躁动很快就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一个北佬大肆收购金陵商铺,手笔之大前所未有。虽然他出的价钱足以令人动心,但不少商贾还是不愿出让祖传产业,任牙行掮客说破了嘴也枉然。在僵持了近一个月之后,那些坚守祖业的小商贾渐渐感受到... - 2018-06-13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三章 宣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郊望江亭,如孤鹰般耸立在江岸悬崖峭壁之上,直面着浩渺东去的江水,是历代文人墨客喜好的一个风雅去处。当沈北雄率十多个随从赶到亭外时,只见西边江面上,血红夕阳将落未落,映照得江面殷红一片,也映照得亭内霞光漫漫。就在这满亭霞光中,一白衣公子...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