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子中的少女_鬼故事 _故事大全


  • 在上学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梦其实是各种各样的。

    我不知道我的梦到哪里去了。是否像一盘卡壳的磁带,反反复复只播放那么一段。

    这二十四年来,我每晚都只做同一个梦。

    梦的内容单调、血腥、恐怖……后来变得麻木。我已经习惯了在汗湿的床单中惊醒。

    那个梦,我很少一次做完,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反复重演,我已然能够将各部分片段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七个瓦罐,七位少女,一一被做成人彘。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听,有口不能言。

    却又还活着。

    悉悉索索,是她们残缺的身体在罐中扭动的声响。

    一个黑衣女人出现,她伸出玉藕一般的胳膊和葱白一样的手指,轻轻一比划,便将七个瓦罐变换了位置。

    一个瓦罐居中,其余的围绕它安置在六个方位。

    黑衣女子走到居中的瓦罐前,掰开少女的嘴,硬生生将一块灵牌插入她的口中。

    那牌位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也看不清上面究竟写了什么。隐隐约约只记得有个“叶”字。

    其余六个女孩的嘴里分别被塞入了手掌大的蜘蛛、蟾蜍、蜈蚣、蝎子、蝙蝠……她们的嘴都被银丝线牢牢地缝了起来,那些毒虫就在她们嘴里严严实实地关着,好像一个个肉匣子。

    然后,黑衣女子取来一些黑糊糊的凝胶状液体,注满每一个瓦罐。

    瓦罐中的少女在液体中似乎变得镇定了一些,不再扭动挣扎。

    “好好活着吧,生生世世。我要你们的怨念……让叶世全的子孙后代生不如死,万劫不复!”

    黑衣女人做了最后一步,双手捏着兰花指合十,嘴里咕哝着异域的语言。只见瓦罐里的黑色胶质弥漫上少女们的脸庞,然后像冷却的蜡一样,凝固了,却泛着幽幽的光……

    “5……4……3……2……1。好了,你可以醒来了!”杨医师把我从深层催眠中唤醒。

    我看到杨医师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和恶心,但很快就被职业性的严肃面孔隐藏起来。不过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这些年看过不下十个心理治疗师,没有一个能把我治好。

    最近找到这个新的医师,无非也是为了让母亲心安。反正我已经麻木了,一部恐怖片翻来覆去看了二十几年,怎么也该腻了。

    杨医师正在看我的病历。其实叫他杨教授更合适,他是省内最有资历的心理学教授,现在任职于某国家重点大学心理系。这次他肯出面为我治疗完全是因为我在他的几个学生手里都没能治好,他对我产生了兴趣——研究兴趣。

    “莫小姐,一般说来反复做噩梦的患者多数是童年时期经历了某种惨剧,又不能以正常的渠道、合适的渠道宣泄心中的恐惧,于是拼命地压抑和遗忘。结果恐惧感仍然藏在心底,当你意识最薄弱和涣散的时候,它就悄悄地溜出来。”杨教授一边说,一边观察我的表情变化,“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而且在我的学识范畴内,世界上还没有一例像你这样几十年重复同一个梦的病例。”

    他的解释对我来说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不出我所料,他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礼貌地微笑一下,脸色不乏无奈:“也就是说,杨教授也认为我这病没治了是吗?”

    杨教授马上察觉到我有自我放弃的意图:“不。我的意思是,莫小姐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其实你这病还是有很多入手点的,我还没开始调查呢。包括你的出生、家庭状况、人际关系、成长环境等等,我都会一一调查,然后再给你答复,好吗?”

    看着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如此认真对待我的病情,我心里不禁有一丝感动。

    大概,这一次真的有救了。

    但我看不到的是,杨教授在我离开之后脸色变得无比凝重,用红笔在我名字上画了一个圈。

    杨教授有一阵子没跟我联系,我也不着急,照常上班,照常噩梦。

    但是,很多事情都没给我打招呼,自作主张地就发生了。

    最近我发现梦境似乎有些变化,场景,人物都还是那些。但是,梦里那个黑衣女人……似乎能感应到我的存在,她在看我?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在睡前反复给自己心理暗示,今天梦里一定要弄清楚。

    人的意识是很强大的,即使在睡觉的过程中,有时候你也会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做梦。我相信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我带着一探究竟的念头昏昏睡去,却带着一脸错愕和前所未有的恐惧醒来。

    原来梦中那个黑衣女子真的在看我,她的脸虽然对着瓦罐的少女,但眼珠分明转动着朝向我这个方向。所有的一切都没变,就是她的目光变了,像两道刺眼的白光,照得我眼疼。

    二十几年,这是头一次。

    没过几天,母亲要我随她去金蟾寺烧香,拜拜菩萨。

    我知道她是为了我。

    拜完菩萨,母亲拉着我来到寺前一个小摊位前。摊位主是一个瞎眼的老太婆,眼睛是两个陈年血痂子。头上包着白色的毛巾,身着蓝布老褂子,一条围裙。质朴得不能再质朴。

    “梅婆婆,能不能帮我女儿摸一下骨?”

    母亲把我的手放进梅婆婆手中。梅婆婆却突然变了脸色,像触电一样把手缩了回去,迟疑了一下再抓住我的手,细细按压起来。

    “冤孽啊!冤孽!”梅婆婆摇了摇头,“这是你前世做的孽!”

    我本来不是很相信这些山野神婆的话,但是最近的变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于是我插嘴问道:“我前世做了什么孽?”

    没想到梅婆婆有些恼怒地用那双瞎掉的眼睛盯着我:“你前世乃修道之人,却不能安分清修。为了自己的凡思俗欲,毒害七名少女,只为诅咒负心人整个家族。算不算作孽?!”

    梅婆婆的话吓得我几乎站不稳,她怎么知道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才能摆脱这个噩梦?梅婆婆你帮帮我……”

    “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七个少女的灵魂被你困在绝杀凶冥阵之中,用怨念化作毒汁生生世世诅咒叶家人。她们既不是活人,又不算死去,所以灵魂不入轮回,永世不能转生为人。如果你想解脱她们,其实也是解脱你自己,就必须找到那个凶阵所在,一一击碎瓦罐。”

    我一听有救,顿时心中腾起希望:“那瓦罐在什么地方?”

    “不难推断。但我还需做一些准备,七日后你再来找我。我会带你前去。”

    ……

    告别梅婆婆,我和母亲回家的路上两人都露出轻松的笑容。只是,我觉得母亲笑得有些勉强。

    杨教授那边一直没跟我联系,我觉得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便没有去打搅他。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前世是巫女,那岂不是能呼风唤雨杀人于无形?那我最后怎么死的?这些神神怪怪的念头把我脑子搅成一团浆糊。

    这天晚上该我值夜班,回家的路上就出事了。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把我围堵在绿化公园的树林里。

    我知道硬拼是没什么胜算的,只好把钱包扔给其中一个人,希望他能放我一条生路。

    谁知道他把钱包插在后腰的皮带上,继续向我走过来。脸上露着淫邪的笑容……

    我至今没有交过男朋友,所以仍是处子之身,怎么能被他们在这种地方糟蹋。

    于是我尖叫,推搡,试图逃跑。

    但我一个单薄的女子哪能抵过两个壮汉。

    就在他们扑上来的瞬间,我心里惟一的念头就是让他们死!

    一个男人骑在我身上,另一个压着我的手臂。

    突然,只听一前一后两声惨叫,然后有温热的粘液洒落在我的脸庞。骑在我身上的男人手脚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我赶紧挣扎着爬起来,回头一看,不禁骇然——两根长长的竹笋分别穿透了两个男人的身体!

    在月光下,血腥味特别的浓。

    我虽然慌乱,但还没丧失理智,赶紧拨打了110。

    警察很快来到,从现场勘察来看,确实跟我没有太大关系。于是做了身份记录和笔录,在第二天清晨总算放我回家了。

    我请了半天假,下午到公司,女上司发脾气劈头盖脸给我一阵教训。

    我心里默默地咒骂这只该死的老乌鸦,随后无精打采地开始做事。

    谁知过了不到两小时,公司就出了人命。

    那只老乌鸦死了,淹死在马桶里。

  • http://www.gushidaquan.net/GuiGuShi/LingYiGuiGuShi/142775 - 2017-11-01
  • 第十九章 险中求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耳中及时响起薛慕兰焦急的声音说道:“你不可和他力拼!”  锦袍少年一眼看到丁剑南被他掌力震得后退,机不可失,突然欺身扑来,双手如钩,一抓右肩,一抓左肋。他这一记原是拿捏极准,那知丁剑南退了三步之后,已经施展九宫身法,及时游走开去,右手长...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重出龙潭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回头看看方如苹,又看了丁剑南一眼,才道:“当时你们怎么没和我说明呢?欺瞒师尊,弄不好,你们两条命都没有了。”  丁剑南道:“当时因和薛兄二人说出她是我表弟,后来就不好改口了,表妹是怕谷主见责,不肯收录,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薛慕...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 - 2018-01-18
  • 第十六章 黑石渡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丁剑南心中暗道:“来了!”这就抬目望着她,说道:“在下兄弟,和二位萍水论交,这些日子以来,可说情投意合,但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分手了。”  他一双俊目望着薛慕兰,说出“情投意合”四字,薛慕兰平日为人虽然较为冷静,但像丁剑南这样翩翩美少年,...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追踪一片树叶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堂倌答应一声道:“来了,来了。”果然随着话声,送来了一大壶酒。  小老头一手接过酒过来,就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接着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拿起酒杯,笑道:“来,两位小兄弟,咱们先干一杯,润润喉咙。”  咕的一声,把一怀酒倒进口去,砸砸嘴角,笑...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萍水论交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丁剑南笑道:“不用我们打入,我看她们都会自动把我们拉进去了。”  方如苹道:“不错,人家早已吐出口风来了。”  丁剑南道:“你又多心了。”  方如苹道:“我多心了,她不是对你很好吗?”  丁剑南一把搂着她,亲了一下,低声道:“那有你对我...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迷仙岩拜师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时年其武也退下,霍从云急忙跨上一步,右手在他右肩轻轻拍了一下,替他解开被截经脉,低声朝年嵩昌道:“对方使的似是截脉手法,年老哥快要少兄运一回气,方可无事。”  薛慕兰依然左手提着连鞘长剑冷然道:“你们还有什么人要出手的?”  柳飞燕和...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假冒的证人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茅屋前面一片晒场上,早已肃立着一排十二名青衣剑手,一个个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一看就知是一支劲旅!  于嬷嬷看得心里一高兴,就走到他们面前,呷呷尖笑道:“很好,你们这些小子听着,老婆子是奉谷主之命,去增援淮扬派的,你们跟老婆子一起去...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七章 罗四姐走了一步帮夫运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自从罗四姐嫁到胡家,真是走了一步帮夫运,胡雪岩的事业如《红楼梦》上所形容的“鲜花着锦”般兴旺。当然,兴旺的由来是他恃左宗棠为靠山;左宗棠视他为股肱,只要左宗棠西征,节节胜利,所请在朝廷无有不准...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一网成擒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澄慧大师接着道:“贫衲和师弟澄一,原以为澄心师弟可能听信了一面之词,来替淮扬派作证,后来发现他使出来的拳脚路数,虽是少林招法,但内劲功力,显然并非少林心法,经澄一师弟把他拿住,他还妄使魔教残肢大法,自卸左臂,企图脱逃,现在此人已被拿下,...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魔教公主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他心中早已盘算好的,自然去势如箭,奇快无比!  但霍从云是什么人?范子阳的心事,他早已猜想到了,所以第二掌左劈,第三掌右劈,就是要他笔直后退,第四掌他料到范子阳一定会硬接,才能乘机越墙而出,因此第四招和范子阳掌风堪堪接实,就右手一...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九宫门人重出江湖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她话声未落,丁剑南已经把她拉到了面前,四目相对,方如苹涨红了脸,轻轻一挣,颤声道:“你快放手,这里不可如此,别要给人家瞧见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楼梯声传了上来,丁剑南急忙放开了手,方如苹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两人迅速的回到椅上下。  ...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乌龙锁心和五行排云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不是。”青衣道姑和她并肩走入一间小客厅说道:“二师姐请坐。”  方如苹急着问道:“那是什么人挑了咱们分坛?”  青衣道姑道:“听冉文君的口气,是几个蒙面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其中一人,还擅于用毒,只有几个照面,咱们的人就死伤过半,冉文... - 2018-01-18
  • 第一章 六合指和般苦掌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扬州是历史上的名都,也是南北交通的要道,两淮盐运的中心。当时许多富商大贾,都喜欢住在这里。所以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的名句。那是因为扬州的富丽繁华。为全国之冠。  这天快近中午时光,东大街的转角上,忽然困了一大圈人。  人都是好奇... - 2018-01-18
  • 第二章 耍人的小老头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祁耀南双眉微拢,说道:“大师兄血仇,自然非报不可,但我看澄心大师和范子阳似乎说的不假,如凶手另有其人,咱们一口咬定是他们两人,岂不正中了敌人阴谋?如果凶手确是他们那更不用心急,澄心和范子阳都是江湖上有名人物,还怕他们逃走不成?总之,大师... - 2018-01-18
  • 第三章 土地公显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瘦小老头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道:“道长总看到了小老儿和他无怨无仇,认都不认识,他……就这样向小老行凶……”  那瘦长道人依然不言不动,冷冷的看着他,他这样看人,会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那瘦小老头又道:“他……先打小老儿一拳,小老儿赶紧... - 2018-01-18
  • 第六章(1) 罗四姐接到了家信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十天以后,罗四姐接到了家信;罗大娘照她的话,是请乌先生代写的。这乌先生是关帝庙祝,为人热心,洞明世事,先看了罗四姐的来信,心头有个疑问,何以回信要指定他来写。再原罗大娘眉飞色舞地谈胡雪岩来看她... - 2018-01-18
  • 药商竞富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三个从外地来的商人都在同一个集市上卖药材。第一位药材商专门从产地购进货真质优的上等药材,根据进价定售价,差价不大,从不谋取暴利。按理说,这种诚实商人应该先富起来,可他的生意萧条,铺面冷清,只有少数知根底的人来买他的药,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第... - 2018-01-17
  • 用脚踢门的蒙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天,到处开满了花儿。蒙蒙跟着爸爸妈妈,来到花山森林公园。  爸爸忙着给妈妈照相。趁他们不注意,蒙蒙一闪身窜进了路边的一座林子。  绿茵茵的小树丛中,有一所红色的小房子,门口有根自来水管。  蒙蒙打开龙头,洗起手来,洗完了,也不把龙头拧... - 2018-01-17
  • 生病不肯吃药的小老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老鼠他最讨厌生病,最讨厌吃药。每当他生病的时候,就咬紧牙,不肯让妈妈往他嘴巴里灌药。  有一天,小老鼠到小刺猬家做客,小剌猬躺在床上,口里含根小玻璃管子。  小老鼠说:“小刺猬,你怎么了?”  小刺猬的妈妈说:“小老鼠,你别跟小刺猬说... - 2018-01-17
  • 第四章 神秘旅程难得糊涂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霍从云笑道:“这因愚兄改扮老苍头,二师弟和三师妹就扮成同胞兄妹,到扬州来玩的,这样就可以到上走动了。”说着,已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盆,打了开来,开始在自己脸上易起容来。  柳飞燕道:“易了容,咱们就可以到仙女庙进香去。”  话声甫落,只听耳... - 2018-01-18
  • 第九章 一个唯一的心愿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十五号用手一指道:“我在这里。”  紫脸坛主举起火筒,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一个坐像,快找找看,还有没有?”  他举着火筒,看到和那座像相距不远的石凹处,果然又有一个坐像,不觉喜道:“这里又有一个了。”不多一回,两人在窟顶岩凹处,一共发... - 2018-01-18
  • 第十章 金不换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孙必显一抬手,前面两个劲装汉子就并肩举步当先走入,孙必显大模大样的走在两人身后,他身后又跟着三个劲装汉子,穿行花圃,来至竹屋前面。  走在前面的两个汉子立即左右分开,站在边上。孙必显身后的三个汉子也同时迅快向左右站了开去。  现在孙必显...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