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弄假成真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雪地神雕张广才突然打了个哈哈,跨前几步,拱手笑道:“云中四将,四位老哥请了,多年不见,还认得兄弟张广才吗?”

      云中四将,二十年前,名满长城,但他们从没到过南方,又是很久没有听人说起,谁会想得到他们从北方跑到南疆来?云中四将的赵老大依然紧闭嘴唇,一声不作,朝雪地神雕拱拱手,算是答礼。

      由钱二阴阳怪气的道:“原来是张当家,咱们确实有几十年没见了,你好?”

      老四李不怒嘻嘻一笑说道:“张当家,咱们是宜威州巡防,一点也不假的。”

      雪地神雕觉得奇怪,这四个人性情怪僻,武功极高,从不服人,怎会做起官家的鹰犬来了?心中想着,一面含笑问道:“四位老哥到哪里去?”

      李不怒道:“清道。”

      “清道?”

      雪地神雕听的更奇,官府出门,先由隶役驱散闲杂人谓之清道,乌蒙山,人迹罕至,有哪一位大官到这里来,须要他们清道?李不怒见他似有不信,连忙低声道:“咱们夫人就要出来了!”

      雪地神雕越听越奇,忍不住问道:“你们夫人是谁?”

      李不怒嘻嘻一笑,忽然神色一怔,道:“咱们夫人,自然是宜威州知府夫人。”

      孙三陆板着面孔,一本正经的道:“老四,夫人快要出来了,你告诉张当家,这些人僧道混杂,良莠不齐,看来碍眼得退,叫他们退远些儿,别让咱们兄弟为难。”

      这真是咄咄逼人之言?雪地神雕还没答话,玉灵子生性急燥,早已听的不耐,朗笑一声道:“风月无今日,林泉孰主实?你们叫谁让路?”

      孙三陆横了玉灵子一眼,不屑道:“这道士横的很!”

      李不怒低笑道:“大概是不听好言相劝的人!”

      孙三陆冷笑道:“不肯让也得让,你问问他是什么人?”

      李不怒果然抱抱拳嘻嘻笑道:“你这道士到底是什么人?”

      玉灵子脸色铁青,大声道:“我是什么人?武当玉灵子!”

      李不怒啊了一声,回头道:“原来他还是武当山来的。”

      孙三陆沉着脸道:“武当道士卖几个臭钱一斤?”

      李不怒笑着朝玉灵子拱拱手道:“道士,你听到了吧?老三问你武当道士卖几个钱一斤,意思就是说从武当山来的,也一样得退远些才成!”

      他们一搭一挡,当真使人气得破肚皮!

      玉灵子心头冒火,狂笑一声,呛的从肩上撤下长剑,喝道:“贫道不让就是不让,你们谁要试试武当剑法?”

      李不怒笑道:“喂,道士,你不听李老四好言相劝,吃亏的可不是别人。”

      玉灵子厉声道:“想来你们云中四将自持艺技不凡,何不让贫道开开眼界?”

      赵老大紧闭着嘴唇,脸上已有不耐之色。

      钱二阴声道:“老四,少和他噜嗦,还不把他拿下?”

      李不怒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双肩一晃,倏然欺来,口中低笑道:“道士,你退后些也就是了。”

      探手朝玉灵子执剑右腕抓到!

      他面带笑容,说来温和,手上可并不含糊,这一记大擒拿手,使得又快又准,动作如电。

      玉灵子大喝一声:“来的好!”

      长剑一振,飞起一圈银虹,迅疾朝李不怒手腕削出。

      李不怒手一沉,忽然抓住了玉灵子大袖,顺势猛力一扯。

      玉灵子真没想到对方会使出这等不成名堂的手法,大袖被人拉住,心头吃了一惊,急忙身向右转,左手一掌,直向李不怒当胸劈去。

      李不怒举手相迎,举掌接实,发出蓬然轻震,两人身子,各自后退一步。

      但玉灵子右手大袖,却同时“嘶”的一声,被李不怒撕去一角!

      雪地神雕眼看双方动上了手,连连摇手道:“大家快请住手!”

      身形一跃,拦在两人中间。

      就在两人各攻一招,身形乍分之际,只听孙三陆怒喝道:“夫人来了!”

      玉灵子在一招之间,就被对方撕破了衣袖,岂肯甘休?身形一侧,冲了过去,长剑一领,正待扑上。

      陡觉眼前人影一闪,手上长剑,已被人劈面夺去!

      心头一震,急忙疾退半步,举目瞧去,那夺去自己长剑的,正是云中四将为首的赵老大。

      他身形极快,一手夺下玉灵子长剑就朝地上一掷,一声不作的退了回去。

      玉灵子名列武当三子,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猛然一跨步,脚尖一挑,宝剑飞起,一下接到手上,直欺而进,一招“紫气东来”,寒芒流动,幻起一片剑影,朝赵老大身后洒去!

      赵老大似乎不屑和玉灵子动手,见他欺进,身形不动,身子向后飘退了三尺。

      东海龙王瞧了半天,心知这云中四将来得兀突,其中必有蹊跷!此时果见山峡中出现了一乘软轿,朝谷外奔来!

      急忙伸手一拦,低声道:“道兄且慢!”

      玉灵子满脸怒容,抬目道:“公孙帮主拦我作甚?”

      东海龙王低声道:“道兄暂请忍耐,且等见过他们夫人再说。”

      这几句话的工夫,那乘软轿,已经到了谷口。

      软轿左右,是两个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女,护轿而行,轿后,跟着一名白发如银,弓腰曲背的老婆子,怀抱短拐,两颗眼睛,骨碌碌的向四面乱转。

      轿子停下来了!

      云中四将一齐躬下身去,同声说道:“四将参见夫人。”

      软轿中的夫人徐声道:“四位免礼。”

      云中四将同时直起身来。

      东海龙王瞧得暗暗称奇,心想:“云中四将,昔年名满长城,各有一身惊人造诣,且不去说他,先听他们口气,连武当派都不放在眼里,但对这位“夫人”却如此恭请,不知这位夫人,又是何等人物?”

      只听软轿中有人轻声说道:“秋月,你们替我打起帘子。”

      两个使女娇“唷”一声,卷起轿帘。

      轿中端坐着一个面垂黑纱的素衣妇人,虽然瞧不清面貌,但却有一种雍容端庄的气派!

      这一瞬工夫,她那黑纱之中,目光闪动,掠过轿前诸人,微微颔首道:“龙门帮公孙帮主,衡山灵均道长,少林百忍大师,武当玉灵道长,连远在关外的长白张老英雄,都在这里了!”

      东海龙王心头一怔,这一开口,可见这位“夫人”也是武林中人了,不然一个知府夫人,怎会一口道出大家来历?但奇怪的人家一口就叫出自己一行人的来历,自己纵横江湖,却从没听说过江湖上还有这么一位“夫人”?百忍大师合十道:“阿弥陀佛,贫衲百忍,夫人如何认得的?”

      轿中人道:“少林寺名满天下,大师少林有道高僧,贱妾如何不识?”

      灵均道人大笑道:“贫道已有二十年不曾下衡山一步,夫人还能认出,这份眼力,确实令贫道敬佩之至。”

      轿中夫人答道:“贱妾从没见过道长,但也听人说过衡山掌教的盛名,光凭道长身上的一袭火红道袍,和一柄南明剑,已不难想到就是道长了。”

      东海龙王听的暗暗攒眉!

      “这位夫人,看来非常难惹,她突然在乌蒙山出现,说不定是黑风婆一党。”

      心念转动,脚下跨前一步,拱拱手,笑道:“老朽公孙敖,夫人能一口道出咱们来历,想来也是武林中人无疑?”

      单刀直入,问得干脆!

      轿中夫人微微欠身答礼,一面说道:“贱妾昔年确也曾在江湖上走动,不过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自从先夫去世之后,就卜居乌蒙龙峒峰,今天还是第一次出门。”

      “卜居乌蒙龙峒峰!”

      这句话听得心头猛震!

      乌蒙龙峒峰,乃是乌蒙派发源之地,黑风婆的老巢,就在百石朝天。

      黑风婆凶残成性,当年就是为了武当三丰祖师八百诞辰,九大门派掌教集合武当,青阳真人说了句“正邪不并存,九大门派应该联手合作”的话,激怒了她,就扰得九大门派鸡犬不宁。

      试想在她的老巢附近,岂能容人“卜居”?由此可以想见这位“夫人”,定是黑风婆同党,当无疑问。”

      “阿弥陀佛!”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757-943.html - 2018-02-28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南宫豪也赶到了金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就在云襄离开金陵去扬州的第二天,南宫豪也依照云襄信中的指点赶到了金陵。在金陵一家偏僻的客栈一怀们容貌秀美的年轻公子见过面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杭州。全然不知柳公权与南宫放,一直像两头猎犬一般悄悄地尾随着他。  “他去杭州干什么?”南宫放... - 2018-06-08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火焚玄女宫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跨上石阶,林仲达就低声道:“师弟,东门前辈、丁大哥、东方兄弟,武功都是极高的人,但都落到了玄女宫的手中,只怕另有缘故,等会见到宫主的时候,务必小心,当心她的诡计。”  楚玉祥一楞,点头道:“二师兄说得极是,我也这样想,以东门前辈的一... - 2018-06-02
  • 第二十一章 少林寺依旧灯火通明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少林寺却依旧灯火通明。柳公权指挥少林僧众和王府侍卫,仔细搜查了每一个宾客和寺中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易筋经》和舍利子。望着那女贼若无其事地与明珠郡主说笑,柳公权的神情就如同看到十拿九稳的猎物从自己爪下巧妙逃脱的猎犬... - 2018-06-10
  • 第二十一章 愚太子临渴才掘井 明四哥未雨先绸缪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深夜下旨,召见上书房大臣和大阿哥、三阿哥,要商议大事,他们当然是不能睡觉了。其实,这避暑山庄里,今夜不能睡觉的人多着呢。有的人就是想睡也不敢睡。谁呀?就是那位太子呗。刚才他和郑春华调情,正在兴头上,忽听窗外康熙皇上一声断喝,接着... - 2019-01-02
  • 第二十一章 议减租君臣论民政 吃福橘东宫起事端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看着阿桂的背影,心中十分感慨,往日象他这样的官只是例行召见,略问一下职守情形就退的,今日接见,乾隆几乎没让阿桂说什么话,自己却推心置腹将心思全倒了出来。张廷玉到现在才明白,乾隆不肯放自己还山,并非不体贴,而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代替。思... - 2019-01-04
  • 第二十一章 敲山震虎捉拿逃犯 化整为零匿迹江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正在和内务府内监司堂官魏华理论。她是送睐妮子进宫选秀的,却被魏华挡在御花园外。本来,这魏华是庄亲王家的包衣奴才。睐妮子母女在魏家饱受欺凌十几年,若一旦进宫发迹了,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魏清泰太太专门跑到允禄府见庄亲王福晋,说黄氏在府时许... - 2019-01-11
  • 第二十一章 古墓逞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心头一怔,自己这柄松纹剑,前在成都因婉妹妹的长剑,被毒叟唐炎常削断,就给她使用,婉妹妹一直佩在身上,此刻何以又放置自己榻上,难道负气走了?  他一念及此,立即转身扑到对面南宫婉榻前,仔细一瞧,南宫姑娘的随身包裹,也已不见?她果然负... - 2018-05-29
  • 第二十一章 水来急危及拦河坝 工未竣移民救大堤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陈潢目睹了于成龙办案,觉得又解气,又感慨,便叹了口气说道:“哦,看观察审理这两案,便知地方官不好做,清官尤其难做!”  听陈潢说得体贴,于成龙心中高兴,不禁也动了谈兴,叫人端过一杯水来喝了一口,说:“这算什么难,只要骨头硬,不向着富户、... - 2018-12-28
  • 第二十一章 释冤狱铁丐感皇恩 伴学子婉娘恋师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按照太皇太后与康熙的密旨,魏东亭来到天牢释放了查伊璜。在他的心目中,这姓查的应当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伟男子,待到见面,不禁大失所望。原来不过是个六十多岁干瘦的老头儿,两撇花白胡子分的很开,显得滑稽可笑。再加上不修边幅,潦倒肮脏。除因吴六一的... - 2018-12-23
  • 第二十一章 苦肉计周瑜打黄盖 回马枪道姑救帝师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夜访御茶房,探视挨了打的小毛子。小毛子一见皇上亲临,又惊又喜,又委屈,又惭愧,愣在床上不知说什么好了。  “是朕来瞧你。别动,你就躺着,打疼了吧?”  小毛子眼里放出光来。他是何等机灵的人,见康熙亲自来探视,心知今天挨的这顿打,其中... - 2018-12-27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林姑娘指点迷津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目送她掠去的后形微微出了回神,就举步穿林而出。荆一凤急着迎了上来,问道:“表哥,那人呢,他要你到树林中去做什么呢?”  程明山心中有事,但又不便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他只是警告我们,不许再追踪他们,不然……会对慧通大师等... - 2018-05-24
  • 第二十一章 蛛丝马迹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公朴由简世杰扶着他半靠半坐在一方大石崖的根部,面如金纸,两眼散漫失神,张着口呼吸显得十分微弱,这是伤重危殆之象!  方振玉大吃一惊,急步走上,问道:“邓前辈如何负的伤,伤在那里?”  谢广义抢着道:“方少兄,朴翁是被假冒你的贼人突然窜... - 2018-02-03
  • 第二十一章 李光头继续示威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继续在县政府大门口进行着他的示威事业,各类破烂东西每天都堆成一座小山,他没时间静坐了,而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将破烂分门别类,再通过不同的销售渠道卖到全国各地去。他盘腿坐在地上,专门花了两个... - 2018-02-04
  • 第二十一章 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
  •   到了晚上,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许三观说:  “今天这日子,我们要把它当成春节来过。”  所以,他要许玉兰穿上精纺的线衣,再穿上卡其布的裤子,还有那条浅蓝底子深蓝碎花的棉袄,许玉兰听了许三观的话后,就穿上了它们;许三观还要... - 2018-02-08
  • 第二十一章 真假之争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狼姑婆可没有理他,一脚跨上软轿,尖声道:“走!”  黄凤娟急忙走在前面,说道:“晚辈带路。”  两个大脚婆子抬起软轿就走。  任驼子、小诸葛,和总管冯友三一齐躬身道:“属下恭送副总护法。”  无量子道:“大师兄怎么任由她离去了?”  无... - 2018-01-29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拜山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公孙襄晤了一声,点头道:“看来少林和尚,还算客气,朱岛主可以说是数百年来,唯一退出罗汉阵的人了。”  老寿星呵呵一笑,回头道:“逢仙姑、田姑婆,咱们双仙一妖,有没有兴趣,联手去闯他八座罗汉阵,试试他们少林寺的大罗汉阵究竟有多厉害?”  ... - 2018-01-25
  •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至少人行。  话说西门庆从院中归家,已一更天气,到家门首,小厮叫开门,下了马,踏着那乱琼碎玉,到于后边仪门首。只... - 2018-10-05
  • 第二十一回 肩重任必须公忠能 治乱世岂可无约法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雍正皇帝迫于局势不得不作出让步,将苛刑竣法稍稍收敛,也将对诺敏和张廷璐的处分稍稍减轻。不过他的这种处境,这种心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和理解的。孙嘉淦出头反对,受到了方苞的教训,皇上也严厉地责备了他。孙嘉淦不言声了,可是,在一旁的田文... - 2018-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