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盂兰大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忽然双目注意着地下,沉思道:“照孙老哥说来,似乎这蒙面道人的师傅,还在暗中为盂兰之会,奔走策划,但听口气,似乎此人还和阴山三魔、勾魂律令,都有关连,不知此人到底是谁?从前和老偷儿最知己的,就算孙老哥的令师兄知机子,但他早已仙游多时了!”

      入云龙葛瑾、亮银鞭于三省、金刀无敌竺寿臣等三个老江湖,一时也猜不到这位亲笔作书,力邀东海神僧天蒙禅师出山的人,究竟是谁?

      因为东海神僧天蒙禅师,不但是一位有道高僧,就是武林中的声望地位,也极其崇高,尤其他摈绝尘缘,在东海苦修,已有数十年不出,能够凭一封书信,就把他邀约出山,那么这个人的地位声望,一定也得和东海神僧相若之人。

      前辈高人具有此等声望的,早已先后仙去,他是谁呢?在场像铁拐仙等几个年纪老的,都应该屈指数得出来,但大家依然想不起是谁来了。

      不过虽然不知此人是谁,反正九幽妖人盂兰之会,正派中已有高人在暗中筹划,连数十年苦修不出的东海神僧,也可能赶来助阵,真是大出意外的事。

      这一阵工夫,天色已经大亮,大家因盂兰之会,只有三天时间,为期甚迫,而且玄清真人、天一大师一行业已先走,自己等人,也急须上路,这就相继出林,加速往丰都赶去。

      提起丰都城,大家就会联想起阴曹地府,其实丰都是四川沿江的一个县城,正因为大家把丰都看成鬼域,古老相传,城中许多商店,部得在门口摆上个水盆,买任何东西,必须把钱放进水里,以辨真伪,如果是鬼来买东西,那么入水就会浮起。

      丰都山高四千多公尺,峻拔入云,险陡无比,山上的流沙坡,经常飞沙滚石,往下堕落,但山形不变,据说那是阳世恶人,死后在山上挖砂。丰都山下,还有一个大石洞,黝黑阴沉,深不可测,当地的人说,那是十殿阎罗的洞府。

      反正丰都城是一个神秘恐怖得使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九幽教主,选择在这里举行鬼气森森的“盂兰大会”,倒实在恰当不过!

      七月十五,中元鬼节的入晚之初丰都山上已笼罩了一层云气,虽然天空早挂上如盘银月,清光遍地,但山中依然迷蒙得只可见到人膨,分不清人面。

      尤其在山腰一处平台上,阴风惨惨,四围插上了数以百计的招魂长幡,正中还扎了一座四五丈高的竹台。

      台上满挂着十殿阎罗牛头马面的画像,台口放着一张书案,燃起两支绿阴阴的巨炬,香炉中山正在袅袅地冒着轻烟。

      竹台前面,一块白布上横写着斗大的:“盂兰胜会。”四个大字,两边也挂了一付对联,那是:“天堂无路,鬼录有名。”

      在竹台前面,招魂长幡临风招展围绕之中,是一片广场,九幽门早已替邀请的来宾,安排好了座位,像马蹄形半圆的环绕着竹台正面。每排座前,还各竖立着一面三尺来长的彩幡,上面贴着某某派、某某教等字样。

      这山腰平台上,雾气沉沉,死寂得有点窒息,连一轮明月,也似乎被浮云遮掩,黯淡无光!

      半圆形座位上,已有三四十个人影,坐在那里,因为这次各大门派应邀参加的,除了掌门人之外,人数不多,是以还空了不少座位。正中左边,是领袖武林的“少林派”,这一排座位上,只有慈眉善目,手持禅杖的天一大师一人。

      第二排是“武当派”,也只有玄清真人一个。其次是峨嵋派的凌虚子,带着两个门下弟子。接着就是青城的松龄道人。华山派因太白神翁一怒而去,就没有人参加。泰山磐石堡主石胜天和身后侍立的关门弟子祝鹰扬。终南派也缺了席。昆仑派平日很少在江湖走动,这会来的是掌门人的师弟青阳羽士。五台山只有皓首上人、灯心和尚。

      再往左去,那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不在九大门派之列的人,但为数不多。正中右边,是“玄女教”,第一位上,端坐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宫装少妇。

      她,云鬂高挽,艳光照人,在这昏黯如晦的森森鬼气之中,依然面露娇笑,仪态万千,令人无法猜测她的真实年龄。一眼瞧去,有似富贵人家的名门淑女,阀阅贵妇;但她却是名闻天下的女厩头,当年手创红灯教,目前身为玄女教副教主的红灯夫人!在她身后,坐的立的,还有不少莺莺燕燕,一个个全生得明眸皓齿,妖艳如花。

      那自然是六绍三娇的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三小姐于文娴和手执宫灯的十五名侍女了!

      不!在她身后,还有岳麓老人的两个孙女,男装打扮,身穿一襄白色长衫的崔敏,和红裳如锦的崔慧,小鸟依人的上官燕,梅三公子两个书僮琴儿、剑儿。

      她们因梅三公子追踪被九幽妖人迷失本性的孙存仁,驭剑穿入瘟皇弹黄烟之中,就随着红灯夫人同来,自然也坐到玄女教的座位之上。

      于是在整个“盂兰大会”贵宾席上,玄女教算是出席人数最多的一个门派。

      但玄女教的正主,武林三大女魔头之一的玄女教主九天魔女,倒反而不见踪迹。

      在“玄女教”席次右边,是“天理教”,却座位全空,一个人也没有。

      这也难怪,天理教四个坛主(其中朱雀坛坛主,名义上是老教主知饥子的唯一传人的上官毅,但他从知机子仙去之后,就跟着失踪,天理敦实际上只有青龙、白虎、玄武、紫薇四坛),其中翻天印党皓、日月胆西门焘、夺魂扇孪秋山,已在‘落魂阵’破后,死在梅三公子剑下,黄道子也剑断右臂,含愤而去,是以天理教只有教壬徐白石和副教主瘟煌道人史长风两个了。

      天理教和玄女教,在江湖上声势之盛。夙有南北两大教之称,自然不会不参加此次大会但是他们到这时候,还没出席,不由引起各大门派的注意。

      尤其在鹰愁涧绝壑边缘,发现瘟煌道人的两颗“瘟皇弹”,更使人纷纷揣测,可能天理教已和九幽妖人沆瀣一气,结成死党,共同对付自己。

      再次,是“闻香教”,也座位全虚,一个没有出席;再其次是江湖上的各帮务会,出席人数也寥落无几。

      这情形已十分明显,九幽教这次“盂兰大会”,就是为了对付九大门派和玄女教的。但最使人不解的是,在场周围,除了少数几个身穿黑衣,黑布蒙头的九幽门装束的值勤之人,和带领坐位,疏疏落落的垂手站立之人以外,身为主人的勾魂律令九幽教主,却始终不见露面。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从黄昏将近初更了,山上蒙蒙云气,也愈来愈浓,平台上的空气,也死寂得令人窒息。

      “盂兰大会”,到这时候,还没有一点动静,只有供在案上的那只香炉,还在袅袅地散发着白烟。

      因为云雾之中,水气较重,缕缕淡烟,时间一久,凝而不散,渐渐弥漫开来,在场之人,谁都可以隐约闻到淡淡若无的微香。

      突然场中响起一个女子的娇呼之声:“烟中有毒,这是‘森罗宝香’!”

      发言的正是毒名满江湖的苗疆毒妇的唯一义女,六绍三娇中的飘渺仙子聂玉娇!她自从进场之后,就觉得心中老是怔怔不安,先前还当自己太紧张了些,那知不管你如何镇定,总觉越来越感烦燥,渐渐连呼吸都有点窒息起来!

      其实这种情况,出席的人,谁都有这种感觉。只因今日在座之人,无一不是当世高手,尤其是几位九大门派望重一代的掌门人,更不好露出形色,大家都只在心中暗暗惊奇,自己数十年功力,居然临场还会如此紧张?

      但飘渺仙子聂玉娇可不同啦,她自幼即得义母苗疆毒妇亲炙,尤其这次盂兰之会,早存戒心,认为请柬之上,定有奇毒。

      此时眼看云雾低沉之中,炉香袅袅,凝而不散,隐隐闻到一种极轻极淡的香气,因为这香气太过轻淡了,别人极难辨得出来。她心中一惊,这敢情就是九幽人的“森罗宝香”?想到这里,立即闭住呼吸,运气检查全身,果然这一运气,忽然觉得头上微生晕眩。赶忙从百囊中,取出解毒丹药,分给众人,俾可暂时支持,一面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10-920.html - 2018-01-14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①。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②,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③,是为天下王。"正言若反④。[译文]遍天下再没有什么东西比水更柔弱了,而攻坚... - 2017-12-31
  • 第七十八章 你们要留心听我的训诲_圣经
  • 78:1我的民哪,你们要留心听我的训诲,侧耳听我口中的话。78:2我要开口说比喻,我要说出古时的谜语,78:3是我们所听见、所知道的,也是我们的祖宗告诉我们的。78:4我们不将这些事向他们的子孙隐瞒,要将耶和华的美德和他的能力,并他奇妙的作... - 2017-08-23
  • 第七十八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假赵南珩眼珠一转,不见人影,心知这发话的准是庵主无疑,此刻可能尚在房中,这就躬身道:“孩儿睡不着,到庵前走走,母亲还没睡吗?”  妇人声音道:“娘也睡不着,孩子,时间不早了,你快睡吧!”  假赵南珩口中应是,翻进围墙,照着黄衫老人指示,... - 2018-05-13
  • 第十八章 两件奇珍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阴世秀才定睛一瞧,原来发掌的正是灯心大师,不由冷笑着道:“大师傅,人家方才可并没有领你的情,再说这两个妞儿,是从歌乐山庄逃出来的。兄弟势非把她们擒回去不可,咱们玄女教和五台山,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何必插手挡横?”  灯心大师呵呵笑道:“公...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 - 2018-01-13
  • 第四十八章 百里闻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事实上也不假,瘟煌道人,和红灯夫人,确实在同一晚上,在岳州露过相。  而且天理教青龙坛坛主翻天印党皓、玄武坛坛主夺魂扇李秋山,及扑天雕邵一飞三人,却千真万确的落脚在三义会里,和卓大奎称兄道弟!于是三义会在江湖上的牌子,立时响亮起来。 ... - 2018-01-14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六十八章 感应绝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啊!”梅三公子简直闻所未闻,不由惊啊出声,肃然起敬的道:“前贤忠义为国,令人不胜敬仰,不知勾魂律令真实姓名,道长可能见告?”  老道人摇头道:“贫道和他相识之时,他已年逾花甲,不用姓名久矣。”  梅三公子心知老道人不愿透露勾魂律令真实... - 2018-01-14
  • 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 - 2018-01-14
  • 第七十四章 越林追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此念一生,登时运集“般若神功”,一声长啸,不退反进,左手雷印,左手剑诀,迎着太白神翁剑光,蓦然撞出!这是“大乘伏魔法藏“中佛门无上神通“大雷音掌”,他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没用过。  只听“轰”然一声过处,太白神翁一片剑光,立时被震得火星四... - 2018-01-14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七十六章 剑底迷魂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自知形势不妙,一时之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敢丝毫疏忽?但武功一道,总究不能有毫厘之差,铁拐仙已用尽全身可以使出的力量,和全套仗以成名的拐法,甚至竭尽所有经验与应变之巧,依然难以架得住对方凌厉掌势!  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 - 2018-01-14
  • 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 - 2018-01-14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七十章 步步危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他提到瘟皇弹,只有“雌黄珠”可解,不由想起钻天飞鼠身边,不是正有一粒“雄黄珠”吗?要是有他同来的话,林中如果再有埋伏,也可不惧,可惜自己当时没有邀他。心中想着,对温如风后来的那一句,便尔忽略过去。  但正当温如风话声才落,林中... - 2018-01-14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 - 2018-01-14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七章 古刹魅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琴儿看得不由毛骨悚然,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触犯仙驾”?他不知“触犯”了什么“仙驾”?有这般严厉的处分?  月光所及,在树底下的草地上还有一大滩黄水,腥秽刺鼻,唔!化骨丹,这人连尸体也不剩了。  经过这一阵耽搁,那里还想找得到人? ... - 2018-01-13
  • 第八章 隧道列尸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五峰寨,是个百来户人家的山地小镇,一条山街,百货杂陈,也颇为热闹。  梅三公子主仆三匹俊马,一进入这个小镇之后,立时引起乡人们的注目。这僻壤穷乡,那来富贵人家的阔公子,大家都透着十分惊奇的眼光,瞧着他们。  梅三公子在路口一家茶棚,坐了...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七十八回 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去来窗下笑来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含笑问狂夫,笑问欢情不减旧时么?  话说西门庆陪大舅饮酒,至晚回家。到次日,荆都监早辰骑马来拜谢,说道:“昨日见旨意下来,下官不胜欢喜... - 2018-10-21
  • 第七十八回 明月良宵 心如苦酒_江湖奇英
  •   宋岳长叹一声道:“本来我是不想说的,恐影响各位心境……但是如今,看样子,宋岳不得不说了……  “蝼蚁尚且贪生,宋岳岂会想死,但是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历程,只有短短的几天……”  这番话说得三老一愕,商亚男娇容惨变……  宋岳缓缓扫视四人一眼... - 2017-11-09
  • 第七十八篇 征四失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在明堂,雷公侍坐。黄帝曰:夫子所通书,受事众多矣。试言得失之意,所以得之,所以失之。雷公对曰:循经受业,皆言十全,其时有过失者,请闻其事解也。帝曰:子年少,智未及邪,将言以杂合耶。夫经脉十二、络脉三百六十五,此皆人之所明知,工之...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