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_余光中诗集

  • 大江东去,浪涛腾跃成千古 
    太阳升火,月亮沉珠 
    哪一波是捉月人? 
    哪一浪是溺水的大夫 
    赤壁下,人吊髯苏犹似髯苏在吊古 
    听,鱼龙东去,扰扰多少水族 
    当我年老,千尺白发飘 
    该让我曳着离骚 
    袅袅的离骚曳我归去
    汨罗,采石矶之间让我游泳 
    让不朽的大江为我涤罪 
    冰肌的江水祝我永生 
    恰似母亲的手指,孩时 
    呵痒轻轻,那样的触觉 
    大江东去,千唇千靥是母亲 
    舔,我轻轻,吻,我轻轻 
    亲亲,我赤裸之身 
    仰泳的姿态是吮吸的姿态 
    源源不绝五千载的灌溉 
    永不断奶的圣液这乳房 
    每一滴,都甘美也都悲辛 
    每一滴都从昆仑山顶 
    风里霜里和雾里 
    荒荒旷旷神话里流来 
    大江东去,龙势矫矫向太阳 
    龙尾黄昏,龙首探入晨光 
    龙鳞翻动历史,一鳞鳞 
    一页页,滚不尽的水声 
    胜者败败者胜高低同样是浪潮 
    浮亦永恒沉亦永恒 
    顺是永恒逆是永恒 
    俯泳仰泳都必须追随 
    大江东去,枕下终夜是江声 
    侧左,滔滔在左耳 
    侧右,滔滔在右颊 
    测测转转 
    挥刀不断 
    失眠的人头枕三峡 
    一夜轰轰听大江东去

    1972.11.13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835&f_id=901 - 2017-12-18
  • 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_古诗文_故事大全
  • 念奴娇·赤壁怀古  (北宋)苏轼    《念奴娇·赤壁怀古》词配画《念奴娇·赤壁怀古》是宋代苏轼所做,是豪放派宋词的代表作,词的主旋律感情激荡,气势雄壮。全词借古抒怀,将写景、咏史... - 2018-02-08
  • 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_古诗文
  • 念奴娇·赤壁怀古  (北宋)苏轼    《念奴娇·赤壁怀古》词配画《念奴娇·赤壁怀古》是宋代苏轼所做,是豪放派宋词的代表作,词的主旋律感情激荡,气势雄壮。全词借古抒怀,将写景、咏史... - 2013-09-04
  • 大江东去的典故出处_成语大江东去是什么意思、近、反义词 - 怎缺网
  • ①作宾语。曹靖华《智慧花开灿如锦》:“鲁迅先生一生所慨叹,所掊击的那该咒的社会制度和年代,早被我们伟大的党所领导的中国人民的巨掌击退,如大江东去,永不复返了。”②作主语。宋·汪元量《湖州歌九八首》:“北望燕云不尽头,大江东去水悠悠。”... - 2013-11-01
  • 乡愁_余光中诗集
  •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1972.7.21... - 2017-12-18
  • 莲的联想_余光中诗集
  • 已经进入中年,还如此迷信,迷信着美,对此莲池,我欲下跪。想起爱情已死了很久,想起爱情,最初的烦恼,最后的玩具。想起西方,水仙也渴毙了,拜伦的坟上,为一只死蝉,鸦在争吵。战争不因海明威不在而停止,仍有人喜欢,在这种火光中来写日记。虚无成为流行... - 2017-12-18
  • 海棠纹身_余光中诗集
  • 一向忘了左胸口有一小块伤痕,为什么会在那里,是刀挑的,还是剑。削的,还是谁温柔的唇,不温柔的阻咒所吻?直到晚年,心脏发痛的那天。从镜中的裸体他发现,那块疤,那块疤已长大。谁当胸一掌的手印,一只血蟹,一张海棠纹身。那扭曲变貌的图形他惊视,那海... - 2017-12-18
  • 春天,遂想起_余光中诗集
  • 春天,遂想起,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蜒于其中。(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江南小杜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那场战争是够美的)  逃了西施,  失踪了范蠡... - 2017-12-17
  • 等你,在雨中_余光中诗集
  •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永恒,刹那,刹那,永恒,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在刹那,在永恒。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 - 2017-12-18
  • 民歌_余光中诗集
  • 传说北方有一首民歌,只有黄河的肺活量能歌唱,从青海到黄海。 风,也听见, 沙,也听见。如果黄河冻成了冰河,还有长江最最母性的鼻音,从高原到平原, 鱼,也听见, 龙,也听见。如果长江冻成了冰河,还有我,还有我的红海在呼啸,从早潮到晚潮, 醒,... - 2017-12-17
  • 灰鸽子_余光中诗集
  • 废炮怔怔地望着远方,灰鸽子在草地上散步,含含糊糊的一种,诉苦,嘀咕嘀咕嘀咕。一整个下午的念珠,数来数去未数清。海的那边一定,有一个人在念我,有一片唇在惦我,有一张嘴在呵我,呵痒下午的耳朵,下午敏感的耳朵。仰起,在玉蜀黍田里,盛好几英里的寂寞... - 2017-12-18
  • 白玉苦瓜_余光中诗集
  • ——故宫博物院所藏 似醒似睡,缓缓的柔光里 似悠悠醒自歉年的大寐 一只瓜从从容容在成熟 一只苦瓜,不再是色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莹 看茎须缭绕,叶掌抚抱 哪一年的丰收想... - 2017-12-18
  • 下次的约会_余光中诗集
  •     ——临别殷勤重寄词        词中有誓两心知当我死时,你的名字,如最后一瓣花自我的唇上飘落。你的手指是一串串... - 2017-12-18
  • 圆通寺_余光中诗集
  • 大哉此镜,看我立其湄,竟无水仙之倒影,想花已不黏身,光已畅行。比丘尼,如果青钟铜扣起,听一些年代滑落苍苔,自盘得的圆颅。塔顶是印度的云,塔顶是母亲,启古灰匣,可窥我的脐带,联系的一切,曾经。母亲在此,母亲不在此,释迦在此,释迦不在此,释迦恒... - 2017-12-17
  • 在冷战的年代_余光中诗集
  • 在冷战的年代,走下新生南路,他想起那热战,那热烘烘的抗战。想起芦沟桥,怒吼,桥上所有的狮子,向武士刀,对岸的樱花武士,“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想起一个民族,怎样在同一个旋律里咀嚼流亡,从山海关到韶关。他的家在长城,不,长江以... - 2017-12-18
  • 当我死时_余光中诗集
  •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 - 2017-12-18
  • 五陵少年_余光中诗集
  • 台风季,巴士峡的水族很拥挤。我的水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黄河太冷,需要掺大量的酒精。浮动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谱,喂! 再来杯高粱!我的怒中有燧人氏,泪中有大禹,我的耳中有涿鹿的鼓声。传说祖父射落了九只太阳,有一位叔叔的名字能吓退单于,... - 2017-12-17
  • 招魂的短笛_余光中诗集
  • 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诞生台风的热带海,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太阳火车的单行道七月的赤道灸行人的脚心。魂兮归来,母亲啊,北方不可以久留,驯鹿的白色王国,七月里没有安息夜,只有白昼。魂兮归来,母... - 2017-12-17
  • 钟乳石_余光中诗集
  • 又是葡萄架顶悬着累累的夏,往事,竟成串了——被摘于异乡人微颤的手指,仍是那怯紫色的酸涩,仍是那不可企及的浑圆,那不可仰攀的成熟,与完整,与甜。今年的五月,一切依然如旧,光辉依然存在,但火的灵魂已死。也许我们已不再年轻,也许我们已不再流行,用... - 2017-12-17
  • 西螺大桥_余光中诗集
  • 矗然,钢的灵魂醒着 严肃的静铿锵着 西螺平原的海风猛撼着这座 力的图案,美的网,猛撼着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经, 猛撼着,而且绝望地啸着 而铁钉的齿紧紧咬着,铁臂的手紧紧握着&n... - 2017-12-17
  • 扬子江船夫曲_余光中诗集
  • 我在扬子江的岸边歌唱,歌声响遍了岸的两旁。我抬起头来看一看东方,初升的太阳是何等的雄壮! 嗨哟,嗨哟,初生的太阳是何等的雄壮!顺风时扯一张白帆,把风儿装得满满;上水来拉一根铁链,把船儿背上青天! 嗨哟,嗨哟,把船儿背上青天!微笑的水面象一床... - 2017-12-17
  • 诗人简介_余光中诗集
  •   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2017年12月14日),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翻译家,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  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The&nb... - 2017-12-17
  • 天问_余光中诗集
  • 水上的霞光呵一条接一条,何以都没入了暮色了呢?地上的灯光呵一盏接一盏,何以都没入了夜色了呢?天上的星光呵一颗接一颗,何以都没入了曙色了呢?我们的生命呵一天接一天,何以都归于永恒了呢?而当我走时呵把我接走的,究竟是怎样的天色呢?是暮色吗昏昏?... - 2017-12-17
  • 火浴_余光中诗集
  • 一种不灭的向往。向不同的元素。向不同的空间。至热,或者至冷。不知该上升,或是该下降。该上升如凤凰,在火难中上升。或是浮於流动的透明,一氅天鹅。一片纯白的形象,映着自我。长颈与丰躯,全由弧线构成。有一种欲望,要洗濯,也需要焚烧,净化的过程,两... - 2017-12-17
  • 夜色如网_余光中诗集
  • 你知道夜色迷离是怎样来袭的吗?从海上?一盏渔火接一盏渔火?从陆上?一柱路灯接一柱路灯?从风上?一只归鸟接一只归鸟?恢恢的天网疏而不漏撒网的手向无中生有你知道是怎样放怎样收的吗?看坡下斜斜的一行马尾松须发蓬茸,背光的姿态愈来愈暧昧,也愈朦胧面... - 2017-12-18
  • 纱帐_余光中诗集
  • 小时候的仲夏夜啊,稚气的梦全用白纱来裁缝,圆顶的罗帐轻轻地斜下来。星云的纤洞细孔,仰望着已经有点催眠,而捕梦之网总是密得。飞不进一只嗜血的刺客,——黑衫短剑的夜行者。只好在外面嘤嘤地怨吟,却竦得放进月光和树影,几声怯怯的虫鸣里。一缕禅味的蚊... - 2017-12-17
  • 或者所谓春天_余光中诗集
  • 或者所谓春天也不过就在电话亭的那边,厦门街的那边有一些蠢蠢的记忆的那边。航空信就从那里开始,眼睛就从那里忍受,邮戳邮戳邮戳,各种文字的打击。或者所谓春天,最后也不过就是这样子。一些受伤的记忆,一些欲望和灰尘。或者所谓春天也只是一种清脆的标本... - 2017-12-17
  • 石器时代_余光中诗集
  • 每当我呆呆地立在窗口,对着一只摊开的纤手,拿不出那块宿命的石头。——用神秘的篆体,刻下我的名字,证明我就是我。那宿命的顽石,就觉得好奇怪啊,彷佛还是在石器时代。一件笨拙的四方暗器,每天出门要带在袋里,当面亲手的签字还不够。一定要等到顽石点头... - 2017-12-17
  • 第三季_余光中诗集
  • 第三季,第三季属於箫与竖笛,那比丘尼总爱在葡萄架下,数她的念珠串子,紫色的喃喃,叩我的窗子。太阳哪,太阳是迟起的报童,扔不进什么金色的新闻。我也不能把忧郁,扔一只六足昆虫的遗骸那样,扔出墙去。当风像一个馋嘴的野男孩,掠开长发,要找谁的圆颈。... - 2017-12-17
  • 永远,我等_余光中诗集
  • 如果早晨听见你倾吐,最美的那动词,如果当晚就死去我又何惧?当我爱时必爱得凄楚,若不能爱得华丽你的美无端地将我劈伤,今夏只要伸臂,便有奇迹降落在摊开的手掌,便有你的降落在我的掌心,莲的掌心例如夏末的黄昏,面对满池清芬面对静静自燃的灵魂究竟哪一... - 2017-12-18
  • 向日葵_余光中诗集
  • 木槌在克莉丝蒂的大厅上 going going gone砰然的一响,敲下去三千九百万元的高价买断了,全场紧张的呼吸买断了,全世界惊羡的眼睛买不回,断了,一只耳朵买不回,焦了,一头赤发买不回,松了,一嘴坏牙买不回匆匆的叁十七岁木槌举起,对着热... - 2017-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