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给爱情的电话


  •   从我住进病房的那一刻起,对面床上的那对夫妻便一直小声地争吵着,女人想走,男人要留。

      听护士讲,女人患的是胶质细胞瘤,脑瘤的一种,致癌率极高。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争吵中,一个农村家庭的影子渐渐在我面前清晰起来:女人46岁,有两个孩子,女儿去年刚考上大学,儿子念高一;十二亩地、六头猪、一头牛,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医院的走廊里有一部插磁卡的电话,就安在病房门外三四米远的地方,由于手机的普及,已经鲜有人用了。楼下的小卖部卖电话卡,几乎每个傍晚,男人都要到走廊上给家里打电话。

      男人的声音很大,虽然每次他都刻意关上病房的门,可病房里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每天,男人都在事无巨细地问儿子,牛和猪是否都喂饱了,院门插了没有,嘱咐儿子别学得太晚影响了第二天上课,最后,千篇一律地以一句“你妈的病没什么大碍,过几天我们就回去了”作为结尾。

      女人住进来的第四天,医院安排了开颅手术。那天早晨,女人的病床前多了一男一女,看样子是那女人的哥哥和妹妹。女人握着妹妹的手,眼睛却一刻也不离开男人的脸。

      麻醉前,女人突然抓住了男人的胳膊说:“他爸,我要是下不了手术台,用被卧把我埋在房后的林子里就行。咱不办事儿,不花那个冤枉钱,你这回一定要听我的啊!”女人的声音颤抖着,泪,汩汩地淌了下来。

      “嗯,你就甭操那心了。”男人说。

      晶亮的液体一点点地注入了女人的静脉。随着女人的眼皮渐渐垂下,男人脸上的肌肉一条条地僵硬起来。

      护士推走了女人,男人和两个亲戚跟了出去。

      只过了一会儿,男人便被妻哥扯了回来。妻哥把男人按在床上,男人坐下,又站了起来,又坐下,一只手不停地捻着床头的被角。

      “大哥,你说,淑珍这手术应该没事儿吧?”男人定定地瞅着妻哥,脸上的神情看上去像个无助的孩子。

      “医生说了没事就应该没事儿的,放心吧!”妻哥安慰着男人。

      二十分钟后,男人又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被妻哥扯了回来。如此反复了五六次,终于,女人在大家的簇拥下被推了回来。

      女人头上缠着雪白的纱布,脸色有些苍白,眼睛微微地闭着,像是睡着了。

      手忙脚乱地安排好了女人,男人又出去了,回来时,手里拎了一包东西。一向都是三个馒头几片榨菜便打发了一顿饭的男人,这次破天荒地买回了一兜包子。

      男人不停地劝妻哥和妻妹多吃点儿,自己却只吃了两个,便端起了水杯。

      那个傍晚,不知是忘了还是其他原因,男人没给家里打电话。

      晚上,病房里的灯一直亮着。半夜,我起来去厕所,看到男人坐在妻子的床头,像尊雕塑般一动不动地瞅着女人的脸。

      第二天上午,女人醒了,虽不能说话,却微笑着瞅着男人。男人高兴地搓着手,跑到楼下买了许多糖,送到了医生办公室,送到了护士台,还给了我和邻床的山西老太太每人一把。

      女人看上去精神还不错,摘掉氧气罩的第一天,便又开始闹着回家。男人无奈,只得像哄孩子似的不停地给女人讲各种看来的、听来的新鲜事儿,打发时间。

      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每天傍晚,男人又开始站到楼道的磁卡电话旁,喋喋不休地嘱咐起了儿子。还是那么大的嗓门儿,还是那些琐碎的事儿,千篇一律的内容我都能背出来了。

      一天晚上,我从水房出来,男人正站在电话旁边大声唠叨着:“牛一天喂两回就行,冬天又不干活儿,饿着点没事儿,猪你可得给我喂好了啊,养足了膘儿,年根儿能卖个好价钱。你妈恢复得挺好,医生说再巩固几天就能出院了……”

      男人自顾自地说着,一边的我看得目瞪口呆。那一刻,我惊奇地发现,电话机上,根本没插磁卡!

      撂了电话,男人下意识地抬头,看到我脸上错愕的表情。

      我指了指电话,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往电话上面插磁卡了。

      “嘘——”男人的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我别出声。

      “赵大哥,这会儿不担心你家的猪和牛了?”我一脸疑惑地瞅着男人,小声问了一句。

      “牛和猪早托俺妻哥卖掉凑手术费了!”男人低低地回答,随即冲我做了个鬼脸儿,用手指了指病房的门。

      我恍然大悟,原来,男人的电话不是打给家中儿子的,而是“打”给病床上的妻子的!

      那一刻,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为他,为她,为他们的爱情。

      原来,尘世间还有如此让人动容的真情。没有玫瑰的浪漫和海誓山盟的矫情,他们的爱,早已被细细密密的岁月针脚缝合成一件贴身的衣服,体己、暖身,相依为命。那份细腻而隽永的恩情,在朝朝暮暮的相依相伴中,沉淀出了人世间最美的爱情旋律,平凡,质朴。
  • http://www.gushihui.com/show/24560/ - 2016-01-28
  • 温总理打给母亲的电话
  •   他的亲人,有13亿之众。他的亲人,是一个国家的人民。这个人,就是温家宝。    今年在线交流时他说,因为我去年在剑桥访问期间,发生了一段不愉快的事情,我的母亲就是在那天看电视而出现脑溢血的。一个九旬的母亲,因为电视新闻播报了那一点不愉快... - 2016-03-06
  • 打给未来的电话-小故事大人生
  •   张文国是政府部门的一名小职员,他觉得收入太低,平时要么鼓捣些直销产品四处推销,要么就天天挂在网上炒股,工作搞得一塌糊涂,总被领导批评。    就在刚才,张文国的女友小静和他吵了一架,并且提出了分手。张文国一个人喝了点闷酒,觉得人生灰暗到... - 2015-11-29
  • <b>吵架后男友的电话一定要接</b>
  •   有那么一对情侣。    女孩很漂亮,非常善解人意,偶尔时不时出些坏点子耍耍男孩。    男孩很聪明,也很懂事,最,最主要的一点幽默感很强。总能在2个人相处中找到可以逗女孩发笑的方式。女孩很喜欢男孩这种乐天派的心情。    他们一直相处不... - 2015-12-06
  • 一个奇怪的电话
  •   他貌似潘安,他巧舌如簧,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是风月场的佼佼者。被他玩过的女人如天上的星星数不胜数,但是他并不把女人当星星,更不是恒星。他喜欢把女人当流星,享受划过天空时瞬间的绚烂。他就是成。    但是哪有绿树常青?哪有人儿不老?哪有... - 2015-12-04
  • 某学生十年后给老师的电话
  • ※班主任   “陈老师啊,我是张丽华啊!10年不联系还记得吗﹖”   班主任:“当然记得,我带了你们二班,遇到你之后,再也没有遇到比你更加调皮的,对了,你现在还爬树,还光脚丫穿球鞋吗?还和男生打架吗?&r... - 2015-12-11
  • 梦见的电话号码
  •   一位女孩在北京郊区的超市工作,她在一天夜里梦见一个特别帅的男子,那个男子在梦中告诉她:「我想和你交朋友,和你结婚,你要是同意的话,就打这个电话XXXX XXXX,你要是不同意,就不要打了。」    她醒后清楚地记住这个电话,上班后,在无... - 2015-12-17
  • 红色的电话亭
  • 他看了看手表,臭骂了几句,还是双手抱肩,在外面继续等。红色的电话亭里,那个穿臃肿棉大衣的男人,依旧举着电话没有要挂的意思,他是个当兵的,给女友打个电话不容易,那时候手机还没这么发达,想偷偷说几句梯己话还得大寒天的跑到山脚下的这个小电话亭里来... - 2015-12-01
  • 蜘蛛拉的电话线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冬天来了,天气冷起来,一只老蜘蛛,看着蜘蛛们在结网,他想,过完今年的冬天,我会永远离开这个地方,再也看不到大家了。  老蜘蛛的家里有一部电话,但没有接线,每天都是安安静静的。  这一天,老蜘蛛收到了第一封信,是青蛙的。  我准备了电话。... - 2018-06-03
  • 地狱来的电话
  • 其实这件故事的发生只是个偶然罢了。故事里的主人公叫做罗兰兰,罗兰兰前两天买了一套二手的房子,这套二手房在他装修一新后打算为结婚备用。全套全新的家具是小彩看中的,小彩也是个很有眼光也很会过日子的女孩子,花不多的钱,却能把整个家里装饰的耳目一... - 2015-11-16
  • 打错的电话
  • 一串突如其来的手机振铃打破了自习室的沉静。发怔一秒钟,我忽然发现这个声音来自我的书包。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翻后,我终于在一本倒扣着的《内科学》下面找到了那部同样歇斯底里的 挪鸡鸭 ,并在全体同学的注视之下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教室。 喂。 自习楼外... - 2015-11-18
  • 吵架后男友的电话一定要接
  •     有那么一对情侣。    女孩 很漂亮,非常善解人意,偶尔时不时出些坏点子耍耍男孩 。    男孩很聪明 ,也很懂事,最,最主要的一点幽默感很强。总能在2个人相处中找到可以 逗女孩发笑的方式。女孩很喜欢 男孩这种乐天派的心情。    ... - 2015-11-20
  • 求励志的电话个性署名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   10、每一发愤勤奋的背后,必有加倍的赏赐。  --------------------  --------------------  我只想争原人糟过一点。  不克不及忘記。  02、踊跃的人正在每一次忧患中都看到一个机遇,而消重的人则... - 2015-12-24
  • 早上六点的电话铃声-小故事大人生
  • 早上六点的电话铃声  作者:古保祥    一    不知从何时起,每天一到早上六点钟,家中的座机电话铃声都会准时响起,而在当时,我和妻子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百无聊赖地不想结束一晚的美梦。    母亲照例起得早,不论春夏秋冬。自从父亲去世后,她... - 2015-12-24
  • 给娘的电话
  •   我在城乡结合部开了一家小商店,顺便装了一部收费电话。   小商店生意不错,使用这部收费电话的人多是在附近的打工者。   白天,小商店顾客川流不息。到了晚上,喧嚣的工地沉静下来,就有民工过来给家里打电话。几天下来,给我留下印象的民工有几位... - 2017-08-17
  • 不要接陌生人的电话_灵异鬼故事_小故事网
  •   A  看着搬家公司的人,把最后零散的炊具放进屋子,我长长地出了口气。终于,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拥有了自己的家了。  无论人在什么地方打拼,有了自己的家,就像是有了依靠。虽然这个房子是租赁来的。那个一脸憨厚,内心狡黠的中介在推荐了无数的&l... - 2016-01-26
  •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他正在埋头写材料,同事小李凑过来,神秘地问道: 老哥,你回家后经常会关机吗? 他有些纳闷地回答道: 不会,为什么要关机呢? 小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 不关是好同志,恭喜你家那位了。 他被小李说得越来越迷惑,刚来的一点灵感也全没了,... - 2016-02-04
  • 那一个追踪了我近十年的电话
  •   高博士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说:“你这是电话恐惧症,并无大碍。”    “电话恐惧症?”我疑惑了。    “对,电话恐惧症是交际恐惧症的一种具体表现。其实,你害怕接电话,你并不是害... - 2016-02-07
  • 无法接听的电话
  •   张可生与我同一寝室。远在高一入学之时,他就已经成了系里的风云人物。代表优秀新生发言,入学生会,被评为积极分子,特等奖学金,等等,无一不是非人类所干的事件。   很不幸,我与他又同一寝室。于是,每次领导来访,都要口口声声地命令着,要我们剩... - 2016-01-24
  • 守候无法接通的电话
  • 守候无法接通的电话类别: 爱情故事 友情提示:双击鼠标滚动,单击停止   我没去赴白雪的宴会,把鲜花也送给... - 2016-01-19
  • 母亲节的电话
  •  母亲节那天,小城的街头巷尾飘起了五颜六色的横幅,上面都写着一些感恩母亲,祝福母亲的话。读了,心里顿生一股暖暖的温柔,对娘的那份牵挂,也立即在心头荡漾。   “去给娘买份礼物吧。”老公对我说。   “娘是不会要的。”我压低声音嘀咕着。自从我... - 2015-12-29
  • 校园:那一个追踪了我近十年的电话
  •    高博士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说:“你这是电话惊骇症,并无大碍。”   “电话惊骇症?”我迷惑了。   “对,电话惊骇症是寒暄惊骇症的一种详细示意。着实,你畏惧接电话,你并不是畏惧电话自己,而是畏惧电话这个前言给你带来的人际相关。... - 2015-12-30
  • 第二十三章 最后一个打出的电话_世界
  •   因为在交换电话号码的时候,我拨打过他的手机,所以他的手机最后一个打出的电话是打给我的。  我循例得到了询问,这段时间我已经接受警察好几次询问了,对于他们的手续有些无语的熟悉。  警察没有和我说南生自杀的经过,不过后来我从他同学那里了解到... - 2016-01-01
  • 4个打错的电话
  •   一串突如其来的手机振铃打破了自习室的沉静。发怔一秒钟,我忽然发现这个声音来自我的书包。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翻后,我终于在一本倒扣着的《内科学》下面找到了那部同样歇斯底里的"挪鸡鸭",并在全体同学的注视之下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教室。   "喂。"... - 2016-01-12
  • 打错了的电话
  •   四个打错的电话  一串突如其来的手机振铃打破了自习室的沉静。发怔一秒钟,我忽然发现这个声音来自我的书包。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翻后,我终于在一本倒扣着的《内科学》下面找到了那部同样歇斯底里的"挪鸡鸭",并在全体同学的注视之下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教... - 2015-11-11
  • 很长很长的电话
  • 2013-04-26 标签:朋友 电话 动物     大象咪嘟家装了电话,他决定每天都给朋友们打电话。    星期一,咪嘟拨通了鸵鸟的电话。  &n... - 2015-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