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千里求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

      这是老句子,但薛神医似乎对它特别欣赏。

      每年到了换春联的时候,他必饱濡浓墨,亲自挥毫,在梅红洒金笺上,写了这两句诗,张贴在大门之上。薛神医就是住在木读镇上,门前有小溪,有绿树。

      春天来了,枝头鸟鸣,小溪花落,刚好切合这两句诗聊。久而久之,这两句话就成了薛神医特有的标志。

      他门口既没挂上“薛氏医庐”的招牌,但人们只要看到梅红洒金笺上龙飞凤舞的对子,就知道这是薛氏医庐。

      薛神医不但是苏州有名的神医;就是大江南北,提起苏州薛神医,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尤其在江湖上,薛神医的名头更响,黑白两道,无论重伤垂危,只要一息尚存,找上薛神医,无不妙手回春,一剂而愈。

      这是一个春天的晚上,夜幕低垂,春寒料峭。薛氏医庐的东厢,是一间颇为宽敞的书室,临窗一张书案上,点燃着一支红烛,光影摇曳,结了一段很长的灯花,案右紫擅靠椅上,端坐一个面貌清瘦的青袍老人,手执书卷,正在安详地阅读古籍。这是薛神医的习惯,他每天晚餐之后,都要在书室里看上一会书,才回房就寝。蓦然,窗前起了一阵微风,烛火跟着微微一沉。就在这一瞬之间,薛神医面前,已经多了个高大的人影!这人身穿蓝布短褂,下着灰色套裤,腰结草绳,足登草鞋,看去年约五旬开外,浓眉紫脸,鬓发如戟,双目如炬,相貌威猛。

      手上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右掌紧抵在孩童后心,看情形是生了急病,求医来的,这人来得好不兀突?

      薛神医却是神色不变,目光微抬,心中暗暗一惊,想道:“此人身法奇快,当非寻常之辈!”

      放下书卷,刚从椅上站起。

      那蓝褂老者已经先开口了,只听他说道:“老朽有急事相求,来得冒昧,还望先生恕罪。”

      他手上抱了个人,不能拱手作揖,说话之间,连连躬腰。

      薛神医慌忙地拱手还礼,说道:“兄弟薛道陵,尊驾半夜而来,可是令郎得了急症,要兄弟效劳么?”

      蓝褂老者低头看看怀中孩童,答道:“这是老朽故人之子,身受重伤,当今之世,除了先生,已是无人能治,老朽才不远千里赶来苏州,务请先生救救这个孩子。”

      薛神医目光打量了蓝褂老者一眼,拱手笑道:“光看尊驾来时身法,自是武林高人,兄弟先想请教大号如何称呼?”

      蓝褂老者道:“先生过誉,浪迹江湖之人,贱名不提也罢。”

      薛神医点了点头,才又接道:“尊驾既然不愿说,兄弟自是不敢相强,只是兄弟替武林中人看病,照例……”

      蓝褂老者没等薛神医说完,笑道:“老朽慕名而来,自然听人说过先生替武林同道治病的规矩,只要先生能把这孩子医好,别说一招,就是再加上几招,老朽也无不遵命。

      薛神医清癯脸上微微一笑道:“尊驾可否先说说愿意留下那一招绝技?”

      蓝褂老者自然听得出薛神医的口气,自己不肯吐露身份,他怕医好了病,自己随便说出一招普通武功,应付于他,不觉大笑一声,双目精光暴射,正容道:“先生把老朽看作何等样人,但教此子脱离危境,老朽岂敢秘技自珍,留下的招法,纵不能说傲视江湖,也定教先生满意就是了。”

      薛神医也爽朗的笑道:“尊驾说的,自然可信,咱们就一言为定,你请坐下来,让兄弟替此子切切脉看。”

      蓝褂老者依言在一把椅子上坐下,薛神医走前两步,伸出手去,握着孩子脉腕,搭了搭脉。

      只觉这小孩六脉俱沉,但体内真气鼓荡,源源不绝,这分明是蓝褂老者一直以本身内力,输入孩子体内,藉以延续他的生命。

      不觉微微皱了下眉,回身取过一个磁瓶,倾出一粒绿豆大的药丸,纳入孩子口中,一面说道:“尊驾可以放开手了。”

      蓝褂老者迟疑了下道:“这孩子伤势沉重,多日来只要老朽放开手掌,立有呼吸断绝之虑。”

      薛神医道:“不错,此子全仗尊驾内力,替他续命,方才兄弟喂他服下一粒护心丹,一个时辰之内,可保无虑,尊驾放手之后,兄弟才能诊查病源。”

      蓝褂老者果然放开右掌,薛神医移了把椅子,在蓝褂老者对面坐下,一手搭着孩子脉门,缓缓阖上眼皮,一声不作的切起脉来。

      过一盏茶光景,他脸上露出惊诧之色,抬眼道:“此子似是伤在一种极为古怪的阴柔掌力之下!”

      蓝褂老者道:“先生说得极是!”

      薛神医又道:“而且此种掌力,并非直接命中,好像只是从另外一人身上透过,殃及了此子?”

      蓝褂老者身子一震,双目圆睁,神情显得甚是激动,点头道:“先生神目如电,说得一点不错,中掌的是他母亲,那时就抱着此子……”

      他似乎言有未尽,但并没再说下去。”

      薛神医也不再多说,再搭孩子右手脉搏,但两道眉峰,却渐渐紧蹩了起来。又过了盏茶时光,才行放手,只是沉吟不语,好像在考虑着什么。

      蓝褂老者看得心头大急,忍不住问道:“此子还有救么?”

      薛神医微微摇头道:“十天之前,也许有救……”

      蓝褂老者喃喃的道:“十天之前……唉,十天之前,老朽还在数千里外……”

      他双目乍睁,神情急迫问道:“听先生口气,此子已是无药可救了?”

      薛神医起身拱手道:“尊驾最好另请高明。”

      这话无异判了这孩子的死刑!”

      蓝褂老者在这刹那之间,已是目蕴泪光,望着薛神医道:“可怜老朽故人,双双遇难,只遗下此子一人,先生仁术济世,务望救救这个孩子,老朽感戴不尽。”

      薛神医只是摇头,口中说道:“难,难,此子六脉俱沉,若非尊驾以无上神功,替他延续残喘,只怕早已死去多日了!”

      蓝褂老者目光一闪,不信的道:“此子即能假老朽内力,维持不死,足见生机未绝,先生……”

      薛神医摇头道:“兄弟难以为力。”

      薛褂老者顿一顿道:“先生只要救治此子,不论多少报酬,但凭吩咐。”

      薛神医依然摇头道:“兄弟实在无能为力,尊驾还是及早另请高明,只要不延误的话,也许尚有一线生机。”

      这自然是推托之词,但蓝褂老者是何等样人?薛神医口中始终没有直截了当的说出此子无救,心头不禁一动,暗想:“从他口气听来,可能是治疗费事,他不愿自找麻烦。”

      这就站起身道:“如此说来,这孩子已是无望了?”

      薛神医道:“那也不然,如果遇上比兄弟医道高明之士,也许有救。”

      蓝褂老者心头证实,不禁狂笑一声,说道:“天下除了薛神医,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欺世盗名的人了!”

      说到这里,俯首,说道:“孩子,为伯父的远从数千里外,日夜趟程,把你送来,指望薛神医能够挽救你一条小命,那知传言误人,反而耽误了你的伤势,遇上的又是庸医,看来你是死定了……”

      薛神医被他当面骂成欺世盗名的庸医,只是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忤,拱手道:“兄弟自惭无能,实在抱歉得很,尊驾好走,恕兄弟不送。”

      蓝褂老者心中暗中嘿然一笑,霍地又从腰间抽出一柄黝黑铁萧,双目精光电射,凛然喝道:“薛道陵……”

      薛神医后退了一步,苦笑道:“尊驾就是打死兄弟,也是无能为力。”

      蓝褂老者沉喝道:“你看清了!”

      铁萧一横,猛然向外推来!

      薛神医自幼好武,他仗着精通医道,与武林中人治病,订下规矩,就是传他一招武学。

      他本身武功,原也不弱,再加上东学一招,西学一招,数十年下来,胸中武学之博,可说积诸家之长。

      此时眼看蓝褂老者横萧推来,潜风逼人,不觉大吃一惊,慌忙侧身闪开,冷笑道:“兄弟已经一再声明,实在力有未逮,尊驾不觉逼人太甚么?”

      口中说着,两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38-944.html - 2018-03-08
  • 富翁的第一百只羊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时代,有一个名叫宋陵子的人,他虽然贫穷,但是却知足常乐;可是有一国财富的魏文侯却常常讥笑他,而且还鄙视地说:“你一直都很穷,难道要穷一辈子吗?”宋陵子不理会他挑般的语气,看了看魏文侯然后平静的说, &ldquo... - 2018-12-02
  • 第一章 重重疑问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三月,这是春花最明媚的季节!  在桐柏山的南首,有一座幽谷,叫做“狄谷”。  谷中遍山都是桃李,每年春天,谷暖地幽,桃李盛开,繁花如锦,落英缤纷,四十里香沾衣襟,几疑身在桃花源中。  这里有一种小禽,翠绿可爱,鸣声特别清脆悦耳,名捣乐乌... - 2018-11-29
  • 大象骑自行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个人骑上自行车,想到树林里去采野花。天气很热,他在河边停下来,把自行车靠在树旁,就走下石阶去喝水了。  这时,大象、长颈鹿和猴子沿着小路走了过来。他们看见树下停着一辆自行车,感到非常新奇。  猴子摸着自行车,说:“我真想骑骑。”  大... - 2018-12-05
  • 小牛学吃饭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你会吃饭么?  是呀,你一定说“我当然会啦!”  小牛也是天生就会吃东西,  可是他还是去了吃饭学校……  想知道他学了什么吗?  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吧!  小牛是吃东西的天才,他呀,生下来就会吃妈妈的牛奶……  后来小牛长大了,牛妈妈... - 2018-12-05
  • 小女孩找帮助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个小女孩想要寻找一个“帮助”,她去问山羊:“山羊爷爷,我要找一个帮助,你能给我吗?”山羊说:“我没有帮助,我们一起去野牛那里找,野牛很强壮,他也许会有帮助。”  小女孩和山羊找到森林里的野牛,问他有没有帮助,野牛说:“我没有帮助,我... - 2018-12-06
  • 妈妈祝贺我失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母亲叫直子,却给我起了一个非常时尚的名字叫安娜。我与母亲像朋友,她从不拿大人的气势来压我,总是对我说:“甜心,我们坐下来商量一下好不好?”她对我的烦恼总有办法。  可那一次,我真的觉得“没办法”了,因为我失恋了。  在我13岁的时候,... - 2018-12-06
  • 小刺猬的毛衣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刺猬每天出门前,妈妈都要关照它穿好刺毛衣,因为外面可怕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有了刺毛衣的保护,小刺猬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一天。晚上,浑身是刺的小刺猬回到家,妈妈赶紧帮它脱下扎人的刺毛衣,然后大家一起光溜溜地洗手吃饭,别提有多美了。  一天,... - 2018-12-05
  • 蜗牛快递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无论什么时候,小蜗牛都在期盼传来“嘭咚!嘭咚!”的脚步声,这像是他弱小的心脏发出强烈的跳动。又像是一段令人兴奋感动的节奏,贯穿了他整个曾经长久沉寂的生活。  每当夕阳将落时,小蜗牛仿佛能想像自己也高高腾空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有力的弧线,... - 2018-12-06
  • 茉莉兔遇险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太阳刚从东边升起来,小兔子茉莉就起床了,伸完一个大大的懒腰,肚子就在咕咕叫,茉莉饿了。   茉莉想,听小牛哥哥说南山那边有一块蘑菇地,各种颜色的鲜美的蘑菇,更让人激动是旁边还有一块红萝卜地,两种食物都是茉莉的最爱,正好今天天气... - 2018-12-05
  • 救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救命哪!”呼救的声音惊动了正在附近做活的几个人,他们同时朝呼救的地方跑去。原来是一个小孩子不小心掉进水井里去了。 甲说:“应该马上去打一根绳子来。”乙说:“应该去找一根竹稿。&r... - 2018-12-05
  • 摔下神坛的神像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尊神像被供奉在神坛上,高大威武,金光闪耀。善男信女纷纷敬香跪拜,口中念念有词,祈求神灵庇佑。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婆婆跌跌撞撞扑倒在神坛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求神救救她的小孙子。小孙子已经连续七天高烧不退,生命垂危。任凭老婆婆哭得死去活来,神... - 2018-12-05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麻雀聘教练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老麻雀渴望提高家族的素质,聘请了几名高级飞行教练。他对小麻雀说:“孩子们哪,我听姥姥的姥姥说起过,从前,麻雀曾经被列为‘四害’之一,人类不惜代价地进行围剿,差点全军覆没,幸好后来平了反,才算战战兢兢地繁衍... - 2018-12-05
  • 纸飞机飞不出城市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她是暖色调的温暖  高中的时候,学校举办了一次演讲比赛。她是选手——脸色绯红有些紧张的女生,俏丽的短发,穿蓝白色的海军裙,裙上有长长的流苏,很美——而我是观众。  她虽然有些紧张,却非常流利顺畅地带着感情演讲完了。  我使劲鼓掌,骆驼也... - 2018-12-06
  • 太阳感冒了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太阳得了重感冒,戴着大口罩来上工,还不住打喷嚏,他怕把感冒传染给大家,于是向蓝天伯伯告了假,回家休息去了。  负责天气预报的水晶燕广播:太阳感冒了,最近几天由乌云当班。  乌云阴沉着脸,老大不乐意的样子,谁愿意在节假日替别人上工呢?  ... - 2018-12-05
  • 玉姑除恶龙_中国民间故事_故事大全
  •   庙峡,又名妙峡。两座巍峨雄奇的凤凰大山,拔水擎天,夹江而立,引人入胜的鲤鱼跳龙门,活灵活现,雄奇壮观。进入峡谷,两山雄峙,悬崖叠垒,峭壁峥嵘,壁峰刺天;奇特的岩花,依壁竞开,把峡谷装缀成仙境一般。这个神奇美妙的峡谷,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 2018-12-05
  • 帷幕后的琴曲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布帘微微荡漾,犹如微风轻拂着的湖面,从布帘后面传出的琴声,就是这阵阵微风。  因着这琴声的吸引,杜明翰停下脚步,并且进去喝了一杯。  杜明翰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配合着琴声的旋律,心里不禁暗想这家酒吧的老板可真有创意,请来琴师却不让她露面... - 2018-12-06
  • 你并不是个坏孩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自称叫陈小卫的人打电话给我。电话那头,他满怀激动地说:“丁老师,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说他是我10年前的学生。我脑子迅速翻转着,十来年的教学生涯,我换过几所学校,教过无数的学生,实在记不起这个叫陈小卫的学生来。  他提醒我,那年你... - 2018-12-07
  • 最后一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决定把陪伴我四年的电脑卖掉。问了一下,才知道对门宿舍的小唐也有这个打算,他老家跟学校相距大半个中国,带电脑回家很麻烦。小唐说:“咱也不卖给外人了,写几个告示在学校里一贴,便宜点卖给学弟学妹们吧。”  吃过晚饭后,我... - 2018-12-07
  • 太阳的花园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天我刚下课回到办公室,就有个女生慌慌张张地跑来叫我:“老师,老师快来呀,有人打架了!”我跑进教室,两个小学一年级的小男孩正扭打成一团。我赶紧上前把他们分开。严厉地责问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其中一个黑瘦男孩倔强地不发一言,另一个头发乱糟... - 2018-12-07
  • 最美好的理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为了参加市里举行的阳光少年评选活动,我可是颇费了一番心机。这次评选活动要在全市的中小学生范围内评选出10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代表本市参加全区的阳光少年评选活动,而他们也将成为本市的形象代表,将在年底的艺术节上代表本市亮相。这不仅是评选上的... - 2018-12-07
  • 哥伦布发现“旧大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写作课的时候,语文老师问:“谁看见教室后墙黑板边贴着的那张小纸条了?”同学们一起回过头——黑板周围什么也没贴呀?  老师说:“这张小纸条是我前天早上贴的,上面写了字,就是今天的作文素材。因此,这张纸条非常重要。”  同学们很惊奇,难道... - 2018-12-07
  • 谢谢你曾经允许我不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星期一的早晨,我紧张而又兴奋,因为我的赛教课就要开始了。这是一次级别很高的竞赛,有各学校的领导做评委,还有许多教育界的专家到场。年轻的我,渴望掌声,渴望奖杯,渴望一切有光环的东西,并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赢得这一切。  好心的教研组长特地... - 2018-12-07
  • 三好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小学的时候,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他从未当过“三好生”,也从未想当,尽管他成绩不错,表现也很好。  村子很偏僻,村子的东北方向有一个军营,军营子女就成为学校里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穿戴干净,长得也漂亮,不像农家子弟即使大冬天也敞着怀,常常挂... - 2018-12-07
  • 青春只开一季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转到高一(3)班时,据说白晓宁已经挫败了多次武林争霸,稳居第一宝座N年了。我坐在他的侧前方。一回头就看见他的脑壳,他总是在奋笔疾书,好像是台不知疲倦的学习机器。同学们背后叫他书呆子,当面却叫他终结者,老师刁钻古怪的问题到了他那,都有最... - 2018-12-07
  • 不必为勇敢道歉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为了迎接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学校举行了一次预选。预选赛上高手云集,他们慷慨激昂的发言使整个比赛精彩纷呈,高潮迭起。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参赛者都表现得光彩夺目,其中有一个男孩就出现了严重的错误。  可能是由于紧张,男孩上台时手有些发抖,他... - 2018-12-06
  • 公而忘私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代的晋平公要找一位有贤能的人担任南阳县的县令,因此他找来大夫祁黄羊,想请他推荐适合的人选。没想到,他竟不计前嫌推举了自己的仇人解狐。   又有一次晋平公找一位勇敢善战的人担任军中统帅的职位,祁黄羊知道之后,大力推荐自己的儿子祁午,一点... - 2018-12-03
  •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是一个令我难以启齿的故事,故事里面有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人。  小时候,我有尿床的毛病。为此,没少挨父母的打骂,有时甚至被罚站在屋中央熬过隆冬的漫漫长夜。苦恼而又羞愧的是,这毛病一直持续到我读高中的那一年。  1979年的秋天,我考上县... - 2018-12-06
  • 出尔反尔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时,有一年邹国与鲁国发生了战争。邹国吃败仗,死伤了不少将士。邹穆公很不高兴,问孟子道:“在这次战争中,我手下的官吏被杀死了三十三个,可是老百姓却没有一个为他们去拼命的,他们眼看长官被杀,而不去营救,可恨得很。要是杀了这些人吧,他们人太多... - 2018-12-07
  • 那封“情书”寄出后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些日子,他在英语课上总是不由自主地走神。梅子老师那张娃娃一般清纯的面孔,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的视线。梅子老师的声音很甜,犹如甘洌的泉水,在他心灵的每一寸土地上跳跃着。  他总是感觉45分钟的时间太短了,他真希望一整天都在教室里听梅子老师...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