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书,不但载有奇奥武学,而且还长于采补之术。

      温如风真实的年龄多少,也没人知道,不过望上去永远是二十几岁模样。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独臂天王刚看清是谁,

      还没答话,闻香教主温如风早已一摇三摆的踱了过去,两拳一抱,朗声说道:“兄弟闻香教主温如风,兄台高姓大名,如何称呼?”

      琴儿瞧着这青年道人,模样儿好不顺眼,语气不屑的从旁答道:“我家公子,就是名闻江湖的梅三公子!”

      温如风含笑道:“呵呵!梅兄大名,兄弟仰慕久矣,今日相逢,足慰渴念,还望不吝赐教为幸!”

      梅三公子先前看到闪出身来的青年道人,脸色油滑,眼神不正,心存鄙视,这时见人家浯气温文有礼,自己也不好过份不理。也就拱了拱手,含笑说道:“温兄何必太谦,既欲赐教,小生恭敬不如尊命,就请亮兵刃罢!”

      闻香教主温如风谄笑了笑,道:“梅兄真是快人,如此,兄弟有僭!”说着右腕一翻,从肩上撤下青钢剑来,一眼瞧到梅三公子依然动也没动,不由讶道:“难道梅兄不屑赐教吗?

      怎的还不亮出宝刀来?”

      梅三公子闻言,傲然一笑,右手翠骨纨扇一举,朗声说道:“小生就用这柄纨扇,向温兄讨教几招便了。”

      闻香教主见对方如此托大,也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但瞬即平复,依旧堆着谄笑道:“那么梅兄请发招罢!”

      梅三公子纨扇轻轻一摆道:“还是温兄请先!”

      闻香教主温如风轻笑了声,长剑一举,“笑指天南”一点寒星,斜斜飞出。

      梅三公子退步侧身,让过一剑,那知闻香教主一剑出手,那还容你还手?第二招“千林落叶”,又紧接着向斜削出,一支长剑,立时幻化成一片剑幕,迎面洒来!

      梅三公子微微一笑,暗想这闻香教主别看他年轻,武功内力,居然也不在独臂天王之下,右手纨扇轻举,便向来剑封出。

      梅三公子以一柄纨扇,轻描淡写,击溃名慑江湖的轿前四煞,这档事,虽没有几天,却早已轰传整个武林。

      闻香教主温如风素来眼界极高,听到梅三公子其人其事,不禁同时起了两种心念,一种是强烈的好胜之心,决定想找个机会,斗他一斗。

      另一种是自己侧身在玄女教和天理教之间,只是一个光棍教主,论武功势力,自己都比不上人家,如果能把梅三公子拉拢,岂非是个好帮手?他存了这两种心理,到处找寻梅三公子,无巧不巧,就在这里碰上了面,而且光瞧人家一下就把独臂天王震飞出去,心中自然又惊又喜。以独臂天王的功力,除了正副教主之外,已是第一把高手,看来梅三公子确非易与!

      温如风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他拉拢梅三公子之心,也就愈加迫切,是以一眼瞧到独臂天王青竹蛇杖一顿,正待出手之时,就连忙闪了出来。一面固然想和梅三公子套套交情,另一面也想再试试梅三公子,是否真有惊人绝艺?

      他这出手两剑,原是剑术的普通招式,目的就在诱敌,一见梅三公子果然举扇封来,立时右腕一挫,把攻出长剑撤回,口中喊了声:“梅兄留意!”

      语声未毕,倏忽之间,一连攻出七剑!这七剑,正是他“七绝剑法”的奇奥之学,只见剑气纵横,寒芒骤发,威势着实惊人!

      梅三公子虽然身怀绝学,但目睹这漫天闪动的剑影,也不由心头一愣,暗想:这是什么剑招,竟这等奇幻!身形退出半步,右手翠骨纨骨,向前一圈,微风飒然,对准剑尖上挥出!

      温如风可着实狡猾,他不待扇风挥到,一招“七绝归一”漫天剑影,倏然合而为一,一点青影,疾若流星,奇速无比的向梅三公子前胸点去!悔三公子不防温如风变招如此迅速,挥出的纨扇,还没收回,对方长剑,业已刺到,连闪避都来不及。其实他也不屑闪避,嘴角上微带笑意,左手缓缓的伸出中食两指,迳向剑尖上夹去!说他出手缓慢,不过是态度上的从容不迫罢了!真正说起来,何异电光火石?

      闻香教主这一招“七绝归一”,实为“七绝剑法”中最厉害的一招,迅速奇奥,普天之下,恐怕也没有人能够破解。

      他使出这一招来,倒并非真的想把梅三公子置之死地,实在只是存心试他一试,同时自己也露出一手,给你瞧瞧而已。

      如果梅三公子真的无法化解,他也会点到即止,因为他的心中还另有计较。

      却说闻香教主温如风剑如电击,刚要点上对方衣襟,却见梅三公子依然含笑而立,不闪不避,不由心中一惊,暗骂了声:“你找死!”连忙右手一缩,向后撤招。

      那知说时迟,那时快,陡觉手上长剑,好像被什么东西夹住,犹如铁铸成一般,休想抽动分毫!心中猛吃一惊,赶紧往前瞧去,原来自己一支长剑的剑尖上,正被梅三公子左手两个指头轻轻夹住!不由脸上骤然一红,功运右臂,猛力向后抽出,可是任你运足劲道,依然一动不动!

      正当此时,忽然手上一松,自己一个身躯,差点向后仰跌出去!同时“当”的一声,金铁堕地,山石上火花四溅!

      闻香教主温如风向后退出两步,往手上一瞧,不出脸色骤变,惊出一身冷汗!原来他一柄百炼精钢的青钢剑,此时竟被梅三公子两个指头,硬生生夹断了三寸来长一截剑尖。心头一动,立时扔了断剑,哈哈大笑道:“梅兄神技,使兄弟开了眼界,输得心服口服,兄弟这且暂时告退,前途当再相见。”

      说毕微一拱手,带上小道童飘然而去!

      梅三公子暗运金刚指,夹断温如风长剑,却见对方不但毫不动怒,而且还有和自己订交之意,不由深悔孟浪,不该使人家如此难堪。

      正在怔怔出神之际,猛听一声厉喝,一阵强猛无比的劲风,突然向自己背心击到。

      “老匹夫,你敢偷袭我家公子?”

      “呛”“呛”两声,琴儿、剑儿早已击出短剑,一左一右,迎着独臂天王反剌过去!

      “嘿嘿!你们要抢先找死,这可怪不得老夫!”

      独臂天王李残冷酷的语气未歇,青竹蛇杖已如狂风般抡打而出。

      琴儿、剑儿两人,论功力,那里会是独臂天王的对手。他们不过仗着特殊快速的身法,和特殊快速的剑法,永远不和你硬拼硬碰!

      三个人,也差不多打了十四五招左右,独臂天王“嘿”的一声冷笑,手中杖法一变,倏忽间杖影滚滚,漫天洒开,把琴儿、剑儿两人一齐卷入一团青影之中。四面啸声如潮,有若怒涛汹涌,凌厉绝伦!琴儿、剑儿被他这一急逐转变,逼得手足忙乱,要想急退,已是不及,但见四处尽是滚滚杖影,那有退路?

      两人追随公子,平日里几曾把人家放在眼内?这时被圈入杖中,如何忍得住气,只听琴儿喝道:“剑儿,我们和这老残废拼啦!”

      语声未毕,突然乘隙而入,一柄短剑猛向独臂天王左胁刺去!

      独臂天王李残把两人圈入青竹蛇仗,正拟痛下杀手,骤见琴儿居然蹈暇急进,也禁不住心头一凛,暗叫了声“好快的身法。”

      赶紧潜运功力,左肩一晃,一只虑飘飘的左手衣袖,快速无比的向上卷起,缠住琴儿剌来的短剑,陡然大喝一声,向外展出!

      “铮!”琴儿只觉这一下劲道奇大,直震得自已右臂,一阵酸麻、短剑脱手飞出。

      独臂天王那只衣袖,却趁着一震之势,又骤然下落,向琴儿劈面拂到,锐利如削!同时右臂一抖,青竹蛇杖夹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向剑儿挑出!

      这两手,又快又狠,眼看两人不死也得负伤!

      蓦听一声清啸,宛若龙吟,梅三公子身如电射,穿入一片杖影之中。右手纨扇,迅捷交到左手,向上一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05-920.html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神剑三杰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凛人心胆的变化立即发生,宏善大师沾染毒液之处,立刻化分浓烟,随即蚀及肌骨筋肉,骨头已现深黑颜色,宏善全身被制,动不能动,却仍然看到肌肉颤抖的奇惨之状,玉面煞神毫无恤怜之态,狞笑数声之后,转身回到铁心地城门户,晃着火折进入石下、门户随之自... - 2018-05-26
  • 第二章 绸缎庄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放开我,放开我!骤然传来的吵闹声,引得陈默转过头去。他看到方才那个秦掌柜,让两三个长虹门弟子拦住了,正在扭打之中。  关胜刀突然道:等等,这不是秦掌柜么?秦掌柜身上衣衫零落,早有几处血迹,有些显然是与这些长虹门弟子撕打间弄出来的。他面孔... - 2018-07-11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章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道路渐由平砥变为崎岖,两三个时辰后就进入了曹原岭余脉之中。青龙涧傍行山道,春日水势颇大,有的地方己经冲动了路基,道面不甚平整,马匹的奔速也不得不慢了许多。不过在山峦的棱线被拂晓晨光勾勒出来时,他终于看到了神秀关头... - 2018-07-15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 - 2018-01-14
  • 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 - 2018-01-14
  • 有时捷径并不是最好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5岁那年,我参加中考。在我们那座城市,一中是同学们追求的目标。  在中考前几个月,学校里传来了一个消息。市委为了奖励对本市建设做出贡献的人,制定了一项优惠政策,凡连续3年被评为市级先进工作者的儿女,在中考时可以加10分。我突然想起父亲... - 2018-07-15
  • 为了尊严吃苦也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第一次留学生们的语言水平测试中,一位监考老师就大声宣布:“中国学生必须和其他国家的学生相邻而坐。”  很多中国学生英语水平差,没听懂她的话,交头接耳地打听。我听懂了,并且知道邻桌的也是位中国学生,但是我没动。教室一片大乱,在监考老师的... - 2018-07-15
  • 我就要做你的偶像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不过,我没有说他,我们的师生关系刚刚建立,硬碰硬,伤了和气不说,这小子也根本不会服我。  刚刚分到初三(3)班当班主任时,老师们就叮嘱我:“这班里有个顶难缠的张柯。人聪明,成绩好,就是很傲慢,总爱跟老师作对。”  没想到我的第一节课,张... - 2018-07-12
  • 矮小的人也有大将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回到家,我的肩头已经破了皮,浑身酸痛。母亲问我:“今天下午还下田吗?”我说:“我去上课。”  都怪妈妈把我生得这么矮  我天生个子矮小,在读书期间,我一直都“坚守”第一排,从未坐过第二排。  对于个子矮小的问题,在读小学的阶段,我几乎不... - 2018-07-12
  • 天上飞来的王子 - 儿童小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很早很早以前,天上的一位王子因为不想整天呆在家里,就想到外面去玩一玩。于是,他张开翅膀飞呀飞,不知飞了多久,落到一户人家的门口里。那户人家的人看到门外有一个小孩子,就把他抱了进来。 从此,这位王子就住在这户人家里。 王子看到这户人家的人... - 2018-07-12
  • 第八章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  弘藏禅师的语气毫无转寰之处,罗彻敏紧抿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来之前王妃是怎么交待的?唐瑁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罗彻敏刚说了一个字,就心虚得没了下文。  在明天到校场阅兵前,你一定得当着昨晚在场人的面,向... - 2018-07-15
  • 第九章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却被阿夺玉给拉住了。  这里面的岔道太多了,他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法弄清楚他是从那一个地方钻出来的。  他随即说起这些地道的来历,原来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力。晖河城这边,一天春秋冬三季都是大风,挖地穴储物藏身... - 2018-07-15
  • 松鼠小弟取糖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六一儿童节到了!森林里的大象族长要给每个小朋友派发糖果了。森林里的小动物们全都来领取糖果,大大的糖果瓶里装着满满一大瓶糖果,什么颜色的糖果都有,又漂亮又美味。  小动物们一个个排好队,小猴将手伸进细细的瓶颈,拿了三颗美味的糖果。  小兔... - 2018-07-14
  • 谁多拿了一份考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又到了期末考试的时间,按照学校的考务安排,我被调整到二年级的一个班监考。  前几天,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给校园披上了一层银装,厚厚的积雪在阳光无力的照耀下,一点点消融,让人觉得臃肿的冬装下,连骨子里都打着寒战。  我拎着试卷袋走进教室,闹... - 2018-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