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孙风这几颗碎石,有的击中右腕“曲池穴”,有的被击中身后“凤尾穴”,一个被击中“肩井”,一个被击中“腕脉”。

      因为碎石体积极小,击中之后,便自掉落,不留痕迹,不像暗器击中了就钉在手上,鹰爪弟子在他们手势一缓之际,就顺利拿住,转眼之间,巡山四猛也就依次成擒,他们还兴高采烈,以为这下多少总可以给鹰爪门挣回一点面子了。

      再说英无双听了茅四道长的话,双足一点,一个人凌空拔起,从西首屋面朝柳七娘当头飞扑而下,口中叱道:“毒婆娘,看剑。”

      一道青虹飞劈而下。

      柳七娘看她第二剑追踪劈到,心中不禁有气,喝道:“小师妹,快拦住她。”

      左手同时朝英无双斜劈过去,身形一晃,又很快的闪出。

      钱九妹听到师姐的喝声,赶紧纵身掠来,喝道:“要动手,就和我动手好了。”

      刷的一剑,直奔英无双面门。

      英无双冷笑道:“你给我滚开。”

      左手一记掌风朝钱九妹拍了过去。

      钱九妹可不知她练的是“九阴神功”哼道:“师姐要我拦住你,我就要拦住你……”

      话声甫出,陡觉一阵奇寒澈骨的冷风透体而过,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哄,牙齿颤动,说道:“好冷……”

      英无双一掌出去,陡觉一道劲风从侧面涌来,那是柳六娘拍来的一掌,她理也没理,身形飘起,又是一剑朝柳七娘刺了过去。

      柳七娘眼看小师妹突然中掌倒下,心中不禁吃了一惊,但最使她惊异的是自己左掌拍出的一掌,使的是无形毒掌,明明已经击中,他怎会若无其事?难道她不畏剧毒?心念闪电一转,人已斜闪而出,右手黑圭突然朝英无双点来。

      这黑圭长约八寸,乃是毒母积数十年心血练成的毒圭,号称千毒圭。此次毒母为了要向楚玉祥报一掌之仇,服下了她独门练制的“毒功奇应丸”,乃是天下最毒的毒药,服后立可恢复毒功,但因药性猛烈,一个人会迷失神志,但举手投足,均可把一丈以内的人畜,闻风立毙,就因为神志受到迷失,必须有入拿着千毒圭指点,她可以循着毒气扑向敌人,等敌人消灭之后,仍须有人告诉她可以回来了,她就可以循着千毒圭的指引,回转轿中,柳七娘必须立即给她服用解药,恢复神志,神志恢复之时,毒功也消失了,她虽依然是个失去武功的人,但她被废去武功的大仇也得报了。

      千毒圭顾名思议,该是十分厉害的奇毒,柳七娘因自己一记无形毒掌,伤不了英无双,才用千毒走朝她指来。

      英无双这第三剑出手何等快速,眼看又被柳七娘闪开,但对方手中的黑圭却朝自己指来,她一直记着茅四道长的话,这东西是指点毒母的,早就有心要把它毁去,一连两剑因柳七娘身法极快,没有削着,这一下她送上门来,岂不正好?青霓剑突然加快,寒芒一闪,朝千毒圭刷去。

      照说在一丈之内,只要被千毒圭一指,(当然这指向对方仍然要以内力发出)无不立时中毒倒地,但柳七娘举着千毒圭朝英无双指去,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举剑削来。

      要知千毒圭乃是千年玉根制成,质地极为坚硬,寻常刀剑削上了,连一比痕迹也会不留,柳七娘自然不惧,对方举剑来削心中反而暗喜,右手一转,反而朝英无双剑上砸来。

      因为两人相距至少有数尺远近,你不畏千毒圭发出的毒气,但如果你长剑和干毒圭交击,自己就可施展“借物传毒”,那自然要比虚空指点,仅凭毒气伤人更厉害得多了。

      双方出手何等快速,但听“嗒”的一声,千毒圭纵是千年玉根,但英无双手中的青霓剑岂是寻常宝剑,剑圭乍接,八寸来长的千毒圭竟被齐中削断,跌落地上!

      这一下,直惊得柳七娘面如土色,师父视作镇门之宝的千毒圭,毁于一旦,待会又如何指引师父回轿?

      英无双一剑削断对方黑圭,心中方自一喜,就在此时突觉一阵头昏目眩,几乎摇摇欲倒!

      柳七娘一惊之后,不由得怒从心起,急忙把半节千毒圭纳入怀中,咬牙切齿一下抽出一柄细长黑剑,喝了声:“我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手腕一振,当胸直刺过去。

      这时英无双正在昏眩之际,自然不会发剑封架,眼看这一剑就可以透心而过,只听“拍”的一声,刺去的长剑,竟然齐柄无故自断。

      不用说,是骑坐在西首屋檐上的茅四道人拾起一粒瓦砾,掷过来震断的了。

      柳七娘心头怒恼已极,她刺出的长剑无故折断,但人已到了英无双面前,岂肯罢休?左手一掌,朝英无双当胸拍去。

      站在北首屋顶上的西门大娘看得大怒,尖喝一声:“小丫头,你敢欺侮我徒儿?”

      纵身扑起,突听耳边有人说到:“没关系。”声音入耳,扑起的人,好像身前拦着一道无形气墙,竟然扑不下去。

      这时柳七娘含愤出手的一掌已经结结实实拍在英无双的胸口之上。

      英无双练成“九阴神功”体内俱是纯阴之气,不惧剧毒,(纯阳玄功可以化毒,九阴神功的纯阳之气,不能化毒,只是不惧剧毒而已)方才一阵昏眩,只是她本身功力尚浅,削断千毒圭,毒气太强了,才使她有昏眩的现象。

      练成任何内功,只要受到外来的侵袭,都会自生抗力,如果敌人的掌力比你强,你就会因内腑受震而负伤,看你掌力的强弱,伤势也有轻重之分。设如你的掌力,不如他内功来的强,你自然伤不了他,这是一般的常情。

      英无双练的是“九阴神功”,练到了十二成,天下无人能敌,她目前虽然只有五六成火候,别说柳七娘,就是比柳七娘身手高上一倍的人,也休想伤得了他。(这道理西门大娘自然懂,她之飞扑而起,只是看不得有人欺侮她徒儿而已。)

      英无双闻到了毒气,本在昏眩之际,但经柳七娘这一掌击上前胸,激起她体内的“九阴神功”,头脑登时为之一清,有人袭击自己,她连人影都没有看清,本能的左手一挥,朝前拍出。

      她此刻体内“九阴神功”受到外来的刺激,已如引满的弓弦,这挥手一拍,“九阴神功”,一股奇冷的真气,就像潮水般涌出!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柳七娘一掌堪堪拍上英无双前胸,英无双左手也及时挥出,柳七娘但觉一股奇寒澈骨的冷气,一下拂过全身,连打冷噤都来不及,砰然一声,往后倒去。

      这时西首屋上,楚玉祥和毒母嫂寡妇依然打得十分激烈。

      毒母是服了毒药来的,一个人不但失去神志,也失去了理性,一头红发飞扬,双目也射出凌凌红芒,脸色和两只手爪,却比墨还黑,看去简直比鬼漩还要狞厉可怕!每一扑都是双爪同发,傈悍无匹,只要被她抓中,怕不洞穿血肉,抓上十个血窟窿?

      楚玉祥早已运起“纯阳玄功”,他上次和石母之战,无意之中把祖师父教的“纯阳玄功”和绿袍师父教的“太素阴功”两者豁然贯通,此种豁然贯通,乃是功力修到了某一程度,更上一层的精进之象,也就是说这两种神功,到了分合由心的地步。如果把两种神功合而为一,所发出的威力自然比单使一种不知要强若干倍,但也可以单独使出一种来。

      他此时正以“纯阳玄功”护体,和毒母交手;但最使他伤脑筋的是毒母完全成了一个毒人,全身四肢,好像不是她的,不论你击中他什么地方,她都一无所觉,你把她震退出去,她一退即上,又扑击而来,除非你一举把她击毙,你想制住她,她身上几乎没有要害,也没有经穴。这样的人,简直和僵尸没有两样,不,僵尸至少没有剧毒,她可以说是一个活的毒僵尸!

      两人起落如飞,进退如风,转眼功夫,已经打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148-963.html - 2018-06-02
  • 第二十六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一个飞身扑下,一个虽没站起,双掌已经往上迎击,两人四只手掌自然很快就接触了。  但听“啪”的一声,四掌接实,楚玉祥才把运集在掌心的功力透掌而出。  就因为他飞扑下击之时,并没把凝蕴在掌心的内力发出,是以击下的双掌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有强劲...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修罗书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那是三个紫瞠脸的老人!右手遥遥作势,托住五雷神剑的,却是中间一个褐袍老者,他左首一个,头戴毡帽,身穿黑袍,右首一个,身穿青袍。  卫天翔曾在成都无毒山庄见过,知道来的是千面教的紫面护法,自己虽不知道褐袍老者的来历,但那个头戴毡帽,身穿黑... - 2018-05-29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风尘自古多奇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时,正好店伙从房中出来。  赵南珩问道:“伙计,出了什么事吗?”  店伙瞧到赵南珩,抹抹额上汗珠,歉然的道:“真对不起,把相公给吵醒了,这房间里住的一位老客人,是昨晚来的,今天早晨,一直没有开门出来,方才小的进去,发现他中风了,已经不... - 2018-05-06
  • 第二十章 夜闯七星岩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汕汕笑了笑道:“道兄又误会了,兄弟只是怕他们有失,才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详细情形兄弟也不大清楚。”  一面朝丁盛问道:“丁老弟,还是你来说吧!”  丁盛道:“晚辈是跟着他们留下的记号来的,钱电,你说说看。”  钱电道:“属下四人是暗... - 2018-06-01
  • 第二十一章 火焚玄女宫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跨上石阶,林仲达就低声道:“师弟,东门前辈、丁大哥、东方兄弟,武功都是极高的人,但都落到了玄女宫的手中,只怕另有缘故,等会见到宫主的时候,务必小心,当心她的诡计。”  楚玉祥一楞,点头道:“二师兄说得极是,我也这样想,以东门前辈的一... - 2018-06-02
  • 第二十四章 东方第一剑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石母不防他右手使剑的同时,左手会劈出一掌来,而且掌风奇寒,分明连厉神君的“太素阴功”都已传给了他,一时之间不敢硬接,杖头点地,身形倏然向左飘出。  仅仅一招接触,石母就接连两次飘身闪退,直看得终南五剑和三手真人、东门奇等一千成名多年的高... - 2018-06-02
  • 第二十三章 掌废毒母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邵若飞道:“我正要找你交出火烧玄女宫的人……”  石母一摆手道:“若飞,事情一件一件的来。”  接着朝楚王祥道:“年轻人,老身可以告诉你,邵若飞是老身门下大弟子,老身派她主持茅山玄女宫。从未和江湖人有过过节,老身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2018-06-02
  • 第二十二章 夜入石母岭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道:  “裴兄弟,你们都回来了?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婆子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蓝布衫的老婆子来,朝无尘师太躬躬身,问道:  “当家师太,素斋都做好了,不知要开在那里?”  无尘师太道:“就开到这里来好了。”  李佛婆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柳青青忙道:“娘,女儿帮李佛婆去。”翩然朝外走... - 2018-05-03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二十七章 十招之约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躬身道:“晚辈今生今世,是不会回去的了。”  黑寡妇步多娇瞟了南振岳一眼,插口道:“师傅,人家五姑娘已经有了如意郎君,怎肯跟你老人家回去?”  司无忌同样瞧了南振岳一眼,嘿然道:“很好,老夫正好把他一并擒下。”  南振岳道:“只怕... - 2018-03-04
  • 第二十七章 一乐回到乡下觉得力气少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一乐回到乡下以后,觉得力气一天比一天少了,到后来连抬一下胳膊都要喘儿口气。与此同时一身体也越来越冷,他把能盖的都盖在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就穿上棉袄,再盖上棉被睡觉。就是这样,早晨醒来时两只脚仍然冰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一乐射... - 2018-02-09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 - 2018-02-03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贾老二在桃花娘娘庙偷偷的去放走韦凌云_金缕甲-秋水寒_
  •   徐少华和贾老二早已隐身在卸甲庙右首一棵大树之上,今晚这场变故,自然全看到了。  徐少华记得贾老二说过:这件事和自己三个朋友有关。  一个是新交的朋友,当然是指纪南了,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那是指丐帮帮主韦凌云无疑。  他(贾老二)在桃花... - 2018-03-15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已经有六年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 - 2018-03-26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八章 幡然醒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切齿道:“晚辈爹娘落在他们手中,如果不能把爹娘救出来,晚辈何以为人?”  茅四道长点头道:“你现在当然可以去了,你可知道厉神君传你太素阴功,和祖老道传你纯阳玄功,究是有何用意:因为只有把这两种神功融会贯通后,才能抵挡得住勾漏山君的... - 2018-06-02
  • 第二十五章 瘟疫道人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西门大娘道,“所以咱们趁目前还没有发作,就得去找上他,等到发作还来得及?”  阮伯年拱拱手道:“老嫂子,瘟疫道人今晚一走会来,咱们最好以静制动,不可让对方警觉,才能把他擒住,目前千万鲁莽不得,二位还是坐下来,咱们好好计议计议。”  楚玉...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咸若馆棠儿诉衷肠 乾清宫国舅议朝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一出殿,便见老太监魏若迎了上来。这已是驾轻就熟的老套子了。乾隆略一点头便跟着魏若出了慈宁宫。高无庸在垂花门外接着,径入与慈宁门斜对面的咸若馆,这个地方是专为太后娘家至亲远道探亲用的栖息之地。也是宫殿,规制却小得多,南边还有个小花园叫... - 2019-01-04
  • 第二十七章 莽胤祥含冤养蜂道 四王爷深情慰兄弟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十三阿哥胤祥,因为那张调兵手谕的事,被皇上下旨责打了四十大板。这下胤祥可遭罪了。  内务府慎刑司里的太监打板子是最有讲究的。在这儿当差的,大部分是前明东西厂、锦衣卫和十三衙门的后代子孙,个个都有一套绝活。就说这打板子吧,是用绵纸包了... - 2019-01-02
  • 第二十七章 查民风微服观庙会 布教义乱刀诛恶霸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便是五月十三,关圣人的诞辰。天刚亮乾隆就起来,叫了纪昀要看庙会。素伦等侍卫早已知皇帝必有此行,连夜商议好了,都扮作看热闹的香客暗地跟随。  此时天刚平明,晓风拂树、晨炊袅袅,早夏凉爽的夜气尚未散尽。乾隆和纪昀联袂步行出城,已见街衢... - 2019-01-12
  • 第二十七章 凉风镇月夜逢刺客 牛皮帐老拳释仇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汉阳全局军务会议只开了一天,因为不是战局研讨,傅恒提出“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缓进重压以补地利”的金川之役方略,连岳钟麟也连声称赞。只是在会议上布置封锁金川粮道,盐道,药品,以及莎罗奔西逃上下瞻对,北逃青海南逃两广流亡的堵路事宜,还有需用兵... - 2019-01-22
  • 第二十七章 世情浇漓新茶旧茶 授受相疑太上今上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其后数年无事,日月星辰地角天涯无往不神驰,到乾隆六十年,禅让大礼的日程不得不提到朝野关心瞩目之下,这期间,福康安几次想缓缓退出政府,无奈天下已不同于乾隆四十年之前,不但多事且稍有动荡,动辄以倾朝之力扑灭,当年福康安赴武汉,十月安南内乱,... - 2019-02-01
  • 第二十七章 盛世元宵龙楼惊变 上九潜龙夜宿荒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和皇太后就在迎门正中的暖幕中说笑,见他三人鱼贯而入,太后便笑了,说道:“办事人来了!叫他们免礼。里头暖和,只管坐着说话。”阿桂笑道:“奴才才打西边回来,只陪驾出城时见着老佛爷慈颜一面,无论如何要请个安的!”说着便行礼,于敏中、纪均便... - 2019-01-29
  • 第二十七章 感忠良义释打虎将 蓄叛奴密遣下毒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夜半时分,康熙正和几位大臣议事,守在殿外的魏东亭突然发现,一条人影从房上跳下,悄然无声地落在雪地上,伏在那里一动不动。魏东亭大叫一声:“大胆狂徒,胆敢人宫行刺,来人,拿刺客!”  守在门外的侍卫们“唰”地一声,一齐拔出剑来。犟驴子一个箭... - 2018-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