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泄露行藏语未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南世候和翟天成打到五六十招以上,施展“七星身法”配合“千佛指”,连续抢攻之下,试出对方不但不会“迥龙身法”,而且连“千佛指”也不如自己远甚,心中顿前杀机。

      他武功原要胜过翟天成甚多:虽然他不肯食言,使的仍是“千佛指法”,但这一放手逼攻,翟天成哪里还想封架得注?

      只听南世侯沉嘿一声,一缕指风业已点上翟天成右肩“肩并穴”。这时恰巧吊眼塌鼻青年大吼一声,纵身扑到。

      南世侯是何等人物,一抬得手,哪容翟天成逃出手去,另一缕指风,已快逾闪电,袭上“脑中”。等吊眼塌界青年扑到身后,翟天成已闷哼一声,一跤跌在地上。

      南世侯身如电旋,右手袍袖,才向后拂出,但就在这一拂之间,他陡然发觉袭来指风,竟然劲急如矢。而且使的居然也是“千佛指”!居然指力内劲,不在翟天成之下!

      心头不禁一奇,同时耳中听到“轰”然爆炸之声,和巫婆子的一声惨嗥,葬身火窟。但吊眼塌界青年却恍如未闻,奋不顾身的朝自己急攻而来。

      南世侯冷冷一哼,付道:这小子指法,分明是翟天成所授!他身形后退数步,目中精芒闪动,盯着吊眼损鼻青年,正待喝问!

      目光一对,只觉服前这个年青人,在这刹那这间,竟然如换了一个人似的,眼中神光充足,分明身怀上乘武学!

      尤其自己后退半步,他却趁势逼近,双臂连扬,身子跟着前扑,错落指影,有如急风骤雨般朝身前卷来!

      南世侯赫然怒笑,双手一紧,十道指风,像排山倒海般迎击出去!两人这一交上手,动作之快,当真迅若奔雷,片刻之间,已对折了三十来招。

      南世侯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轻轻年纪,武功竟会有如此高强。

      最使他惊奇的是吊眼塌鼻的指法,如果出于翟天成所传,但翟天成方才动手之时,明明还有许多遗漏的地方,而吊眼塌鼻青年却完整无缺,心头愈疑,出手也愈是凌厉。

      吊眼塌鼻青年究竟功力不及南魔深厚,同样一套指法,又打了十几个照面,已渐渐相形见础,出招发指,大不如先前来得凌厉。但就在他感到不足应用之时,忽然怪招突出,五指舒展,化指为掌,接连朝南世侯前身大穴佛来!

      “什么?这小子还擅向家拂脉截经手法!”

      南世侯不禁又是一怔,如炬双目,瞥了吊眼塌鼻青年一眼,心头疑念更炽,狂笑一声,大油飞扬,身形离地三尺,双手疾发,遥遥劈出!

      他这双掌出手,挟着强猛绝伦的罡风狂飙,呼啸盈耳,有若怒潮汹涌,朝吊眼塌鼻青年扑去。不,他左右双手发出的两股劲道,一左一右,由两面包抄而去,除了硬接之外,实难闪避!

      哪知两股罡风,堪堪朝四周合围,吊眼损鼻青年的身子忽然凌空跃起两丈多高!。“那向中间涌到的罡风,互相激荡,卷起一团风柱,差不多也涌上两立来高,正好在吊眼塌鼻青年的脚下,飞旋而散!

      南世侯双掌出手,眼看吊眼塌鼻青年笔直飞起两丈有余,还没有想到对方使的乃是“潜龙升天”身法。

      见他避开自己一击,不由仰脸一声冷笑,右术突然扬起,随手又是一股强猛力道,直向吊眼塌鼻青年要落的身子拍去!

      这一下虽然只是单掌拍出,但威力仍是奇大,而且他在对方身是半空,力尽将落之际劈出,自然是立意要把吊眼塌鼻青年毁在掌下!

      可是掌风才出,吊眼塌鼻青年却在此时,双臂一划,正向下落的身?,忽然横飞出去。

      在空中一个转折,十指连弹,迎着南世侯当头扑来!

      十道指风,挟着丝丝细响,漫天飘洒!

      南世侯双目光芒暴射,楞的一楞身如流水,疾退出一丈开外,口中禁不住厉声喝道:

      “龙飞龙渊?你是赵启潜什么人?”

      吊眼塌鼻青年经他这一声暴喝,身子疾然落地,双目流露出一片惘然之色,楞楞问道:

      “龙飞九渊?什么叫做龙飞九渊?”

      他似乎已经忘记在和火搏斗,望着南世侯,口中重复的道:“赵启潜?这名字好熟呀?

      你说他是谁?”

      南世侯呆的一呆,点点头赫然笑道:“老夫带你去看他……”

      话音未落,指出如风,一下点到吊眼塌鼻青年左臂。

      吊眼塌鼻青年眼看他一指点来,竟然丝毫没有抗拒。南世侯更不打话,一把扶起他的身子,长笑一声,如飞而去!

      这一阵工夫,正是陇有双刀贺氏兄弟赶来扶起翟天成的同一时候,贺老大低低问道:

      “老人家,你怎么了?”

      翟天成喘息道:“不要紧!”

      他说话之时,两道目光突然一直,那是发现南魔制住吊眼塌鼻青年,挟持而去,不禁一阵喘息,急道:“他……他……把他掳去了?”

      贺老大抢目瞧去,南世候的高大身形,已在黑夜中消失,忍不住问道:“老人家,你说的他到底是谁?”

      翟天成伤势渐渐恶化,气息断续,说道:“千佛指……他是……赵南珩……”

      贺老二道:“老大,这位老人家怕是不行了。”

      贺老大拭着汗水,点点头,一手按在他“命门穴”上,一面附耳说道:“老人家,你伤在哪里?快振作点,晚辈替你找伤科去。”

      翟天成低弱的道:“没用了,你用不着替我度气了,老朽伤在“膻中穴”,南魔下的杀手哪能得救?”

      贺老大道:“那么老人家你可要咱们兄弟,替你做些什么事?”

      翟天成摇摇头道:“没……没有……他……掳去……你们替……他……”

      话声未完,口中咯的一声,头颈缓缓垂了下去!

      贺老大大惊道:“老……老人家,老人家!”

      翟天成已经说不出话来,目光散漫,渐渐阁上眼皮。

      贺老二道:“老大,这位老人家已经去了。”

      贺老大神色黯然,点点头道:“老二,这位老人家临终之言,好像那傻小子,叫什么赵南珩,要咱们去把他救出来?”

      贺老二咋舌道:“人是南魔掳去的,咱们兄弟惹得起他?”

      贺老大道:“咱们这条命都是老人家救的,老人家临终之言,就是龙潭虎穴,咱们送了命,也要去!”

      贺老二一拍巴掌道:“不错,陇右双刀送命事小,报恩事大,咱们走!”

      贺老二道:“咱们先把老人家遗体埋了,再赶下去不迟,老二,咱们此去,十成有八成是非丢了命不可,但咱们总不能平白丢命,与事无补,所以咱们要准备去丢命,但最好当然是不去。”

      贺老二道:“你此话怎说?”

      贺老大微笑道:“这就是说咱们不能光凭武功,你我这点武功,在南魔面前简直不费地一个指头,咱们得用上点计谋。”

      贺老二道:“咱任凭你老大作主。”

      两人边说边用披风刀在林前掘了个坑,把翟天成尸体放好,然后又搬了一块大石,放在坟前,用刀划了“翟老人家之墓”几个大字,才行离去。

      ******

      孔垄、黄梅县的一个小镇,和九江隔江相对。

      这时晨曦初上,由清江通往扎城的一条石径上,正有一个面孔黝黑,身穿青绸劲装的青年,步履轻快,朝前攒程!

      “喂,喂,小哥,你停一停呀!”

      一个低沉的声音,追在劲装青年后面喊着!

      劲装青年蓦地住步,回头瞧去,只见身后追来的却是一个身穿半长不短黑色葛衫的瘦小老头,脚步蹒跚,边跑边道:“我瞧就是你,但后形又有点不像,你可把我跑累了!”

      劲装青年目光一瞥,冷冷的道:“朋友想是找错了人?”

      说着转身要走!

      黑衣老头豆眼滚动,喀的笑道:“一点也没找错,嘻嘻,找算准你会从这里来,一连等了你几天啦!你瞧,我那边不是放了一个摊子,这倒据地方,连半文也挣不到。”

      劲装青年不耐地转头瞧去,果见小镇口上,一棵树身上挂着一方三尺来长的白布,布上画着一个八卦,地上散放着卦简金钱之类,原来他是卖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56-955.html - 2018-05-14
  • 第五十一章 龙坳门深夜色昏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奇道:“晚辈那日听木宇真的口气,好像西妖门下,也有人落在南天七宿之手,他们之间也该是敌非友。”  一苇子点头道:“不错,贫道曾听小施主说过,而且此人当是姓辛的香主无疑,再证以虞施主遇上的辛香主而言,烂柯樵子和冷面秀士,也许就是追踪... - 2018-05-10
  • 第八十一回 燕青月夜遇道君 戴宗定计出乐和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梁山泊好汉,水战三败高俅,尽被擒捉上山。宋公明不肯杀害,尽数放还。高太尉许多人马回京,就带萧让,乐和前往京师,听候招安一事,却留下参谋闻焕章在梁山泊里。那高俅在梁山泊时,亲口说道:“我回到... - 2017-12-31
  • 第四十一章 尊前偏爱打油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摇头,笑道:“也许这位姑娘找错了人,你替我沏壶茶来,我懒得出去了,你把晚餐送到房里来就是。”  店伙连声应是,哈腰退出,一会工夫,送来茶水,接着又端来饭菜。  赵南珩因自己这柄倚天剑,比普通宝剑长出寻尺,极易引人注意,于是又叫店... - 2018-05-09
  • 第三十一章 夜叩禅关无可语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急忙问道:“他……他已经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  店伙道:“那可早呢,天色刚亮不久,老客官就付了店账,一个人出门去了。”  赵南珩道:“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  店伙想了想,才道:“老客官说,他昨晚已经和你说好了的,他... - 2018-05-07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第八十一回 韩道国拐财远遁 汤来保欺主背恩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燕入非傍舍,鸥归只故池。  断桥无复板,卧柳自生枝。  遂有山阳作,多惭鲍叔知。  素交零落尽,白首泪双垂。  话说韩道国与来保,自从拿着西门庆四千两银子,江南买货物,到于扬州,抓寻苗青家内宿歇。苗青见了西门庆手札,想他活命之... - 2018-10-22
  • 第八十一回 乔引娣遭难坐囚车 贾道长作法惊四座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这是一个漆黑的、凄风苦雨飘零的深秋之夜。  几辆络车,排成一行,在长城脚下那黄土驿道上艰难地行进。几十名护卫军士的油衣,早就被雨水淋透了。他们脚下的牛皮靴子,踩在泥泞的道路上,发出一阵咯咯吱吱的、古怪的响声。看得出来,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 - 2018-12-19
  • 第九十一章 桃林深处拜奇丐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依言把那包药丸,灌入吊眼塌鼻青年口中。  贺老二也早已支持不住,和身倒在地上睡去。贺老大虽也感到极度困累,但眼看三人都昏睡过去,只好调息运功,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道:“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这里... - 2018-05-14
  • 第二十一章 一剑赢来一步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她精神陡然一振,立即屏息凝神,伏着不敢稍动,因为像对方这等功力造诣的人,十丈以内,坠针落叶,无不清晰可闻,自己倘若稍露形迹,使对方警觉林中有人,突袭无功,赵兄弟伤势,就无人能治了。  路上那条人影在逐渐放大,走得并不甚快,但已可以辨认那... - 2018-05-06
  • 第八十一篇 解精微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在明堂,雷公请曰:臣授业传之,行教以经论,从容形法,阴阳刺灸,汤液所滋,行治有贤不肖,未必能十全。若先言悲哀喜怒,燥湿寒暑,阴阳妇女, 请问其所以然者。卑贱富贵,人之形体所从,群下通使,临事以适道术,谨闻命矣。请问有(... - 2017-12-31
  • 老子·道德经 第八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信言①不美,美言不信。善者②不辩③,辩者不善。知者不博④,博者不知。圣人不积⑤,既以为人己愈有⑥,既以与人己愈多⑦。天之道,利而不害⑧。圣人之道⑨,为而不争。[译文]真实可信的话不漂亮,漂亮的话不真实。善良的人不巧说,巧说的人不善良... - 2018-01-01
  • 第八十一回 临危不乱 从容闯关_江湖奇英
  •   宋岳芥子神功立刻从周身渗出,左掌一阵狂扫,星眸中暴射出一股令人悚栗的煞气,一声冷酷大喝:“高僧亦看看在下这一招!”  一团剑花,闪烁而起,接着剑气一沉,那喇嘛僧口中响起一声惨嚎,身形跄踉而退,长剑硬生生从他肩上直划到腰部,三尺长的一条血... - 2017-11-13
  • 第十一章 老身携尔东行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想:“你要问我什么,自然不会瞒你,又何必动蛮?”当下答道:“不可正是从佟家庄来的,老前辈想必为了孙老爷子被害之事,闻讯赶来的?”  孙大娘狞厉的道:“你是佟家庄的人?”  赵南珩方才吃过苦头,瞧她要作势抓来,赶忙道:“小可只是在... - 2018-05-05
  • 第八十一章 向雅各的神发声欢乐_圣经
  • 81:1你们当向神、我们的力量大声欢呼,向雅各的神发声欢乐。81:2唱起诗歌,打手鼓,弹美琴与瑟。81:3当在月朔并月望、我们过节的日期吹角,81:4因这是为以色列定的律例,是雅各神的典章。81:5他去攻击埃及地的时候,在约瑟中间立此为证。... - 2017-08-23
  • 第十一章 风云诡异_须弥怪客
  •   庄子云:“安危相易,祸福相生。”  柳家本来过得平平安安,柳媚又学成归来,本是一家团圆以享天伦之乐的好时候。不料因她长得太美,引起鲍张两家恶少的垂涎,更不料这一帮一会又为人所屠,硬把两桩血案栽到柳家头上,全家只好养家避祸,寄人篱下,偏偏... - 2017-12-16
  • 第二十一章 群雄脱灾_须弥怪客
  •   萧笛带着大家在黄昏时到达了残肢二怪住的小屋。  这里并没有人守卫。  大概他们并不知道残肢二怪已死。  也许知道了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略微打扫一番,大家有了个避风处,买来的干粮也有了存放地。  萧笛请人家在此等着,他下去一探。  柳...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谷飞云想起昨天看到的苗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店伙退去之后,谷飞云想起昨天自己在对面茶楼上看到的苗条人影,朝客店中走入,自己当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原来就是全依云。  哦,还有,昨天傍晚,自己在白山关附近,明明已经拿住项中英,他忽然“啊”了一声,右眼流血,同时自己右腕“曲池穴”上也被一... - 2017-12-16
  • 第二十一章 青峰镇和石花街住的都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_东风传奇
  •   青峰镇和石花街,是武当山下的两大重镇,住的都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  石花街陈家,是武当派太极门,以“太极拳”为主。  青峰镇在武当山南首,有归、秦二姓,归家村在镇南,秦家堡在镇西,都有一两百户人家.也都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  秦家堡前面... - 2017-12-17
  • 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 - 2017-11-11
  • 第四十一章 意外收获_北山惊龙
  •   那黑衣人忽见毕玉麟果然施展奇招,不由精神大振,那知一瞧之下,顿时呆了!  只觉对方这一招以指代剑的剑法,竟是生平未见之学,一片指影,宛如无数锋利剑刃,结成一团剑花,垂直罩下!  自己抬头之际,森森剑气,业已接近头顶。这般暗劲,来的大非寻... - 2017-12-14
  • 第五十一章 陆碧梧给师父一掌解开被闭的穴道_东风传奇
  •   陆碧梧给师父一掌解开被闭的“脑户穴”,张目四顾,心头一阵战栗,忽然双足一顿,跪着的人朝前窜了出去;但她不知道金母方才一掌已经震散了全身真气,这一下朝前窜出,只不过窜出五尺光景,突然间,头猛向地面撞去,同时只听“卟”的一声,立即脑袋并裂脑... - 2017-12-20
  • 第十一章 奇信怪柬_彩虹剑
  •   盛振华辞去之际,三人也就各自回房休息。  范子云掩上房门,从贴身取出紫玉托自己捎来的信,那是一个空白的信封,封得极密。  范子云取出信封之后,不禁想起了紫玉,看着信封,怔怔出了神,才轻轻撕开封口,信封里面,果然另有一个折得较小的信封。 ... - 2017-12-21
  • 第二十一章 将计就计_彩虹剑
  •   叶玲听他夸奖自己,不觉得意一笑,低低的道:“你错啦,易容,是要把药物涂在脸上的,我这种手法,不叫易容。”  范子云道:“那叫什么?”  叶玲道:“这叫易面,把易容术涂在面具之上。”  范子云试探着问道:“这是你师傅传给你的?”  叶玲俏... - 2017-12-22
  • 第二十一章 五台封山_翠莲曲
  •   樊太婆龙头拐一顿,缓缓走出,朝锺二先生笑道:“两位师傅和咱们怀玉山庄有一段梁子未清,前辈容老身打头阵如何?”  独孤握也从身上取下生死笔,迈步道:“老大嫂要以一敌二,未免不公,不如让出一个来,也叫老朽见识见识枯骨寺的绝艺。”  说话声中... - 2017-12-20
  • 第十一章 得之仙曲_翠莲曲
  •   莲儿随着他双手搬动,慢慢转过身子,低垂着羞红的粉颈,一个身子,仿佛还在轻微颤抖。她方才一时又羞又怕,才挣脱身子,这时瞧着他一脸惶急,心中又有点不忍。  试想自小青梅竹马,耳鬃颗磨的伴侣,分别了七年,如今大家都长大了,那个少女不怀春?  ... - 2017-12-20
  • 第四十一章 谷飞云刚盥洗完毕_东风传奇
  •   翌日早晨,谷飞云刚盥洗完毕。  青衣使女就在门口叫道:  “启禀庄主,陈总管来了。”  谷飞云颔首道:  “知道了。”  缓步跨出书房,只见陈康和已经站在那里,看到谷飞云,连忙趋上几步,陪笑道:  “庄主早。”  谷飞云冷冷地道:  “... - 2017-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