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千里求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

      这是老句子,但薛神医似乎对它特别欣赏。

      每年到了换春联的时候,他必饱濡浓墨,亲自挥毫,在梅红洒金笺上,写了这两句诗,张贴在大门之上。薛神医就是住在木读镇上,门前有小溪,有绿树。

      春天来了,枝头鸟鸣,小溪花落,刚好切合这两句诗聊。久而久之,这两句话就成了薛神医特有的标志。

      他门口既没挂上“薛氏医庐”的招牌,但人们只要看到梅红洒金笺上龙飞凤舞的对子,就知道这是薛氏医庐。

      薛神医不但是苏州有名的神医;就是大江南北,提起苏州薛神医,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尤其在江湖上,薛神医的名头更响,黑白两道,无论重伤垂危,只要一息尚存,找上薛神医,无不妙手回春,一剂而愈。

      这是一个春天的晚上,夜幕低垂,春寒料峭。薛氏医庐的东厢,是一间颇为宽敞的书室,临窗一张书案上,点燃着一支红烛,光影摇曳,结了一段很长的灯花,案右紫擅靠椅上,端坐一个面貌清瘦的青袍老人,手执书卷,正在安详地阅读古籍。这是薛神医的习惯,他每天晚餐之后,都要在书室里看上一会书,才回房就寝。蓦然,窗前起了一阵微风,烛火跟着微微一沉。就在这一瞬之间,薛神医面前,已经多了个高大的人影!这人身穿蓝布短褂,下着灰色套裤,腰结草绳,足登草鞋,看去年约五旬开外,浓眉紫脸,鬓发如戟,双目如炬,相貌威猛。

      手上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右掌紧抵在孩童后心,看情形是生了急病,求医来的,这人来得好不兀突?

      薛神医却是神色不变,目光微抬,心中暗暗一惊,想道:“此人身法奇快,当非寻常之辈!”

      放下书卷,刚从椅上站起。

      那蓝褂老者已经先开口了,只听他说道:“老朽有急事相求,来得冒昧,还望先生恕罪。”

      他手上抱了个人,不能拱手作揖,说话之间,连连躬腰。

      薛神医慌忙地拱手还礼,说道:“兄弟薛道陵,尊驾半夜而来,可是令郎得了急症,要兄弟效劳么?”

      蓝褂老者低头看看怀中孩童,答道:“这是老朽故人之子,身受重伤,当今之世,除了先生,已是无人能治,老朽才不远千里赶来苏州,务请先生救救这个孩子。”

      薛神医目光打量了蓝褂老者一眼,拱手笑道:“光看尊驾来时身法,自是武林高人,兄弟先想请教大号如何称呼?”

      蓝褂老者道:“先生过誉,浪迹江湖之人,贱名不提也罢。”

      薛神医点了点头,才又接道:“尊驾既然不愿说,兄弟自是不敢相强,只是兄弟替武林中人看病,照例……”

      蓝褂老者没等薛神医说完,笑道:“老朽慕名而来,自然听人说过先生替武林同道治病的规矩,只要先生能把这孩子医好,别说一招,就是再加上几招,老朽也无不遵命。

      薛神医清癯脸上微微一笑道:“尊驾可否先说说愿意留下那一招绝技?”

      蓝褂老者自然听得出薛神医的口气,自己不肯吐露身份,他怕医好了病,自己随便说出一招普通武功,应付于他,不觉大笑一声,双目精光暴射,正容道:“先生把老朽看作何等样人,但教此子脱离危境,老朽岂敢秘技自珍,留下的招法,纵不能说傲视江湖,也定教先生满意就是了。”

      薛神医也爽朗的笑道:“尊驾说的,自然可信,咱们就一言为定,你请坐下来,让兄弟替此子切切脉看。”

      蓝褂老者依言在一把椅子上坐下,薛神医走前两步,伸出手去,握着孩子脉腕,搭了搭脉。

      只觉这小孩六脉俱沉,但体内真气鼓荡,源源不绝,这分明是蓝褂老者一直以本身内力,输入孩子体内,藉以延续他的生命。

      不觉微微皱了下眉,回身取过一个磁瓶,倾出一粒绿豆大的药丸,纳入孩子口中,一面说道:“尊驾可以放开手了。”

      蓝褂老者迟疑了下道:“这孩子伤势沉重,多日来只要老朽放开手掌,立有呼吸断绝之虑。”

      薛神医道:“不错,此子全仗尊驾内力,替他续命,方才兄弟喂他服下一粒护心丹,一个时辰之内,可保无虑,尊驾放手之后,兄弟才能诊查病源。”

      蓝褂老者果然放开右掌,薛神医移了把椅子,在蓝褂老者对面坐下,一手搭着孩子脉门,缓缓阖上眼皮,一声不作的切起脉来。

      过一盏茶光景,他脸上露出惊诧之色,抬眼道:“此子似是伤在一种极为古怪的阴柔掌力之下!”

      蓝褂老者道:“先生说得极是!”

      薛神医又道:“而且此种掌力,并非直接命中,好像只是从另外一人身上透过,殃及了此子?”

      蓝褂老者身子一震,双目圆睁,神情显得甚是激动,点头道:“先生神目如电,说得一点不错,中掌的是他母亲,那时就抱着此子……”

      他似乎言有未尽,但并没再说下去。”

      薛神医也不再多说,再搭孩子右手脉搏,但两道眉峰,却渐渐紧蹩了起来。又过了盏茶时光,才行放手,只是沉吟不语,好像在考虑着什么。

      蓝褂老者看得心头大急,忍不住问道:“此子还有救么?”

      薛神医微微摇头道:“十天之前,也许有救……”

      蓝褂老者喃喃的道:“十天之前……唉,十天之前,老朽还在数千里外……”

      他双目乍睁,神情急迫问道:“听先生口气,此子已是无药可救了?”

      薛神医起身拱手道:“尊驾最好另请高明。”

      这话无异判了这孩子的死刑!”

      蓝褂老者在这刹那之间,已是目蕴泪光,望着薛神医道:“可怜老朽故人,双双遇难,只遗下此子一人,先生仁术济世,务望救救这个孩子,老朽感戴不尽。”

      薛神医只是摇头,口中说道:“难,难,此子六脉俱沉,若非尊驾以无上神功,替他延续残喘,只怕早已死去多日了!”

      蓝褂老者目光一闪,不信的道:“此子即能假老朽内力,维持不死,足见生机未绝,先生……”

      薛神医摇头道:“兄弟难以为力。”

      薛褂老者顿一顿道:“先生只要救治此子,不论多少报酬,但凭吩咐。”

      薛神医依然摇头道:“兄弟实在无能为力,尊驾还是及早另请高明,只要不延误的话,也许尚有一线生机。”

      这自然是推托之词,但蓝褂老者是何等样人?薛神医口中始终没有直截了当的说出此子无救,心头不禁一动,暗想:“从他口气听来,可能是治疗费事,他不愿自找麻烦。”

      这就站起身道:“如此说来,这孩子已是无望了?”

      薛神医道:“那也不然,如果遇上比兄弟医道高明之士,也许有救。”

      蓝褂老者心头证实,不禁狂笑一声,说道:“天下除了薛神医,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欺世盗名的人了!”

      说到这里,俯首,说道:“孩子,为伯父的远从数千里外,日夜趟程,把你送来,指望薛神医能够挽救你一条小命,那知传言误人,反而耽误了你的伤势,遇上的又是庸医,看来你是死定了……”

      薛神医被他当面骂成欺世盗名的庸医,只是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忤,拱手道:“兄弟自惭无能,实在抱歉得很,尊驾好走,恕兄弟不送。”

      蓝褂老者心中暗中嘿然一笑,霍地又从腰间抽出一柄黝黑铁萧,双目精光电射,凛然喝道:“薛道陵……”

      薛神医后退了一步,苦笑道:“尊驾就是打死兄弟,也是无能为力。”

      蓝褂老者沉喝道:“你看清了!”

      铁萧一横,猛然向外推来!

      薛神医自幼好武,他仗着精通医道,与武林中人治病,订下规矩,就是传他一招武学。

      他本身武功,原也不弱,再加上东学一招,西学一招,数十年下来,胸中武学之博,可说积诸家之长。

      此时眼看蓝褂老者横萧推来,潜风逼人,不觉大吃一惊,慌忙侧身闪开,冷笑道:“兄弟已经一再声明,实在力有未逮,尊驾不觉逼人太甚么?”

      口中说着,两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38-944.html - 2018-03-08
  • 第一章 杀手的震憾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舒寻玉不喜欢今晚的天气。  因为今天晚上月光太好,月色太美,更重要的是月夜太亮。  他喜欢在一团漆黑如墨的夜色中悄悄的出手,一击而退。  月黑风高,才是杀人之夜。  他当然不会气馁,也不会改变计划。每一次任务前,他都会仔细研究各种可能发... - 2018-06-23
  • 第一章 天脉血石_山河_故事大全
  •   这个十一月的京师傍晚,特别宁静,才至戌时,街上便少了许多游人。夜空无云,皎洁的明月悬于中天,在清冷月光的逼视下,那些罩在屋顶上的白霜与挂在屋檐下的冰棱映着霓虹般的幻彩,仿佛依然延续着白日间的热闹繁华。  然后,那一层玉屑似的雪末寂然无声... - 2018-06-14
  • 第一章 示警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齐小山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追猎的狼,虽然早已精疲力竭,却还是得拼命地奔逃。这一路上他像狐狸一样设下了七八处迷魂阵,但追踪他的都是些顶尖的猎人,他们轻易就识破了齐小山的伎俩,逐渐逼近,离他不足半里之遥,这已经是一个无法逃脱的距离。  快了快... - 2018-06-13
  • 第一章 蛇祸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伴随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骆文佳又开始了他一天的生活。  骆家庄是扬州郊外一处小村庄,村前小桥流水,村后群山环抱,风景十分秀美。骆文佳是村里唯一的秀才,祖上还是告老还乡的京官,只可惜到骆文佳父亲这一... - 2018-06-11
  • 第一章 山野神庙会双龙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夏日的雷阵雨总是这般说来就来。本还是一片万里晴空,一阵狂风忽就吹来了几朵低沉的乌云。喷吐着热浪的炽阳刚刚才钻入几乎垂到头顶的云层中去,几滴雨水就似约好了一般落在干涸的土地上。  伴随着着隐隐的雷声,零零落落的雨水越来越多,慢慢织成了一张... - 2018-06-17
  • 第一章 比血更艳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烫喉的酒才一下肚,突然便化为一丝诡异的寒气,像是要抽空他身体最后一点温度  胡狂歌狂叫一声,反手拨出狂歌刀,向门口直冲而去。只在那一刹间,足有将近二十种剑光、刀雨、枪花、拳风扑天盖地的向他洒来,各类兵器、暗器、毒器在他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 2018-06-16
  • 第一章 相见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水无定、花有尽、会相逢。可是人生长在、别离中。  一、钉子  直到今天,祝嫣红还依然记得那日的阳光,那么柔和,那么清爽,那么泰然  那时风凛阁的气氛是凝重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被屈辱后的愤怒,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面对将至的绝境一筹莫... - 2018-06-21
  • 第一章 惊变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天色已渐沉,落日的余晖将西边的天穹染得一片艳丽,着了火般的云彩如一锦飘曳的缎幅。尚未完全落下的太阳仅露一线,在起伏的沙丘交掩下,就像一弯红色的眉毛。  呼无染却无心欣赏这大漠中的落日美景。鞭马、放缰、飞驰,策骑冲到队伍的最前面,不紧不慢... - 2018-06-20
  • 第一次做早饭_二年级作文_故事大全
  •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拿快递、第一次买东西……其中第一次做早饭,让我受益匪浅。  我第一做早饭做的是土豆饼,需要准备豆瓣酱、面粉、土豆、鸡蛋、油、木铲、刷子、刮板等等,开始做土豆饼了,首先,要用刨子把土豆的皮去掉,再把土豆切成土豆丝,... - 2018-06-16
  • 第一章 黄道吉日不宜动刀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十月十九,黄道吉日,宜婚嫁,宜远行,不宜动刀兵。  江南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以“武善传家”闻名天下的金陵苏家,一大早就府门洞开,合府内外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这日是苏家大公子苏鸣玉大婚的日子,得到消息的武林同道,即使未收到请柬,也纷纷... - 2018-06-07
  • 第一章 天心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朝露如珠,晨鸟欢腾,旭日虽然仅在山巅露出一丝红霞,山林中却已充满了一日的生机。在云遮雾罩的山腰深处,在花木茂盛的林木丛中,一座青瓦红墙的古刹如天然生就,与周围的花草树木完全融为一体,成为百鸟驻足嬉戏的乐土。  在通往古刹那曲折的羊肠小道... - 2018-06-06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一次洗袜子(2)_一年级作文_故事大全
  •   五月一号那天早上,我问妈妈什么是劳动节,妈妈告诉我这一天是属于每一个辛勤劳作的人的节日,我高兴地对妈妈说我也要当一个爱劳动的人!于是我决定亲自给自己洗一次袜子!  我先端来了一盆水,轻轻地把两只袜子按入水中,又倒了些洗衣液,然后用手反复... - 2018-06-17
  • 第一章 拜师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锅里的水在不住翻滚,蒸腾的水汽白茫茫如烟如雾,使暮色四合的旷野看起来越发蒙眬。巴哲又往篝火里添了两节枯枝,这才拔出匕首走向一动不动的猎物。  舒亚男两眼空茫地对着虚空,眼里几乎看不到半点生气。从她摔倒在巴哲面前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是这这副... - 2018-06-05
  • 第一章 反击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晨曦如梦,静谧地投入空空的大帐,令朦胧幽暗的大帐渐渐明亮清晰起来。倒在地上的少林方丈圆通,缓缓睁开了他那迷茫失神的双眼,疑惑地打量着四周。一点清澈的神光随着回忆,慢慢在他那浑浊的眼眸中亮起。  他一跃而起,晃晃依旧有些沉重的头,正待从帐... - 2018-06-04
  • 第十一章 弹剑辞醉豪情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苏探晴来到洛阳后,似乎难得有一刻的闲暇。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尚不待段虚寸来找他,苏探晴便独自起身离开擎风侯府。他只想静静地呆一天,好好考虑一下往后的计划。  在来洛阳之前,苏探晴只想着如何能令擎风侯先不杀顾凌云,然后再寻机相救。而...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少林寺依旧灯火通明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少林寺却依旧灯火通明。柳公权指挥少林僧众和王府侍卫,仔细搜查了每一个宾客和寺中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易筋经》和舍利子。望着那女贼若无其事地与明珠郡主说笑,柳公权的神情就如同看到十拿九稳的猎物从自己爪下巧妙逃脱的猎犬... - 2018-06-10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十一章 刁蛮公主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转念一想,今日才与丁先生照面,于情于理他都不会信任自己,何况自己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怎可不防?派叶莺跟随多半有监视之意,与其另换别人,倒不如与她同行。任她武功再高、出手再毒辣,最多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想当初追捕王梁辰都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 2018-06-15
  • 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 2018-06-12
  • 魔法小妖头上的发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魔法小妖娜拉蹲在一根枯树梢上偷偷地注视着来往行人,她在寻找一个看上去非常讨厌的人,准备用她的头发梢做些事情。  来了,来了,一个愁眉苦脸的小男孩走过来,边走边嘟囔:"都怪乐乐,他要不让我玩纸牌,那些漂亮卡片也不会输;都怪天天,玩... - 2018-06-14
  • 母鸡赶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晴朗的一天,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草地上捉虫。母鸡说:“孩子们,不要跑得太远,小心猫!”一只小鸡不听话,它还是跑到离母鸡比较远的地方去玩。  一只猫看见了,馋得口水直流。它钻过栅栏,去捉小鸡。小鸡惊慌失措的“叽叽叽,叽叽叽……”地叫起来。 ... - 2018-06-14
  • 渴望友谊的毛毛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毛毛虫的身上毛茸茸的,长得又丑陋又可怕,小动物们都不愿意和他玩:小鸡要去啄他,小狗要去踩他,就连小蚂蚁也常常嘲笑他。毛毛虫伤心极了,他多希望小动物们能和他交朋友啊!  毛毛虫把自己的苦恼告诉榕树爷爷。榕树爷爷捋捋胡须对他说:"大... - 2018-06-14
  • 草妖的布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后山的草真是越长越茂密,我最喜欢去挑选细长的草来编织。我把编好的蜻蜓啦,蝴蝶啦,小伞啦……挂在阿婆的小店里时,引来了许多小孩子的围观。  “阿婆,你这个卖多少钱?”他们急急地问道。  “这个……”阿婆是随我挂着好玩,没想到要出售的,随口... - 2018-06-14
  • 一百只眼睛的骑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巫师城堡(bǎo)的厨房里,有着全世界最齐全的炊(chuī)具。  当夜晚来临,所有的炊具都活了过来:剔(tī)骨刀和餐(cān)刀比试刀法,餐叉向牙签下战书……  今天晚上的战斗是勺子和铲(chǎn)子率(shuài)先打响的。铲子的... - 2018-06-14
  • 不想当乌龟的乌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乌龟不想在当乌龟了,因为它总是背着重重的壳,很慢很慢的爬着,伙伴们都取笑它,不愿意和它玩,小乌龟越来越自卑,埋怨命运的不公平。  小乌龟决定去找小仙女,让小仙女来帮助它,来到小仙女的面前,小乌龟说:“小仙女,我不想在当小乌龟了,你可以... - 2018-06-14
  • 换名字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五岁的小欣欣有一件苦恼的事,耳边老是有人叫小欣欣,小欣欣,她快被烦死了,她想换个名字,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名字。  春天,万物复苏花儿朵朵绚丽开放,小欣欣想到了,“我要叫花儿。”  “花儿可不是一个人的名字。”小欣欣身边的花儿说话了:“就比... - 2018-06-14
  • 糊涂巫婆格格丁之掉了能再长的尾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以前,森林里举行了一场赛尾巴会。  动物们都在夸耀自己的尾巴怎么棒,自己的尾巴怎么漂亮。  小松鼠说:“我的尾巴蓬蓬松松,在树丛间蹦来跳去時,它像一把降落伞,晚上睡觉時还能当被子盖。”  小狐狸说:“我的尾巴特别粗大,特别显眼,谁想... - 2018-06-14