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左宗棠只睡得两个时辰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左宗棠只睡得两个时辰,刚交子时便让老仆左贵推醒了;告诉他说:“军机徐老爷有急信。”

        说着,将左宗棠扶了起来;另有一仆擎着烛台,照着他看信;信封上浓墨淋漓地写着:“飞递左爵相亲钧启”;抽出信笺,上面只有八个字:“东朝上宾,请速入宫。”原来这天军机章京换班,徐用仪值夜,所以消息来得快。左宗棠遇到这种意外变故,最能沉得住气;下床看到红烛,便指着说道:“明天得换白?”

        “老爷”,左贵服伺左宗棠多年,称呼一直未改;他怕自己听错了,侧耳问道:“换白蜡?”

        “对了,这会别多问!传轿,我马上进宫。”

        进宫时为丑正,乾清门未开,都在内务府朝房聚集,左宗棠一看,近支亲贵有亲王、醇亲王,惠亲王;御前大臣有伯彦讷谟诂、奕匡力;军机大臣有宝均金、李鸿藻、王文韶;此外便是六部尚书、“毓庆宫行走”的师傅、南书房翰林。

        国家大事,权在军机;军机领班的恭王不在,便该左宗棠为首。他此刻才发觉自己的地特殊;初次当京官,朝中典故,茫然莫晓。且又遇着这样意想不到的情况,虽说他善能应变,亦有手足无措,尴尬万分之感。

        正要开口动问,只见徐用仪疾趋而前,借挽扶的机会,贴身说道:“听宝中堂的。”

        争胜好强的左宗棠,到此亦不能不退让一步;与三王略略招呼后,向宝均金拱拱手说:“我初遇大丧,军机职司何事,都请佩翁主持。”

        “这是责无旁贷的事。”

        一语未毕,有人来报,乾清门开了。于是?王领头,入乾清门先到“内奏事处”——章奏出纳,皆经此处;照规矩帝后违和,脉案药方亦存内奏事处,王公大臣谁都可以看的。药方一共五张,最后一张注明“酉刻”,是左宗棠出宫以后请脉所开的,说是“六脉将脱,药不能下。”“宾天是什么时候?”?王在问。

        “戌时。”

        戌时是晚上八点钟。左宗棠心里在想,接到徐用仪的信是十一点钟;计算他得知消息不会早于十点钟,相隔两个钟头;在这段辰光之中,不知道钟粹宫中是何境况?

        “大人!”徐用仪牵着他的袖子说:“请到南书房。”

        宫中定制,凡有大丧,都以乾清门内西边的南书房为“治丧办事处”。一到了那里,第一件事便是将官帽上的顶戴与红缨子都摘下来;然后各自按爵位官阶大小,找适当的座位坐下来。

        “真是想不到的事!”醇王向宝均金问道:“得赶紧把六爷追回来。”

        “六爷”是指恭王,“已经派人去了。”宝均金答说:“大概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得找个人来问一问才好。”?王说道:“譬如有没有遗言?”

        “不会有的。”惠王接口:“中午的方子已经说‘神识不清’;以后牙关都撬不开口,怎么能开口说话?”

        ?王默然,举座不语;但每人心里都有一个疑问:到底是什么病?

        “要问什么病,实在没有病。”徐用仪左右看了一下,下人都在廊上,客厅中除了胡雪岩的贴身跟班以外,别无闲人,方始低声说:“是中了毒。”

        此言一出,胡雪岩跟古应春互看了眼。原来胡雪岩因为创设胡庆余堂药号,自然而然地对药性医道,都不太外行;看了从内奏事处抄出来的五张药方,又打听了慈安太后前一日御朝的情形,向古应春谈起,唯一可能的死因是中毒。此刻是证实了,只不知如何中的毒。

        “毒是下在点心里头的。”徐用仪说:东太后有歇午觉的习惯;睡醒以后,经常要吃甜点心。初九那天,午觉醒来,西太后派梳头太监李莲英,进了一盘松仁百果蜜糕,刚蒸出来又香又甜,东太后一连吃了三块;不到半个钟头,病就发作了。”

        胡雪岩骇然:“是西太后下的毒?”他问,“为什么呢?”“这话说来就长了——”

        慈禧太后一直有桩耿耿于怀,说什么也无法自我譬解的事,就是为什么她该低于慈安太后一等;而这一等非同小可——皇后母仪天下,生日称为“千秋”,受群臣在宫门外朝贺。下皇后一等的皇贵妃,不独无此荣耀,甚至连姓氏亦不为群臣所知。

        东西两宫——慈安、慈禧由“选秀女”进身,家世是一样的,慈安之父为广西右江道;慈禧之父是安徽池太广道。起初身分虽同,但当文宗元后既崩,立第二后时,选中了慈安,便使得那时封号为“懿贵妃”的慈禧,愤不能平,因为慈安无子而她有子,且是唯一的皇子;不是她的肚子争气,大清朝的帝系,将从咸丰而绝。由此可知,她是大有功于宗社的人;有功之人反遭贬损,这口气如何咽得下?

        可是文宗却又是一种想法,正因为她生了皇子,断送了被立为皇后的希望。原来慈禧精明能干、争胜揽权的性格,文宗已看得很清楚;自知在世之日无多,一旦驾崩,幼主嗣位,皇后成为太后,倘或骄纵不法,无人可制。

        纵然如此,仍有隐忧,因为母以子贵,将来仍旧会成为太后,两宫并尊,而慈安赋性忠厚,必受欺侮。这重心事,偶尔与他的宠臣肃顺吐露;肃顺便劝文宗行“钩弋夫人”的故事。

        “钩弋夫人”是汉武帝的宠姬。当他六十三岁时,钩弋夫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弗陵,生得茁壮聪明,颇为钟爱。汉武帝晚年多病,年长诸子,看来多不成材,几经考虑,决定传位幼弗陵;但顾虑得幼主在位,母后年轻,每每会骄淫乱政,春秋战国,不乏其例;秦始皇初年的情形,更当引以为鉴。因而狠心将钩弋夫人处死,以绝后患。

        文宗也觉得肃顺的建议不错,但却缺乏汉武帝的那一副铁石心肠。到得病入膏盲,势将不起时,特为用朱笔亲书密谕一道,交付慈安,大意是“西宫援母以子贵之义,不得不并尊为太后,然其人绝非可倚信者,即不有事,汝亦当专决。彼果安分无过,当始终曲全恩礼,若其失行彰著,汝可召集群臣,将朕此言宣示,立即赐死,以杜后患。”不但有朱谕,而且还口头叮嘱,倘或需要用这道密旨时,应该如何召集群臣,如何宣示;又如何可能有人为西宫求情,而决不可稍为之动,必须当机立断,斩草除根。慈安含泪倾听,将朱谕珍重密藏,而心里却从未想过有用得到它的一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408-919.html - 2018-01-17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二节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已是申正时牌,广州人已经用了新词儿,叫“下午四点钟”。门房厅里还等着五六个县令,他官阶高人又生,大家原本一处说笑打浑,见他进来,便都收口儿正襟危坐,吸溜着嘴儿吃茶不言语。江忠源也觉无话搭讪,向门房递了手本名刺便坐在一... - 2019-02-01
  • 第二章 两个师父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跟义母阮夫人练过鹰爪门的武功,鹰爪门使的都是手法,因此对掌法的运用,还能领悟,于是等到绿袍老人讲解完毕,他就依照使招,但听来明白,等到你练习之时,就不是这么一会事了,不是运气凝功,无法配合手势,就是划的圈不对,推出的手掌不合。  ... - 2018-05-31
  • 第二章 十五皇子危城争功 少壮亲贵奇兵运筹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颙琰顺她指处一看,脱口而出喊道:“人精子!”王尔烈也看出来了,米袋子一放,扬手就喊:“人精子!主子在这儿!”远处但见人精子双手一扬,跳起老高,窜跃着撒欢似地跑过来,跟前竟绊了个踉跄,就势儿磕下头去,却没有起身,肩膀子双手双脚都剧烈地颤抖... - 2019-01-29
  • 第二章 众孝廉宵夜论科甲  群举人聚谈侃忠奸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曹锡宝惠同济吴省钦方令诚马祥祖今日西山一游诗酒酬醉,此刻兴犹未尽,竟全然没有理会他们说的“李制台”就在眼前。听见说考官试题,乏也没了累也没了饿也忘了。方令诚见伙计端饭供餐,伸脖子看着说道:“不就是炸酱面么?先给别房的人送,我们吃最后一锅... - 2019-01-28
  • 第二章 追逃奴悍将闹京师 忌玉器明皇施恩威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清江县百姓派人进京,要向皇上递万民折子,保奏县令于成龙,与此同时,两江总督葛礼弹劾于成龙的折子,也送往京城了。可是,这个折子因为不是急件,过了半个多月,方才辗转周折,送进了索额图的府中。  当时封疆大吏都在北京聘有看折师爷,住在消息灵通... - 2018-12-28
  • 第二十二章 观猎狼哥俩应对巧 私调兵山庄风云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四阿哥胤祯说的一点儿不错,天果然变了。黎明时分,下起了毛毛小雨,不大一会儿就转成了小雪,而且夹着细细的冰雹。小沙粒似的,打得人脸上生疼。天,出奇的冷。四阿哥胤祯估计,这么冷的天,皇上不会来了,正要过去请安,哪知,一个小太监打马奔来,说皇... - 2019-01-02
  • 第二章 净面王威慑何藩台 两兄弟惊富刘家庄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胤祥兴冲冲地回到驿馆,见四阿哥还没回来,便冲了个凉,躺在竹椅上发懒。他迷迷糊糊地刚要睡着,忽听院子里一阵响动,接着门帘一挑,四阿哥胤祯进来了。胤祯二十七八岁,留着两撇八字胡须,穿戴整齐,白净的面孔上,两颗黑得深不见底的瞳仁,给人一种深沉... - 2018-12-31
  • 第二章 钱师爷畏祸走山东 贺夫人鸣冤展罪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申老板两腿一软一屁股墩坐在炕沿上。郝二扭着身子定在当地,半晌才回过神来,翁动着嘴唇轻声问道:“你今夜是怎的了?你要吓死我们么?”小路子苦笑了一下,端起一杯凉茶咕咚咕咚喝了,长长透了一口气,把刚才在东院看到刘廉勾结三瑞谋杀贺露滢的情形,告... - 2019-01-03
  • 第二十二章 勇鳌拜显能戏近侍 莽少年请缨入宫闱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回到禁城,张万强正在神武门焦的不安地等着。见他回来,急步上前,也不及请安便顿足道:“好我的主子爷!还在这儿攸哉游哉,急煞奴才了!”  康熙见他满头大汗,脸都黄了,忙问:“是怎么了?”  张万强左右瞧瞧,见没外人,赶紧凑上去说:“鳌中... - 2018-12-24
  • 第二章 奉诏来勋臣保幼主 拂袖去仙山伴青灯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顺治皇帝并没有"驾崩",他还活着。此刻,太后和皇后已经哭着离去,他那烦乱的心绪渐渐平息了下来,独坐养心殿,一种莫名的惆怅忽然袭上心头。鎏金珐琅鼎里百合香的气味太浓,顺治不耐烦地叫人将鼎中香全撤了出去,然而却还是坐不住,一甩手走出养心殿,... - 2018-12-21
  • 第二章 会藩王圣意带双敲 赦忠良诤臣又复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周培公的揣度一点不错,康熙同时召三藩觐见,本意是效法赵匡胤席前夺兵的故事,但吴三桂称病不来,康熙的夺兵计划便不能施行。他那热得发烫的心也只好凉了下来,代之而起的是难以压抑的愤懑。他忍着一肚皮的气,在乾清门和颜悦色地接见了代父行礼的吴应熊... - 2018-12-25
  • 第二十二章 肌肤亲何敢欺暗室 血肉连却要隐真言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云娘道长带着青猴儿来救伍次友,与皇甫保柱的人打到了一处。酣斗中,云娘突然发现青猴儿已经招架不住了。忙喊了一声:“猴儿,我来救你,快脱身走吧。”  说着一扬手,四枚金镖同时飞出,围战青猴儿的四个侍卫被打到了两人,另两人只顾躲闪,不妨青猴儿... - 2018-12-27
  • 第二十二章 燕入云失意投清室 胡印中落魄逃大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的人果然是刘得洋,一见燕入云开门,忙转身对后边站着的三四个人说道:“戴爷,这就是燕入云!我打包票,他们都是正而八经的生意人!”燕入云见周围并没有大队人马,远处似乎也有人在敲门叫喊,顿时放了心。他假装揉着眼,说道:“整整折腾一夜,官长们... - 2019-01-11
  • 第二章 鱼太守道路收冻殍 福公子荒庙救风尘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送走了会议来的士绅,鱼登水松了一口气,从堂口笑嘻嘻踅转身来,对马二侉子和窦光鼐举手一揖,说道:“亏了你二位!不然,今日这块没烧红的铁有得打的——这屋里,空落落的,满地瓜子皮痰迹,走,到西花厅坐,又暖和又敞亮。我还有一瓯子老花雕四十年陈酿... - 2019-01-23
  • 第二十二章 福康安逞威定家变 聚金银临机暂组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葛逢春象被人灌了一口醋,咧嘴毗牙苦笑着摇摇头,把那张纸甩在桌上,长叹一声:“唉——总归是奴才无能,约束不了下人!别看奴才在这里是太爷,出门前呼后拥,迎客满面笑容。背地里思量,只好一绳子吊他娘的去了!这日子不叫人过的……”说着眼一红,几欲... - 2019-01-27
  • 第二十二章 严父孝子心长语重 风流郡守咏诗判案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比金鉷揣猜的还要严厉,刘墉一进北书房便挨了刘统勋劈脸一个耳光,听到头一句话是刘统勋的一声断喝“跪下!”  “是!”刘墉扑通一声长跪在地,想伸手抚一下发烧的脸颊,举了举又垂了下来,规规矩矩磕了头,说道:“儿子一定做错了什么事。请父亲责罚!... - 2019-01-21
  • 第二章 计无成算讷相败阵 批亢捣虚莎帅逞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清兵费尽全力,调集两万人马用了将近四天。在松岗集结一天,海吃大嚼了几餐,马光祖率五千人向下寨西北运动,堵住通往甘孜道路,蔡英率八千人淌草地,截断大金川和下寨联络,迎击来援之敌。讷亲亲率七千余名中军正面攻击。三门无敌大将军炮对着土寨门不住... - 2019-01-15
  • 第二章 假傧相淫乱马家宅 真土匪借粮太平镇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马本善一怔,正要答话,责天霸在旁说道:“我们是从张家湾张大公家来的,给马亲家下婚书送聘礼的。”说着,从怀中抽出一封全红大喜帖送上来。马本善接过看时,上面写着:  忝眷张右臣谨启:右告者凭丁三官人为媒,承蒙亲家马讳本善金诺,敝小女阿秋与贵... - 2019-01-08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第三天。  书房里不时传出一两声清朗的大笑。  今天三月十五,是石盟主和几位知交一年一次聚会。  只要听主人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宾主交谈的一定是愉快。  总管屈长贵,就站在书房门口花棚底下,随时准备听候呼唤。  总管,本来就不好干,一府... - 2018-11-29
  • 第二十二章 杨名时遭鸩毓庆官 不逞徒抚尸假流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弘皙好不容易熬到申未时牌散学,强按着心头的惊悸尽量从容不迫地踱出东华门,招手叫过贴身太监王英,低声道:“你这会子去恒亲王府和怡亲王府,叫弘昇和弘昌立时过这边来、就说得了几本珍版书,请二位爷过来观赏。”说罢登轿而去。一路上弘皙只是疑思:“... - 2019-01-04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第二章 反击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从南侧延向后方的敌人足有五百余骑,来势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逼近里许,马背上的沙盗均是一身黄衣,在夜幕的掩护下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就若是一群扑面而来的沙尘暴。  冲来的沙盗均是人人双腿夹住马鞍,两手张弓搭箭,一任马速迅疾,却稳若磐石,... - 2018-06-20
  • 第二章 破阵子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莫说弓刀事业,依然诗酒功名。千载图中今古事,万石溪头长短亭。小塘风浪平。  一、*怕*  傍晚的江南官道上,悠悠行来二个少女。  一影浅绿,一影素蓝;一人娉婷,一人窈窕。  正是八月初秋时分,天色已沉,白日中人来人往的官道上除了这二个少... - 2018-06-21
  • 第二章 千万人吾亦往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历鬼判官龙。  南风北雪舞。  方过一水寒。  得拜将军府。  这段话说得正是当今邪道的六大宗师级的人物。而其中被称为将军府第一道屏障的一水寒便是面前这位冒充鲁秋道的水知寒将军府的大总管。  刘魁此时方才知道面前这位笑谈间气势天成的鲁秋... - 2018-06-23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章 惊闻噩耗誓雪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小晴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红色的背影。这背影似乎十分熟悉,却只觉得头疼若裂,什么印象也记不起来。只见那红衣背影低着头,似乎在嘴里用力吹着什么。蓦然一道暗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小晴笑了,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我早说过,这笛子除了我谁... - 2018-06-17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二章 比夜更黯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她的美丽就是一种武器,所有的人仿佛都忘记了刚才的浴血厮杀。  念儿胡狂歌低低唤着这个曾在梦中呼唤过一千次一万次的名字,如果一定要自己选择一种死法,他宁可死在她的念念不忘下。  雷断蓦然一声大喝,已断的双枪分从两手中刺向胡狂歌,亲手杀了胡... - 2018-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