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谷飞云刚盥洗完毕_东风传奇

  •   翌日早晨,谷飞云刚盥洗完毕。

      青衣使女就在门口叫道:

      “启禀庄主,陈总管来了。”

      谷飞云颔首道:

      “知道了。”

      缓步跨出书房,只见陈康和已经站在那里,看到谷飞云,连忙趋上几步,陪笑道:

      “庄主早。”

      谷飞云冷冷地道:

      “你来找我有事?”

      陈康和耸耸肩道:

      “属下有事情来向庄主禀报的。”接着又以“传音入密”说道:

      “谷兄,我是丁易呀!”

      青衣使女走到书房门口,回身道:

      “陈总管大概还没用早点吧,要不要叫厨房多送一份来。”

      谷飞云听说眼前的陈康和还是丁易扮的,就抬了下手道:

      “你多送一份来好了。”

      陈康和连忙陪笑道:

      “多谢迎春姑娘。”

      青衣使女说了声:“不用谢。”就俏生生往外走去。

      谷飞云问道:

      “丁兄怎么知道她叫迎春的?”

      丁易笑道:

      “兄弟进来时,她自己说的小婢迎春见过总管,她自然叫迎春了,再说陈康和是通天教的老人,这里的人他应该很熟了。”

      谷飞云道:

      “陈康和就在庄中,丁兄……”

      “没关系。”

      丁易潇洒地笑道:

      “谷兄放心,兄弟会运用自如的,再说,这里也只有陈康和可以进来。兄弟奉金母之命和谷兄之间担任联络,不扮他扮谁?”

      谷飞云问道:“昨晚家父和祝中坚兄妹去了之后,徐永锡领着青雯四人也赶去了,不知荆月姑等人如何了?”

      丁易笑道:

      “事情很简单,谷伯父改扮成金母的车把式,荆月姑等四人只要戴上一张面具,仍可扮作金母的侍女,青雯她们服过归心丹,仍拨在陆碧梧(席素仪)手下就好了。”

      谷飞云道:

      “对了,孟时贤、鹿长庚、蓝公忌三人,不知金母如何处置了?”

      丁易道:

      “盂时贤现在是伯父的助手,至于鹿、蓝二人,他们还有用处,已由伯母给他们服下归心丹。”

      “这样就好。”

      谷飞云就把昨晚辛七姑接到束无忌飞鸽传书,要自己暗中跟在金母等人后面,前去华山,作为后援,所以最好要鹿、蓝二人在山神庙等侯自己。

      丁易点点头,道:

      “由此可见,通天教并不信任外人,后援也者?事实上是暗中监视了,好,这件事,兄弟回去就会禀报金母的。”

      谷飞云道:

      “迎春来了。”

      迎春果然提着食盒走入,放在小圆桌上,那是四碟小菜,一锅稀饭和两笼蒸饺。

      她放好了两副牙筷,装了两碗稀饭,才躬身道:

      “庄主、陈总管请用早点了。”

      谷飞云坐下之后,摆了下手道:

      “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这是说,他和陈总管要谈机密事了。

      迎春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丁易跟着在横头落坐,凑过头来,低声说道:

      “还有一件事很伤脑筋。”

      丁易道:

      “听说金母的师妹金鸾,已被通天教敦聘去担任副总护法,极可能也被他们迷失神志,宇文兰、许兰芬两位姑娘急忙恳求伯母(假扮陆碧梧)给她们几粒解药,(陆碧梧的身边有迷失散和归心丹的解药),就要赶去找她们师父,是伯母劝她们暂时忍一忍,且等到了桐柏,再作计较,两位姑娘只怕要谷兄劝她们才肯听呢!”

      谷飞云脸上一红,攒攒眉道:

      “这……”

      丁易笑道:

      “兄弟不过先告诉你一声,等见了面不妨劝劝她们。”他吃完一碗稀饭,站起身道:

      “兄弟该走了,谷兄还有什么事吗?”

      谷飞云道:

      “没有什么事了,丁兄出去小心些!”

      丁易笑了笑,耸耸肩,甩了下大袖,说道:

      “真要遇上陈康和,如果有第三者在场的话,一定会说兄弟是真的。”

      丁易走后,谷飞云信步走出书房,从回廊经过西花厅,这里虽是地底,但天花板上书着蓝天白云,经走廊木柱上柔和灯光照映,倒也和露天一般,一片小院落中,种着不少的花卉,也颇为可观。

      再从花厅向北,有一座圆洞门,在地面上,从圆洞门出去,该是通向第二进的长廊了,但这里跨出圆洞门,却只有一条通道。

      谷飞云心中暗想:

      “这地下室,一切布置虽和地面上完全一样,但却只有一进而已,只不知这条通道通向何处?”

      一面继续朝前走去。

      这条通道,每隔一丈左右,壁间就有一盏油灯,也别无分歧,估计应该已经走到后园了。

      果然,迎面有一道石级,拾级而登,尽头处已无路可通。

      谷飞云凝目四顾,发现右首壁间有一个铜环,就伸手拉了一下,突听头上响起一阵轧轧轻震,立时露出一个方形出口,举步跨上,原来已在一处水榭之中。中间本来是一张石桌,现在已经向右移开,自己不知如何复原,只好用手去推,这一推果然应手推去,恢复了原状。

      心中暗暗忖道:“此处庄院,不知究是何人宅第?”

      出了水榭,是一条九曲栏杆,通向一座堆砌得相当玲珑的假山,石藓青翠,山上有亭翼然,小径盘曲可登。

      谷飞云一时乘兴就遁着小径登上假山,走入亭中。

      只见假山对面,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一排五间楼宇。四周围以半人高的冬青树,当作墙垣,楼宇间的回廊上,朱栏曲折,垂以湘帘,看去十分清幽,不知住的是什么人?

      “哦,辛七姑并没有住在地底石室,莫非就住在这幢楼宇之中?”

      心念转动,不觉一手扶栏,朝楼中凝目望去。

      就在此时,突觉身后微风飒然,似有人欺近,急忙回过身去,只见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孩已经到了差不多一丈左右。

      谷飞云心中不禁一怔,这女孩子不过十三四岁,一身轻功倒是不在小师妹珠儿之下。

      那红衣女孩紧绷着一张红馥馥的小脸蛋,叱道:

      “这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这样鬼鬼崇崇的觑伺?”

      她不知道自己是这里的庄主!

      谷飞云含笑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

      红衣女孩哼道:

      “你不知道就快滚!”

      谷飞云笑道:

      “在下又没有碍着你什么,小姑娘干嘛这样凶巴巴的?”

      红衣女孩被他看得脸上一红,双手叉腰,怒声道:

      “看你就不像是好人,你再不滚,我可不客气了。”

      谷飞云道: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小姑娘说话怎么可以如此没有礼貌?”

      红衣女孩气道:

      “我要你滚,已经很客气了。”

      谷飞云看她蛮不讲理,有意逗她道:

      “那么不客气又如何呢?”

      这句话果然逗得红衣女孩气红了脸,冷笑道:

      “你果然不识好歹,那就由我来教训你了。”

      话声甫落,人已倏然欺近,挥手迎面拂来。

      这一下不但来得十分快捷,而且拂出的手五指舒展如兰,一拂之中,居然包含了七八种手势,手势几乎笼罩了谷飞云身前十几处大穴。

      这要是换了别人,根本连看也未必看得清楚。

      谷飞云不禁暗暗一怔,忖道:

      “这是什么手法?”

      他当然不好和一个小女孩真的动手,脸上依然含着笑容,说道:

      “你这一手使的不错啊!”

      右手朝前一探,五指一拢,就一把抓住了对方手腕,但一拢之后,就放开了。

      红衣女孩被他一把抓住,心头一急,左手一掌飞快的朝谷飞云当胸切来。

      谷飞亏没想到她左手会来得如此快法,拍的一声被她切个正着。

      红衣女孩手腕被抓,谷飞云虽然很快就放开了,但她从未被男子抓过手腕,一张小脸业已胀得通红。

      忽然,她后退了一步,恶狠狠的道:

      “好个恶贼,你真该死,告诉你方才中我一记五阴掌,最多只有十二个时辰好活了,你走吧!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898&f_id=898 - 2017-12-18
  • 第四十一章 为逐鹿皇子动心机 挑边衅西蒙燃战火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王爷胤禩进宫试探皇上挨了训斥,老十四又放刁撒野,激怒了康熙。康熙怒不可遏,拔剑出鞘,逼向了老十四。胤祯急忙上前,抱住了廉熙的腿、哭着喊道:“皇阿玛息怒,不可如此呀!”  在一旁的大臣和侍卫、太监们全都慌了手脚,只有方苞还保持着清醒的头... - 2019-01-03
  • 第四十一章 幽囚老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正说之间,待女已熬了一碗参汤进来,大家才停止笑谑,崔慧红着脸,服待梅三公子服下。  红灯夫人正色道:“小兄弟,你重伤初愈,还是再休息一会,来!两位妹子,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说着拉了崔慧、上官燕两人,袅袅婷婷的退出房去。  若论梅三公... - 2018-01-13
  • 第四十一章 往事如绘_引剑珠
  •   蓝衣文士顿了一顿道:“你师祖直到晚年,才收了两个门人,大师兄就是你父亲方天仁,三师弟就是你不肖师叔了……”  韦宗方道:“你老人家原来是侄儿的师叔,咦,你不是说师祖只收了两个门人。”  蓝衣文士道:“不错,是你师祖有个女儿,比大师兄小二... - 2017-12-30
  • 第四十一章 往事一波三折,奇又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问道:“那个人是谁?”  金笛书生郭风烟,叹道:“那人就是家父郭九……”  金笛书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海棠红平生最痛恨的一件事,便是家父离弃了她,所以当她巧遇到家父的时候,立刻尾随追踪家父,就在大雪山上,她扮演成一个迷了... - 2018-03-19
  • 第四十一章 赐铁尺嘱托管子弟 谈铜币筹划办铜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就在乾隆和张廷玉议事的同时,理亲王府也有一场别开生面的言谈。这座宅子是弘皙父亲允礽留下的;日园。允礽被废后软禁在这座宅子时,常常独自一人绕园里的海子转悠。内务府怕他寻短见,沿岸栽了许多垂杨柳,每一株上都挂了灯,每逢这位已废太子来散步,各... - 2019-01-07
  • 第四十一章 三方发剑仅是毫厘之差而已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三方发剑虽有先后,但也仅是毫厘之差而已,姬七姑击向两位姑娘的一剑,立被丁少秋截住,二位姑娘眼看大哥出手,她们身形闪动,一个轻旋,第二招跟着出手,朝姬七姑攻去。  四支长剑,交织成一片光幢,除了看到无数银蛇乱闪之外,根本看不清招式,和四... - 2018-05-04
  • 第四十一章 尊前偏爱打油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摇头,笑道:“也许这位姑娘找错了人,你替我沏壶茶来,我懒得出去了,你把晚餐送到房里来就是。”  店伙连声应是,哈腰退出,一会工夫,送来茶水,接着又端来饭菜。  赵南珩因自己这柄倚天剑,比普通宝剑长出寻尺,极易引人注意,于是又叫店... - 2018-05-09
  • 第四十一章 魔佛大战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毒君闻人休夫妇,鹰叟李无畏等,一齐走了过来。  毒君呵呵笑道:“恭喜盟主,父子重逢,这是天大的喜事。”  鹰叟李无畏接口道:“盟主父子重逢,正是象微咱们武林盟的胜利成功。”  接着大家纷纷向闻于天道喜。赤奋若等七人,也早巳由闻人娘子要困... - 2018-04-10
  • 第四十一章 这天午牌时光十骑赶到析城山下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天午牌时光,闻天声、徐少华、贾总管、丁药师祖孙、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壬贵,十骑刚赶到析城山下。  胡老四不禁一呆,说道:“总管,咱们是到析城山来的吗?”  贾老二骑在马上,得意的道:“析城山不能来吗?”  胡老四道:“这个... - 2018-03-18
  • 第四十一章 大伙儿拼死作战将小公爷救了出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常舒收到罗彻敬重伤的消息时,急追问道:他现在怎样?  大伙儿拼死作战,将小公爷救了出来!前来通报的将领,身上半边衣裳被血浸透,手臂用一角碎衣胡乱扎着,额上还破了七八寸长的一道口子,他说到险死还生四字时,牙关都在打着战。未了又加上一句:也... - 2018-07-16
  • 第四十一章 五行剑阵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蜂涌而来的人,眨眼之间,已到近前,为数不下二三十人,果然一个个面蒙黑纱,武功全都不弱!  敢情他们明知这边有许多人身中蛊毒,此时逐渐发作,正在运功调息,自顾不暇,所以掠到身前,一言不发,各自抡动兵刃,往里就冲!  “五行阵剑”确实精妙异... - 2018-05-30
  • 第四十一章 荡平妖氛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这时,岳小龙、凌杏仙已经双双朝岳夫人奔了过去,跪到地上,哭拜下去。  岳夫人含泪道:  “孩子,娘已经听楚姑娘说过,你们已经成了亲,快去拜见你生身之母。”  岳小龙、凌杏仙双双站起,又朝彩带仙子跪了下去。  岳小龙一把抱住仙子膝下,痛哭... - 2018-01-09
  • 第四十一章 康熙帝明察清积案 穆子煦私访下南京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二十二年的中秋之夜,因为台湾大捷,办得比任何一年都热闹。康熙皇帝在畅春园大事铺张,赐宴群臣,连太皇太后都请来了。还叫了一班戏子来助兴。  酒宴中间,康熙满面春风地端着一杯酒,径直来到陈梦雷坐的桌子旁,陈梦雷一见,连忙起身行礼,却被康... - 2018-12-30
  • 第四十一章 周游和宋钢继续在福建漫游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周游和宋钢继续在福建漫游,在一个个洗浴中心推销他们的增强丸,瞄准阴痉短小者,对症下药,耐心诱导,夸夸其谈。当他们离开福建,来到广东时,两纸箱的阴痉增强丸已经全部推销出去。周游总结经验教训,觉得将近五个月才把增强丸推销出去,效益实在太低,... - 2018-02-05
  • 第四十一章 访师友婉娘入密室 说铁丐虎臣闯中军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何桂柱带着苏麻喇姑来到后堂。借大三间屋子,连一张床也没有,只有一张条几,两旁排放着几张木椅,壁上挂着一副虎啸龙泉的中堂画儿。苏麻喇姑正待发问,何桂柱已掀起中堂画,摁了一个什么机关,半边墙壁滑动现出一个门来。原来这是一堵木制的假墙壁,里边... - 2018-12-24
  • 第四十一章 一剑斩断恶与非 凛然正气天地间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唐耕心和胡大舌头在饭馆中小酌,洪峰又走了进来。  胡大舌头暗叫“不妙”,却立刻迎上,道:“洪大哥,你的气色好多哩!效果八成不错吧!”  “小贼,你说你叫胡冲对不?”  “是啊!”  “你不是‘人间天上’谭起风子女的仆人吗?”  “仆人?... - 2017-12-31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①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纇②。上德若谷;大白若辱③;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④;质真若渝⑤。大方无隅⑥;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 - 2017-12-31
  • 第四十一章 意外收获_北山惊龙
  •   那黑衣人忽见毕玉麟果然施展奇招,不由精神大振,那知一瞧之下,顿时呆了!  只觉对方这一招以指代剑的剑法,竟是生平未见之学,一片指影,宛如无数锋利剑刃,结成一团剑花,垂直罩下!  自己抬头之际,森森剑气,业已接近头顶。这般暗劲,来的大非寻... - 2017-12-14
  • 第四十一章 不共戴天_珍珠令
  •   荣敬宗呵呵笑道:“兄弟提的这两门亲事,是黄山万家,石门许家骅只要凌夫人和祝庄主点个头,兄弟这冰人,就当成了。”唐天纵看了万人俊、许家骅两人一眼,心中约略已有个谱儿,一面问道:“荣老哥是给万、许二位世兄提亲,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荣敬宗... - 2017-12-24
  • 第四十一章 月黑风高千里缉双寇 林深野旷狭路遘夙嫌_纵鹤擒龙
  •   尹姑娘灵机一动,对啦!我不会用敏哥哥的眉毛,鼻子,加上自己的眼神,再把嘴唇轮廓画大一点,不就得了吗?  她对着镜子,重新勾勒了一阵,果然给自己创造出一个既不像敏哥哥,又不像自己的脸谱来。心下这份高兴,真喜得眉飞色舞!收拾好小磁瓶,关上房... - 2017-12-28
  • 第四十一章 往事如绘_引剑珠
  •   蓝衣文士顿了一顿道:“你师祖直到晚年,才收了两个门人,大师兄就是你父亲方天仁,三师弟就是你不肖师叔了……”  韦宗方道:“你老人家原来是侄儿的师叔,咦,你不是说师祖只收了两个门人。”  蓝衣文士道:“不错,是你师祖有个女儿,比大师兄小二... - 2017-12-30
  • 第四十一章 烟消云散_彩虹剑
  •   邢氏的四个使女,已在大门左右伺候,看到邢氏领着众人走来,其中一个立即举手在铜环上轻轻叩了三下。  只见两扇黑漆墙门开启,走出一个身穿黑布衣衫的老婆子,看到邢氏,立即躬身为礼,道:“老婆子见过夫人,他们是……”  邢氏道:“他们要来见庵主... - 2017-12-26
  • 第五十一章 陆碧梧给师父一掌解开被闭的穴道_东风传奇
  •   陆碧梧给师父一掌解开被闭的“脑户穴”,张目四顾,心头一阵战栗,忽然双足一顿,跪着的人朝前窜了出去;但她不知道金母方才一掌已经震散了全身真气,这一下朝前窜出,只不过窜出五尺光景,突然间,头猛向地面撞去,同时只听“卟”的一声,立即脑袋并裂脑... - 2017-12-20
  • 第十一章 谷飞云想起昨天看到的苗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店伙退去之后,谷飞云想起昨天自己在对面茶楼上看到的苗条人影,朝客店中走入,自己当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原来就是全依云。  哦,还有,昨天傍晚,自己在白山关附近,明明已经拿住项中英,他忽然“啊”了一声,右眼流血,同时自己右腕“曲池穴”上也被一... - 2017-12-16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李光头继续示威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继续在县政府大门口进行着他的示威事业,各类破烂东西每天都堆成一座小山,他没时间静坐了,而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将破烂分门别类,再通过不同的销售渠道卖到全国各地去。他盘腿坐在地上,专门花了两个... - 2018-02-04
  • 第二十一章 彩带仙子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碎石小径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连披风娼,身披宽大黑氅,面垂黑纱的人。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之下,两道冷厉眼光,透过黑纱,炯炯有神!  虎嬷嬷那肯放过他们,身形暴扑而起,口中喝道:“姓班的,老婆子第一个要先宰了你!”  又...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