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到终南山去。”

      赵南珩躬身道:“在下自当谨记。”

      天地一卜道:“好了,你们快走吧!”

      他挥挥衣袖,转身就跑。

      一瓢子知道乾坤一丐游一乾是武林前辈怪杰,有其师,自然必有其徒,他的掉头而去,也就不以为怪,一面忍不住问起赵南珩经过。

      赵南珩择要把此行始末,说了一遍。

      一瓢子听说掌门人已有了下落,自然大喜过望,只是衡山范围辽阔,南起迥雁,北迄岳麓,方广不下数百里,赵南珩从紫衣人丁允方信中,得来的消息,又语焉不详。

      只说四位掌教,“被人诱迫,当在衡岳之间”,也只是推测之词,自己两人又到哪里去找?

      他沉吟了一下,才道:“据小施主所说,朱雀旗帮总舵,就在君山一事看来,四位掌教,极可能也是他们劫持去的,目前时机紧迫,就是通知观音渡,等大家赶来,只怕也来不及了。如今之计,由贫道发出紧急讯号,知会大师兄等人,贫道立即赶赴衡阳,由迥雁向北,小施主则由长沙岳麓入山,由北朝南。此行主要只是踩探虚实,即使有所发现,也千万不可打草惊蛇,十日之后,咱们可在衡山龙凤潭相见,到时大师兄他们,也可得讯赶来了。”

      赵南珩点点头道:“道长说得极是,咱们就这么办。”

      两人计议定当,一瓢子便和赵南珩作别,独自如飞而去。

      赵南珩因自己这身装束,还是朱雀旗帮的打扮,路上容易被人认出。

      一瓢子走后,他也洒开脚步,只是朝南疾走,等天色大亮,已赶到通城,找了一家小客栈打尖。一面在街上买了一套青布短衫,关起房门,洗去脸上黑色易容药,又涂上紫色药丸。

      揽镜一照,自己已变成一个紫膛脸的青年汉子,看看已无破绽,上床做了一会吐纳功夫。他目前内功深厚,一晚疲劳,何消片刻,便已尽复。

      他要充分控制时间,在这十天之间,查探出四位掌门人下落,哪肯耽搁,会账出门,继续上路。

      第二天中午,就赶到岳麓。

      这岳麓为衡山北麓,衡山号称南岳,岳麓之名,即由此而来。

      赵南珩裹粮入山,由岳麓开始,遍历妙高、琵琶、玉畿、天井、紫荆等峰。一连五天,晃眼过去,不知踩探了多少峰峦幽谷,始终找不到半点迹象。

      这天傍晚,他赶到祝融峰下,眼看夕阳流霞逐渐黯淡,一片茫茫夜色笼罩着庞然巨峰。

      计算时日,和一瓢子相约已只剩下三天时光,心中不禁暗暗焦灼。衡山共有七十二峰,自己所经,不过十分之一,不知四位掌门人被人诱迫,囚禁在什么地方?像这般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闯,当真有如大海捞针,但除了逐一寻去,又别无他法。

      他仰头望望高耸入云的巍峨巨峰,心中暗自盘算,看来今晚又得花去一个晚上,才能把这座山峰找遍。

      当下取出干粮吃了个饱,又喝了几口山泉,在林中闭目养神,休息了一会,振作精神,朝峰上走去。

      祝融峰为南岳主峰,由山脚登山,到处都有古刹庙宇,此时入晚不久,寺院中正在做着晚课,梵音钟钱,隐隐可闻。

      赵南珩知道四位掌门人遭人劫持,决不会藏匿在规模宏大的庙宇之中,是以只拣那些人迹罕至的深涧绝壑,羊径僻谷找去。

      越过半山亭,眼前古松万千,天风如涛,地势逐渐冷僻。

      走了盏茶光景,但见高山环抱,河水纵横,顺流东行,又走了六七里路,四周古木浓黛,阴森生寒。

      隆隆水声,奔腾如雷!

      抬眼望去,一道银白匹练从绝崖直泻而下,但奇怪的是瀑布泻落潭中,竟然化成一片黑水,看了一会,使人顿生恐怖之心!(按南岳黑龙潭,望之一片黑水,因为潭底是黑沙,水色油黑,看久了确会使人生出很多恐怖)

      正当此时,猛然听到巨雷般的水声中,隐隐传来一声长笑。

      赵南珩内功已臻上乘,耳朵敏锐,这声突如其来的笑声,相隔似乎不远,虽有瀑声夹杂,但听来还是相当清晰。心中不禁一动,暗想:在如雷瀑声中,还能清晰听到的笑声,决非寻常人所发!

      心念才转,人已立即沿着潭边,向笑声传来的方向搜寻过去。

      月黑林深,穷山幽谷之间,隐隐露出一角围墙。

      赵南珩艺高胆大,伸手摸了摸身边倚天剑,蹑足潜踪,悄悄走近。凝足自力瞧去,只见山门紧闭,横匾上金字剥落,依稀犹可辨认,那是“龙王庙”三个大字。

      他略为住足,发现这座龙王庙只有两进院落,占地不大,此刻一片漆黑,沉寂如死,丝毫不见灯火。心头更觉起疑,方才的笑声,分明是从这庙中传出来的,自己哪会听错?

      这就全神贯注的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缓缓绕近庙侧,依然一无动静,脚尖点动轻轻跃上墙头!

      赵南珩这几个月来,接连遇上了不少事故,也增加了不少江湖经验,心知这座龙王庙决非善地。

      越是这般黑黝黝的不见灯光,越发小心,跃上墙头,立即伏下身形,两道炯炯眼光,迅速向墙内扫去!

      这一打量,果然发现有异。

      原来这龙王庙只有前面一座大殿,后进一个小小天井,和一排三间平房,敢情是庙祝居住之处。

      此刻中间那间,隐隐有光亮透出,但门窗紧闭,里面邀着一层黑布,是以从庙外看来,丝毫不见灯光。

      石阶前面,还站着两名劲装女子,手捧长剑,悄然凝立!

      赵南市暗暗叫了声“好险”,差非自己跃登之处,正当墙角暗瞰,稍为大意,就会被她们发现!

      看情形,她们好像是看守什么?

      难道四位掌门人就在……

      他心头一阵狂跳,但因自己隐身所在,还在前殿后面,隔着一个天井,阶前有人看守,就不能直接飞掠过去,赶忙悄悄退下,跃落地面,藉着树林掩护,往后走了三丈来远,算准后进平房距离。

      猛地一提夏气,身形平拔而起,快若离弦劲矢,在半空中陡一拧身,越过围墙,轻轻落到左侧屋脊之上!

      他这一动作,当真轻如落叶,点尘不惊,脚尖才一落到屋瓦之上,身子随着一伏,胸腹紧贴屋面,运集自力,游目四望!

      果然,站在阶前的两名女子,丝毫没有警觉!

      不!房屋后檐下,同样站着两名一身劲装,手仗长剑的女子,差率她们背面而立,面向后园,是以也没有发觉自己!

      赵南珩眼看属下前后两面,俱都有人把守,更是不敢大意,紧屏呼吸,提着一口其气,四肢齐动,贴着屋脊,匍匐蛇行,缓缓朝中间房上移去。

      这是月黑风高之夜,庙宇四周,山影迷离,松涛如啸,不时有细碎的枝叶飘落之声,可说是给赵南珩莫大的帮助。

      他悄悄移近中间屋顶,恰好屋上开有一个小小天窗,心中一喜,身子平卧不动,侧脸朝下瞧去!

      这是一间宽敞的空屋,屋中没有一件杂物,也没有点灯。

      中间地上,却开凿了一个八角形桌面大的小池,莹莹光亮,却是从水底映出来的。

      八角小池前面,蹲着一个紫饱老人,他身边地上,放着一柄剑鞘式样奇古,剑柄镶着七颗银星的长剑,和一只镂花木盒,及一大把二寸来长的小剑。

      此刻双手浸在池中,不知在忙些什么?

      老人身后,侍立一个腰悬长剑的青衫书生,只是站在一旁,并没动手。

      赵南珩发现屋中有人,就不敢伸出头去,只是由天窗下侧,斜斜偷窥,看到的仅是两人背影,瞧不清他们面貌。

      心中深感奇怪,这紧袍老人要在如此隐僻之处的深夜之中,前后派人把守,四周遮上黑布,到底在做些什么?

      他此行虽是为了踩探四位掌门人的下落而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689-955.html - 2018-05-11
  • 第六十六章 山鼠解围_引剑珠
  •   柳凌波定了定神,道:“束家妹子,你快找找机关。”  束小蕙粉脸失色,道:“他们会在这里按上五虎闸!”  柳凌波问道:“五虎闸没有开启的机关?”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重逾万斤,能放不能收,要收上去,也不能像别的机关消息,只要一按枢纽就... - 2017-12-30
  • 第六十六章 冰炭不容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钻天飞鼠并不怠慢,嗖的跃落,手中丝囊,向昏迷阵中的六绍三娇、崔氏姐妹、上官燕、琴剑两小鼻前,挨次闻去!  只听一阵喷嚏,昏迷的人,立时醒转,惊“啊”声中,大家纷纷跃起,像穿花蝴蝶似的,齐往梅三公子身前围来!  上官燕一眼瞧到钻天飞鼠,立... - 2018-01-14
  • 第六十六章 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_圣经
  • 66:1耶和华如此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66:2耶和华说:“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虚心”原文作“贫穷”)。66:3假冒... - 2017-09-07
  • 第六十六章 全地都当向神欢呼_圣经
  • 66:1全地都当向神欢呼!66:2歌颂他名的荣耀,用赞美的言语将他的荣耀发明。66:3当对神说:“你的作为何等可畏!因你的大能,仇敌要投降你。66:4全地要敬拜你,歌颂你,要歌颂你的名。”〔细拉〕66:5你们来看神所行的,他向世人所作之事是... - 2017-08-22
  • 第六十六章 山鼠解围_引剑珠
  •   柳凌波定了定神,道:“束家妹子,你快找找机关。”  束小蕙粉脸失色,道:“他们会在这里按上五虎闸!”  柳凌波问道:“五虎闸没有开启的机关?”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重逾万斤,能放不能收,要收上去,也不能像别的机关消息,只要一按枢纽就...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①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②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③,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译文]江海所以能够成为百川河流所汇往的地方... - 2017-12-31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负手立在拐子巷外的十字路口,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  这次他来扬州,原本是为追踪千门公子襄而来。巴蜀巨富叶家的突然败亡,早已传遍天下,千门公子襄的恶名也在江湖上渐渐传开。当柳公权了解到叶家败亡的经过时,自傲身份的猎犬终于闻到了感兴趣的... - 2018-06-09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
  • 第六章 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三章考验  镇江离金陵不远,有明珠留下的地址,云襄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和舒亚国。见到二人后,云襄开门见山地对舒亚道:“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你想请二位帮我一回。”  “什么买卖?”舒亚男语音中满是戒备,“为什么偏偏要咱们帮你?”  云襄笑... - 2018-06-08
  • 第六十六篇 天元纪大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章要点】一、主要论述了五运六气学说的一些基本法则,并指出了五运六气与四时气候变化、万物生长衰老死灭的关系。二、说明和解释了太过、不及、平气,以及天符、岁会、三合等运气学说中的一些概念。【原文】黄帝问曰:天有五行,御①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 - 2017-12-31
  • 第六章 神迹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师父,请用茶。”巴哲双手捧着新沏的普洱茶,恭恭敬敬递到孙妙玉面前。经过五年多的相处,他对这个师父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现在他就像任何一个恭敬孝顺的弟子,时时对师父小心伺候,刻意巴结。  孙妙玉接过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微微颔首道:“嗯,不... - 2018-06-05
  • 第六章 交换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朦朦胧胧不知过得多久,云襄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门外立刻传来武忠的小声禀报:“公子,你的办法起作用了!有百姓向咱们提供劫匪的下落!”  云襄立刻从迷糊混沌中彻底清醒,开门便问:“人在哪里?”  “公子先别着急,待... - 2018-06-04
  • 第六十六回 大漠战云 金殿探仇_江湖奇英
  •   宋岳一惊之下,打开房门,劈面就见“飞羽仙子”推门而人,差些撞个满怀。  宋岳微退一步,急急问道:“商姑娘不见了?”  “嗯,我起床见她床上已空空,以为出房洗漱,岂知找了一遍,始终没有,问尉迟宣也说没有看到。”  宋岳心中惊疑,喃喃道:“... - 2017-11-06
  • 第六章 领军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刀光如电,从带露珠的花瓣上一掠而过。花瓣微微一颤,如被和风轻轻拂过。一只停在花瓣上的绿头苍蝇受到惊吓,嗡一声飞起,却在半空中一裂两瓣,直直的落入草丛中。  江浙两省总兵俞重山缓缓用素巾擦去缅刀上的污秽,这才平心定气,还刀入鞘。每日这个时... - 2018-06-06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六十六回 诸神遭毒手 弥勒缚妖魔_西游记_小说
  •       话表孙大圣无计可施,纵一朵祥云,驾筋斗,径转南赡部洲去拜武当山,参请荡魔天尊,解释三藏、八戒、沙僧、天兵等众之灾。他在半空里无停止,不一日,早望见祖师仙境,轻轻按落云头,定睛观看,好去处:... - 2018-02-27
  • 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章 江南盟主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且慢!”  这喝声出之于万少骏之口,方才他长剑已经离鞘,就被楚玉祥接了过去,一直未曾还鞘,眼看楚玉祥两掌震退秃狼东门奇,母豹更是连他一招都没接得下,就连连后退,细看楚玉祥出手三招,也并无什么奇奥之处,心头自然不服。  西门大娘要走的人... - 2018-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