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连闯两剑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如今江湖阅历较深,看出老道人神色有异,心中暗道:“看来此剑必和他们无量剑派有什么纠纷,自己怎好说出是竺秋兰送的呢?”一面说道:“道长还未告诉在下,道长追问此剑来历,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封南山沉笑一声道:“贫道是为了找一个人。”

      岳少俊人本聪明,他从老道人到处找寻自己,找到自己,就索观软剑,追问此剑来庆,如今又说出是为了找一个人,稍加联想,即可猜想得到他要找的人,一定是此剑的主人无疑。

      心念这一动,立即问道:“道长要找的,可是此剑的主人么?”

      封南山望了他一眼,颔首道:“不错,贫道要找的就是敝师兄查南樵,人称南荒樵子的便是。”

      南荒樵子查南樵,岳少俊从未听人说过。

      封南山道:“少施主现在可以告诉贫道了吧?”

      岳少俊道:“道长要在下告诉你什么?”

      封南山道:“贫道看少施主人品如玉,定是名门正派门下,因此希望少施主实言相告,此剑是如何得来的?”

      岳少俊道:“在下方才已经奉告,此剑系在下一个朋友所赠。”

      封南山道,“但少施主却说不出赠送你此剑的人来……”

      他不待岳少俊开口,接下去道:“少施主也许还不知道,敝派所铸软剑,乃是缅铁合金精铸,不但可以削铁如泥,而且极为柔韧,不易折断,故而敝派有一不成文的规定,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大家只是听他说着,没有作声。

      封南山继续说道:“敝派还有一条规律,是敝派弟子,不受外人屈辱,如是败在人家剑下,即须以特殊手法,弹断剑身,自绝心脉而死,敝派之人认为是敝派之耻,必须全体出动,侦查此人下落,纵然天涯海角,势必复仇雪耻而后己……”

      岳少俊忽然想起宋老爷子当日曾对自己说过,此剑以少用为宜的活,原来还有这段内情。

      封南山说到这里,忽然神色肃穆,说道:“岳少施主现在明白了吧?你使的此剑,乃是敝师兄之物,而且剑身断折,正好在三寸处,这就表示敝师兄业已遇难……”

      “糟糕!天下那有这般凑巧的事?”

      岳少俊心中暗想:“这剑在宋老爷子手下,连折了三次,每次都削断了一寸,正好三寸,竟会和他们自毁长剑,不谋而合!”

      封南山续道:“人死见尸,剑在岳少施主手中、岳少施主对敝派总得有个交待,因此贫道好言相劝,岳少施主最好说出送你此剑的究系何人,敝派可以循此线索,继续追查下去,务必找出与敝派为敌的人是谁为止,这点,还望岳少施主鼎力赐助才好。”

      说罢,又单掌当胸,打了个稽首。

      岳少俊连忙摇手道:“道长误会了,此剑井非令师兄所毁。”

      封南山道:“那是什么人把他毁去的?”

      岳少俊道:“此事说来话长。”

      他把自己为了师傅心愿,趋谒宋老爷子,三次折剑之事,扼要说了一遍。

      封南山仰首微笑道:“无量派软剑,缅铁合金精铸而成,就是当世名剑,也未必能斫得动它,宋盟主剑术独步武林,贫道固所深知,但他只以一只牙箸,三次削断敝派软剑,贫道实难深信。”

      岳少俊正容道:“在下说的,句句是实,何用瞒骗道长?”

      封南山道:“好,就算岳少施主说的是真,贵友赠与岳少施主之时,此剑既未折断,那是说敝师兄尚在人世了?敝师兄既未因剑折人亡,尚在人世,此剑就不会离身,但此剑却在岳少施主手中,此又作何解呢?”

      岳少俊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

      封南山道:“因此贫道还是一句老话,希望岳少施主说出赠剑之人,究竟何人?”

      岳少俊为难道:“这个在下实在碍难奉告,而且敝友近日业已失踪,在下正在找他,道长如若信得过在下,等在下找到敝友,询问了详情,当不辞千里,远上贵派,向道长说明,不知道道长意下如何?”

      封南山微哂道:“岳少施主不但不肯说出贵友何人,如今又说贵友业已失踪,岂非把贫道当作三岁小孩了么?”

      岳少俊道:“在下说的全是实情,并非捏造之词。”“岳少施主说出口来了,自然句句都是实情。”

      封南山神情冷漠,沉声道:“岳少施主应该明白,敝派追寻人剑,不查到水落石出,绝不会中止。”

      岳少俊道:“这个在下知道,只是……”

      封南山没待他说下去,接着道:“岳少施主知道就好,除非岳少施主说出贵友姓名,只要确有此人,确实赠剑与你,不论他失踪与否,敝派自会全力追查,务必找到此人为止,若是岳少施主不肯说出贵友姓名,做派只有惟岳少施主是问。”

      岳少俊道:“听道长口气,似乎不相信在下说的话了?”

      封南山道:“剑在岳少施主身上,岳少施主就该有个明白交待,贫道此言,不算是过份吧?”

      岳少俊道:“依道长之见,该当如何呢?”

      封南山肃然道:“贫道不妨实言相告,依敝派一向行事,剑既在岳少施主身上发现,剑如未断,岳少施主就得说出敝师兄下落,剑如已断,岳少施主也得交出敝师兄尸骨,而且还须在敝师兄尸前,伏剑谢罪。”

      胡大娘道:“这算什么话?”

      封南山稽首道,“女施主原谅,这是敝派规定如此。”仲飞琼道:“道长可知今日之事,是受人挑拔来的么?”

      “善哉!善哉!”

      封南山稽首道:“女施主这挑拨二字,似有未当,剑在岳少施主身上取出,总不是假的吧?”

      仲飞琼道:“道长那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了?”

      封南山道:“不错,贫道既然找到了岳少施主,又从岳少施主身上,发现了敝师兄的软剑,贫道岂能不究?”

      仲飞琼道:“道长要如何究法呢?”

      封南山道:“贫道已经说过,剑存人在,剑毁人亡,岳少施主总得有个交待,如若无法交待,那只好诉之武功。只要接得住敝派剑阵,或是胜得过贫道手中长剑,三年之内,敝派可以不再追问此事。”

      仲飞琼道:“三年之后呢?”

      封南山道:“三年之后,敝派自会有人再来讨教。”“好,三年之后,俊弟弟也许可以对贵派有交待了。”仲飞琼看了封南山一眼,说道:“小女子那就向道长讨教几手剑法了。”

      “锵”的一声,从身边掣出一柄寒光四射的短剑,当胸直竖,拱手作势。

      封南山目光一注,瞿然道:“雪山寒英剑,姑娘是雪山三英!”

      胡大娘冷声道:“你知道就好。”

      岳少俊急忙跨上一步,朝仲飞琼道:“琼姐姐,这件事和你无关,老道长既然划下道来,还是由小弟自己了断好。”说到这里,朝封南山一拱手道:“道长现在可以把剑赐还了吧?”

      封南山略为迟疑道:“岳少施主原谅,此剑既为敝派之物,理应归还敝派,请恕贫道不能奉还。”

      岳少俊愤然道:“道长这就不对了,道长当时只是向在下借阅,借阅之物,阅后自应归还在下,于理甚明,道长怎可说出此话?”

      封南山稽首道:“当时借阅,贫道未能确定岳少施主施的软剑,是否即是敝派之物,如今既已证明此剑确系敝师兄随身之剑,贫道忝掌无量剑派,自是有权收回此剑了。”

      岳少俊听得心头极为气愤,怒声道:“此剑乃敝友所赠,在下并不知道是贵派之物。”

      封南山冷然道:“岳少施主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么?”岳少俊觉得对方步步相逼,使人忍无可忍,一时俊脸胀得通红,大声道:“在下纵然已经知道此剑确是贵派之物,但道长只是借去一阅,岂有不还之理?何况道长既然划下了道,岳某就按贵派规定,接下来就是,至于此剑。

      道长非还不可,快拿来吧!”

      他因心头充满愤慨,说话之时,不自觉的伸手朝前招了一招。

      封南山手中执着软剑,自然不会用力紧握,岳少俊这无意一招,他突觉手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6-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九章 九转回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笑望山庄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 - 2018-07-10
  • 第九章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却被阿夺玉给拉住了。  这里面的岔道太多了,他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法弄清楚他是从那一个地方钻出来的。  他随即说起这些地道的来历,原来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力。晖河城这边,一天春秋冬三季都是大风,挖地穴储物藏身... - 2018-07-15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九章 李夫人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陈默一阵狂喜,却觉得路儿骤然间将他抓得生痛。他不由得惊了惊,低下头去看她。只对视片刻,却已知她心中所想,那阵狂喜,便不知不觉散了。  这百还无根水,拿去给章钊,也喂他同样分量,只要抢得一口气来,我便能治好他们。妇人将瓶随手递与骆明仑,骆... - 2018-07-11
  • 第九章 天机隐现_绝顶_故事大全
  •   听吴戏言说出如此奇怪的话,小弦怔了一下,心头暗暗算计:如果二十年后自己有一万两银子,也只须给他一两;如果发了大财,有一百万两银子,却要给他一百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既然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财产,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戏言道:看起来... - 2018-06-30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九章 聆道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终于平安入蜀了。  一路行来,果然再无将军的追兵。  想及将军痛失毒来无恙,几人心中都是大快。要知明将军的雷霆手段天下谁人不服,剑阁一战竟然毁了名震江湖的将军的毒,正是魏公子与将军正面为敌以来将军所受的最大挫折。  魏公子天生性格达观洒... - 2018-06-27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五章 小店双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伙计大概从未听过有人如此点菜,又见他是个孩子,迟疑一下开口问道:小客官,我三香阁共有菜肴一百七十六种,都要上一份么?小弦一听这三香阁的菜肴数量如此之多,暗吃一惊。只是听伙计在客官前面加个小字,心中大不舒服,将手中紧攥的银子往桌上一拍,声... - 2018-07-06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二十九章 刘湛枪尖骤然没入他身形当中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瞿庆枪尖一点,顿时红缨乱颤,化作数十幻影,笼向刘湛周身。刘湛似有畏怯,剑在前面挡着,足下已然向后移去。瞿庆枪影再化繁密,刘湛的剑光虽也舞得甚急,却左冲右突也闯不过这道枪林。嗤!刘湛一不留情间,枪尖骤然没入他身形当中。  啊!全场惊叫声起...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丢失的玩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雕塑家有一个12岁的儿子。  儿子要爸爸给他做几件玩具,雕塑家从来不答应,只是说:你自己不能动手试试吗?儿子就很气愤。但时间一长,他拗不过爸爸,便不再哀求、纠缠,试着按自己的想像制作起来。  起先,雕塑家对儿子的“工作”不管也不问,放任... - 2018-07-09
  • 谁装点了我的青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正是最青涩的年纪。我学习成绩差,前途一片渺茫,只盼着空军来学校里招飞行员,也许我可以去当兵。  班主任把她安排和我做同桌后,我知道一定是母亲找过老师。母亲的用心良苦,想要这个学习好的女孩子带动我。  以后的日子里,她逼我写作业。我... - 2018-07-09
  • 秋天的味道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双休日,我在叔叔的果园里帮忙,隐隐地听到南侧的果树丛里有悉悉索索的枝叶晃动的声响,就跑过去看个究竟。  我发现一个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攀在树杈上摘苹果。他也发现了我,但已经无路可逃。他从树上溜下来,两个口袋都鼓鼓的,怯怯地立在树下,... - 2018-07-09
  • 天国的邮差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听说在遥远的美洲大陆上居住的古老的印第安人会把自己的心愿轻声告诉美丽的蝴蝶,因为蝴蝶不会说话,你不用担心它们会将你心里的秘密透露给任何人,除了居住在天国里的万能的上帝。——题记  你一定听说过许多关于天使和精灵的故事,它们是上帝和大自然... - 201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