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是我许下的心愿_老人与海

  •   "我并不虔诚,"他说。"但是我愿意念十遍《天主经》和十遍《圣母经》,使我能逮住这条鱼,我还许下心愿,如果逮住了它,一定去朝拜科布莱的圣母。这是我许下的心愿。"他机械地念起祈祷文来。有些时候他太倦了,竟背不出祈祷文,他就念得特别快,使字句能顺口念出来。《圣母经》要比《天主经》容易念,他想。

      "万福玛利亚,满被圣宠者,主与尔偕焉。女中尔为赞美,尔胎子耶稣,并为赞美。天主圣母玛利亚,为我等罪人,今祈天主,及我等死候。阿们。"然后他加上了两句:"万福童贞圣母,请您祈祷叫这鱼死去。虽然它是那么了不起。"

      念完了祈祷文,他觉得舒坦多了,但依旧象刚才一样地痛,也许更厉害一点儿,于是他背靠在船头的木舷上,机械地活动起左手的手指。

      此刻阳光很热了,尽管微风正在柔和地吹起。

      "我还是把挑出在船梢的细钓丝重新装上钓饵的好,"他说。"如果那鱼打算在这里再过上一夜,我就需要再吃点东西,再说,水瓶里的水也不多了。我看这儿除了鲯鳅,也逮不到什么别的东西。但是,如果趁它新鲜的时候吃,味道不会差。我希望今夜有条飞鱼跳到船上来。可惜我没有灯光来引诱它。飞鱼生吃味道是呱呱叫的,而且不用把它切成小块。我眼下必须保存所有的精力。天啊,我当初不知道这鱼竟这么大。""可是我要把它宰了,"他说。"不管它多么了不起,多么神气。"

      然而这是不公平的,他想。不过我要让它知道人有多少能耐,人能忍受多少磨难。

      "我跟那孩子说过来着,我是个不同寻常的老头儿,"他说。"现在是证实这话的时候了。"

      他已经证实过上千回了,这算不上什么。眼下他正要再证实一回。每一回都是重新开始,他这样做的时候,从来不去想过去。

      但愿它睡去,这样我也能睡去,梦见狮子,他想。为什么如今梦中主要只剩下了狮子?别想了,老头儿,他对自己说。眼下且轻轻地靠着木船舷歇息,什么都不要想。它正忙碌着。你越少忙碌越好。

      时间已是下午,船依旧缓慢而稳定地移动着。不过这时东风给船增加了一份阻力,老人随着不大的海浪缓缓漂流,钓索勒在他背上的感觉变得舒适而温和些了。

      下午有一回,钓索又升上来了。可是那鱼不过是在稍微高一点的平面上继续游着。太阳晒在老人的左胳臂和左肩和背脊上。所以他知道这鱼转向东北方了。

      既然这鱼他看见过一回,他就能想象它在水里游的样子,它那翅膀般的胸鳍大张着,直竖的大尾巴划破黝黑的海水。不知道它在那样深的海里能看见多少东西,老人想。它的眼睛真大,马的眼睛要小得多,但在黑暗里看得见东西。从前我在黑暗里能看得很清楚。可不是在乌漆麻黑的地方。不过简直能象猫一样看东西。

      阳光和他手指不断的活动,使他那抽筋的左手这时完全复原了,他就着手让它多负担一点拉力,并且耸耸背上的肌肉,使钓索挪开一点儿,把痛处换个地方。

      "你要是没累乏的话,鱼啊,"他说出声来,"那你真是不可思议啦。"

      他这时感到非常疲乏,他知道夜色就要降临,所以竭力想些别的事儿。他想到棒球的两大联赛,就是他用西班牙语所说的GranLigas,他知道纽约市的扬基队正在迎战底特律的老虎队。

      这是联赛的第二天,可我不知道比赛的结果如何。但是我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对得起那了不起的迪马吉奥,他即使脚后跟长了骨刺,在疼痛,也能把一切做得十全十美。骨刺是什么玩意儿?他问自己。西班牙语叫做unespuela-dehueso。我们没有这玩意儿。它痛起来跟斗鸡脚上装的距铁刺扎进人的脚后跟时一样厉害吗?我想我是忍受不了这种痛苦的,也不能象斗鸡那样,一只眼睛或两只被啄瞎后仍旧战斗下去。人跟伟大的鸟兽相比,真算不上什么。我还是情愿做那只待在黑暗的深水里的动物。

      "除非有鲨鱼来,"他说出声来。"如果有鲨鱼来,愿天主怜悯它和我吧。"

      你以为那了不起的迪马吉奥能守着一条鱼,象我守着这一条一样长久吗?他想。我相信他能,而且更长久,因为他年轻力壮。加上他父亲当过渔夫。不过骨刺会不会使他痛得太厉害?

      "我说不上来,"他说出声来。"我从来没有长过骨刺。"

      太阳落下去的时候,为了给自己增强信心,他回想起那回在卡萨布兰卡的一家酒店里,跟那个码头上力气最大的人,从西恩富戈斯来的大个子黑人比手劲的光景。整整一天一夜,他们把手拐儿搁在桌面一道粉笔线上,胳膊朝上伸直,两只手紧握着。双方都竭力将对方的手使劲朝下压到桌面上。好多人在赌谁胜谁负,人们在室内的煤油灯下走出走进,他打量着黑人的胳膊和手,还有这黑人的脸。最初的八小时过后,他们每四小时换一个裁判员,好让裁判员轮流睡觉。他和黑人手上的指甲缝里都渗出血来,他们俩正视着彼此的眼睛,望着手和胳膊,打赌的人在屋里走出走进,坐在靠墙的高椅子上旁观。四壁漆着明亮的蓝色,是木制的板壁,几盏灯把他们的影子投射在墙上。黑人的影子非常大,随着微风吹动挂灯,这影子也在墙上移动着。

      一整夜,赌注的比例来回变换着,人们把朗姆酒送到黑人嘴边,还替他点燃香烟。黑人喝了朗姆酒,就拚命地使出劲儿来,有一回把老人的手(他当时还不是个老人,而是"冠军"圣地亚哥)扳下去将近三英寸。但老人又把手扳回来,恢复势均力敌的局面。他当时确信自己能战胜这黑人,这黑人是个好样的,伟大的运动家。天亮时,打赌的人们要求当和局算了,裁判员摇头不同意,老人却使出浑身的力气来,硬是把黑人的手一点点朝下扳,直到压在桌面上。这场比赛是在一个礼拜天的早上开始的,直到礼拜一早上才结束。好多打赌的人要求算是和局,因为他们得上码头去干活,把麻袋装的糖装上船,或者上哈瓦那煤行去工作。要不然人人都会要求比赛到底的。但是他反正把它结束了,而且赶在任何人上工之前。

      此后好一阵子,人人都管他叫"冠军",第二年春天又举行了一场比赛。不过打赌的数目不大,他很容易就赢了,因为他在第一场比赛中打垮了那个西恩富戈斯来的黑人的自信心。此后,他又比赛过几次,以后就此不比赛了。他认为如果一心想要做到的话,他能够打败任何人,他还认为,这对他要用来钓鱼的右手有害。他曾尝试用左手作了几次练习赛。但是他的左手一向背叛他,不愿听他的吩咐行动,他不信任它。

      这会儿太阳就会把手好好晒干的,他想。它不会再抽筋了,除非夜里太冷。不知道这一夜会发生什么事。

      一架飞机在他头上飞过,正循着航线飞向迈阿密,他看着它的影子惊起成群成群的飞鱼。

      "有这么多的飞鱼,这里该有鲯鳅,"他说,带着钓索倒身向后靠,看能不能把那鱼拉过来一点儿。但是不行,钓索照样紧绷着,上面抖动着水珠,都快迸断了。船缓缓地前进,他紧盯着飞机,直到看不见为止。

      坐在飞机里一定感觉很怪,他想。不知道从那么高的地方朝下望,海是什么样子?要不是飞得太高,他们一定能清楚地看到这条鱼。我希望在两百英寻的高度飞得极慢极慢,从空中看鱼。在捕海龟的船上,我待在桅顶横桁上,即使从那样的高度也能看到不少东西。从那里朝下望,鲯鳅的颜色更绿,你能看清它们身上的条纹和紫色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643&f_id=665 - 2014-08-17
  • 第十三章 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_圣经
  • 13:1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13:2我从前说过,如今不在你们那里又说,正如我第二次见你们的时候所说的一样,就是对那犯了罪的和其余的人说:我若再来,必不宽容。13:3你们既然寻求基督在我里面说话的凭... - 2017-10-19
  • 第三章 西湖惊凶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那酒保眼看事机败露,不由脸色大变,打了个哆嗦,跪到地上,哭丧着脸,连连点头道:“小的不知道那包是毒药,刚才有位客人只说要和你客官打赌,开个玩笑,说纸包里是喝了就会使人醉倒的药末,给了小的十两银子,小的一时糊涂,为了贪图十两银子,不是有心... - 2018-04-16
  • 第三章 惊人发现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庄丁陪着笑道:“卓老爷早就来了,正和庄主在书房里,陪着几位贵宾聊天。”  卓少华心中暗道:“爹果然来了,那么自己在家中书房看到的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对了,那一定是假扮万大叔的褚彪的同党玩的把戏了,但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  ... - 2018-04-12
  • 第三章 一剑振威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方才和柳琪对招之间,已增进不少临敌经验。这时一见独角兽攻来剑势,有如千百朵银花,精光耀眼,由四面八方飞来,叫人无从出手招架!  他强敌当前,居然十分镇定。  觑准剑花要落未落之际,突然身形晃动,右臂一振,追魂八剑,倏然展开!  他... - 2018-04-22
  • 第三十三章 三妹同心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冰魄夫人和飞天蜈蚣如果双方之中,有一方稍呈不支,那么不是冰魄夫人立被毒袍所发出的剧毒毒死,便是飞天蜈蚣立被“冰魄寒光”所凝结的真气,当场冻死。这中间胜败之分,只在毫发之间,是以宁愿全力拼耗,谁也不肯稍退!  两人拼耗了这长一段时间,不但... - 2018-04-27
  • 第三章 丁少秋今年十二岁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今年十二岁了!  丁季友一直没回来过。  丁老爷子真把这个小孙子视作丁家的宝贝,从丁少秋五岁起,就教他拳架子,先打好基础,随着逐年教他练习拳掌剑法。  丁少秋真是天生练武的材料,只要教过一遍,他就记住,最复杂的手法,他都一学就会。... - 2018-05-01
  • 第三章 梅花道人酷爱梅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远在当年,就因他出指成幻影,眼前皆梅花,武林中无人能破,名震八荒,大家因不知他姓氏来历,就以梅花道人呼之。  据说梅花道人酷爱梅花,尤精于画梅。别人作画,少不了羊毫笔,唯有梅花道人画的画,是用双手作笔的。  他掳起袖管,用小臂蘸着墨,往... - 2018-04-27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章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小王子向我提出了很多问题,可是,对我提出的问题,他好象压根没有听见似的。他无意中吐露的一些话逐渐使我搞清了他的来历。例如,当他第一次瞅见我的飞机时(我就不画出我的飞机了,因为这种图画对我来说太复杂)... - 2018-03-20
  • 第三章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看,总得把吃剩下了的盘子撤下。  这回一名庄丁刚把一盘滚油还在滋滋有声的炒鳝背端上之际,有人把一个空盘递给了他,一手就把炒鳝背接了过去。  庄丁接过空盘,就回身退下。  徐天华和在座众人明明看到庄丁端上来的是一盘炒鳝... - 2018-03-13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章 旧地重游、伏虎警伤雁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时星目含蕴热泪,恨声道:  我黄秋尘誓死要查出‘伏虎剑’的下落,调查出杀害父亲的凶手……”  黄秋尘说到此处,脸上突然一阵惨白,汗水涔涔而下。原来他这一动怒,伤疼立刻发作。  铁木憎凄凉一叹,道:  “孩子,你又动气了。”  黄... - 2018-03-15
  • 第三十三章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徐少华、纪若男也相继跟入,站起身来。  只见洞内是一间方形的石室,两个一身黑衣的大汉手持钢刀,凛立不动,自然已经被贾老二制住了。  祖东权目光一转,问道:  “这里还有暗门,该如何开启呢?”  “嘻嘻,... - 2018-03-16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章 救星天降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崂山二怪本是一对孪生兄弟,心意相通,二怪老二这一加入战圈之后,两柄铁手一右一左,互相配合,展开扑击。  二怪老大立时扳回了劣势,琵琶仙的一轮攻势,也顿时受到阻遏。  三条人影,像走马灯一般,不住的盘旋进退,三件兵刃,光影翻滚,有如大海中... - 2018-03-28
  • 第三十三章 五件兵刃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四周,五个人——北峡老人夫妇、南天一雕盛世民、古灵子、荀吉全已倒卧在血泊之中,五件兵刃也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丁少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招剑法竟有如此之强,自己竟在一招之间杀死了围攻自己的五个高手,心头也不无歉疚。  但继而一... - 2018-05-04
  • 第三十三章 婉约娇娥易姓名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简真人轻轻用袍袖拭着纵横老泪,说道:“我跨进家门,陡然发觉你娘脸色灰白,倒在地上,我心头一紧,赶快把她扶起,发现人手冰冷,业已气绝多时!”  白飞燕突然尖叫一声,哭道:“我娘被谁害死的?”  简真人继续说道:“那时我伤心得欲哭无泪,把她... - 2018-05-30
  • 第三章 正义之剑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一晚,卫天翔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觉,他从古叔叔交给自己那个黄布小包的郑重情形,和说起自己爹娘时黯然神色。  觉得古叔叔每一句话,都好像有一种难言之隐包含在里面,不是吗?譬如:  “如果换一个人,只要学到咱们六人中任何一个的本领,在江湖... - 2018-05-27
  • 第三章 蛛丝马迹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迎面是一排五间楼房,雕楼飞檐,甚是气派。  白胖老者陪着笑道;“二犬子住在西花厅,楚少侠请随老朽来。”  他领着楚玉祥由西首回廓折入一道腰门,门外是自成院落的一个大院子,花木扶疏,更是清静,两人踏着石砌花径,来至一座精致的敞轩前面。  ... - 2018-05-31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三章 赌局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北六省武林盟主齐傲松,与东瀛武圣藤原秀泽决斗的消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沸沸扬扬传遍了江湖,在武林中人眼里,这场决斗早已超越了通常意义上的江湖争斗,它已经是一次关乎中原武林尊严与荣誉的挑战,甚至被视作中华武功与东瀛武技的最高对决。  随... - 2018-06-05
  • 第三章 疗毒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十几颗失魂丹摆在瓷盘中,像珠子一般耀眼,不过楚青霞完全看不见,只能用手去触摸、感受这邪恶至极的毒药,一个年逾古稀的大夫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解释着:“经老朽分析,这失魂丹是由罂粟果提纯炼制而成,有强烈的致幻作用。当药瘾发作时,只有用它本身的毒... - 2018-06-04
  • 第三章 四圣禁宫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闵印冷冷地答道:“在‘四圣宫’中,闵印由小直到十五岁止,未出四圣宫门一步,不信可问四圣即知。”  “四圣今是你的走卒,问他们怎有实话,怎能使闵东源心服口服,我只问你,闵印,十数年来你母子可曾遭遇劫难或不幸?”  “你残害家父岂非劫难?”... - 2018-05-25
  • 第三章 戏二厉初显武功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席散之後,两名趟子手撒去筵席,随着送上一盏浓茶。主人和劳乃通、曹凤台一面品茗,一面商讨着三日後如何为戚菩萨祝寿事宜。  刘二麻子喝了两口茶,就站起身,抱抱拳道:“今晚承总镖头宠宴,又能和老道长、劳总管、曹老大诸位同席,这是在下毕生荣幸,... - 2018-05-21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三章 独向异乡为异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负气离开少林,他觉得少林寺无可留恋,唯一感到遗憾的,没向百愚上人辞行。  因为这位老方丈总究对自己有授经之德,但自己只是一个寄住的人,又遭到膳堂注持的驱逐,能够随便见到老方丈吗?  他住足回首,望了少林寺一眼,终于掉头而去。  人... - 2018-05-04
  • 第三章 古墓练神功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这三剑剑势连环,一气呵成,正是锦衣少年最拿手的“连环追魂三剑”一片寒光,如风起云涌,把尹剑青左右两方一起封死,除了硬接,无处可以躲闪,但若要硬接,你手上只有一根青木棍,也无法接得住他锋利的百练精钢长剑!  尹剑青的师傅,名列武林三绝剑,... - 2018-05-15
  • 第三章 如梦如幻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而且有些地方,还有草根存在,草断之处,并非因人践踏而枯萎,似是有人故意用脚把它扫断的。由断草枯萎的情形看来,为时应该不久<时间稍久,枯草又生长了)。由此可见,这条小径分明是有人在不久之前故意制造出来的。  此人制造出似有若无的小径,用意... - 2018-05-16
  • 第三章 座上佳宾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随着钱青青进入堡中,只觉这座广大宅院,除了门前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从大门,二门直入大厅,竟然始终不见一人!  此时天色业已微黑,愈显得宅院阴沉广阔,生似久已无人住的旷宅一般,心头禁不住犯疑。  钱青青却并不理会,领着他穿越大厅,折... - 2018-05-18
  • 第三章 身世成谜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由豫入楚,由楚入湘,一路上尤师傅都已给他安排好何处打尖,何处投宿,薛少陵只是照路程单行止。这天下午,赶到长沙府,这是湘南省治所在,扼水陆交通要道,城内市肆极盛。  薛少陵按照师傅路程单的指示,要先在城中找一家客店落脚,才能拆视密柬,依柬... - 2018-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