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连闯两剑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如今江湖阅历较深,看出老道人神色有异,心中暗道:“看来此剑必和他们无量剑派有什么纠纷,自己怎好说出是竺秋兰送的呢?”一面说道:“道长还未告诉在下,道长追问此剑来历,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封南山沉笑一声道:“贫道是为了找一个人。”

      岳少俊人本聪明,他从老道人到处找寻自己,找到自己,就索观软剑,追问此剑来庆,如今又说出是为了找一个人,稍加联想,即可猜想得到他要找的人,一定是此剑的主人无疑。

      心念这一动,立即问道:“道长要找的,可是此剑的主人么?”

      封南山望了他一眼,颔首道:“不错,贫道要找的就是敝师兄查南樵,人称南荒樵子的便是。”

      南荒樵子查南樵,岳少俊从未听人说过。

      封南山道:“少施主现在可以告诉贫道了吧?”

      岳少俊道:“道长要在下告诉你什么?”

      封南山道:“贫道看少施主人品如玉,定是名门正派门下,因此希望少施主实言相告,此剑是如何得来的?”

      岳少俊道:“在下方才已经奉告,此剑系在下一个朋友所赠。”

      封南山道,“但少施主却说不出赠送你此剑的人来……”

      他不待岳少俊开口,接下去道:“少施主也许还不知道,敝派所铸软剑,乃是缅铁合金精铸,不但可以削铁如泥,而且极为柔韧,不易折断,故而敝派有一不成文的规定,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大家只是听他说着,没有作声。

      封南山继续说道:“敝派还有一条规律,是敝派弟子,不受外人屈辱,如是败在人家剑下,即须以特殊手法,弹断剑身,自绝心脉而死,敝派之人认为是敝派之耻,必须全体出动,侦查此人下落,纵然天涯海角,势必复仇雪耻而后己……”

      岳少俊忽然想起宋老爷子当日曾对自己说过,此剑以少用为宜的活,原来还有这段内情。

      封南山说到这里,忽然神色肃穆,说道:“岳少施主现在明白了吧?你使的此剑,乃是敝师兄之物,而且剑身断折,正好在三寸处,这就表示敝师兄业已遇难……”

      “糟糕!天下那有这般凑巧的事?”

      岳少俊心中暗想:“这剑在宋老爷子手下,连折了三次,每次都削断了一寸,正好三寸,竟会和他们自毁长剑,不谋而合!”

      封南山续道:“人死见尸,剑在岳少施主手中、岳少施主对敝派总得有个交待,因此贫道好言相劝,岳少施主最好说出送你此剑的究系何人,敝派可以循此线索,继续追查下去,务必找出与敝派为敌的人是谁为止,这点,还望岳少施主鼎力赐助才好。”

      说罢,又单掌当胸,打了个稽首。

      岳少俊连忙摇手道:“道长误会了,此剑井非令师兄所毁。”

      封南山道:“那是什么人把他毁去的?”

      岳少俊道:“此事说来话长。”

      他把自己为了师傅心愿,趋谒宋老爷子,三次折剑之事,扼要说了一遍。

      封南山仰首微笑道:“无量派软剑,缅铁合金精铸而成,就是当世名剑,也未必能斫得动它,宋盟主剑术独步武林,贫道固所深知,但他只以一只牙箸,三次削断敝派软剑,贫道实难深信。”

      岳少俊正容道:“在下说的,句句是实,何用瞒骗道长?”

      封南山道:“好,就算岳少施主说的是真,贵友赠与岳少施主之时,此剑既未折断,那是说敝师兄尚在人世了?敝师兄既未因剑折人亡,尚在人世,此剑就不会离身,但此剑却在岳少施主手中,此又作何解呢?”

      岳少俊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

      封南山道:“因此贫道还是一句老话,希望岳少施主说出赠剑之人,究竟何人?”

      岳少俊为难道:“这个在下实在碍难奉告,而且敝友近日业已失踪,在下正在找他,道长如若信得过在下,等在下找到敝友,询问了详情,当不辞千里,远上贵派,向道长说明,不知道道长意下如何?”

      封南山微哂道:“岳少施主不但不肯说出贵友何人,如今又说贵友业已失踪,岂非把贫道当作三岁小孩了么?”

      岳少俊道:“在下说的全是实情,并非捏造之词。”“岳少施主说出口来了,自然句句都是实情。”

      封南山神情冷漠,沉声道:“岳少施主应该明白,敝派追寻人剑,不查到水落石出,绝不会中止。”

      岳少俊道:“这个在下知道,只是……”

      封南山没待他说下去,接着道:“岳少施主知道就好,除非岳少施主说出贵友姓名,只要确有此人,确实赠剑与你,不论他失踪与否,敝派自会全力追查,务必找到此人为止,若是岳少施主不肯说出贵友姓名,做派只有惟岳少施主是问。”

      岳少俊道:“听道长口气,似乎不相信在下说的话了?”

      封南山道:“剑在岳少施主身上,岳少施主就该有个明白交待,贫道此言,不算是过份吧?”

      岳少俊道:“依道长之见,该当如何呢?”

      封南山肃然道:“贫道不妨实言相告,依敝派一向行事,剑既在岳少施主身上发现,剑如未断,岳少施主就得说出敝师兄下落,剑如已断,岳少施主也得交出敝师兄尸骨,而且还须在敝师兄尸前,伏剑谢罪。”

      胡大娘道:“这算什么话?”

      封南山稽首道,“女施主原谅,这是敝派规定如此。”仲飞琼道:“道长可知今日之事,是受人挑拔来的么?”

      “善哉!善哉!”

      封南山稽首道:“女施主这挑拨二字,似有未当,剑在岳少施主身上取出,总不是假的吧?”

      仲飞琼道:“道长那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了?”

      封南山道:“不错,贫道既然找到了岳少施主,又从岳少施主身上,发现了敝师兄的软剑,贫道岂能不究?”

      仲飞琼道:“道长要如何究法呢?”

      封南山道:“贫道已经说过,剑存人在,剑毁人亡,岳少施主总得有个交待,如若无法交待,那只好诉之武功。只要接得住敝派剑阵,或是胜得过贫道手中长剑,三年之内,敝派可以不再追问此事。”

      仲飞琼道:“三年之后呢?”

      封南山道:“三年之后,敝派自会有人再来讨教。”“好,三年之后,俊弟弟也许可以对贵派有交待了。”仲飞琼看了封南山一眼,说道:“小女子那就向道长讨教几手剑法了。”

      “锵”的一声,从身边掣出一柄寒光四射的短剑,当胸直竖,拱手作势。

      封南山目光一注,瞿然道:“雪山寒英剑,姑娘是雪山三英!”

      胡大娘冷声道:“你知道就好。”

      岳少俊急忙跨上一步,朝仲飞琼道:“琼姐姐,这件事和你无关,老道长既然划下道来,还是由小弟自己了断好。”说到这里,朝封南山一拱手道:“道长现在可以把剑赐还了吧?”

      封南山略为迟疑道:“岳少施主原谅,此剑既为敝派之物,理应归还敝派,请恕贫道不能奉还。”

      岳少俊愤然道:“道长这就不对了,道长当时只是向在下借阅,借阅之物,阅后自应归还在下,于理甚明,道长怎可说出此话?”

      封南山稽首道:“当时借阅,贫道未能确定岳少施主施的软剑,是否即是敝派之物,如今既已证明此剑确系敝师兄随身之剑,贫道忝掌无量剑派,自是有权收回此剑了。”

      岳少俊听得心头极为气愤,怒声道:“此剑乃敝友所赠,在下并不知道是贵派之物。”

      封南山冷然道:“岳少施主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么?”岳少俊觉得对方步步相逼,使人忍无可忍,一时俊脸胀得通红,大声道:“在下纵然已经知道此剑确是贵派之物,但道长只是借去一阅,岂有不还之理?何况道长既然划下了道,岳某就按贵派规定,接下来就是,至于此剑。

      道长非还不可,快拿来吧!”

      他因心头充满愤慨,说话之时,不自觉的伸手朝前招了一招。

      封南山手中执着软剑,自然不会用力紧握,岳少俊这无意一招,他突觉手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6-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过去他所见过的山就是那三座只有他膝盖那么高的火山,并且他把那座熄灭了的火山就当作凳子。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道:“从这么高的山上,我一眼可以看到整个星球,以及所有的人。”可是,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些非常锋利的悬崖峭壁。  “... - 2018-03-22
  • 第十九章 神机妙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花大姑淡淡一笑道:“这个么,贱妾听说王少侠精于剑击,钱少侠三位是王少侠同门,自然也精于用剑了。至于你金大侠,江湖上谁不知道宝鞭银刀金毛吼的大名,贱妾准备的没有错吧?”  王立文听的心中暗暗一惊,忖道:“自己和钱二赵三卓七是同门师兄弟,乃... - 2018-03-09
  • 第十九章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他说的两件事,差不多全给他猜中了!  贾者二确实遇上了危险!  那是他们和徐少华别后,走了约莫三五里光景。  走在前面的三眼二郎王天荣在马上举目四顾,说道:  “二弟,就在这里吧!”  他话声一落,立即飞身下马... - 2018-03-14
  • 第十九章 香艳撩人疑是惨事重演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施出“飞凤”绝技夺得了“腾蛟剑”,九龙王尊又惊又怒,惊的是袁丽姬竟然是九大派的领袖“青城修剑院主”,而又学得了飞凤剑法,怒的是自己平生罕逢敌手,却败在她的手下。  “九龙王尊”一怔之后撤出那柄“伏虎剑”,经过一番惨烈搏斗,袁丽... - 2018-03-19
  • 第十九章 化骨销形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听她说出自己四人,在她这里,一点也派不上用场,心中大是不服,暗道:“你只不过治好了谢大哥、杨大哥身上的蛊毒,就这般瞧人不起,哼,待会姓秦的妖妇若是赶上山来,我就出手让你瞧瞧。”  黑衣妇人虽替杨继功、谢少安治好了蛊毒,但她蒙头黑巾一... - 2018-03-30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四十九章 烟消云散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究是数十年静修玄功,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对方脸如童子,肤润如玉,分明是个功臻化境的高人!一时不觉怔的一怔,暗道:“此人功力,只怕不在自己之下。”一面目注八臂金童,问道:“老哥是谁?”  八臂金童华春风嘻嘻一笑道:“雷老儿,你真的... - 2018-04-11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九章 逼练阴功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他们竟然把杨文华当作了红货。  这也难怪,无妄一路夜不投店,急着赶路,等到遇上道上朋友,才亮出镖旗来,这叫做暗镖,走暗镖保护的自然是最值钱的红货了。  无妄大笑道:“大当家说得倒也合情合理,不过兄弟这趟镖却万万不能出事,因为一旦出岔子,... - 2018-04-18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三十九章 传灯大法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只见黑煞游龙点点头道:“薛兄说的不错,兄弟当时自知必死,除了者菩萨的雪参大还丹,天下那有这等灵药?兄弟清醒后,登时想到了薛兄的令媛,不知生死如何?”  薛神医黯然道:“小女那时不过三岁,如何经得起妖女一拂,这是命运,恩兄也不必把此事放在... - 2018-03-11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三十九章 海棠花现 铁木枯腐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几句话,使袁丽姬心惊不已,急问道:  “大师你受伤了吗?”  原来在刚才铁木僧被面黑衣女人右撑按中,袁丽姬和黄秋尘都没清楚看到。  铁木憎颤声道:  “……海棠花现,铁木枯腐……先师谒语,已经实现,老纳大概已将命枯向腐了……”  袁... - 2018-03-19
  • 第五十九章 人心鬼城 叶落花残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秦风见海棠红已动真气,微然一笑道:  “冷姑娘怎样脱身,逃出龙潭虎穴,还请明告,使秦风明了佛字帮中实情……。”  冷月兰这时已然知道如不实说,决难幸免。  于是正色说道:  “冷月兰是用缩骨神功,挣脱绳索……。”  鬼矶士不待她说完,接...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九章 芙蓉城中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辛嬷嬷就是主持守护入山路径的人,因为登峰的山径,只有一条,一人守关,万夫莫入。凡是要上山去的人,先必须经过辛嬷嬷这一关,经辛嬷嬷认可,你必须喝下一盏茶,等你睡着了,再由辛嬷嬷派人送上山去,这是芙蓉城的规矩,二十多年来,什么人都不能例外。... - 2018-04-12
  • 第四十九章 古道侠肠 奋勇蹈虎穴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种攻势,一旦发动,将会是双方胜负的抉择。  因为二十四红衣白巾武士这时所拢的阵式,确也是一座钢铁阵容,将蟠龙四鬼包围得密不透风,无论你从任何角度,也闯不出去,绝对令人寻不出一点空隙。  此刻。倘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各不占优势,这将是一场... - 2018-03-19
  • 第九章 首挫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杨继功一看到那红衣女子,就认出是绝情仙子管弄玉,心中暗想:“她怎么还没离去?”  一时不由的脚下一停,刹住身形,闪到一方石后。  他居高临下,下面两人说的话,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绝情仙子冷冷说道:“你找我作甚?”  蓝衫书生陪着笑... - 2018-03-29
  • 第九章 王天荣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哈哈!幸会!”王天荣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道:  “原来是贾老哥。”  贾老二耸着肩连声说道:  “不敢,不敢当。”  王贵也笑嘻嘻的道:  “贾老哥是两位公子的朋友,自然也是在下兄弟的朋友了。”  贾老二道:  “方才史公子、徐少庄主... - 2018-03-13
  • 第九章 伏虎三招技震群雄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点头笑道:  “姑娘说话比较客气,我乐意接受你的请教,不知姑娘要到什么地方?  韩玉琪听黄秋尘这样说,突然娇声一笑,道:  “你是不是说我很凶蛮不讲理。”  黄秋尘望了她一眼,摇间笑道:  “不!姑娘现在变得也象姊姊温柔动人。” ... - 2018-03-15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六章 姹女大阵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芙蓉城主满脸喜容,站起身道:“但凭前辈吩咐。”  谢长风大笑道:“到时老夫一定会来喝喜酒的。”  话声出口,人影已渺,大厅上这许多武林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他是如何走的?  玄真子、紫云道长连忙急步趋至厅外,向空稽首道:“贫道恭送前辈。... - 2018-04-15
  • 第十五章 父女重逢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  “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章 折花之门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向寒松道:“万帮主,你是咱们的头儿,这婆娘出手毒辣,还是先由兄弟向她领教的好。”  右手一抬,“锵”然剑鸣,一道剑光应手而生,掣出一支长剑,凛然喝道:“向某领教领教你的兵刃,你剑呢?”  齐一飞斜跨一步,冷然道:“向寒松,本少爷奉陪你几... - 2018-04-18
  • 第十章 受命令主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严文兰道:“女儿怎敢跟娘谎报?穆七娘这次以追寻小妹为名,夜入兰赤山庄盗取女儿的符令。”  老夫人莞尔笑道:“文儿,以你武功,她能把令牌盗走么?”  严文兰道:“娘莫要忘了她是拍花党出身?”  老夫人面分微变,哼道:“她敢对你施迷药么?”... - 2018-04-12
  • 第十二章 江南严家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章四虎道:“令……令主说的是,干……干娘说的,小的描的老虎头,比几个小丫头描的好得多了。”  卓少华问道:“你念过书吗?”  “没有。”章四虎脸上一红,说道:“但……小的会……会写自己名字。”  秋月笑道:“真了不起,你将来当了画家,能... - 2018-04-14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