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大闹君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左掌一挥,化解左首白衣老者袭来一掌,右手秋霜剑一招“玄乌划沙”,侧攻秦季良,飞起一腿,猛向身前一名白衣老者踢去。

      这几招一气呵成,动作奇快,又把几人逼退了几步。就趁这一瞬空间,突然剑交左手,右手一探,嗤的一声撕开衣襟,从身边抽出竹箫。

      他虽把身前三人逼退,但身后两个白衣老者,那肯放过机会,一言不发,抡掌便击,一青一黑两只手掌,丝毫不带风声,急袭而至。

      身前两名老者也在他拔箫之时,同时一退即上,交错攻到。秦季良的青龙夺呼的一声,也猛力向白少辉右肩捣来。

      这五人合围,掌影夺飞,同时集中攻到,威势劲急无涛。

      白少辉身陷包围之中,耳目兼顾,心头也自骇然!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他右手抽出竹箫,猛地一个旋身,快如陀螺,右腕连振,接连点出四箫。

      箫影一闪而过,电掣雷奔般分向四个白衣老者袭去,左手秋霜剑顺势划出,一剑砍在秦季良的青能夺上。

      这一旋身发招,实在太快了,快的人无法看清他究竟是如何出手的?但听,‘嗒”的一声,秦季良手上青龙夺,立时连柄削断,直飞出去!

      紧接着只听白衣四灵同时发出一声闷哼,四人同时脚下踉跄,往后连退。

      原来白少辉在五人环攻之下,力绌气穷,情急拼命,在遇身急旋之际,连续地使出了他最后一记绝招——没有名称的怪招,一举点中白衣四灵的“章门穴”。

      秦季良突觉手上一轻,青龙夺被削,心头大惊,双足猛蹬,急急往后跃退。

      白少辉一击奏功,精神陡振,那还容他后退,箫头一昂,疾开的点出一箫。

      秦季良堪堪跃起,但觉胁下一麻,砰然跌坐下去。

      白少辉朗笑一声,正待飞身掠起,瞥见人影一闪,凌云凤手横短剑,一下拦住去路双目凝注,急急喝道:“你……”

      白少辉已知义母被小玉救出,此刻又一举制住了五名强敌,那还恋战,一见凌云凤拦住去路,没待她喝声出口,振腕一箫,朝前点出!

      又是一记无名怪招!

      凌云凤身为浣花夫人门下首徒,一身武功,放眼江湖,已是罕有敌手,反应自极迅速,眼看白少辉一声不响,举箫点来,急急沉剑封架。但她那里知道白少辉这记怪招,出自异人指点,奇奥莫测,剑势封出,才知依然封解不住。

      她上次吃过大亏,心知若要被他一箫点中,势必震散护身真气,在间不容发之际,只好一提真气,功凝“玄机”、“期门”、“章门”诸穴。

      这一箫,果然不偏不倚,击中她“章门穴”,凌云凤纵然见机的快,仍被震的眼前一黑,上身摇晃,后退了一步;

      白少辉一萧出手,瞧也没瞧,双足顿处,纵身朝西急掠而去。

      凌云凤微一定神,纳下一口真气,顾不得检查自己是否负伤?急急睁目瞧去,白少辉去势如箭,已然奔出百丈之外,心中一急,凝气叫道:“薛少陵,你等一等!”

      小燕没有宫主吩咐,一直站在一旁,此刻瞧到凌云凤伤在白少辉萧下,心头大惊,赶忙奔了上来,扶住凌云凤身子,问道:“宫主,谁是薛少陵?”

      凌云凤一手摔开小燕,急道:“他,就是他……”

      语音未落,急急长身掠起,跟在白少辉身后,追了下去。

      再说白少辉提气急掠,奔行了五、六里路,到了一座小山脚下,但见山径上正有一个青衫负剑老者,飘然迎面行来。

      眨眼工夫,双方已然接近,白少辉眼快,已然认出来人正是分宫护法华山名宿宣锦堂!

      他早已看清了侯家湾形势,这君山背后的一片陆地,东、北二面环水,水上船只既已封锁,那只有朝西奔行,才是陆地。

      这一路奔来,早已收起秋霜剑,此刻手中依然提着一支竹箫,眼看宣锦堂迎面而来,正想出其不意,一箫朝他点去。

      瞥见宣锦堂忽然站住身子,朝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嘴皮微动,远远传来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速向北去。”

      白少辉听的一怔,暗想:“难道宣锦堂也会是南北帮的人?”

      心中想着,不期朝他望去,正待开口!

      宣锦堂举手朝北一指,连使眼色。

      白少辉立时会意,不再打话,转身朝北就走。

      又奔行了里许光景,但见右首一片松林,隐隐现出房舍,那正是松花村了,但照宣锦堂指点的方向,似是还要朝北去。

      白少辉不敢太接近村落,洒开脚程,远远绕过松林,到得村落北面,举目望去,只见江水连天,不见舟揖。沿江一带,芦苇从生,足有一人来高!

      白少辉略一住足,心中暗自寻思:“宣锦堂要自己向北行来,也许会有人在此接应。”

      心念一转,立即身形一侧,朝芦苇中钻去,以他目前的江湖阅历,自是不会发出丝毫声息。一路以箫拨草,蛇伏而行,一回工夫,估计最少也已行进了十数丈之遥!只觉此处距离江岸,似已不远,隐隐可以听到水声,但四下仍无半点动静。

      这若是换了旁人,也许会忍不住直起腰来,伸头朝外瞧瞧。

      但是白少辉自幼就由黑煞游龙桑九谆谆告诫,一个人行走江湖,越是到了危急之时,越要沉得住气,保持冷静。

      自己连伤白衣四灵和神威堂主秦季良,方才明明听到凌云凤随后追来,说不定此时正在四处搜索,自己若是直起腰来,岂不露了形迹?

      想到这里,索性蹲着身子,不再动弹,但闻风吹芦苇,萧萧作响,但四外依然一片静寂,不见有人追来。

      又过了一回,蹲的正感不耐,突然间,只听远远响起一阵轻微的声音,白少辉更是屏息凝神,细辨方向,但觉声音渐渐接近,人耳更是清晰,那是一阵衣袂带风之声,来势极快!似是施展草上飞的工夫,从芦苇上掠来,显见来人轻功极高,身手不凡!

      心念转动之际,只见“刷”的一声,一条人影纵斜刺掠过上空,去势如箭,眨眼之间,已飞射数丈之外,渐渐远去。

      白少辉看他后形,暗暗忖道:“原来是摘星手曹敦仁,不知凌云凤追来了没有?”

      心中想着,依然蹲着不动。

      果然过了不多工夫,岸上芦苇又起了一阵沙沙之声,接着但听有人悄声说道:“这里芦苇丛生,董护法插翅难飞,可能就隐藏在这一带了。”

      另一个人道:“我真想不通,董百川这多年来,好不容易爬上了首席护法的地位,还要再起背叛之心,难道南北帮会给他帮主于吗?”

      前面那人冷哼道:“这等积年老贼,只要有钱,什么事做不出来?”

      白少辉暗道:“原来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身份。”

      只听后面那人又道:“曹护法已经走了,咱们两人,服伺得了么?”

      前面那人道:“这老贼除了一对爪子厉害些,论武功,一对一不是他对手,咱们有两个人,还怕服伺不了么、只要擒住他,就是大功一件。”

      后面那人道:“话是不错,但这里芦苇有一人来高,敌暗我明、这老贼狡猾如狐,莫要中了他暗算。”

      前面那人笑道:“不要紧,咱们一路把芦苇所过去,只要发现有什么动静,立时发出讯号,这里是咱们的地方,还怕他逃上天去?”

      后面那人道:“是呀,他藏不了身,自会窜出来,那时,咱们就合力对付?”

      白少辉听的清楚,暗暗皱了下眉,心想:“前面那人说的不错,这一带虽是芦苇丛生,但若两人合力,一路研将过来,自己确实藏不住身。”

      心念尚未转完,只听不远之处,已然响起金刃劈风,和芦苇断折之声,陆续传来。试想那芦苇原来是十分脆弱之物,如何经得起两个高手祈劈?一路祈来,自极快速。

      白少辉又想:“宣锦堂指点自己朝这里奔来,自是因为这一带有芦苇草可以存身,又接近江面,也许就是约好了的接应地点。但此刻连船只的影子都没看到,自己已经存不住身,这倒确是大伤脑筋的事。”

      侧耳细听,那两人一路斫劈过来,已然渐渐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28-944.html - 2018-03-11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且看九转显玄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一下剑光暴涨,几乎把三手真人李成化一起包灭。  不!三手真人一柄铁拂,似乎使展不开,范围越缩越小,他的身子,也渐渐缩小了许多!  白飞燕瞧得替他大为耽心,连忙拉着老父袍袖,问道:“爹,李道长是不是打不过他?”  简真人摇头笑道:“痴儿... - 2018-05-30
  • 第三十五章 真真假假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五叉鬼王大笑道:“缪副总护法大概把老夫看作了万镇岳,哈哈,万镇岳不是在那里么?”伸手朝正在瞑目运功的万镇岳指了指。  麻冠道人端坐辇车之上,微晒道:“缪仙姑居然连贫道也拖上了,江湖之上,如论易容之术,首推本教,人也许可以临时易容假冒,但... - 2018-01-06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五章 无名渔父得意一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无名渔父得意一笑,左手倏地一抖,手中绳索一收,渔网立即收拢,网着两人离地飞起,朝他手中投去。  本来两名姑娘被渔网网住,只希望能把渔网刺破,因此一言不作只是全力在挥剑,但等到发现这幅渔网看去虽细,却是坚韧无比,连青萍剑都无法把它砍断,渔... - 2018-05-04
  • 第三十五章 崆峒三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一连几日过去,最先赶来的是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和他三个门人劳一清、褚承清、陆道清以及八卦门破侠欧阳磐石。  岳小龙夫妇把他们迎入厅上,寒暄了没有几句,门外传报山西快刀门快刀王曹老福由他儿子曹逢春陪同,亲率四个师弟赶来。  岳小龙夫妇起身... - 2018-01-09
  • 第三十五章 甘露寺设下陷阱埋伏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时差不多未牌将未,万有全回到楼下左厢,刚在一张藤椅上坐下。金面郎君走了进来,抱拳道:“总管刚回来?”  万有全道:“金兄有事?”  金面郎君道:“兄弟是向万总管交差来的,那十七个人有了下落。”  “哦!”万有全精神一振,问道:“是你们... - 2018-01-05
  • 第三十五章 轻云的声音忽然从右首传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轻云的声音忽然从右首传来,三人闻声回头看去,轻云笑靥如花,眉眼盈盈,不是就站在右首石壁之下?  四周石壁间根本没有一点门户的痕迹,不知她是如何出来的?  丁天仁目光一注,冷然道:“你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轻云一双秋水般眼神瞟了丁... - 2018-01-12
  • 第三十五章 毒指肆虐_北山惊龙
  •   这一变故,来得太以兀突!青阳真人霍然站起身子,黄袍飘动,一步跨到门口,扶住青峰真人,急急问道:“师弟,你可是受了什么人暗算?”  手触处只觉得青峰真人全身不住的痉挛,似已出声不得!  青阳真人长眉紧蹩,默默伸出右手,按上青峰人后背。青峰... - 2017-12-14
  • 第三十五章 师门多恩怨难为姐弟 岭上践旧约巧遘神魅_纵鹤擒龙
  •   片刻工夫,双方已互攻了一百多招。  岳天敌固然觉得这位点苍派剑术名家,确实名不虚传,若非自己玄门绝学的“太清剑法”,真还接不下来!但感骇异的却是追风剑客,凭自己的身份竟然和一个年轻小伙子打了一百多招。不但占不到半点上风,而且连对方所使是... - 2017-12-28
  • 第三十五章 指挥若定_引剑珠
  •   麻冠道人立即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转过头,朝白穗总管陆云霖道:“陆总管。”  陆云霖迅速起立,应了一声“是”。  万剑会主道:“你可率领所属白穗剑士,在黄昏前,赶去泌姆山东南板桥待命。”  说话之时,同样用嘴皮动了一动。  ... - 2017-12-30
  • 第三十五章 深仇大恨何时消 冤冤相报何时了_白衣紫电
  •   “天娇,我这种男人世上少见,我不证明—下,你当然不信……”陡然间,洪天娇的目光被吸住了。  “辛南星,你有此特长,却从未施展过。”  “天娇,我以为我们是总角之交,有真实的情感,所以不以这种特殊体能和方式讨好你……。”  “你和燕雨丝在... - 2017-12-31
  • 第三十五章 清理门户_彩虹剑
  •   只听上首响起一个尖细的嗓音说:“柯长泰,连三省告你毒死蔡帮主,攫夺丐帮权位,出卖本帮,投靠异教,可有此事,现在你当着大家,从实招来。”  柯长泰蓦然惊异,急忙抬头看去,方才上首两叠高高的麻袋上,还是空的,就在自己跪拜下去的一瞬之间,竟然... - 2017-12-25
  • 第三十五章 潭底石室_珍珠令
  •   凌君毅吃惊道:“老伯怎么把它毁了?”荣敬宗叹了口气道:“公子已经来了,此图已无存留必要,还是毁去的好。”一面又从怀中取出一条寸许长雕刻精细的金色鲤鱼,郑重递交给凌君毅手中,说道:“这是黑龙会两件最机密的东西之一。‘骊龙珠’由会主掌管,这... - 2017-12-24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_东风传奇
  •   冯小珍披披嘴道:  “你就是穿了男装,还是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  宇文澜道:  “你看我呢?”  冯小珍道:  “你还差不多。”  许兰芬粉脸一红,问道:  “我那里不对了?”  冯小珍道:  “你一路扭着腰走路,那象是个男人?... - 2017-12-18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五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执大象①,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②。乐与饵③,过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④。[译文]谁掌握了那伟大的“道”,普天下的人们便都来向他投靠,向往、投靠他而不互相妨害,于是大家就和平而安泰、宁静。音... - 2017-12-31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江湖骗子周游来到刘镇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江湖骗子周游就是这时候来到我们刘镇的。这个周游看上去一表人材,现在的骗子都是长相出众,长得都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周游提着两个29英寸彩电的纸箱子从长途汽车站走出来时,口袋里只有五元钱。我们刘镇除了首席代理宋钢,所有男人口袋里的钱都比周游... - 2018-02-05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 - 2018-03-16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七星剑阵_龙孙_故事大全
  •   “好!”黑水龙王沉哼一声道:“方振玉,你和小女明珠在栖霞寺相识,结为兄妹,可有此事?”  “有。”方振玉道:“只是当时令媛女扮男装,化名成玉麟,方某和他谈得投机,结为兄弟,并非兄妹。”  黑水龙王道:“好,你后来知道她是老夫女儿了,就百... - 2018-02-03
  • 第三十五章 铜椰阵中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身形堪堪飞出,还没有落地,陡觉右侧,突然飞来一股奇大无匹的吸力,把自己前冲身子,往右侧带起!同时只觉右手蓦地一震,七星剑突然挣脱自己掌心,呛的一声,飞了出去。  不!自己怀中也有东西挣扎跳动了几下,刷刷刷,金光闪动,三粒“弹指金丸... - 2018-04-27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