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书,不但载有奇奥武学,而且还长于采补之术。

      温如风真实的年龄多少,也没人知道,不过望上去永远是二十几岁模样。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独臂天王刚看清是谁,

      还没答话,闻香教主温如风早已一摇三摆的踱了过去,两拳一抱,朗声说道:“兄弟闻香教主温如风,兄台高姓大名,如何称呼?”

      琴儿瞧着这青年道人,模样儿好不顺眼,语气不屑的从旁答道:“我家公子,就是名闻江湖的梅三公子!”

      温如风含笑道:“呵呵!梅兄大名,兄弟仰慕久矣,今日相逢,足慰渴念,还望不吝赐教为幸!”

      梅三公子先前看到闪出身来的青年道人,脸色油滑,眼神不正,心存鄙视,这时见人家浯气温文有礼,自己也不好过份不理。也就拱了拱手,含笑说道:“温兄何必太谦,既欲赐教,小生恭敬不如尊命,就请亮兵刃罢!”

      闻香教主温如风谄笑了笑,道:“梅兄真是快人,如此,兄弟有僭!”说着右腕一翻,从肩上撤下青钢剑来,一眼瞧到梅三公子依然动也没动,不由讶道:“难道梅兄不屑赐教吗?

      怎的还不亮出宝刀来?”

      梅三公子闻言,傲然一笑,右手翠骨纨扇一举,朗声说道:“小生就用这柄纨扇,向温兄讨教几招便了。”

      闻香教主见对方如此托大,也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但瞬即平复,依旧堆着谄笑道:“那么梅兄请发招罢!”

      梅三公子纨扇轻轻一摆道:“还是温兄请先!”

      闻香教主温如风轻笑了声,长剑一举,“笑指天南”一点寒星,斜斜飞出。

      梅三公子退步侧身,让过一剑,那知闻香教主一剑出手,那还容你还手?第二招“千林落叶”,又紧接着向斜削出,一支长剑,立时幻化成一片剑幕,迎面洒来!

      梅三公子微微一笑,暗想这闻香教主别看他年轻,武功内力,居然也不在独臂天王之下,右手纨扇轻举,便向来剑封出。

      梅三公子以一柄纨扇,轻描淡写,击溃名慑江湖的轿前四煞,这档事,虽没有几天,却早已轰传整个武林。

      闻香教主温如风素来眼界极高,听到梅三公子其人其事,不禁同时起了两种心念,一种是强烈的好胜之心,决定想找个机会,斗他一斗。

      另一种是自己侧身在玄女教和天理教之间,只是一个光棍教主,论武功势力,自己都比不上人家,如果能把梅三公子拉拢,岂非是个好帮手?他存了这两种心理,到处找寻梅三公子,无巧不巧,就在这里碰上了面,而且光瞧人家一下就把独臂天王震飞出去,心中自然又惊又喜。以独臂天王的功力,除了正副教主之外,已是第一把高手,看来梅三公子确非易与!

      温如风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他拉拢梅三公子之心,也就愈加迫切,是以一眼瞧到独臂天王青竹蛇杖一顿,正待出手之时,就连忙闪了出来。一面固然想和梅三公子套套交情,另一面也想再试试梅三公子,是否真有惊人绝艺?

      他这出手两剑,原是剑术的普通招式,目的就在诱敌,一见梅三公子果然举扇封来,立时右腕一挫,把攻出长剑撤回,口中喊了声:“梅兄留意!”

      语声未毕,倏忽之间,一连攻出七剑!这七剑,正是他“七绝剑法”的奇奥之学,只见剑气纵横,寒芒骤发,威势着实惊人!

      梅三公子虽然身怀绝学,但目睹这漫天闪动的剑影,也不由心头一愣,暗想:这是什么剑招,竟这等奇幻!身形退出半步,右手翠骨纨骨,向前一圈,微风飒然,对准剑尖上挥出!

      温如风可着实狡猾,他不待扇风挥到,一招“七绝归一”漫天剑影,倏然合而为一,一点青影,疾若流星,奇速无比的向梅三公子前胸点去!悔三公子不防温如风变招如此迅速,挥出的纨扇,还没收回,对方长剑,业已刺到,连闪避都来不及。其实他也不屑闪避,嘴角上微带笑意,左手缓缓的伸出中食两指,迳向剑尖上夹去!说他出手缓慢,不过是态度上的从容不迫罢了!真正说起来,何异电光火石?

      闻香教主这一招“七绝归一”,实为“七绝剑法”中最厉害的一招,迅速奇奥,普天之下,恐怕也没有人能够破解。

      他使出这一招来,倒并非真的想把梅三公子置之死地,实在只是存心试他一试,同时自己也露出一手,给你瞧瞧而已。

      如果梅三公子真的无法化解,他也会点到即止,因为他的心中还另有计较。

      却说闻香教主温如风剑如电击,刚要点上对方衣襟,却见梅三公子依然含笑而立,不闪不避,不由心中一惊,暗骂了声:“你找死!”连忙右手一缩,向后撤招。

      那知说时迟,那时快,陡觉手上长剑,好像被什么东西夹住,犹如铁铸成一般,休想抽动分毫!心中猛吃一惊,赶紧往前瞧去,原来自己一支长剑的剑尖上,正被梅三公子左手两个指头轻轻夹住!不由脸上骤然一红,功运右臂,猛力向后抽出,可是任你运足劲道,依然一动不动!

      正当此时,忽然手上一松,自己一个身躯,差点向后仰跌出去!同时“当”的一声,金铁堕地,山石上火花四溅!

      闻香教主温如风向后退出两步,往手上一瞧,不出脸色骤变,惊出一身冷汗!原来他一柄百炼精钢的青钢剑,此时竟被梅三公子两个指头,硬生生夹断了三寸来长一截剑尖。心头一动,立时扔了断剑,哈哈大笑道:“梅兄神技,使兄弟开了眼界,输得心服口服,兄弟这且暂时告退,前途当再相见。”

      说毕微一拱手,带上小道童飘然而去!

      梅三公子暗运金刚指,夹断温如风长剑,却见对方不但毫不动怒,而且还有和自己订交之意,不由深悔孟浪,不该使人家如此难堪。

      正在怔怔出神之际,猛听一声厉喝,一阵强猛无比的劲风,突然向自己背心击到。

      “老匹夫,你敢偷袭我家公子?”

      “呛”“呛”两声,琴儿、剑儿早已击出短剑,一左一右,迎着独臂天王反剌过去!

      “嘿嘿!你们要抢先找死,这可怪不得老夫!”

      独臂天王李残冷酷的语气未歇,青竹蛇杖已如狂风般抡打而出。

      琴儿、剑儿两人,论功力,那里会是独臂天王的对手。他们不过仗着特殊快速的身法,和特殊快速的剑法,永远不和你硬拼硬碰!

      三个人,也差不多打了十四五招左右,独臂天王“嘿”的一声冷笑,手中杖法一变,倏忽间杖影滚滚,漫天洒开,把琴儿、剑儿两人一齐卷入一团青影之中。四面啸声如潮,有若怒涛汹涌,凌厉绝伦!琴儿、剑儿被他这一急逐转变,逼得手足忙乱,要想急退,已是不及,但见四处尽是滚滚杖影,那有退路?

      两人追随公子,平日里几曾把人家放在眼内?这时被圈入杖中,如何忍得住气,只听琴儿喝道:“剑儿,我们和这老残废拼啦!”

      语声未毕,突然乘隙而入,一柄短剑猛向独臂天王左胁刺去!

      独臂天王李残把两人圈入青竹蛇仗,正拟痛下杀手,骤见琴儿居然蹈暇急进,也禁不住心头一凛,暗叫了声“好快的身法。”

      赶紧潜运功力,左肩一晃,一只虑飘飘的左手衣袖,快速无比的向上卷起,缠住琴儿剌来的短剑,陡然大喝一声,向外展出!

      “铮!”琴儿只觉这一下劲道奇大,直震得自已右臂,一阵酸麻、短剑脱手飞出。

      独臂天王那只衣袖,却趁着一震之势,又骤然下落,向琴儿劈面拂到,锐利如削!同时右臂一抖,青竹蛇杖夹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向剑儿挑出!

      这两手,又快又狠,眼看两人不死也得负伤!

      蓦听一声清啸,宛若龙吟,梅三公子身如电射,穿入一片杖影之中。右手纨扇,迅捷交到左手,向上一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05-920.html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江南严家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章四虎道:“令……令主说的是,干……干娘说的,小的描的老虎头,比几个小丫头描的好得多了。”  卓少华问道:“你念过书吗?”  “没有。”章四虎脸上一红,说道:“但……小的会……会写自己名字。”  秋月笑道:“真了不起,你将来当了画家,能... - 2018-04-14
  • 第十二章 荣任门主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忽然哦了一声,点头道:“在下记起来了,你……是祝姑娘,对不?”  祝杏仙听得一怔,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她显然已减少了几分敌意!  杨文华潇洒一笑,说道:“在下刚才才记起来,咱们在杭州灵隐寺见过。”  ... - 2018-04-18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十二章 奇峰突起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番话听得场中诸人,脸上动容。‘煞星手’冷白呵呵轻笑,问道:  “武老贼,你这些话,说得实在很好笑你说并非贪婪宝剑补技,与传说中的金罗真人藏宝,那么你是居心何在?”  黄秋尘也是满心狐疑,不知武仪天到底是为着什么?”  武仪天听冷白一阵... - 2018-03-19
  • 第十二章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无不鲜美可口,最后是四式素点,也十分精美,徐少华三人几乎说不出吃的是什么东西,自然也吃得很饱。  用毕素斋,玄衣道姑含笑道:  “三位公子的宾舍,离此不远,三位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待到戌时,娘娘临坛,贫道自会着人... - 2018-03-14
  • 第四十二章 古寺浩劫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进入石牌坊,里面是一条宽阔的石板路,两旁山势并不高,一路往里延伸。闻于天掌心摊着“地符”,边看边走,十分用心的核对着山势,走得并不太快。  这样走了半里光景,前面出现了一座山峰,峰下一片树丛司,黄墙碧瓦,自然是“少林古刹”了。  闻于天... - 2018-04-10
  • 第十二章 紫薇坛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紫脸人道:“你敢骂我?”白少辉道:“有何不敢?”  紫脸人右腕一振,短剑钾的一声,漾起一片剑影,怒声道:“狂徒,你还不解下箫来?  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白少辉一脸激愤之色,双手迅速从腰间解下竹箫,大声道:“动手就动手,谁还怕你... - 2018-03-09
  • 第十二章 劫后重逢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杨继功结清店账,独自上路。  从庐陵到遂州,不过百来里路,因此不用急着赶路,中午时分,在泰和打了个尖,继续上路。  一直捱到傍晚时分,才赶到遂川北门,这时,城门就要关了,赶着进城的人,络绎不绝。  杨继功堪堪入城,就听到城墙边上... - 2018-03-30
  • 第五十二章 天外飞魔影 会斗三凶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声音听来非常耳熟,黄秋尘急闪双目,凝神看去,但见黑影之中,出现一条娇小玲戏的人影。  丛林茂密遮住月光,一时却无法看清那人的面貌。  袁姬伸手拔剑,厉声喝道:  “站住,若要前进一步,莫怪姑娘长剑无情。”  话锋一转,扬声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三十二章 九道梁吹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月落参横露满天,同来人在屋中眠;烦君独上孤峰坐,九阙箫声到客船,”  范殊披披嘴道:“一首屁恃,我看不出有什么名堂来?”  白少辉笑了笑道:“他第一句指的自然是时间了,月落参横,满天繁露,那正是黎明之前,第二句是说你们到了这里,只管安... - 2018-03-11
  • 第四十二章 巍峨的月华峰就在眼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二三十里路,很快就到达了。  巍峨的月华峰,就在眼前,一座六角形瓦覆盖的亭子,就矗立在山麓间,它是白骨门接待宾客的“迎宾亭”!  你别小觑月华峰山麓,这座小小的六角亭子!  自从白灵君选定以析城月华峰作为白骨门的场地之后,近八十年来,没... - 2018-03-18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十章 折花之门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向寒松道:“万帮主,你是咱们的头儿,这婆娘出手毒辣,还是先由兄弟向她领教的好。”  右手一抬,“锵”然剑鸣,一道剑光应手而生,掣出一支长剑,凛然喝道:“向某领教领教你的兵刃,你剑呢?”  齐一飞斜跨一步,冷然道:“向寒松,本少爷奉陪你几... - 2018-04-18
  • 第十六章 龙争虎斗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引着江云生走到大智禅师上首一张椅子请坐。  江云生连连谦退,又朝大家抱拳为礼,才行坐下。  罗起岳道:“江少侠匆匆赶来,必有见教?”  江云生道:“罗大侠好说,大家都在这里,那就很好,在下是给各位送消息来的。”  大智禅师合掌道:“江施...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九章 由我而毁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问道:“后来呢?”  金嬷嬷道:“这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薛姑娘也因那次受了江氏的折辱,全心练武,但思念她女儿,也更殷切,她所以要创立折花门,而且摹仿‘拈花手’,创出了‘折花手法’来,用这手法向各大门派下手,主要就是为了逼那江氏出... - 2018-04-19
  • 第十五章 大张杀伐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就从副门主沈少川起,一一给大家引介了。  沈少川、辛长春、金嬷嬷等人,在他介绍之时,一个个站起身来,“来宾”们也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毕,杨文华回身坐下,管事桂茂又高声说道:“门主致词。”  杨文华含笑朝沈少川抬抬手道:“本... - 2018-04-18
  • 第十四章 污泥青莲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啊!柳公子原来竟是蓑衣老人的高足,难怪有这么一身绝世武学了!”  金嬷嬷惊喜地道:“只不知柳公子是何方人士?”  江云生道:“在下原是江南人士,昔年随家父宦游岭南。”  金嬷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问道:“这么说柳公子还是名宦之后,令尊... - 2018-04-18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章 罗浮奇人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陆少游目光直注,喝道:“快说,你为什么要假扮蓑衣老人的?”  那人被扣着手腕,骨痛欲折,一张脸胀得色若猪肝,说道:“好汉快请放手,小的会说,会说。”  陆少游五指一松,冷哼道:“你若有半句虚言,我就毙了你。”  “是,是,小的不敢。” ... - 2018-04-16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四十二章 夜深无人,情女梨山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目睹蒙古七骑,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禁妖容骤变,面罩寒霜,冷一笑道:“阁下等人若无事见教,敬请让路。”  蒙古七骑自知失礼,闻言脸容都现出一丝尴尬之色,只有那个虬须客哈哈一声轻笑,道:“袁院主请勿动怒,我兄弟等因乍见院主仪容惊若仙凤...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